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無限之命運改寫

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無限之命運改寫 起點-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火滅看書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吼!!!杀!!!杀!!!!!杀!!!!!!”
“乌塔拉大人!乌塔拉大人你怎么了!!?”
周围精灵、妖精和牛头人的呼喊,所引起的是乌塔拉更加暴虐的破坏。想要阻止它的人,只会成为那漆黑的铁锤下的又一个亡灵。
灵火修罗 繁严
所以他们只能一边退,一边试图唤起兽王的理智。以及动用各种束缚魔法,想要以此来阻拦乌塔拉的前进。
但,何为兽王?何为格兰之森的守护者?为什么精灵族那么放心,那么随遇而安?
一切的答案都在于乌塔拉身上,因为他足够强,强大到精灵族认为外界的威胁根本不可能突破乌塔拉这道坚固的盾牌。
事实上,倘若这一次帝国的袭击队伍中没有艾丽丝的话,那么乌塔拉一个人的确能够摆平这场火灾。它的实力,应该在觉醒的中阶到高阶之间。
如此实力,其实在阿拉德大陆已经足够成为一方的霸主,足够和帝国、暗精灵王国这些国家隐藏的底牌来掰掰腕子。
自家的守护者这么强大,精灵族自然不会有什么警惕。恐怕在他们看来,多余的担心完全就是杞人忧天。
现在,便是他们吃下这个苦果的时候。
强韧的肉体和力拔山河的力量,让一切束缚魔法都和卷纸一样,一扯就断。不断的向后退,不断的呼唤没有任何的作用。直到最后,他们已经退无可退。
因为再往后的话,便是他们栖息的家园了。让现在的乌塔拉冲入到里面,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呆在前线的赛丽亚不断使用辅助和束缚魔法,想尽一切办法减缓着乌塔拉的速度。如红宝石般美丽的眼眸中,充满着悲哀和反思。
这,或许就是之前谢铭和她说的,精灵们犯下的错误吧。
就在这时,周边的大火忽然被一阵狂风吹灭。震耳欲聋的金属声,在空气中不断的回响。赛丽亚将目光从天空中缓缓移到前方,那全身被鲜红铠甲包裹住的身影,此时轻松抵御住了足有他半个人大的漆黑战锤。
“赛丽亚,让精灵和兽人退到后面。”
面铠打开,谢铭回头看向精灵少女:“乌塔拉由我来对付,你现在做好重新构造大魔法阵的准备。”
“谢….谢铭先生?”
“愣着干什么,快点!”
“好….好的!”
见到赛丽亚开始组织人员撤退,谢铭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兽王身上。波动感知领域,开始对其进行扫描。
“吼!!杀!!!!!”
眼前的蝼蚁居然能够挡住自己的攻击,似乎更加刺激了乌塔拉的狂暴。双眼的猩红宛如像要滴出血一般,手中的战锤随着双臂肌肉的隆起,如同狂风般挥舞出去。
“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咚…….”
说实话,这种毫无章法的锤法,要是是真的生死搏杀,谢铭直接就贴身打上一发武狂强拳了。可问题在于乌塔拉能不杀的话,最好还是不要杀。
先不提它的实力,光是它在格兰之森中的统治力和信服力,把它杀了就会有不少的麻烦。但把它救了的话,反而更容易说服精灵族。
以他现在开启禁手的状态,压制住这个光有力气的傻大个还是不成问题的。问题主要还是在于,该如何解决乌塔拉的狂暴。
论魔法水平,哪怕是有魔神级别的欧提努斯帮忙,他也不可能赶得上艾丽丝。就算是有触类旁通,会高级数学的人也不一定会高级化学和高级物理不是?
