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葉小魚兒

都市小说 全球自走棋-第五十九章 團隊提升分享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全球自走棋
“还有什么幺蛾子?”
张一鸣这边惊讶的声音还没结束,另一边有出现了变化。
只见围攻张飞的众人,突然被一股狂暴的气浪推开。
他们不敢大意,以为是张飞又要放大招了,谨慎的退了开去,拉开一段距离,观望起来。
谁知张飞一身厚重的黑甲突然崩解,掉落在地上,骨骼也是迅速散架,变成了一地碎骨。
而张一鸣又看见了同样的情况,张飞的身体虽然不知怎么的,突然崩解,但它体内的能量却是凝而未散。
同样将这股能量全灌入了丈八蛇矛之中,就见一层黑煞腾起,包裹了丈八蛇矛冲天而起,跟着飞向了刘备!
张一鸣瞬间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但说不上是具体有什么问题。
他只是觉得,这个场面有些熟悉,仿佛在哪遇到过一样。
“最多不过就是能量合为一体,来一个超强力的大招吗?”
“这个时候,我们只要搜索阵型,全体靠在一起,让战棋架起几层防御,就肯定可以成功躲过这个大招啊?”
他见过的大招就太多了,如何能想到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招呢?
他对能量运行模式的认知还不够深刻,不然肯定能够从能量运行的轨迹,来判断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大招,如何躲避,也就轻易能想到了。
张一鸣心念电转,已经提前预判起了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该如何来应对这些情况。
他已经不知不觉的进入了半超人模式,更快的思维运转速度,才能让他在短短几秒,想一遍各种可能,进行一波筛选,来确定最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决定他们接下来该如何做。
“能量再强,一旦化为AOE攻击,我们需要注意的,也就只是其中一个部分了,我们所需要承受的,并不是这次攻击的全部能量,所以一定能挡住!再强一倍也能挡住!”
“嗯?我似乎还忽略了什么?能量强度?没错啊?”
张一鸣忽然一抬头,看向已经从天空极速掠过,汇聚到了刘备身边的两柄武器!
“能量!对了啊!是能量!”
“它是要进化成神话级!”
张一鸣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将脑中的线索全部串联了起来。
穷奇出世时的情况在他脑中一闪而过,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刚才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了!
这么强的能量灌注的话,绝地一定是想利用三兄弟的羁绊,强行提升刘备的品质了!
“为什么现在到了这个时候,还能强行提升品质呢?”
张一鸣双眼瞪圆,不知道该如何阻止刘备的进化,内心也有一个声音,不想他去阻止。
与其去做什么无用功,不如近距离的观看一次神话级的诞生。
这可比野外那些神话级的诞生,要直观了多了。
终焉之塔诞生神话级时,都掩盖了厚厚的‘壳’,张一鸣无从观看,在瀛洲岛时,更是不明就里。
此刻他离神话级只有一步之遥,正需要一次惊雷般的顿悟!
“是因为联协技能吗?”
张一鸣眼珠子几乎都要瞪出眼眶了,这一次,他一定要将神话级晋升的来龙去脉,全部看个清清楚楚!
在张一鸣将半超人模式推到了极限,眼中的深度能量解析视角,也一点一点的更加清晰起来。
刘备的能量态,正在更加清晰的展现在张一鸣眼前。
每一丝变化,都是以慢镜头的感觉,展现在了张一鸣眼前。
他还是第一次如此‘用力’的去盯着一团能量看。
这一刻,刘备的能量态,在张一鸣眼中,似乎出现了一丝微妙的变化。
能量与存在之理,似乎隐隐有些分离的迹象。
这不是真正的分离,在存活的状态下,所有能量态,都是能量与存在之理浑然一体的。
存在之理为骨架,能量为血肉,构建出一个完整的生命体。
这是张一鸣之前就已经有过的猜想,这一刻才算是被真正的证实了。
而此刻在他眼中的‘分离’,其实是因为,他的微观视角更近一步,观察到了刘备生命的本质。
在活着的状态下,能量与存在之理的纠缠状态!
