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百詭夜宴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 愛下-564 死士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和侍卫营的强势加入,使得原本由黑衣人掌握主动权的战局出现反转。第七营的士兵虽然缺少防护,但还是凭借着人数上的优势将偷营的敌兵团团围住。尤其是很多聪明的士兵丢掉了朴刀,捡起长枪和弓箭,利用长距离兵器来迎敌。
那帮黑衣人固然个个都是高手,实力强悍,可毕竟人少,此时又陷入重重包围之中无法突围,很快便死伤过半。
“咻!”
一名身形矮小的黑衣人伸手在嘴里吹了一声古怪的口哨,剩下的二十名黑衣人听到之后随即做出反应,全部回缩,就以那矮小黑衣人为中心围成一圈,面朝外面,做出防御的姿态。
他们这是要准备负隅顽抗了吗?可在这冥港联军大营里,二十个人被两万大军包围,又无险可守,他们还能顽抗到几时?
就在我感到疑惑之时,黑衣人果然再次出现异动,集体发动反击。原来他们压根就没想过要死守,而是集中剩余的兵力做最后一搏!
“嗖嗖嗖!嗖嗖嗖!”
“啊!”
站在外围的黑衣人忽然同时发难,均是抬手一扬,从手里抛出一大把星形飞镖来。第七营的士兵大多都是阴修士兵,身上为了降温全部脱掉了盔甲和衣物,面对突如其来的暗器攻击根本无从防御,纷纷中镖痛呼。黑衣人的这一轮暗器齐射,生生地将围困住他们的包围圈给逼退了数步。而就是多出来的这么几步距离,似乎已经足够他们进行下一步的突围计划了!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百詭夜宴-564 死士看書
四名黑衣人跑出队伍,两两配对扎起马步,将手掌合在一起,做出了一个托举的动作。另外两名黑衣人随即从后排全速冲刺出来,分别一脚踩在前面队友的手掌上,奋力跃起。前面充当“垫脚石”的四名黑衣人则顺势用力往上一托,又给跳跃的两人加了一把助力。
精彩言情小說 百詭夜宴 ptt-564 死士展示
配合默契之下,这两名显然是轻功最好的黑衣人竟如飞鸟一般高高跃起,从冥港士兵的头顶上掠过,眼见就要窜出洞口去了。
我在后面看得真切,那两名意图逃出重围的黑衣人其中一名便是那吹哨的矮小黑衣人。不消说,他定然才是这伙夜袭黑衣人的首领,身上肯定带着某个极其重要的秘密想要逃离水晶城。不论他身上带着的是什么秘密,如果放他安然离开,冥港联军攻打水晶城的计划很可能又要遭受严重阻碍!
但第七营的士兵已经把洞口处挤得水泄不通,连我急切之间也无法靠近,而我此时就算出声大喊也不见得会有谁能拦得住这两名实力最强的黑衣人。我唯一的选择就是再次祭出“以心御刀”的如常刀法,用尽全力地将如常刀朝洞口方向抛出,同时将心意锁定目标,想要来个“一箭双雕”,一刀斩落两名黑衣人。
说时迟,那时快。如常刀在空中划出一道惊鸿,如同巡航导蛋一样后发先至,逼近稍稍靠后一些的那名黑衣人。
身形矮小的黑衣人首领已经率先跃过了洞口,但身体还在半空中尚未落地。他的直觉也非常敏锐,回头一看,便发现了追身而来的如常刀。他似乎晓得如常刀的厉害,没有打算要格挡的意思,而是低声冲另外一名跟在他身后的黑衣人交待了一句。
得到命令的黑衣人顿时身形一僵,在半空中的冲势稍有停顿。但他很快就调整了姿态,不再继续往前跃去,而是翻身回来面对着如常刀,大喊一声:“誓死保卫水晶城!”
喊完这句话,如常刀也随即扎入了他的胸膛里。但他竟视死如归,两只手紧紧地抓住如常刀的刀柄,不让如常刀扎穿他的身体,继续攻击到那名黑衣人首领。
我心中大急,奋力催动如常刀往前。但如常刀法也有距离上的限制,离得越远,我凭心意所能控制的力道和威力也就越小。最后如常刀始终未能穿透那名以身挡刀的黑衣人,随着他业已僵硬的尸身从空中落下。
黑衣人首领在手下人的舍命保护下终于突破了重重围困,当即闪身钻入了通往左丘城的小径里,不见踪影。
“誓死保卫水晶城!”
“水晶城万岁!蒋城主万岁!”
