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腳踝骨折

人氣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二百九十四章 驗證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20201021233833150和书友黄金时间gt的打赏。
手持手铳的汉子盯着许金水,问道:“你如何知道我们是虎字旗的人?万一我们是朝廷派来的锦衣卫呢!”
“好汉说笑了,刚刚的话已经足可以表明好汉的身份了。”许金水面带紧张的说。
手持手铳的汉子轻笑一声,道:“你倒是聪明。”
许金水干笑了两声。
“好汉们,不要信他的话,他是替金人贝勒做事的。”罗忠旺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话,手持手铳的汉子似笑非笑的看着许金水。
许金水下意识咽了口唾沫,苦涩的说道:“那是我骗他的,我背后根本没有什么贝勒,我是虎字旗外情局在辽东的暗谍。”
手持手铳的汉子看了看许金水,又看了看罗忠旺。
在许金水说出自己是外情局的暗谍,他便对许金水自己人的身份多了几分相信,外人知道虎字旗有外情局的都不多,更不要说是暗谍了。
“他是什么人?”手持手铳的汉子挪动铳口指了指罗忠旺。
许金水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回答道:“为了取得他的信任,我故意骗他说我背后有一位贝勒撑腰,实际上我是想拉拢他一起弄死李弘,然后成为我们这一组探子的头领。”
解释完,一旁的罗忠旺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这么说他和你没有什么关系了?”手持手铳的汉子淡淡问了一句。
许金水点了点头。
“有关系,有关系。”罗忠旺急声喊道,“我愿意为虎字旗做事,我也可以成为外情局的暗谍,我可以发誓。”
若不是双手被困住在身后,他都想举起手来当场发誓。
许金水这时开口说道:“我们这些人都是被李永芳派到京城的探子,在辽东,都有家人,这也是李永芳钳制我们这些人的一种手段。”
虽然他没有直接说什么,但话中的意思很明显再说罗忠旺不值得信任。
“这个人带走,另一个处置了吧!”手持手铳的汉子交代了一句。
听到这话的许金水这才松了一口气。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许金水你个……”罗忠旺一边求饶,同时不忘对许金水破口大骂。
可惜他骂人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出来,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巴,紧接着咽喉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划过。
这个时候,他想骂都骂不出来,嘴巴里冒出来的都是血沫子。
“撤!”手持手铳的汉子朝其他人招了招手,转身往院门外走去。
许金水被两个人押着,一同往门外走。
虽然无法回头,但他能感觉到背后被东西顶住,似乎是匕首一类的东西。
很快,一群人从院子里离开。
门外的这条胡同平时根本没有多少路人,突然冒出一群汉子,一看就不好惹,几个站在门口聊天的闲汉默默地退回到院子里,关上了自家院门。
一路上许金水没有任何的意动,老老实实的跟着虎字旗的人来到了一处偏僻的院落里。
经过一番审问,他被留在了院落里的一间屋子中。
除了不能不出屋,其他的自由都没有对他限制。
坐在屋中一条长凳上的许金水愁眉不展。
此时的他心中忐忑不安,不知带他回来的这些虎字旗的人会如何处置他。
虽然他知道自己也是虎字旗的人,但是从来没有与虎字旗其他人接触过,也不知道虎字旗的人会不会相信他这个自己人。
天色快要黑下来的时候,有专人为他送来了饭菜。
“那个好汉,我什么时候可以走,我失踪太长久的话,容易被人怀疑。”许金水对送饭的人说道。
送饭的是一名汉子,他对许金水说道:“等确定了你的身份,自然会放了你,现在你就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别想着逃走,不然不仅是你,就连你在辽东的家人也会因为你丧命。”
“我不走,我不走。”许金水急忙摇了摇头。
在辽东他是有婆娘的人,孩子都几岁了,不然李永芳也不会放心让他到京城来做探子。
汉子放下了饭菜,端着托盘转身离开了房间。
许金水看着留在桌上的饭菜,苦笑了一声。
眼前的这点饭菜对他来说顶多吃个半饱,一看就知道是故意为之,明显对他的身份还抱有怀疑。
不管能不能吃饱,有这些饭菜不用担心会被饿死,在辽东,他们这样的汉人连吃半饱的机会都很少,也只有来到京城后,才勉强能填饱肚子。
………………
“掌柜的,陆春波来了,人安排在了后院。”王自行身边来到了一名伙计,低声对他说。
王自行把手里的木板递给了伙计,嘴里说道:“上好了板,你留在前面盯着,我去一趟后院。”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说完,他迈步进了铺子里。
被留下来的伙计把手里的木板装在了屋外的门窗上,表示铺子上板关门,同时挂了一块木牌在门外。
王自行来到后院。
“头。”等候在屋中的陆春波站起身,朝王自行一抱拳。
王自行摆摆手,走到炕沿前坐下,这才说道:“怎么这个时候过来?遇到麻烦了?”
外面的天色快要黑了。
京城的宵禁虽然自打孝宗后逐渐废弛,可天色一黑,维护京城安稳的五城兵马司在街上的巡逻开始严格起来。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情,王自行从来不允许自己人天黑以后来他这里。
“确实出了些事情。”陆春波说道,“今天暗杀奴贼探子的时候,抓到了一个奴贼那边的探子,称自己是外情局的暗谍,我担心他真的是自己人,便把人单独关押了起来。”
王自行想了想,说道:“杨头在辽东安插了暗谍很正常,关键是要能证明此人的身份确实是咱们的人。”
“我明白,所以我才过来,希望头你这边能派人回大同一趟,能不能查到此人的身份。”陆春波从怀里掏出一张纸条,递向了王自行。
同时,他说道:“这是此人的身份,这里还有一份他供述的内容。”
说着,他又拿出来一张折叠起来的纸张,打开后放在王自行面前。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二百九十三章 自己人相伴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杀了他!”李弘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许金水,对一旁的罗忠旺命令道。
就在这时,许金水扑了上来。
抓起床上的被子,蒙头盖在了李弘的身上,然后用力的往下压。
李弘在下面挣扎,一个劲的想要把身上的许金水掀翻。
“还愣着干嘛,还不赶紧过来帮忙!”许金水半个身子压在李弘身上,扭着头对罗忠旺大喊。
罗忠旺反应过来,也扑了上来,帮助他按住了李弘的两条腿。
腾出手来的许金水双手掐住被子,使劲的捂住李弘的口鼻,不让他有机会喘息。
两个人在李弘身上折腾了许久,身下终于没有了动静。
许金水掀开李弘脸上被子,伸手试探了一下李弘的鼻息,又在脖颈处的动脉上按了按,确定人已经没气了,这才翻身坐在了床上,嘴里大口的喘气。
“死了吗?”罗忠旺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许金水点点头,道:“放心,人已经死了,这是匕首,你拿着在他脖子上割一刀。”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递向罗忠旺。
“不是已经死了吗?用不着这么麻烦了吧!”罗忠旺没有接匕首,心中不太愿意去割李弘的喉。
许金水面露冷笑,道:“怎么?害怕了?到了这个时候想要退缩?晚了,只要被人知道李弘是被你我杀死的,驸马那边绝不会放过你我。”
“我没想退缩。”罗忠旺接过匕首。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看着床上七窍流血的李弘,伸手在对方脖子上划了一刀,鲜血从脖子上流了出来,浸湿了下面的被子。
许金水从罗忠旺手里拿回匕首,在李弘的身上擦了几下,拭去上面的血渍,重新踹回怀里。
“我来这里被一个半掩门子见到了,今晚上我会去她那里过夜,让她永远闭嘴,你也想想自己来的时候有没有被什么人看到。”许金水对罗忠旺说道。
罗忠旺摇了摇头,道:“除了你,没有人知道我来过这里。”
“这样最好不过了。”许金水说道,“如此一来,咱们可以把李弘的死推在暗中对付咱们的那些人身上。”
罗忠旺点点头。
杀了李弘,他心里十分的慌乱,根本没有心思去想善后的事情。
“行了,走吧!我想你也没心情留在这里。”许金水从床上跳了下来,招呼罗忠旺离开。
两个人从屋中走了出来。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的院墙上,突然多出两颗脑袋,从墙后面探了出来。
“什么人?”许金水冲着墙头那边喊了一句。
走在一旁的罗忠旺一惊。
这个时候他才发现墙头上居然有人。
“被发现了,上。”墙外传来这样一道声音。
紧接着,墙上爬上来两个人,翻墙跳入了院子里。
轰隆!
