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這隻妖怪不太冷

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推薦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夜深人静,窗外挂着半轮明月。
楠哥刚洗完澡不久,穿着一件蓝色的针织小吊带,布料少得可怜,她靠在床头上玩手机,等头发干,大片雪白的肌肤在灯光下泛着细腻的象牙光泽,有些晃眼。
“今天初几来着?”
“初十。”
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分享
“你多久生日来着?”
“十六。”
“昂,快了快了。”楠哥又拍了下自己脑袋,“这记性真垃圾,就在偷青后一天都记不住。”
“没什么意思。”
“就是,我也这么觉得。”楠哥觉得周离也能这么认为真是太好了,“那你想不想要什么礼物?”
“不想。”
“我也这么觉得。拿了礼物就得考虑怎么给人回礼,烦心得很。”楠哥龙颜大悦,为示恩宠,她特意转身捧起躺着的周离的脸搓了搓,“爱妃甚合朕心。”
“唔唔……”
精品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看書
周离似乎要说个什么,但没说出来,只睁着眼睛瞥向楠哥,眼睛眨啊眨的。
吊带布料是真的少,即使夏天穿着也是极清凉的,而她显然只穿了这么一件,动作间可见一片雪嫩。
正在这时,一只梅花小脚踩在了周离左眼上,让他不由自主将眼睛闭上。
幸好还有右眼。
可第二只小脚紧随而至,之后是第三只,第四只,可以明显感受到肉垫的柔软。
“让一让……”
团子就这么一边小声念着一边跌跌撞撞的从他脸上踩过,然后挤在他和楠哥中间,脆生生的说:“团子大人今天晚上要睡中间,你们不要挤到团子大人了。团子大人很小只的。”
“……”
“我头发快干了吧?”楠哥拨了下头发,有细碎的水雾洒下。
“睡了吧。”
“你先睡吧,我要玩会儿手机。”
“团子大人要听故事的!”
“今天好累了。”
“嗯~~”
“你的小渣猫说什么?”
“她要听故事。”
“好啊,你快讲,我也听。”
“……”
周离沉吟了下,因为团子挤到了中间,他没办法再将脸贴着楠哥的手臂,只得暗暗的在被下寻找,抓住楠哥的手开始玩捏起她手心的软肉,并开始说道:“听完可要睡啊,从前有一只蠢猫……”
“喵?”
“不是团子大人,是别的蠢猫。”周离解释了一下,才又说,“蠢猫很不爱学习,也不去学校上学,以至于已经长成一只半大小猫了,还是一个字都不认识。”
“喵?”
“终于,她还是被送到了学校。”
“老师教她的第一个字是鱼。可老师刚刚在黑板上写下这个字,蠢猫就站出来说……”
“鱼才不长这样,蠢猫大人吃过鱼的!”
“喵喵喵?”
“团子大人别闹,专心听故事。”周离叮嘱了句,“然后老师就解释道,这不是鱼的图画,是字,一个用来代替鱼这个东西的符号,然后叫大家跟着写。蠢猫学了很久都学不会,就站出来说……写字根本没用的,只需要记住鱼长什么样子就可以了,而且高贵的蠢猫大人不需要学习凡人的文字!”
除了声线,周离学得惟妙惟肖。
“然后……”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這隻妖怪不太冷 線上看-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团子则不干了,连声说:“这个故事不好,换一个,换一个。”
“那我再讲个蠢猫吃葡……”
“不要蠢猫!”
“狐狸怎么样?狐狸吃葡萄。”
“可以喔~”
“从前有只狐狸……吃不到葡萄的狐狸气死了,就站在树下说,葡萄一点也不好吃噢,是酸的喔,高贵的狐狸大人才不要吃凡人种的葡萄!”
“……”
团子沉默不语,斜着眼睛瞄着他,感觉内心已经很气了。
旁边的楠哥则一直咧嘴笑,等到周离说完这个故事,她才说道:“原来你的小渣猫一直是这样说话的。只是你说的故事你的小渣猫听得懂吗?”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
“团子大人才不是这样的!这个才不是团子大人!是别的猫和狐狸!周离你说是不是?”
“是的。”周离说。
“还讲吗?”楠哥问。
“再讲一个吧,讲一个小脑斧长了一颗痘痘,却假装看不见的故事。”
“团子大人不听了,团子大人不听故事了。”团子翻了个身,扭头朝向楠哥,“团子大人要听蓝哥讲。”
“她说要听你讲。”
“我?好啊。”
楠哥清了清嗓子,开始构思。
十分钟后。
周离已经昏昏欲睡了,耳边还回响着楠哥的说道:“那大老虎尾巴一甩,喝,如雷般的破空声,老狮王不由得嗷的一声痛呼,往回一跳,跳出三丈远……”
团子越听越精神,眼睛闪闪发光。
次日。
周离一早就收到了来自纪女士的转账,说是让他带他们去七色彩云欢乐世界玩,这是当天的用度,不过给的数额已经足够十来个人组团去玩了。
周离没有矫情,直接收下了。
还回了句谢谢老板。
七色彩云欢乐世界是个游乐园,离包子家非常远,但离这里还挺近的。
吃过早餐,做好防晒,他们便出发了。十几公里的距离,懒得开车,也好久没骑车出去玩过了,周离和楠哥便将自行车的气补好,直接骑车前往。
包子和纪萱倒是先到。
有专门停非机动车的地方,周离和楠哥将车锁到一起,在取票机前找到了两人。
“嗨!!”
