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獵諜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諜討論-第十三章 恐怖之夜(3)鑒賞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唐城靠着新技能,完美的避开了沿途出现的行人,而在周长水的心中,却是百思不得其解。“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也不问那么多,我只想知道,你在虹口区里有没有隐秘安全的落脚点?如果有,我送你过去,如果没有,那你只能跟着我去蹲地洞了!”从街口转入一条巷子里,唐城终于停住了脚步。
如果是第一面见到唐城的时候,周长水绝对不会对唐城说什么,可是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周长水已经判断唐城绝对不会是日本人布置的暗子。只是略微愣了一下,周长水低声言道,“我在虹口区认识一个人,他或许能帮到我!”唐城闻言并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问了周长水那人的地址,就伸手把周长水从轮椅里拉起来,直接背着周长水快速离开这条巷子。
唐城两人离开时间不长,陆军医院的方向就马上传出一阵嘈嚷声,被借调去隔壁街的值班宪兵返回陆军医院,发现倒毙在医院门口的那几个宪兵。大惊失色的他们马上关闭医院大门,然后就发现医院大楼里也死了人,不但有值班宪兵,还有即将返回本土的那十几个基层军官。
警报随即被拉响,原本已经换岗睡觉的医生护士和宪兵们,都被叫醒,值班宪兵开始按照名册清点医院的人数。特高课和宪兵司令部接到消息的时候,唐城已经背着周长水赶到了一处居民区,按照周长水的指点,唐城敲响了一个小院的大门。唐城敲门时间不长,原本漆黑的院子里,便出现了灯光的映照。
一个略微轻盈的脚步声,出现在唐城耳中,没有去看周长水那张略显激动的脸,唐城只是稍稍后退一步,右手中的手枪也平端在了腰间。这个地方,是周长水指点的,唐城并不认识住在这里的人,而且这里是虹口区,必须的警觉还是要的。“是谁!”院子里面传出一个声音,唐城眉头微皱,因为对方说的是日语。
唐城闻言,自然就扭身看向靠坐在门边的周长水,他不担心这是个陷阱,只是不想不明不白的。“山田君,是我,我是周长水!”周长水并没有注意到唐城脸上的表情,只是在听到院内的声音之后,便低声对着门缝说出自己的身份。紧闭的院门,马上被里面的人打开,出现在唐城视线中的,是一个穿着日本和服的中年男子。
“老周,怎么是你?你不是已经…”被周长水称呼微山田君的中年男子,打开院门就看到了坐在门外的周长水。唐城仔细观察这人的反应,山田显然是认识周长水的,而且听他说话的语气,和周长水还并不是一般的熟悉。唐城没有插嘴,只是从地上扶起周长水,直接进了院子。
先婚后爱:甜蜜过招36式
唐城和周长水两人都穿着日军军装,开门的山田只是认出来周长水,但他对唐城是陌生的。“山田先生,是日本共产党组织在上海的代表,他本人也是反战同盟的人!”强忍着伤痛的周长水被唐城扶进屋子之后,整个人就完全放松下来,也主动微唐城介绍了山田的身份。反战同盟,唐城是知道的,可他却并不知道日本本土,还有一个共产党组织。
“山田君,我的确是给特高课抓住了,不过我很幸运,因为受伤太重,所以一直被特高课关押在陆军医院里,今晚刚刚被救出来。”山田开门之后说出的那句话,让周长水也意识到了一些或许自己不知道的事情,所以在山田也跟着进了屋子之后,周长水便主动提及自己被捕又脱险的过程。
原本心中还抱有极大疑惑的山田,这才终于松懈下来,看到这个叫山田的日本人从身后拿出来的手枪,唐城眼中的提防之色也少了不少。和周长水不一样的是,唐城进门之后就一直一言不发,也没有主动说出自己的身份。等着山田主动出言询问的时候,唐城却起身站起,准备告辞离开。
“既然你已经安全了,我也就要离开了!今晚的事情,你就当是从没有发生过好了,我也只是随手为之,并不是要专门去救你的。”唐城的态度在那位山田先生看来,根本就是及其的恶劣,非但没有理会主动询问的自己,而且跟周长水说话的说话,也是一副不情不愿的表情和口吻。
唐城是个做出决定就要去做的人,既然已经提出告辞离开,便不顾周长水的挽留,只是转身就走。“老周,那个人不是你们的人?”目送唐城消失在夜色之后,重新关上院门的山田回到屋子里,他现在似乎对已经离开的唐城更感兴趣。周长水闻言只是摇头,论及对唐城的了解,他似乎并不比山田多。
