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蛟龍決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推薦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等她吃完饭,刚刚放下筷子,就听见外面有人轻轻敲门。
花雨落把碗筷,碟子随便拢进食盒里,提着来到门边,打开一条缝,看也不看,“咚”的一声,把食盒扔到外面,随手又是“咣当”一声,把门关了。
第二天,依然如此,等到了第三天,花雨落有些嫌烦了,吃过饭也不去收拾碗筷。
等刘福通跑来,立在门外敲门,敲了半晌也不见屋里有动静,这才小心着推开房门。
只见花雨落立在对面窗口,正凭窗眺望着苍茫海景。
刘福通会意,乐颠颠地跑到桌子边,把碗筷,残羹剩饭,连带桌子都收拾干净,走出几步去,才又回头道:
“女侠,你天天在房里,可别闷着了!今天晚上月色甚好,倒不如出去走走!心情自然会开阔些!”
花雨落听罢,猛地回头,正欲发怒,见刘福通面带笑容,一副谦卑真诚的模样,她一时哽住。
扭过头,瞅着窗外,语气平缓道:
“知道了!你……走吧!”
不觉,已是半夜,一枚硕大的圆月悬在湛蓝的高天之上。
清辉如烟,淡淡散开,在苍茫的天海之间织就一个无边的纱幕,微微浮动。
在如丝毯般微微起伏的海面上,海水恰如母亲的手在推晃着摇篮,大船在这轻柔的晃动里,早卸下帆篷,息了灯火,陷入一片沉酣梦境之中。
在周遭一片静谧里,船头却现出一个人儿来,披着迷蒙的月色,独自眺望着水天相接的远方。
她窈窕的身姿,在空旷的甲板上投下长长的月影。
过了些时候,只听一阵衣袍抖动之声传来。
一个披着暗褐色大氅的身影,从走道的暗处闪出,来到那个人的身后。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蛟龍決 御風先生-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熱推
静候了片刻,才轻咳一声低声道:
“女侠出来有一会儿了!现在暮秋天寒,风凉水冷,万一着凉就不好了!请女侠还是早一点回去休息吧!”
那立栏远眺的身影,这才缓缓转身,伸出一根玉指拨开被海风吹乱的鬓发,离开船头。
与身后之人擦肩而过时,却并不看他,径直走过去。
男子见她走过去,略略犹豫,也尾随着她向女子所住的舱门走。
待女子来到门口,推门正要进屋,回头看见那人还跟在自己身后,不由得眉头微皱,冷然道:
“还有什么事吗?”
刘福通略略犹豫了一下,才走到花雨落身边,从胸口处拿出一个小瓷盒来,递到花雨落面前。
尬笑道:“花……女侠,这个是扶摇宫宫主用百花蜜调制的养颜真品,我听蕴儿和林玉娆说的,所以特意向她讨来一盒,转送给你的!此物虽轻,但聊以表达我对女侠一片敬仰之意,还望女侠收下!”
花雨落看着刘福通手里托着的那个微微发着蓝色光晕的瓷盒,并没有去接,只是淡淡道:
“我和她们不一样!我从来不用这些!你还是还给陆蕴儿吧!”
说罢,扭身进屋。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蛟龍決討論-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鑒賞
她正要顺手关门,刘福通却紧赶两步,已经进到她的房内。
花雨落正要发作,只见刘福通将手里的瓷盒轻轻放在木桌上,然后一个撤身,一声不哼地低着头出了门。
“嘭!”的一声,又顺便把门关上。
花雨落这才放松了自己,一屁股坐到了床上,回头瞅着那个桌子上,还在微微发光的瓷盒,不觉有些发愣。
过了半晌,才叹口气,侧身躺倒在床上。
第二天一早,花雨落刚刚用完餐,如前几日一样,刘福通又进屋把碗盘收齐,木桌子擦干净,提着食盒正要离开,只听见外面一阵杂乱的脚步声,随即两个人一前一后地进来。
刘福通一见他们,脸上微微露出些许尴尬之情来,笑道:
“肃羽兄,蕴儿贤妹,你们这么早就过来了!”
陆蕴儿依然白裙飘然,娇颜如月,满面嬉笑道:“我们来得早也没有你天天来得早呀!”
一句话说得刘福通更是窘迫,只得随口答音道:
“花女侠救过你们,也就是我的恩人,我用心伺候也是应该的!”
陆蕴儿笑道:“哦!原来你是为了我们才伺候她的呀!我还以为你伺候的这样殷勤是别有用心呢!嘿嘿”
此言一出,弄得刘福通越发的窘迫,也不知如何解释,只得尬笑两声,匆匆半掩着面,出门而去。
陆蕴儿看着他的后影,脸上满是笑意。
她一味打趣,却早恼了旁边的花雨落,她眼露不悦之意,冷冷扫他们一眼道:
“你们来还有别的事情吗?该不是专门为了取笑别人而来的吧!”
肃羽见花雨落着恼,忙笑道:
“女侠不要误会,我们的大船已经临近扶摇宫附近,蕴儿就要下船赶往扶摇宫了!所以是专程来与女侠告别的!”
花雨落依然冷冷道:
“既然到了地方只管走就是,告别大可不必!等到船靠岸,我也是要走的!到时候还要一一道别,岂不太麻烦!”
肃羽听她口气,正不知说什么,陆蕴儿一旁接话道:
“花姐姐说话果然和我脾气!我就说根本不必来,他偏偏不听,硬让我过来辞行!其实,花女侠哪里会计较这些客套呢?倒是我们不识趣,草草闯进来打扰到人家,那才叫失礼呢!”
花雨落听出她依然话里有话,正想反驳,陆蕴儿却扫眼看见在木桌上,放着一个淡蓝色的瓷盒。
她探手把它抓在手心里,举到肃羽面前,惊喜道:
“我这几天就找它呢!还以为丢了!没曾想竟然出现在这里!真是奇怪得很!”
说罢,又转脸瞅着花雨落笑道:“它怎么会在这里的?难道是长了腿了吗?姐姐可知道?”
花雨落这才知道此物乃是刘福通从蕴儿处偷拿来的,心中不免懊恼,只得强作镇定,冷然道: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蛟龍決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讀書
“你问的奇怪,我怎么会知道它怎么来的?也许在我没上船的时候,就已经放在那里了!我虽然是做贼的,倒还不至于去偷它吧?既然是你的,你直接拿走便了!何必说出那么多话来!”
