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眼角的滴淚痣

好看的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二十一章 非去不可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林云墨将李旭招至近前,低声叮嘱了几句,事不大,也不繁琐,李旭却听罢一脸凝重。
他身份低微,从未敢想哪天能为宁王效力,今日倒是得了机缘,即便是毫不起眼的小事,他亦当做头等大事去办,当下郑重的施礼这才离去。
“王爷,您是怀疑…”不能心思透亮,扭头看了眼瑟缩在角落里抽噎的女子,压低了音量问道。
林云墨会意的一笑:“身份越卑微,反而越不容易引起怀疑。”
不能淡淡的笑了笑,钱袋子沉甸甸的有些坠手,走到那女子跟前:“姑娘你的钱袋子,出门在外带的钱财太多,会被歹人觊觎,以后自己小心一些!”
那女子这才抬起挂满泪痕的脸,不能眉宇间萦绕的沉稳自若之气,让饱受惊吓的她渐渐回过神来,“多谢!”她低声道,伸手接过了钱袋子。
眼角的余光瞥见了另一侧的林云墨,她又惊又喜,揉了揉眼睛。
“三殿下?”她迟疑的喊了一声“你是三殿下?”
林云墨一脸淡然的看向那女子,“你是…”
女子欣喜不已,果然是自己要找的人,“姜玉竹,我是烟浮国三公主姜玉竹啊!”激动之下情绪难以控制,朝着林云墨便扑来。
“你给本王站那里!”林云墨指着她怒斥,他终于想起她来了,“你怎么会来了启洲?”她竟然出现在此处,实在有些不寻常。
“我,”姜玉竹委屈的说道:“我过够了受父王摆布的日子,便,便趁机逃了出来?”
“趁机?”林云墨冷哼一声,犀利的追问:“姜琰珺难道不在烟浮国?”
姜玉竹眼神里溢满了惊恐,她颤颤的摇头:“我,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你,你带我走吧,求你带我走吧!”
林云墨哭笑不得:“非亲非故,我为何要带你走?”
“我,我,我的姐姐可是千山暮啊,看在姐姐份上,你不能弃我于不顾!”姜玉竹结结巴巴的说。
听她提及千山暮,林云墨眼眸骤然一冷:“你在烟浮国见到暮儿了,她如今怎样?还有,你是怎么出的烟浮国?”
见林云墨一脸肃然,姜玉竹有些怕,她唯唯诺诺的说道:“我,我是求了东方相师才出来的,出来的时候,长姐,长姐还昏迷未醒!”
林云墨心底蓦地一沉,慢慢抽痛起来,这是最令他焦灼的一件事了。
见林云墨脸色阴沉的转身离开,姜玉竹有些慌,忙喊道:“殿下,殿下…”
“不能,带上她回王府!”林云墨的声音远远的飘了过来。
清晨,天色阴沉,浓云四合,院中的那丛湘妃竹透着股股深秋的萧瑟。
令欧阳兮没有料到的是,还没过两日,林云墨便派了王府侍卫到碧血阁来了,她甚至有些受宠若惊。
不过这次她若去,需一同带了姜琰清。
为了稳妥其间,她还是要跟姜琰珺禀报此事,在进角门的时候,却见到一个挑了大桶身形消瘦的背影一晃而过,随即空气里便弥漫了刺鼻的臭味。
她一边捏着鼻子一边以手当扇来回挥动着,低低的咒骂起来。
不能将姜玉竹安置在了玉竹轩,便急匆匆的来到前厅。
在厅中,意外的见到了之前他们捉住的那个中年男人。
此刻他正压低了声音与林云墨禀报了一些事情,而后便躬身退了下去。
“王爷,您真的要去烟浮国吗?这,会不会是个陷阱?”不能直接讲心中疑虑之事说了出来。
林云墨冷哼一声道:“饶了那么一大圈,就是为了让本王去烟浮国!本王又怎能让他失望!”
不能肃然道:“他就是利用王爷念王妃心切,才设下了这一切,还请王爷三思而后行!”
林云墨眼眸划过一抹决绝:“本王与他的恩怨迟早是要解决的,更何况,我实在挂念暮儿,这次是非去不可,最多五日便回,若有变动,我会在边境用苍鹰与你联络!余下的事情,你与周琛商议!”
