Tag Archives: 陳叔摯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展示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凉州城下一战唐军阵斩三万六千人,俘虏一万零八百,自身损失不足五千,可谓大获全胜,西突厥部除了西窜的骑兵外,剩下的“突破”了唐军三道封锁线全数向北逃窜!
秦怀玉亲自率领两万生力军紧随其后,紧追着突厥人的尾巴,一口口的咬着亡命的突厥骑兵,快刀子片肉,积少成多,痛打落水狗就是这个道理。
突厥人在唐境中嚣张了这么多天,不把他们都留下来,不要说没法与皇帝和文武百官对帐,就算是跟当地的老百姓也是没法交代的,所以秦怀玉下令不要俘虏,不要影响追击速度。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而李承乾率领的大军主力,在凉州休整了一夜,埋锅造饭,安顿伤兵,翌日一早就沿着前军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在第三日的时候,李承乾与秦怀玉部会合,大军兵锋直指西突厥的后腰,狠狠的插上了一刀。
敌军的统兵大将是真珠统,他是西突厥在东部的统帅,贞观元年曾到长安朝贡,皇帝还特意单独的召见了他。当时李承乾就陪在身边,对于这位西突厥将军的有较为深刻的印象,虽然长得勾了八翘的,但汉话说的不错。
既然是老相识了,那就更没必要客气了,李承乾特意把帅帐设在战场上最醒目的一座小山顶,他就是想看清楚真珠统是怎么败掉西突厥在东部的全部兵力的。
干掉了他们,就能解决西突厥在关中北部的威胁,将他们势力直觉推到西方,那对于大唐来说再好不过了。
山脚下,秦怀玉、房遗直,席君买、李晦、李崇真、伍登武将,兵分五路,稳步推进,一点点的压缩着西突厥人的生存空间,而敌军背后三十里就是凉州长城,据斥候来报那里的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将士都杀红了眼,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
突厥人的拼命意料之中的,所以李承乾才会在凉州和长城这几百里之间画这么大一个圈,就是为了在最大限度消磨他们的体力和士气。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转战几百里,铁人也成绕指柔了好不好。
要不是身处绝境,无处逃生,李承乾相信这些家伙早就倒地“躺尸”了,所以只要长孙嘉庆的“炉底”牢固,山下的这些突厥军就是案板上肉,李承乾想怎么吃都行。
在亲卫的簇拥下,李承乾抱着膀子在山顶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秦怀玉和房遗直两部插到敌军腹地,才招呼把参军-来整叫了过来。
“命旗语兵发令!剩余兵力全部投入战场,来济部不惜一切代价向纵深穿插,与前面的长孙嘉庆会合,他那里已经打的很苦了,不要把他和卢承庆搞的太狼狈!”
精品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鑒賞
李承乾的话音刚落,旁边的许敬宗沉声问了一句:“殿下,您以前可是不来不会这么考虑问的,咱们手里多一分兵力,突击的速度就会更快!”
哎,叹了一口气后,李承乾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下这样的军令有些不妥,随即沉声言道:“监府军是兵部压箱底的看家部队,要是把他们打光了,回朝不好见杜相!”
监府军这支军队是老杜用来给朝廷“看家护院”的,训练有素,作风优良,是一支难得好部队,同时也是老杜的心头肉,诸卫大将军们没有看了不眼红的,平时没少打它的主意。
这也就是李承乾,换成其他卫的大将军,只要干张嘴,杜那老头就得直接喷死他们!且河西道中军有这么多兵部的属员,要是自己不派兵救援一下,那他们也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后面还有不少仗要打,会遇到什么状况谁也不知道,军中的团结是第一位的,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更何况那里还有他三个舅舅在,于公于私都得派兵去救。
战争永远是实力说话的,真珠统纵然有几十年临战经验,但对于现在这种状况也只能是回天乏力;随着李承乾加上了最后一把火,西突厥阵营的全线溃退,不得不舍弃一部分人断后,玩命策马北窜。
看到这种情况,李承乾又命旗语对山下诸部下令,死追,死打,不惜一切的追上去干掉他们,反正两点之间就这几十里,真珠统有精力玩,那为什么不陪着呢!