剩余的黑衣人注定无法突围了,但他们依然视死如归,竟大声喊起了口号,继续与冥港士兵厮杀,完全就是一副不要命的架势。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能拖住冥港联军的追兵,掩护自己的首领逃脱。
第七营的士兵也被这帮黑衣人的强悍激起了斗志,长枪、弓箭纷纷往他们身上招呼而去。双拳难敌四手,任凭黑衣人的个人武力再高,也抵不过千军万马的疯狂攻击。不消半刻钟后,所有的黑衣人都当场战死,无一幸免。
虽然我更希望能活捉一两个黑衣人来审问一番,但此时的场面已经完全不受我控制。而且即使能留下活口,以这些黑衣人的悍不畏死作风,估计也很难问出什么东西来。
陆煜跑过来问我:“港主,我们还要不要追?”
我无奈道:“追肯定是要追的。你先带几个功夫好的手下沿着洞外的通道往左丘城的方向去追,但是首先要保证自己的安全,一定要把护具穿戴齐整。另外,你再差一个人去猫骑营找柳寒传我的命令,让她也亲自带一队猫骑兵去参与抓捕。夜飞猫天生有追踪猎物的本领,速度也比你们徒步去追快得多。”
陆煜应道:“属下领命,这就去安排!”
安排好追兵,我便转去各营查看损失的情况。第七营损失最严重,由于匆忙迎敌之下缺少防护,又拼死拦下搏命的黑衣人,导致第七营死伤人数达到两百。邙山鬼王统领的第五营次之,完全没有来得及组织起有效的防御就被偷营的敌军突破整个营区,死伤也接近一百。大力鬼王统领的第四营情况稍好,虽然被烧掉了几顶帐篷,但兵员损失不大,死伤不到五十。
最让我感到痛心的是营门岗哨,原本以为他们是因为疏于值守才导致敌军偷袭成功,但后来才发现,负责驻守营门岗哨的一个营上百名官兵竟大多是在被迷晕的情况下被杀,全部遇难!
由于营门岗哨最靠近水晶城,我又要求驻守的士兵们必须披挂全副盔甲,因此驻守在营门岗哨的是一支全部由鬼修组成的部队。而偷营的黑衣人不知从哪里弄来了一种迷雾,无色无味,是专门用来对付鬼修的,可以使它们的魂魄在短时间内失去神志。以有心算无心,营门岗哨竟被这一种无人知晓的神秘迷雾迷翻了全队,然后又在悄无声息中死于敌人的屠刀之下。
负责值守营门岗哨的校尉是一只墨鬼军官,它的鬼功修为最高,也正是它在被迷晕之前吹响了警笛声,才使得黑衣人的行动暴露。否则,恐怕这伙前来偷袭的黑衣人完全可以更轻松地穿越整个营区,突围成功。
黑衣人暗杀了营门岗哨的哨兵之后,并没有大肆地在军营内搞破坏,而是先派了一小队人往营门右侧去放火,同时大部队往左侧去突围。很明显,去第四营负责放火的只是黑衣人派出的弃兵,目的就是声东击西,而主力则选择从第五营和第七营之间的空当突围。
散落在各营的黑衣人尸体最后也全部清点完毕,一共是九十九具,再加上成功逃脱的那名黑衣人首领,正好是一百名。很显然,这是一支成建制的在阴间非常少见的精锐“特种部队”!
在今晚的夜袭中,从悄无声息地潜伏靠近到使用有针对性的迷雾,再到采取有效的迷惑战术和选择最佳进攻路线,包括最后的默契配合保证首领突围完成任务,无不体现了这支神秘部队的可怕实力。
不过,在检查了所有黑衣人尸体后,我依然对这支神秘部队的情况一无所获。他们的身上除了统一标配的黑衣、软甲和兵器外,没有任何的隶属标志。但这帮家伙在最后以死相拼时喊出的口号还是至少能证明:他们肯定是从水晶城派出来的。
我疑惑不解,便派人去把大眼叫过来。大眼专门负责收集水晶城的情报,它知道的情况应该会更多一些。
大眼同样细细地查看了一番黑衣人的尸体,又沉思了半晌后才对我道:“这肯定不是水晶城的常规部队,我看很可能是蒋城主自己在暗中豢养的死士!”
“死士?”我颇有些惊讶。
大眼道:“其实我也只是耳闻,在此之前并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真的有这么一支部队存在,就连水晶城的人也不一定相信这个传言。”
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百詭夜宴-564 死士讀書
“他需要这么多死士做什么?”
“据说,蒋城主豢养这些死士的目的并不是为了防御外敌,而是平时用来监视自己的属下官员和大将,以防他们贪污、受贿或者叛变。当然,这些死士偶尔也会出手执行一些暗杀任务,帮蒋城主排除异己。说白了,这些人就是一帮间谍和冷血杀手!”

