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素羅漢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旅明》-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看書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奉了谁家的圣旨?哈哈!”
听到安南使节先声夺人的质问,邵强仰头大笑:“笑话,为何要奉旨?”
郑春堂又惊又怒:“笑话,两国交兵,边将岂曰无旨?”
邵强莞尔:“咱这叫地区低烈度冲突,哪里就到两国交兵了?”
怪异的汉话令饱读汉家经纶的郑春堂一时滞言。稍稍品咂一下后,他才明白过来。
“好哇,果真是没有圣旨的!”随即,这位身材在安南人中算得上挺拔的贵官,背过手,双脚不丁不八,一脸捉奸在床的冷笑:“无诏擅起边衅,这是造反灭族的大罪。你家伯爷在崇祯皇上那里,担得起吗?”
“唉,你这官儿,咋就听不明白呢?我给你说清楚点啊。”
坐在上首的邵强,无奈摸摸鼻子:“忠勇伯曹大人身为广东副总兵、实职漳潮总兵,这大明自长江以南的海疆,都是归曹大人统管的。莫说这北部湾红河口……嗯,你们叫东京湾,便是再南边的暹罗海,自古以来,那也在广东副总兵的权辖之内。”
邵强顿了顿补充道:“这个叫九段线。嗯,你书读得少,没听过不怪你。”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旅明討論-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分享
“那么既然是权辖所在。”邵强继续引导对方思路:“似近日这等小冲突,就没必要事事请旨了。京城和边地远隔千里,你说边将擅开边衅,我还说边将有临机处断之权呢。”
郑春堂瞠目结舌。下一刻,想明白的他POSE也不摆了,跳脚开始大骂:“砌词狡辩!尔等蛮军毁我国都,这也算小冲突?还有那什么九段线,一派胡言!”
安南使节暴跳如雷,早在某些人预料之中。所以邵强看到来人口喷毒语,倒也没有发怒,反而笑眯眯地安抚:“老兄,求同存异,有什么事都可以慢慢谈,火气不要那么大嘛。”
郑春堂迅速冷静下来。事实上他刚才是借故发作,然而看到对方不为所动,就知道自家这招鲁莽测试没用。与此同时,他的心情也变得沮丧起来。
这之前,升龙府内的文武精英们,在今天出使前也大致琢磨出了恶客心态:对于互不摸底的敌对双方来讲,先开枪,再开枪,然后坐下来谈,是肯定符合强势一方利益的。毕竟弱势一方领教了实力后,会予取予求,省却许多手脚。
正是基于这种猜测,所以郑春堂今天一上来,就紧扣“违旨”这一条抓住不放。
————————————————————————————
在安南朝堂上下获知可以派使者谈判那一刻,这个国家的精英们就知道,付出代价的时候要来了,大概率的。
尽管事情还远没有明朗化,但如此庞大凶猛,前所未见的舰队,每天的耗费肯定都是天价。光这些天打进升龙府的精铁炮弹,就不是小数目。
那么不管来者是明国哪一路人马,既然花费了如此巨额的军费,自然不会是走错路了才来炮打升龙府。安南人用脚趾头就知道,对方一定有所求,而且所求甚巨。
这从之前鸿基地方官送来的报告中也能窥见一斑。
所以虽然还不知道虎狼的确切来意,但既然是虎狼,那么无非是要吃肉喝血。虎狼嘛,安南人这些年在中南半岛一意扩张,做惯了虎狼,是很懂虎狼心态的。
那么问题来了,如何应对?