纪萱跳起来招手,然后往他们身后望了望:“怎么没有槐序哥哥?”
“他坐车来的,比我们先到,我们骑自行车来的。他现在已经在园里面了。”周离张口就来,然后瞄向脖子上挂一个单反的包子,“来游乐园怎么还带个相机?”
“给你们拍照用。”包子淡淡的说,随即也看了看他们身边,“团子大人怎么没来?”
“还在家里睡觉呢。”
“失望。”
“吃早饭了么?”
“吃了。”包子紧接着说,“但还可以再吃个冰激凌。”
“下午热了再吃吧。”
“哦,好。”
很快取票进园,没有排队。
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六十八章 又是賺錢的一天
清晨的空气凉丝丝的,园内人还不多,有些冷清。
纪萱迫不及待的走在前头,想去找槐序哥哥,周离则和楠哥看向尖叫声传来的方向,是头顶的过山车。
包子一个人走在最后面,穿着大姑给她买的新鞋,相机也安着新镜头,心情大好。虽然没表现在脸上,却表现在了轻快的步伐和四处乱瞄的眼神上。
前方两人牵起了手。
“咔……”
包子放下相机,心情更好了。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 這隻妖怪不太冷笔趣-第五百一十五章 小鎮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快到山脚了么?”周离努力看着眼前的一片雾茫茫,在迷雾笼罩中隐约看到了房子,房顶立有水箱,随即他吸了吸鼻子,鼻尖好像已经沾上了露水,“我脸上好像已经打湿了。”
“不知道。”坐在马背上的小郑姑娘轻声回答,“我也是。”
“也可能是你流清鼻儿了。”楠哥回头说,神情认真,显然她听见了周离吸鼻子的拿一下。
“喵!”团子从她兜帽里钻出头来。
“不可能的。”周离先回答了楠哥,然后又仔细确认了下,随着逐渐走近,前方的房子变得清晰,于是他又回头对小郑姑娘说道,“确实快到山下了,这边要近好多。”
“但去镇上还有很远。”
“也还好。”
小路两旁的杂草明显变少了许多,说明常有人走,但草尖上依然挂着露珠儿,今早还无人自此下山。
小郑姑娘的身体随着奶牛马的步伐节奏轻轻的上下颠簸,小声说道:“以前农村里就是这样的,要想下山赶场要一大早就出门,要是晚了,场就散了,现在很少有人还住得这么偏远了。”
周离听着她说,目光却瞄向前边。
只见大黄依然沿着这条小路往前,楠哥却独自一人拐上了另一条更小的路。
大黄脚步一顿,扭头看向这人。
但很快它就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才懒得理会这只人类。
周离也没有多说,默默跟上大黄。
郑芷蓝很快发现楠哥走向了另一边,她扭过头,目光追随着楠哥,疑惑问道:“楠哥怎么走那边了?”
“没事的。”
“哦。”
楠哥那条路只是更窄,还是能够回到原本的路上的,路程都差不多。
周离和郑芷蓝一边走一边扭头看向她那边,见到她悄悄加快脚步,遇到有巴茅丛遮蔽视野的地方,她还会特务一样的小跑两步,又在走出巴茅丛之前将速度放缓下来,装得若无其事,但其实谁都看得出来。
一切只为了提前走到前面等他们,然后说一句——
“我这条路更近!”