陆蕴儿笑道:“姐姐是女侠,怎么会偷这个东西呢!我只是猜测姐姐生得绝世之容,难免会有人想讨好姐姐,故意偷了它然后做好人再转送给姐姐呢!既然你不要,那我就拿走了!”
说罢,拿着瓷盒,拉着肃羽就往外走。
待走到门口,陆蕴儿突得一个回身,单手扬起,那个瓷盒随即掷出,眨眼之间已经逼到花雨落面前。
花雨落没曾想她会突然袭击,心里吃惊,急侧步挥掌准备格挡,谁知那个瓷盒却突得收住了迅疾的速度,瞬间变缓。
然后一个飞旋,翩翩然恰似一片翎羽飘落在案头,一点声息皆无。
如此收放自如的控制手段,花雨落行走江湖多年,却也是闻所未闻,不觉看得愣住。
只听耳边蕴儿笑道:
“既然有人拿它相赠,也是一番美意,我把它拿走还有什么意思呢?还是把它留在姐姐身边吧,多了一段故事在里面,岂不更有趣些?嘿嘿”
说罢,一阵风便走了,只留下花雨落立在桌前,瞅着那个瓷盒默默发呆。
嘴里不由得喃喃念道:
“绝世之容……曾经的花雨落自然是有的,只是如今的鬼侠哪里还会有呢……”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蛟龍決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偷來花露送美人看書
花雨落正自伤怀,突得听见外面一阵喧哗,她心中警觉,一个侧身移步来到门口,轻轻打开门,从门缝里往外看去。
只见船头上花团锦簇,几十个女子正拥在陆蕴儿周围,一个个都是眼中含泪,不忍相别的样子。
陆蕴儿也没有了刚才眉目飞扬的神采,拉着几位姑娘的手儿,珠泪滚滚,挂满香腮。
花雨落知道她们在给陆蕴儿送行,以她的脾气自然不会去凑那个热闹,随即关了门,不再去看。
中午时分,刘福通又提着食盒过来,一进房间,就冲着花雨落笑道:
“今天蕴儿到扶摇宫去了!我这个贤妹啥都好,就是有些抠门,啥都精打细算的,花女侠在船上,也不舍得好好招待!她走了倒好了!我去厨房给你点了几个新鲜菜肴,今天终于可以让女侠您吃一顿好些的饭菜了!呵呵”
花雨落看着他一样一样从食盒里取出各色菜肴来,果然比平时丰盛许多。
她依然不答话,伸手接过刘福通递来的筷子,正想吃饭,却见刘福通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即刻出去,而是半躬着身子,笑呵呵地瞅着自己,她不禁柳眉微蹙道:
“你还有事吗?”
刘福通这才回过神来,尬笑两声,摇手道:
“没事了!没事了!请女侠用饭吧!”
说罢,转身走出两步,又不甘心地回头问道:
“哦!我想冒昧问女侠一句,送蕴儿走后,肃羽和我说他准备乘船赶往大都寻访一个人,不知花女侠到时候可愿一起同往呢?必定人多热闹些!”
花雨落放下筷子,淡淡道:
“他寻找人,关我何事?我干嘛要跟着!何况我的师弟伤已经稳定,我们都没必要留在船上了!你不妨跟肃羽说,让他在黄河口附近,寻一隐蔽处靠岸,我们也要离开了!”
刘福通一听,脸上露出甚是难舍的表情来。
正欲劝解鬼侠多呆上几日,可是知道她的性情,明知说了也是白说,还徒生她的厌恶,只得轻轻叹口气道:
“刘福通难得有此机缘与女侠共处几日,没曾想女侠这就要离开了!真是至为遗憾,只是不知女侠欲往何处?
可否愿意到我一指神教的小寨子里盘庚几日,虽然小寨偏僻简陋,但比这船上还是物资充裕些,我必当竭尽所能,以表达对女侠的敬仰之情!”
花雨落微微摇摇头道:
“不必了!我还有事!而我的师弟也需尽快赶回天波水苑!你的心意我领了就是!”
刘福通只得尬笑两声,转身满脸的失落,郁郁退出房去。
花雨落见刘福通已经把房门关上,却再无心吃饭。
肃羽听刘福通说了花雨落要走的事情,好意前去挽留,怎奈她去意已决,肃羽无奈,只得让大船往黄河口附近驶去。

精品都市小说 蛟龍決-第一百九十三章扶搖宮寒寒徹骨看書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无奈之下,肃羽只得悄悄推门进去。
进入室内,只见里面空间甚大,四壁依然是藤蔓盘绕,鲜花低垂。
居中处,摆放着各样家私,一件件依然是半透明的水晶所筑,瑞光烁烁,晶莹剔透。
居中的一方石桌之上,水晶的果碟里摆满了各色鲜果。
肃羽又喊了几声,依然没有人应答,只得穿过厅堂,来到房间的最左边,扶着水晶的护栏,拾阶而上,往里面的房子处走。
他刚踏入屋内,顿时愣住。
但见里面有一方水晶围作的小池,蒸蒸雾气涌动之中,一个绝丽的女子,秀发如瀑,散落在水雾中,冰雕玉刻般的身体在雾中,散发着淡淡的蕙芷般的幽香,此时,正伸出一只若柔荑般的玉手潦水沐浴。
肃羽满脸通红,赶紧转身欲退,却听见一个声音柔柔传来
“既然可以平平安安绕我九环花廊,来到扶摇宫,又何必走呢?难道本宫主此时的样子你不喜欢吗?”
陆蕴儿笑道:“那还不简单!我当然是溜溜哒哒进来的了!而且已经在外面听了些会子了!听说宫主找我,就进来了!嘿嘿”
扶摇宫宫主听罢,打量着陆蕴儿,春光动荡的一双清澈大眼里杀机四伏
她已然用婉约的声音,冷然道:“我不管你是怎么来的,不过既然能进来,那也算你的本事!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他因为你,所以不愿意答应娶我,我现在只好先除去你,让他死心塌地!”
说罢,举起双手就欲施展漱玉寒冰指。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蛟龍決 愛下-第一百九十三章扶搖宮寒寒徹骨推薦
肃羽已经冻得浑身抖动,上下牙打颤,他见陆蕴儿闯进来,心中紧张异常,此时又看见她激怒了扶摇宫宫主,极力张开已经僵硬的双唇,奋力喊道:“蕴儿,她的手法厉害!你不要管我!你……快走!快……走!”
蕴儿却并不急着逃走,反倒大大方方走到肃羽的身边,指着他喝道:“你呀!你也不想想,我们在扶摇宫内逃得掉吗?扶摇宫宫主武功了得,人嘛!又是天香国色,她能够看上你这个毛头小子,你该倍感幸运才是,何必一再推脱呢?”