“不应该是我们的人,我是在陆军医院里见到他的!我当时还以为是特高课设下的一个陷阱,没想到还是被他给救出来了!”周长水要没有瞒着山田,一边喝着热茶,一边将陆军医院里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知给了山田。作为倾听者的山田,心中早已经震惊到了极致,如果不是早就认识周长水,他都会以为周长水在跟自己说书道古了。
“你要是不相信,等明天天亮之后,就已经能听到今晚的消息。”周长水的伤势还没有完全愈合,强撑着跟山田说了这么多,已经快坐不住了。在山田不断的追问中,精神萎靡的周长水只能要老朋友第二天亲自去验证自己所说的这些事情,至于他自己,本身就是今晚这些事情的亲历者。
就在山田一脸纠结的送周长水去休息的时候,离开小院的唐城却已经再次,出现在距离陆军医院不远的提防。唐城今晚选择袭击陆军医院,目的并不是干掉多少日军官兵,他的主要目的是在虹口区尽大可能的制造恐慌,以此来转移上海特高课的关注方向。重新回到陆军医院这里,唐城发现沿路已经多了不少荷枪实弹的宪兵巡逻队,不过他并没有慌乱,而是找了个地方,静静的等在了原地。
重生炮灰逆袭记 水陆无阻
陆军医院那边早已经是人声鼎沸,站在高处的他,并不能轻松观察到陆军医院此刻的情况,但他还有其他的法子来进行自己的计划。唐城等待的时间不长,就发现有一队宪兵巡逻队,远远的从前面的街口转过来。这队宪兵巡逻队,有8个人,带队的是一名宪兵军曹。唐城见状,微微斜起嘴角,脸上流露出一丝冷色。
还什么都不知道的这队宪兵巡逻队,是接到命令之后,从其他地方抽调来陆军医院这边的,他们只是负责在陆军医院周围巡视。像他们这样的巡逻队,这这片区域里还有好几支,所以这支巡逻队里的那个宪兵,都没有觉着有什么好紧张的。侧身靠立在街墙阴影里的唐城一动不动,右手中的驳壳枪却早已经子弹上膛,做好了随时开枪的准备。
心中暗自计数的唐城,在心中默算着自己和这支巡逻队之间的距离,等着巡逻队就快要从自己身边走过的时候,唐城这才发动了轻身技能,纵身翻爬上了身后的墙头。早已经换下那身日军军装的唐城,此刻一身黑衣,蹲坐在墙头上的他完美的借助了夜色作为掩护,并没有被经过这段街墙的巡逻队在第一时间发现。
翻爬上街墙的唐城,并没有停顿,双脚站稳之后,右手中的驳壳枪就已经被他举起,对准了街墙下的宪兵巡逻队。“墙上有人!”带队的宪兵军曹还算警觉,没等墙头上的唐城扣下驳壳枪的扳机,宪兵军曹就先发出警示。只可惜整支巡逻队里,也只有他马上就发生了墙头上的唐城,而且他的警示也并没有快过唐城的动作。
几乎就是伴随着那名军曹的喊叫声,唐城手中的驳壳枪瞬间打响,急促的枪声一下接着一下,街墙下的宪兵巡逻队中,也连续有人被子弹击倒。日军的宪兵巡逻队使用的也是制式栓动步枪,如果他们想要开枪还击,就必须先要将步枪从肩上拿下来,然后拉动枪栓顶上子弹,再瞄准了墙头行的唐城,这个时候才能扣下扳机开枪还击。
这一串的动作,就算是日军中的积年老兵来了,也至少需要两三个呼吸的时间才能做到。可唐城现在是近距离的抵近射击,而且他使用的是装弹20发的快慢机驳壳枪,尤其唐城的射速很快,只是短短两三个呼吸的时间,唐城就已经连续打出去至少五六发子弹。第一个被唐城开枪击倒的,便是那个指着墙头发出警示的军曹,然后是一个看上去像是老兵的家伙。
碧天劫 纱舞
巡逻队中,反应最快的两人最先中弹倒地,在枪焰和远处路灯的映照下,剩下的宪兵已经各自散开,试图相互配合对唐城展开还击。一直使用单发射击的唐城,并没有想要拖延时间的想法,一直空着的左手只是一翻,手掌中就又出现了一支快慢机驳壳枪。

bylgb精彩都市异能 獵諜 線上看-第五章 大鬧一場(1)讀書-ie7o6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一天之内连续两次袭击特高课在租界里的便衣特务,而且两次都得了手,唐城心里自然是有些自得。只是他没有想到,现在的上海和他之前来过的上海已经不一样,日本人在上海的权势愈发的强势,不止租界工部局和巡捕房轻易不敢得罪日本人,就连混迹上海租界的各路帮会势力,同样不敢得罪日本人,尤其他们中间,已经有大部分在暗中替特高课做事。
日本人很狡猾,他们知道光凭军事上的压迫,未必就能控制整个上海,尤其现在的日本还不能明着跟欧美国家为敌。可另一方面,日本人也绝对不能作势在他们控制的大上海,还有租界这个能够游离在他们掌控之外的存在。所以租界黑帮,就成了日本人的首选,上海特高课前段时间对军统上海站展开围捕,并取得不小的成绩,其中起到很大作用的便是租界黑帮。
按照小山松本的命令,上海特高课马上暗中联络了租界黑帮,就在唐城在旅馆里昏昏入睡的时候,接到命令的租界黑帮,却已经在租界里展开了调查。这些暗中替日本人做事的租界黑帮,他们中大多数都是上海本地人,对上海的情况远比日本人更加熟悉。而且这些混迹在租界里的黑帮,都有他们各自划分的势力区域,调查整个租界不可能,但如果只是调查他们各自的势力区域,却很是容易。
默行异界 万年老骗子
冷情王爷,宠妃不拐弯 音容
玺少心头宠:小妖精,听话!