一种闷响,翻墙头的两个人踩到了院子里的机关上,直接两个人直接下坠,掉到了坑里。
“快走。”许金水对罗忠旺说了一句,整个人冲向前面的院门。
坑只有半人深,根本埋不了人,顶多只能对屋里的人起一个预警的效果。
许金水一炮,罗忠旺动作也不慢,紧随其后跑向院门。
许金水伸手拉开院门,身体顿时僵硬住,整个人一步一步往后退。
一支手铳从门外伸了出来,顶在许金水的胸前。
“好汉,求财尽管到屋中去拿,我保证绝不会报官。”许金水举着自己的双手,身子慢慢的往后退。
手持手铳的汉子从门口走了进来。
在他身后,又进来两个人,最后一个进到院子里的人随手关上了院门。
这会儿两个掉进坑里的汉子也爬了出来,来到许金水和罗忠旺身边,用两个人的腰带把他们两个双手捆住。
“你们两个去屋里看看,人还在不在?”手持火铳的人对身边的人交代了一句。
站在他身后的两个汉子从两侧走出来,快步走向前面的房间。
时间不长,两个人从屋中退了回来。
“头,那个李弘已经死了,尸体还是热的,刚死不久。”其中一个从屋中出来的汉子看着许金水和罗忠旺两个人说。
手持手铳的汉子点点头,旋即对面前的许金水说道:“你们两个可以呀,居然杀了李弘,这是分赃不均还是失手杀人?”
“李弘七窍流血,一看就被下了毒,咽喉要害被人割开,这两样都能致死,不像失手杀人。”从屋中出来的汉子说道。
手持手铳的汉子笑着说道:“这么说就是分赃不均喽!”
“不,不是,我们只是想发点小财,没想到他奋力反抗,不得已只能结果了他。”罗忠旺结巴着说道。
手持手铳的汉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罗忠旺,前面那条街的布店掌柜,没听说你还是个江洋大盗。”
连名字都被人叫出来,罗忠旺脸色大变。
“你叫许金水,是东街上的苦力,哦对了,还有一个身份是李永芳派到京城的探子,你也是一样。”手持手铳的汉子又对许金水说,又看了一眼边上的罗忠旺。
听到这话,两个人不再报以侥幸,明白眼前这些汉子恐怕早就知道了他们这些人的身份,不然不可能这么清楚的喊出他们的名字,和他们用来遮掩真实身份的职业。
许金水一脸警惕的看着面前的人,问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如何会知道这些?”
“我们是谁不重要,你只需要记住我们是来送你们两个上路的。”手持手铳的汉子朝边上的几个人使了个眼色。
两个汉子走上前。
“不要杀我,不要杀我。”罗忠旺惊恐的喊道。
许金水盯着面前的人,紧张的说道:“你们是锦衣卫,不,你们是虎字旗的人,对,一定是虎字旗的人,咱们是自己人!”
“等等!”手持手铳的汉子制止住正要给许金水抹脖子的那名汉子。
虽然停了手,和匕首还是让许金水脖子上多出一道血线。
许金水下意识咽了口唾沫,嘴巴发干的说道:“我,我也是虎字旗的人,你们要是虎字旗的人,咱们算是自己人。”
“啊!你是虎字旗的人!”罗忠旺一脸惊讶的望着许金水,仿佛第一次认识他一样。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二百九十二章 動手展示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院子墙皮脱落,院子里杂草丛生,四周残破,看上去很长时间没有人收拾过。
院子中间有一条小道,从院门连接着院子里的正屋,因为经常有人走,这才没有什么杂草。
一般人来到这里,若不是知道里面住着人,甚至以为是一座荒宅。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不过,许金水知道,院子里的杂草是李弘故意留下的。
一些陷阱被杂草遮掩住。
不知道院子里情况的人,突然闯入进来,尤其是从来两边翻墙进来,很难躲过院子里的这些陷阱。
这也是李弘为自身安全做的一种保护手段。
只有许金水他们这一组人才知道院子里有陷阱这个情况,但也不知道陷阱布置在了什么位置。
走着院子中间被踩出来的小道,许金水来到院子里面的正房门前,推门走了进去。
掀开门帘进到里屋,一股怪味冲撞鼻孔,随后他见到赤膊的李弘,正懒散的斜靠在散乱的被子上。
联系先前从院子里离开的半掩门子,许金水清楚刚刚房里发生过的事情。
“你怎么过来了?”李弘瞥了许金水,懒懒散散的问道。
屋中的那种味道实在有些刺鼻,许金水往后退了一步,这才说道:“最近东街死了不少人,其中有几个还在一起干过活,这些人说话带了一嘴辽东口音。”
“你什么意思?”李弘眼眶微微一缩。
许金水左右看了看,低声说道:“我怀疑他们和咱们一样,都是驸马派来的人。”
在李弘面前,他只表露出怀疑的意思,不像在罗忠旺的面前,说的那么肯定。
“你有证据证明那些人是驸马派来的人吗?”李弘眉头皱了起来。
许金水摇晃了几下脑袋,道:“我哪能有证据证明这个,不过,这几天死的都是辽东口音人的,所以我才有所怀疑,担心是不是暗中有人在针对咱们这些人。”
“你是说锦衣卫吗?”李弘面露一丝不屑。
锦衣卫被世人吹嘘的厉害,来到京城这几年,他发现北镇抚司的这些锦衣卫除了敛财精通之外,用心做事的根本没有几个。
这样的锦衣卫,他从来没有当做过对手。
在他眼里,只有他们这些被李永芳训练出来的辽东探子,才是这个世上最厉害的谍探。
许金水一摇头,说道:“不像是锦衣卫的人出手,锦衣卫是什么德行,兄弟们都清楚,哪一次出动闹出来的动静都不小,可这一回不一样,完全是暗中行事,一点不像锦衣卫的作风,我怀疑背后还有另外的势力出手针对咱们。”
“你想多了。”李弘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旋即说道,“最近几年从辽东逃往京城的百姓人数并不少,不过是死几个辽东口音的百姓,未必是针对咱们。”
许金水顺着李弘说道:“听李头这么说,我这心里轻松多了,不过,接连几天都有人被害,肯定会引来官府的注意,我觉得咱们这段时间不管做什么都应该小心些,以免被官府盯上。”
“你说的有些道理,这样吧,你去告诉其他人,最近全都老实点,不要引来官府的注意,等过了这段时间在恢复正常。”李弘说道。
许金水点着头笑道:“李头放心,回去后我就把话带给其他人。”
“见到罗忠旺的时候,让他来我这里一趟,有事情安排他去做。”李弘又叮嘱了一句。
许金水明白。
李弘在这个时候找罗忠旺,无非是手里缺银子使了,想要从罗忠旺手里要银子。
这种事情发生不止一两次了,他们这一组的人对这种事情一清二楚。
“没什么事你先回去吧!”李弘下逐客令赶人,同时又道,“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做。”
说着,他伸手打了一个哈欠。
许金水陪笑的说道:“属下喝口水就走,从早上到现在连口水都没喝过,嘴巴干的厉害。”
“桌上有,喝了赶紧滚。”李弘一脸不耐烦的说。
许金水脸上不见气恼。
目光在屋中找了一圈,看到桌子上的大茶壶,迈步走了过去。
一边给自己往杯中倒水,一边他还问向李弘,道:“李头,要不要喝点水?”
