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牛筆老道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明末黑太子 線上看-第898章:以賜代售展示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崇祯看到清单上大大方方地写着《关外秘史》的名字,感觉真是又好气又好笑。
也不知道这逆子到仙界到底干嘛去了,居然连这种下作至极之事都想得出来。
念在皇太鸡的大军业已被击退,王师大获全胜,自己就不跟其计较这等鸡毛蒜皮的事情了。
不过,既然不远千里运到南都了,那是可以物尽其用的!
因为根据厂卫的报告,上到朝廷官员,下至商贾士子,几乎都看过这本书……
满口仁义道德,背地里都是这般不堪,一群十足的伪君子!
想到这里,崇祯将南都城里除了内侍之外的男人都给鄙视了,包括身边的这些位!
要不然这本书怎么能卖出近十万册出去?
这销售总量吓人不?
但确实如此,虽说是三本的合计销量,而且是南方八隅之地的总销量。
每卖出一册,崇祯能赚取二钱银子的利润,因为进货价是三钱银子,售价是五钱银子。
就这堪称糟粕之书,居然能让自己赚了两万两银子,尽管里面还包括了人工成本,但也足以让崇祯感到错愕的了。
此次运来一万册,是两本,看似不少,若是被城内的这些伪君子们听到消息,只怕一天便能被抢购一空了。
吸引力如此之大?
没错!
就是这么大!
白天看书,晚上学以致用!
然后翌日可温故而知新,正所谓百战归来再读书……
凡是识字的武将都争先恐后地翻看,可想而知此书有多么的奇葩!
可以想象,每个伪君子心里都有一份概不外借的书籍清单,上面《关外秘史》稳居第一!
新书到货之后,崇祯觉得自己所能赏赐功臣的筹码又增加了不少。
这新式军靴是能瞧见的物件,那本书则是要私下品鉴的。
直接作为礼物犒赏出去,未免有些尴尬。
难不成要塞进靴子里送出去?
这……
貌似还真是个法子!
可自己作为皇帝,还是一代明君,如此偷偷摸摸,送的还是那种糟粕,真是有损颜面。
崇祯思前想后,又不打算送了。
历朝历代,只有昏君干过类似的事情吧!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由于还有《战争事典》、《时尚潮流》等杂志同时运抵,这样一来,也就便于崇祯赏赐手下了,实在不行,还能直接送到万好百货商店去售卖。
“大伴,将这些期刊杂志,各取一本,包装为一份,赏正五品及以上官员每人一份。太子说此乃精神食粮,不可或缺,朕亦认为如此!”
“多谢陛下!”
这可是在万好百货商店都难以买到的,通常一到货,不出三天,就会被抢购一空。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898章:以賜代售相伴
售价五百钱一本的杂志,会被人以六百,甚至七百钱一本买走,一次买一百本,甚至更多。
看得过来么?
你以为是自己看么?
待到手之后,直接以每本一两银子的价格发往外地!
就因为这种倒爷的存在,让零购的顾客们恨得咬牙切齿,南都城里还就不缺这种人。
即使是首辅瞿式耜这样位高权重之人,也只能让前去购买的仆人报出名号,这才能买到。
凡是私下印刷仿制此类刊物的,被锦衣卫抓到便会被处斩或送去挖矿。
故而就算有人对这门生意眼红不已,最多只能在外地干这种事,南都城里是一起都没有。
像瞿式耜、高弘图这种年轻时便勤奋好学的文官,对黄白之物早已没了兴趣。
若能得到最新出版的期刊,真可谓爱不释手,恨不得马上便要读个痛快,才能过瘾。
听说皇帝一次赏赐自己好几本书,当然是喜不自禁,纷纷鞠躬施礼,表示由衷的感谢。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明末黑太子笔趣-第898章:以賜代售鑒賞
黄得功等武将也一并施礼,因为这些莽夫已经打听到了,盼望许久的《关外秘史》运到了。
武将们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的小妾柔声朗读这本书的某些情节……
据说这个法子自从发明之后,便迅速流传开来,现在连文官都用上了。
期刊本身不值多少钱,但里面的内容算得上字字珠玑了。
你在别的书上根本就看不到类似的内容,市面上倒是有些仿效《关外秘史》的书,但基本上都只是仿个皮毛而已,远没有《关外秘史》来得过瘾。
崇祯自然也是这本书的忠实读者,不为别的,关键是解恨啊!
虽说朕暂时打不过你!
朕便让那逆子遣人写死你!
眼下还不能写死,不然这书的主角就没了。
虏酋皇太鸡还得好好活着,不然其妻妾还怎么背着他去勾引……
想到这里,崇祯心情大好,越想越舒坦,这本书的作者还真是有才。
崇祯知晓那逆子每日也忙于国事,闲暇时还得撰写各种说明,根本无法写出这种书。
但这本书的书写方式极为特别,用的是白话文,言语简单明了,内容极为清晰,非市面上的书籍可比。
参考那逆子所撰写的文章,不难看出端倪,这必定是那逆子指点某个百无聊赖的落魄士子所写的。
对于这种可以灭虏酋威风,却有损风雅之事,崇祯不明确支持,也不明确反对。
那逆子想写想印,可以随便写,随便印,但不能署真名,否则有损皇室尊严。
但出版时候,在南方八隅销售,崇祯作为本书的总代理,必须有的赚才行。
不能让当爹的给儿子打工不说,回头还白忙活一场。
这本书的进货价是三百钱,崇祯可自行拟定零售价。
由于之前臣子们出力颇多,尤其是黄得功等人,给朝廷弄来了相当多的银两和物品,崇祯也不好意思再收费了。
“诸位爱卿,太子还将电话之物献于朕,电话乃是仙界之物,由太子仿制成功,可做到千步传音。朕有意在寝宫、大殿、军机处此三处架设线路,方便通话往来,若是线路长度足够,还可延伸至六部衙门!”
