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流連山竹

好看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九百二十八章   吐蕃國亂太子廢看書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此时。
长安城宫中太极殿内,却是正在朝议。
早已是从东征回来的李世民,坐在宝座之上,静静的看着下方所有的官员们,听着他们的呈奏。
自从东征回来的李世民。
可谓是春风满面。
其地位,如日中天,直达天顶,无人可憾动。
而且。
此时的李世民,虽说有些出老,但这精神却是满满。
对于唐国的未来,李世民很是看好。
而此时。
曾经在李世民东征之时,代为处理国事的李承乾突然拐着脚站了出来,“父皇一代明君,功可盖汉祖,名可压秦皇,依父皇之功绩,必然是要挺立于世,所以,儿臣建议,为父皇之功绩,应该在长安修筑一座万世天枢。”
“臣附议,圣上的功绩,完全可以修筑一座万世天枢,歌功于圣上的功绩,让百姓景仰,让番邦臣服。”随着太子李承乾的话一落后,长孙无忌也是站了出来,向着李世民禀道。
“臣也附议。”
“臣也附议。”
越来越多的文官们站出来,说要给李世民立一块万世天枢了。
天枢是什么?
那可是代表着世界的中心,乃是天下中枢之意。
更是一块纪功柱。
能立此柱的,无一不是功绩大于天的人物。
而李世民上位之始,到如今已是天下太平,更是平了突厥。
依着此功绩,也着实有着立天枢之能了。
再者。
后期还平了西域诸国,到如今,已是把高句丽国,以及新罗百济等国都给平了。
如此大的功绩,李承乾提议立天枢,这也无可厚非的了。
文官们发了话,武将们自然是发话的。
这不。
从扶桑国回来的尉迟敬德,立马站了出来,“圣上,太子所提议立天枢,臣是绝对赞同的。不过,最近我听闻了一个消息,说吐蕃国内乱,所以臣本不想打断太子所言的这个提议,但吐蕃国内乱的消息,臣却是不敢耽搁。”
有了尉迟敬德的话。
其他的武将们,也纷纷站了出来。
就好比程咬金。
“圣上,臣也偶有听闻,听说吐蕃国内乱,各地起了兵祸。圣上,此时正是我们的好时机啊,要不,老臣我带几万人马,平了这吐蕃国。”程咬金最是期待战争了。
只要有了战急,他这个国公之位,也就会更稳。
而后。
各武将们,纷纷上表,说要领兵征战吐蕃国。
文官们一听太子提议被中断,武将们又想对吐蕃国发动战事,这自然是要争一争,稳一稳的。
“臣不同意,我唐国刚刚结束东征,而今又要西征,我唐国百姓苦不堪言,臣建议,暂停西征之意。”房玄龄乃为文官之首,自然是要站出来阻止的。
“臣也不同意继续对发动战事了,况且,这吐蕃国并像高句丽一般容易攻打,而且,我唐国的粮草本就不多,此时再要西征,我唐国的国力,必然会下降。”长孙无忌也是不同意道。
“你们这些酸儒,你们可知道,吐蕃国此时内乱,正是征伐之际,如果错过了此时间,以后可就再也寻不到如此好的机会了,难道你们想要我唐国的边境,受那吐蕃国的袭扰吗?”尉迟敬德一听,哪里会同意文官一系人的提议来。
随着尉迟敬德的话一起。
这文官与武将们,又开始争吵了起来。
而坐在宝座上的李世民,却是冷眼看着这些文臣武将们,心中却是在思索着吐蕃国的事情。
吐蕃国的消息。
李世民最近到也有听闻过,但也只是偶听,却是不甚清楚。
对于吐蕃国。
唐国一直以来都是防范,却是少有主动挑事的。
毕竟。
高原地带,唐国人想要攻打,可真不是那么好受的。
而且。
他李世民更是知道,只要唐国一方面的兵马一动,进入到吐蕃国的高原地带,必是死伤无数。
好在几年前。
他听了李山的话后,就已是有所安排。
而且。
在恰卡盐湖一带。
更是有着羌人的兵马可用。
这么多年下来。
恰卡盐湖一带,这羌人兵马,已是征集了不下五万人了。
羌人善战,李世民哪有不知道的道理。
而且。
恰卡盐湖除了乃是唐国的金库,更是利州的金库。
同样。
也是羌人的粮食来源地。
若有所思的李世民,瞧着争吵不休的文臣武将们,随之站起身来。
当李世民一站起身来后,众官员们这争吵的声音,立马就渐消了。
“李山,你来说说吐蕃国的情况。”李世民起身后,见争吵已停,随口向着不远处李山喊道。
李世民能让李山来说吐蕃国的情况,可见李世民这是有意要对吐蕃国动武了。
当然。
李世民同样也想立一块万世天枢。
这乃是身为帝王的象征。
有了万世天枢,这也能证明,他这个帝王做的并不差,甚至可以盖过汉祖始皇一系列的帝王了。
哪一个帝王不想建一座万世天枢?