不过这一刻,两者完美的契合状态,似乎被打破了。
两股外力的介入,生生撕开了契合完好的能量与存在之理,拼命的往缝隙中钻去!
这是关羽与张飞的依存在武器上的精华能量。
其中不仅有它们最本源的能量,还有它们的存在之理!
在张一鸣眼中,关羽与张飞的两团能量,同样能被观察到微观状态,能量与存在之理都是丝丝入眼!
三者的近距离对比,也让张一鸣此刻,对于能量和存在之理的认知,无比清晰起来。
三团能量态的细微不同,直接印入了张一鸣的脑海,让他仿佛顿悟一般,突然就明白了,这些能量与存在之理,代表了什么!
张飞的能量态中,哪些是控风的风系能量,那些是构建这一控制规则的存在之理,两者相辅相成,会诞生什么样的能力,如何运用,都是瞬间被张一鸣知晓。
此刻的他,就像是一个电脑高手,明白每个字符的意义,组合起来的代码能干啥,都是逃不过他的眼睛。
而在三团能量态开始强行融合时,能量碰撞自一起,顿时产生了激烈的震荡。
“眼睛有点疼……但一定要看清!”
张一鸣双眼忽然有些刺痛,但他丝毫没有闭眼的打算。
最渴望的事物就在眼前,什么困难都是可以战胜的。
三者的存在之理,有着本质的差别,就像是一团火,遇到了一瓶氧气,强行放在一起,只能是被点燃的结果,甚至是会产生爆炸。
张一鸣看到这里,都不由的紧张起来,因为他感觉下一秒,刘备就会因为两团能量态的融合,而产生自爆!
但结果却不然,有些事情就是这么神奇。
不知道为什么,张一鸣从这即将爆炸的危险中,感觉到了一丝奇妙的生机!
就像是融合时,化失败为成功一样。
他从无数失败的排列组合中,抓到了一丝成功的契机!
两者的存在之理,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共性,可能是因为它们生前是三个同生共死的兄弟,也可能是因为它们拥有联协技能,也可能是绝地的安排。
总之,三团能量态融合为一体是,奇妙的没有发生任何爆炸。
火焰平静的燃完了氧气,变了一团二氧化碳!
三个人的存在之理完美融合了!
变成了一副更大的‘骨架’!
三团能量也是随着骨架的出现,依附了上去,重新化成了血肉,塑造出了一个新的怪物,诞生于世界上!
【黑煞真龙Lv1】
【品质:神话】
三团能量的融合,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明面上那团耀眼的光华渐渐平息之后,刘备的身影再次出现,不仅形象完全改变,连名字都发生了变化!
优美小說 全球自走棋 txt-第五十九章 團隊提升鑒賞
众人皆惊,都是倒吸一口凉气。
没想到临近最后了,还有这样一番变化。
本来他们看到张一鸣斩杀关羽,还以为战斗基本就要结束了。
没想到居然还冒出来个神话级的怪物!
“这是,融合了吗?”
方阳愣愣的问道。
“应该是的。”邬稔也是推了推眼镜,说不上紧张,但还是有那么一丝凝重的。
其他人的表情也是这般。
特别是刘峰,他还是第一次见到神话级的怪物,并且说不定接下来还要与之战斗了。
这也是让他心里更加的紧张了。
而黄米米好黄豆豆两姐妹,则更多的是好奇,特别是黄米米,甚至还一脸兴奋,叫着什么终于见到神话级了,这下可以近距离的收集一些资料。
其他人好歹也是见识过神话级怪物的威势了,无论是核成金刚,还是钢铁悟空,他们都是不仅进过,还是与之干过架了。
心里倒是说不上有多紧张。
毕竟怎么说,钢铁悟空也是等级更高的神话级BOSS啊,比刘备厉害,应该也是理所当然的。
哦不,现在这怪物应该叫黑煞真龙了。
众人心中都是各种念头,但目光都是不约而同的放在了黑煞真龙身上。
大概形状上,黑煞真龙还保留了人类的形态。
但准确来说,也应该称作类人型的怪物了。
黑煞真龙也终于不再是骷髅了,而是变成了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体。
黑煞真龙的脑袋变的有些狰狞,似人似兽,一半人脸,一半獠牙,双手以长剑代替,变成了类似幽冥鬼将那样的刀臂。
下身颀长,像是刀刃,又有些柔软,像是飘带,或者说龙须。
身上颜色也是一半对一半,人脸这边是金色,獠牙一边是黑色。
背后的翅膀,一边是金色刀刃化成了羽翼,共三片,另一边是蜘蛛腿一样的骷髅骨骼化成的羽翼,共三片!