a9s0r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百詭夜宴 ptt-532 出征巨瀑城分享-1469o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站在胜利号的船头,迎着拂面而来的微风,颇感意气风发。在左侧,与胜利号齐头并进的是凯旋号,七郎也正站在船头向我挥手致意。无畏号和无敌号由于排水量太大,无法进入河道,因此胜利号重新成为了我的旗舰,七郎则指挥凯旋号。
此番出征巨瀑城,虽然在联军高层内部仍存有有争议,但底下士兵们的士气还是很高涨的。冥港联军上下似乎都憋着一口气,这次一定要把之前巨瀑城上门来欺负冥港的场子找回来!
“报告港主!前方有新的情报传来!”
一名传令兵匆匆跑过来,向我行礼后递给我一份密报。我打开一看,眉头皱起,略感有些失望。
密报上说,巨瀑城内的鬼奴暴乱已经被镇压住了,带头的鬼奴也被处决。并且,韦城主也已经得知了冥港大军即将到达的消息,正在征募民兵,加紧布置城防。
这个结果虽然对冥港联军来说不算好消息,但也算是在我的预料之中。巨瀑城内的鬼奴暴动缺乏组织,纯属头脑发热后的一时冲动,一旦巨瀑城调集起全部的军事力量,镇压它们只是迟早的事情。看来,冥港联军想要趁巨瀑城内乱的时候发动进攻的计划只能是落空了。
“向凯旋号发出旗语,请鬼帅过来胜利号协商军情!”我对传令兵交待道。
“是,港主!”
旗语发出后,七郎很快就过来了,凯旋号甚至都不需要向胜利号靠近。他现在已经达到鬼煞级别,腾空飞行又快又急,一般鬼修那种慢悠悠的飘来飘去跟他可没法比。
我随手先把密报递给七郎看。信息共享是冥港与鬼军结盟的最基本要求,七郎在地府和各处大阴城内都布置有眼线,不时会传来一些远方的消息。而我一手建立起来的特情司则主要负责冥港周边的情报收集,更细致也更快速,所以两者可以算是互补了。
“唉,还是没能多坚持几天!”七郎看完了密报,也不由得叹息道。
“如此一来,我们就只能强攻了。”我道。
總裁 的 替身 前妻
“嗯。”七郎依然显得信心十足,“据我所知,巨瀑城的守城军队还是以鬼兵为主,我们只要在阵前打出解放鬼奴的旗号,它们的战意肯定就会有所动摇。冥港联军在数量上、装备上和士气上都有优势,此战必能获胜!”
我也点点头表示赞同,但又道:“以冥港联军目前的实力,攻下巨瀑城应该大有胜算,可我担心的却是另外一个问题。”
全职斗神 求罚
“什么问题?”
“破城之后怎么办?”
七郎耸了耸肩膀,道:“破城了之后,巨瀑城就归我们了,还能有什么问题?”
我见他还是没有理会我的意思,便只好挑明了说:“既然这次我们出征打的是解放鬼奴的旗号而来,就不可避免地会对城内的阴修产生冲击。我希望你能答应我一个条件,进城之后不得滥杀无辜,不得烧杀掳掠,解放鬼奴可以,但绝不能残害城内的阴修,要尽量保持战后巨瀑城内的秩序!”
七郎笑道:“原来你担心的是这个。我们又不是土匪、水贼,不干那种杀鸡取卵的事情!”
“我自然信得过你,但就怕你的手下不愿受约束。还有城里的那帮鬼奴,一旦失控,好事就办成坏事了!”我正色道。
“好吧,我明白了。”七郎终于摆出了一副认真对待的态度了,提议道:“这样吧,你我各自临时建立一支纠察队,专门在进城之后负责接管城内的治安。另外,冥港联军各部主将,也要特别强调一下入城后的军纪,不得伤害城内百姓,不得侵占他人财物。你看如何?”
“如此最好!”我很满意地赞同道。
五天之后,冥港联军的船队到达巨瀑城外。一路上,由于巨瀑城仍处于内乱状态,自顾犹自不暇,而且其水军实力本来就不如冥港,自然不敢主动出城阻击,只好任由冥港的船队兵临城下。
吾 皇 萬歲 萬 萬 歲
巨瀑城除了上方有几个阳间通道外,在阴间只设了一道水门,就横亘在河道上。城内大瀑布的水流就从城门下面流过,通往各条水道,同样地,所有入城的船只都必须通过这道水门。因此,要想攻破巨瀑城,就必须要从水上发起进攻,没有别的陆路可走。
冥港联军的上百只战船就在城外宽阔的水面上铺开,把巨瀑城的水门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此次出征,我一共带来了一万兵力、十五艘战船,百余艘快艇,几乎可以说是尽遣主力出战。
不过,巨瀑城明显也做了不少准备。水门处除了原来那两扇栅栏式左右开启的木门,他们居然还临时在门后加了一道千斤重的铁闸,直接从城楼上落下,直插入水底。这样一来,冥港联军就不可能再像以前胜利号那样用船头硬生生撞开城门了。
锦绣田园:灵泉农女种田忙
水门上方的城墙上站满了守军,果然绝大部分都是鬼兵,军官则是以阴修为主。但我看那些鬼兵个个咬牙切齿,凶神恶煞,完全不似七郎所预料的那样战意动摇。这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传令下去,各船均在距离城门两箭之地外下锚,多布岗哨,防止偷袭。没有我的命令,不得擅自发起攻击!”
