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言下九泉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藥神贅婿》-第四百三十章 同生共死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放肆!”
李悠然俊朗的脸庞变得青红交加,身为北斗剑宗的大师兄,他何曾被人如此当众愚弄过?
只见他剑指一出,上万道剑光以闪电之势直冲云霄,在众人惊骇的视线下凝聚成一柄斩天巨剑,骤然轰下!
声如雷霆,动破苍穹!
“极曜爆神术!”
林陨面无表情,眼中神光爆闪,宛若那星辰黑夜中的一颗彗星!
汇聚,闪光,炸裂!
惊人的精神风暴化作这片天空的灾劫,以前所未有的威势席卷而来,在这股风暴之下,所有的一切都被其吞噬殆尽!
哪怕是李悠然斩出的那一记巨剑,依旧是强势镇压!
见状,众人皆是色变,他们终究是低估了林陨的实力。没想到就连李悠然如此恐怖的一击都能轻松接下,足以看出林陨在精神战法这一方面上的造诣有多么可怕了!
要知道,这一剑的威力几乎已经达到能够威胁到天宫境强者的程度了!
“九龙破天!”
蓦然间,那不知在何处冒出来的姜天辰身缠九龙虚像,每一只都是至尊无上的五爪金龙,威势震人,犹如从天而降的九五君王!
声势浩荡无比,一拳击出竟是九龙相随,化作那席卷天地的金芒无限爆射!
“天罡三十六掌!”
“裂空斩魂剑!”
“战龙伏虎!”
还没等到林陨出手迎击,其余的顶尖势力天才们便是齐齐出手,他们个个都是目露杀机,显然是下了必杀林陨的决心!
这一刻,可谓是八仙过海各显神通,几乎所有拥有逆命境以上战力的天才们皆是施展出自己的杀手锏,誓要将林陨镇杀在此!
杀林陨,这不仅仅是他们心中所想,更是他们背后各大顶尖势力之主的授意!
此人绝不能留!
“春生万物。”
面对如此惊人的攻势,林陨不慌不忙地取下一把璇玑剑,身形幻灵,剑随心动。一股万物复苏的玄妙意境冉冉而生,在其剑影之下,哪怕是早已枯败的花草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再生!
“烈日盛夏。”
“秋枫碎空。”
“白昼凛冬。”
紧接着,便是夏之剑意触发的熊熊热浪,秋之剑意的萧瑟寂寥,冬之剑意的凛冽寒雪,一环扣着一环,四种截然不同的四季剑意浑然天成,完美融合!
化作一道衍生万物,执掌时令的无上剑意!
正是四灵封魔剑!
“破。”
林陨轻声道。
这一剑缓缓地挥下,看似是再普通不过的出剑动作,却是蕴含着惊人无比的剑道意境!所有人皆是神色微乱,在场没有一个是庸才,自然能够看得出林陨这一剑的威力之强大!
“封行神术!”
谁知林陨的动作却是戛然而止,冥冥中仿佛有着一股诡异的力量阻止了他的行动!他就这么僵在原地,动弹不得,只能任人宰割!
“是西门阀的封行神术!”
“还愣着做什么?诸位立刻动手诛杀此贼,封行神术是有时间限制的,一旦过了时间他就能恢复行动了!”
“杀!”
一道道惊人的真元之力汇聚而来,五颜六色,犹如绚烂的焰火。可在这场盛景之下,隐藏着的却是足以致命的危险力量!
“跟我玩这种招数?”
林陨脸上闪过一丝冷笑,在中了这道封行神术的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这道所谓的神术无非是利用强大的真元镇压四周空间,造成空间挤压,令中招者无法动弹,从而造成一种定身术般的假象。
一般人或许很难察觉到这一点,但林陨不同,他那庞大的精神力始终笼罩着方圆数里的范围,任何一处空间角落有半点动静,他都能察觉到!
要知道,这世上从来都没有所谓的无敌武技,只要懂得破解之法,万法皆可破!
“给我爆!”
只见林陨低喝一声,他瞬间调动起丹田内积攒的所有液态真元,通过全身上下十亿八千万个毛孔倾泻而出!
几乎强势到令人窒息的可怕威压散发出,就连空间都在隐隐作颤!
那名对林陨施展“封行神术”,有着羽化境大成修为的西门阀子弟脸色剧变,他瞬间意识到了自己的真元之力正在被林陨的力量以极快速度开始吞噬!
“怎么可能?!他的真元为何如此强大!”
西门阀子弟心中不甘地怒吼着,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绝不相信一个修为比自己差了数个境界的人,居然能够操控如此强大的真元之力!