可就是因为真珠统这个全力北撤的命令,彻底断送了突破凉州北长城的最后机会,突厥军如此被驱赶绵羊一般,刀刀入肉,刀刀见血,战局呈一面倒的局势,突厥人积尸如山。
战事一直持续到翌日拂晓,真珠统和千余名亲卫北围在一个小山包上负隅顽抗,李承乾在秦怀玉、房遗直等家的簇拥下打马过来,身后就迎风招展的储君大纛和唐军军旗。
“大唐太子,贞观元年我到长安时,你不过还是一个八岁的娃娃,除了长得的好看一点外,没什么好稀奇!想不到十七年后,我竟然栽在了你手里,而且还有搭上了十三万突厥勇士的性命!”
真珠统的话音一落,在马上的李承乾不由的笑了笑,笑着回了一句:“人总是会变的,十七年前你也不是一个区区的俟斤,孤为什么就不能围歼你呢!”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
“要怪就怪你们与高昌勾结,贪心不足蛇吞象,所以才有了这般下场,成王败寇,孤相信你能统领这么多军队,心眼不会像女人一样吧!要接着打,还是投降,你给句话,孤都接着!”
李承乾这边的对话还没结束,身上绑着的花里胡哨的卢承庆策马飞驰而来,因为太着急还从马上摔了下来,只能任由侍卫架着他走过来。
听到他磕磕绊绊的说长孙无乃、长孙无傲战死,长孙嘉庆身负伤后,李承乾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变得冷峻起来,只听他咬牙下令:“冲上去,把他们全都给孤剁了,头颅累成京观,祭奠两位长孙将军!”
得到军令的唐军,喊着响亮的号子,握紧了手中的横刀,大步冲向了垂死挣扎的突厥残兵,而李承乾则带着侍卫策马向一路向北而去。

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九百三十三章 杜如晦搞事情!閲讀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独孤睿今日来东宫本来是有正事的,可因为太子在明德殿中与长孙冲议事,所以才转道承云殿来看看小外甥-李象,打算陪小家伙玩一会儿。
可这不仅一点面子都没讨到,还让秦怀玉那么一番说教,好像他多特么不懂事,多么不知道未雨绸缪一样,跟兵部大堂那老家伙特么的腔调是一样一样的。
等独孤睿折返的时候,太子这边已经忙完了,他也顺利的进来,好好给姐夫讲一下他的宝贝儿子是怎么被东宫的大将操练的,皇室的规矩多又怎么样,总得讲究下方式方法嘛!
“修文啊,这身份越尊贵责任就越重,尤其是在这座东宫里的孩子!他现在享受的资源与储君无异,你是他舅舅,不会希望误了他的前程吧!”,话毕,李承乾不在多说,只是自顾的喝着茶。
独孤睿这个人,三教九流无算不沾,是长安城鼎鼎有名的顽主,能玩的这么透,脑筋自然不笨,所以太子话音一落,他马上就明白太子为何对于李象如此的严格。
出身是天生的,能力是后天努力的,可有些关系却是要提前很多年就维系好的,秦怀玉是东宫第一将,是年轻一代中最先晋封正三品大将军的,在军伍中享有很重的威望。
假以时日,太子登基之时,那他的地位就会直线上升,比之今日的李靖、侯君集也差不到那去。有了这份师徒名分,势必会成为他外甥入主东宫的一大助力,就像贞观初的长孙无忌和秦琼一样。
太子的用心如此深远,爱子之心、望子成龙之心又如此的深重,作为孩子的舅舅,他怎么能耽误孩子的前途呢!
啊,这么说来今天这么对待秦大将军还真有些不合适,他该怎么补偿一下新任的中山王傅呢!
就在独孤睿神游天外的时候,喝完茶的李承乾敲了敲案子,淡淡言道:“修文,状也告完了,牢骚也发够了,你是不是该去后面给你姐姐请安了!”
