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鐵不弱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 愛下-第336章 誰在坐莊鑒賞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重生之顶级巨富
艾米丽神色一变,感觉这泥腿子笑的有些自信,根据调查资料显示,这泥腿子至今为止从未败过,做任何一件事都是谋而后动且举一反三。
难道有自己没想到忽略的地方?
可放眼全球,哪怕整个世界的企业联合一块的资金,也不可能有罗柴德尔斯家族以及迪拜各诸侯的多。
迪拜王子虽然今天在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里赚了不少,但都套在了股票里。只要父亲一句话,他家的各项企业皆受到本土诸侯的经济狙击,后续资金根本爱莫能助。
等侵吞了迪拜王子砸在华原国际集团股票里的资金,这如同废了迪拜王子的手臂。
试问,更加强大后的罗柴德尔斯家族,普天之下谁还有与之一战之力?
可纵然这样,面对这般无敌存在的罗柴德尔斯家族,沈浪这泥腿子哪来的自信笑的那么嘚瑟?
他刚才口中说的做这个局真不容易,到底何意?
一系列的疑问围绕在艾米丽脑海里,越是看着家族无懈可击,她越是担心会在哪个环节出了纰漏。
“做局?怕你是活在梦里。”迪拜王子手指一挥,他的团队准备操作。他要做的事情很简单粗暴,就是抛出手中持有的华原国际集团股票,然后由他来狙击华原国际集团。
反水,就是这么轻松,就是这么光明正大。
成王败寇,史书都是由胜利者谱写的。
浪哥脸色耍的一下就苍白起来,同时整个人气的哆嗦起来,影帝在其面前也逊色三分。他颤音道:“迪拜王子,你这话什么意思?”
迪拜王子让手下搬了张椅子过来,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他不抽烟,但吃树叶子,他吃一片给旁边的那羊驼吃一片。吃了几片叶子之后,似乎他整个人都亢奋起来。“什么意思?就是反水的意思,就是你跟罗柴德尔斯家族都要玩完的意思,就是我迪拜王子即将成为世界之王的意思。这样说,够明白了吧?”
“你……你怎么能这样啊,咱们当初不是说好了的吗,你这是不讲信用,年轻人不讲信用是很不好。”浪哥很激动的骂人,只是给人一种没底气的骂人的那种调调。
“信用值多少钱?一亿还是一百亿?”迪拜王子示意手下把数据资料拿过来,晃了晃手中数据。“就单单今天,我从你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里赚到了六十多万亿。你跟我说信用,信用值这个数吗?
年轻人,你还是太嫩了,不否认你很有能力,可惜心不够狠。要想当超级资本,如果做不到心狠手辣世人皆为蝼蚁的心态,无论你爬的有多高,结局注定会摔的多惨。
当然了,我是个惜才的人,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开出一年十亿的薪水给你。
是美刀哦!
还有,在迪拜会有你一套超级豪宅,另外给你颁发一个迪拜公民的身份。
给你这些,主要是你那天跟我说了一句话,你说大家都是亚洲人,不应该相互伤害。
所以,我给你一个救赎亚洲的机会。
接受吗?”
浪哥表情一变,一脸奴才样,讨好的嘴脸问:“王子殿下,如果我接受,你是不是可以把这次亚洲人民购买华原国际集团股票的钱退回去?”
“你是没睡醒还是听不懂人话,你有见过哪个超级资本家会把揣进口袋里的钱掏出来?”迪拜王子丢下一袋树叶,“把这些叶子吃了,你就是自己人。”
浪哥摇头,“不好意思,我不是牲口,不吃草。迪拜王子,你也别太狂妄,没有我帮忙,你真以为凭你手下那些阿猫阿狗能斗得过罗柴德尔斯家族?信不信我一句话可以让全球企业抛掉手中持有的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这样做的后果你要清楚,势必会造成华原国际集团股价暴跌。而你手中的股票,将会大大缩水。到时别说做空我集团,恐怕哭都没地方哭。”
“抛,我给你时间让这些穷鬼抛掉手中的股票,抛多少我就吃进多少。”不知不觉中,迪拜王子中计了,真以为浪哥就这点能耐。
紧接着,越来越多的人在抛出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
艾米丽始终有种不好的预感,觉得这事太不寻常了,所以她没有急于高买低卖,而是处于观望。
不用她出手,华原国际集团的股价也在一路暴跌。
而这些股票一旦被卖家抛出,马上就会被买走,然后用更低的价格抛出。
这是砸钱整迪拜王子。
艾米丽嘴角露出得意的笑,以为这是父亲所为。
“殿下,我们的速度跟不上,根本吃不到那些股票。照这速度下去,我们持有的股票在收盘前可能蒸发过半。”迪拜王子的手下一脸郁闷的说,他心里虽然有疑问,但随即就否决了。
按照华原国际集团的资产,不可能有能力做出这种左手腾右手的事情来,那么剩下一个可能,那就是罗柴德尔斯家族在背后搞小动作。
蒸发过半?