“吾皇英明,殿下大才!”
次辅高弘图对电话是听说过,但没见过,别说是他,同僚们也没见过,但这并不耽误老高头直接奉上一记双响马屁!
“来人,可知那小徐子是否在大殿附近?”
小徐子便是负责架设线路的内侍,是隶属于北廷二十四衙门的人,如今南下,便成了崇祯眼里弄得仙物的能人了。
“奴婢这便去寻!”
“好!”
对于电话方面的事情,崇祯也是一知半解,若是被群臣给问住,那就有些尴尬了,还是请专业人士为这些懵懂的臣子们解释一番好了。
“陛下,臣前番听说电话通话需要架设线路,若是线路不够长,抑或是无法实现通话吧?”
礼部尚书倪元璐对电话算是了解一点,虽说并不比皇帝明白的更多,但基本原理是明白的,不会被诓骗到。
“正是如此,朕亦在为这两千步长的线路而担忧!”
崇祯就怕线路不够长,哪怕一步长的线路成本高达一两银子,花一万两也要买下一万步,可是那逆子就送来两千步,这还如何是好?
“张慎言,张爱卿!”
“臣在!”
“你可知从大殿至六部衙门最北端,距离几何啊?”
“……陛下容臣估算一番!”
“好!”
张慎言是工部尚书,但也不会随身携带皇城的图纸,只能凭借上朝的经验,通过走路所需的时间来估算距离。
“陛下,臣以为若是线路做工不难,或可遣工匠加以仿制!”
倪元璐之前想的就是这个问题,关键就是貌似没人了解线路的内部结构,因为这涉及到最高机密。
普天之下,或许只有太子爷以及科学院的那些人掌握如此机密之事,旁人若想得知,除非偷窃一段,然后庖丁解牛方可知晓其中奥秘所在。
“嗯!这倒是个法子!”
崇祯也觉得此计妥当,但想归想,实际仿制难度有多大,只有问过小徐子才能知晓,否则必定是白日做梦。
若是有可能的话,崇祯还想将线路通过后邸,直接向北延伸到筒子河对岸的羽林军驻地,这样才能更加便于自己随时调动亲军。
但是眼下,只恐连接到六部衙门都成问题,其他线路就更加不敢奢望了。
“张爱卿,计算结果如何啊?”
“回陛下,臣算得,貌似两千步线路够用!”
“……”
崇祯当时就被噎得无语了,两千步线路不是都给你的,后邸还要用呢!
这话又不好当面说出来,崇祯只能咬着嘴唇,从长计议。
“大好!”
“奴婢在!”
“此番为何送来的药物如此之多啊?”
“回陛下,北廷天气寒冷,便于制造仙药,殿下便遣奴婢送来一些余量,不会耽误救治王师将士。”
刘大好是此次押运的总负责人,配合部分近卫营与东宫卫队的人马,务必将所有贡品送抵南都。
“这便好,我大明王师疲糜许久,此番终于反败为胜!”
一想起是役的胜利,崇祯便觉得所有烦恼便被胜利的消息一扫而空了。
“尔等负责押运,一路辛苦,朕会安排晚膳,加以款待,赏每人二两银子!”
超棒的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 起點-第898章:以賜代售
就算是奴婢,走了上千里路,自己也要慰劳一番,这些人起码忠心,比城里那些随处可见的白眼狼强太多了。
本来崇祯想说赏一两银子的,不过考虑到一来一回,少说也得走上一个月,怎么也得给下人们一个月的月俸。
剩下的就由那逆子出好了,朕就给这么多,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奴婢待全员多谢陛下!”
刘大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只要所有贡品安全运抵南都,他就可以回去交差了,能歇上十天半个月的了。
无论是内侍还是将士,参与此行的目的很简单,那就是积攒假期,顺便赚点银子好跟家人过个好年。
“若是看上甚子,想带给家人,尽可采购。大伴,此事便交由你了!”
“陛下安心,奴婢定当尽力配合!”
崇祯对倒买倒卖的事情也看开了,因为自己已经干上这种事了。
只要不是中饱私囊,带些江南特产回去自然是无可厚非的事情。
再说啥也不买,空车回去,未免有些过于难看了……
“陛下,奴婢临行前,殿下曾叮嘱,若是可在南都收获鸭绒,数量多多益善!”
“哦?还有此事?”
崇祯听了不由大为奇怪,那逆子要鸭绒何用?
“殿下说,鸭绒有取暖之功效,若是宰杀鸭子而丢弃鸭绒,未免太过可惜了。”
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討論-第898章:以賜代售展示
“此话当真?”