打是肯定打不了的。这些日子来,上至后黎朝的实际掌控者,清都王郑梉,下至升龙府看城门的小兵,都被这支从天而降的舰队打怕了。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旅明-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看書
安南人传统的军事手段,在这支无敌舰队面前丝毫没有作用。截止今日,射程内的小半个升龙府已经被炮弹摧毁,古老的都城处于瘫痪中,掌控安南北方的郑氏集团,感受到了巨大压力。
而对手却来去自如,看那副悠闲模样,随时可以再次发动攻势。
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旅明 txt-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熱推
在毫无道理的巨大力量面前,安南朝堂迅速认清了现实,达成了默契:“抚”。
其实就是认输讲和的体面语而已。
没办法,既不能“剿”,可不就剩下“抚”了嘛。
精彩都市异能 旅明-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讀書
安南人不知道,这种无奈的选择,其实在另一个位面的历史进程中,实在太过普遍。不知道有多少落后的农业国家,被工业化的炮弹砸碎了一切尊严,忍受了种种屈辱。
当然了,虽说眼下安南人认清了现实,但是不代表就会束手投降予取予求,总是要层层抵抗一番的。
那么就在郑春堂出发前,安南人在群策下,还是找出了一个对手的弱点:无旨。
这个信息是结合了鸿基方向传来的文件,以及荷兰顾问提供的曹氏资料判断出来的。
这个攻击对手无旨意的道理很简单:弱者唯一能依靠的,只能是体系。直白点说:贫民战胜强盗的办法,就是利用官府的力量。
于是,哪怕安南国一惯关起门来过日子,哪怕安南朝堂上下一惯视大明如虎狼从而严加防范,可到了这个要命的时候,这帮人却又突然想起大明是宗主国了……
是的,安南人意识到,只有在大明的政治框架内,才有可能用不多的代价,将这位凶残至极的曹姓总兵打发回去。
崇祯皇上一夜间又成了安南小邦的救苦救难菩萨……皇上,请把您家下凡作恶的坐骑领走。
这就是郑春堂今天一上来,死扣朝廷诏令不放的原因所在。
可是郑春堂失望了。
经历过朝堂历练的郑春堂,从这位邵参议的表情动作乃至语气,很轻松就判断出来,对方不在乎“擅起边衅”这个罪名,
这个判断令郑春堂暗叫不妙。
不过到了这一步,不管心下怎么想,表面上的态度肯定还是要强硬的。于是下一刻,郑春堂继续按照计划说道:“好教诸位得知,下邦派去参贡崇祯大皇帝的使节,已于十日前出了红河。”
四下冷眼环视一周,重点扫视了左手边那一堆官员士大夫模样的明人后,郑春堂冷声说道:“哼,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诸位在我安南做下如许好事,总是要见天日的!”
“好吧好吧,你们愿意告家长就去!”邵强今天已经是第二次无奈摸鼻头了,他对安南人追着朝廷旨意这个动作实在无语。
“不过这位郑大官人,兄弟这里还有忠言相告。”下一刻,邵强和那伙士大夫同样对了个眼色后,面带玩味地补充道:“这天朝上邦的皇上,也不是那么好见的。京城管的严,你家那些使臣,小心被当成盲流押回原籍。”
郑春堂闻言硬气回道:“哼,这个就不劳参事费心了。”
事情进行到这里,原本一直打算说正事的邵强,也大概明白了安南人的战术。这令他有点生气,感觉被人摆了一道:“那么除了废话,你这安南官儿,到底有没有来谈正事的意思?”
质问一句后,邵强恶狠狠地说道:“我可告诉你,大伙这次摆了排场,是给你家公爷面子。今天要是把话说不清楚,那你就再不用来了,过几天,咱们升龙府王宫见!”