周离默默配合着她演出。
抬头一瞄,整个村子已经尽在眼前了,但是全部都淹没在雾气里,远处的房子和山上的树都只看到一半。
前方的楠哥小声惊呼——
“好漂亮。”
周离点了点头,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然后继续往前。
镇上确实有点远,到山下村里后还得走一个多小时,所幸镇上的场散得晚,他们也并不嫌累。
快十点了才到镇上。
中午的烧烤要推迟到下午了。
幸好镇上的繁华和热闹没有辜负他们,而且这边居然还比较原始,路边有卖葱油饼和棉花糖的小摊,有举着糖葫芦到处走的中年大叔,爆爆米花的地方围着一大群人,居然还有卖艺的。
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穿着蓝色的涤卡上衣、找裁缝自制的裤子,背着板背篼,脸上布满沟壑。
好多年没见过耍杂技的人了。
好多年没见过这种衣裳了。
很有年代感。
周离牵着马左右转着头,悄悄看着,然后给郑芷蓝说都有些什么。
楠哥好奇心更重,无论看到什么,但凡围着有人,哪怕只是一个卖得格外便宜的菜摊子、卖药酒的,她都要凑过去探头探脑的看半天,表情认真极了。
团子扒着她的肩膀探出头看。
一人一猫看得目不转睛,表情极其相似,站半天都不带挪步的,最后往往得周离去把她们拉走。
刚把她们拉走,槐序又凑过去了,回头再把槐序拉走,她们又走回了原地。好不容易把他们都拉走,没走出多远又发现人不见了,扭头一顿好找,只见他们正站在某个人堆后头踮起脚往里看。
周离那叫一个分身乏术。
拒嫁豪门:总裁的迷煳妻 一笼汤包
郑芷蓝见了坐在马背上偷偷笑。
场景十分和谐。
最终周离只得许以重利——给他们买棉花糖,买葱油饼,买包子,买糖葫芦,让他们边走边吃,这才成功让他们答应看热闹只看一小会儿就够了。
然后一行人排成一个长队,慢吞吞的走着逛街,同时采购物资。
场面更和谐了。
采购物资还挺困难,难点在于讨价还价。
这里的人买菜已经习惯砍价了,因此摊贩的报价往往是不准确的,你不还价就会被坑。
周离是做不了这样的事情的,他既不知道菜价也不会砍价,还是得看小郑姑娘和楠哥的,他要做的就是在楠哥回头叫他给钱的时候前去扫码,再由槐序将菜放到马背上挂着的布袋子里。
“唉……”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周离长长叹了口气。
身后的小郑姑娘立马关切的问:“累着了吗?”
“倒不是。”
周离摇了摇头,又犹豫了下,才开口:“我感觉我像个傻子。”
槐序站在他身边,一边拿着一串糖葫芦啃得嘴角两边都花了,一边点头赞同:“你确实挺傻的。”
周离扭头默默看向他。
团子又从楠哥帽子里钻出来,两只小爪子扒着帽子边缘看向他,脆生生的安慰:“周离你不傻的喔,你只是比团子大人笨一点点而已。”
周离十分感动。
槐序继续啃着糖葫芦,对他们问道:“是不是买了这个就差不多了?”
周离扭过头,楠哥正弯腰站在一个小摊前问茄子的价格,得到回答后又挑挑拣拣的,挑出毛病来,然后满脸认真的和摊贩商议着价格,听语气像是菜场老手,可手上又握着糖葫芦一甩一甩的,像个小女孩。
去年疫情初期剪的头发,现在又长长了一点了,从肩膀上掉下来,看起来漂亮极了。
“两块五,我们买三个要不要得?”楠哥回头了,“一个做龙船瘸子,两个切成片串起来烤。”
狩 魔 手記
“要得。”周离不动声色。
“嗯?”楠哥一歪头,“你怪怪的。”
“哪里怪怪的?”周离平静的凝视着她,又吸了下鼻子,“那就挑三个吧。”
“啧啧……”
周离莫名有点窘迫,但表情还是不变,看着她挑了一个大的两个细长的茄子上秤称,又探头看秤。总共称出来才几块钱而已,几块钱还讲价,他多少有点理解困难。
“好了吗?还买吗?”
“好像差不多了,小郑看看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楠哥将茄子递给他,“买了茄子,花菜,平菇、金针菇还有香菇,哦还有这个小土豆。”
“可能……够了吧。”
“可能……”
楠哥咧嘴笑了笑,然后说道:“那就这么些吧,反正主要是给你家那妖怪买菇菇来了。”
团子又从她帽子里冒出头:“买姑姑……”
“你不要说话。”
楠哥反手轻拍了她一下,团子便又把头缩了回去,完全躲进了帽子里。
随即楠哥看了下时间:“快十二点了,我看见那边三岔路上有卖大锅饭的,还挺香,咱们去整一碗,吃完之后再走回去慢慢收拾这些,岂不是美滋滋?”