这股真元之强,甚至超过他自身的真元十倍不止,他下意识地想要催动全部真元去再度镇压林陨,却发现已经是无力回天!
林陨周身的空间已经渐渐恢复原状,而他的真元更是被当场冲垮,再也没有半分凝聚的趋势了。
“无冥魔戒!”
顷刻间,林陨十分果断地命令系统施展“无冥魔戒”,跟之前不同的是,他这一次施展的对象竟是在场上百名的天才们!
同一时间对如此之多的人施展“无冥魔戒”,这是林陨从来都没有尝试过的,但情况危急,他也没有空闲去考虑那么多了!
轰!
在无冥魔戒的能力被激活的同时,林陨只觉得脑子翁然大震,仿佛所有记忆都被清空了一般。紧接着便是犹如潮水般袭来的剧烈疼痛,不断地在刺激他的大脑神经,如跗骨之蛆般缠绕上他的精神识海!
他觉得痛苦无比,几欲癫狂,甚至想要用自己的脑袋去撞地,以此来缓解痛苦!
这就是强行超负荷施展“无冥魔戒”的后果!
林陨在对多个对象施展能力之时,同时也会给自身带来强大的负担,精神力反噬的后果可不是开玩笑的。
轻则变成白痴,重则精神识海崩塌,变成一个没有灵魂的活死人。
“撑住!就算是疼死都得撑住!”
此刻的林陨七窍流血,双眼更是被鲜血彻底染红,长发散乱,看上去犹如一个疯子!强烈的疼痛已经让他失去了大部分的精神理智,可即便如此,他依旧在坚守着自己仅存的一线信念。
这一线信念,便是要杀光眼前的所有敌人!
他可以变成白痴,也可以灵魂破灭,甚至可以下十八层地狱,永不超生!
但在这之前,必须要有人给他陪葬!
“吼!”
强行镇压下识海内的疼痛,林陨和小冰一人一虎直接化身成凶恶的豺狼,杀入了人群之中!
一剑一爪,每一次的出手都会毫不犹豫地带走一条鲜活的生命!
要知道,眼下的这些人全都被无冥魔戒给镇压住了意识,一个个神色茫然,眼无神光,全然是一匹待宰的羔羊!
此时不杀他们,更待何时?
这一人一虎可谓是真的杀疯了!仅仅不过三息左右的时间,他们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杀了在场将近四十多名的天才!
要知道,这些人可都是那些顶尖势力的心肝宝贝啊!今日林陨将他们全杀了,简直是把所有的顶尖势力都给往死里得罪了!
不,更准确地说是,得罪了全天下!
这是要与全天下为敌!
“嘶……”
“疯子!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今日若是让他活着离开这里,他日后必定会杀上门来!”
无冥魔戒的效果很快就消失了,当李悠然等人从昏迷中回过神来看到眼前这一片尸山血海之时,无一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短短数息时间,林陨和魔虎小冰便是杀了他们一半的人!
如此危险可怕的魔头,若是再让他继续活下去,这天下哪还有半点安生的日子?
“四灵剑域!斩!”
李悠然目露剑光,顷刻间便是调动了剑域内数十万道剑光,以无与伦比的剑势轰杀而去!
这一剑,他没有丝毫的藏私,绝对是倾尽全力的!
不仅仅是他李悠然,姜天辰、路陵羽等人在意识到林陨的威胁性之后,无一不是爆发出最强的杀手锏!
这一次,必定要将林陨斩杀于此!
轰!
数十股恐怖的真元能量汇聚一堂,凝聚成前所未有的能量风暴,毫不留情地朝着林陨和小冰席卷而去!
整个冰沧峰都在轰然大震,山石崩塌,鸟兽覆灭!
这一击若是爆发出来,别说是林陨和小冰了,恐怕就连冰沧峰的山头都会被当场轰成碎渣!
可即便如此,雪黎族的强者们没有一个人出来阻拦的,因为这是诸多顶尖势力之主们做出的决定——林陨必须死!
普天之下,除了剑皇和大秦皇帝以外,谁又能反抗这些强大到令人绝望的顶尖势力之主呢?
“小冰,看来我今天是真的死定了。”
生死一线间,林陨反倒是找回了理智,他那一脸的脏污鲜血看上去十分狼狈。即便是面临着死亡,他脸上依旧带着笑容,眼中满是快意之色。
因为他知道,哪怕他注定要死,他也成功带了一大批人给自己陪葬!
至少,他杀了个够本!
“喵!”