心中自得的唐城并不知道此事,所以在凌晨时分,被一阵喧闹惊醒来的他,还并不知道危险正逼近自己。客房里的唐城是被门外的喧闹惊醒来的,还好他到达上海之后,就一直加着小心。所以被惊醒之后的他,第一个反应并不是走到门口侧耳倾听,而是下床之后,就先走到了窗前,透过窗帘的缝隙,查看旅馆外面的情况。
噬血者
两类
黑帮到底不是特高课这样的情报机构,他们这种人能存活在上海,靠的只是抱团和手段凶狠。所以唐城侧身站在窗前,透过窗帘缝隙向外面张望的时候,立马就发现旅馆外面的街边,站着几个身穿短打的精壮汉子。不是特高课的人!站在窗边的唐城,马上就反应过来,因为特高课的便衣特务,不会光明正大的在腰里别着短刀。
此刻已经彻底恢复清醒的唐城,转身回到床边穿衣穿鞋,然后从枕头下面把手枪抽了出来。准备停当的唐城脚步轻盈的走到房门后面,侧身贴着房门,仔细听着门外走廊里的动静。约莫只是十几息的功夫,唐城所在房间的门,就被人从外面敲响。就站在房门后面的唐城一动不动,只是静静听着门外的说话声,隐隐听到门外有钥匙的碰撞声了,一直站在门后的唐城这才稍稍退后一步,同时将手枪平举起来。
唐城将枪口直直对准房门,暗自调整呼吸的他,等着门外的人用钥匙开门。只是两个呼吸之后,已经做好迎战准备的唐城,就听到了有钥匙捅进锁眼的声响,然后门锁转动,门把手也跟着扭动起来。“咔嚓!”一声轻响,门把手缓缓压下之后,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唐城的视线中先看到了一条腿和一只手臂。
用钥匙打开门的是旅馆经理,跟在他身后的两人,才是租界黑帮的人。原本准备一开门就开枪的唐城,瞬间改变了决定,随即身子一闪,伸出左手一把拉住旅馆经理的手臂猛的往房间里一带。靠着相对力量的惯性,和旅馆经理闪身而过的唐城已经移动到了门口,不等门外的两人反应过来,唐城右手中的枪口,就已经顶在了其中一人的脑袋上。
“噗!”的一声轻响,子弹从拧着消音装置的枪口飚射而出,径自钻进了目标的脑门。一击得手的唐城并没有放慢动作,只是再次扭身,枪口再一次对准了门外的另一人。脑门中弹的目标向后仰倒过去,另一个被枪口对着的短衣汉子,才来得及瞪大了眼睛,就被唐城再开一枪,射翻在门口。
诸天行纪 兴霸天
唐城发动的速度太快,连开两枪射翻两个短衣汉子之后,被他大力拉近房间里的旅馆经理,这才重重摔在地上。等晕头转向的旅馆老板,惊魂未定的从地板上爬起来的时候,唐城早已经不见了踪影,门口只留下了两具尸体。虽然不知道这些黑帮分子,为什么会找上门来,但唐城知道自己怕是不能继续住在这里了,所以离开,就是他唯一的选择。
唐城入住的旅馆一共三层,他的房间在2楼,不过消失在走廊尽头的唐城,并没有顺着楼梯下楼去,而是掉头顺着楼梯上了三楼。脚步轻盈却速度不慢的唐城上了三楼,很快顺着走廊尽头的梯子,爬上了旅馆平日里用来晾晒床单卧具的楼顶。站在楼顶边沿往下看,旅馆外面街边的那几个短衣汉子并没有散去,咧嘴暗笑的唐城随即选择了另一个方向,发动轻身技能顺着绳索快速滑降下去。
透視 神醫
离开旅馆的唐城没顾得上去找那几个帮会分子的麻烦,他只是一路快行,很快就出现在距离这家旅馆两条街外的一个弄堂里。兔子都知道多弄几个窝和出口,来到上海这个麻烦之地的唐城,又怎么可能不多准备几条退路。就在这个弄堂里,刚刚来上海第一天的唐城,就已经在这里选好了一处用来藏身的地方。
唐城离开旅馆时间不长,一直徘徊在旅馆门外的那几个帮会分子,就因为旅馆经理的叫喊声,一窝蜂似的涌进了旅馆里。只是很可惜,他们只见到了两个同伴的尸体,和那个已经因为极度恐惧看上去有点癫狂的旅馆经理。唐城发动的时候,房间里并没有开灯,所以现场唯一的活口,也就是那个旅馆经理在恢复平静之后,并没有吐露出有用的讯息。