没有人反对。
中途路过一个小酒坊,周离去打了两斤散酒,因为星回和季白都很爱喝酒。又路过卖凉粉凉面的摊子,楠哥也跑去买了一点,说等下当菜吃。还要陪槐序找烤鸭,要买合适的节能灯,要凑热闹,要聊天打闹,要看马路边上的蚂蚁搬家,短短几百米的路硬是走了十几分钟,周离少有的体会到了逛街的乐趣。

yvbng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一十三章 晚上分享-kld1x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小路狭窄,只能单人通行,于是他们排成一列长队,往回走。
郑芷蓝和清和走在前面,但不是最前面——大黄多半担心楠哥这个坏人会对它的主人不利,在他们离开一段时间还没回来后,终于在惶惶不安中叫上了最能打的罗威纳跑来接应,为此丢下了放羊的工作。
此时它们走在最前头。
然后是楠哥、团子、周离和槐序。
团子走走停停,时快时慢时左时右,还老爱停在周离正前面,仰头问他问题,总让周离担心踩到她。
“团子大人小心点。”
“团子大人小心的。”
“那就不要这么乱跑。”
“团子大人知道的。”
“……”
周离抠了抠头,奈何不得她,只得自己注意,同时扭头看了看身后四位小山村的新住民——
星回和季白都优哉游哉的,一边走一边欣赏着路旁风景,小声交谈。
老灰性格沉稳,专心走路。
小圆变成巨兽走在最后面,肩上扛着一支柏树枝,走动间身后的柏树枝一晃一晃的,很有节奏。他也扭头到处看,虽然长相可怕,但搭配憨憨的表情一起食用就多了几分萌感了。
按生物来算,有十几只呢。
“怎么了?周离阁下。”
“没什么。”
“要看路哦。”
“知道了。”
于是周离收回目光,又看向前头。
被泥石流摧毁一半的小山村看起来还是那么壮观,后山巍峨挺拔,恶神刚从上面起飞,魔幻感十足,像是一幅游戏壁纸。但这样的话,走在小路上的他们一行人就一点违和感也没有了。
周离抬着头,微微眯起眼睛。
恶神居住的山头是寸草不生的,但下方的草树却长得极好,尤其是郑芷蓝种的牧草,冬天了依然郁郁葱葱,绿油油一片。
身后的星回不确定的说道:“恶神似乎有一种影响周围动植物的能力。”
周离嗯了一声,说:“是的。”
星回闻言轻轻笑了一声,觉得很有趣,说道:“听说恶神暴虐嗜血,会给大地带来死亡与灾难,我想这个传言是不假的。可他所到之处,大地却又因他孕育出万千生机,真有意思。”
“万事万物都有两面性。”
“您真有见解。”
“……”
周离觉得星回可能是受古代文化影响,或者当年她游历天下时凭的就是一手高超的‘商业互吹’绝活,总之他有点不适应。
回到院子里。
柴已经砍回来了,但还要劈,劈完还要将之整齐的码在柴房里。
这依然是个大家共同出力的环节。
周离又挥起了斧头,心无旁骛。
“哐!”
一截木头便被劈成两半,干净利落,然后他拾起木头,将之立在木墩上,继续瞄准一斧头下去。
“哐……”
被劈开的木头飞出去,在地上滚动。
周离耐心的将之捡回来放到一旁,然后闷头继续着这机械式的劳动,连楠哥在旁边喊让她也来试一试他都当做没听见。
这种劳动不用费脑,对于他来说体力难度也不大,熟悉了之后有种莫名的节奏感,居然还挺有趣的。主要是自己亲手劈出来这么多柴,想烧火的时候偷点懒就把柴劈大一点,想烧得旺一点就劈小一点,非常有成就感。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难道这就是DIY的魅力?
“呼……”
劈得多了,多少也有点费体力,周离停下休息了下,扭头看向旁边。
郑芷蓝还是用金丝切割,她能轻易将木头切割出光滑的平面,可因为视力问题,效率并不算高,她必须用手摸索着找到木头及切割点。算起来效率并不见得比周离高很多,只是切出来的木头很规则。
规则也不一定是好事。
方方正正、切面光滑的木头块,总感觉火焰附着上去要困难一些,多半没有劈出来的好烧。
错觉?不管。
反正周离的成就感又多了一丢丢。
不远处的老灰伸出爪子,在木头上一抓,有白光闪烁,也能将木头切开,只是这种能力对他来说损耗并不算小,因此效率还要低些。
清和则在收拾树枝,用手即可折断,折成接近的长度,再用茅草捆起来。
这个活比较细致。
余光再一瞥——
“!!”
只见老妖怪无聊的坐在小板凳上,一手拿着他的短刀,一手按着一截木头,嗤嗤两刀下去,像是切豆腐一样,便将木头切成了四份。
周离默不作声的收回目光,当做什么也没看见,并再也不往那个方向看。
异界全职业传承 懒在乡村
两个小时后,下午已过。
柴房门口。
周离拍了拍身上的灰,看着里面垒得整整齐齐、像是墙壁一样的木柴,还有地上堆成小山的松果、成捆的树枝,他感到满足极了,甚至有种留在郑芷蓝这里把这些柴全部烧完再走的冲动。
“啪!”
楠哥在他肩膀上打了一下,好笑的说:“有那么值得开心吗?”
周离扭过头,表情平静:“什么?”
楠哥打了个呵欠:“不要以为你没有表情我就看不出你心里的雀跃,承认吧小松鼠,我不会笑你的。”
“小松鼠是什么?”周离不懂就问。
“不知道,随便想到的,脑子里莫名就出现了小松鼠的形象。”楠哥抠了抠头,似乎也有点疑惑,“还有那个修水坝的那个动物叫什么?”
“河狸。”
“哦就是。”
“……你这就是在笑我。”
“承认了?”