崇祯似乎又找到了一条发财捷径,这要是将整个江南的鸭绒收集起来,卖给那逆子,其中的利润有多大……
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第898章:以賜代售展示
“奴婢万不敢说谎,奴婢此番便带来一百件羽绒服,其内便填充了鸭绒,保暖效果不亚于棉服!”
“哦?待朕一观!”
崇祯之前只是大略浏览了一遍清单,并未太过注意清单上所列举的诸多服饰,没想到还有如此奇妙之物,倒是要一探究竟。
等换掉裘皮外套,穿上这名叫羽绒服的衣服之后,崇祯倒是感觉轻快了不少,而且保暖效果似乎也比裘皮没差多少。
兴致之余,崇祯还让大汉将军打开门,在殿外转了一圈,亲身在室外感受了一番,这样再做评价就很有说服力了。
“好好好!朕感觉此服甚是保暖,且远比裘皮轻盈,诸位爱卿大可一试!”
崇祯还想让臣子们也穿一下,这样众口铄金,再行大肆收购鸭绒就无人能反对了。
文臣武将们看到皇帝穿着羽绒服在殿内殿外晃悠了两圈,早就按耐不住了,得令之后立刻试穿,一点都不会推辞。
有好物件,当然要试试,就像脚底这双新靴子,穿上之后,所有人都舍不得脱下来了。
羽绒服自然也不例外,群臣穿上就赞不绝口,衣服甚好、太子大才、陛下英明之类的词语层出不穷……
“既然诸位爱卿皆已穿过此服,朕便要与诸位商讨一下关于收购鸭绒之事了。大好,若是此服在南都制成,运抵北都,太子可曾想过?”
崇祯又觉得光收鸭绒,利润未免有些过低了,还是制成成衣卖到北边去,如此一来,利润岂不更上一层楼?
“回陛下,殿下对奴婢说过。陛下可收购鸭绒,亦可制作羽绒服,但务必保证羽绒服质量!殿下说,每件羽绒服,短款须三十只鸭子所产之鸭绒,长款须五十只鸭绒。”
“……嗯!朕会遣人制作,可以确保质量,若是有人偷工减料,直接发配马鞍山挖矿!”
若是下人连鸭绒都敢偷窃,还有甚子不敢偷的?
故而必须严加惩处,决计不能姑息纵容。
“陛下,殿下已将羽绒服之作法写为说明书,恭请陛下圣揽!”
“好!”
想必制作这羽绒服也没看上去这么简单,不过应该也难不到哪去。
既然那逆子已然算计到自己会制造羽绒服了,自己便无须瞻前顾后了。
“可让二十四衙门试制,小有所成之后,便可批量制造,所需鸭绒可在南都及附近地区采购。鸭子源源不断,鸭绒亦是如此。”
崇祯还不打算将这个项目让给商贾来做,商贾的势头刚被打压下去,暂时还不能完全相信这些奸商。
若是出现质量问题,折损的必然是自己的颜面,无法给那逆子一个交代。
不过收购鸭绒的事情,涉及范围甚广,二十四衙门无暇顾及,也就可以派给听话的商贾了。
“太子可订好羽绒服采购价?”
“回陛下,殿下说长款羽绒服采购价,包含运费在内,单价不高于一两,短款不高于七百钱!”

ylxb1人氣都市小说 明末黑太子 愛下-第887章:收物充稅分享-99ttc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阮大铖等三人走着走着,只见不远处有人在围观,过去之后才明白,原来是一群武夫在抄没粮商的家产。
“军爷!不能搬啊!此乃在下家产啊!”
这粮商想要阻止,又怕被鞭打,只能苦苦哀求带队的把总,希望对方可以网开一面,放过自家。
“放你狗屁!若不是尔等奸商刻意罢市,百姓焉能买不到粮吃?”
这名把总来自勇卫营,今日行事亦是上峰命令,决计不是明抢,虽然实际上就是这意思……
好在一切都很文明!
没错!
未杀人!
未放火!
未啪啪妇女!
这便是斯文之举了!
从奸商手里纳粮便是正义所为,奸商偷逃税款,便可用粮食来补偿。
根据黄得功的命令,为了整饬罢市行径,补偿奸商偷逃税款部分差额,对城内商贾施严惩之策,具体就是先纳一波再说!
注意!
医武兵王 血徒
是这叫“收”,不叫“抢”!
因为只有“收税”一词,没有“抢税”一说!
凡是城内偷逃税款的商贾,都是在勇卫营纳税的范围之内。
对于那些并未偷逃税款的商贾,自然不在其列,不过也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
“差爷!差爷!小人求求差爷了,赶紧罢手吧!”
粮商见到几个行伍之人蛮横无理,又觉得自己惹不起,只能跑到两个衙役面前祈求。
“啧啧!哎呀!非是本差不帮你,乃是勇卫营奉了陛下的圣旨,凡城中罢市之店,一律收物充税!适才你不是说自家无现银么?既然一万两凑不出来,那就用粮食来凑好了!”
两个衙役也知道这些兵士是奉命行事,他们还要在旁配合。
“啊?何来这一说啊?”
粮商从未听说过“收物充税”的说辞,这根明抢有何分别啊?
“尽早刚颁布的!你不知亦无妨,这不是知晓了么?”