極品 醫 聖
这伙撞了大运的黑帮分子,白白送上两条性命,却什么收获都没有,他们唯一知道的,便是唐城乔装之后的长相和一个假名字。可即便是如此,上海特高课这边还是幸喜若狂,毕竟在他们看来,这也算是抓住了幽灵枪手的踪迹。一夜过后的租界里,很多人都在议论昨晚发生在米高梅舞厅的事情,更换了装束和伪装的唐城,也若无其事的混在人流之中,听着路人们的议论。
皇“兄”太誘人 下流小姐
總裁 寵 妻 365 式
和昨天之前的租界相比 ,今天的租界里,很多街道和路口,都多了些面色阴冷的帮会分子。这些帮会分子,对每一个经过他们的路人,都要盯着多看几眼。稍稍觉着有不对劲的路人,他们就会围上去,把人拉到街边小声且满脸恶相的询问一阵。富家子弟打扮的唐城,显然是不在被怀疑的行列中,毕竟唐城看着面嫩,可不像是被特高课秘密搜捕的对象。
看来租界是不能待了!租界里的异状,令唐城更加暗自小心起来。在心中暗自思量之后,唐城决定还是先去虹口区,他之前用过的那两本假证件,可一直没有被日本人识破。心里这么想着,唐城就决定先去虹口区找个住所,只是还不等他离开法租界,就突然听到街边有枪声出现。距离唐城不过百米之外,一个身穿长衫的中年男子,正快速朝着这边奔行过来,在他身后追着十几个短衣汉子。
本打算将今天的洞察术使用次数留到天黑使用的唐城,这个时候下意识的打开了洞察术,果然没错,这个正朝着自己这边奔行过来的长衫男子,正是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人,而追击他的那些短衣汉子,都是上海特高课的便衣特务。唐城右手一翻,已经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一条黑巾来。
站在街边的他再一个转身,从随身装备包中取出的那条黑巾,就已经被唐城蒙在了脸上。一路追击长衫男子的特高课便衣们,显然是想要抓活口,所以他们开枪只是为了驱赶碍事的路人,却并没有对着越跑越慢的长衫男子身上开枪。几十米的距离,在唐城取出黑巾,转身蒙在脸上之后,追赶的双方就离着唐城已经很近了。
“继续往前跑,然后走左边的巷子!”在街道里几乎所有路人都尖叫奔逃的时候,只有面朝街边店铺的唐城站在原地不动。那长衫男子离着唐城还有十几米的时候,一直站在街边的唐城,突然转过身来,手中扬起的枪口,已经对向长衫男子身后的追击者们。连续打出两个两连射之后,唐城让过一脸惊色的长衫男子,手中的枪管中却一直喷吐着子弹。
突然出手的唐城蒙着脸,侥幸得救的长衫男子心中也满是惊奇和疑惑,他不知道唐城是不是自己人,但现在并不知道琢磨这些的时候,越过唐城的长衫男子 ,只是深深的看了唐城一眼,便脚步不停的朝着唐城所说的那条巷子奔行过去。唐城占了先开火的优势,虽然是以一敌众,可不管是射速还是准头,唐城都稳稳的压制住了那些追击者。

h6khs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獵諜討論-第四章 疑似幽靈看書-exypq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猎谍
只有子弹壳,是没有办法确认袭击者身份的,遭受了袭击的特高课便衣,即便在心中暗骂租界巡捕做事不尽力,可他们也只能接受现实。清点尸体、救治伤者之后,剩下几个毫发无伤的特高课便衣泪目对视。他们来的时候是十几人,可是现在,却是六死四伤,毫发无伤的只剩下他们五个。
六死四伤,说明袭击者的枪法很好,因为租界巡捕在楼顶上只找到了十枚子弹壳,之前直面死亡威胁的他们,也只听到了十声枪响。“之前从舞厅里抬出来的那些伤者,都送去了什么地方?”一个躲在角落里抽烟的租界巡捕,被一只大手从身后卡住了脖子,锋利的刀尖就顶在他的腋下。