肃羽不知蕴儿为何说出这种话来,即差异又委屈,看着蕴儿,怔怔道:“蕴……儿,我……答应……过,守护你,一生一……世的!我不会……更改的!难……道你……忘记……了吗?”
陆蕴儿瞅着他,心里一阵波澜起伏。
怎奈扶摇宫宫主虎视眈眈在旁边,也只能强忍着内心的真实情感,瞪他一眼,转脸望着扶摇宫宫主
優秀都市小說 蛟龍決 起點-第一百九十三章扶搖宮寒寒徹骨熱推
正色道:“宫主,你也看到了,我可没有阻拦你们的意思!天下好男儿多了,我才不会为了他,连命都不要呢!不过,这个人有着一个俊朗的外表,但是呀!内里却傻里傻气地,糊涂得很!
你看他竟然为了对我的一句承诺,竟然可以拒绝天仙般的宫主,而且连命都不要!真是傻的不可救药了!
我了解他的脾气,一时半会也很难改变,我看宫主不要急于一时,不如你先让我把他带回大船上,让我好好劝说他,等他开了窍,我再让他来找宫主,不知宫主意下如何?”
扶摇宫宫主听陆蕴儿劝说肃羽答应自己,因此才并未施展手段,只是冷眼旁观。
听陆蕴儿所说,只是冷冷道:“你这个小丫头倒也识趣!不过也莫要打什么歪主意哄骗本宫主!你要劝说他,我可以暂时不对你怎样,但是不准离开此地,只能在这里劝他!他若答应,我还可以放过你,他若执迷不悟,你们都没有命!”
陆蕴儿装作愁眉苦脸的样子,蹲下身子,望着肃羽道:“羽哥哥,你也听见了,宫主已经说了,只要你答应她,就可以放了我,这样我们各得其所,岂不是好吗?你别固执了,就答应她吧!”
寒气弥漫全身,肃羽的头发眉毛都已经结了一层白霜,他微微眯着双眼,吃力的张开嘴道:“,不!蕴……儿,你……不要劝……我了!我……答……应你……的,除了……你,我谁……也不……要!虽死不……改!你……不要管……我,快……走!走!”
陆蕴儿望着肃羽,一时感动,眼圈发红,差一点落下泪来。
却依然忍住,脑子里思考着逃脱之法。
片刻过去,她突得狠狠一巴掌打在肃羽身上,美目圆睁骂道:“虽然我与你曾经同床共枕多日,但是并未经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算不得真正的夫妻,你又何必为了那个誓言,而拒绝扶摇宫宫主,又害了我呢!”
说着,又抓住肃羽来回摇晃道:“快说!你愿意娶扶摇宫宫主!快说!说……”
肃羽被她摇的乱晃,却始终不发一言。
这时,却听见一个婉转的声音喝道:“陆蕴儿,你刚才说什么?”
陆蕴儿装作没听见,继续拽着肃羽乱摇乱喊。
扶摇宫宫主急步来到她旁边,探芊芊玉手抓住陆蕴儿的手腕,直视着她道:“你这个丫头,刚才说你们俩个已经同床共枕了?是吗?”
陆蕴儿见她美貌倾城的娇颜上,颜色更变,心中反倒喜悦,忙依然正色道:“对呀!我们认识相知好多年了!同吃同睡也有几年光景了!怎么了?”
扶摇宫宫主蛾眉微蹙,又望着肃羽道:“小子!这个丫头的话我信不过!你告诉我,你与她果然同床共枕过了吗?”
肃羽忍着冰寒,嘴里吐着白气,低声道:“对……呀!有几……年了!不……过……”
他本意是想解释自己与蕴儿虽然同榻而眠,却并无侵犯。
陆蕴儿却不等他说完,在一旁接话道:“不过……我们只是私定终身,还没有办理婚事呢!”
扶摇宫宫主拂袖而起,愤愤道:“你们俩个,小小年纪,竟然行此苟且之事!果然不亏是罗刹岛的衣钵!你若不说,本宫主玉洁冰清一世,差一点被这个不知羞耻之人所污!你们两个赶紧滚出去!不要再让我看见!否则,我绝不轻饶!滚!”
陆蕴儿心中暗笑,赶紧背起肃羽就往外走。
刚刚出了小门,迎面只见几个女子匆匆赶来,看见蕴儿,一个个涨红了粉面,仗剑把她围住。
其中一个女子愤然道:“宫主!这个丫头刚才偷偷闯关,用暗器伤了我们好几个姐妹,你断断不能放她离开!”
陆蕴儿见眼前的情形,虽然很是不妙,反倒坦然了,笑道:“伤了你们又怎样?你们不拦我,我又怎么会伤你们呢?你们既然知道本姑娘的手段,还不快些让开,否则受伤的可就是你们几个了!嘿嘿”
几个女子听说,一愣,不觉向后撤退。
陆蕴儿正想借机离开,却听见身后有悠然婉转的声音说道:“你这个丫头有怎样的手段,这般厉害!本宫主倒想见识!见识!”