“等等,有人来了。”李弘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一个翻身来到窗口下面,用手把木窗打开一个缝,一只眼睛贴在缝隙处往外看。
这会儿正要往杯中倒水的许金水慢慢把水壶放回桌上,右手伸进怀中。
“不用紧张,是罗忠旺。”李弘眼睛从木窗缝隙处离开,顺手合上了木窗。
许金水揣进怀中的手缓缓拿了出来,重新提起茶壶,语气轻松的说道:“罗掌柜来的还真是巧,李头您刚要找他,他自己就主动上门了。”
“来了也好,省得再找他了。”李弘哈哈一笑,旋即说道,“给我也倒一杯水。”
“好咧。”
许金水答应一声,又从桌上掀开一只杯子,提起茶壶往杯中倒水。
两只杯子倒满了水,他用手晃了晃,这才一手端一只杯子,朝李弘走过去。
到了近前,他把右手的杯子递给了李弘,自己端起左手的杯子放在嘴边喝了一口水。
李弘接过水杯,几口喝光里面的水,然后把杯子还给了许金水。
就在这时,罗忠旺从屋外走了进来。
“李头。”
李弘扭头看向许金水,说道:“你先回去吧!别忘了我交代的事情。”
“属下告退。”许金水朝李弘一抱拳,然后走到一旁的桌子前,放下手中的水杯,这才往屋门方向走去。
咳咳!
然而,没等许金水走到出门,李弘突然发出剧烈咳嗽,随即用手捂住肚子,脸上的冷汗刷的一下子冒了出来。
“李头您这是怎么了?”许金水收回正要离开的脚步,急忙来到床边,一脸关切的问候李弘。
这时候,李弘脑门上青筋蹦出,一脸狰狞的盯着许金水,强忍着疼痛说道:“是你,你居然要下毒害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一旁的罗忠旺一脸惊诧的望着许金水。
他们约好了一起对付李弘,没想到许金水已经先动手了。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流匪 愛下-第一千二百八十五章 進宮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屋中突然多出一个人,李公公扭头看向来人。
“干爹,刚刚宫里面传来消息,叶首辅和韩爌因为最近京城中关于虎字旗谋反一事,去了乾清宫面圣。”来人躬身说道。
听到这话的李公公偷偷看向座位上的魏忠贤。
魏忠贤冷哼一声,道:“给脸不要脸,咱家倒要看看你们如何扳倒咱家。”
“干爹息怒,有皇爷的信任,任由首辅他们说出花来,皇爷也不会相信的。”李公公在一旁劝说。
奴贼在京城的探子,散播出虎字旗在大同造反的流言,想要借大明朝廷的手对付虎字旗,阴差阳错之下,魏忠贤以为这背后是东林党想要通过虎字旗来对付他。
本来没有魏忠贤什么事,却把事情主动揽在了自己身上。
魏忠贤呼了一口气,道:“准备轿子,咱家要入宫。”
宅子里一直都备有一顶轿子和几名轿夫,专门用来接送魏忠贤出入宫中。
轿子准备好,停在了屋外。
魏忠贤走了出去,坐上了轿子。
轿夫抬起轿子,从宅院正门走出,一路朝宫门走去。
李公公这样的小太监,在魏忠贤面前,自然没有做轿子的资格,只能用两条腿跟在跟在轿子一旁走路。
为了回宫方便,魏忠贤在宫外的住处距离宫门并不算太远。
轿夫抬着轿子,一直来到宫门外才停下来。
魏忠贤下了轿,带着李公公走向宫门。
作为宫中的大太监,又是天启身边最得势的太监,身上有着出宫腰牌,加上他的身份,宫门前的守卫自然不敢刁难,恭恭敬敬的放他入宫。
进了皇宫,他自然不能继续坐轿子或是辇,现在他还不是后来最得势时的九千岁。
皇宫对他来说十分熟悉,加之一路上没有人敢阻拦,很快来到了乾清宫外。
“皇爷可在里面?”魏忠贤问向守在乾清宫门外的小太监。
小太监恭敬的说道:“皇爷正在里面召见阁老和韩大人。”
“你在外面等着,咱家进去给皇爷请安。”魏忠贤对自己带来的李公公交代了一句,随后迈步走了进去。
没等走到里面,他听到了里面叶向高的声音,脚下不由自主的加快了一些。
“奴婢给皇爷请安。”魏忠贤上前两步,给天启行礼。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天启看着魏忠贤,笑着说道:“大伴来的正好,阁老刚才说的事也与大伴你有些关系,一起听听吧!”