衙役似笑非笑地看着这名粮商,心忖:尔等这是咎由自取!
“小人委实不知啊!”
粮商觉得自己很是冤枉,啥也不知道,自己的店铺就被一群**给抢了,天降横祸啊!
“知晓如何?不知又如何?尔等还不是罢市?既然是罢市,那便刚好收物充税!”
这名把总根本就无视粮商的托词,城内的商贾有几个有良心?
凡是参与罢市的,通通是没良心或者是狼心狗肺之人!
“此非小人愿意,乃是被人所迫啊!”
“被人所迫?危言耸听!”
“军爷!小人所言句句属实啊!”
“那正好去衙门告状啊!”
“小人不敢啊!”
“说是被迫,又说不敢,拿你家军爷当傻子糊弄?滚一边去!”
这名把总觉得自己被耍了,用刀鞘怼了粮商肚子一下,对方直接捂着肚子倒在地上,虽说用力并不大,可也让粮商感到难以忍受。
“父亲!父亲!”
两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急忙跑过来,蹲在粮商旁边无比关切地问着,显然这便是粮商的两个儿子。
“一窝鼠辈!呸!”
作为勇卫营的一员,最看不上这种又想装好人,又想占便宜的家伙。
若军人亦是如此,又想领军饷,又想不打仗,只怕已经被斩首示众了。
这奸商说是被迫如此,有不敢去告状,这不是活该被收拾么?
“来人啊!勇卫营抢粮啦!”
这名粮商的长子也不会善罢甘休,见到父亲被军汉欺负,立刻向周遭的百姓呼喊起来。
病世子娶我吧
“让你瞎说!大爷我就给你长长记性!”
把总一脚踢翻这青年,然后接着连踢三脚,直接将对方踢得满地打滚,哀嚎不已。
“勇卫营打人啦!没有王法啦!欺压百姓!光天化日之下竟敢洗劫粮……啊……”
理科班的女生
次子见到大哥挨打,也急忙高呼,希望得到周遭百姓的支援。
“让你多嘴多舌!”
把总一巴掌就将这人扇得眼冒金星,嘴角开裂。
“军爷!军爷!犬子年幼无知,还望军爷海涵见谅啊!”
粮商见状,急忙抱住这名把总,以免真的把自己的儿子打成重伤。
“见谅?你这一家鼠辈,先行闭门惜售,参与罢市,而后公然污蔑我等王师将士奉旨行事,可有良心否?”
把总的力气远超粮商,加之年方三十多,正是有劲的时候,一下便将粮商给挣开了。
“你这厮带人明抢我家粮食!可有良心否?”
小儿子挨了一巴掌,便气不过,闻言立刻反唇相讥。
“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崽子!今番不教训你一顿,你便冥顽不灵了!”
把总被说的有些恼火,北都粮商如此,南都粮商亦是如此,天下乌鸦一般黑啊!
“混帐!给我退下!军爷饶命!犬子年幼无知,口不择言,还望军爷多多包涵!粮食尽管拿便是了,小人绝不阻拦!”
粮商急忙呵斥了小儿子,然后给把总赔礼道歉。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真要是激怒了对方,哪怕当街杀人,最后儿子也是白死。
比起自家人的性命,粮食抢了就抢了吧!
东京灵探
“嗯~!赏你个面子!”
干坤破晓 可乐豆浆
把总嗓子里呼噜一声,压了压火气,此番出来主要是要让商贾们纳税,不是为了杀人。
再说即便是勇卫营所属的将士,当街杀人,回去也要被询问清楚,很是麻烦。
“爹!此皆为咱家的粮食啊!”
小儿子对此还愤愤不平,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一群匹夫将粮食成麻袋地搬走,岂能容忍啊?
“给我闭嘴!回屋去!”
粮商断喝一声,不愿再让这个废柴儿子惹是生非了,今番算是认栽了,想要留住粮食就会闹出人命来,还是破财免灾,息事宁人吧。
“爹!”
“滚回屋!”
小儿子实在气不过,一甩袖子跑了回去。
可是见到这些**在搬运粮食,心里又咽不下这口气。
便将家里养的狗放了出来,直接咬了正在搬粮食的一名军汉。
“啊……”
“恶狗竟敢伤人?”
“宰了!剁成碎肉!”
“嗷~!”
这让士卒们异常的恼火,纷纷抽出腰刀,对这条恶狗围追堵截,终于乱刃将其砍成数十短方才解恨。
“小黑!”
见到自己的狗居然被**们给宰了,死状惨不忍睹,小儿子气得出离愤怒,也不考虑后果,直接拔出一把宝剑,趁乱捅伤了一名军汉。
“敢伤我等?想造反啊?”
“勿怒!抓活的!回去好交差!”
“莫要让其跑掉!”
粮商的小儿子行凶之后顿感后悔,急忙开溜,可是身上的衣着并不利于跑路,更不是军汉们的对手,没等跳窗户溜掉,便被军汉逮到,揍得鼻青脸肿。
“人赃并获!将凶器拿好,回去禀明总戎!”
“是!”
把总听到里面有异响,便意识到情况不对,等进去之后,便看到有个手下已然倒在地上,好几个手下正在呼喊逮人,过了一会,手下便将嫌犯抓到自己面前了。
“军爷饶命啊!犬子一时糊涂!在下愿意赔偿一切损失!”