哦,答应了一声刚想转身,独孤睿就想起今日来是有正事的,随即就将他今日来的目的说了出来,这不说李承乾的心情还挺好,独孤睿说完之后瞬间就觉得不美丽了。
杜如晦的老毛病又犯了,见西征高昌需求的药材太多,所以就勒令军医署令-独孤睿自己想办法,这与前几天他在兵部大堂高谈大义,全力支持西征形成了强烈的反比。
独孤睿能有什么办法,这些多东西,就是把他这百十来斤卖了都换不出来,所以他真正的目的是想让这小子来找自己。独孤睿是太子的小舅子,太子是不会看他被军法从事。
“太子爷,姐夫,你可不能见死不救,杜相治军极其严格,他可是属于那种杀人不眨眼的书生,咱们惹不起,不,是没必要与那苍髯老贼一般见识!”
“殿下,你不是常说嘛,时也,势也,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下了军令,那绝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不搞到足量的药材,他可绝对是敢下手的。”
以前总是听人说杜如晦如何如何的严厉,可到了兵部之后,他才知道,那真不是开玩笑的,整个兵部完全是按照战时的规矩管理,稍有不慎就是一顿杀威棒。
刚进兵部的时候,独孤睿还以为自己不仅是小国舅,更是医者,在这种衙门当差谁还不对他客客气气的,说不准什么时候就有事求到自己身上。
可就是因为他这种态度,让杜如晦很看不惯,愣是以文书中有错别字,这么芝麻大小的事上打了三十军棍,那滋味就别说了,独孤睿每次想起来的时候都会感觉屁股隐隐作痛。
“好了,修文,你都在人家手里,孤这个做姐夫的又能说什么呢!”
话间,一边提笔写着文书,一边说:“如此大量的药材,东宫也没有,你拿着孤的手谕去找长孙涣,他会帮你想办法的!”
随后,将手谕交给独孤睿后,李承乾就摆手让其赶紧去给太子妃请安,要是再让这小子待下去,自己就不知道要破多少财了,这家伙明显就是散财童子的命。
钱对于李承乾来说不是问题,无非就是账簿上的数字而已,可杜如晦这老头已经形成习惯了,一有大战就讲条件。这可不行,老子怎么说也是一国储君,将来的皇帝,让这个要致仕的老头儿算计了,不反抗,不是他的脾气。
揉了揉发胀的发胀的脑袋后,李承乾的眼中闪过一道精光,老儿子、大孙子一向是老人的心头宝,他杜如晦再怎么强横,能跳脱出人的范围吗?
想到这里,李承乾不由的笑了起来,心中默念了句:杜二,你小子可不能怨孤不厚道啊!随即写下了一道手谕,着调杜荷为检校肃州都督府长史,专司交合道后勤轮输转运之事。
这个职位是后勤诸官中最主要的,李承乾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人选,杜荷在六率当差多年,本来就司职于后勤,这次用他可谓人尽其才。只不过压力呢,就非常的大,所以到时候就只管看老杜怎么怼自己的儿子。
当恒连将手谕送到兵部后,杜如晦看过之后不由的笑着摇了摇头,心中默默地念道:太子爷就是太子爷,从来都不肯吃亏,反击也从来都有礼有节。
可任殿下你智计百出,也算计不到,老臣就是真正的目的就是要推小儿子一把。
老臣年纪大了,要致仕了,可这小子如今还不够火候,看不到他独挡一面,老臣怎么能放心退下来呢!
俗话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莫为儿孙做牛马,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不是人人都能想的开的。
老臣当了十几年宰相,见过太多的家族失去顶梁柱后一夜之间轰然崩塌,莱国公府,不能重蹈这样的覆辙。
杜荷,这小子文不能安邦,武不能定国,唯一的长处就是细心,耐心,这是主管军需必备的条件,多给机会历练,将来也能独当一面,毕竟太子再重情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照顾到。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八百五十四章 與商君之後做買賣!推薦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从宵禁到农桑、从禁赌到鼓励畜牧业发展,可以清楚的看到卫封的成绩,不管是那个衙门的高官看了,都不得不伸出一个大拇指来,用治军的方法治民,也能取得如此好的效果他也算是独一份了。
可李承乾却不这么看,法理可询,张弛有度,刑铭以为准绳,这是典型的法家理念,但又以法家以此强调耕战不同,因为卫封是以改变民生为主旨,这玩的又是那样呢?