“我没有。”
替嫁狂妃惹邪王 醉月离殇
“无聊。”
“要去烧火了。”
周离拉着楠哥的胳膊离开这里。
灶屋的火光又亮了起来。
周离烧着今天自己刚砍的柴,虽然还有老柴没有烧完,虽然新柴还不够干燥,但也无法磨灭他的热情。
对此郑芷蓝也没有反对,只是抿笑着,由着他来。
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烟子大,熏眼睛。楠哥本来挨着他坐的,都被熏走了,团子也哎呀叫着跑掉了,只剩他一个人在倔强的忍耐着,还在心里告诉自己这没有什么,只有一点点熏,能接受的。
“明天要买些什么?”槐序拿着一支笔和一个小本子,走到郑芷蓝身边,“我等下挨着挨着去买。”
“我想想……肉是不缺的,不过买点排骨吧,再买点那个,那个煮在火锅里的……”郑芷蓝求助的扭过头看周离,“我不知道叫什么。”
“我知道的。”槐序低头在本子上写,一边写一边小声念,“排骨,煮在火锅里的东西。”
“你知道吗?”郑芷蓝不太确定。
“放心,虽然我也不知道那些叫什么,但我晓得的。”
“那就好。”郑芷蓝继续想着,“菜要买点,你们喜欢吃什么菜?我这里有的不用买,买那些没有的……对了再买点蘑菇吧,清和爱吃,城市里的超市里冬天也有蘑菇的吧?”
“有的,什么都有。”
“山里就没有,不知道他们冬天怎么种的。”郑芷蓝小声说着,“买点香菇和蘑菇,还有金针菇,还要孜然粉、胡椒粉、五香……”
“写字好烦,你念慢点。”
灶前的周离闻声抬起头来,揉了揉眼睛:“你为什么不用手机的便签功能?”
槐序闻言愣了下,僵硬的扭过头,周离这个问题就显得他很蠢,弄得他面子上有点挂不住,于是他粗着嗓子回答:“我的手机没有这个!”
“每个手机有的。”
“我删掉了!”
“删不掉的。”
“我就是删掉了!”
“那也可以用QQ、微信。”
“我……”槐序咬着牙强调道,“我!是!古!代!人!”
“哦,理解。”
周离继续低头烧火了,期间咳嗽了两声,他不忘抬头解释说是下午累着出了汗、风一吹可能稍微着了凉,以说明和柴冒出的烟无关。

3ntoz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第五百一十二章 砍柴推薦-7ppwl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诶嘿嘿嘿~~”
“你笑什么?”周离好奇的扭头问,“笑得好傻,像蜡笔小新。”
“这小孩儿挨打了嘿嘿嘿~~”
“有这么好笑么……”
“看小孩儿被打哭最有意思了。”楠哥解释道,“这小孩儿好皮的,平常说话跟个小大人一样,还和他爸妈顶嘴,这种小孩儿就该打。”
“打孩子是不对的。”
“那也得看情况,你看这小孩儿刚才那么倔,打一顿就乖乖走了,说明这还是有用的吧?”楠哥说道。
“没有的。”周离继续说,“他并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不该撒泼耍横非要留下来或者带上你走,他只知道这样做会挨打,所以他并不是懂得了这其中的道理而不去这样做,他只是畏惧暴力而不敢这样做。而且,这是父母对孩子而一次言传身教,教会了他暴力能解决问题,你看,他爸妈就刚刚用暴力简单搞笑的解决了一个问题。”
“那我平常打你还不是有效!”
“我不一样的,我已经长大了,已经有成熟的三观了。”周离平静答道,随即偷偷在心里说,你打我也没能改变任何事情。
“懒得跟你扯!”
“我也是。”
“?”
“对不起。”
“哼……”
这是周离和楠哥第二次就‘教育孩子’的话题进行讨论。
仍然没人说服对方。
这个时候山上的太阳已经很大了,照得人全身发烫,颇有些春明的样子。
楠哥转过头看向郑芷蓝,只见这个姑娘依然站在院子边上,微侧着身,转头看向小叔小婶他们离开的方向,但他们早已不见人影了。于是楠哥走过去揉着她的头发玩,似乎觉得好玩,她咧开了笑意。
“怎么不留他们多玩两天?”
“他们只是来看看而已。”
“本身就是来看看啊,还有什么?”楠哥不解的问,这又不是演电视剧,她觉得现实中是没有那么多真情流溢的,大多数东西都很平淡,感情也好相处也罢,大多都是平淡的,小叔小婶兴许也不过是许久未见这个侄女了,想见见了,就来看看罢了,“但还是可以多留两天。”
“要上班上学。”
“也是哦……他们不像我们放寒暑假,而且寒假放这么早。”楠哥点点头,“那他们下一次来是?”
“明年吧,不知道。”
“明年了啊……”
“还有人会来的。”
小郑姑娘轻轻的叹了口气,又盼着他们来,又觉得头疼。
这是对她的车轮战。
周离来到她身边:“今天天气真好啊,是不是家里木柴不够了,趁着出太阳,我们去对面砍柴吧?”