粮商见状差点气晕过去,自己这儿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居然干出这等大逆不道之事。
“哼哼!早知现在,何必当初?你这儿子行刺王师将士,后果嘛……自负!将全家人通通带走,皆为嫌犯!”
敢伤黄总戎的人,过后便知道下场如何了。
出来之前,黄得功已然当众训话,此番各部出去,只为纳税,当须保持克制,非必要不得动手,更不得伤人,甚至杀人。
不过当下这种情况显然不在其列,是奸商先动手伤人的,他们这些兵士顶多算是自卫而已,更何况人赃并获,绝非杀良冒功之举。
“军爷!军爷!小人愿意举报!我家主人偷逃税款,数额巨大,每年不下百两银子!”
一个身着布衣的家伙凑到把总面前,打算将功赎罪。
网游之光环王
既然主人一家已经完了,那还是趁早离开这艘破船吧。
“好好好!若是你所言属实,上面定有重赏!”
现在奸商遍地都是,就缺这种主动举报之人。
“你……”
粮商闻言,立刻怒火攻心,气得头脑发昏,双眼模糊,几乎当场要昏厥过去。
“来人,将这奸商放在车上!”
不论是真昏还是假昏,都要抓回去再说。
阮大铖、彭宾、陈名夏三人近距离看到了这一幕,但跟其他围观的百姓一样,都没敢对军汉们的行为横加指责。
对方说是奉旨行事,这便轻易说不得了,前番士子们请愿,已然被厂卫给弹压了,如今又实施宵禁,再妄加评述便是祸从口出了。
有功名之人尚且被如此对待,对于没有功名的寻常百姓,被抓进去之后,只怕就出不来了,能九死一生逃过一劫,往后也是个废人了。
不光这一家店铺,整条街,甚至整个城内皆是如此。
因为某皇帝半夜灵光一闪,觉得某孝子在龟缩时所采取的物资管控之策很有道理。
鉴于城内出现大面积罢市的糟糕状况,为了确保后邸、官吏以及勇卫营将士们的吃喝,就必须采取紧急措施来应对。
商贾们不是用罢市的法子来对抗朝廷么?
那正好,某皇帝便派出勇卫营,对南都城内的商贾直接收税!
奸商不愿意缴税不要紧,让黄得功带着手下直接去收!
有银子就收银子,没银子就将店铺里的货品悉数搬走!
粮、盐、茶、糖、酒、布、瓷、铁,一律通吃!
反正尔等罢市,百姓们也买不着货品,勇卫营便可代劳了。
刨去勇卫营的开销,后邸分掉一部分,再对官吏们实施平价销售,余下的便可对百姓进行售卖了。
每户拿着户籍凭证,按照人头计算,十四至五十四岁之间的男子每天可买一斤米,同龄女子七两,老人五两,孩子三两。
如此零售也是便于贫苦百姓购买,无需用银子,只要手里有铜钱即可,一斤精米售价十五钱,方便又实惠。
崇祯就不相信自己如此用心良苦,还买不来人心,否则城内之人便皆为刁珉了!
至于买货品获得之钱,自然无须还给奸商,一律充入户部太仓,算是收税所得。
崇祯就是想要用此等收税之策来让奸商们明白,请愿甚至罢市都将被严惩不怠!
这次自己不但不会容忍罢市行径,还会让奸商们倾家荡产!
但凡出现在应天府名册上的商贾,只要在城内开店经营,参与罢市,闭门惜售,一律视为抗拒朝廷,勇卫营士卒可直接前去查抄。
根据实力大小,分为三个等级,一级须交一万两,二级须交两万两,三级须交五万两,均可抵五十年的欠税。
愿意出钱纳税,自然可以全身而退。
否则,勇卫营有货收货,无货抓人。
先行抓人,之后用房契套现后抵税。
若无房契,全家发配马鞍山挖矿!
交一万两银子可抵五十年的欠税,这决计是划算之事。
纵使如此优厚条件,城内的奸商们也是不愿意轻易从命的。
但面对如狼似虎的勇卫营将士,百般抵赖,努力狡辩亦是无用的。
黄得功的手下可不听这些废话,有钱拿钱,没钱拿货,钱货均无,直接抓人!
等被勇卫营纳税之后,这些奸商就剩下原地哀嚎了,因为等于蝗虫过境,啥都不剩。
几乎没有一家商贾愿意主动交钱,逼着勇卫营士卒动手,这便不是钱能解决的事情了。
奸商们没想到这些北边来的**,居然比原先忻城伯赵之龙的手下还黑……
原先那帮家伙,只要每月如数孝敬即可打发掉。
如今来的这群“蝗虫”,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将自己的钱和货都给搬空了。
只不过没有侮辱妇女,殴打老幼,点火烧房子……
按照崇祯皇帝的想法,即便是按照每户商贾纳税一万两计算,从一千户商贾身上,便可收取一千万两税银。
望界人
但通过数番较量,以及某孝子的指点,崇祯也明白这仅仅是自己的美好设想,实际情况要糟糕得多。
莫说扬州、苏州、杭州等地,便是在这南都城内,没几个商贾会主动足额纳税,绝大多数都在与自己对抗。
对于这些奸商,崇祯还打算将其斩尽杀绝,那样能下蛋的母鸡就没了,还得指望以后继续收钱呢!