想来是没有谁不想的。
随着李世民的话一落后,李山就站了出来。
李山乃是负责百骑司的统领,更是护卫这宫城的守将。
所有的消息,均会先到李山的手中。
至于这吐蕃国的内乱情况,李山能否知道,就看百骑司的人马,有否进入到吐蕃国探查了。
李山正了正色,看了看在场所有的文臣武将们,向着李世民行了行礼后道:“据百骑司人马回报,吐蕃国确实有乱像发生,但因吐蕃国情况特殊,所以百骑司的人马,无法深入,只能探查到些许消息。”
李山的话一落后。
众官员又开始议论纷纷了起来。
甚至,那房玄龄更是站了出来,向着李世民建议道:“圣上,依李统领所言,百骑司无法深入吐蕃国,那吐蕃国的情况就不明,此时如西征,那我唐国必将被动无比,还请圣上斟酌。”
“圣上,即然李统领所言吐蕃国情况不明,我唐国也可以在此时派出使节前去吐蕃国,也好探一探情况。”长孙无忌知道,自己的这位妹夫只要心一定,这事就基本是不会停的。
而且。
李山已是说了,吐蕃国确实有内乱现像。
在不明情况之下,派出使节团去吐蕃国,到也不是为一种方法,如此一来,即可迎合李世民的心思,又不失与武将们闹得太僵。
此刻。
正当武将一系的人欲说话之时,李山又是开口说道:“百骑司人马无法进入吐蕃国,但我从江湖之上,却是探听到了一些消息。半个月前,钟真人独身前往吐蕃国,斩杀了绝大部分的高手,而我整个唐国江湖人士,更是涌进了吐蕃国。据传回来的消息,吐蕃国此时各地土司,在没有各寺庙的主持之下,已是在发动着土地争,……。”
“吐蕃国此时的乱像,不是简简单单的乱像,乃是一场大变革。而且,据江湖之上传回来的消息所闻,吐蕃国就连逻些城都乱成一团。所以,臣也同诸位武将一样,此时西征,正是平了吐蕃国之时。”
随着李山的话一落后。
整个朝堂之上,可为谓是鸦雀无声。
谁也没想到。
这吐蕃国的乱像,乃是钟文所造成的。
而且。
还以一人之力,把整个吐蕃国的高手斩尽杀绝。
听到此间。
不管是武将也好,还是文臣也罢。
脑中纷纷出现了许久未见的钟文影子来。
这让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那位许久未见,且杀伐果断的钟文,还能影响唐国前进的步伐。
李世民听到此间。
心里也算是有一个数了。
不管吐蕃国如何,这西征之事,已然是不能停了。
不过。
当李世民想到时间有些不对后,心中又是开始盘算了起来了。
当下,已是到了秋季了。
这西征自然是不可能此进推进了。
要推进,只能待明年了。
不能推进,不代表着李世民不会安排。
“着令,……”
李世民已是发号施令,不管是文官们心里如何反对,这事已然是板上钉钉,谁也阻止不了了。
武将主令。
文官辅助。
好一通的安排下来。
所有人都得在往后的半年里,各司其职了。
随着散朝之后,太子李承乾却是带着一股恨意,看着李山离去的背影。
当了太子如此之久的他,早就想要做这个皇位了。
而且。
尝过了监国的甜头后的他,又怎么甘心把权力返回给自己的父亲呢?
况且。
还有几个兄弟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那个皇位。
他李承乾又怎么可能甘心?
所以,此次朝议。
本来想以建万世天枢之意,好执行自己的计划,谋夺那个皇位。
可没想到。
计划不如变化,被李山的一席话给搅得成了一团浑水一样。
不过。
当李承乾心中一想,这西征还有着半年时间,随之心中的不甘,又化作一团烈火来。
不久后。
宫中某殿。
李山正在向着李世民禀报着一件事情。
“圣上,臣查到了一些消息,却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李山小心翼翼的向着李世民说道。
李世民闻声后,心中有些不解。
李山的为人,他李世民最是清楚不过的了。
有消息,那必然会向他禀报的。
而此时的李山,却是吞吞吐吐的,这完全不像是以前的李山了。
心有不解的李世民,看向李山笑了笑道:“有什么话不能说的?你我君臣几十年了,你我还是相信的。”
李山闻话后,稍稍思量了一会儿,这才正了正色道:“圣上,臣查到,太子勾结了隐太子一系的人以及暗连突厥各部,想以筹建万世天枢之时,圣上驾临后,施以加害之策,所以,这事关系到太子,所以臣……”
当李山一说起太子一事后,李世民顿时眉头一皱,怒声道:“你说的可当真?高明真要这般做?”