“会很累的。”郑芷蓝声音很轻。
“楠哥就爱吃苦。”周离扭头看向楠哥,“楠哥你说是不是?”
“你是不是傻逼?”楠哥问。
“她没反对。”周离对郑芷蓝说。
“好吧。”
小郑姑娘点头答应了,接着她上下左右仔细看了看,辨别了方向,便指着右边的云海深处:“这次不去对面砍了,那边的树刚长起来。你们来的路上是不是经过了一片松树林?听清和说,有很多枯死的树,我很早之前就想把它们弄回来了。”
周离伸出手,握着她的小臂,微微再往右挪了一点点:“指偏了。”
“对不起。”
小郑姑娘脸微微红,很快又抬头说:“那边还有柏树,再弄点柏树枝回来,熏腊肉香肠。”
“为什么不用松树和杨树?”槐序问。
替嫁王妃 轻沙白鹭
妖异教师
“柏树枝好。”郑芷蓝小声答。
“为什么呢?”槐序好奇追问。
“不知道……”郑芷蓝弱弱的摇了摇头,“大家都用柏树枝。”
“嗦嘎,原来你也是个傻子。”槐序点点头说,得到了自己满意的答案,他不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结了,又继续眺望远方。
“……”
“槐序脑子有问题的,你不要理他。”周离说。
“……”郑芷蓝悄悄瞄了槐序一眼,见槐序依然在眺望远方,似乎全然没听见周离说的话,但害怕被槐序发现,她还是飞快将目光收回,“那我们现在就过去吧,带一点水,害怕渴了。”
“有槐序在,不用带。”
“我忘记了……”
“走吧。”
一行人拿上绳子便出发了。
·
在路上碰见老灰和小圆,又碰见星回和季白,都问他们去干什么,听说他们去砍柴后,老灰和小圆拍着胸脯要帮忙,星回和季白这两个老江湖则纯属显得没事做要去凑凑热闹,于是队伍越壮越大。
剑惊九天
“你们的斧子都好钝了。”小圆步伐迈得很快,以跟上周离的走路节奏,扭头看到斧头他不由有些担忧,“能砍得动吗?”
“这只是个装饰品,用来寻找砍柴原味的娱乐工具。”周离说道,“其实我们不用它砍的。”
“就是哦!”小圆一拍大脑袋。
“小圆你今天还没有见过团子大人喔~~”周离的肩膀上传来了团子的声音,轻轻细细,带着淡淡的奶味儿。
“见过团子大人。”
“好的喔!”
“……”
人多始终是要热闹一点。
松树林离郑芷蓝家并不近,看着近,实则有几里路的距离,但目前也只有这里才能砍到大量的枯树了,另一处柴地正处于修整期,其余地方还没枯死的树郑芷蓝是舍不得砍的,要留着看。
阳光照下,松林中光影婆娑,光线不佳,地上铺了厚厚一层松针,已干透了,踩上去发出轻微的声音。
此外还落了许多松果。
也真的有很多枯树。
楠哥扶着郑芷蓝的小心走着。
周离抱着团子,扭头到处看着,眼睛里亮晶晶的,像是到了一个藏宝洞:“松树到处都是宝啊,主干可以当大柴,枝丫可以当棒棒柴,地上落的松果和松针也很好烧的,发财了。”
“出息!”
“嘿嘿嘿……”
抽风校园:追妻攻心守则 潇洒过日子
砍树倒是轻松。
郑芷蓝的金丝妙用很多,可以很轻易的将树枝切断,缺点在于不好控制树往哪边倒下。
往常的难点在于将木柴运回去。
郑芷蓝一次会砍很多柴,堆在柴屋里慢慢烧,有时木头有些湿也没关系,可以等它慢慢放干。所以哪怕清和力气大、速度快,往常也需要跑很多趟慢慢的将之背回去,郑芷蓝当然也是要背的,有时狗帮成员有空,也会倔强的跑过来用嘴叼,每次只能叼一根枝丫,重在参与。
单程几里路,是真的很累的。
所幸郑芷蓝和周离一样耐心很足,她会挑一段没有事做的时期专门用来准备柴火,她可以用好几天乃至一个星期的时间,慢慢做这件事。
反正也没有事做,她也不觉累。
今年冬天比往年更冷,郑芷蓝烤火耗柴也不少,所以需要更多的柴。
今年的效率则比往年高太多了。
除了郑芷蓝使用青丝和清和一起砍伐外,周离也在挥舞着斧头做些过场。小圆和老灰奋力收集松果,堆在边上。星回大人只手一挥,便有一阵无形的风将地上干枯的松针卷起,也堆在一起。
楠哥用背篼将之装起。
槐序则负责将之全部运回去。
团子负责东跑西跑,这里看看那里也看看,往往还要停下来问劳动者几句问题,以满足她的好奇心。
美食 供应
不到一个小时的功夫,就做完了小郑姑娘以前要好几天才能做完的事。
出力最大的无疑是槐序。
最小的是团子。
如此,周离也算是居中吧。
凰归天下
于是他提着锈迹少了很多的斧头,晃晃悠悠的,为自己的劳动感到自豪,扭头继续到处看。
刚才也只砍了几棵树,但已经够烧很久了,再多柴屋就装不下了,松树林看起来还是那么密集。
林子里还有不少墓,是地上凸起的小土包,有些前面立着墓碑,有些则没有,年生已不短了,基本上都已经被杂草覆盖。听郑芷蓝说,以前村里有些人死后会埋在这里,加上松林遮天蔽日,一个人从这里过还真会觉得有些阴森森的。
不过小郑姑娘自是不怕的,她也有亲人长眠于此,而在她眼中,人死和死人都实在是一件再正常不过了的事情。
很快她抿了抿嘴:“回去了吧。”
“好的。”
好孕鲜妻,一胎生两宝 张小言
“今天真是谢谢你们了。”
“不要客气。”星回微微一笑,“以后干活请都叫上我们,这是我们说好的。”
“嗯嗯嗯!”小圆连连点头,“小圆力气很大的!”