想多了,收盘前必会让你主子手里的股票一文不值。
刚才不是很嘚瑟抬高股价么,抬啊,继续砸钱抬高啊?
艾米丽心里笑开了花,坚信收盘前,自己砸进去的钱不但能翻倍赚回来,还能把迪拜王子重创,甚至华原国际集团也是自己的了。
不管是罗柴德尔斯家族,还是迪拜皇室,他们的计划很精密,资本也很充足。
只不过在沈坑王面前,还是要逊色不少的,毕竟浪哥可是活了两世的人。
当初,浪哥分股份给华夏投资可不是随手分的。
而是为了今天的局。
可以说,从构思创建华原国际集团那刻起,他就意料到了会有今天的局面。
而华夏投资是华夏的门面企业,华夏正府岂会坐视不理。
能持有米国一点五万万亿国债华夏,罗柴德尔斯家族与迪拜皇室,能与一战?
所以,就算这两大顶级家族现在再怎么蹦跶,无疑在浪哥不过是跳梁小丑。
半个小时不到,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已经掉到了七十多美刀一股。
迪拜王子的脸都快扭曲了,有钱却买不了股票的那种感受,他这辈子第一次遇到,而且遇到就是血亏。
目前他持有几千亿股高价股,可原本九百多美刀一股的股票,跌到了七十多,这意味着他手中的股票严重缩水了十几倍。
六十多万亿变成了万亿都不到,他的脸不绿才怪呢!
“咯咯咯……”艾米丽也让手下搬了张椅子坐在迪拜王子面前,翘腿幸灾乐祸的笑道:“王子殿下,不是说要成为世界之王吗?看现在这趋势,恐怕你连王子的地位都保不住了。
信不信现在我父亲一个电话,你家族企业立即会收到迪拜诸侯的狙击?”
“他们敢。”这点自信还是有的,迪拜王子家族在迪拜当王也不是一两代了。世袭垄断皇室制跟华夏古代帝王制差不多,只要不被推翻,皇权就世代捏在皇室手中。
“是吗?”艾米丽拿起手机,“父亲,可以通知那边动手了。”
“没问题。”艾米丽的父亲大大的表扬道:“女儿,这次在华原国际集团股市里,你表现很好,长老们都很看好你。这次事情过后,父亲就可以退于幕后了。”
“都是父亲栽培的好。”艾米丽大喜,父亲的话是明确告诉她很快就可以接班了,沉醉在喜悦中的她忽视了她爸那句话,她爸其实是表扬她今天在股市里狙击迪拜王子的不错。
她以为她父亲吃掉了那些散户抛出的股票,而她父亲又以为是她,这就悲剧了。
趾高气扬的艾米丽,嘚瑟的道:“离收盘不到一个小时,迪拜王子,不如趁还能止损把手中的股票抛了吧,省得一会儿王子当不成还得落个身无分文的下场。”
果然,很快迪拜王子收到他那边的消息,家族企业被各诸侯狙击,资金紧张难于抗衡,他家族让他速速把套在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抛掉,能换多少是多少,大本营可不能失掉。
听闻后,迪拜王子脸色大变,当机立断让团队以最快的速度不计得失把手中的股票抛出去。
然后,他团队不停抛股票出去而又没谁吃掉造成的后果就是股价继续跌。
不到半个小时,七十多美刀一股的股价跌至低于开盘价,若是再没人吃进,必然会跌爆。
郭老八也急,股票跌爆,意味着华原国际集团离破产不远了。
“该死。”迪拜王子破口大骂。
“你也知道要死了啊?”艾米丽出言讥讽。
离收盘剩下不到二十分钟了,而股价已经跌到了二十多一股。
这趋势给人的感觉就是华原国际集团今天必破产,迪拜王子也将输个精光。
最大的赢家是罗柴德尔斯家族,从此这个历经几个世纪的顶级家族再无竞争对手,各国经济命脉皆掌控在他们手中。
“大家快看,有人开始抬高价格了。”
不知人群中谁大声的喊道。
大家把目光转移在大屏幕上,果然有人几十亿几百亿的买华原国际集团的股票,而且购买的价格是一百美刀一百美刀的往上加。
“谁在坐庄?”