所以他现在用波动检测乌塔拉,主要是在找艾丽丝施加在它身上的魔法到底是什么作用。
答案,残酷到有些令人心寒。
现在的乌塔拉,在一股复杂的魔法阵的作用下,正在透支着自己的生命强化战力。精神也因此,被搅和的如同一团浆糊。
这可真的是生命不息,战斗不止。直到将自己的生命力消耗完之前,乌塔拉绝对不会停下。正常情况下,唯有死亡才能解除这个狂暴魔法。
但放在谢铭的身上,则有着杀死乌塔拉之外的其他两种选择。
一种,使用禁灭之魔眼。只要使用魔眼,那么魔法阵便会瞬间消失。可用这种方式的话,必然会引起艾丽丝的警觉。
禁灭之魔眼,可是谢铭用来留给赫尔德的大底牌。要是因此给暴露的话,绝对是得不偿失。
另一种,则是对乌塔拉有些危险。
魔法这种东西,只要找到本体,那么谢铭不管是用拳头打还是拿刀砍,拥有破魔性质的刀气和拳劲都会将其抹除。而乌塔拉身上的魔法本体,自然是已经找到了。
在生物动力源:心脏。
要是心脏外面的话那还没什么,破坏魔法阵而不伤害到心脏的本事谢铭还是有的。不然,这大宗师之境也太水了。可问题在于,这个魔法缩在了乌塔拉的心脏内部。
虽然不知道其他世界的兽人是怎么样的,但乌塔拉的心脏结构,和人类一样分为两个心房和两个心室。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魔法本体,就是作用在左心室主动脉的交界处。
在如此微妙的部位,可不是拿砍人的长刀来解决的。哪怕他力量控制的再精妙,想要触碰到的话也必须用刀气刺入乌塔拉的心脏里面才行。
需要的,不是刀而是针。而且是那种,微小到毫米甚至微米程度的针才行。
又或者动用空间能力,让刀尖破坏魔法阵后迅速抽出。
前者很有可能破不开乌塔拉的皮肤,后者有可能让乌塔拉直接死亡。所以想要做到的话,必须两者相结合才行。
凝聚出破魔刀气形成的细针,完全压制住乌塔拉,破开它的防御后通过空间能力将细针送入到乌塔拉的心脏内部。如此一来,细针便会随着乌塔拉的血压一起,破开魔法本体从而让这个兽王恢复正常。
“只能这么做了。”
从异次元空间中将冥炎刀·魂殇缓缓抽出,周围炙热的温度让赤红的刀身仿佛燃烧起来一般。这样一来,倒是省了消毒和止血两个步骤。
接下来,便是在魂殇的刀尖处,用破魔刀气凝聚出一根缩小到极限的破魔细针,将其维持在刀尖。
这么一来,准备步骤完成了。
平静的看着再次举锤冲向自己的乌塔拉,谢铭不退反进。微微斜身闪过攻击,带起的风压在赤龙皇之铠上留下了无数划痕。
手中的赤红长刀,在空气中留下一道几乎察觉不到的光轨,从战锤的长柄处划过。
“叮!”
锤头和锤柄在这瞬间分离,而因为失去了重量,哪怕是以乌塔拉的身体素质也不禁向前踉跄了一下。
这时,便是彻底控制住它的机会。
斯巴达格斗术:斯巴达强踢!
“嘭!!!!”
以多快的速度冲过来的,乌塔拉便以还要快两倍的速度倒飞出去。不要忘了,谢铭普通状态下的这一脚,都能让斯卡萨那种体型的怪物吃上大瘪。
而他现在,可是着重增幅力量的禁手状态。
同时,这一脚当中谢铭也蕴含了震动的力量,让乌塔拉庞大的身躯处于了短暂的完全麻痹状态。
龙翼微微拍动,身躯化为光影瞬间追上了倒飞状态下的兽王,手中的冥炎刀·魂殇顺着手臂的伸展,半数进入到了乌塔拉的身体内。
波动感知领域已经发挥到极致,谢铭眼中的世界此时仿佛如同静止一般。所有的触感都被放大,让他能够完全掌握自己现在的一丝一毫的动作。
刀尖破开身体,刀体上的火属性能量将伤口烧焦,防止血液的大量流失。而刀尖在刺入乌塔拉心脏的那一刹那,整把长刀便被全部拔出。
维持在刀尖的破魔细针此时已经通过空间能力,送入到了左心室里面。随着牛头人强而有力的血压压强,一起喷射而出。和艾丽丝的魔法一起,消失在乌塔拉体内。
“成功了。”
禁手状态解除,随手丢给乌塔拉一个缓慢愈合,谢铭双脚落地。
而乌塔拉,则是接连撞破了十多根粗壮的树干后,被掩埋。
全程,用时不到1秒。
“谢铭先生!!”
不远处,赛丽亚和其他几名精灵朝着这边跑来。其中,正有着长老卡维尔的身影。
“谢铭先生!乌塔拉大人它…..”
“应该没事。”
将冥炎刀收回异次元空间,谢铭平静的说道:“它身上的魔法,让它的生命力有些透支。恐怕,需要好好修养一段时间才能恢复。”
“现在,它应该快要醒来了。”
话音刚落,乌塔拉便推开压在身上的树干,捂着胸口缓缓站了起来。双眼中,充满着虚弱、愤怒、无力和感激。
“乌塔拉大人!”