魔虎小冰温和地低吼了一声,那硕大的脑袋在林陨手背上亲昵地蹭了两下,它什么都没有什么说,但林陨已经明白了它的意思。
它的命是林陨给的,现在拥有的一切也都是林陨给的,所以它自然也愿意跟林陨一起死。

1m23r熱門連載言情小說 藥神贅婿笔趣-第四百一十五章 城府之深閲讀-wmyqa

藥神贅婿
小說推薦藥神贅婿药神赘婿
“天眼神通!”
感受着威远亲王那强大的压迫力,林陨当即便是向前者施展天眼神通,要一探究竟。这位亲王总是给人一副深不可测的感觉,整个帝都似乎都没有人知道他的真正实力,可是在天眼神通面前,无论是何等厉害的存在,都会被林陨一眼洞穿。
怒马香车
“成功扣取宿主1000万积分!”
令人意外的是,系统居然一次性扣除了林陨足足1000万的积分,要知道,就算是林陨在探知宫星芷的时候,也不过才耗费500分积分而已。
难道这位威远亲王的实力,还在宫星芷之上吗?
名称:姜离人
种族:人族
修为:天宫境九重
功法:《皇极惊世拳》、《太阴极乐功》
“天宫境九重!”
林陨心中震惊万分,他原以为自己已经足够高估威远亲王的实力了,可事实却远比他想象中的还要夸张。别忘了,这位威远亲王在不久之前展现给世人面前的修为不过才羽化境而已,哪怕是被范斯明偷袭亲王府,他也仅仅是暴露出了初入天宫境的实力。
全民进化时代
然而他的真面目,居然会是一位站在九州大陆实力金字塔巅峰的天宫境九重强者!
赌妻成宠
“他隐藏得这么深,肯定是别有所图!”
林陨暗道:“以他的实力,真想杀我的话不知道有多少次机会可以动手,可他居然一直都在忍着!连自己亲生女儿被人杀了都能忍得住不报仇,他的城府未免也太深了……”
越是思考,林陨就越觉得心中发冷,他这时才意识到自己之前到底是有多么地低估了这位威远亲王。
对方的图谋之大,很可能是整个大秦天朝!也只有抱着这等决心,威远亲王才会不得不选择隐忍,甚至连杀女之仇都暂且搁置!
他的目的无非是为了将自己伪装到极致,最大程度地降低大秦皇帝对自己的戒心,从而在暗处图谋大计!世人皆是以为威远亲王充其量不过是一位初入天宫境的庸碌之人,跟作为亲兄弟的当今圣上相比,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根本不能相提并论。
可谁又能想到,真正的威远亲王未必会比当今圣上要差,无论是在城府心机,还是修为实力,他都远比世人想象中要可怕得多!
如果不是林陨身怀天眼神通,可以洞察一切,否则这世上又有几个人能够看穿威远亲王的伪装呢?就连大秦皇帝姜启人这等绝世强者都无法看穿,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威远亲王姜离人肯定是用了什么极为特别的法子,才将自己真正的实力隐匿了起来。
古墓迷津
“他要是想杀我……我必死无疑!”
这时,林陨骤然感觉到威远亲王的视线不知何时扫向了自己,那眼神中带着一丝讥讽,还有淡淡的不屑,就像是在看一只不值一提的蝼蚁。
以威远亲王的实力,林陨的确是一只蝼蚁,杀他甚至不需要动用一根手指头。
在这等绝世强者面前,林陨根本没有半点希望可以逃跑。
“你杀了本王的女儿,今日是否该还债了?”
威远亲王姜离人淡淡道。
我和美女上司
泰坦王座 冰夜骑士
末日 领主
看似平淡无奇的语气,却给人一种如同凛冽寒冬般的刺骨冰冷。林陨杀了南阳郡主这件事情,知道的人不算少,谁都能猜到威远亲王此次十有八九会对林陨动手。
“三皇子,看来这次是不需要我们动手了。”
万崆目露快意之色,冷冷道。
谁知那姜天辰却是眉头微蹙,陡然走到了威远亲王的面前,微微躬身道:“见过王叔。”
“原来是三皇子殿下。”
重生之剑道独尊
威远亲王背负双手,并没有丝毫要回礼的意思,淡笑道:“方才只注意到这恶贼,居然差点忽略了殿下,本王真是该死,不过还望殿下千万别见怪。”
这等随意又敷衍的语气,让姜天辰听得心中略微不快。虽然从血脉关系上来说,对方是他的长辈,但从君臣关系上来说,威远亲王是应该对他这位皇子殿下行礼才对。如果是私下的话,那倒是无所谓。可别忘了,现在是大庭广众之下,若是真的失了礼数,丢脸的就是整个大秦皇室。
简单来说,威远亲王根本就没把他姜天辰放在眼里。
“王叔,这个林陨是我的猎物,希望你不要插手此事。”
姜天辰沉声道:“我也知道王叔你想亲手替南阳妹妹报仇,但这却是父皇亲口下的命令,谁也不能违背。”
“哦?圣命吗?”