浪哥吼道。

好看的玄幻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第324章 有些事情必須面對熱推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重生之顶级巨富
当晚,大部分人都喝了个烂醉,这算是华原国际集团没正式走向轨迹前,最后一次狂欢痛饮。
之后的日子,肯定不会那么轻松,每个部门都处于草台班子状态,要做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
所以,今晚都喝的很尽兴。
第二天,最先醒来的是叶语嫣,倒不是她喝酒厉害,而是她最先醉倒。
她来到小流氓的小木屋,敲门,没人回应,以为小流氓酒还没醒。
推门进去一看,傻眼了,竟然空空无人。
人呢?
她心里顿时大惊,找遍小岛的每个角落,都未发现小流氓的身影。
这不存在喝醉了就地就眠。
那么,剩下一种可能,那就是不知道跑哪个女人的小木屋里头去了。
王八蛋,最好不是我猜想的那样,不然本女王咔嚓掉你那不安分的工具。
真要挨个小木屋拍门找人,明显不太实际,人要脸树要皮,这要是扬的众所皆知,那就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于是,她马上想到了表姐,也只有表姐可求救,表姐见多识广,也许有办法。
“表姐表姐,快开门,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叶语嫣不敢太大声,生怕被别人听到,不过她的声音微微带着哭腔。
连续叫了几分钟,曾大律师才悠悠醒来,嗓子干的不行不行,昨晚闷声发叫给闹的。
醒来后,她听到表妹在叫她,随口说了句别吵,头还痛得要命,得再睡一会儿。
突然,她一个激灵坐了起来,看着旁边瞪着双眼的小贱贱,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抢表妹的未婚夫,要是被表妹看到现在这一幕,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怎么面对家人?
小木屋总共也就二十平方大,除了独立的浴室之外,就剩下卧室。
能藏人的地方要么床底,要么衣柜。
曾大律师给了小贱贱一个眼神,示意快躲床底,不然咱俩都得完。
躲……
不至于吧?
浪哥不想当渣男,不想头上顶个劈腿未来老婆表姐的帽子。
但,当下除了躲起来,似乎没有更好的选择了。
曾大律师见小贱贱不想藏,很想掐爆这货的腰子,可现在这个时候不是算账的时候。道:“表妹,我的头真的好疼,天大的事情等我睡醒再说,跪求别吵。”
“沈浪那王八蛋不见了,表姐,我怀疑他可能在哪位女人的木屋里过夜。”门口的叶语嫣,哭腔的声音把心里猜测告诉表姐,希望表姐能给她出主意。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第324章 有些事情必須面對閲讀
或者说,让表姐去挨个木屋找人。
曾紫心说道:不用怀疑,确实就是,他就在我这里过夜。可这些话是万万不能吐槽出来的,赶紧支个招。“哎呀,表妹,你别老是疑神疑鬼怀疑这个怀疑那个的,你家那个是嘴贱了一点,但底线还是有的。他酒量那么好,没准一大早醒来了出海抓鱼去了也不一定。小岛上不是有瞭望塔吗,你去上面去盯着,到时候他要是真从其她人的木屋出来,咱们再找他算账也不迟。
不然,咱们现在去挨个木屋找人,万一不是呢?