“我没事。”
乌塔拉摆了摆手,缓缓走到谢铭等人面前,低声说道:“谢铭,不好意思,让你费心照顾我这头没用的牛了。”
“还有,卡维尔、赛丽亚…我对不起你们。我没有保护好森林,没有保护好你们。甚至….我成为了破坏魔法阵的帮凶…..”
“不….您没事就太好了,乌塔拉大人。”
赛丽亚轻声说道:“家园没了,我们可以重新建造。但死去的人,却没有办法重新复活。”
“如何重建?”
浅黄色长发的精灵少女垂下眼眸:“这里就是我们的家乡,是我们的家园。可是大魔法阵被毁,森林也被烧成这样。”
闻言,在场大多数精灵,都垂下了脑袋。
“…..谢铭先生,你有什么看法?”
“……..”
看了眼神情复杂的卡维尔长老,谢铭平静的说道:“首先的事情,就是要修复大魔法阵。不然没有了大魔法阵,无数无辜的生命都会因此死亡。”
“修复大魔法阵需要的大量魔力可以由我来提供,但需要你们的帮忙才行。”
“至于你们的居住问题,也可以解决。我有一个朋友有着一座很大,而且足够隐蔽的城堡。若是你们愿意,我可以将你们送到那里去休养生息一段时间。”
“格兰之森被烧毁,大魔法阵被破坏绝不是偶然,而是蓄谋已久的阴谋。所以在这段时间里,我会去寻找幕后黑手。”
“我会留在阿拉德大陆,和谢铭先生一起。”
“赛丽亚,你…..”
“大长老。”
看着面前的长辈,赛丽亚认真的说道:“我们精灵族,需要改变了。所以刚刚我和您,和大家说的话,希望大家都能够好好的,仔细的考虑一下。”
“也请不要再怀疑谢铭先生。他,已经为我们做了太多太多。”
“谢铭…..那些被控制的士兵们….”
“因为时间着急,所以我只是将他们打晕,留在了原地。”谢铭平静的说道:“必须要离开的,只有精灵族而已。乌塔拉你们兽人,留在这里并不会有什么事情。”
静谧的沼泽地 老旧风祥
“是吗…..那么,能不能让我和一部分牛头护卫,与卡维尔他们一起离开?”
乌塔拉看着手中断掉的战锤,低声说道:“我虽然是头笨牛,但多少还是能在新的地方,照顾他们一下的。”
“………”
这个提议让谢铭微微迟疑了一下,乌塔拉和精灵族一起离开,有利有弊。但总结来说,弊大于利。因为精灵族现在最需要的,是反思和学习。
而乌塔拉的存在,很容易让精灵族懈怠。
况且寂静城有着卢克的存在,其实并不算什么太危险的地方。
但是,在目光不经意扫视过精灵们后,谢铭改变了想法。
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什么垂头丧气,怨天尤人的模样。而是复杂,反思,纠结,各种各样的情绪交错在一起。最后,谢铭将目光看向了赛丽亚。
此时银发的精灵少女也在看着他,那美丽的瞳孔仿佛会说话一样。在里面,谢铭看出了这个意思。
“我们相信你,也请你,相信我们。我们,会改变的。”
“…….好吧。”
谢铭看向了乌塔拉:“但乌塔拉,你也要明白。要改变的,不只是精灵们。同样,也有你。”
“我知道…..”
“就这么定下来吧。赛丽亚,魔法阵的修复准备已经好了吗?”
“嗯!”
赛丽亚露出了笑容,看向了自己的族友们:“大家,请助我们一臂之力。现在,是我们精灵回报玛尔大人的时候了!”