此时的李世民,要多怒就有多怒了。
自己的儿子,欲要以筹建天枢之际加害自己,身为父亲的他,又怎么可能会不怒。
自己的儿子要害自己,这是个什么罪孽?
不用想。
这是谋大逆啊。
而李山的话直接就影响着唐国的未来的。
“臣所言属实,圣上可以召太子过来问话就可知晓了。”李山轻轻的点头回道。
对于太子谋逆之事,李山本来是不想说的。
但事情已是到了一个关键之点,他李山再要是不说,指不定太子李承乾会如何疯呢。
况且。
这里头还有着隐太子一系人夹杂在其中,这更是一件疾手之事。
“逆子,逆子……”李世民得了李山的肯定后,怒发冲冠,大骂太子李承乾逆子。
时过一个时辰后。
突然。
整个长安城动乱了起来。
到处都是将士,以及禁军。
在以李山为首的禁军围捕之下,隐太子一系的人,如数被抓。
就连隐太子唯一存活的儿子李复,也被抓的人员当中。
下午。
宫中某殿。
李世民看着跪在自己跟前的这个太子儿子,还有那被抓到的隐太子的儿子李复,心中突然涌上来许多的悲伤来。
李复。
在李世民见到的第一面之时,就已是确认,李复就是他李家的人了。
为何?
因为李复长得太像他的大哥李建成了。
“囚禁祖父,杀我父亲,夺我父亲皇位,也就只有你能干得出来了,还标榜自己如何高德,真是天下之大笑话啊,真是大笑话啊。”李复此时早已是报着一死之心,一见到李世民后,就破口大骂揭其短。
反观李承乾,此刻却是一言不发,跪在那儿。
“儿啊,你怎么能做出这等事来?你难道这就么急于做这们皇位吗?我以前是怎么教你的?你真让我太失望了。”一旁的长孙皇后,得知了一切之后,指着李承乾,恨铁不成钢一般的痛苦。
长安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
此时的长安城百姓,以及众官员,基本是不知道的。
可是。
在这第二天大朝议。
李世民却是突然宣布,太子李承乾勾结隐太子一系等人员,欲谋夺皇位,革去太子之位,贬为庶民,发配蜀地。
至于新太子,李世民目前没有宣布。
如此一个劲爆的消息,让所有的官员处在云雾当中。
而这样的一个消息,经过几天后,传至龙泉观后,钟文一听后,先是一愣,随后摇了摇头。
对于这么一个结果,钟文都有些觉得,这命途像是谁也改变不了。

6suye精华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九百零八章   高句麗滅墨家出分享-rxfrx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回到龙泉观后的日子。
基本都围着九儿转着。
哪怕就是曼清,钟文都少有与她说话了。
至于何因,估计也是因为钟文离开龙观的时间太久,两人之间又多了一些陌生感出来了。
同时。
钟文的心,又全挂在自己女儿的身上,根本没有过多的心思,去触及那些儿女之情来。
而曼清也同样如此。
谁也不会多说什么,谁也不会怪谁。
可以说。
大部分人的心思,都放在九儿的身上。
毕竟。
离着九儿三岁已是快要近了。
也就将将一个月的时间了。
三岁。
是一个小坎了。
这个坎要是不好好处置,以后九儿必然会遭受更多的麻烦与痛苦。
“九首,你看九儿入气时间选在哪天最好?又在哪里最为合适?”时过两日,鬼手跑来向钟文问道。
钟文看着自己这个三师傅。
心中的愧疚感很重。
自当自己这个三师傅回到龙泉观开始,就一直潜心研究如何处置九儿的问题,甚至连巫门的事情,都丢到了一边去了。
钟文也知道。
自己三师傅的心中想法。
可他不开口,钟文却是不方便问出口。
一代枭仙
毕竟,钟文并不是鬼手真正的弟子,也只是一名记名弟子,从鬼手的手上,学得那巫门的医术罢了。
可是。
这巫门的事情要是不解决。
以后巫门的未来如何,谁也不知道。
影子早已脱离了巫门。
而只有鬼手乃是这巫门人。
巫门在鬼手的心中甚大。
可枯木他们占据了巫门的核心,而鬼手又是一个老好人,也不方便与枯木他们为敌。
再加上枯木他们的实力也不容小觑,即便鬼手如今已是先天之上八层的境界,又有着钟文所传授的属性功法。
可放在鬼手身上。
他依然会选择避让。