尤其听徐捕头说,这位小小的枇县县令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商君之后,让李承乾对这位县太爷的好奇心更加强烈了;而且自己那宝贝妹夫还在人家手里压着呢,不去见见怎么行呢!
在徐捕头的引领下,李承乾踏进了枇县的县衙,这里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寒酸,而且恰恰相反异常整洁,角落里连灰都没有,尤其此刻这位县令的谱不是一般的大。
“臣-枇县县令-卫封,恭请殿下金安!”,虽然时辰不早了,但卫封还是有板有眼的在公房中批阅文书,得知面前这位是当朝太子以后不卑不亢的给李承乾行了一礼。
恩,点了点后,李承乾并没有让他起身,反而自顾坐了下来,一边翻着桌子上的公文,一边问道:“卫县令,一个小小的七品官儿,胆子却是不小,当朝驸马,五品郎将,不仅让你打了而且还关了,你是不是该给孤一个说法!”
李承乾把兴师问罪的派头摆了个十足,他倒是想看看这位以法为主官到底能不能扛住一国储君的威严,反正前几天在灵州碰见可是“正常的老实”,今儿这位又是什么样呢!
可出乎李承乾的意料,这家伙既没有害怕,也没有硬气的更脖子,只是拱手一脸淡然的回道:“回禀殿下,臣不过是依法依律办差而已,驸马也好,将军也罢,都在王法的制约之内,所以臣并不认为有什么过错。”
“至于殿下是出于爱护部下,还是偏袒妹夫要治臣的罪过,臣无话可说,静听殿下处置。”,话毕,恭敬的又给李承乾磕了一个头。
喲,不卑不亢,男儿本色玩到孤这里来了,连点干活都不抖落,就想蒙混过关,这是不是太轻巧了,房二再不好也是自己的妹夫,东宫的脸不能就让他这么打了吧!
于是,放下手中的文书,李承乾单手敲了敲桌子,沉声说:“卫县令,你是商君之后,应该明白商君就是得罪了太多的贵族,所以才受了车裂之刑。
房遗爱的夫人高阳公主,在陛下面前还是很受宠的,丝毫不必公子虔、甘龙、杜挚之流差。况且你还打了我们六率的脸面,得罪了这么一支虎狼之师,你的麻烦大了去了!”
“殿下,您说的这话臣相信,可臣既然做了陛下的臣子,领了朝廷的俸禄,那就的按照朝廷的规矩办!臣与先祖不同,臣是个势力之徒,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功名利禄而已。
同时也为了也是为了向世人证明,商君之法,非酷吏苦民之法,乃富国强民之法,不仅能帮秦兼并天下,更是能让大唐流传万世。”
哈哈哈…….,听了卫封这话,李承乾的笑实在是憋不住了,一个小小的县令就敢放出这样的狂话来,当自己是商君在世呢!
是,可即使是商鞅再世又怎么样,他也只能使秦国摆脱贫穷,又耗费了六世君王的毕生之力才得兼并天下。
这与李家能比吗?李渊是不怎么样,可他和皇帝应时运起兵,数年而据有天下,这是秦国能比的吗?房玄龄、杜如晦以及自己的舅舅长孙无忌,那个不是经世的大才,他们比商鞅差吗?
年轻人有锐气是好事,可不能太张狂了,或者过分的高估自己,否则的话与纸上谈兵的赵括之流又有什么区别呢!
“哎呀,这么说来卫县令是从房二的上身看出来孤在此地了,所以特意打了他,然后好好的推荐一下自己,是吧!”
从卫封嘴里说出势利之徒四个字的时候,李承乾就明白了,送房二的刑罚就是他的晋身之资,他需要让自己看到枇县现在的成绩,好谈成这一桩买卖。
谁都知道太子向来喜欢提拔新人或者底层官吏,窦宽、王治、狄知逊等人都是如此,既然卫封想推销经过他改良的商君之法,那有什么比太子更好的推销人选呢!
等将来李承乾登基称帝,还能保持政策的延续性,他也熬出了资格,到时候学学董仲舒,不就把商君的名号又打响了吗?