到时这得闹多大的笑话是不。”
“可是……”叶语嫣还想说点什么,随后一想,还是算了。道:“嗯,听表姐你的,最好别让我的怀疑成真,否则阉了他。”
脚步声渐行渐远后,曾紫这才松了口气,在小贱贱腰上狠狠的掐了一把。“看,都是你害的,如果被表妹撞见我俩的事,我都没脸活在这世上了。”
“怪我咯?”浪哥倒抽一口气,不过没反抗,任由曾大律师掐他。
曾紫没好气的嗔斥道:“不怪你难道怪我?赶紧跑到海里去,一定要在表妹上到瞭望塔之前下海,快。”
“快个屁。看来你还是不了解你这个表妹,她啊,应该怀疑你了,我这时候出去,肯定被抓个现行。”浪哥还是很了解未来老婆的,按着上一世的总结经验,他认为未来老婆这个时候肯定躲到某角落观察这里,就等自己乱了阵脚露出马脚。
老司机不愧是老司机,浪哥意料的还真没错,他的未来老婆还真在不远处躲起来观察这边动静。
那么多女人当中,叶语嫣最怀疑的人,还是她的表姐,因为她知道她表姐的性格,那是敢爱敢恨的。
倘若小流氓不是自己的未婚夫,恐怕表姐早就发出猛烈的逆推模式了。
曾紫有点不放心,掀开一点窗帘,还真看到表妹蹲在不远处的树干背后,顿时大惊。道:“小贱贱,那现在怎么办,我表妹在蹲点。”
“能怎么办,赌一把呗。这事情早晚偻不住,只是早发现跟晚发现的问题。你现在就大大方方的打开窗户,然后洗漱,再然后带上潜水设备去码头那边。赌你表妹会跟着过去,这时候我从后面悄悄下水游过去,也只有这样才不会穿帮。能否成,看天吧,万一真被撞破,我就说是你勾搭我的,趁我喝醉假扮你表妹。”
“你混蛋啊!”曾紫一把掐住浪哥的蛋,“你这没良心的,谁勾搭你了,如果不是你说什么既然已经开了头,一只羊是放两只羊也是赶,我会同意你进屋?现在你竟然说是我勾搭你的,你良心不痛的吗?”
“我有这样说?”
“天地良心,你昨晚要是没说这话,我天打雷劈。”
“哦,可能忘了,没办法,喝断片了。话说,曾大律师,你咋当时不阻止拒绝我呢?看,现在整的跟做贼一样。我不管,你睡了人家,可要负责任滴。”
曾紫被气的不轻,当然,她知道这是小贱贱又在耍贱,要是当真就输了。从床上起来,飞快的套上衣服,然后开窗。
几分钟后,她开门出去,身上是背着潜水设备的。
酒劲还没过,脑仁还晕乎的厉害,不过没办法,谁让自己自作自受。
经过表妹蹲点的地方时,她心里默默在祈祷:表妹啊表妹,赶紧跳出来假装把我吓一跳,这样才可以一块去码头,戏,才可以继续演下去。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重生之頂級鉅富-第324章 有些事情必須面對讀書
然而,叶语嫣并没有跳出来,也没有跟她表姐一块去码头,而是呆在原地,目光依然盯着表姐的小木屋。
为什么表妹没跟上来啊?
难道她察觉出什么吗?
此刻,曾紫内心很不是滋味,想回头又不敢,那是不打自招,不回头呢,又担心表妹会去自己的小木屋。
女人的直觉,向来不差,叶语嫣的直觉更不差。
她觉得表姐跟小流氓肯定有事,昨天就感觉出来了,哪怕掩饰的再好。
有些事情,必须面对,也必须当面说清楚。
于是,她鼓起勇气下定决心,朝表姐的小木屋走去。

sm55o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重生之頂級鉅富 愛下-第321章 策反暴徒看書-l6p1p

重生之頂級鉅富
小說推薦重生之頂級鉅富重生之顶级巨富
历经几番险象环生,浪哥跟余多好不容易避开那些叛军,找了家已被洗劫一空、人走楼空的旅店歇息。
“先凑合对付一下,明天再去吃顿好的。”从外头进来的余多,手里捧着碗泡面。
外面又想起一阵惨叫声,估计那些暴徒又在打人。
几内库原的国都里头,比浪哥想象的还要乱。
街头随处可见那些手持铁棒冷兵器的黑人在打砸商铺,趁乱做恶,让这些暴徒发了笔小财。
最离谱的是,那些叛军竟然对这种场面视若无睹,只要上供给足,他们间接默认了这些暴徒的行为。
“魔鬼,你们这些魔鬼,等着下地狱吧!”