声音未止,身后风声已至。
陆蕴儿知道她的厉害,残忍,不敢有丝毫犹豫,一边笑道:“我的手段,怎敢在宫主的面前显露……”
话音未落,身形不动,而右手已经极速后出。
空中赫然飘起两枚棋子,翩翩然向扶摇宫宫主飞去。
扶摇宫宫主见那棋子一前一后,或高或低,飘飘摆摆,一副悠闲的模样而来,毫无力道。
心下甚是轻视,只是不想它距离太近,才随意挥起轻纱罗袖,准备把它们扑打落地。
精彩都市小說 蛟龍決 起點-第一百九十三章扶搖宮寒寒徹骨閲讀
谁知她劲力所致,非但不曾抚落棋子,那两枚棋子如惊醒一般,突然加速,化作两道劲光,冲着扶摇宫宫主直扑过去。
扶摇宫宫主也吃了一吓。
见棋子已经逼近自己的面门,她出手不及,不得以只得一个飘身,纱衣飞扬,飘洒之间,身影已经倒退数尺。
刚刚站定,陆蕴儿哪敢等她还击,在她退身的霎那间,已经又连续扔出三枚棋子,极速跟进。
其中两枚与前面两枚对撞,四枚棋子合力直逼扶摇宫宫主面门,另一枚棋子,却偷偷隐藏在四枚棋子之后随着跟进。
扶摇宫宫主喘息未定,只见棋子旋起的两道白光已至。
她只得一个翻越,身形腾空的瞬间,连出双指,两股寒芒刺出,那急进的四枚棋子“当啷啷”落地,上面已经挂了一层寒霜。
扶摇宫宫主本以为一击成功,身形刚落,那枚隐在四枚棋子之后的棋子,却突得斜出,直袭她的胸口。
眼见躲无可躲,扶摇宫宫主手臂交叉合于胸前,棋子射上她的纱衣之时,突然被一团凌冽的寒气逼住,纠缠了片刻,那枚棋子已经覆盖了一层冰晶,变得精光瓦亮,“叮当当”坠落在地上。
陆蕴儿惊呼一声,又要取棋子投掷,随着两股风声携着刺骨的冰寒而来,她只觉双膝僵直,“哎呦”一声,也扑倒在地。
陆蕴儿只得忍着腿部的冰寒,故意哭喊撒娇道:“扶摇宫宫主虽然你年轻貌美,可是必经也是我们的前辈,你刚刚说过放我们走的,现在又来拦阻,说话不算,我不服,不服你!以大欺小,欺负人!呜呜”
扶摇宫宫主因为有意肃羽,所以看蕴儿不顺心,如今她又厌弃了肃羽,突然看陆蕴儿双手揉眼,撅着小嘴儿,哭天抹泪的样子,煞是可爱,娇憨。
突然心念一动,对着陆蕴儿宛然道:“陆蕴儿,我问你,你刚才所用之暗器,是不是叫作灵香神棋?”
陆蕴儿一愣,依然故意抽噎道:“对呀,那是一个高人传给我母亲的,世间无人识得!你是怎么知道的?”
扶摇宫宫主点点头
,悠长地轻吐一口兰芝之气道:“这个是我师父说起过的!他老人家也是听说,从来没有见过,并且引以为憾……我刚刚看到,也只是猜测而已!”
说到此,又顿了顿
都市小说 蛟龍決 ptt-第一百九十三章扶搖宮寒寒徹骨展示
继续说道:”陆蕴儿,你说我出尔反尔,所以你不服,是不是?”
陆蕴儿继续装可怜,作小女子之态,抽抽噎噎道:“对呀!不服!就是不服!呜呜”
扶摇宫宫主又道:“那好,我若现在放了你,你可服气呢?”

1qaa6优美都市言情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四章江湖人物遭水祭推薦-l4kr5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听罢太白鹤所说,陆蕴儿想想当时情况,也确实没有更好的办法
只得叹气道:“师父必定江湖经验比我们多!当时的情形也只能这样了!唉!也只能这边的事情了结,我便立刻派人去通知姬叔叔就是了!”
说罢,又把那个包裹交到肃羽手里,肃羽勉强接过,却是一脸的为难
嘟囔道:“师父啊!他们都要来争夺这个东西,把它当作宝贝,可是我始终只觉得它是个负担!
对我来说,一无用处!以前我守护它是为了完成师父所托,我没有雄心壮志,也不想成为什么白莲教的总舵主,我只想天天守在你们身边,开开心心的就好!
所以,我……真心不想要它了!师父,要不还是你拿着吧!”
说罢,又要递给太白鹤,太白鹤赶紧摆手,笑道:“你没有用,对于我更没有用!你让我带着它,还不如带一壶酒呢!呵呵
不过呢,你还年轻,我想,当年陆蕴儿的爹爹愿意把这么贵重的宝贝交给你,其中自有深意,说不定将来你可以凭借它做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成为一方霸主也未可知呢!呵呵”
肃羽皱眉道:“师父,我自幼在倚云寺长大,虽然师父没有给我剃度,但我每日在佛前洗扫,听师父们讲经说法,也是深受佛家普渡众生,慈悲为怀的教诲,后来,师父你老人家又常常让我去拿着钱财去接济穷人!
我想,自古成大事者,必然会牺牲他人,才能成就自己,我绝不想做那样的人!既然师父你不要,那等过些日子,我和蕴儿再一起回到幻境去,将它交还给陆总舵主就是!”
太白鹤笑道:“这个你就随便吧!我也不管了!呵呵”
说罢,伸了一个大大的拦腰道:“哎呀,多少天没好好喝酒了!今天总算自由了!我要去找个酒馆,连喝它三天三夜!罗刹岛的事情还没有结束,肃羽,蕴儿你们还要去帮忙,我呢,武功平平也就不掺和了!你们走吧,为师也要走了!”
说罢,又冲着绫罗拱拱手,不再理会肃羽依依难舍的样子,脚下用力,疾步飘身,飘忽间,已经消失在林边。
肃羽望着太白鹤远去的方向,满脸的沮丧失意,陆蕴儿也拉着他,痴痴望着道:“唉!每一次都是这样离别匆匆,我们还欠他老人家一顿好酒呢!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有机会请他呀!”
绫罗过来,伸手一边拉着一个,含笑左看看,又看看,总是看个不够。
陆蕴儿被她瞅得竟然羞涩起来,低头笑道:“绫罗姨妈,你瞅啥呀,难道我们俩个脸上有花呀?嘿嘿”
绫罗笑道:“在我心里,你们俩个脸上当然有花了!而且,比花还好看十倍呢!做母亲的,看上一辈子也看不够呢!呵呵”
肃羽正因与师父离别而沮丧呢,听母亲所说,看看她,又看看含羞带俏的陆蕴儿,三人相视,不由得都开怀笑了。
绫罗拉着他们一步也不肯放开,带着众女子,沿着野径,一起往外走。
不多久,已经出了丛林,肃羽与陆蕴儿远远便看见大海边上,一字排开,停泊着几十只白篷小船,帆船上各有两名年龄稍长的女子持竹篙守候。
绫罗依然拉着二人,并排走上一只稍大些的船只,冲着迎候的中年女子道:“那些逃走的中原武林的人有没有搜到?”
女子忙笑盈盈回道:“属下们按照姑娘的吩咐,把各处都找了,共搜出十几个人,各门各派的都有,其中还在一个树坑里,抓住几个和尚,据说是少林寺的……”
说到此,又瞅一眼肃羽,捂嘴笑道:“姑娘,你说好不好笑!那几个和尚被我们抓到时,竟然吓得抖作一团,一点也不敢反抗!跪在地上直叩头,求我们不要杀他们,还说……愿意跟我们到岛上,伺候我们,以身相许呢!嘻嘻,真不要脸!”
绫罗皱眉道:“他想得倒美!被抓的那些人现在哪里?”
女子才停住笑,回道:”按姑娘吩咐,都押在后面的几艘船上了!”