黑煞真龙整个气势场也十分奇怪,一半中正祥和,一边疯狂阴冷。
像是将三者的特点中和之后,完全分裂成了两半!
“都要过关了,还不让我们消停一会。”
方阳抱怨着回头,却突然看见张一鸣双眼正缓缓流出两行鲜血。
他给吓了一大跳,立刻紧张的问道:“一鸣哥,你这是怎么了?你的眼睛?!”
张一鸣此刻头疼欲裂,但还处在可以忍受的状态,他不停的揉着太阳穴。
双眼流出的两股热流,他也似有所感。
伸手擦了擦,一张脸顿时都被鲜血给染红。
视线也变的有些模糊,完全成了一片鲜红色。
“我没事,先解决这个BOSS!”
“绝地还在给它灌输能量,很快它的等级就要再次提升了!”
众人一愣,果然再次望向黑煞真龙时,无限魔方的提示也刷新了。
短短一会时间,黑煞真龙的等级就变成了5!
就在他们谈话抱怨之时,别人就已经升了4级了!
所有人都是再度紧张起来,战斗似乎又进入了一个比较艰难的阶段!
不过无论是出现神话级,还是黑煞真龙会不停升级也好。
最让他们感到紧张的,还是张一鸣突然出现的意外情况!
张一鸣可是队伍的主心骨,是精英小队的定海神针。
即便其他人再怎么努力,再怎么强,一旦没了张一鸣,这个队伍可就难了。
此刻,他们都是不敢怠慢,因为队长已经下达了指令,他们立刻再次摆开了队形,朝场中最后一个BOSS发起了冲击。
“你这突然是怎么了?”
付炎忍不住又问了一句。
张一鸣接过黄米米递来的湿巾,擦干净了脸上的血迹。
他此刻除了双眼一片渗人的血红之外,看起来确实没什么异样。
“我没事,专心战斗!”
深渊行者的必杀技所剩时间已经不多,为了压榨出它最后的价值,张一鸣也是让它立刻加入了战斗。
刚刚等待的时间中,深渊行者已经切换到了敏捷形态。
剩下的时间里,它要尽可能的将输出打够!
其他人的战棋也是随后一拥而上,该辅助的辅助,该输出的输出,控制技能也是甩出,尝试着能不能控一下这个神话级的怪物。
然而他们的攻击还没到,黑煞真龙已经是突然窜起,飞速升上了高空,脱离了他们的目标范围。
“它居然会飞!”
方阳两个主力都是地面单位,这下直接人傻了。
总不能让他拿完美品质的战棋,去对抗神话级吧?
毕竟完美打巅峰史诗级都够呛的。
同样傻眼的还有蓝奕云,她的入魔玄蜂王还处于虚弱状态,能排上用场的只有恶魔铲土虫了,BOSS一上天,强如她也立刻没辙。
“刚刚它不也是悬浮状态吗?能飞有什么好惊讶的!”
付炎不禁皱眉道:“而且它飞行时翅膀并没有动,这应该是属于它的一项异能。”
能参战的战棋顿时少了一半,也是让几人觉得非常难搞了。
深渊行者也只能在地面上狂吼,一点办法都没有。
不过还轮不到他们出手,这boss飞上天后,一双刀臂举起,再次摆出了双剑交叉的姿势。
已经有些浑浑噩噩的张一鸣倏然惊醒,他感受到周围的能量波动,如惊涛骇浪一般疯狂的涌动起来!
这一次,攻击范围直接笼罩了全场!