“知道了。”郑芷蓝点头。
開 掛
“松树好烧吗?”周离问道。
“我不知道怎么说,它是很好烧的,但是有时候烟子会大一点。”小郑姑娘小声回答,“我觉得应该也是好烧的吧。”
“哦……”
周离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ct012精华言情小說 這隻妖怪不太冷 起點-第五百一十一章 中午看書-n2t6t

這隻妖怪不太冷
小說推薦這隻妖怪不太冷这只妖怪不太冷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郑芷蓝炒菜。
亡灵古咒
楠哥切菜。
两个人完全应付得来。
郑梓豪依然极想和楠哥说话,但楠哥有事情做就不想和他吹牛,让他一边儿玩去。小朋友无聊之下只得在堂屋和灶屋间来回晃悠,一会儿一趟子小跑到堂屋去找他爹妈,一会儿又走回灶屋和他们说两句话,很是开朗。
而往常专职给郑芷蓝打下手的清和此时却只能站在角落里,默默看着他们,有时还得注意着避让乱跑的郑梓豪,孤独得很。
更可气的是老妖怪就站在旁边学他,学他的站姿、表情,一举一动。
现在还没到十点。
人多要弄的菜就多,还要弄得丰盛的话,是很费时间的。
就比如羊肉,郑芷蓝分了两种做法,羊肉羊杂用来煮羊肉汤,冬日里吃再合适不过了,羊棒骨则用红烧的做法来做,是桌上的一道大菜。这两道菜都是很需要时间的,费时费力。
所幸有楠哥帮忙,一边做饭一边和她说话,声音停不下来,倒也不无聊。
“芋儿切这么多够不够?”
“多少……”
纯情
站在角落里的清和微微摇了摇头,于是旁边的槐序也微微摇了摇头。
楠哥无视他,继续描述着:“这个……铁钵钵的三分之二。”
“够了吧。”
“那我就切这么多了哦,我再把酱牛肉切了,你这酱牛肉还做得挺好,和我们家做的不是一个风格。”楠哥从旁边拿过酱牛肉,切下第一片就送进自己嘴里尝了尝,“晒得很干的样子,快赶上风干牛肉了。”
“我自己摸索着乱做的。”
“嗯我喜欢……”
“你喜欢就好。”
“别去城里相亲了,嫁给我吧。”
“……”
小郑姑娘哪里经得住她这么调戏。
于是灶屋里便充满了楠哥得逞的笑声,和锅里升腾的油烟气及香味一起,从瓦顶散溢出去,和烟囱里升起的炊烟一起消散于半空中。后山坡上正在工作的狗帮成员显然也对这番热闹感到稀奇,扭头疑惑的看过来,只一会儿又继续做自己先前的事情。
就是团子也在周离腿上伸长脖子,好奇的要看楠哥在笑什么,是不是有什么好玩的事情偷偷不告诉她。
只有周离对此置若罔闻。
两耳不闻身旁事,一心只在灶孔里。
然而他的清净终究只能是暂时的,因为楠哥已经开始切熟食了,投食时间到。
海贼之亡者监狱 火点香烟
遵从就近原则,楠哥逐一投喂,先是尚在羞赧中的小郑姑娘,弄得小郑姑娘更加不好意思,然后是团子、周离和槐序,清和也有份的,正好跑进来视察的郑梓豪也运气好吃到了一块。
然后是香肠腊肉。
楠哥笑呵呵问:“好不好吃?”
周离:“好吃。”
团子:“喵~”
郑芷蓝专心炒菜。
清和没吭声。
槐序也没吭声。
楠哥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有你们两个觉得好吃吗?槐序?”
槐序平静道:“我叫清和。”
清和:……
扭头就走!