停顿了片刻,他森冷的说道:“记着,严密监视碧血阁一举一动,若有不轨之举,不必等本王,灭她即可!”
不能原本还有些担忧,见林云墨意已决,又思虑周详,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了。
他沿着后院的小路慢悠悠的走着,听到有人在喊他,便驻足停留。
姜玉竹笑吟吟的走到了他跟前,毫不避嫌的扯住了他的袖口:”不能是吧?哎呀,你的姓氏可真是古怪,你陪本公主去城中逛逛!”
“喂!放开你的爪子!”一声娇斥直接打断了不能即将出口的话,扭头看去,见裴轻婵叉着腰一脸薄怒的朝两人走来。
裴轻婵那副凶巴巴吃醋样子,不能之前从未见过,他强压下嘴角的笑意,故作镇静的看向她。
“你是谁?简直太放肆了!我可是烟浮国的三公主!”姜玉竹横了一眼即将走近的裴轻婵,不屑地翻着白眼。丝毫没有将这个衣着素朴的女子放在眼中。
裴轻婵走到近前站定,讥讽道:“管你什么公还是母,我再说一遍,放开你的爪子,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不能强忍着爆笑的冲动,忙将脸转向一侧。
“你又是他什么人?居然敢用这种语气与本公主讲话?”姜玉竹不仅没有松手,恼怒之下反而攥的更用力了。
裴轻婵抱着胳膊,怒瞪向不能,一字一句清晰无比问道:“不能,你来告诉她,我是你什么人!”
不能扭回头,露出一丝笑意:“公主,男女授受不亲,还请放手!”说着将袖口的手扯开。而后在姜玉竹惊诧的目光里,走到裴轻婵身侧,亲昵的揽住了她的香肩,略带着歉意的说:“刚才内人有所唐突,还请公主见谅!”
裴轻婵听进耳中微微一怔,头晕乎乎的起来,心里却如同饮了蜜一样甜,这还是不能头一次当着外人的面承认自己,至于刚才冒出的醋意此刻全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去了。
不能直接忽视了裴轻婵一脸傻愣愣,拉了她转身便走,留下了姜玉竹呆滞的站在原地。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txt-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鑒賞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只是,悲剧早已铸成。
上官瑞烧退醒来后,却变成一个反应迟缓,饥饱不知痴傻儿。韩暖之焦灼苦闷整日以泪洗面。
对于上官清澈这个打击是致命的,悲痛欲绝之余,到处求医问药,出告示悬赏名医,但均是束手无策。
启洲近几日秋雨绵绵,一日冷过一日,骤风裹着细雨袭卷着树梢间残存的焦黄,地上铺了一层枯花败叶。
碧血阁阁主又一次不请自来,欧阳兮这次显然是精心装扮了一番,如意百褶裙,外面罩了撒花云烟纱衣,点翠鎏金步摇,肌肤胜雪,双目犹如一泓秋水,娇柔婉转之际,美艳不可方物。
“不知欧阳阁主大驾光临又有何要事?”林云墨扫了欧阳兮一眼,放下了手里那卷书。
欧阳兮掩嘴轻笑,自顾自的坐了下来,轻柔的说道:“王爷,妾身今日冒昧前来,自然是有好事!”
院内棠梨正要进正厅,瞥见了欧阳兮,想了想,将正要端茶进去的丫鬟拦下,自己顺手接了过来。
林云墨冷哼一声,淡然说道:“原来欧阳阁主还有好事?本王还以为阁主只有杀人这种血腥的事!”
欧阳兮也不恼,笑道:“王爷莫要取笑妾身,碧血阁一大家子人也是要糊口不是吗?”
林云墨随手又翻开书册,恶毒的问道:“如此天气,阁主却穿的这般薄透,是因为冷血还是皮厚?”
欧阳兮面上僵了僵,瞬间又恢复原样,笑吟吟的说:“妾身可以认为这是王爷对妾身的关怀备至吗?”