威远亲王眉头一挑,笑道:“那本王确实是不能违背,不如……本王先要他两条胳膊吧?反正只要留下一口气给你交差就足够了,殿下意下如何啊?”
“这……”
姜天辰有些犹豫,旋即还是点头答应。
反正他只要能亲手斩杀了林陨就足够了,在杀后者之前,先让威远亲王出两口气也无伤大雅。他们二人的对话如此随意,仿佛就像是把林陨当成了粘板上的肉一样处置。
“既然如此,那就让本王先擒下他。”
两人商定过后,威远亲王便是陡然伸出一只大手,澎湃如大海般的真元之力凭空生成,凝聚出一只足以遮天蔽月的巨大手掌!
蓦然朝着林陨所在的位置激射而去!
这只真元大手速度极快,更是蕴含着一股不容动摇的可怕力量!仅仅是这随意一击,其威力之强便是超过了方才万崆三人的造化级武学!
无因其他,只因这是天宫境强者的手段!
“极曜爆神术!”
林陨心中一动,连忙催动全部的精神力,配合着身旁的小冰,一人一虎爆发出威力无比的能量攻击!面临着超脱羽化境层次之上的攻击手段,唯一的办法就是用更强大的力量将其击溃!
砰!
只听见阵阵爆响声,狂暴的空气撼动虚空,向外散发出一股激烈万分的气浪,当场掀翻了四周的山石!林陨和小冰一人一虎的全力攻击,险之又险地抵消了威远亲王的真元大手!
星云决 茶亦悠然
然而,这也几乎耗尽了林陨和小冰的所有力量!
在一位货真价实的天宫境强者面前,别说是如今状态下的林陨了,就算是全盛时期的林陨,也没有什么机会能够正面应战。
“米粒之光,也敢与皓月争辉?”
只听见一声冷哼,那威远亲王不知何时又凝聚出两只真元大手,那狂暴的真元之力瞬间擒住了林陨,将后者死死地攥在手心!
那惊人的力道让林陨感到痛不欲生,他甚至能够清晰地听到自己浑身骨骼断裂的脆响声!
大量的鲜血从体内渗出,直击神经的剧痛不断地折磨着他,但他却是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喊出来,只是死死地盯着威远亲王。
“倒是挺有骨气的。”
看到林陨那顽强的姿态,威远亲王心中有些不快,这种复仇跟他想象中的差别太大。他要的就是听到林陨那痛不欲生的惨叫声,一步步地折磨后者,直到将后者的精神彻底整垮。
只有林陨的精神和肉身都被折磨地凄惨万分,他才能最大程度地享受到替南阳郡主报仇的快感!
“姜离人,我杀你女儿的时候,她看上去可是连半点骨气都没有!”
承受着非同寻常的痛苦折磨,林陨却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肆意讥讽道:“今日我落在你的手上,那是我技不如人,无怨无悔。但是你别忘了,就算杀了我,你的女儿也回不来!”
反正左右都是个死,倒不如在临死前恶心一下对方!
在得知姜离人的真实修为之后,林陨就已经彻底放弃了挣扎的欲望,仅凭自己和小冰,根本就不可能躲得过一位天宫境九重强者的追杀。
可即便是死,他也要死得让人难以忘怀!我是打不过你姜离人,但是我还恶心不过你吗?
这就是林陨的处事原则!
“找死!”
姜离人眼中寒芒爆闪,竟是陡然催动真元要将林陨生生地捏成肉酱!他改主意了,他要亲手杀了林陨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狂妄小子,替他死去的女儿南阳郡主雪耻报仇!
血债终究是要血偿的!
“王叔……”
姜天辰暗感不妙,正欲开口阻止威远亲王,却是被后者那冰冷的眼神给瞪了回去。也不知为何,有那么一瞬间他竟是从后者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极其危险的味道。
这种危险的味道,他曾几何时也从另一个人身上感受到过,那就是他的父皇——大秦皇帝姜启人!
那种感觉就像是置身于悬崖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要坠入其中,内心深处充斥着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姜天辰无法想象,这等可怕的威压又怎么可能会从他这位修为向来不高的王叔身上发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