飛翔 小說
被骇的双腿发软的巡捕,下意识的绷紧了身子,待身后那人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问题之后,被挟持了的巡捕这才给出答案。此刻挟持巡捕的人正是唐城,从楼顶下来的他,并没有走远,而是找准机会,悄无声息的控制住了这个躲着人抽烟的租界巡捕。“你也是中国人,以后少做欺负中国人的事情!”从这个租界巡捕口中弄到了自己想要的信息,唐城便收回了短刀。
几张折在一起的钞票,被唐城塞进这个巡捕的手中,唐城离开前,还不忘记多交代对方几句。“拿了钱,刚才的事情,就只是一笔交易。你不说,我不说,就不会有其他人知道!我不杀中国人,但如果你为日本人做事,那就另当别论!因为汉奸,人人得而诛之!”唐城给了钱,说明他并不想为难这个租界巡捕,但他最后那句话,也是一个警告。
唐城悄悄的来,然后悄悄的离开,等这个惊魂未定的租界巡捕回过神来的时候,身后早已经不见了唐城的身影。半小时之后,唐城赶到了收治那几个伤者的医院,唐城暗自观察了一阵,发现医院这边也有特高课便衣之后,唐城并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而是转身离开。
一天之内,连续遭到两起袭击,伤亡惨重的上海特高课里灯火通明,接到消息的中高层成员,此刻都集中在会议室里商量对策。会议室里坐在首位上的是特高课现任课长小山松本,其他人都坐在长条桌的两侧,或许是看着小山松本的脸色不好,所以会议室里没有人说话,气氛就显得沉闷了许多。
双手抱在胸前的小山松本,心中很是恼火,白天的公寓楼袭击还没有个头绪,没想到入夜之后,特高课部署在租界里的便衣,就又遭到了袭击,而且这次袭击还发生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子,你来说说具体的情况吧!”小山松本冷着脸环视众人,见没有人说话,便伸手敲着桌面,先点了坐在他身边的年轻女子。
小仓和子看着年轻,却已经从事情报工作数年,而且小仓和子的父亲还是小山松本的老友,她也是小山松本在上海特高课里,最信任的人之一。被点名的小仓和子没有迟疑,径自翻开身前的文件夹,“白天发生在租界公寓楼里的袭击,很多人都判断这是军统的报复行动,这一点,我个人也是同意的。只是在具体的细节上,我却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这个袭击者并不是军统上海站的人。”
女皇之歌
风月不相关
探诡怪录 烧包大神
小仓和子最后这句话,瞬间令会议室里躁动起来,不过因为小山松本还在这里,所有心有不耐的其他人也只能在心中暗自诽议,却不敢说出口,当面指责小仓和子。小仓和子自然知道自己最后这句话,会给自己带来诽议,不过看她的反应,显然是并不在乎和谐。“我之所以会这么说,自然是有我的道理,接下来,我会做出解释。”
“我们之前在租界里,针对军统上海站多次实施围捕,并且取得不错的效果。请大家试想一下,如果上海站里有这样的高手,为什么在我们队上海站实施围捕的时候,这个高手不出来阻止和针对我们的围捕行动?”小仓和子此刻提出的这个问题,会议室里的众人,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理的答案,甚至已经有人在暗自琢磨,觉着小仓和子的推断并非没有道理。
后宫无妃
为兄弟活着 那年那个66
“我还翻看过档案室里,之前的一些封存档案,结果发现就在一年前,上海出现过一个被标注为幽灵的神秘枪手。这个被保住为幽灵的神秘枪手,曾经袭击过新亚酒店和陆军医院,并且造成大量便衣和军官的伤亡。”说着话,小仓和子从文件夹里取出几张纸,依次传递给小山松本和几个行动队长。