听到这话,魏忠贤心中冷哼一声。
认为这是叶向高和韩爌想要用虎字旗的事情来对付他。
不过,他脸上不显,直起腰走到天启身边站定。
这时他才有机会去看坐在下面的叶向高和韩爌。
叶向高目光清冷,他很难从看出什么来,但他能明显感觉到韩爌看向他的目光中充满了厌恶。
“阁老继续说吧!”天启端起团龙盖碗,放在嘴边喝了一口茶水。
叶向高拱了拱手,嘴里说道:“京城中到处都是关于大同东路游击刘恒将要造反的传言,所为无风不起浪,老臣请圣上降旨,捉拿刘恒进京问罪。”
“臣附议。”韩爌在一旁支持道。
天启眉头轻轻一蹙,道:“朕记得这个刘恒以前是大同的一个匪首,后来被朝廷招安,给了他一个游击将军的武职。”
“皇爷您说的没错,这个刘恒确实是被朝廷按照的降将。”魏忠贤在一旁说道。
叶向高这时又道:“正因为此人曾经是一个匪首,所以才更有可能再次反叛朝廷,老臣以为应该尽快派人去大同,把人抓回京中问罪。”
“倒也有些道理。”天启轻轻点点头。
一个游击将军还不值得他这个天子上心,要不是因为这个刘恒是被招安的降将,连这个人他都不会有什么印象。
叶向高继续说道:“圣上,老臣以为此事决不能耽搁,一旦京城中的消息传到大同,此人知道后难免会狗急跳墙,造成大同的动乱。”
“皇爷,可不可以让奴婢也说两句。”魏忠贤知道自己不能再等下去,不然等到天启同意叶向高的建议,金口玉言,在想挽回就难了。
天启看向魏忠贤,笑着说道:“大伴有什么想法,可以说出来,让阁老和韩爱卿一起听听。”
“奴婢先行谢过皇爷。”魏忠贤朝天启行了一礼。
然而,坐在圆凳上的韩爌这时候开口说道:“圣上,此事乃是朝中之事,魏公公不过是宫中一个太监,不应干预朝政,以免宦官专权。”
一口一个太监,一口一个宦官。
魏忠贤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他是太监不假,可也不想被人一口一个太监的喊,何况还给他扣了一顶宦官专权的帽子。
“朕记得当初招安这个刘恒的建议就是大伴说提出来的,这次的事情事关这个刘恒,爱卿不妨听听朕的大伴是不是有什么好办法。”天启对韩爌说道。
对于韩爌所说宦官专权的话,似乎根本没有当做一回事了。
韩爌不肯给魏忠贤开口的机会,便说道:“自古以来宦官专权都是从参与朝政开始,还请圣上明鉴。”
这话一说完,魏忠贤脸色气的铁青。
由此,他越发认定京中关于虎字旗的流言背后推手就是东林党,为的就是要对付他。
“爱卿多虑了,大伴忠心于朕,不会有爱卿所说的这种情况发生。”天启不以为然的摆摆手。
韩爌不愿放弃的继续说道:“圣上,此事不可不防呀!如今朝中内外谁人不知魏公公,如此下来,恐怕宦官专权的祸事将会再次发生。”
“大胆,皇爷面前由不得你信口雌黄。”魏忠贤忍不住出声呵止韩爌。
担心对方再说下去,他就算不被治罪,也会让天启厌烦。
韩爌怒目瞪向魏忠贤,道:“本官见你才是大胆,在圣驾面前都敢如此张狂无忌,可见平时要有多么嚣张。”
“你!”魏忠贤说不过韩爌,气的面色胀红。
“好了。”天启呵止住两个人的争吵,语带不满道,“韩爱卿也是一心为国,大伴你就不要再争辩了。”
魏忠贤见天启生气,急忙跪下道:“奴婢一时失了方寸,还请皇爷责罚。”

精华都市异能 大明流匪笔趣-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尋找樑家車隊分享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PS:感谢书友20181222204728205的打赏。
王云成对一旁的护卫说道:“去把副师正和林参谋请来。”
护卫从大帐内离去。
时间不长,两个身影健硕的汉子从账外走了进来。
“师正,听说刚才外情局的人来了,是不是大人那边传来了什么命令?”说话的是脚下踩着长靴走进来的林参谋。
随他一起进来的副师正于怀没有说话,只是看向王云成,心中同样好奇外情局的人送来了什么消息。
王云成说道:“来人是从宣府过来的,奉赵先生的命令,送来有关宣府梁家的消息。”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莫非是宣府本地的那个晋商梁家?”于怀接话说道,“我记得没错的话,这个梁家的主事之人应该是宣府商会的一名理事,似乎是叫梁嘉宾。”
第三战兵师来到张家口外的草原以后,粮草的就近从宣府解决,有时候也会与宣府商会的一些成员进行接触,对宣府的了解也开始变多。
梁嘉宾最为宣府商会的理事之一,第三战兵师的几名高级军官哪怕没见过本人,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王云成点了点头,抬手把桌上的信递给了距离自己最近的林参谋,嘴里说道:“你们看看这封信函,是赵先生送来的。”
林参谋接过信函,放在眼前看了起来。
看完后,他又递给了一旁的于怀。
“这件事情就交给于副师正去做吧。”林参谋说道。
这时候,于怀也看完了信函里面的内容,便点头说道:“交给我没问题,我带一个千人队过去。”
信函上面的要求对于他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事。
王云成一摆手,说道:“这一次我亲自去,把你们找来,是希望我不在的时候,你们要盯紧咱们这里,尤其是要防备左翼蒙古那边。”
“这么点事你一个师正出马,也太看得起梁家的人了,我看你还是留下坐镇吧!”林参谋说道。
边上的于怀也道:“你一个统兵上万的师正去对付小小的梁家车队,简直是杀鸡用牛刀,太给梁家人的脸了。”
“不用劝了,我意已决。”王云成对两个人说。
林参谋见状,知道劝不住,只好同意。
一旁的于怀却面露失望。
自打第三战兵营来到张家口外的草原上,除了正常练兵之外,在没有正经八百的打过一仗,顶多在周边打一打马匪。
然而,马匪规模最大也不过百十来号人,很多才几十人。
对第三战兵师来说,这点马匪还不够塞牙缝的,不到一个月,周边连马匪的踪迹都再也找不到了,想给第三战兵师的新兵来一场实战练兵都没机会。
王云成从座位上站起身,对一旁的护卫说道:“通知第一战兵营,让他们出一个千人队,随我执行任务。”
“是。”护卫答应一声,转身跑出了大帐。
于怀走到一旁,拿起茶壶,往喝水的茶缸里倒了一杯白开水,双手递向王云成,一脸讨好的说道:“师正,这么一个小任务不值得你亲自出马,不如让给我,作为第三战兵师的副师正,要懂的为上级分担重任。”
虎字旗的团体与其他土匪团体或是朝廷的情况不一样。