超棒的都市小说 全球自走棋 線上看-第五十三章 新的敵人看書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全球自走棋
苏醒之后,张一鸣再次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
没有任何的虚弱现象,按理说长时间的昏迷,他应该是手软脚软的情况才对。
可是此刻身体完全类似的虚弱感,反而是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张一鸣身体中流转。
他试着握了握拳,来自基因深处的明悟告诉他,现在即使一拳打穿一堵厚实的墙壁,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并且自己还不会因此受伤。
这种强大力量带来的自信,让张一鸣恍然有种自己成为了超人的感觉。
“这次进化这么强的吗?”
张一鸣暗自心惊,要不是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经验,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仅仅念头一动,他全身机能变被调动了起来,如同一台沉寂已久的发动机,瞬间传来了无声的轰鸣!
他心脏跳动次数并没有增加太多,但血液流速却是突然加快,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能量在他体内流转,将他的身体机能,催生到了一个极限!
“这是?能量?!”
张一鸣倏然一惊,自己可就是一个普通人啊!此刻体内居然出现了这么一股,可以被感知到的能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张一鸣也想不明白,更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造成的,只能将其归咎于,是进化之后,带来的身体改变。
而在多了这股能量之后,以前还需要一些准备时间来启动半超人模式,现在的他,几乎是一个念头,身体强度就达到了之前能达到的最强!
这样强大感觉,宛若真的变成了一个超人!
让他深深着迷的同时,也让他心底不免有些紧张。
毕竟收获力量,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禁有些惶恐的想到,代价难道是累积在一起,需要以后来偿还的?
“还是说进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代价?”
“力量的产生,必然要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如果这个过程过于危险,以至于是九死一生,那么挺过来的我,是不是就相当于,已经付出过代价了呢?”
引人入胜的小說 《全球自走棋》-第五十三章 新的敵人熱推
张一鸣呼了口气,忍不住道:“如果是这样,那我还真是幸运啊!”
“大概是以前经常锻炼,所以身体底子比较好吧?”
“猛男果然运气不会太差!”
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然总不可能随时都提心吊胆的吧?
大老爷们的,人死吊朝天!
没在怕的,自己的身体,还不让用了?
只是此刻的环境,不太适合他活动,毕竟算是大病初愈,其他人都是一副关切的目光看向他,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暂时就先不试验这具身体,到底是个什么强度了吧。
“嗯?”
正这样想着,张一鸣突然一愣。
他恍然发觉,周围的人,都像是静止了一样,表情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被他尽收眼底,动作也是慢镜头一样,缓慢的如同龟爬。
而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是他们太慢了,而是他太快了!
全新的超人模式下,他甚至时空的感官上,出现了一种割离的状态。
苏醒之后,张一鸣再次感觉到了身体上的变化。
没有任何的虚弱现象,按理说长时间的昏迷,他应该是手软脚软的情况才对。
可是此刻身体完全类似的虚弱感,反而是有一股爆炸性的力量在张一鸣身体中流转。
他试着握了握拳,来自基因深处的明悟告诉他,现在即使一拳打穿一堵厚实的墙壁,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并且自己还不会因此受伤。
这种强大力量带来的自信,让张一鸣恍然有种自己成为了超人的感觉。
“这次进化这么强的吗?”
张一鸣暗自心惊,要不是已经有过几次这样的经验,他都要怀疑,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仅仅念头一动,他全身机能变被调动了起来,如同一台沉寂已久的发动机,瞬间传来了无声的轰鸣!
他心脏跳动次数并没有增加太多,但血液流速却是突然加快,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能量在他体内流转,将他的身体机能,催生到了一个极限!
“这是?能量?!”
张一鸣倏然一惊,自己可就是一个普通人啊!此刻体内居然出现了这么一股,可以被感知到的能量了?
这是怎么回事?
张一鸣也想不明白,更不明白这是什么原理造成的,只能将其归咎于,是进化之后,带来的身体改变。
而在多了这股能量之后,以前还需要一些准备时间来启动半超人模式,现在的他,几乎是一个念头,身体强度就达到了之前能达到的最强!
这样强大感觉,宛若真的变成了一个超人!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全球自走棋 葉小魚兒-第五十三章 新的敵人看書
让他深深着迷的同时,也让他心底不免有些紧张。
毕竟收获力量,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他不禁有些惶恐的想到,代价难道是累积在一起,需要以后来偿还的?