风云九界 玄天落白
“这是我从封存档案里,摘抄下的内容,其中就有一条,表明那位幽灵枪手,曾经使用过同样的霰蛋枪。霰蛋枪最早出现在一战的欧洲战场上,因为是战壕战和近距离作战的大威力武器,致残率远比致死率要高,最后被交战双方约定不得使用。这款武器在战后,逐渐变成了民间的打猎武器,很少出现在亚洲地区,尤其是中国。”
小山松本手中拿着资料看的很是仔细,小仓和子此刻说的这些,虽说没有具体的证据做支持,但小山松本却觉着小仓和子的判断似乎有些道理。“公寓楼现场勘察的结果,表明袭击者只是一个人,能一次干掉我们六名便衣特工的,绝对不是普通人。军统素来喜欢做报复行动,但是根据以往的经验来看,他们派出的杀手刺客中,似乎还没有这种身手的高手。”
烂宇冲宿
“所以,我判断袭击公寓楼的,就是这个被称为幽灵的神秘枪手。原本这还只是我的一个初步判断,可是米高梅舞厅的袭击事件发生后,我忽然意识到,我的判断或许并没有出错。”小仓和子并没有去米高梅舞厅的袭击现场,但她却根据幸存便衣特务的口供,完美的推演出了袭击的整个过程。
“发生在米高梅舞厅的袭击,应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发生在舞厅内的枪击。袭击者当时使用的是勃朗宁手枪,给我方人员造成的伤亡并不算很大,依照当时的情况,这才是典型的军统报复行动。不过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等我方支援人员赶到现场,并且护送尸体离开舞厅的时候,第二波袭击发生了。”
“第二波袭击,凶手使用的是步枪,根据现场找到的子弹壳,可以确定凶手使用的是毛瑟步枪。这种德式步枪,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上海的黑市里也有很多新旧毛瑟步枪,所以武器的来源已经无法确定。我要说的是,凶手使用步枪只开了十枪,就对我方人员造成六死四伤的结果,这说明凶手是个想法很好的高手。”
小仓和子此刻说的这些,看似跟她之前做出的判断没有关联,可是等她从文件夹里拿出第二份摘抄内容的时候,小山松本他们的态度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这同样是我从封存档案里摘抄出来的内容,档案里说那个幽灵枪手,同样是个神枪手,曾经在宪兵部队的包围中,只凭一支步枪,连续射杀多名宪兵和军官。”
翻看过小仓和子拿出来的摘抄内容,小山松本皱着眉头出言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公寓楼和舞厅袭击的凶手,很可能就是整个幽灵枪手?”小山松本跟小仓和子的父亲是老友,虽然她觉着小仓和子的判断有些道理,但言语中只是帮着小仓和子留了些余地。听到小山松本言语中,用到了很有可能这几个字,小仓和子轻笑了一下,她知道这是小山松本在帮着自己。
一婚二嫁
“课长,虽然我手里没有明确的证据,能证明我的判断,但是依照目前的情况,和咱们搜集到的证据来看,凶手是幽灵枪手的可能性,的确很大!”小仓和子也是个聪明人,既然身为课长的小山松本已经帮着自己说话了,与其一口咬死的坚持下去,还不如顺着小山松本的态度往下说,这样也就不用担心会得罪其他人。
小仓和子的识趣和配合,令身为课长的小山松本很是满意,放下手中的资料环视其他人之后,小山松本才开口言道。“既然和子刚才的话,你们都没有反对意见,那么,大家接下来的任务,就是马上展开调查。我会开放有关这个幽灵枪手的封存档案,希望能对你们接下来的调查起到帮助!”