在虎字旗,想要升职,除了文化课要过关外,还要有实实在在的功劳,没有功劳,就算哪天空下了某个位置,也以有功劳的人优先任职。
解决梁家车队不是什么多重要的任务,可蚊子再小也是肉,于怀觉得自己可以在争取一下。
王云成接过于怀递来的茶缸,笑眯眯的说道:“放心,等哪一天左翼蒙古来犯,一定给你领兵出战的机会。”
听到这话,于怀脸一苦。
这是给自己画了一张大饼,看不到吃不着。
不过,这也让他死心了,明白这次的任务落不到自己头上了。
队伍很快集合完毕。
王云成带上的兵甲,率领一个千人队的战兵离开了大营。
被他带离大营的战兵皆是步卒,只有少数一些骑兵作为哨骑,散开到四周。
虎字旗战兵的行军速度要强过明军,即便如此,也远远比不上骑兵行军的速度。
而梁家车队虽然有车有马,也有骑马的亲兵家丁在,可因为带着一车车的货物,赶路的速度同样不快,一天顶多走几十里路。
王云成并不知道梁家的车队具体在草原什么地方,但是他有外情局送来的信函,上面标注出了梁家车队离开边墩进入草原的地方。
有了这样一个位置做为标记,便能确定梁家进入草原的方向。
毕竟一支车队有不少人,所经过的路线必须有足够的水源才行。
这一片草原的地形地貌早就被虎字旗的人绘制成为地图,王云成只需要通过地图上面水源的位置,便可以推算出梁家车队所走的路线是什么。
王云成带着一个千人队的战兵行军速度远比梁家车队行进速度要快。
只过去五天,找了地图上标记的两个水源地,王云成派出去的哨骑便发现了大队车马行进过后留下的痕迹。
在右翼蒙古几个部落的草原上,出现马群留下的痕迹并不新鲜,但是出现大量马车留下的痕迹,除了虎字旗自己,就只有从外面进入草原的车队了。
虎字旗的车队只走虎字旗在草原上修好的道路,或是以往经常走的熟悉路线。
不管是哪一种,都使草原上多出一条明显的道路出来。
如果在遍地是荒草的地方多出了许许多多马车留下的痕迹,很有可能是梁家车队经过留下的痕迹。
“告诉咱们的哨骑,沿着地上的车辙印追下去,找到后马上把消息送回来,不要打草惊蛇。”王云成对队伍中的哨骑下令。
几名哨骑策马疾驰,离开了队伍。
王云成带着大队的战兵没有急着赶路,而是留在水源处修整。
半天的时间过去。
沿着车辙印追寻离开的几名哨骑中的一人,重新回到了队伍中。
“师正,在七十里外的地方发现了一支三百人规模的车队。”
回来到的哨骑为王云成带来了梁家车队的消息。

优美都市小说 大明流匪 線上看-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上門推薦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唔,继续说。”裴鸿端起盖碗喝了一口茶水。
裴顺又道:“没有了理事身份,直接影响到了田家的生意,一些原本实力不如田家的商会理事,这两天已经开始追上并超过了田家,对此田生兰一直痛恨虎字旗害他丢了理事的位子。”
“哼,这些商人眼中只有自己的那点利益。”裴鸿嘴角露出鄙夷之色。
边上的裴顺陪笑道:“正因为田家的自私,才更好让他为老爷所用,只要老爷许诺给他一些好处,保证他老老实实的替老爷您卖命。”
“说的不错,这样的人对付虎字旗最合适不过。”裴鸿点点头。
没有了更合适的人选,与虎字旗有仇怨的田生兰就是他用来对付虎字旗的最好人选。
裴顺笑着说道:“老爷放心,田家在宣府行商多年,人脉远比虎字旗在宣府更深厚,相信只要田生兰尽心尽力为老爷您办事,虎字旗剩不下几天风光的日子。”
“哼,区区一个游击将军也敢和本官斗,本官倒要看看,等虎字旗没有走私的生意可做,看你拿什么和本官斗。”裴鸿冷哼了一声。
另一边田生兰离开了巡按衙门,上了门外的马车,让车夫赶着马车沿着街面远去。
就在巡按衙门斜对面的一处墙根底下,几个闲聊的闲汉,看着田生兰远去的马车说道:“马车上的这个人好像是田生兰,以前在灵丘的时候我见过他。”
当年田家受到范家打压,田生兰曾去过灵丘求虎字旗帮忙。
“田生兰是谁?”一旁有不认识田生兰的人问道。
认出田生兰的那名闲汉说道:“这个家伙是宣府的晋商,当初他和一个姓陈的晋商来过灵丘,后来我还清楚田家之所以能在范家打压下存活下来,就是咱们大人出手帮了田家一把。”
“这不对呀,他既然是咱们的人,怎么来阳和卫了,而且还是从巡按衙门里出来的。”边上有人不解的说道。
闲汉说道:“不管他来巡按衙门做什么,以他敏感的身份来阳和卫,这件事情就不正常,你们现在这里盯着,我安排人把这个消息传回去。”
说着,他一个人从墙根底下离开。
离开巡按衙门的田生兰在马车里哼起了小曲。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上門閲讀
这一次来阳和卫,他收获巨大。
当年他帮虎字旗成立了商会,商会会长本就应该是他的,最后却被虎字旗一脚踢开,这让他对虎字旗心生怨恨,可虎字旗势大,让他不得不强忍下口气,留在商会里做一个普通的成员。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 腳踝骨折-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上門分享
现在有了杨国柱和大同巡按的支持,他有了底气和虎字旗抗衡。
他相信,在自己的带领下,田家会变得更加辉煌,绝不比现如今的虎字旗规模更小,到时大明北方的行商,都要在他们田家的手底下讨生活。。
乘坐的马车并不是他在宣府经常做的那辆。
来大同,虎字旗的老巢,他还是抱有一定的警惕,尽量避免被虎字旗发现,让他有更多的时间来谋划。
马车离开了阳和卫。
不久之后,一匹快骑也从阳和卫离开。
只不过,马车走在去往宣府方向的官道上,而快骑去往的是新平堡方向。
田生兰不知道的是,从他离开阳和卫不久,一直到回到宣府,一路上始终有人暗中盯着他,就连他一路上见过什么人,都被盯梢的人观察的一清二楚。
回到宣府的田生兰不知道有人盯梢。
回到田家,他沐浴更衣之后,带着家中的下人去了宣府商会理事梁嘉宾的府上。
梁嘉宾最早是范记商会的人,后来见范记失势,转而投靠了虎字旗的宣府商会,成为了宣府商会的理事。
“老爷,田东主到访。”梁友来到厅堂里的梁嘉宾跟前。
梁嘉宾手指捻了捻自己的胡须,自语道:“这么晚他来我府上做什么!”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上門推薦
梁家曾随范家在生意上一起打压过田家,哪怕后来两家都在宣府商会,关系也谈不上多好,很多时候见面连招呼都不打。