绫罗点点头,道:“好!现在起锚,我们速回罗刹岛!”
说罢,依然拉着两个人,径直进入船舱。
三人刚刚在仓中的蒲团上盘腿坐下,那船就恍恍荡荡离岸而去。
陆蕴儿小鸟儿般依偎在绫罗膝头,眨巴着一双大眼睛笑眯眯瞅着眉头紧促,焦虑不安的肃羽。
她知道肃羽是担心那些中原武林人的安危。
不过,对于陆蕴儿来说,那些人自己来挑衅,本来就应该统统杀掉,一个不留才好呢!她才不愿意管!
因此,她看见肃羽又乱发菩萨心肠,不由得暗笑。
绫罗摩挲着陆蕴儿的秀发,瞅一眼肃羽,柔声道:“肃羽,你马上要进入罗刹岛了!我有一件事情需要嘱托你!”
肃羽忙道:“母亲,孩儿也有一件事情需要问母亲!”
绫罗有些差异,依然笑吟吟地看着他
“好啊!你有事,你就先说吧!跟自己的母亲还吞吞吐吐干什么?”
肃羽本来早就想问绫罗如何处置那些中原武林的俘虏,可是必定有可能牵扯罗刹岛的隐私,作为儿子实难开口。
到了这时,人命关天,他又不能不说,正要开口,却听陆蕴儿笑嘻嘻道:“绫罗姨妈,我知道羽哥哥想说什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一会儿我替他说!嘿嘿,还是你先说吧!一定是嘱咐我们要注意些什么,这个要听!”
绫罗玉润如脂的脸上满是笑意,道:“蕴儿啊,你猜的没错!你到罗刹岛没有什么禁忌,只是罗刹岛是不允许男子随便进入的!
一旦进入就再也不能出去!但是今天事情紧急,我只能带你和肃羽进入!
到时候见到了我母亲,我就说肃羽是我在外面认下的干儿子!你该怎样称呼还怎样称呼,但绝不可说是我亲生!因为……罗刹岛是不能有男孩出现的!就是我也不能破了这个规矩!你们……可明白为娘的苦衷吗?”
说到此,声音微颤,竟又抽噎难过起来。
肃羽与陆蕴儿双双都答应下来,又忙着劝慰绫罗。
肃羽见绫罗心情又平复了,搂着陆蕴儿只管疼个没够,忙故意给她使眼色。
陆蕴儿知道他急着让自己去说,却只是笑嘻嘻瞅着肃羽,故意急他,就是不说。
少顷,绫罗突得想起来,眼中满含笑意看着肃羽,道:“儿子啊!你刚才不是有事和我说吗?怎么不说了呢?”
肃羽正想让蕴儿来说,她与绫罗都是女子,自然好开口的多,可是陆蕴儿就是不买账,心里正急,听绫罗动问,张嘴要说,却见陆蕴儿瞪着一双大眼睛,瞅着自己,连连又摇头,又摆手。
肃羽不免狐疑,只得道:“我……刚才就想问我进入罗刹岛的事情,没想母亲已经考虑到了!我一定谨记母亲嘱托!”
绫罗点点头,也伸手把肃羽也搂在怀里,三个人在一起,耳鬓厮磨,亲热无边。
正行进间,耳边流水的哗哗声,渐缓渐止,船儿也慢慢停住。
那个中年女子依然笑盈盈挑帘进来,冲着绫罗插手施礼道:“姑娘,船已经到了海湾中心,我们是不是在此动手?请姑娘示下!”
绫罗还附在陆蕴儿耳边,满脸笑容地说着悄悄话,听到禀告,柳眉一皱道:“就在这里吧!你们快些解决,我们好早点赶回去!也不知怎得,我心里始终放不下母亲她老人家!”
中年女子答应一声,转身出去。
不多时,只听见远处有一阵阵哭天抢地的哀嚎声随风飘来。
肃羽紧皱双眉看着绫罗道:“母亲!这外面是什么声音?”
绫罗淡淡一笑道:“那些被抓的各派俘虏,是不能押解到岛上的!所以就选在这里将他们投海!他们无端挑衅我罗刹岛个个死有余辜!你不必管他们,赶紧坐下,为娘还想和你们俩个好好亲热,亲热呢!”
天命贵女
说着,伸手来拉肃羽,肃羽却将她的手撒开,毅然道:“母亲!他们攻打罗刹岛有错,但是现在已经受俘,你不能这样对待他们!孩儿不知也罢,既然知道了,我决不能让你这样做!”
说罢,扭身急匆匆挑帘出去。
绫罗有些惊讶,也忙起身与陆蕴儿一起从船舱中出来。
此时,天色已晚,只见苍穹如盖,点缀着繁星点点。
阵阵鲜腥的海风夹带着一丝丝寒意,吹皱了无垠的碧水,微波推涌,绵绵无际。
肃羽立在船头,正看见远处的几艘小船上,正有人被捆绑着投进水里,随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求饶声,“扑通通”一个个坠落水里,激起无数的水花在暗夜里闪闪烁烁。
肃羽一时悲悯之心满怀,急忙冲着远处连声喝止。
然而远处那些女子根本不加理睬,依然不断的将那些人若下饺子一样从船上扔下。
肃羽无奈,只得回头去求身后的绫罗。
绫罗无奈冲着肃羽道:“儿啊!我知道你本性善良仁慈,可是这些都是来挑衅我们的坏人,我们不杀他们,难道还留着他们不成?若非他们来生事,你和蕴儿又何必乘船前来,冒这几死几生的风险来救我呢?你难道就不憎恨他们吗?反倒还有为了他们求情?”
肃羽凌然道:“母亲,他们来挑衅的确有错在先,可是其中必定因官府挑唆引起,他们听信传言,出于义愤来打罗刹岛,虽然有糊涂鲁莽之处,但必定抱着除恶扬善的初衷而来,所以,他们并非都是坏人!更何况,他们之中还有许多吃斋念佛的出家人!望母亲还是将他们都放了吧!”
陆蕴儿知道肃羽又善心大发,也不鉴别,只是让一股脑都放了。
而绫罗所行乃是遵从罗刹岛主的指令,并不敢轻易违背,但面对儿子也不忍拒绝,一时也没了主意。

2efmk都市异能小說 蛟龍決 線上看-第一百七十章用嘴也能打老虎展示-swhi6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乔八瞪眼道:“既然这样,你下去试试,如果老虎真不理你,我才信你分解得对呢!否则,就是放臭屁!”