当官儿嘛,有政治上的野心可以理解,这世上的官儿,有几个不是势利之徒呢,这可以理解。
“卫封,话说的再大也没用,既然你是来推销商君之法的,那有什么干货就亮起来吧,看看你的本事有比商君如何!”
“那殿下呢?您比起秦孝公又如何呢?”,卫封用同样的话范围了李承乾一句,学得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对于太子的为人行事,只是耳听,他需要眼见为实。
“赢渠梁不过偏安一隅之主,与孤不可同日而语!说句不客气的话,如果把孤与他调换位置,你信不信,孤早就一统天下了!孤的战绩就不用细说了吧,你是朝廷的命官,抵报里早就发过了,你应该知道。”
卫封不得不承认,李承乾虽然注定不可能成为开创之主,只能做一个守城之君,但不得不承认他拥有开创之主身上需求的一切素质。勤俭节约、擅长治理内政且军功闪耀,这样的人要是生在那个时代,很难说这天下到底不会落到他手中。
是啊,不管是嫁闺女还是找婆家,亦或说为自己的学说找一个合适的主人,李承乾都是够资格的;是以,清了清嗓子后,卫封尽量用简洁的词汇,刻意压制的沉稳语气,向当朝的太子来阐述经过卫家历代不断修改,已经完美无缺的“商君之法”。
滔滔不绝的说了两个时辰后,李承乾抬手打断了他,随手拿起了空白公文写了一份手谕,随即又掏出印信加了盖;扔给卫封之后淡淡地说:“灵州刺史年老致世,位置空缺下来总要有人干,你去吧,孤这份保荐章保你过吏部初审和廷议。”
“那里胡汉杂居与当年的秦国非常相似,李袭誉又是个志在打仗的将军,对政务不太感兴趣,到了那你可以放手施为。
既然你是想与孤谈“一桩买卖”,兜售的又是治国之道,那就让孤先验验你是不是赵括之流了。”,说完这话,李承乾还提醒他要多多替他多看看贺钦这个县令,那是个很有意思的人。…….

1uxye精彩玄幻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陳叔摯-第八百零八章 京兆府後堂的樂子看書-vv1yi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世人都说:居长安者大不易,这话多是在京师的生活成本,不管是吃的、喝的,还是用的,价格都要比雍州的其他地方高出数倍,所谓寸土寸金就是这个道理。
相比于物质生活,更不容易的是在长安为官,稍有不慎就把人得罪了,然后乖乖地滚回州府去望天发呆。而这些京官中最难干的就是京兆尹,每天除了要打理这一亩三分地的柴米油盐外,还要小心伺候着各方大佬。
用李承乾的话,京兆尹就是在鸡蛋上跳舞的角色,这样的官儿得找一个有宰相度量且愿意甘心平庸的人干,因为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不偏不倚,而狄知逊就是他再三考虑后才向皇帝举荐的。
狄知逊难,大唐礼待功臣,只要不触犯律法,朝廷就会让他们在京师里逍遥一辈子,连带着祖孙三代一大家子人,这官不难做就怪了,所以每一次他顶不住的时候,李承乾都会伸手帮他补台。
这不,在宣政殿“滚”出来后,李承乾便坐上了车架来到了京兆府,可进了后堂,见识了七大姑、八大姨把狄知逊围了起来数落的时候。不由的笑了起来,心中不由感叹:老狄真是受苦了。
重生 之 絕色 風流
“狄知逊,你们京兆府的官儿也太好当了吧,大活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丢了找不回来,你还能有闲心在衙门里坐得住,真当我们是小门小户的奴才呢!”
“狄知逊,官儿你是作得,可人,你也得会作,我家娘娘在后宫也是有一定的地位的,即便你是东宫的人,也得有所顾忌吧,毕竟娘娘那可是能直达天听的,明白吗?”
“狄使君,我们家殿下的脾气可不是很好,最多再给你三天时间,要是再找不到驸马爷,你这京官儿也就别干了,等着听参去崖州钓鱼吧!”