这个时候田生兰突然找上门,梁嘉宾心中泛起了嘀咕。
一旁的梁友说道:“老爷您若不想见他,小的这就让人把他打发走。”
“不。”梁嘉宾一抬手,制止住梁友的想法,旋即说道,“带他过来,听听他想要做什么。”
“是。”梁友答应一声,从厅堂里退了出去。
时间不长,梁友带着田生兰和一个田家的下人来到了梁家招待客人的厅堂。
“田东主。”
“梁东主。”
梁嘉宾和田生兰两个人互相抱拳行礼。
“田东主请坐。”梁嘉宾一指旁边的座位,旋即又对梁友说道,“梁友,让下人上茶。”
两个人分别落座。
“这么晚还来打搅梁东主,还请梁东主勿要怪罪。”田生兰面上带笑的说。
梁嘉宾一摆手,同样笑着说道:“田东主这是哪里的话,你能来我府上,那是蓬荜生辉,何谈怪罪二字。”
“梁东主的大肚,我是自愧不如呀!”田生兰摇头叹了一口气。
梁嘉宾眉角挑了挑,嘴里笑着说道:“田东主这是哪里的话,你我两家同在宣府行商,打交道多年,你我说是世兄也不为过。”
“不,我要给梁东主你赔罪,若不是因为我小肚鸡肠,记恨梁家帮范家一起打压我田家,两家也不会断了这么久的来往,现在回想起来,是我气量太过狭小,我在这里给梁东主赔罪了。”田生兰抿着嘴,朝梁嘉宾拱了拱手。
梁嘉宾叹了口气,说道:“当年在田家的事情上,我梁家也有不对的地方,当初不该因为范家的逼迫,便答应范家对田家的生意进行打压。”
“因为范家,你我两家误会这么久,好在一切都过去了。”田生兰摇头叹息的说道。
梁嘉宾点头道:“说的不错,现在范家已经不复存在,你我梁家不该因为一个已经不存在的范家,继续互相敌视下去。”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大明流匪 起點-第一千二百一十五章 上門
“俗话说冤家宜解不宜结,今天咱们两家把话说开了,以后还是生意上还要多多来往。”田生兰笑着说。
仿佛田家和梁家两家之间的疙瘩真的已经解开。

精品小說 大明流匪 ptt-第一千一百八十九章 殺金人閲讀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走,往右边走。”
尼满选定一个方向,带着身边的同伴,再次掉转马头改变方向。
明安乌勒吉不敢违背尼满的意思,只能跟着金人一块逃命。
不过,所有人都清楚,就算他们逃去的方向没有追兵阻截,也不能解决追兵的问题,追上是迟早的事情。
又逃出一里多路。
金人的身后,一支几百人的骑兵紧追不舍。
“是虎字旗的铁甲骑兵。”阿克敦偷偷回头瞅了一眼,就在身后不远处,已经可以看到追兵的模样。
他们在青城呆过几天,见过虎字旗的铁甲骑兵,人人都是一身铁甲,在青城的时候还让他们羡慕过。
现在面对铁甲骑兵的追击,所有人心头一片阴霾。
尼满带着同伴一连改变几次方向,始终无法甩开身后的追兵,反倒被追兵渐渐拉近了距离。
“额真,不如咱们和他们拼了。”阿克敦阴沉着一张脸。
尼满没有说话,只是再次改变方向。
和追兵人人一人双马比起来,他们只有单人单骑。
战马跑了这么久,已经气力不足,速度也不如之前,只能眼睁睁看着虎字旗的铁甲骑兵从两边兜了过来
到了这个时候,尼满知道已经跑不了了,干脆一揽缰绳停了下来。
其他的金人也都纷纷停下。
铁甲骑兵把尼满和其他的金人团团围住,一支支骑铳铳口指向他们。
“你们虎字旗的人就是这么对待客人的吗?”尼满强压着心中怒火,冲着面前的虎字旗铁甲骑兵喊道。
他根本不知道哪里得罪了虎字旗,不仅合作的事情没有谈成,就连他们这些人的性命也有可能丢在这里。
铁甲骑兵中间,骑马走出来一人,看着尼满说道:“我们虎字旗的客人从来没有你们金人的位置,所有人准备!”
周围的铁甲骑兵纷纷举起手中的骑铳,没有骑铳的铁甲骑兵也举起了马刀。
“你们汉人有句话叫做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我奉了主子的命令来请提成和你们虎字旗谈合作,算起来也是大金国的使者,你们不能杀我们。”尼满脸色难看的说。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手无寸铁的他们,面对兵甲精良的虎字旗铁甲骑兵,没有丝毫的胜算,他只希望眼前这些尼堪可以为了汉人的那点脸面,放他们走。
哪怕这种可能并不大,但只要有一丁点可能,他都不想放弃。
谭再旺冷笑一声,道:“你们算什么狗屁来使,今天你们逃不了了,这里就是你们这些奴贼的埋骨之地,动手!”
“等等,能不能告诉我,你们虎字旗为什么要杀我们,我们大金和你们虎字旗之间毫无冤仇。”尼满大喊道。
可惜等待他的是一阵噼里啪啦的铳声。
几十只骑铳响过之后,十几个金人一大半都挨了铳击,纷纷坠落马下。
明安乌勒吉运气十分的好,没被骑铳打中的几个人里面就有他。
“我不是金人,我不是金人,我是科尔沁人,放了我,我跟他们不是一伙儿的。”明安乌勒吉大声求饶。
谭再旺一挥右手,同时说道:“上,一个不留。”
打完火铳的铁甲骑兵没有动,对手中的骑铳进行重新装填,而那些手举马刀的铁甲骑兵朝剩下几个还在马背上的金人冲了过去。
“和他们拼了。”
没受伤的几个金人中有人高喊了一句,随即朝虎字旗铁甲骑兵冲去。
想拼命的金人面对一身铁甲的虎字旗铁甲骑兵,连边都没有挨上,便被伸过来的马刀斩于马下。
明安乌勒吉没有随金人去拼命,留在了原地,眼睁睁看着几个平时在他面前耀武扬威的金人,就这么死于虎字旗的铁甲骑兵手中。
不过,冲过来的铁甲骑兵也没有放过他,同样一刀割断了他的咽喉,当场坠落马下。
十几个手无寸铁的金人至死也没有对虎字旗铁甲骑兵造成丝毫的威胁。
“检查一遍,不论死活,全部补一遍刀。”谭再旺命令道。
十来个铁甲骑兵从马背上跳下来,朝地上的金人尸体走过去,对尸体进行补刀。
没等靠近,突然一具金人尸体朝最近一名铁甲骑兵扑了过去。
那铁甲骑兵抬手一刀捅进了扑来的金人心窝,随后一脚把金人尸体从刀上踹下来,回手又一刀抹在金人的脖子上。
另一边其他铁甲骑兵也开始朝金人身上补刀,确认金人的死活。
检查完,其中一名铁甲骑兵跑到谭再旺的马前,说道:“启禀大队长,十三个金人,一名蒙古人,全部诛杀,无一活口。”
“回青城。”谭再旺说了一句,然后自己调转了马头。
至于丢在草原上的金人尸体,不需要收殓,也不用担心会引发瘟疫,天一黑,自会有狼群闻着血腥味找过来。
李树衡和马云九一直留在青城的城墙上。
当他们看到从远处回来的铁甲骑兵,马云九笑着说道:“是谭再旺他们回来了,那些金人应该已经解决掉了。”