网游之俺是小偷 阿进
“是,港主!”
我决定先以稳妥起见,并不急于攻城,严令各船不得轻举妄动。同时,我又督促大眼去联络城内的耳目,探听这些鬼兵的情况。
半天后,大眼很快就回来了。它向我报告:“巨瀑城的鬼兵身份特殊,既不属于鬼奴,也不属于自由鬼,平时只听命于韦城主,所以之前镇压鬼奴的主力也是它们。而且,这次听说是韦城主给了它们许多承诺,只要击退冥港联军就正式给予它们自由身。另外,这些鬼兵还可按杀敌数量累计战功,战后再依战功多少要求晋升、领赏!”
我不屑道:“哼!就韦城主那个吝啬鬼,能给出多少赏金?”
大眼做了个鬼脸,回答:“这次还真不少,杀一敌给十个阴元,还针对港主、鬼帅和诸位主将特别定了价码。”
“我和鬼帅各是多少?”我不禁感觉好奇。
“都是一万个阴元!”
“嚯!真舍得下血本啊!”
怪不得这些鬼兵如此忠于巨瀑城,相比起来,韦城主的承诺显然要更现实、直接一些,而冥港联军这边打出的“解放鬼奴”的口号就显得比较虚无缥缈了。
“除了赏金,你还是否打探出城内守军的数量有多少?”我追问道。
大眼答道:“这段时间为了镇压鬼奴,已经消耗了不少,总数不会超过五千。”
“鬼兵多少?阴修多少?”
“鬼兵占七成,阴修占三成。”
“守城器械呢?”
“前年地府攻打冥港的时候,就已经几乎把巨瀑城所有的大型军械都给借走了,这两年韦城主又舍不得花钱重新打造。除了那道铁闸外,城头上就只有少数几台巨弩。”
“那道铁闸确实是个很大的麻烦呀!”我远远望着巨瀑城水门的方向,皱眉道:“水面上无处着力,撞不开,又烧不坏,只能从城头上想办法了……”
麻烦归麻烦,城还是要攻的。第二日,我便下令冥港联军发起总攻。
胜利号、凯旋号打头,率领十余艘大型战船冲在最前面,船上的巨弩对准巨瀑城的城头尽情发泄怒火。守军虽然居高临下,但远程火力实在没法跟冥港联军相比,只能龟缩在城垛后面躲避。城头上仅有的几台巨弩也被从船上射来的弩箭击毁,全部散架不能用了。
但是,待到冥港的船队靠近水门之后,形势顿时发生了变化。在这个距离上,城头的守军已经可以凭借手里的长弓、火箭和落石对船只形成威胁,而战船上的巨弩由于仰射角度受限,无法再把弩箭射到城头上去了。我不得不下令停止前进,就以弓箭与城头对射。
当然,我也不可能没有准备后手。大船无法靠近水面,小船这时候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几十艘快艇在水面上疾驶而去,三百名水性最好的水兵从快艇上跳入水中,潜到水底慢慢游近城门。
不管是原来的栅栏木门还是新加的铁闸,都不是一整块的,鬼可以从水下钻过栅格进入城中。我的意图很明确,先派部分水兵潜水进入城内造成混乱,不求立即攻下城门,只要能牵制住城头的守军,引开他们的注意力就行。
误惹相府四小姐
果然,巨瀑城的守军很快就发现了我的意图,守将急得在城楼上哇哇大叫。城头守军试着往水下射箭,但城头离水面太远,水的阻力又严重影响了箭矢入水后的势道,对水底的冥港水兵形不成太大的威胁。
一番慌乱之后,城内的守军终于也派出了几艘船,把几百名鬼兵赶下水去和冥港水兵接战,双方就在城门下方的水底展开水下肉搏。被搅得浑浊不堪的水面已经看不到水底的战况,只见不时有水泡浮上水面来,随即迸裂开,升起阵阵黑烟。那都是双方阵亡的鬼兵魂魄!

vnz53熱門都市言情 百詭夜宴 愛下-531 冥港的機遇看書-qliqk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巨瀑城一年内爆发了三次鬼奴暴动,而且一次比一次闹得厉害。消息传到冥港,各位高层对此也是议论纷纷,不过大多都保持了一种轻松的心态,包括我自己在内。
七郎得知这个消息后,却表达了完全不同的看法。他专程私下来找我商议,一开口便道:“听说港主打算对此轻描淡写,置身事外,我不得不说:港主此言差矣!现在我们好像只需要隔岸观火,事不关己,但如果任由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冥港迟早也要受到牵连!”