“那么,开始吧。”
笼手再次浮现,站在赛丽亚身边,看着组成阵型围绕在身边的精灵们,绿色宝石开始闪烁。
谢铭为魔力的提供源,赛丽亚为魔法的核心,其他精灵组成节点,圣洁的光芒在此刻,似乎盖住了火光和月色。巨大的魔法阵,让快要崩溃的玛尔大魔法阵包围,维持住了它的形态。
随着光芒的消失,哪怕是谢铭都双脚软了一下。其他精灵更是直接瘫倒在地,面色苍白。所有人的魔力,几乎都快被掏空。
“小心点。”
“嗯…”
伸出手扶住赛丽亚,谢铭捏了捏眉心,精神力沟通到了远在寂静城内部的空间节点。下一刻,巨大的空间魔法阵以他为中心迅速展开。
除了他和赛丽亚之外,其他所有的生命都被空间魔法阵转移到了寂静城当中。
“接下来,便是这场大火了啊。”
抬头看向被厚厚的云气遮住的夜空,谢铭轻轻打了个响指。
下一刻,一直被不断运送到高空的冰棱,爆碎成无数的冰屑冰粒。
大雨,要来了。

urp73优美都市异能 無限之命運改寫 txt-第一千五百二十章:第四位合作者鑒賞-f4rjl

無限之命運改寫
小說推薦無限之命運改寫无限之命运改写
拥有空间能力,真的是一件极为方便的事情。谢铭已经不知道多少次,发出这样的感叹。
的确,时间能力比空间能力要强上很多。但若论起通用性的话,空间能力绝对可以排在所有能力的前列。在谢铭的能力里面,也能算是第二有用的。
什么?你问第一有用的是什么能力?那当然是投影魔术啊。难道空间能力可以让你在上厕所急用纸的时候,凭空给你变出手纸吗?
虽然对于拥有能量转换的谢铭来说,在得到这个技能的那一刻开始,身体的排泄问题就和他无缘了。至于其他人嘛,他是不太了解。毕竟这玩意,他也不太可能去问啊。
言归正传,寂静城其实并不是那么好进的。因为它虽然打通了魔界和天界,可两界之间,其实还有着一层异次元的屏障。
这也是为什么天界人只能看到偶然看到寂静城的虚影,而不是真正的看到寂静城的实体。
前面其实在说法上有些错误,于其说寂静城是魔界和阿拉德大陆之间的通道,更不如说像是从魔界中延伸出的一根钉子,将魔界这个破碎的世界牢固的钉在了阿拉德大陆这个世界上。
为什么魔界长时间没有继续飘浮,而是一直在阿拉德大陆中的原因,便是如此。赫尔德也借由这颗钉子,能够更简单的从魔界中将使徒转移到阿拉德大陆。
巴卡尔当初也是用自己蛮横的力量强行打破屏障,从而成功的来到天界。
总结一下便是,寂静城的附近是最容易从阿拉德大陆前往魔界,或者由魔界来到阿拉德大陆的地方。因为那里的异次元屏障,已经被这亡者之城给贯穿,只剩下了一层薄膜。
不过虽然将其称为薄膜,但也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将其撕开的。
在DNF的原来剧情中,由玩家扮演的冒险家以及魔界调查团等成员,之所以能够通过寂静城成功来到魔界,完全是因为当时的安图恩已经将那层薄膜打破。
吸收着天界电力,积蓄能量想要回去找赫尔德报仇的安图恩,同样也是在往着寂静城附近移动。因为只有那里,才有着用力量突破次元屏障的可能。
可有空间能力,那这需要用强大力量来撕开的‘薄膜’,就真的是薄膜了。只需要轻轻一戳,便可以穿过去,且不会有任何动静。
这也是为什么谢铭再次感叹,空间能力方便的原因。
在突破了这层次元屏障后,首先谢铭感受到的,不是什么来自寂静城的袭击,而是突如其来的重力颠倒。不过这点小事对于任何一个有点水平的人来说,都不算什么。
仅仅翻了个跟头,青年便成功适应了颠倒的重力,双脚踏破了圆形玻璃,进入到了寂静城的最顶端的瞭望台当中。这时候的寂静城,还没有DNF中玩家们遇到的那么多防卫机械。
因此,谢铭自然是没有受到什么隆重热烈的欢迎。他也有了足够的时间来欣赏,这来自海伯伦君主的杰作。
空荡又死寂,可谓是庞大城堡的主要基调。每一处,都充满了由机械和齿轮组合而成的冰冷。这种风格在谢铭的世界,被称为蒸气朋克。
虽然寂静城的主要能量来源,并不是蒸汽机就是了。
此时距离巴卡尔逃到天界还没有到300年,而寂静城的变化,则是在卢克的忠实部下:黄金小丑到来后才开始。但想来黄金小丑,应该还没有成功来到魔界。