知道多笑道:“你乔大嘴巴信不信又能怎地?你就当我是放臭屁好了!我可犯不着跑到老虎嘴边去试!呵呵,不过,你以前鼓捣你的棒子,天天自比武松,今天来了真虎,有了试身手的机会,你怎么倒跑到树顶上去了?呵呵”
乔八叫道:“知了猴,你懂什么呀?当年武松赤手空拳对付的可是一只虎,你瞪着你的小老鼠眼瞅瞅我下面,那可是四只!你让我怎么打?要不你下来引走三只,剩下的一只,我立马下去,不出三拳两脚我就能把它打死!呵呵”
二人相识多年,只是喜欢斗口玩,知道多哪里敢真去引老虎?虽然知道他是强词夺理,但也不好反驳,亦笑道:“我确实不敢去引,这一遭就算你赢了!呵呵,成全你做一个嘴上的打虎英雄吧!呵呵”
乔八也是得意,明知道知道多不敢,更是有理,嘴上硬道:“什么嘴上打虎?你知道多敢引走几只,我乔八就敢立刻下去打给你看看!你胆小如鼠,那我就没办法了!哈哈”
朱門
他刚刚说罢,就听见不远处有人粗着嗓子说话
“喂!你真得能打虎吗?你说得可是真的?不是吹牛吧?”
乔八低头一看,只见那个与自己对棍的黑胖小子正站在不远处,手指着自己。
乔八还没回答,知道多却乐了,冲着二猛坏笑道:“他说得是真得!千真万确!他天天说自己可以和武松一样打虎呢!”
二猛听得眉开眼笑,拍手笑道:“好啊!好啊!武松打虎的大戏好看!给我叔叔过寿时候,我曾看过,可好看了!你下来,快演给我看看!”
乔八心虽虚,嘴上却不虚,哼声道:“你个傻小子懂得什么?你乔八爷,虽能打虎,但也不能一下打死四只吧!你看过武松打虎,也就是打一只呀!想看戏你还是回家看去吧!”
二猛一心想看戏,笑道:“这个不难呀!我给你引走几只,剩下一只给你不就行了?嘿嘿”
力破天穹
说罢,冲着几只虎一声叫,抬手中铁棍对着旁边大树处一指,那几只虎就如听懂了他说话一样,轻吼一声,大摇大摆地走过去,将大树围住。
知道多看见乔八树下,果然就剩下了一只最雄壮的巨虎,那只虎见其余几只离开,立时心情烦躁起来,冲着树上的乔八,连声怒吼,不住地盘旋。
他不禁大笑失声,料定乔八必然不敢下去,一心想看他窘态,故意道:“乔大嘴巴,赛武松,现在下面就一只虎了,你可以下去施展打虎本领了!呵呵,别客气,我在上面给你呐喊助威!真武松还没有这待遇呢!呵呵”
乔八看看脚下的大虎,抬头瞅瞅笑弯了腰的知道多,再瞟一眼一脸期待瞅着自己的黑胖小子,一时尴尬万分。
只得又道:“你这个傻小子懂什么?武松打虎起初也不是赤手空拳呀!他手里还有一条稍棒呢!可是你看看我,两手空空,啥都没有啊?”
二猛听了,笑道:“也对!这也好办!你等着我给你拿去!”
tfboys青春恋记
说罢,转身一溜小跑,去将乔八的齐眉棍捡起来,转身又一溜烟回来,来到树下,把齐眉棍高高举起,只递到乔八脚下。
乔八无奈只得弯腰抓过,却依然迟迟不愿下去。
知道多在高处瞅着他那个愁眉苦脸的样子,二人相识几十年,乔八都是一条敢说敢做,无所畏惧的汉子,哪里见过他这样踟蹰,扭捏的?
只把知道多笑得前仰后合,一只手指着他说不出话来,树叶“哗啦啦”纷纷抖落。
二猛却不知,一再催促,乔八实在没奈何,咬牙就要往下滑。
大树处,姬飞雪低声喝道:“乔八!不可胡闹!大敌当前,争这些无名之誉做什么!”
乔八借机赶紧停住,兀自抱住树干喘息。
二猛见他好不容易下来,却又停住,不由得急道:“你棍也有了,怎么还不下来呀?快点,我还等着看呢!”
知道多尖利的笑声又直直灌入乔八的耳中,气得他抬头狠狠瞪了一眼,突然急中生智。
又低头望着二猛道:“催什么催?你个傻子懂个屁呀?武松有稍棒就行了吗?人家武松是吃了牛肉才打得虎!可是我还没吃呢!你叫我怎么演啊?哪里有力气演啊?对不对?”
二猛恍然大悟,拍着脑袋笑道:“对呀!武松确实是吃了牛肉才能打虎的!嘿嘿,我怎么忘了呢?”
斗战玄尘 衍木
说罢,把手中大铁棍往地上一戳,道:“你等着,我给你拿牛肉去!”
正要跑,乔八急忙叫道:“三碗不过岗,还有酒,十八碗酒!可别忘了,一块儿给我拿来!”
二猛听见,立即停住,转身气呼呼地回来,拽过自己的大铁棍,就走。
穿越网王之叶飘零
嘴里嘟嘟囔囔地骂道:“还要牛肉,还要酒呢!酒都让太白鹤那个酒鬼喝光了,我和叔叔都喝不上了!上哪里给你弄去?……没有学问,又不会唱戏,就知道打架!看我不打死你……”
乔八这才释然,急忙又重新爬到树梢处。
只听头上知道多又尖声笑道:“这个办法好!所谓急中生智,没想到大嘴八也会用智了!
呵呵,虎多时,怨虎多,老虎就一只了,又说没有稍棒,稍棒也有了,又说没有酒肉。
如果酒肉也有了,估计又该让那个黑小子给你弄一套戏班子里的锣鼓家什来了!
sci 謎 案 集 小說 線上 看
呵呵,反正就是一个不下去!终于把那个傻小子气跑了!
真高!比我知道多还高!高多了!呵呵呵呵”
乔八只顾喘息,也不理他。
他们二人久经战阵,早已看淡生死,危局之中,并不耽误嬉笑斗口,相互打趣。
只是这样一来,却苦了肃羽与陆蕴儿。
二人本指望他们三人可以救出太白鹤,自己也就自然摆脱了被动挨打的局面。
谁知黄海山竟然放出虎来,老虎一出,陆蕴儿知道依姬飞雪三人的武力绝难对付。
可是此时她自己深陷重围,一百多人对他们俩个一窝蜂厮杀,他们二人挣扎已久,体力早已透支,此中情况之下,有效防御已经是勉为其难。
陆蕴儿早已满头大汗,嘘嘘带喘,哪里还可以腾出空来,运用丹田之气发出几声闷雷般吼叫,招呼几只大虎呢?