槐序愣了愣,但还是站在原地不动,只有眼珠子在转动,视线跟随着清和,直到清和离开灶屋,他才将目光收回,摇摇头对郑芷蓝说:“你养的这只妖怪太小气了,要好好调教。”
“他不是我养的。”郑芷蓝摇摇头说,“要说起来,我是他养的。”
“那不是和我和周离的关系一样?”
“我不知道……”
郑芷蓝回答得很老实,答完后她不由抿嘴笑了下,然后目光随意的往前一瞥,只见周离依然埋头坐在灶前的小板凳上,专心烧火,似乎对槐序说的话并不在意,又似乎是完全不想搭理他。
这时楠哥又走了过去,停在他身边,手上拿着半截香肠和一根腊排骨:“大哥又来了,给你的烧火再多增添一抹乐趣。”
“没有增添空间了。”
“大哥说有。”
“怎么增添?”周离把手里的火钳插到灶孔下的洞里,抬头看楠哥,开始有了点好奇。
“你把这个用火钳夹着,放灶里烤,烤出来喷香。”楠哥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他,“等下我再用油辣子给你调一个烧烤料汁,你涂在上面,保管你烤出来的比外面烧烤摊都好吃。”
“好的!”
周离连忙接过,照她说的做。
倒确实能再添一抹乐趣。
缥缈仙歌 银河系浪子
无声无息间,老妖怪已来到了他身边,直接蹲了下来,偏着头往灶里看。
香肠和排骨本身就是熟的,现在还有点热乎,经火烘烤逐渐往外冒油。等楠哥的料汁调好,往上一涂,红油浸透香肠排骨,将之染红,表面的油迅速起小泡,上面的辣椒让人胃口大开。
老妖怪保持着一样的姿势不动,偏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像个小孩子。
“还没好吗?”
網 遊 之 倒行逆施
“好了吧。”
“我要吃我要吃!”
“小心烫!”
“我不怕烫!”
诡异心理研究所
“还有团子大人呢。”
网游之美女爱上我
“知道知道……”
“……”
也许有一定的心理作用,周离居然真的觉得比外面烧烤摊的好吃很多,可惜量太少了,既要分给老妖怪又要分给团子,也只能尝个味儿。
吃完后一手的油,周离随手抹向旁边的老妖怪,在他身上擦。老妖怪低头看着他擦,也不在意,只砸吧着嘴。反正他的衣服也是变出来的,稍微一个小操作就重新变得干干净净了。
“你们要是喜欢,晚上或者明天可以多煮一些给你们烤。”郑芷蓝说道,“或者我们架上烧烤架,像上次一样做一顿烧烤。”
“这个好!”槐序立马说。
“同意。”楠哥举手。
“喵呜喵呜~”团子跟着楠哥学。
“同上。”周离虽然觉得烧烤架少了一点灵魂,但也可以接受。
“好。”郑芷蓝点点头,“那我们要做些准备才行,安排在明天吧,烧烤用的调料好像已经没有了,也需要下山买点肉和菜,看明天能不能叫筷子它们去山上捉点能吃的野味,冬天了不太好捉,但野鸡多。”
“你也太好了吧!”槐序流口水了,“我去买我去买!”
“好的。”
小郑姑娘脸又红了,扭头移开话题:“菜差不多快好了,能不能麻烦你给他们送一点过去?小圆和老灰大人,星回和季白大人都要送。”
周离觉得她脸皮比自己还薄。
邪凤涅槃:冷帝宠后成瘾
中午十二点,终于开饭,比小郑姑娘家平常晚了一点,周离起初以为是菜太多了费的时间太多,但很快就听小郑姑娘红着脸说,是因为她现在晚上听小说睡得比以前更晚了,早晨也起得晚了一点,早餐推迟,午餐也就自然而然的推迟了。
有点可爱。
午饭有一大桌。
一锅羊肉汤,一盆羊棒骨,一盆芋儿鸡,都是很大一盆的,就已经够平常一大桌人吃了,再加上香肠腊肉和酱牛肉,还有几个小炒,典型的农村逢年过节吃饭的风格,要是寻常人家,得吃到明天。
不过他们只吃了一顿。
吃完饭洗完碗后,小叔和小婶又偷偷拉着郑芷蓝上楼聊了一会儿,聊的还是昨晚的事。
周离听力敏锐,听见基本都是小叔小婶在说话,郑芷蓝不吭声,只是他们一直没能说动她,所以一个劲的说她怎么那么倔。
下楼后他们就带着郑梓豪离开了。
小家伙还哭丧着不想走,威胁他爸说要带楠哥跟他们一起走,被心情不好的他爸打了两下屁股,这下老实了,一边哭一边跟着走了,但走的时候还是屡屡回头看楠哥,涕泪横流,表现出对楠哥的不舍。
权谋之妃手遮天 落雪潇湘
这个时候的楠哥在他心里已经不只是一个普通大姐姐了,楠哥是他的知己,是他的至交好友,楠哥还是他的战场前辈,他的奥特曼大哥。
只是不知道他看见楠哥在偷笑时作何感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