此番出动勇卫营,便是给奸商们一个教训,让其往后不敢轻易造次。若有人胆敢叛乱造反,那勇卫营正好可以顺势弹压。
自己不是万历爷爷,奸商们想用罢市之法来对抗自己,真是痴心妄想!
崇祯已经不打算对奸商作出任何程度上的退让了,否则对方必定会得寸进尺。
而且崇祯也打算看看城内的奸商到底囤了多少货,攒了多少钱!
那逆子能在北都如此行事,且大获成功,自己在南都定然亦可如此。
当下各处城门紧闭,未有谕令不得轻出,勇卫营就等于在瓮中捉鳖。
凡是城内的商贾,有一个算一个,均要挨个过筛子!
除此之外,崇祯还效仿某孝子的法子,实施了举报奖励。
即举报他人偷逃税款,如若核实无误,举报者可领嫌犯所有现银的两成。
若是总额为一千两银子,举报者便可得二百两,对寻常百姓来说已然不少了。
尤其是一些奸商家里的管家与伙计,对于自家主人的行径应该是较为清楚的。
能拿到私下所写的账本的话,那就等于证据确凿,可以起到板上钉钉的作用。
只要经过核实,便可让都察院量刑,先关押在刑部大牢,而后发配马鞍山挖矿!
拒交一万两税银,挖矿十年!
拒交两万两税银,挖矿二十年!
拒交五万两税银,挖矿五十年!

qgapb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小說 明末黑太子笔趣-第886章:禮部撰稿相伴-kfpxa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明末黑太子
“我等冤枉啊……”
等被押送到东大影壁以北的小校场,唐世济还不忘为自己申冤。
这里便是此番的刑场,都察院、大理寺、刑部的主官均在桌案后恭候多时了。
命犯最终量刑可是磔示,要给刽子手足够的时间,故而才要早些提人。
根据时间来算的话,一天下来,千刀足矣,无须三千刀以上,那样太过麻烦。
由于天气寒冷,命犯恐怕也坚持不到那个时候。
按照五个时辰计算,半个时辰一百刀,对刽子手的难度也不算太大。
“……”
砍头用大刀,凌迟用小刀,大刀过来,一闭眼就过去了,小刀则不然,故而小刀比大刀要可怕得多。
李乔吓得汗如雨下,他可是不想去死,更不想被磔示,这得多疼啊?自己这身板决计扛不住啊!
“来人啊!我愿认罪!”
“我亦愿认罪!”
唐世济与祁逢吉一前一后,相继呼喊起来,再不叫唤一番的话,刽子手就要上来片自己的肉了。
“经三法司会审,李沾、李乔、唐世济、祁逢吉等四人,勾结商贾,贪赃枉法,对抗朝廷,忤逆圣意,滋事甚大,影响恶劣,核实无误,现处以磔示之刑,即刻行刑!”
刑部尚书傅冠言简意赅地当众宣布完行刑命令之后,便可让刽子手上阵了。
一次片四个,至少需要四名刽子手,但南都并不缺这个行当的手艺人。
对刽子手们来说,由于时间仅有一天,考验的是彼此之间的刀工……
手艺上乘的刽子手,等片得差不多了,行刑对象仍然是活的。
百十来刀就将犯人给片死了,显然是不合格的刽子手。
下刀也是有讲究的,先从四肢开始,尤其是大腿为先。
只要不触及躯干部位,犯人多半是不会立刻毙命的。
“众人看到否?暴明昏君与奸佞联手残害我等忠良!尔等若有良知,可敢解救我等?”
李沾见到同伴呼喊丝毫不起作用,便打算扇动周遭围观的百姓,让百姓为自己出头,最好能冲散官兵,解救自己。
“李沾!你收我百两银子,却不愿为我办事,你这狗贼该当被磔示,死不足惜!”
百姓里忽然有人喊话,内容不是别的,刚好是揭了李沾的老底。
“……”
原来如此,怪不得呢!
这番话让原本对李沾略表同情之人都恍然大悟,这厮倒是该杀。
人群之中有不少士子,也想要求释放李沾等人,但没等他们发话,便听到了有人控诉李沾。
由于朝廷对士子不再宽容,加之刑场部署了大量的官兵与厂卫,士子们觉得眼下还是静观其变为妙。
为了搭救眼前四人,折进去数十,甚至上百名士子实在是划不来,更何况很多人跟李沾等人并无交情,无意拼死一搏。
“你是何人?安敢污蔑与我!我为官以来,两袖清风,焉能收你好处!”
见到陈泰来等人全然没有听自己辩解的样子,李沾便打算以清官的身份死抗到底了。
“李沾!你这狗贼居然死到临头还敢抵赖,看来不被削下几斤肉来是不会承认了。爷我还要吃你的肉,以解心头之恨呢!差爷快些动手吧!”
那人也不甘示弱,今番就是要看着李沾去死。百十两银子对商贾来说倒是不多,但换作寻常百姓,那可是十年的花销了。
“本差有言在先,此番磔示,所削之物,不会售卖,百姓可竞相品尝。本差亦可提供细盐,以便尔等蘸而食之!”