“王爷!”棠梨端了茶水,一步迈了进来,脸上微有不悦,打断了欧阳兮的话。
欧阳兮上下打量着棠梨,眼眸中闪过了然之色,口中却捻酸含醋:“唉吆,原来王爷的丫鬟竟也生的如此天姿国色啊,相比之下妾身真是人老珠黄,王妃更是……”她故意停顿不语。
“你到底想说什么?”林云墨皱着眉头问道。
棠梨过来斟茶,眼睛里却是闪着戒备。
欧阳兮秀眉轻扬,脆声笑道:“妾身只是替王妃抱屈!”
“欧阳阁主是想没事找事吧?”林云墨面色阴冷。
“王爷别动气,其实妾身前来是替好姐妹传话的,她想与王爷做笔交易!”欧阳兮收敛了笑意。
“是谁?”林云墨一头雾水。
“王爷认识的”欧阳兮随手一指棠梨:“这丫头的娘,姜琰清!”
棠梨闻听此言,脸色变了变,气冲冲的讽刺道:“我没有娘,我娘早死了!”
欧阳兮毫不在意的一笑,她们母女之间的隔阂还不浅呢。
林云墨森冷的说道:“姜琰清原来在碧血阁,她居然还有胆子来跟本王谈交易?”
精彩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討論-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分享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熱推
“她被逼的无处可去,只得来投靠我这个姐妹了!”欧阳兮一脸无奈。
“她自己做了什么自己清楚,林邦彦本王尚且饶不过,更别提她了!”
欧阳兮见林云墨黑沉着脸,没有半分缓和的迹象,心里猛的沉了一下,她勉强露出一丝笑意,决定赌一把:“难道,王爷真的不想知道她拿什么来做这笔交易?”
林云墨略一沉思,随口问:“什么?”
听林云墨如此回答,欧阳兮紧悬着的心,顷刻间松懈了下来,她沉声道:“是关于王妃的!姜琰清有法子可以进烟浮国!”
超棒的都市异能 朕的長髮皇后 起點-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分享
林云墨目光犀利无比,姜琰清也是狐族的人,进出烟浮国应不是难事,怎么竟将此事彻底忽略了。
“什么条件?”
“王爷这是答应了?”欧阳兮有些意外,随后像是怕他变卦,紧接着说道:“姜琰清希望王爷能让她带走棠梨,放她们一条生路。”
“我死也不跟她走!”棠梨厉声回绝。
林云墨看了看欧阳兮,端起茶盏,饮了口茶,寒意岑岑的说道:“本王有说过答应吗?”
欧阳兮干笑一声,大着胆子道:“事已至此,姜琰清也是悔恨不迭,她,她会尽力弥补…”
“弥补?”林云墨冷森森的追问道:“王妃所受的罪岂是姜琰清一句“弥补”就能了事的?”
“那,那,王爷要如何,才肯放过她…”欧阳兮听的脊背寒意徒生。
“剥皮抽筋!”林云墨嗜血的吐出了四个字,“来人,送客!”
欧阳兮心头猛的颤了一下,她此次前来是带了必胜之心的,想着只要牵扯上千山暮,林云墨必不会拒绝,至少应还有个商量的余地。
却没想到他回绝的如此冷硬,自己碰了那么大一个钉子,如今她隐隐担忧,甚至都觉得姜琰清成了碧血阁的一颗暗雷,稍不留意便会被其连累殃及性命。
她越想越心惊,回到碧血阁时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华灯初上,夜色里氤氲着阴冷的水雾,她瑟缩了一下,恍然察觉,确实是穿的太少了。
幽暗的暮色里,她抱着双臂,左右扫了两眼,确认无人,飞快的闪进了碧血阁的一个角门内。
角门后面是片略显萧瑟的院落,冷露幽草,墙壁斑驳,阁楼森耸。
依稀有男女轻佻笑声自阁楼内传出,她面上毫无波动,提了裙裾,推门便走了进去。
三扇山水屏风隔断,隔开了内外室,内室里一男一女暧昧缠绵正在兴头上,丝毫没有因她的骤然闯入而停歇。
她翻了翻白眼,嘴角带过一抹嫌恶之色,就这样立在屋中,床架开始的疯狂吱嘎作响,剧烈的喘息声渐渐演变成频临垂死的痛苦嘶喊,直至最后气息奄奄的哀求声,均都细碎清晰钻进她耳中。
都市小说 朕的長髮皇后-第一百一十八章 歐陽兮推薦
她听着听着,突然就腾起了翻江倒海的恶心,掩着嘴夺门而出,花丛深处剧烈的呕吐起来。
身后忽有衣料的窸窣之声,幽暗的空气里微有檀香弥漫,她心中一慌,忙不迭抹了一把嘴角,转过身,头也不敢抬,便恭敬的跪倒在地上。
“主子!”她惊颤的喊了一声。
门口不知何时立了一个精瘦的中年男人,因背着屋内烛光,面容隐匿在暗处,目光中却透着深深的暴戾之气,犹如闪着寒光的嗜血利刃,周身冷冽无比。
“主子恕罪,林云墨他拒绝了…”欧阳兮大气都不敢喘,伏在地上低声道。
中年男人冷哼了一声,喋喋笑道:“他若是答应,本君才奇怪,放心,不出三日,他定会应允此事!”