之前穿越者制定的安南攻略,本来就是阶段性的:如果炮击打不垮安南人,下一步肯定是要使用军队登陆攻占升龙府。再往后,假设安南人在这种情况下还不屈服的话,那就一把火烧了升龙府,大家拍屁股走人……过段时间再来烧。
所以邵强的话并不是虚张声势。如果今天判断安南人没有服软的迹象,那么所谓的谈判就会立即终止,炮击恢复。下一次,当舰队再来的时候,可就是装满了从鸿基港带来的陆军和开拓军士兵了。
见到之前还和蔼可亲的对手突然间露出了本来面目,还扬言要攻占升龙府,理智和判断力告诉郑春堂,对手说的是真话。自家再东拉西扯的话,很可能会被立即赶下船,那时候就没办法交差了。
于是郑春堂下一刻也迅速变了脸,恢复成了公事公办的公务员作风。
截止这一刻,曹郑双方之前通过战争才建立起来的接触渠道,终于开始发挥了作用。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而当双方都开始认真谈判时,节奏就变得很快了。
毕竟现实情况是一方很强大一方又很弱小,所以这种一边倒的所谓“谈判”,其实更像是一场“通知会”。
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旅明笔趣-第597節 撫遠號條約(一)
通知什么呢?
“喏,这上面都是我家伯爷的意思……都是好事,主要是为了睦邻友好大家一起发展奔小康。郑官人这里先看看,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回头叫你家公爷盖章。”
下一刻,郑春堂接过了一张洁白的,薄薄的纸。
纸上用标准的小楷,写着所谓的伯爷“想法”。
这些想法,包括了建立升龙府“使馆区”,鸿基“自贸区”,以及“三口通商”,“协定关税”,“农产品自由收购”,“治外法权”等林林总总一十五条条款。
郑春堂看了一会后,觉得自己有点头晕腿软,于是他寻椅子坐了下来。又过一会,郑春堂把所有条款看完后,大概明白了其中七八条的意思。
抛开那些他暂时还闹不明白的条款不说,只是其中最简单直白的几条,就令郑春堂打算和眼前这些人同归于尽了:“敢问大人,这使馆区,可是国中之国之意?”
“每岁助曹氏饷银百万?我安南岁入尚不足百万!”

4lvee好看的玄幻小說 旅明笔趣-第594節 上門熱推-ic0v6

旅明
小說推薦旅明旅明
1632年1月15日,农历腊月二十四。
对于来自另一个时空,使用新历法的穿越者来说,新的一年已经开始。
在新的一年里,貌似一切都很美好:新社会欣欣向荣,每天都有无数大事等着去完成,穿越者每一天都在创造历史。
而对于远在北方的大明朝廷来说,即将迎来农历新年的这个腊月,正是“国运艰难”之时——被困在辽东大凌河堡的祖大寿部,已然在一个多月前,就弹尽粮绝的局面下,开城投降。
建设海贼世界
终极花王 吊炸天
尽管祖大寿在事后,又单枪匹马地逃回了大明控制区,然而这已经不重要了:大明最后的野战军团被建奴消灭已成事实,实力和心气被彻底打掉的明廷,永久失去了战略方面的主动权。
所以这个腊月,所谓的年关难过是真实的:朝廷实在艰难。
皇上不但要处理关外大败后留下的一堆烂摊子,还要面对日益咄咄逼人的北方农民起义:以王用、高迎祥、张献忠、李自成、罗汝才等部20余万人组成的农民军,已然成了气候。彼辈时而分散时而聚合,连连在山西周边攻城掠地,一度破大宁、隰州、泽州、寿阳等城,令朝廷大军疲于奔命,朝堂上下惊惧不已。
不过好的一点是,大明皇帝并不是一个人在作战。就在此时此刻,在遥远的南方异域,同样也有一个朝廷,在这个腊月里几度艰难,几度彷徨。
————————————————————————————————————
“全体都有,十发匀速射,预备……放!”