监斩官早已知晓了上面的意思,故而才有了如此布置,只有上面觉得解恨,自己这差事才算是做得圆满。
“……啊?尔等昏君走狗不得好死!”
李沾听了这番话,便更加害怕了,但嘴上依旧死硬。
“呵呵!你这厮倒是硬气,那便看看稍后还是否依然如故,行刑!”
膀大腰圆的刽子手们早就迫不及待了,这天寒地冻的站着,校场还较为空旷,刮的都是冷风,若是事先不喝碗酒暖身的话,兴许一天下来便会大病一场。
“啊……放开我!你这狗贼!”
李沾见到刽子手一边抓住自己的大腿,一边抄起下刀,要向自己的腿上动刀,立刻大声叫骂起来。
骂是没有用的,李沾的四肢已经被固定在木桩上了,捆成了架子猪一般,非天生神力之人是不可能挣脱出来的,否则刽子手也不用干了。
“哎?仁兄为何走啊?”
“在下见不得血!”
有士子见到大局已定,便选择直接开溜了,近距离观看如此“忠良”被磔示,恐怕连昨晚吃的饭都会吐出来。
想闹法场的人不少都抱有类似的心理,自己可以随意闹腾,甚至辱骂朝廷要员,但让自己看这等血腥的场面,那就扛不住了。
穿越民国抓僵尸
直接走掉的士子便有上百人之多,死这四个人,总好过他们都被官兵擒获,钱谦益、吴应箕等人尚未获释,可是不能再遭败绩了。
“阮大铖、彭宾、陈名夏三人先侯着,有人找尔等!其余人等皆可回家,若有再犯,后果自负!”
待李沾等死囚被提走之后,大约过了半个时辰以上的工夫,牢头才让狱卒打开牢门,告知阮大铖等人可以获释了。
天降小迷妹 叛逆氵若灬蝉月丶
“我等身为忠良,为何不释放我等?”
杨维斗见到对面的贰臣都被放了,而自己这间牢房却毫无动静,便询问起来。
“放!打开!冒襄一人可走,给其余人等戴上枷锁!”
“这是何故!”
“尔等被发配马鞍山挖矿!为期三年!连同家眷!哈哈哈哈……”
上面真是太英明了,像这等伪忠之人,就应该送去挖矿才是,省得每天吃饱喝足,没事找事。
“啊?朝廷安敢如此对待我等!必然是你刻意诓骗我等!”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吴应箕听了这消息犹如晴天霹雳击中一般,让他全然不敢相信,更不愿意接受。
“骗你?自己看吧!”
牢头从怀里拿出一张叠好纸,打开之后便是关于处理这些“忠良”的结果,由都察院草拟,大理寺核实,刑部签字。
“昏君!昏君啊!我等皆为忠良,朝廷却如此残害忠良,若让奸佞诡计得逞,大明焉有中兴之日?”
赵氏春秋
仍旧以忠良自居的杨维斗可是将自己看得无比重要而又正义,没有自己这些忠良,大明便不会好转了。
“杨兄,后会无期啊!看来你那妻妾,在下可是照顾不到了。此番随你过去,你便可安心挖矿了!”
听到如此利好消息,彭宾真是感到心花怒放,还不忘插嘴揶揄对方。
“那冒襄为何可以幸免?”
没等杨维斗发话,吴应箕便赶紧询问起来,毕竟同室不同命,让众人心里很是不平衡。
“哼哼!这还用问?”
牢头似笑非笑地看着吴应箕,也不知道这厮是真傻还是装傻。
“冒襄!莫非是你出卖我等?”
自己即将落难,家眷还被殃及,杨维斗现在谁都会怀疑。
“我……在下只是认罪而已,并未出卖诸位啊!”
冒襄也是迫于无奈才认罪的,连侯方域都认罪了,自己为何不能认罪啊?
“你这分明是在狡辩,谁知你对那些狗官说了甚子?”
杨维斗越来越怀疑冒襄已经成了叛徒,还用听来的消息换取自己获释。
“冒襄!看到否?杨兄分明已经沦为一条疯狗,见谁咬谁,不分彼此!”
彭宾倒是做了回好人,好心提醒冒襄,这也是他第二次帮冒襄,上次可是他先告诉冒襄是忠良的事情。
“你放屁!狗贼彭宾!待我出去,定要让你不得好死!”
“出去?杨兄,你是打算越狱,还是打算从矿区脱逃啊?在下可是忠于朝廷的,法不容情,定会举报与你!”
让你厚颜无耻自诩忠良,旁人不收拾,我就收拾你一人。
腹黑王爷修罗妃
“你……”
“若是在下哪天得见了嫂夫人,定要让嫂夫人送杨兄一个白胖小子!哈哈哈哈!”
“狗贼彭宾……啊……”
杨维斗听了对方又要拿自己的家眷说是,便心火上窜,可没等骂完,便突出一口鲜血,瘫倒在地。
“吐血乃是忠良,在下领教了,杨兄珍重,在下告辞!”
彭宾见到对方这副德行,也就没打算得理不饶人。
“三位可是阮大铖、陈名夏、彭宾?”
姐妻 傅雯钰
“正是!敢问您是……”
“在下礼部大使罗易达!”