絕 品 神醫
“哦,此话怎讲?”我疑惑问道。
七郎道:“其一,冥港目前的发展模式,非常依赖与其他阴城之间的商业贸易往来。不论是巨瀑城也好,千岛城、蛇湾也罢,城内的治安一乱,这生意就做不下去了。因此,冥港虽无近忧,却有远患啊!”
“其二,频繁的鬼奴暴动终会让巨瀑城不堪其扰。从韦城主的角度来看,他只有两种解决方式。要么学冥港,解放所有鬼奴,要么就祸水东引,把怒火都发泄到冥港来。只要能击败冥港,就能戳破那些鬼奴对于冥港的美好向往,摧毁它们的妄想!”
“你觉得,以韦城主的性格和作风,他会选择那一种方式呢?”七郎说完,便颇有深意地看着我问道。
哼哼!巨瀑城的那位韦城主,可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守财奴,要想让他主动废除奴制,解放手下的数万名鬼奴,简直就是比要了他的命还可怕!
但我还是有些不服气,便反驳道:“鬼帅莫忘了,巨瀑城在三年前就曾经来进犯过冥港。那时的冥港才刚刚成立,势单力薄,但依然守住了城池不失。而现在的冥港早已今非昔比,军事实力也已经超过了巨瀑城,韦城主就算再看不惯冥港,又凭什么来击败我们?”
“假若是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三家联手呢?”七郎似笑非笑,却依然语出惊人。
我迟疑道:“不太可能吧?”
“千岛城和蛇湾也蓄奴,同样也在近期爆发了鬼奴骚乱,虽然规模比不上巨瀑城,但如果任由这种势头发展下去,迟早也要玩完!所以,冥港对于他们三家来说,现在已经不单单只是商业上的竞争对手,而是毒瘤!”
异时空我为先驱 笑天狼加强版
我不禁沉默了,七郎的话确实不无道理。冥港的存在就好比是阴城中的一个异类,废奴的规定固然吸引了大量的鬼修前来投奔,其中还不乏从上述三城逃跑出来的鬼奴,长此以往,冥港必定会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总要除之而后快!
泣颜 写意
“那依你说,冥港该如果自处?”我问道。
七郎直视我的眼睛,面色严肃,“鬼奴暴动对于巨瀑城来说是灾难,但对于冥港来说,却是一次大好的良机。若是任由机会从我们的手边溜走,实在是太可惜了!天予不取,必遭反噬!如果我们不早一步下手,恐怕下次遭殃的就是我们了!”
我听了便是一惊,道:“你的意思是,冥港应该主动挑起战争,趁乱攻打巨瀑城?”
“正是如此!”
“不!”我断然摇头,正色道:“不管怎么说,冥港与巨瀑城之间终究还是有一纸合约在的,无端出兵,从道义上就讲不通。师出无名,胜亦无功!”
“如何没有道义?冥港讲求人鬼平等,出兵巨瀑城就是为了解救饱受压迫的鬼奴。只要我们喊出这个口号,巨瀑城中的鬼奴就会响应我们,到时候里应外合,何愁攻不下巨瀑城?”
我看着七郎一副正义凛然的模样,这才醒悟过来,质问道:“原来说来说去,你力主攻打巨瀑城,就是为了实现你的理想,你的大义?”
超级天师 寒情已漠
“没错!”七郎毫不退缩,竟然承认了,“我组建鬼军,目的就是为了推翻地府,解放受压迫的鬼。我当初率鬼军来冥港与你结盟,也是因为你和我有同样的理念,希望人和鬼都能在阴间和平共处,建造一片亡者的乐土。”
“翟港主,冥港只是一个阴城,不论它发展得再好,终究也脱离不了阴间这个世界的包围。要想继续立足于阴间,要么努力去适应这个世界的残酷法则,要么就要奋力去改变这种不公平的法则。现在,你打算永远做一个低眉顺目的服从者,还是做一个匡扶正义的反抗者?”
我被七郎说得哑口无言。确实,这几年冥港的快速发展,竟把我的眼界给局限住了、迷惑住了。一座阴城,哪怕发展到了如同左丘城那样的庞然大物,依然不得不屈服于地府的威压,称臣纳贡,任凭差遣。更何况,冥港还是地府眼中的心腹大患,只要有机会必定会再次前来讨伐。
除了地府,巨瀑城、千岛城和蛇湾这些附近的大阴城,即使表面上依然愿意与冥港做生意,但恐怕私底下也早已将冥港视作大敌。或许,他们现在欠缺的只是一个联合出兵的借口罢了。与其干坐着错失良机,还不如主动出击?