“还是说进化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代价?”
“力量的产生,必然要伴随着巨大的风险,如果这个过程过于危险,以至于是九死一生,那么挺过来的我,是不是就相当于,已经付出过代价了呢?”
张一鸣呼了口气,忍不住道:“如果是这样,那我还真是幸运啊!”
“大概是以前经常锻炼,所以身体底子比较好吧?”
“猛男果然运气不会太差!”
他也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不然总不可能随时都提心吊胆的吧?
大老爷们的,人死吊朝天!
没在怕的,自己的身体,还不让用了?
只是此刻的环境,不太适合他活动,毕竟算是大病初愈,其他人都是一副关切的目光看向他,不能做什么出格的事,暂时就先不试验这具身体,到底是个什么强度了吧。
“嗯?”
正这样想着,张一鸣突然一愣。
他恍然发觉,周围的人,都像是静止了一样,表情每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被他尽收眼底,动作也是慢镜头一样,缓慢的如同龟爬。
而他很快就反应过来。
不是他们太慢了,而是他太快了!
全新的超人模式下,他甚至时空的感官上,出现了一种割离的状态。

精华言情小說 全球自走棋討論-第三十七章 破陣分享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全球自走棋
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超棒的言情小說 全球自走棋 起點-第三十七章 破陣分享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几小时过去了,张一鸣带队尝试了几波,先是大量击毁潜入水下的战船。
接着又试着越过战船群的封锁线,直接去到对岸。
但他们却发现,这江底世界,犹如一个走不到尽头的迷宫,任凭他们前进,却始终在原地绕圈子。
当他们带着战棋再次上岸时,张一鸣的脸色不禁有些发黑。
“现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水下那些战船数量上几乎没有什么消耗,跟我们第一次战斗时差不多。”
“水下不仅走不通,水面也走不通,但凡进入大雾的区域,就会原地打转,这个结界,应该也有着类似迷宫的效果,很像绝地的迷雾墙。”
众人稍作讨论,便一致认为,造成这些原因的,就是那艘一开始看见,但后来却不见了的航母战船。
“说起来也奇怪,在水下这么久,还真的没有看见那艘航母啊!”
张一鸣皱着眉头道:“按理说,那么大一艘船,不可能说潜入水下后,就完全失去了踪影。”
“我们在水下游走了这么多圈,撞见应该是理所当然的,没看见反而是有鬼了。”
在水下时,张一鸣的上帝之眼,好几次都有莫名的反应,但就是跟上次一样,感应很模糊,一直没能让他把握到具体的漏洞在哪里。
其他人没有张一鸣的上帝之眼,但已经下水多次,对水下环境也是熟悉起来。
对眼前这个现象,也都是有些猜测。
“就是八阵图之类的迷魂阵吧?我感觉这像是军师的手笔啊!”
方阳说着,跟林木森他们,都有着一种莫名的兴奋。
被这样的富有传奇色彩的阵困住,似乎也不是什么丢脸的事情。
“有没有可能,跟夏侯渊是一样的情况?”
蓝奕云提出了一个可能性。
张一鸣思索一下道:“你是说,相位空间吗?”
“这也不是没有可能。”

lt6uq都市小说 全球自走棋笔趣-第十三章 親自出手-fguwu

全球自走棋
小說推薦全球自走棋
前方兵种与BOSS都尚未探明,张一鸣不敢让蓝钻与摄命羽蛇都进击。
仅仅是跟带着九重圆环的黑钻一起冲向了城墙。
然而还不等他飞到近处,一张黄色的符咒就从城墙上飞了过来,速度快极!
黑钻驮着张一鸣,不能做出太大的闪避动作,侧身想躲,但这张黄色符咒就像是加装了跟踪器一样,绕了弯撞向了黑钻的肚皮!
好在这也算是远程攻击了,九重圆环的三环防御阵显现,将这道黄色的符咒挡了下来。
看似纸一样轻飘飘的符咒,却是撞碎了三环防御阵!