大使!
一个听上去很高大上的名字!
若问品级……
抱歉!
未入流!
也就是没品!
但是礼部官员找己方三人所为何事呢?
“三位跟在下过去便知!”
刑部人多嘴杂,并非议事之地,罗易达便带着三位刚出来的贰臣来到礼部。
“诸位,别来无恙啊?”
礼部尚书兼右佥都御史倪元璐在自己的衙门里已经恭候多时了,既然皇帝有意启用这三人,自己也只好顺水推舟了。
更何况撰文抨击江南士林,非自己所长,而这三人刚好出自本地,对江南士林情况了如指掌,用来当作笔锋,最为合适。
“大宗伯折煞我等罪人了!”
大叔的疯狂职业生涯
阮大铖先行致歉,来到人家的地盘,必须放低姿态,更何况自己还是戴罪之身,必须事事都得小心谨慎才是。
“哪里!请坐,来人,上茶!”
今日无需上朝,李沾等贰臣被磔示,倪元璐也无须去观看,眼下礼部上下都在忙活筹备《大明日报》一事,这才是重中之重,当务之急。
“本官不欲与诸位故弄玄虚,今陛下有意遣礼部刊发《大明日报》,而眼下礼部正缺撰文之人,本想吸收诸位加入,可鉴于诸位身份特殊,暂时无法列为正式编辑,不过亦可称为‘撰稿之人’。即诸位撰文,由礼部负责审核,一旦文章被采纳,按照字数结算,每千字一两银子。诸位虽不是礼部正差,却可享受正式编辑之待遇,即报馆若是发放粮、油、肉、盐等货品,诸位皆可得到。文章可在家中撰写,亦可在报馆撰写,按时交文即可,其余时间可自行掌握。诸位若是愿意,此事便可成矣。”
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礼部的名声考虑,毕竟这些人的名声不好,会让同僚们对其嗤之以鼻,倪元璐暂时也只能如此安排这三位。
“我等承蒙陛下宽宥,敬谢大宗伯不计前嫌,待遇如此优厚,我等自然欣然愿往!”
阮大铖在与彭宾和陈名夏对视过后,便明白了另外两人的心意,由他代劳,答应下来便是了。
上差时间自由,虽然不是正式编制,可待遇也不差,写文章还能赚银子,一个月写十篇文章,起码不会饿死了。
一路欢歌渐轻远
“此为陛下念及诸位家产被抄没,手头拮据,代为周转之用,无须偿还!”
倪元璐遣人拿来六百两银子,每人二百两,算是给这三家人的生活费了。
“我等此前所为委实愧对陛下,今后定当洗心革面,为陛下,为朝廷,为大宗伯尽心做事,不敢有误!”
阮大铖等三人急忙起身,对倪元璐鞠躬施礼,能拿到这笔钱,就算是意外之喜了,起码近期家人可衣食无忧了。
法兰西之狐 奶瓶战斗机
抓鬼都市行 三戟
“好!三位请坐,想必三位业已知晓商贾联合抗税,甚至公然罢市一事。陛下对此深感忧虑,有意让《南都日报》与《大明日报》撰文告知商贾与百姓足额纳税之必要。诸位可参考此前送抵南都的《京师日报》类似文章,每人撰写一篇文章,字数在千字即可。”
这算是对这三位的考试了,不过想来也没甚子难度,这三位不说是大才,肚子里也算有点墨水,加之有《京师日报》的文章作为参考,不会无从下笔。
“敬请大宗伯放心,我等定当竭力行文,抨击奸商之卑鄙行径,让被其蒙蔽之百姓了然纳税义务!”
一下子收了这么多钱,再不弄出点回报,那就说不过去了,而且必须要让倪元璐明白己方三人的笔力才是。
拳霸天下 春晓
“这便好!”
皇帝有意让礼部今后自负盈亏,如何赚钱,那就要看这《大明日报》了,要不然倪元璐也不会直接将这刚出狱的三人唤来。
据说乐安公主夫妇每日可从《京师日报》赚得不下五十两银子,一年便是万两之巨,当时可是羡煞了旁人。
南都位于江南,本身人口百万,周边有诸多城市环绕,又无东虏频繁威胁,若是发行得当,礼部年入数万两也不是不可能。
即便有通政司这个竞争对手,倪元璐也不认为礼部的报纸会难以卖出去,起码长江沿线城市的百姓都应该能买到才是。
等商议完毕,罗易达便带着三人来到吏部,在这里办理相关证件,没有证件便不能随意进入朝廷的衙门。
三人也是头一次拍照,据说此法有摄魂效果,让三人不寒而栗,直至见到罗易达证件上的照片,看了许久,这才缓过神来。
现在但凡在朝廷当差的官员,均已有了辅以照片的证件,这便方便门卫核实其身份了,旁人亦无法冒名顶替,进行不法所为。
在此之前,倪元璐遣人为这三位开据了路条,凭借这个便可进入礼部,等领到了证件,就方便多了。
完事之后,三人便结伴而行,沿着崇礼街往西走,打算先聚餐吃顿好的补补,然后商讨一下往后的事情。
不过让阮大铖等人感到诧异的是,街上的商铺,包括酒楼均已关闭,只能看见往来巡逻的官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