因此,只能眼睁睁看着姬飞雪,知道多和乔八跑到树上躲避老虎,而毫无办法。
黄海山看见姬飞雪三个人被老虎逼住,而陆蕴儿与肃羽在自己手下弟子强攻之下,已经疲惫不堪,随时有被乱刃诛之之忧,心中大喜。
把手中大槊直接放在了囚车的木架上,右手捋着胡须,大笑道:“太白鹤,他们为了你的性命,到现在都是招架,真得是一招没还!没想到,你这个酒鬼竟然有一个没入门的好弟子!呵呵”
太白鹤也看得心急如焚,听黄海山这样说,也装作笑道:“师叔啊!这个是我的好弟子,而你是我的师叔,这样一来,他们不也就是你的徒孙吗?你老人家不如高抬贵手放过他们两个娃儿,师叔,我一定会跟着你走的,你的好酒没喝完之前,你就是撵我,我还不愿意走呢!呵呵”
黄海山脸色顿时阴沉下来,冷然道:“这两个小鬼,老是和我捣乱,我不趁此良机将他们除掉,还会上你当去放了他们?真是笑话!”
太白鹤眼见远处的包围圈越来越小,而肃羽与陆蕴儿的呼喝之声也渐渐转弱,他心如刀割一般,对着黄海山苦苦哀求。
黄海山巍然而立,面沉如水,心中毫无触动。
就在此时,突得有惊呼声传来,他忙弯腰去抓放在木架上的大槊。
他双手刚刚抓到大槊,身后,“噗噜噜”若惊鸿飞舞,早有一波紫色的长绫,裹挟着扑鼻沁人的芬芳气息,起伏而来,将他手腕迅速缠绕住。
紧接着长绫被扯起,仓促之下,黄海山来不及反应,脚下发轻,他庞大的身躯竟随着紫色的长绫被高高拽起。
黄海山不愿被那股阴柔之力控制,但双手被长绫缠绕一时又撕扯不开。
只能双臂用力向怀里猛拽,驱虎山神力可扛鼎,这一拽力道自然惊人,拉扯他的长绫之力顿时松懈了不少,黄海山借机一个翻滚,从半空落下。
他双脚落地,这才抬头望去,只见对面不知何时竟然出现了几十个衣着鲜亮,姿态婀娜的娇艳女子。
她们一个个背后背剑,手持二丈五色长绫,秀裙簇簇,随风乱舞,一阵阵扬起十里香风。

x6boo火熱小說 蛟龍決-第一百六十九章猛獸圍住大嘴八熱推-xfb00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
料想其余二人也定不一般,因此特意留心。
起初听见姬飞雪不愿意帮助解救太白鹤,他心里稍安,谁知,也不知蕴儿又和他说了什么,突然三人直奔自己,气势汹汹而来。
黄海山心里惊惧,自己手持大槊,一刻也不愿离开太白鹤,便吩咐旁边的二猛带着手下仅剩下的十几个从人去迎击三人。
二猛此时正抱着铁棒,跳脚往陆蕴儿被围的方向伸长了脖子探看,嘴里还不住地嘟嘟囔囔
“怎么打个没完了呢?别打了,都住手,等我吟完诗给她听,再打多好!哎呀,真是的……”
留裏克的崛起
二猛突然听见黄海山喊自己,才回过神来,扫眼只见三个人已经气势汹汹到了眼前。
他心中本就郁闷,恨他们又来搅局,嘴里骂骂咧咧道:“又来打架!天天打架!一个个都是没有学问的大傻瓜!就知道打架!还捣乱我吟诗!看我不打死你们!”
说罢,手中舞动大铁棍也不管旁人,兀自扑了上去。
大陸最強法師
真君大道 离人词客
位面遊戲場 惡魔執政官
姬飞雪见他杀来,仗剑去迎,谁知二猛根本不理他,看也不看,从他身边擦肩而过。
姬飞雪的利剑已经刺出,见他愣头愣脑全然不顾,那一剑将将刺中对方软肋,却又觉不妥,急忙拧身收臂,硬生生把剑锋撤回。
姬飞雪再回头,只见那人已经满脸怒容嘴里依然嘟嘟囔囔着,扑到乔八前方,手中铁棍挂风,铺天盖地砸去。
乔八与知道多并列前行,见二猛错开姬飞雪,却杀气腾腾奔自己一棍打来,嘴里还嘟嘟囔囔着
惡魔初吻:總裁的兄弟情人 南宮影兒
“……就知道打架,天天打架!……没有学问!打扰我吟诗!……打死你……”
他也不知他说得是什么,赶紧举起齐眉棍,“当啷啷”把对方的大棍封出。
乔八生得魁梧彪悍,力大棍沉,在白莲教各分舵舵主之中,笑傲一方。
两棍相交之际,乔八直震得虎口发麻,他急撤身躲过,道一声
“小子!好大劲!”
二猛却不理,一棍砸空,随着就势横扫,嘴里依然嘟嘟囔囔
傭兵冷後:朕的娘子不溫柔 蘇十柒
“没学问……打扰我吟诗!……我打死你!”
乔八忙将齐眉棍格挡,二棍向碰,又是一声“当啷啷”巨响,乔八不自主连连后撤两步,齐眉棍险险脱手。
乔八从没遇到如此强力的对手,两招已过,甚觉痛快。
竟开心大笑道:“哈哈……好!好!好!傻小子!再来!再来!”
二猛也不与他接话,兀自嘟囔着,又抡棍悬空转过一圈,化作一阵狂澜,斜劈而去。
乔八见他棍风凌厉,排山倒海一般,虽然口中喊好,却不愿硬接,而是身形移动,双手执棍,用棍头轻挑对方棍身,用四两拔千斤之法,把对方铁棍引开。
二猛铁棍力大,招式用老,身形随着大棍探出,乔八趁机挥动齐眉棍对着他的后背扫去。
二猛听到背后风声,回身不及,忙借势向前跨出一步,铁棍往身后挥出,“当”的一声,把齐眉棍封出。
这才转过身形,右手下压棍头,直戳乔八的小腹,嘴里骂道:“还打架!我戳死你!”