…….,反正不管狄知逊怎么陪着笑脸说,这些七大姑八大姨就的嘴上就是不饶人,而上面坐着的两名宫装妇人则笑吟吟的看着下面一幕,好像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呵呵……,“今年关中的西北风不小啊,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来,与孤说说,你的都是何职何品,胆敢自行发落四品大员!”,话间,李承乾又坐在地恒连搬过来的椅子上。
“哦,对了,你们的身后都有人撑腰,所以胆子就非常的大,是不是孤要是不买账,你们就得学吴王-恪啊!
来人,把这些胆大包天的奴才都给孤乱棍打出去,再敢来寻隙滋事,一律羁押,让她们常常大牢的滋味。”
其实,李承乾进来的时候,高坐在上面的两个妇人就坐不住了,只不过行为不太一样,独臂的妇人低头站在原地,而另一个则俯地不起。
待京兆尹的差役把这些胡搅蛮缠的妇人们都清理出去后,二人身上颤抖的幅度明显增加,可以看得出来她们二人非常害怕。
“既然出来了,就好好过日子,三省其身,作个贤妻良母,也不枉在感业寺里吃的那几年斋饭!可现在呢,不顾身份,纵奴在地方长官的官署闹事,你是想回感业寺,还是说嫌丢人丢的还不够!”
李承乾的眼睛盯着房陵公主,他想不明白这位姑姑的脑袋里怎么想的,换位思考,要是自己是她,这辈子都会出府,省得遭人白眼。可这位到好,偏偏就是顶着这张不怎么光彩的脸,到处招摇,这脊梁骨不发寒吗?
即使这个小白脸驸马失踪了着急,也得注意自己的身份吧,看看人家侯君集,陈国公府就从来不在这闹,有事说事,总得讲理吧!
“我也不想,可人不明不白的丢了,心里有些着急,失礼之处还望太子殿下和狄使君海涵!”,话毕,房陵公主还象模象样的行了一礼,惊的狄知逊连连摆手,要不是太子踹了他一脚,他都要磕一个还礼了。
房陵公主心里清楚,窦奉节断她一臂的时候,她在侄子眼中淫贱的就与平康坊的姑娘没有任何区别,根本就得不到太子的尊重。
更何况,前些日子吴王恪死的那么蹊跷,不少人都猜测是太子逼死的,房陵对此深信不疑,因为她可是见识过太子绝情的模样的。
现在又大闹府衙确实理亏,他刚才的话已经是在警告自己了,要是再不知好歹,那等待她的结果还真就是感业寺一条生路。房陵在那过得够够的,这辈子都不想在回去了,所以她不得不放下公主的架子赔罪。
行,有这个认错的态度就行,甭管是不是真心实意的,最起码不像以前一样冥顽不灵了。点了点头,李承乾看向了跪在地上那妇人,淡淡的问道:“你是何人?”
“回太子殿下,妾是武妃的姐姐-武氏,卫尉府郎中-贺兰越石的夫人!”,武顺低眉顺眼的回了一句,刚才身上那股子盛气凌人的劲儿早已经荡然无存了。
“哦,难怪这么威风,原来是外戚!恩,你这谱儿可比赵国公的夫人大过了,不知道还以为武妃已经赶超孤的母后了呢!”
“殿下恕罪,都是妾一时糊涂,下人们口无遮拦的缘故,与武妃娘娘无关啊!”
看着武顺不住地叩头,李承乾出声制止了她,欺负妇人传出去让人笑话,;且她的那位妹妹估计也是抱着这样的打算才有恃无恐的吧!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行了,你们丈夫失踪的事,京兆府接下了,至于什么时候破案,人是死是活,那得看狄使君心情,再这么胡闹下去,可就免不了守寡了。
先回府等消息吧,有什么要补充和取证的地方,京兆府的差役会到府的。”,话毕,李承乾摆了摆手,示意她们赶紧消失,看着实在是碍人的眼。
“殿下,其实这么不能全怪她们,家眷们也是关心则乱,都怨臣无能,让殿下操心了!”,狄知逊面带羞愧的说了一句。
“无妨,你整日要应付那些达官贵人不说,还要维持市面上的稳定,很不容易。仲良那边已经出去摸底了,你先不要着急,先与孤说说这案子有何特殊之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