这也就代表这时的寂静城,是名副其实的寂静。除了谢铭之外,恐怕整个城堡中不再存在任何的生命。
对于谢铭来说,这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好在于,他不需要担心因为战斗而可能发生的一系列影响。坏事坏在,他很有可能在这庞大的城堡中迷路好长一段时间。
至于最简单的暴力开路,那是无可奈何时才能使用的手段。若非必要,他最好还是不要使用武力。以免引起卢克的敌意或者赫尔德的注意。
要知道,此刻他已经算是踏足魔界之地了。而魔界,完全在赫尔德的掌控之中。
甚至连波动感知领域,谢铭为小心起见也不敢大幅度扩散,只维持在百米半径来隐藏自己的踪迹和气息,慢慢的探路。
“慢慢来吧,希望卢克能早点发现,这里进来了一名不速之客。”
谢铭轻叹一声,迈步随便找了一个通道走了进去。
——————————
倘若卢克不在寂静城内的话,他自然是没有办法察觉。可十分凑巧的是,此刻的卢克,正在透过主控制室的监控观察着的谢铭的一举一动。
厚厚的眼镜和屏幕的反光,将他的眼睛完全挡住。让别人完全无法猜测到,此时这个老头子正在想些什么。
当然,谢铭进来寂静城时卢克刚好在这一点,不可能是凑巧。不然,你认为梅米特为什么要把谢铭刚好送到这个时间点啊。
不要忘记,在盖波加计划失败的前两天,赫尔德化身的海伊德就已经‘秘密失踪’,回到了魔界。那么,赫尔德是怎么回到魔界的呢?
这时候的她可没有能力施展魔法来穿越时空和异次元的障壁,不如说那些魔法还正在被赫尔德开发。
那么答案就只有一个了,联系卢克接她回来的。
正因为如此,卢克这几天才呆在寂静城中继续着寂静城的完善。而呆在主控制室的老头子,自然也将谢铭和巴卡尔在天界荒芜之地的那场战斗,完全看在了眼底。
理科生虽然情商会有些低,但智商肯定是有所保证的。从看完谢铭和巴卡尔的战斗,到谢铭突破次元屏障进入到寂静城这段时间,他的脑海中已经出现了十多条对谢铭行为的猜测。
因此他现在正在犹豫,是否见这名不速之客一面。如果和他见面,自己会不会有性命之忧。
不要忘记,不管是打造机械大军,召回自己原先在海伯伦的忠实部下,还是使用寂静城恢复实力,从始至终卢克的目的就只有一个。
活下去。
所以自己的性命,他自然是放在首要位置。若是保险起见,此时他最好的选择便是赶紧离开,继续装聋作哑。外界发生的所有一切,都与他无关。
他就是一个‘沉默玩土’的,无害的虚弱小老头。
然而一种莫名的预感在不断提醒他,不要错过这次机会。监视器前的人类青年,不是敌人,而是你改变自己命运的,唯一的机会。
“…………”
盯着监视器中,不断迷路后原路返回,一层一层的探索勾画着寂静城地图的谢铭,卢克犹豫了许久许久。
最后,他看了看四周的机械,下了决定。
——————————
“这鬼地方是真的大啊…..”
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谢铭久违的感到了些许疲惫。距离他进入寂静城,已经有了三天时间。这三天时间他一直在里面晃悠,在脑海内组成寂静城的三维地图。
事实证明,要是没有引导者的话,通过寂静城的最好方法,便是暴力通关。
耗费了三天时间,他才下了五层。天知道,寂静城到底有多少层啊。
可问题在于,现在的确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那么,就只能继续这枯燥无聊的工作了。
“嗯?”
网购来的阴夫
耳朵微微抖动了一下,敏锐的听觉让他成功在齿轮的转动声和机械的运转声中,捕获到一丝不太一样的声音。
那仿佛是,车轮在这钢铁地面上滚动的声音。
车轮的滚动声…..
眼睛微微一眯,谢铭瞬间打起了精神。开始小心翼翼的,不断扩散自己的波动感知领域。随后,他便准确的捕捉到了一个双腿是车轮的机械小猩猩,正迅速的朝着自己的方向跑来。
“难道是…”
脑海内迅速得出了结果,谢铭的速度也瞬间加快。顺着波动感知领域已经感知到的路线,一番绕路后,出现在了机械小猩猩的面前。
机械小猩猩也在看到谢铭时,停止了前进。
“卢克?”