李树衡点点头。
铁甲骑兵营一个大队的铁甲骑兵若连十几个手无寸铁的金人都对付不了,铁甲骑兵营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谭再旺只带着几个骑兵进了城,其他的铁甲骑兵全都返回了铁甲骑兵营在城外的营地。
“启禀副司长,我铁甲骑兵营第一大队在东北方向三十里外的地方,消灭金人小队十三人,蒙古人一名。”
谭再旺来到城墙上向李树衡和马云九禀报。
“做的不错。”李树衡简单的夸了一句。
杀几个手无寸铁的金人,算不得什么值得宣扬称赞的事情,这么点小功劳根本没有人在意。
“回去休整吧!今晚加餐。”马云九对谭再旺说道。
“是。”谭再旺答应一声,转身离开。
李树衡看向马云九说道:“我需要回去把此事告诉大人,你们铁甲骑兵营也要抓紧扩充,咱们虎字旗初占草原,对骑兵的需求量会越来越大。”
“已经开始招募生活在草原上的汉人加入铁甲骑兵营,如今组建了第三支骑兵大队。”马云九说道。
草原地广人稀,很多时候几十里内都不见一个部落,骑马已经成为草原上的人生活的一部分。
对虎字旗来说,这些人也是最好的骑兵种子。

kt546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流匪討論-第一千一百六十四章熱推-btpt1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大明流匪
“虎字旗的刘东主已经答应支持俄木布洪为土默特大汗,以后虎字旗和咱们土默特部就是一家人了。”扎木合对哈尔巴拉说道。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眉头皱了起来,疑惑的说道:“虎字旗的人会这么好心,愿意支持俄木布洪成为大汗。”
他不太相信扎木合的话。
虎字旗好不容易打败了他们土默特各部的兵马,成功占领了青城和大板升地,他不认为虎字旗会好心把到手的好处还给他们蒙古人。
全能特工 追忙
“是真的。”扎木合说道,“这话是刘东主亲口说的,如今俄木布洪就在青城,只等各部的台吉一到,他就可以举行接任大汗的典礼,你若不信,可以去问大昭寺的大师,他们也可以证明。”
风流知青人生 平湖秋色
听到有大昭寺的僧人证明,哈尔巴拉相信了几分。
信黄教的他,不相信大昭寺的僧人会在这件事上做出欺骗的举动。
张三叉看着犹豫不定的哈尔巴拉说道:“哈尔巴拉台吉,你应该清楚,以你身边的这点人,是不可能逃走的,不如交出兵器,回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大汗的典礼。”
皇甫 奇
重生为狼的修仙日子 火荆棘
听到这样近乎威胁一样的话语,哈尔巴拉知道对方说的没错。
異 界 無敵 系統
他们这么点人,根本不可能从虎字旗几万大军手中逃走。
想明白这些,他放下了心中最后一点戒备,对周围的蒙古甲骑说道:“你们也听到了,俄木布洪即将在青城继承汗位,现在听我命令,所有人丢掉手中的兵刃。”
一件件兵器被丢到了地上,骑弓,箭囊,还有一些长枪和弯刀。
很快,所有人的兵器都被丢在了脚下。
哈尔巴拉拿着手里的骑弓,犹豫了一下,随即看向张三叉,说道:“能不能放过素囊,让他也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
醫 妃 火辣辣 邪 王 用力 寵
“不,素囊是谋害大汗的凶手,他不配参加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扎木合一脸激动的叫嚷着。
哈尔巴拉的目光看在张三叉的身上。
对于扎木合他直接无视掉,在这里能够做主的是虎字旗的人,而不是扎木合。
张三叉看了一眼地上还剩下一口气的素囊,摇了摇头,说道:“他没救了,以他现在的伤势,就算带他回青城,也会死在半路上。”
肚子上挨了一手铳,肚子里面的肠子已经被搅烂,这么重的伤势,哪怕他们虎字旗最好的军医官也救不回来。
听到这话的哈尔巴拉知道素囊的下场已经注定,不管还能不能救,虎字旗的人都没打算让他活下去。
明白这些,他也不再央求虎字旗的人放过素囊,转而说道:“既然素囊没救了,能不能让我给他一个痛快,不管怎么说他身上流着黄金家族的血脉,也是俄木布洪的长辈。”
张三叉点了点头。
对于素囊是在死前受尽折磨,还是痛快的死去,对他来说都一样。
“我替素囊感谢你。”哈尔巴拉朝张三叉欠了欠身,随即拿出一根羽箭装在弓弦上,朝着素囊的要害射了过去。
嗖!
这么近的距离,一箭射中要害,垂死的素囊没怎么挣扎便没有了呼吸。
“呸!便宜他了。”扎木合朝素囊方向重重的啐了一口。
哈尔巴拉射杀完素囊,丢掉了手中的骑弓和箭矢,连带自己的弯刀也都丢到了地上。
“带走吧!”张三叉朝周围的战兵挥了挥手。
包围这些蒙古甲骑的战兵走了上来,把哈尔巴拉和其他的蒙古人全都控制起来,押送到其他地方。
“扎木合将军,接下来还需要你继续劝说被俘的土默特台吉,让他们去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对一旁的扎木合说道。
扎木合点头说道:“张营正放心,各部早就决定支持俄木布洪继承汗位,素囊也只是以济农的身份暂代大汗的权力,现在俄木布洪台吉马上就要继承汗位,相信各部的台吉都会支持他。”
“之前逃走了不少人,里面应该也有一部分台吉,也要通知到他们,让他们来青城参加俄木布洪继任汗位的典礼。”张三叉说道。
扎木合语气郑重的说道:“俄木布洪台吉继任汗位是草原上的大事,不仅我土默特各部台吉要来,其他部落的也会派人来参加典礼的。”
张三叉点点头。
有了扎木合随虎字旗大军劝降那些被俘的蒙古台吉,这让虎字旗大军对那些被俘的蒙古人接管十分顺利。
即便如此,也足足用了三天,才彻底接管了蒙古大营。
战败的蒙古人俘虏清点数目之后,便一批批的被押送走,送去不同的墩堡去修路,而搅和得牛羊牧群还有马群,数都数不过来。
蒙古人作战喜欢带上牧群,充做大军得军粮,现在这些东西都成了虎字旗的缴获。
缴获的牛羊虎字旗自己用不了这么多,便都送回到大明境内发卖掉,填补与土默特部一战的损失。
蒙古大营中的大火被扑灭,虎字旗大军重新设立的营地。
“屠沙,营正命令你把这些红毛鬼带去大营,陈师正要见他们。”一名骑兵来到屠沙这边传达命令。
屠沙认得对方,知道此人是营正身边的人。
库德里亚什虽然听不懂汉话,却猜测到几分意思,便对屠沙说道:“是不是你们的那位大人要见我们了?”