乔八跃身躲开,还没站稳,随着怒骂声,大铁棍又横扫而来。
乔八不愿用齐眉棍与他的铁棍硬磕,随即倒拖着齐眉棍,又是一个纵身,自他铁棍上翻过,不等回身,单手持棍顺着他的大铁棍,向上掠出,直奔他持棍的手臂。
二猛急撤回大铁棍,往外封挡,哪知此招为虚,齐眉棍不等碰到他的大铁棍,已经即时撤走。
潘多拉的騎士們之時之女王 艾可樂
刹那间,乔八身形急转,变作双手持棍,“呼”的一声,将棍头插在二猛的两腿之间。
二猛没想到那棍得如此迅速,“啊呀”一声,就往后蹦。
乔八早有准备,也随即递出齐眉棍。
二猛眼看着齐眉棍还在自己的裤裆下,本能得收回铁棍来拨打。
乔八齐眉棍若借势上挑,直击他的裆部,便是死招,只是他与二猛并无恩怨,又见他有些愣头愣脑,因此不愿下狠手,只将齐眉棍来回一个连扫,正分别打在二猛的两条小腿骨上。
疼得他一声大叫,往后倒翻,身体如球,滚出一丈,才堪堪躲开。
乔八并未追赶,而是单手持棍,立在原处,冲着他笑道:“小子!你嘀嘀咕咕什么呢?这下知道你乔八爷的厉害了吧?哈哈”
二猛坐在地上,放下大铁棍去揉搓两条小腿。
乔八以为他怕了,不敢再战,便也不去进击,而是转身去准备帮着姬飞雪和知道多对付那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们。
他刚走出两步,就听见身后一声怒喝道:“你……没有学问,还打人,看我不砸扁你!”
娛圈霸寵:邪魅首席壓天後 煙朵朵
随之,一股飓风从天而下。
乔八听出来势凌厉,不能硬接,急侧身躲过的同时,身形已经移到二猛的左侧部。
蛇法 贫衣未脱
血色新娘
此时,二猛因挨打,恼怒不已,一个飞纵凌空劈打,虽极为骇人,然而整个下半身却都暴露在乔八面前。
乔八虽然不想取他性命,然对垒之际也不敢摆大,抓住他的空挡,右手压,左手出,齐眉棍直奔二猛软肋。
二猛见一棍重击不成,心中更怒,根本没看乔八捅来的棍头,左脚落地为轴,笨拙的身体带到双手的大铁棍,“嗖!”地奔乔八扫去。
乔八眼见自己的齐眉棍已经将将戳上对方软肋,没曾想对方毫不回避,也紧跟着一棍扫来。
他被这种拼命的打法,惊得心惊肉跳,此时,躲避已经不及,他只得撒手弃了齐眉棍,身形向前扑倒,借力滚出丈余,才腾身而起。
回头时,只见二猛手里拎着铁棒正指指点点着自己,咧嘴大笑。
乔八囧得满脸通红,气往上撞,大叫一声,挥动双拳就要再次决战。
却听见那边知道多尖着嗓子嚷叫起来
“哎呀,老虎来了!快跑啊!”
他急止步伐,抬眼看去,只见在二猛身后数丈之地,丛草纷乱之中,飞窜出几条斑驳的身影,一声声怒吼,震彻天宇。
虽然距离乔八尚有数丈,但那一股子腥骚的劲风已经裹夹着残枝碎叶扑面而至,吹得乔八几乎睁不开眼睛。
他愣神之间,被人一把拉住,托着就走。
原来知道多与姬飞雪正与十几个黄海山的弟子厮杀,那些弟子根本不是二人的对手,黄海山看见形势不妙,一声高呼, 将几只已经昏昏欲睡的大虎招呼起来,摇头摆尾直扑而去。
知道多正把几个黄海山的弟子打得纷纷后撤,尾追不舍。
随着几声震天嘶吼,见几只白额猛虎向自己扑来,吓得他魂飞魄散,撒腿就跑。
姬飞雪本来已经逼到黄海山附近,听到知道多厉声喊叫,也吓了一跳,顾不上黄海山,也急忙回身,跟在知道多后面逃走。
知道多正经过乔八身边,不由分说,拉拽着就走。
乔八也顾不得自己扔掉的齐眉棍,跟着知道多,三人直往一棵大树处奔去。
来到大树下面,知道多与姬飞雪二人纵身跃上,那知道多身形更是灵巧,判官笔已经早早插入后背背囊,双手抓住一根斜枝,身体摆动之时,双脚借力,已经勾住了高处的一根树枝,双脚使劲,腿部微弯,身体已经翻上。
树枝丛中,他恰似一只灵猿般,攀来爬去,不久,已经高高挂在了树顶。
姬飞雪也已经飞身上树,只有乔八跑在最后,他冲到树下,也想飞身抓住下面的树枝,学知道多翻身而上,却忘了自己力大身沉,那根树枝被他用力一坠,“吱嘎嘎”一声,树枝应声而断,乔八没留神,自空中坠下,摔了个四脚朝天。
他正要爬起来,耳边一声震天怒吼,随即一个斑斓的兽影,利爪如钩,自高处扑下。
就在利爪即将搭上他的双肩的一刹那,伴随着一声断喝,一道寒光从树杈之间,急射而出,直奔老虎面门。
黄海山的老虎不比一般野虎,它们个个都经过训练,又久经战阵,听见有利刃袭来,迅疾收爪,就地一滚,便已经将姬飞雪情急之下抛来的利剑躲开。
等它再纵身来扑乔八,乔八已借助这瞬间的转机,连滚带爬地奔到了旁边的一棵小树处。
此时,四只虎都已经赶到,他来不及犹豫,双手抓着树干,两脚乱蹬,不久已经爬到树顶。
他本以为安全了,才敢抹一把头上的大汗,低头下看,只见那几只虎正围在自己树下,不时抬头呲牙张望。
乔八看得惊心动魄,又望那棵大树看,只见姬飞雪在大树中间的树杈上,隐没在斑驳的树叶阴影里,时隐时现。
而知道多则挂在大树最高的一根直指云天的枝条上,随风摆来摆去,此时,正伸头引颈向自己这边探看。
乔八怒道:“知了猴,你这个胆小鬼!你爬那么高干啥?你怎么不蹿上天去呀你?你赶紧下来给我分解,分解,为啥我们三个人,这几个老虎就只是围着我的树下面转悠啊?怪瘆人的!”
知道多笑道:“为啥只是围着你转,这个很简单,我可以跟你分解分解!哈哈,那是因为我们三个就是你快头大,肉多,老虎自然是想吃你了!所以只是围着你转了!像我还没有一只知了猴肉多呢!我跳下去让它们吃,它们还嫌我硌牙呢!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