七郎见我还在犹豫,便继续劝说道:“即便不论那些大道理、大口号,就从冥港的角度来看,现在我们兵强马壮,人口和经济也都已经发展到了极限,没有多余的土地了。我们修炼功法会遭遇瓶颈,冥港的发展同样也会如此。要想突破眼前的困境,冥港就必须要向外扩张!”
“还有,翟港主。”他突然放低了声音,冷笑道:“于公于私,巨瀑城的韦城主可没少害过你吧?”
最后这句话一下子就点醒了我。确实,我对韦城主全无好感,他前有甘当地府的鹰犬来攻打冥港的恶行,后又封闭阴脉通道,间接造成了我师父的死。说起来,这个韦城主,也算是我的一个仇人!
我禁不住有些被七郎说动了,但还是在犹豫不决:“话虽如此,可前三次冥港与外界发生战争都是因为遭到侵略,这次却是要主动去攻打别人,我怕军中众将多有非议呀!”
“那就再召开一次军帐合议!”七郎坦然道,“集思广益,让大家用投票来一起做决定!”
冥港与鬼军结盟以来,这是第二次召开军帐合议。上次针对如何抵御地府阴军的讨伐,大家畅所欲言,虽然一开始各有主张,但最后还是统一了意见,齐心协力击退了阴军。这次则是商议要不要向巨瀑城宣战,却不知结果如何?
校园美人志
我刚把议题说完,三只鬼王就开始嚷嚷起来:“打!打!打!那些鬼奴都是我们的同胞,它们就是因为被那帮该死的奴隶贩子压迫得太久了才起来暴动的,我们也早就应该出手相助,去解救它们了!进攻巨瀑城,解放鬼奴!”
“我反对!”
腾龙耀世 砚山图
一个高亢的声音从我身后喊了出来,竟是汪守。他也是鬼修,居然第一个站出来反对开战,倒让我颇感意外。
汪守道:“巨瀑城蓄奴已久,都已经上百年的历史了,又不是最近才有的。我也同情那些鬼奴,但冥港目前还是应该着眼于自己的发展,不能主动去侵略别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灵唤灵
对面的陆之道听完汪守的话,便第二个站出来发表意见:“汪副港主心存仁慈,但别人可不会这般好说话。大家难道忘了,巨瀑城之前干过的坏事了吗?先是借地府的名义来攻打冥港,此后又给阴军提供粮草、军器,这样的邻居若是还继续留着,恐怕下一次还会帮着别人从背后捅我们刀子!”
“嗯,从军事角度上来说,巨瀑城的所在正好是方圆八百里内数条主要河道的汇集地,战略位置非常重要。若是能攻占巨瀑城,再加上冥港的水军优势,就算阴军倾巢而出,我们也不用怕他们了!”邬芳也对陆之道的意见表示了赞同。
这下子,鬼军一边的将领态度都基本一致了,加上七郎,六票全部赞成开战。但还是需要看我这边众人的表态。
汪守还是极力表示反对,又去催促讥讽鬼发表意见,道:“你也说说看,你一向不是都反对打仗的吗?”
讥讽鬼却迟疑了,挠了挠头,道:“今日不同往日,以前冥港实力弱小,现在则是兵强马壮。再说,单纯从发展的角度来说,冥港确实也需要扩张了……”
“你们几个呢?”汪守很着急,又去询问柳寒、三刀和铁头的意见。但这三个似乎还在犹豫,只是摇头不愿说话,反而转头来看我。
我心里叹了口气,知道我们这边的六票还缺乏明确和统一的意见,更多人都是在看我的表态。于是,我干脆道:“我不想独断专行,大家来民主投票吧。支持开战的请举手!”
未央·沉浮(又名美人心计、漪拥天下) 瞬间倾城
果然,七郎那边齐刷刷地都把手举了起来,六票都赞同。而我这边的人都还在看着我,继续观望,也没有轻易举手。六票还差一票才能达到通过的票数。
其实,我自己到现在都还在犹豫。从道义上讲,趁人之危去攻打巨瀑城,肯定不是君子所为;但从现实角度去看,如果真的能攻占巨瀑城,对冥港确实好处要远远大于坏处!
“不支持开战的请举手!”我无奈又道。
汪守率先把手举了起来。他从一村之长干到现在的副港主,肯定希望冥港能保持繁荣稳定,不要轻言战争,想法自然要保守一些。但除了他以外,居然没有一个人再举手了,包括我自己在内。柳寒、讥讽鬼、三刀和铁头依然在望着我,默然不语。
我最后只得宣布:“六票赞成,一票反对,五票弃权。即日起,各军要积极整训备战,各司要尽力筹集粮草辎重,待一应准备妥当后,立即出兵讨伐巨瀑城!”