一个外国男人接近歇斯底里的嘶吼着,他的老婆被一帮暴徒砸破商铺大门强行推倒,即将进行一场畜生不如的行为。
“小老板,别去,你管不过来。”余多赶紧堵在门口,目前只有两个人,枪里的子弹剩下不过两颗,去跟那些暴徒硬刚,那就是找死。
暴徒可不比叛军,至少叛军对外国人多少有点顾忌,而这些暴徒大多数都是游手好闲的市井流氓,没多少见识,满脑所想的就是利益,基本上没有什么可以束缚他们。
管,还是不管?
此刻浪哥内心很纠结,不管,良知上过不去,恐怕这辈子都会因为这事而懊悔。
管呢?能力有限,自己又不是救世主,也不是动辄可以挥动百万雄狮的大佬。
仅凭自己跟余老板两人,除非扛着加特林过去。
算球,赌一赌,赌这些暴徒会给华夏人面子。
浪哥伸出按在余多的肩膀上,“余老板,我知道头有多大帽子就戴多大的道理。可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位外国女子被那么多了轮了,良心难安。有时候老天爷是公平的,这次给机会考验,若是见死不救,万一将来这种事情也发生自己身上呢?”
转世修仙记 岀山
余多阻挡浪哥出去的念头没有那么强烈了,想想也是,自己怎么说也是出自军门,身为军门中人,如果对于这种事情视若无睹,将来哪天指不定就会遭报应。
他咬了咬牙,最终鼓起勇气也要一块去。
他跟浪哥不一样,他家里有两个小孩,肩上的背负不轻,万一他有什么不幸,苦的还不是老婆孩子。
能下定决心一块去,他是真的豁出去了。
“住手。”
来到商铺门口,几十个暴徒排着队,前面有几个暴徒把外国女子摁在桌子上,身上的衣物扒拉的所剩无几。
浪哥说的住手这两个字,是用普通话说的。
显然,他的这两个字起到了作用。
那几人停止了动作,不过却没有松开外国女子的意思。
“华夏的朋友,这事你别管,我不为难你们华夏人。”一个杀马特黑人用一口鳖足的普通话说道。
他的身上穿的都是华夏制造,解放鞋,F4图像的上衣,花里花哨的七分裤。
见有得商量,浪哥内心松了口气。走了进去,“快放开这女孩,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这次,浪哥说的是英语,因为英语在几内库原算是第三语言。
杀马特黑人嘿了一声,“华夏朋友,我们才不管这外国妞是谁,反正我们裤子都脱了,这次一定要次奥了她。”
“如果你们真的这样做了,知道会给你们国家带来什么样的灾难吗?”浪哥把上衣脱了下来,盖在外国女孩身上。“她是世界第一家族罗柴德尔斯家族族长的孙女,你们敢轮她,他爷爷就敢让你们灭国。从此,几内库原这个国家,将从世界地图中被抹去。而你们,则是几内库原的千古罪人。
因为你们的一己之私,导致国家不将存在。
因为你们不听相劝,让无数几内库原的百姓成为亡国奴,甚至也随着国家的抹去而消失。”
小老板,这话扯的有点牵强了哈,张口就来也得有理有据是不,动辄就灭国什么的,这样吓唬他们,真的好吗?一旁的余多,很想吐槽几句。
“没听过,也不想听。你们华夏有句成语叫今朝有酒今朝醉,先活好今天,明天会怎样,到了明天再说。”杀马特黑人似乎已经有点不高兴了,指了指门外,“华夏朋友,我知道你们华夏对我们国家是真心的好,所以我们国家的人,都把你们华夏人当成真正的朋友。
不过,若是没完没了的烦死人,再好的朋友也会翻脸。
请离开,这是最后一次劝你。”
神翎纪 楚晓晗
浪哥自问已经拿捏住了这些黑人的秉性,往旁边的桌子上一坐。“女人,只要有钱,还会怕没有?非得这么暴力这么畜生行径才开心?