“是从巴卡尔那里得知我的名字的吗?闯入者。”
低沉的机械合成音,从小猩猩的腹部传来。但毫无疑问,这是卢克的提问。这也是卢克所得出的,两全其美的办法。
倘若谢铭有着任何想要见自己的想法,那么卢克便会当即让这个小型机械造物自爆,自己则是逃出寂静城。
“不,是早就已经得知了。”
在得到卢克的回复后,谢铭心中松了一大口气。终于,可以结束这绘制地图的工作了。但还没有到松懈的时候,能不能和这名创造者达成合作,恐怕就要靠着这场谈话的结果了。
青春无敌对对碰
“因为,我是来自未来的,阿拉德大陆的人类。”
“……….”
卢克沉默了数十秒,冷冷的问道:“证据呢?”
典型的理工男的思路,不管是什么事情,都追求着实际的证据。可问题在于,谢铭还真的很难给出他来自未来的证据。况且就算给出了,卢克就会信吗?
他对阿拉德大陆,可是一点都不了解啊。
但没有关系,谢铭有着DNF中的剧情记忆。这些记忆,虽然无法得到此时的卢克的信任。但他现在,也的确不需要卢克此时的信任。
他所追求的是在未来的合作,一切的准备都在未来。
“我是来自未来的阿拉德大陆,这一点毋庸置疑。因此,我了解你,了解巴卡尔的结局。也明白寂静城接下来,会迎来哪些客人。”
谢铭平静的说道:“来到寂静城的第一个,是你忠实的部下,黄金小丑。而黄金小丑为了帮助你恢复力量,想要召唤来更多的同僚。借助在魔界艾丁纪念馆中的贝奇的力量,它成功召唤来了全金属机甲、耐梅盖特和阿尔高斯。”
“我想,光我能说出你的这些部下的名字,应该就足以证明我说的话的可信度了才是。”
“…….”
的确,正如谢铭所说。卢克从来没有和任何人提起过自己部下的名字,因此知道的人应该就只有他自己才对。获取初步的信任的话,仅仅靠这些就足够了。
“你的目的。”
“和你达成合作,颠覆赫尔德的阴谋。为了世界,不被毁灭。”
“………..”
这一次,卢克沉默了良久:“你知道赫尔德的阴谋?”
“当然。”
谢铭淡淡的说道:“第一个死亡的是巴卡尔。第二个是被转移到阿拉德大陆的希洛克。第三个是罗特斯。但因为我的行动,这三名使徒全都没有死亡。”
“我前不久也说服了巴卡尔,让他做好假死后在未来复苏的准备。”
“在这一点上,我想,你应该是没有理由拒绝和我的合作的。”
如何对付理科男?动之以情是绝对行不通的,理性的思维让他们绝对不会简单的被感情控制。所以,最好的办法,便是将现实有条理的列在他们面前。
然后让他们自己来选择,自己来决定。
理性,会让他们做出自己认为的,最好的选择。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为了证明自己已经和巴卡尔达成合作,谢铭将在巴卡尔的宝藏库中获得的东西,都一一展示给了卢克看。来自虚空恶魔的史诗装备,成为了最好的证据。
“我需要付出什么?”
“在最终决战中和其他合作的使徒一起,抵挡住赫尔德那边的使徒。以及,让我在寂静城的绝对隐秘之地里留下一个空间传送阵。”
“因为在700多年后,阿拉德大陆中的精灵们,会因为赫尔德的阴谋而灭族。为了拯救那些精灵,同时瞒过赫尔德的目光,我需要一个绝对隐秘的地方来隐藏这些精灵。”
“他们,将会是我们成功之后,未来的魔界和阿拉德大陆的希望。所以,我希望你能保证他们的安全。”
穿越 h 文
“而我对你的保证,便是在所有事情结束后,将你和部下送回你们原本的星球。”
“………全都是口头保证。”
卢克冷冷的说道:“并不存在太多的说服力。”
“但是你也并没有其他选择,不是吗?”谢铭轻笑了一声:“而我所需要你做的事情,也并不需要你冒着什么生命危险。”
“你同样,也可以在这段时间中有自己的准备。而我这里,是给你提供了另外一个选择。”
“到时候你完全可以,选择自己觉得希望比较大的道路,不是吗?”
“不过,我也把话放在这里。”
谢铭的语气瞬间一变:“要么,就不要答应。答应了,就要给我做到。否则,哪怕知道会让赫尔德的阴谋得逞,我也会终结你的生命。”
“……….”
又是一阵良久的沉默,但随后,机械小猩猩从肚子里,取出了一片淡银色的金属板。
“将你的空间阵,印在上面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