小山松本的话听着有些不负责,可实际情况便是如此,因为上海特高课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小山松本虽然是上海特高课的课长,但他真正能相信的人并不多,死在租界公寓楼的那个情报小组,就不是他的心腹手下。散会之后,小山松本将小仓和子叫去了自己的办公室里,又仔细的叮嘱了一番。
这个时候的唐城,早已经回到了住处,躺在床上的他,仔细回想自己一整天的活动轨迹,确认没有露出破绽之后,唐城这才昏昏睡去。今天的两次袭击,在唐城看来,还只能算是开胃小菜,等到他拿到从酒吧里订购的东西之后,唐城决定给日本人来一道大菜。

53vss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獵諜笔趣-第三章 深夜槍擊鑒賞-wk8yr

獵諜
小說推薦獵諜
华灯初上,饭足水饱的唐城从街边的一间餐馆里出来,在旅馆里睡了一个下午的唐城,此刻正是精神饱满的时候。夜色下的大上海,呈现出的是一种畸形的繁华,随着大量人口的涌入,上海租界里看着倒是一派兴兴向荣的景象。随处可见的霓虹灯和广告画,是山城重庆见不到的,唐城随着人流慢慢走着,很快就走到了南京路这边。
唐城今晚要去的地方是上海滩租界里大名鼎鼎的舞厅一条街,距离南京路不远的西藏路那边,只短短数百米的距离,就有好几家舞厅,其中还有被誉为大上海四大舞厅的米高梅舞厅。不过唐城今晚出现在这里,并不是来消磨时间醉生梦死的,他来这里,是为了寻找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日伪特务。
租界工部局对日伪特务进入租界视而不见,所以有日伪特务进入租界舞厅玩乐,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租界的舞厅大多欧洲色彩明显,所以来这里消费享乐的舞客们,绝对不会有普通人。既然普通的小特务没有能力来这里消费,能来这里的也只有那些大特务了,所以说,唐城今晚是来这里碰运气的。
米高梅舞厅无疑是这些舞厅中,生意最好的一家,唐城走到这里的时候,米高梅舞厅门外,早已经停了不少轿车。唐城并没有马上穿过街道进入舞厅,而是先点了一支烟,站在街边静静的抽着。暗自观察了一阵之后,抽完一支烟的唐城,这才穿过街道,跟在一堆男女身后进了舞厅。
和后世里的歌舞厅相比,被誉为上海滩四大舞厅之一的米高梅舞厅,在唐城眼中根本不值一提。进入舞厅之后,唐城并没有像其他那些客人们一样,和舞女跳舞或是喝酒调情,他只是要了一杯啤酒,然后找了个位置偏僻的角落,暗自观察舞厅里的客人们。唐城从酒吧老板那里购买来的情报显示,这间舞厅经常有日伪特务便衣特务出没,可是他暗自观察了一圈,却并未发现有看着可疑的便衣特务。
一杯啤酒喝了一半,连续拒绝几名舞女搭讪的唐城正准备离开,舞池中却突然传来一阵吵闹声。已经起身站起来的唐城闻声看了过去,正好看到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正伸手指着个中年男子连声叫骂,在二人的身边,还站着个头发有些散乱的舞女。大上海的舞厅里鱼龙混杂,什么人都有,这一看,就是一出争风吃醋的闹剧罢了。
三角愛 大澤麗
两个客人争抢一个舞女,这样的桥段,几乎每天都会上演,所以舞厅里的其他人并不以为然。唐城此刻也看的津津有味,不过他的注意力不在那两个男人身上,他注意的是那个看似委屈的舞女。这个舞女不对劲!这是唐城脑海中的第一反应,尤其在他看到那个舞女此刻的站姿之后,他的这个想法就更加的坚定起来。
舞池里的争吵越来越激烈,就在舞厅里几乎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集中在这场争吵闹剧的时候,唐城的眼角余光却忽然注意到,原本位置靠近舞厅吧台的一对男女,此刻已经悄悄移动位置,到了几个客人的身侧。“啪…啪…啪…”枪声突兀出现,唐城眼角余光注意到的那对男女,突然掏出手枪,对着身侧的那几个客人就是一阵攒射。
三更桃花鼓
魔改大唐
如此近距离的攒射,根本没有躲避的机会和时间,大团的血雾伴随着枪声连续迸发出来,舞厅里瞬间充满了尖叫和呼喝声。听到有枪声出现,唐城的第一个反应,便是和其他客人舞女们一样,马上就抱着头原地蹲下身体。然后一脸慌张的混入人群,朝舞厅大门的方向涌了过去。
花钱买来的情报,并没有起到作用,随着人流涌出舞厅的唐城暗自气闷,转头左右四顾之间,唐城心中突然有了个想法。租界里最好的舞厅之一米高梅舞厅出现枪击时间,得到消息的租界巡捕房,马上就派人赶了过来。只是他们来的有点晚,不止在舞厅里开枪的人早已经不见踪影,而且原本在舞厅里玩乐的客人和舞女,也少了不少。