朋友,人,跟畜生是有区别的。
丹师当自强
魇神 仓央未澜
畜生可以随便乱来,也没有道德束缚,也没有智商。
而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有脑子,有道德观。
抢劫夺舍不可怕,可怕的是做出现在这种畜生不如的行径。
想发泄一下需求,去找妹子给钱就是,活好还能各种迎合你。
现在你们几十个人摁着一个不愿意跟你们发生那啥的妹子,有意思吗?还不如找个泥洞戳戳,反正也就是那样。
看看你们国家现在,叛军四处屠杀百姓,而你们也趁机作乱。
我敢保证,你们国家因为这次内乱,经济已经国力会倒退五十年。换句话来说,你们这个国家,以后就算不再内乱,也会饱受邻国的欺压。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生存法则。
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给你们国家一次强大的机会,只要把握抓住这次机会,不敢说你们几内库原能成为非洲第一经济大国,但成为综合实力强哥还是可以做到的。”
浪哥说的这些,在这些暴徒眼里就是个嗤之以鼻的天大笑话。
“不信?”浪哥把手机递给杀马特黑人看,“你自己看看我银行卡的余额是多少?”
百变娇娃pk帅帅会长 猫眼女孩
杀马特黑人看着那银行信息,足足点了十一个零。
“我是华夏投资的特殊顾问,换句话来说,我掌握的经济大权远远超过你们的认知。就拿前阵子跟西方国家的经济战来说,我直接调用了三万万亿美刀,把西方列强全干趴下。
这次我代表华夏来你们国家,同样也是带着维护世界和平的初心而来的。
你们国家内战,并非你们所想,而是背后有人在推动。
他们看中了你们国家的金矿,想先让你们自相残杀,等人死的差不多了,没有反抗的能力了,他们再正式入场。
用最廉价的工资,奴役你们国民开采金矿,最终他们只用了微不足道的成本,换来足以震惊全球的高利润回报。”
网游之剑破万物
“金矿?你说我们国家有金矿?”
浪哥嘴皮子都快磨干了,杀马特黑人却忽略其它,心里只关心金矿。特么的这是对牛弹琴啊!
“我要见你们暴徒高层,金矿这种大事情可不能……”
盛宠商女毒后
“砰。”
浪哥没由来的从桌上跳下来,子弹轰在他刚才坐的地方,直接把桌子打出一个盆大的窟窿。
余多快速把浪哥扑倒,“快找掩蔽物,这是巴雷大狙,坦克都能击穿。”
要杀老子?
趴在掩护体里的浪哥,有点郁闷,是什么原因导致黑水要对自己下死手?
金矿吗?
看来是了。
黑水推动几内库原内乱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金矿,而自己刚才却把这个秘密说了出来,而且是直接揭露黑水的伪装下的丑陋面目,所以要对自己下死手。
这,算不算自己作死呢?
紧接着,一枚咋弹砸了进来,一声巨响过后,四周墙面到处是残肉血沫。
“女士,这商铺有后门吗?”浪哥把衣衫不整、惊慌失措的外国女子拉到身边,问。
外国女子经历了差点被轮,现在又差点被炸死,早被吓蒙圈了。
啪的一声,浪哥一巴掌过去,这才把外国女子从惊魂不定中拉回来。“有没有后门这里?”
外国女子点了点头,指了指楼上。
这条街的所有商铺都是三层高的,一楼是商铺,二三楼是复式楼,能通天台。
“小老板,你先走,我一会儿跟上。”余多担心那位狙击手会趁机进来,如果没有人阻挡,很快就会被追上。
岁月打湿情长
“特么的,这也没打中,这坑王命真大。”狠狠的吐了口唾沫的大胡子,拿出卫星电话。“老顾,那小子不知道通过什么途径知道了我们来这里的意图,不能再留着他了。”
电话另一头的顾戟,依然不赞同现在就杀了沈浪。“老伙计,千万别冲动,华夏特殊部队已经入境,维和部队也进场了。现在杀了那小子,那就更加坐实咱们来这里的意图。那小子可是在华夏身份比较特殊,不能死在这里,也不能死在我们手里,先忍一忍。”
“忍妮玛,老子今儿就算不弄死他,也要废了他两条腿。”说完,大胡子狠狠的挂了电话。
修神劫 易水小杰
一想到自己用自行车推了那坑货几十公里心里就来气,最后,还欺负自己跟不上而撇下自己趁机开溜。
必须活生生的砸断那坑货的两条腿,不然难咽下这口气。
“别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