欧阳兮心中疑惑,却不敢出声想问。
中年男子扫了她一眼,森然说道:“你穿成这般,是存心引诱林云墨的吧?”
欧阳兮哆嗦了一下,扯出一丝笑来:“林云墨是个铁石心肠,哪懂风情,这,这衣衫,是妾身回来后特意换给主子看的!”
“奥?原来是这般啊,那就快些进来!”中年男子语气透着猥琐,迫不及待的闪身进了内室。
欧阳兮狠狠地咬了咬牙,由地上爬起来,哆嗦着向屋内挪去。
片刻间,一声女子凄厉的尖叫,像一柄利剑刺穿了这浓的化不开的夜色。

qmjnj超棒的玄幻小說 朕的長髮皇后 愛下-第一百一十章 遇襲看書-mnmuv

朕的長髮皇后
小說推薦朕的長髮皇后朕的长发皇后
宁王府的府门一下子热闹起来,夕落到第二日的清晨,笼子被人里三层外三层围的跟铁通一般,整条街道被挤得水泄不通。
居然还有人因为争抢好位置而扭打在一起,时不时听到围观之人发出的怪异抽气声,其间夹杂着戏谑暧昧与不怀好意的放浪笑声。
李继挤了半天也没挤到里面,只能站在外围观望,起初还能听到笼内的惨烈的**声,到后来,简直不能称之为人声,像极了某种禽兽发出的嘶鸣,凄厉而又刺耳。
李继心里沉淀了些阴暗,不敢再听下去,匆忙跑进府中。
白亮的阳光擦着描金彩绘的长廊一晃而过,廊下满是大片大片的紫苏,或绿或紫叶子在风中抖动着。
千山暮在王府时最喜欢饮的便是紫苏茶,林云墨今日心情不错,吩咐玉兰依样烹茶,可惜火候不到家,烹出来的茶极其酸涩难以入口。
“罢了!”林云墨将茶盏一推,将不能喊了过来,由后门溜出,骑马向城外而去。
原来这便是烟浮国边境,深重的迷雾,一团团,滚滚而来,又擦身而去,阴仄的湿冷之气直接穿透衣衫,径直刺向肺腑。
太阳都失去了光泽,与大地混成一片,暗沉茫然的令人窒息,耳畔只听得到自己愈发沉重的脚步声,越往深处走,空气越发稀薄凝滞起来。
目光所及之处,是影影绰绰的群山,葱茏盎然的林木,山脚下木质阁楼,甚至连空中翱翔的雄鹰都隐约可见。
只是再也无法走下去了,不能几乎隐忍到了极限,神情恍惚间,魂魄似乎都要一股强大的压迫力剥离而出。
林云墨见状,暗自叹息着,抹了下额角的汗珠,拉了不能转身便离开了。
“王爷,迷雾里有瘴气,普通人是无法穿行!”不能骑在马上,喘息了良久才稳下心神说道。
林云墨嗯了一声,沉吟不语,看着那些缓缓升腾的雾气,心思却飘忽到锦山之上。
日夜的揪心牵挂,或许,离她近一些,心里方能踏实一些吧!
月色早已隐在云层之后,郊外的原野刚飘了一场雨,白日里的热浪仍是没有压下去,茂密魆黑的丛林间闷热的湿气铺天盖地。
林云墨紧握缰绳与不能并骑而行,“我记得,你是叫林璟是吧?”