被枪击的那伙人当中,重伤的有两个,死亡的有一个,剩下两个毫发无伤的,拉着巡捕房的人叫嚣不断,因为他们是上海特高课的人。枪击案牵扯到了日本人,而且事主还是特高课的人,赶到现场的租界巡捕们,只能一边将情况上报,一边极力的安抚住这两个不断叫嚣的特高课便衣。
尸兄,求咬 苏紫陌
伤者被第一时间送去医院救治,可是新问题很快就来了,特高课那边也接到了消息,他们同样有人赶来现场。“这是一起明显的报复行动,凶手四到五人,相互配合行动,这是典型的军统刺杀手段!”一赶到现场就询问过几个客人和舞女之后,简单勘察过现场的特高课便衣,马上就得出一个结论。
鬥魂契
有了判断和结论的特高课便衣,将当时在舞池里吵闹的那两人,也纳入怀疑对象之中。在以往军统的刺杀行动里,这两个用争吵来吸引其他人注意力的男人,往往是整个刺杀行动中的重要环节。此刻的唐城,并没有离开,巡捕房那些人过来的时候,已经更换过装束的唐城,就混在街边看热闹的人群里。
愛情是另外壹件事
唐城的等待并没有白费,他终于等来了特高课的人,目送面色阴沉的特高课便衣,鱼贯进入舞厅,混在人群里的唐城便悄悄后退,然后消失在街边的阴影里。约莫半个小时之后,在舞厅里勘察完现场的特高课便衣们,又三三两两的从舞厅里出来,他们准备带走舞厅里的那具尸体。
在舞厅外面维持秩序的租界巡捕们,根本不想跟特高课的人扯上关系,他们巴不得舞厅里的尸体被对方带走。不过就在那具被布单包裹的尸体,从舞厅里面抬出大门的时候,围聚在舞厅外的巡捕们,忽然听到了一声枪响。抬着尸体的四个特高课便衣中,在枪声出现的瞬间,就有一人仰面向后倒栽过去。
有眼尖的巡捕,恰好在这个时候回头,就正好看到一股血箭从倒下那个便衣特务的上半身喷出来。突如其来的一幕,令舞厅外面的便衣特务、租界巡捕和大群的围观路人们齐齐傻眼。“啪!”的又是一声枪响,这才像是有人按下了开关,原本寂静的舞厅外面瞬间乱了起来,伴随着叫喊和呼喝声,首先是那些围观的路人们开始四散奔跑起来。
围观看热闹的路人们先跑了,接下来是那些不想沾染麻烦的租界巡捕,第三声枪响出现,舞厅外面只剩下了特高课的人。“八嘎!这些胆小的家伙,太可恶了!”连续三声枪响过后,舞厅外面连续中弹倒下三人,而且中弹的这三人全都是特高课的人。就算是个脑子有毛病的,这个时候,也该反应过来了,这是有人来开枪袭击这些特高课的便衣特务。
“曹叔,咱们就这么看着?如果那些日本人死的太多,我怕咱们到时候会有麻烦啊!”已经缩躲去街边的租界巡捕中,一个楞眉楞眼的年轻巡捕似乎心有不甘。只是他的话音才刚刚落下,非但没有得来身边同事的附和,反而被那个被他称呼为曹叔的老巡捕赏的一记爆栗。
不死女法醫 澄君
“你小子瞎说些什么!你也不看看咱们用的是什么!再说那边死的都是日本人,跟咱们有什么关系?上面可并没有说,日本人可以随便带着武器出入租界!”曹叔一脸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看着身边这个小巡捕。“你爹娘养你这么大,可不容易!别以为你学过几天功夫,就是天下无敌了,敢跟日本对着干的,绝对不是普通人。”
被曹叔称呼为绝对不是普通人的唐城,此刻就半蹲在舞厅对面的楼顶,暗自发动轻身技能的他,在那些特高课便衣走出舞厅之前,就已经利用技能和飞爪,快速攀爬上了舞厅对面的楼顶。居高临下的唐城连续开枪,在对方来不及提防的前提下,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里,就成功击倒超过四个特高课便衣。
夜色是唐城最好的掩护,就算被他困在舞厅大门外的特高课便衣们,已经依照子弹射来的方向,判断出唐城的方向和位置。可那些便衣装备的都是手枪,而且他们想要对唐城展开反击,就只能举着枪从小往上开枪,如此一来,他们就势必会暴露在唐城视线之中,成为下一个被射翻的靶子。
已经打开三倍目镜技能的唐城,占据着居高临下的优势,虽说他使用的是射速较慢的栓动步枪,可还是接连得手,让舞厅外的特高课便衣们痛苦不堪。连续打光了两个弹桥,唐城也没有刻意的去关注杀伤效果,而是选择了马上离开屋顶,因为他已经隐隐听到了警笛声越来越近了。
遭受枪击的这些特高课便衣,看不上胆小怕事的租界巡捕,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最后救了他们的,却恰恰是租界巡捕。大批的租界巡捕赶来这里,依照残余特高课便衣提供的指点,巡捕们结队搜寻了街道对面的那栋建筑,只是可惜他们并没有搜寻到抢手,只是在楼顶上找到了一些子弹壳和一根烟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