“对,陈师正要见你们,跟我走吧!”屠沙没好气的说道。
这个时候,虎字旗与蒙古大军的战斗已经结束,只剩下打扫战场,这让错过了这一战的他十分的生气。
认为要不是这些红毛鬼,他也不会错过这一次的大战。
库德里亚什十分的高兴。
通过和屠沙的交谈,这让他确定了,俘获他们的人正是虎字旗的兵马,而他早就从鞑靼人的口中得知了虎字旗是东方国度的一家商号。
草原上的茶叶和精美的瓷器都是从这家商号手中卖给的鞑靼人。
冷面残王:凰妃太放肆
屠沙只带了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两个人去了大营。
陈寻平早就知道铁甲骑兵营抓到了一队红毛鬼,只不过因为和蒙古人的战争还没有结束,暂时无暇去见他们。
现在战争结束,他终于有时间见一见这些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片草原的红毛鬼。

9d711火熱小說 大明流匪-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羅剎人的選擇閲讀-n73aq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队长,对面的红毛夷派人过来了。”一旁有铁甲骑兵说道。
屠沙抬头看过去。
只见前方一名身穿厚皮毛的金发红毛夷骑马走过来。
屠沙朝身边的同伴做了个一个戒备的手势,然后催动战马往前走了几步。
“你们是虎字旗的人吗?”
靠近过来的红毛夷在屠沙十几步外的地方停了下来,嘴里熟练的说着蒙语。
屠沙瞅了一眼对方手中的火绳枪,警惕的说道:“你们是什么人?蒙古人请来的帮手?”
“不要误会,我们并非是那些鞑靼人的帮手。”伊万诺夫摇头说道,“我们来自更遥远的北方,来这里,是为了和美丽富饶的明国做生意。”
说着,他把手里火绳枪上面的火绳掐灭,示意自己没有威胁。
屠沙面无表情的说道:“我不管你来自什么地方,也不管你来做什么,从现在开始,交出身上的兵器,下马接受我们看管,等弄清了你们的身份,自然会放了你们。”
“不,不,不,我们不是你们的俘虏,我们是来和你们做生意的,赚金币,赚好多好多的金币。”伊万诺夫摇头拒绝了屠沙的要求,并再次说出自己来这里的目的。
屠沙单手举起自己的骑铳,对准伊万诺夫,说道:“我不是再和你们商量,这是命令,若你们不服从我的命令,那就是敌人,对于敌人,我从来不会手下留情。”
不管眼前这个红毛夷是来做什么的,他都准备先把人抓起来再说。
“你们太野蛮了,你们不能把我们当成鞑靼人那样对待,我们不是敌人,而是即将要一起合作的朋友”被铳口指着的伊万诺夫脸色难看,对眼前人的态度十分不满。
若不是看到周围穿这种黑色胸甲的骑兵太多,他早就出手给对方一个教训了。
“给你十个数的时间考虑,数过十个数后,若不交出你们的兵器下马投降,我会认为你们是敌人,以对待敌人的手段对付你们。”屠沙冷声说道。
对于眼前这支红毛夷的骑兵队伍,因为不像是蒙古人请来的帮手,他这才多说了几句,否则早就率队开始进攻。
战场周围的这一片草原都是铁甲骑兵营的骑兵,眼前这支只有几十骑的红毛夷队伍,对他来说并不具有威胁。
“伊万诺夫,怎么了?”库德里亚什等了半天都不见伊万诺夫回来,便催马走了过来。
屠沙看了来人一眼。
可惜对方嘴里叽里咕噜的话他一句也没有听懂。
“亲爱的库德里亚什,你来的正好。”伊万诺夫侧身对赶过来的库德里亚什说道,“这些人想要把咱们当作俘虏抓起来,简直比那些鞑靼人还要野蛮。”
说着,他用手朝屠沙那边指了指。
重生之嫡亲贵女 火小暄
听到这话,库德里亚什眉头一蹙,道:“他们不是鞑靼人?”
“不,他们应该不是鞑靼人,你看他们身上的火铳,只有文明国度的人才会使用这些火器,我猜他们很有可能是对鞑靼人发动战争的那家叫虎字旗的商号。”伊万诺夫说道。
超級玩家i
早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们已经从草原上的鞑靼人口中得知一家叫虎字旗的商号正对鞑靼人的部落发动战争。
眼前这些长相和装扮都不像鞑靼人的骑兵,自然被他认作是那家叫虎字旗商号的骑兵。
库德里亚什看向前方的屠沙,开口说道:“还请不要误会,我们是从遥远的北方走过来的商人,对于你们的战争,我们无意干涉,我们现在就离开。”
这一次,他说的是蒙语。
他们经常与鞑靼人接触,对蒙语十分的熟悉。
“我不管你们是从哪里来的,现在必须交出你们身上的兵器,随我去见营正。”屠沙看着库德里亚什说道。
对于这些闯入他们虎字旗与蒙古人的战场的红毛夷,他一个也不打算放走,准备全部抓起来交由他们营正来处置。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鲜妻太甜:老公,抱一抱!
库德里亚什语气略显激动的说道:“我们是中立的,既不是鞑靼人,也不是你们的人,只是无意间闯入到这里,你们没有资格对我们进行缴械,我们更不是你们的俘虏。”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量,而是命令,现在,立刻,马上放下兵器。”屠沙语气强硬的说。
至于对方所说的无意间闯入战场的说法,他丝毫不信。
战场上炮声不断,隔着几里外都能听到,旁人遇到这种事情躲都来不及,根本不可能闯入战场。
鑒寶術士
轰隆隆!轰隆隆!轰隆隆!
马蹄声响起,一支上百人的骑兵队伍从远处赶过来,很快把罗刹国的这支几十人的队伍围在了中间。
“怎么回事,这么久还没有解决!”谭再旺脸色难看的对屠沙说。
屠沙回禀道:“大队长,这些红毛夷说他们是从北面过来的,想要去咱们大明做生意,属下觉得他们不像是蒙古人的帮手,正准备带回去交由营正处置。”
两个人用的汉话交流,这让不远处的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听的是一头雾水,一句话都没有听懂。
谭再旺骑瞅了一眼伊万诺夫和库德里亚什,命令道:“抓起来全部带走。”
都市之劍宗傳人
随着命令下达,周围的铁甲骑兵纷纷举起手中的骑铳,不适用骑铳的骑兵,也掏出了身上的短枪短斧拿在手里。
库德里亚什和伊万诺夫虽然听不懂汉话,但看的到包围他们的这些骑兵的动作。
顧道長生 睡覺會變白
種仙根 丹白
“对方要动手了。”
伊万诺夫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的虎字旗骑兵,同时重新给手中火绳枪的火绳点燃。
“你能对付的了他们这么多人吗?”库德里亚什担心的对伊万诺夫说。
他们两个人中间,以伊万诺夫的本事最强,曾经做过雇佣兵,比队伍里其他人的本事要强一些。
伊万诺夫神色郑重的说道:“不好说,对方也有火铳,身上穿着骑士才有的胸甲,而且人数比咱们多,看上去比以往对付的那些鞑靼人更难对付。”
“投降吧!”库德里亚什突然说道。
exo青春荒唐我不負妳 歐陽韻冰
听到这话的伊万诺夫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库德里亚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