“王爷好记性!”不能笑道。
林云墨淡淡的笑了笑“你又没落发,其实也不算真正出家之人,我还是唤你林璟吧!”
“那就听王爷的!”不能淡然应道。
耳边忽然飘进一丝极其微弱的枝叶簌簌声,他眼眸立时划过警觉,不动声色的递了个眼神给林云墨。
诡案谜雾 憨憨杜
林云墨挑了挑眉,极快的扫了眼路边的林木。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由暗处极速闪出几道黑影,人未到杀气却已阴狠袭到。
惊悚记忆 墨客悠韵
林云墨翻身下马,利剑已然在手,日子过得安逸,没人来生事反倒有些奇怪。
花 都 最強 棄 少
战婿归来
两名黑衣人一前一后困住了林云墨,其余两人瞬间便于不能缠斗在一起。
林云墨眼中划过一道血色,出手狠辣毫不留情,一招扫向黑衣人颈间,黑衣人惊呼一声,侧身闪过,脚下却是未乱分毫。
他身形轻晃,手中利刃便脱而出,急射向林云墨面门,林云墨飞起一脚将利刃踢开,手中长剑瞬间爆闪而过,在空中划出一道戾气。
下一刻,黑衣人捂着胸口,踉跄后退了几步,胸口的伤痕触目惊心,鲜血瞬间便喷涌而出,他闷哼一声便倒地毙命了。
另一名黑衣人见状,眼神中闪过惊惧,手中的招式也渐渐凌乱起来,破绽百出。
他厉声爆喝,虚晃一招,迎着林云墨手中长剑而来,摆出了一副同归于尽的架势,林云墨足尖轻点闪了开去,“想死,成全你!”
宝剑急如流星,“噗”的一声轻响,长剑没入他的体内,剑尖力透后心而出,黑衣人怒瞪着双目近乎要滴血,脸上的惊恐之色还未来得及散去,便斜斜的栽到在地上。
林云墨走上前,抽出长剑,就着黑衣人的衣服将剑上的鲜血擦拭干净,抬眸看向不能那边。
不能已经解决掉一个黑衣人了,剩下的那个也已是伤痕累累,节节败退。
他隐约知道,不能的功夫不错,直到此刻,才清楚知晓,何止不错,这身手决不在自己之下。
不能虽手持短刃,但招招见血,式式狠厉。
骤然间,眼前溅起一捧血光,黑衣人凄厉的嚎叫着翻滚于地上,一只断手伴着一团血污飞落在不远处。
林云墨抱着胳膊站在一旁,戏谑道:“你注定当不了和尚!”
不能收了短刃,眼底的血腥气还未散去,他叹息着摇头“我若不反抗,便会成为别人的刀下鬼!可我连自己都度不了,又何谈度他人?”
林云墨走上前去,一脚踩住了翻滚在地上的黑衣人,阴冷的问道:“谁派你们来的!”
黑衣人结结巴巴的说道:“侍卫统领方志!”
“金公公的人?”林云墨皱眉森然问道。
“是,是的!”黑衣人疼的脸都扭曲变形,哆嗦着回话道。
林云墨挑了挑眉,脚下的力道却松了,冷冽说道“滚!”
黑衣人意外捡了条命,跌跌撞撞爬起来,没命的向着黑压压的丛林奔去。
“王爷何以手下留情?”不能不解的问道。
林云墨淡然的说道:“留个活口回去通风报信!”
不能了然笑道:“看样子,他们还会再来!”
林云墨牵了过马匹,将手中宝剑系牢固,抬眸说道:“安稳日子怕是没有了,走了,回府!”
回到王府时,已是丑时了,王府门外仍旧围了一堆人,精神高昂亢奋,看的津津有味,在那里吐沫横飞的议论着。
“主子,你可回来了!”李继打着哈欠迎了出来。
“有事?”林云墨挑眉问道。
李继等林云墨进了府门才凑上前压低了声音道:“下午时,碧血阁的阁主来找王爷了,她牙尖嘴利的,说话极难听!”
“牙尖嘴利?碧血阁的阁主难道是女的?”林云墨有些意外。
李继搔搔头:“是啊,像只母老虎!估摸着明日还会再来滋事的!”
全能宗师的拽样人生 朕布衣
“来吧。本王正想跟她算算旧账!”林云墨漫不经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