波纹一样的圆环当空炸开,如玻璃般碎裂,同时也将这道符咒给震的粉碎。
城墙上依旧是空无一物,不过张一鸣离的已经很近,开着上帝之眼,清晰的捕捉到了城墙上的能量动态,以能量态的强弱,确定了BOSS所在的位置。
只不过没看见倒算了,看见了反而是一惊。
城墙上居然有三个史诗级的BOSS!
但可惜的是还看不到BOSS的姓名,此刻怪物正处于隐形状态,他的双眼没法确定其存在,无限魔方的鉴定功能也迟迟不能启动。
祭台之上,铃响连续传来。
一道惊雷从天而降,落在了后方,目标直指付炎驭风领主!
惹得这个男人破口大骂起来,好在他这次有了戒备,土元素提前给驭风领主套了层护盾,加之元素化后的减伤,这才没被这发天雷打出成吨的伤害。
张一鸣这边反而是没有受到什么攻击,包括城墙上的火箭抛射,也指向了身后精英小队的阵地。
这可是帮他分担了绝大部分的火力了。
要放在之前一个人行动时,这些攻击可都要照着他的脑门来。
“坚持一下,我登上城头了!”
霸道神仙在都市
曾經的趕屍生活
就在黑钻一头撞向城墙时,诡异的事发生了。
他们面前被大片蓝光遮蔽,画面一闪,黑钻带着张一鸣直接回到了精英小队所在的山坡下方。
创世剑帝 疯血小安
“你怎么又回来了?”
付炎虽然是受到攻击最多的那个,但此刻看到张一鸣一脸懵逼的被传送回来,几乎是强忍着笑意,喊出这句话的。
“嗯?被传送回来了?”
张一鸣也略显尴尬,前脚刚说完登城的话呢,这一下就被送了回了老家。
“这技能还能这么用,这些骷髅有点脑子的啊?”
他也没想到这些怪物能把技能用的这么活,战术思想跟之前长平之战时,简直有了天上地下的差别。
要不是有队友撑场面,这一次的赤壁之战古战场,可能会让他异常难受。
“没事,它不可能一直使用这个技能。”
说完,张一鸣让黑钻再次起飞,又朝着城墙冲了过去。
兴许是这一次真的传送次数已经用尽,地面与城墙上的虚空处,飞出了大量火箭,都是直指黑钻而来,仿佛要抢在他登城之前,将它结果在空中一样。
九重圆环的三环防御阵再次生效,抵挡住了所有袭来的火箭,这已经是第二层屏障了,需得小心一些,不然再来回个几次,黑钻就要裸奔了。
“这攻击的密集程度,看来这次是来真的了。”
“不过我不信!”
张一鸣不敢再小瞧这些怪物的战斗智商了,趁着九重圆环还在生效,黑钻急停与城墙之前。
“来吧,一个个试!”
张一鸣身前的空中,白光连闪。
摄命羽蛇第一个冲出,撞向了城墙!
然而蓝光依旧是亮了起来,摄命羽蛇的身影瞬间不见,被传回了山坡之上。
田园小厨妃 思卿成殇
“我就知道!”
张一鸣冷笑一声。
开启风魔形态的黄钻也踏空而行,朝着城墙冲去,果不其然,蓝光闪烁之间,黄钻也再次被传送走了。
接着是幼年奇美拉,下级骨龙,死灵龙……
当大部分战棋都被传送走后,张一鸣又皱起了眉头,“难道这技能不是按次数算的?”
正在他疑惑时,就听见一声脆响,九重圆环的第二层屏障,终于是被密集的箭雨击破。
玻璃般的三环碎片,裹挟着近处的火箭,朝着来时的方向倒卷而回!
顷刻间,城墙上地面上,大量骷髅弓箭手被返回的箭矢命中,脱离了隐形状态,浑身冒起火来。
张一鸣也看到了,这些能射出火箭的骷髅弓箭手,清一色的完美品质怪物!
“用龙息!”
张一鸣一秒都不曾耽搁,转头就是一口火焰喷向了其中一座祭台。
一道金光冲天而起,映出一道道反复的密文,将祭台笼罩在内,黑钻的龙息,根本进不去分毫。
而不远处又是一道天雷落下,正中原暗领主的脑门!