粗陋的套管铜线+简易磁喇叭传声系统,令回荡在炮舱中的人声极度失真,而且还伴随着哗啦啦的劣质电器电流声。
但这些因素,都无法影响命令的准确传达。
站在铁皮扩音器旁边,第一时间听到命令的现场指挥官,在目测各炮位准备完毕后,用力劈下手中小旗,同时吹响口中铜哨。
长长的炮舱内,随即响起了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连声巨响的,是一门门被后坐力推回导轨的大炮。与此同时,舱内开始弥漫着炮口余烟,能见度降低了很多。
不过烟雾很快就通过对流的舷窗排了出去。专业的炮舰,对于这些问题都是有针对性设计的。如果今天的外部对流环境不好的话,还可以开动负压排气扇来辅助排烟。
排烟的同时,戴着放爆耳套,个头矮壮敦实,由清一色“三等残废”组成的炮兵班组,正在大声喊着号子,紧张的进行火炮复位工作。
即便是抛弃了容易导致船体重心不稳的三层炮甲板,改良成只装备重炮的双层炮舱,毕竟还是船舱,高度空间都有限,所以炮组成员清一色都是矮子。
矮子炮组是夹层战舰必备“部件”。
大英帝国当年面临着各路流氓在海上的竞争压力,所以无所不用其极。帝国舰队里面,常年使用个头矮小的未成年人来担当串上跑下的火药运输员。
而放眼未来,穿越势力是没有什么抗衡对手的,所以舰队中没有“童兵”这个编制。眼下在控制区内的所有未成年人,都必须强制接受义务教育,不用去战舰上提火药桶,或者去纺织厂快速消耗生命。
好在这个时代土著平均个头普遍偏低,1.5米的成年人比比皆是。海军招募了个头“合格”的炮组士兵后,经过训练和补充营养,这些人就会变成矮壮的“专业”军士。
此刻,专业军士的战斗任务很繁重。
蛮妃嫁到 冷月泠
24磅重的锻压长管重炮,总重已经超过了2吨。即便是有先进的滑轨系统制动,一样需要炮组人员付出大量化学能,以及熟练的操作流程,大炮才会再次回到发射阵位。
接下来又是一轮机械式的清膛+装药动作。
好的一点是,这次由于是匀速射,所以炮组倒不是很赶时间。大家放慢动作,用最省力的方式,将训练了无数次的准备工序又做了一遍。
不久后,10门24磅重炮的炮口,再一次探出了舷窗外。闪闪发光的炮身和骤然间安静下来的炮舱,带来的是瞬间升压的浓浓杀气。
全体炮位准备完毕不到10秒钟,指挥官身旁的铁皮大喇叭中,传来了下层炮舱业已准备完毕的呼叫声。又过去不到半分钟,舰桥火控官那熟悉的电流麦再一次下达了命令:“准许射击!”
“轰隆隆……。”
黄帝的咒语
双层炮甲板,一侧总数高达20门的24磅重炮,又一次发出了怒吼。
被高温火药燃气推出炮管的铸铁炮弹,这一刻动力十足。看似黝黑的铁球,实则已经升高了温度,变得滚烫起来。
其中一枚铁球,在和19枚同伴一起出膛后,很快又汇合了从另外一艘战舰上射出的22枚同款。大家一起飞跃过将近1公里的红河水面后,进入了此行目的地的领空:一座拥有浓郁中式风格的城池。
跨越过城市外围的厚重城墙后,铁球的动能已经损失大半,其所划出的抛物线轨迹,掉落愈发明显。之后,在飞行了将近2000米后,铁球动能终于耗尽,于是它悠悠地砸进了城东一座院落中。
这处院落青砖铺地青瓦覆顶,四四方方齐齐整整,一看就是中产殷实人家居所。
此刻的院落里,不知为何空无一人。
蜜战100天:亿万总裁我不嫁
下一刻,铁球蹦蹦跳跳进了后院。尽管看上去已经慢慢吞吞毫无动能,然而在“嘭”地一声大响后,铁球却毫无阻滞地砸开了柴房墙壁。最终,在旅行了2000米距离后,这颗产自遥远夷州金属铸件厂的标准24磅铸铁炮弹,一头扎入了柴堆,不动了。
事情还没有完。