p55o1笔下生花的小說 百詭夜宴 txt-530 好事連連熱推-t76qu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
七郎吃了我的精灵活鱼汤,闭关三个月后终于出关,竟真的突破了鬼王级,成为了一只鬼煞!
阴修之中一直以为,鬼王便是鬼修中的最高等级,原来鬼煞才是。但鬼修要想修炼到这个级别实在是太难了,不敢说是难比登天,也几乎可以说是亘古未有之事,因此就连这个称呼都没有几个人能知晓。
七郎自从身死成鬼之后就开始修炼鬼功,至今已有千余年之久,此间又因为一直遭到地府的追捕和迫害,是以修炼的难度比我们这些阴修要高得多得多。今日终于突破成功,成为鬼中第一鬼,便是可以比肩阎罗王的存在了!
公主碎碎愛
神秘首領,甜甜寵!
“鬼煞出世,阴间换主!推翻地府,斩除阎罗!鬼帅万岁!万岁!万万岁!”
七郎手下的一干鬼王、鬼将都齐声大喊起来,群情亢奋,呼声震天。对于它们来说,七郎的晋级就是一剂强心剂,一个祥瑞预兆,更加坚定了它们反抗地府暴政的信心。
“恭喜鬼帅鬼功大成,晋级鬼煞!”我感叹之余,少不得也要率领冥港的一众官员上前去祝贺一番,“鬼帅的晋升,对于我们冥港的发展来说,又是一大助力呀!”
七郎慢慢收敛了身上的怨气,将体型缩小至平常模样,才从半空中降下来。他走到我面前,突然抱拳给我恭恭敬敬地作了个揖,道:“本帅能突破瓶颈,修炼圆满,还得感谢翟港主的倾力协助。没有你出神入化的厨技,我断然吃不到这么顶级的鬼餐,也不可能如此顺利地突破了。请受我一拜!”
我连忙上前一步扶起,道:“鬼帅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既然鬼军与冥港已经结盟,又需携手对抗地府,鬼帅的晋级对于冥港来说,也是一件大喜事嘛!”
修 风起闲
“哎!话虽如此,但相助之情,本帅当没齿难忘!”
七郎用力抓住我的手,眼神至诚,话也说得情真意切。我本还担心他晋级了之后忘乎所以,凭自己高人一头的修为盛气凌人,此时看来,我竟是多虑了。
“鬼帅晋级鬼煞,自当好好庆祝一番。”我高举与七郎紧握着的手,高声喊道:“我宣布,今晚就在港主府前的广场设宴一百席,所有城民都可以前来享用!”
在场的城民一听到这个消息,更是欢声雷动。
“哦!太好了,又有大宴吃了!”
“翟港主英明!翟港主万岁!”
“也托了鬼帅的福,鬼帅也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翟港主万岁!鬼帅万岁!”
好事一桩接一桩地来。继七郎突破鬼功瓶颈之后没过几个月,我自己也顺利地晋升至阴功第六重的中阶。
只不过我的情况与七郎恰恰相反。我并不缺快速提升修为的方法,之前缺的是适合修炼的功法。自从得到祖师爷暗藏在如常刀柄里的完整版两仪心法后,我很快便重新寻回了正确的修炼之路。因此,只花了短短半年的工夫我便水到渠成,突破进阶。
但我肯定远远不会满足于此,有了完整的心法,又有了祖师爷传下来的几道顶级阴餐食谱,接下来晋升上阶乃至晋级第七重都是指日可待之事!