原暗领主正在释放招牌的黑洞,一个巨大的黑窟窿在他面前膨胀,释放出绝强的吸力,所有长刀骷髅都是被拉扯着靠近,最后一头撞向这个黑窟窿,被强大的吸扯之力,碾成粉碎!
付炎的元素战棋,群战实力太强,也是连续找到了城头BOSS的打击。
天雷落下三次,皆是往他的战棋身上招呼,算是受到了BOSS的特殊照顾。
付炎也是发了狠,你要搞我,那我拼了命也要咬死你!
原暗领主被收回的同时,驭风领主直接化身暴风,快速在战场上聚起一片厚重的黑云。
密密麻麻的电光在黑云之中流窜,紧接着,一道道电蛇就从黑云之中落下!
这些落雷威力不算太大,但数量与落下的频率着实惊人,张一鸣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一招。
想来付炎也是生气了,压箱底的绝招都释放了出来。
蜿蜒的电流龙蛇急走,从天空落下,在地面穿梭,大量隐形的骷髅兵被电的显出身影来,有些长刀骷髅被连续命中,直接爆碎成了骨渣。
勇气之章—决战神界 魔界幽灵
付炎的爆发,也是激励了所有队友。
正面战场,他们几人对长刀骷髅的军阵形成了压制,局势一面倒,大量怪物被快速收割。
倒是张一鸣这边进展缓慢。
三个BOSS还未显形,足有九个技能在等着他!
这密不透风的防御,着实难缠至极。
“所有防御都是有极限的。”
这是张一鸣从大量的战斗中,总结出的经验。
他依旧不慌,等待被传走的战棋再度返回后,才又发动了一波总攻!
蓝钻如星际母舰一般飞临,乱流水刀激射而出,它首要目标不是祭台,而是周围的怪物。
九重圆环只有一个,放任这些火箭骷髅输出,对阵容威胁很大。
张一鸣一声令下,各色喷吐,照着祭台就怼了上去!
金光乍破!化为光点消散一空。
这金光的防御力还算是比较弱的,跟廉颇王龁之流没办法比。
防御一破,祭台上几只瘦小的骷髅,顿时暴露在张一鸣的火力中!
城墙上的BOSS再也忍不住了,张一鸣眼中,城墙上一团巨大的能量态出现异动!
恶风压顶,直至黑钻!
黑钻没有做出任何防御动作,晶罩一闪,将它护了起来。
“终于来了吗?”
那恶心的传送阵不知道破没破,但主动出击的BOSS,那可就不要怪我下手无情了。
蓝钻控制着乱流水刀调转了方向,将半空中的BOSS给劈的显形了。
这是一个小巨人般的骷髅,盔甲轻薄,只覆盖了要害部位,手持一柄巨大的双刃斧,显得剽悍至极。
宕机了一样的无限魔方,终于是给出了一条信息。
【横野将军徐晃Lv15】
【品质:史诗】
【技能:破势,命脉截断,罡返】
【危险程度:高】
看到名字,张一鸣就知道,这又是一个有料的BOSS了。
徐晃也是五子良将中的一员,身后还站着两个身份不明的BOSS,不过张一鸣猜测,后面的两个应该不是正面战斗的类型了。
祭台与它们刚刚所释放的技能,就很能说明一切。
只不过徐晃这一记跳劈,显得有些莽撞,它此刻已经落到城墙之下,砸翻了一群骷髅兵。
张一鸣正想着先不用管他,专心对付其他怪物,落地之后的徐晃,也无法对他造成什么威胁了。
没想到徐晃脚下蓝光一闪,它居然直接被传送回了城头!
张一鸣心中憋着一句mmp,不知当讲不当讲。
“蓝钻,蓄力水炮,其余人集火祭台,把那几个小骷髅宰了!”
张一鸣命令刚下完,回到城墙上的徐晃已经再次跃起,又是一斧子,势大力沉的当空劈向黑钻!
蓝钻水炮骤然迸发,直击半空中的徐晃!
这次没了见切晶罩,但这发水炮,应该足以将它给打飞出去!