足足过了三四分钟后,原本早已安静下来的柴房里,突然间响起了微小的“哔剝”声……仔细看去,原来是柴堆中的一束稻草不知为何冒起了青烟。
接下来,青烟愈发浓烈,不久后变成了白色浓烟:柴房里储存的柴禾被烧着了。
于是乎,火头渐渐越来越大,直至烧透柴房,并且开始向周边其他屋宅转移。
这个时候,原本的白烟早已转化成了浓浓的黑烟,在随处的可见的木料助燃下,黑烟冲天而起。任谁都能看到,此处发生了火灾,需要救援灭火。
然而当镜头拉高之后,才会发现:这座建筑林立屋宇众多的大城,此刻已然是处处火头遍地尸骸,宛若人间地狱。
——————————————————————————————
由大明忠勇伯曹川(伪)率领的南下大舰队,已经在红河下游的三角洲地带,逗留了超过半个月时间了。
事实上,早在一个月前,大舰队就来到了鸿基港。
当日,应对北方局势的专项会议完毕后,内阁当即根据会议精神,下发了南下舰队的人员构成名单。
这里面除了必定要随船出发的张冬东之外,还有不少海军人士,另外还有一些准备去中南半岛考察的各路闲散穿越众。
大舰队很快组建完毕。
由于是现实意义上初次踏出“国门”,并且明显负有战斗任务,所以这支南下舰队颇具实力。其中不仅包括了“镇蛮号”和“抚远号”这两艘主力战列舰,还附带有数量超过20艘的各类次级战舰。
穿越众这次,可以说是精锐尽出。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另外,随同南下大舰队出发的,还有数量不定的各类民用运输船只,规模庞大。
之后,在白鹅潭匆匆集结了一部分舰船,又当着广州土著的面演戏完毕,舰队这才出发。这一路上还因为要汇合从各地赶来的船只,所以舰队足足在伶仃洋外待了3天时间。
等到大舰队终于集结完毕,这才拔锚启航,第一站是琼州。
在给琼州人民展示了一番实力后,留下多艘运输船卸载建材和各类粮食杂货,南下舰队这才正式南下,算是走出了国门。
可惜,出了国门后还没走三尺远,南下舰队就不挪窝了。先是在北部湾连续演习多日,然后又全体去了正在修建中的鸿基港。
这个时间点,已经到了11月下旬,安南雨季已然结束。
接下来,戏肉来了:进驻鸿基港不久的大舰队,居然侦查到了岸上一股人数不下于20000的安南军队调动的痕迹。
于是大舰队搭载的陆战队,配合鸿基港“保安”部队,由穿越军官亲自带队,采取夜袭+强攻的方式,一举将这股郑氏派来摸底细的前锋部队打散了建制,歼敌800+,全程只用了一个晚上时间。
紧接着,在留下大批人手协防鸿基港后,南下大舰队在12月1日这天,主力尽出,沿红河直朔而上。
由于流域多红色沙页岩地层,水呈红色,所以这条发自云南,止于北部湾的大河,古称为“红河”。
而红河下游的红河三角洲,正是安南国都升龙府所在。
1631年12月3日晨,来自下游的巨舰,突兀出现在了升龙府外的红河河面。未等迷惑不已的升龙府派出使者交涉,原本就冒出滚滚黑烟,预示着不祥之兆的帝国主义舰队,卑鄙的不宣而战,于上午8时整,向升龙府喷射出了代表着死亡的炮火。
猝不及防的升龙府城,当日便承受了总数超过千枚的炮弹打击,人民生命财产蒙受了巨大损失。
而于当日倾泻完炮弹的舰队,则在晚间静悄悄撤出了红河。5日后,补给完毕的舰队再次叩关,并在红河下游,与升龙府紧急调来的水面船队“大战”一场。
结局是残酷的:英勇反抗侵略者的划桨船队,在密集的交叉炮火下根本无法突防。最终,在全军覆没前,只有一艘火船突进到了那2艘“巨舶”千米之内。
飘渺之旅(正式版) 萧潜
战局就这样继续了下去,使得前文出现的炮击场面,再一次降临在了升龙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