除了我和七郎个人的实力得到提升之外,冥港的发展也是蒸蒸日上。吞并河口镇,使得冥港摆脱了局促的空间限制,获得了一大片可开发的土地。而且。河口镇的位置实在是太好了,背靠冥海这个大宝库,又可通过河道连接多个大阴城,资源充足,交通便利,再加上日益壮大的商贸船队,河口镇现在的商业规模几乎可以与冥港相媲美了。
双城齐头并进,互相促进。如此一来,冥港的人口、财力和军力不断得到提升,已经一跃成为了周边数百里内最大的一座阴城。每日港口里进进出出的商船络绎不绝,集市里来来往往的商队摩肩擦踵,各地的富商巨贾也纷纷前来冥港和河口镇投资、开店,光光收税都让总(务助)理讥讽鬼笑得合不拢嘴,据说它现在在睡梦里都能笑出声来。
愛上人造美女 懶雲兒
冥港事事顺利,而几个对头却接连遭遇霉运。
先是地府和茅山道会。这两家为了争夺天坑城,又在城外大战了一场。不过这一次,阴军稍稍聪明了些,他们虽然造不出枪来,也没有从阳间购进黑枪的渠道,但凭借更加熟悉地形的优势,化整为零,利用复杂多变的地下洞穴不停地打伏击、打偷袭,让茅山道会损失惨重。
养剑
墨戏黛之笑红楼
茅山道会吃了几次亏后,不得不暂缓了从天坑城向其他阴城扩张的计划,退守城内。有了城墙的保护和热武器的优势,阴军也不敢轻易攻城,双方便又僵持住了。
但是,茅山道会虽然被逼回了天坑城,很快又在另外一座小阴城淘金窟找到了突破口。
带着系统闯无限 华丽的滑稽
淘金窟位于阳间一个废弃金矿的底部,通过一条短短的阴脉与旧矿洞连接。城内的阴修就靠驱使鬼奴挖掘更深处的金矿,再转卖到阳间获利。
两个月前,茅山道会用重金买通了一名叛变的阴修,获得了淘金窟的准确位置。道修无法通过阴脉进入阴间,于是他们采取了暴力挖掘的方式,硬是用大型机械从阴脉上方挖出了一条倾斜的地道,直通淘金窟,然后依靠火力优势发起强攻。当地的阴修实在抵挡不住茅山道会的进攻,便纷纷逃散,放弃了淘金窟,任由道修占领该城。
淘金窟的规模并不大,大约只有一、两百名阴修和一千多只鬼奴,经过多年的挖掘,地下的金矿矿脉也快被挖完了,属于正在逐渐没落的一座阴城。这样的小阴城被茅山道会攻占了,对于地府来说本也不算什么巨大的损失,但问题就在于:淘金窟的位置太关键了,正好处于一个军事要地上!
从淘金窟再往下走,便可以经由四通八达的地下洞穴前往其他四座大、中型阴城。其中,九曲城距离淘金窟就只有半个月的路程,而九曲城又是通往地府的门户,如果被茅山道会攻占了九曲城,地府就真的可能要面对兵临城下的巨大危机了!
因此,在阎罗王的命令下,阴军又派出了一支主力军前往淘金窟,拼命要阻拦茅山道会的扩张势头。茅山道会似乎也察觉到了地府的意图,便不断地增兵、运送军火和物资,双方再次爆发了激烈的拉锯战,各有死伤。
这些消息都是从七郎派出去的眼线传回来的。从我的角度来看,地府与冥港是敌对关系,茅山道会与我有私人恩怨,这两家之间打的越凶越好,就让它们狗咬狗去吧!
壹切從秦時明月開始崛起 天機佬夏天
地府和茅山道会在远方打得不可开交,近处的几位邻居同样也是麻烦不断。尤其是“恶邻”巨瀑城,一年之内已经爆发了两次鬼奴暴乱,把城内搅得乱七八糟,原本红红火火的商业和船运业都大受影响。此外,千岛城和蛇湾也分别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鬼奴骚乱。
至于为什么周边的阴城都出现了鬼奴暴动,唉,究其根源,说起来还是冥港的“错”!
正因为冥港从建城之初就一直坚持废除奴制,推崇人鬼平等的理念,现在又发展得如此迅猛,便使得其他阴城的鬼修十分羡慕。特别是仍处于社会底层的那些鬼奴们,竟隐约地将冥港当做是一个榜样,甚至是一种美好的向往之地。
剩女嫁豪門:婚後別樣
于是,这几座阴城中的鬼修和鬼奴都纷纷在暗中谋划起事,想通过暴动来推翻阴修的统治,建立如同冥港一样的新城。不过,它们毕竟缺乏组织,心也不够齐,暴动刚一起势就遭受当权者的残酷镇压,很快被扑灭了。
但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已经觉醒的鬼奴注定无法再忍受继续遭受奴役的日子,它们受到的镇压越残酷,下一次的反抗也就会越激烈。这一日,我便收到了大眼负责的特情司从巨瀑城传回的消息:巨瀑城内第三次爆发了鬼奴暴动,护城卫队军营被鬼奴攻占,城主府也被围攻!
“这么大祸!”讥讽鬼在一旁偷看到了我手里的纸条,大惊小怪地叫道。
“又是什么大事?”柳寒也十分好奇,直接从我手里抢走了密报。这事也没有好瞒他们的,我干脆把密报中的消息通报给了在场的所有冥港高层。
“没用的。”三刀一看,立即就下了结论:“巨瀑城的军营里只驻扎了一半的兵力,还有另一半都拱卫在城主府周围。这些鬼奴攻占军营不难,想攻破城主府就太难了!”
燈火冷
汪守则摸了摸胡子,沉吟道:“还好,冥港从来不蓄奴,就无须担心会出现这种问题。”
“没错!我也曾经当过鬼奴,要不是港主宅心仁厚,免除了我们的奴籍,我说不定到现在还给别人当奴隶呢!”铁头对此深有感触。
我摆摆手道:“行了,别趁机拍马屁了!别人家的事看看热闹就好,还是管好我们自己的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