然而张一鸣没想到的是,徐晃一斧劈下,水炮的粗大水柱与之一触即溃,还好黑钻反应及时,龙爪乌光笼罩,抓向了斧刃!
这一击压的黑钻从半空坠落,张一鸣展现了极强的临场反应与身体素质,他迅速向后跑了几步,在黑钻脊背上一跃而起,一个半空转体,躲过了黑钻无意识乱挥的尾巴!
在快要坠地时,一阵旋风刮来,风魔形态的黄钻抢在他落地前,将他稳稳接住。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这一套动作,堪比好莱坞大片,只是这不是特效镜头,任何动作有一丝一毫的偏差,张一鸣都会摔个粉身碎骨。
黄钻叠满的羽化战刃提供了超强的机动能力,也是一个关键。
这片刻功夫,防御被击破的那座祭台,也是被轰的粉碎,烧成了一个火球。
幼年奇美拉开启了三星技能终极喷吐已经开启,短时间内,它的喷吐技能,都不需要消耗充能,酸液与雷电不要钱一样的喷洒而出,直接是连骷髅带祭台,一起给炸了!
三星之后,幼年奇美拉的战力飙升。
不再需要它近身肉搏了,免得像是憨憨打架一样,只需要拿好键盘,喷就完事了!
落地的徐晃与黑钻扭打起来,徐晃的双刃重斧威力巨大,黑钻完全讨不了好,一开始它还能凭借蛮力压制徐晃。
但徐晃守势堪称强大无比,每每它龙爪与双刃斧交击时,徐晃整个骷髅架子都会闪过一层金光,接着以翻倍的力量进行回击,连黑钻都差点被打翻!
而且但凡与徐晃巨斧交击的部位,立刻就会产生一阵酥麻,半天使不上力气!
黑钻越打越弱,没多久身上就添了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口,逐渐反过来被徐晃压制住了。
“人型怪物果然没一个好惹的。”
张一鸣感慨的摇了摇头,他并不打算分战棋去帮忙,或是让黑钻开必杀。
因为他已经看到,队友们的支援到了。
光子女武神飞跃战场,手持光矛加入了战斗,一团光球更是从它身上析出,射入了黑钻体内。
一股力量猛的从黑钻体内升起,抗性更是突然间大幅提升,身体上的酥麻,正在快速恢复!
这是黄豆豆的言灵,跟随光子女武神一同飞了过来。
作为辅助战棋来说,三星言灵的效果已经是相当强力了。
有了黄豆豆的增援,正面黑钻再度压制了徐晃,光子女武神持有武器,与徐晃过招时,并未产生肢体麻痹效果。
趁着徐晃注意力被吸引,蓝奕云操控着入魔玄蜂王再次从天而降,想要复刻对战于禁时的战术。
徐晃反应很快,身上金光亮起,防御力骤然提升的同时,入魔玄蜂王攻击的部分力道还被吸收了!
这一击虽然得逞,但并未如愿以偿的斩下徐晃的持斧的手臂来!
不过城墙下的战斗已经是上下两开花,捷报频传了。
剩下一座祭台的金光圆阵,快速被张一鸣的一众战棋协力破除,幼年奇美拉也贡献出了自己最后的力量,摧毁了这处祭台。
至此,两座祭台已毁,那恶心的传送阵,应该也被破了。
那威力颇大的天雷也是许久没有再落下,想来同样是因为祭台被毁,没了释放的源头。
邬稔派遣的摄冰鸮也是赶到,蓄势已久的冰霜风暴顿时笼罩了城头!
这技能限制于摄冰鸮的品质,伤害已经十分有限了,但范围尚可,控制效果也还算不错,城头的守军,被冰霜风暴笼罩,瞬间被破除了隐形效果!
张一鸣目光扫过,剩下两个BOSS的信息,也尽被收入眼底!
【奋威将军程昱Lv15】
【品质:史诗】
【技能:惑心符咒,天雷轰,祭台召唤】
【危险程度:高】
【奋威将军满宠Lv15】
【品质:史诗】
【技能:金缚阵,挪移阵,祭台召唤】
【危险程度: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