钟文瞧着自己的这位开始渐露憔悴之色的三师傅,“三师傅,我决定三天后,带着九儿去天地宗,那里有一块寒床,适合九儿入气,要是三师傅方便的话,也可随我同去。”
“寒床?那最好不过的了,原来天地宗还有这样的宝物。”鬼手一听钟文之言后,还有些难以置信的表情。
寒床。
放在当下。
说来即是宝物,也非宝物。
寒床乃是寒玉所制。
当然,越大越是少见。
但也并非没有。
据钟文所知,这寒玉就有着不少人有,其大小可不一罢了。
而天地宗有着一块寒床,这就足以说其体积够大的了。
时过三天后。
钟文抱着九儿,鬼手带着不少的药物,而曼清也是背着一些东西,跟着钟文到了天地宗。
一入天地宗后。
钟文几人就开始给九儿入气开始准备了。
天地宗这边在忙活着。
而此时的唐国与高句丽国的战场之上,却是惨烈之极。
原本的高句丽。
因为渊盖苏文出使唐国之后,被钟文所废。
本来高句丽国的荣留王,早就该被渊盖苏文给杀了的他,此时却是南逃至高句丽国的南部城镇,躲避着唐国的打击了。
“各位,谁还有什么办法?唐国拒绝我等投降,难道唐国真的要灭了我高句丽国不成吗?”荣留王看着当下的这些文臣武将们,可谓是痛心疾首。
说打的是他们。
总裁的冷酷前妻
说投降的也是他们。
可真一开打之后。
却是发现整个高句丽国,这还没打多久呢,就已是被唐国方面推进到了高句丽国中段了。
“我王,即然唐国如此凶恶,那我高句丽国人也不是吃素的,跟他们拼了。”突然,正当荣留王痛心疾首之时,一位大臣却是站了出来大声喊道。
“拼了,我等要跟唐国拼了。”
“……”
这般的声音不在少数。
而不远处,高藏却是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依着历史进程而言。
此时的高句丽,高藏才是这高句丽国的国王。
可到了今天。
渊盖苏文一族被平,大部分的的军政大事,全部回归到了荣留王的手中。
虽说军政大军被荣留王收回,可还是有着一些落入到了高藏的手中。
而今。
这高句丽国的朝堂之上。
可以说是一分为三。
主和一方。
主战一方。
还有一方就是墙头草了。
有道是。
当下的高句丽国的现状,就是内乱外患。
高藏想借着此机会,把荣留王给平了。
而荣留王也想借着此机会,更要坐稳他这个王位,同时也想借着此机会,把反对他的人,以及高藏一系的人给平了。
但这位荣留王。
有到是被渊盖苏文一家给压制的太久了,也软弱了太久了。
本来有好多次的机会可以把高藏给平了,可最终,到现在高藏依然高枕无忧,可见这位荣留王,着实不是一位好王。
朝堂之上的争议不止。
而此时。
一位将士奔至殿堂,大声急报,“报,报我王,唐国兵马已是推至我城之下,还请我王定夺。”
“啊……”
“这下可怎么办,可怎么办啊?”
“大王,赶紧投降吧。”
“大王,你亲自披白投降吧,要不然,我高句丽国可就再也没有一席之地了啊。”
“大王,投降……。”
从北,被打到了南。
而这才到南部也就十来天的时间。
唐国的将士,就已是又推进到了南部。
这让高句丽国朝堂之内,都纷纷开始响应着投降了。
再不投,他们连再投降的机会,说不定都没有了。
有道是。
人倒众人推。
荣留王最终也只能披白出城,向唐国投降。
可是。
唐国这边,虽说接受了高句丽的国投降,但这步伐却是没有停下来。
十天之后。
整个高句丽国的土地,回归到了华夏。
“圣上,高句丽国已平,我等是否可以班师回朝了?”结束了战事后,辽东城中,李绩等众将军向着李世民恭问道。
李世民御驾亲征。
已是过去了几月。
如此长的时间,唐国的皇帝不坐镇于长安,这些领兵在外的将士们,也担心长安有异动。
而且。
最近长安那边也传来了消息。
说长安最近有些异动。
不过。
此时的李世民,却是闭着眼睛,思量着什么。
片刻之后,李世民突然站起身来,“我们离班师回朝还太早,百济,新罗两国,也该回归我华夏的怀抱,我李世民才能安心。”
当李绩他们这些将军一听到李世民之言后。
心中甚动。
虽说。
在攻打高句丽国之时,他们就已是猜到李世民有这个苗头了。
而当李世民这话一出口后,这让他们心中甚动。
有道是。
将士的存在,不就是为了征战而征战嘛的。
不管是谁。
有了战事,才能在征战当中受功受勋,然后封妻荫子。
而此时。
姜卫姜内侍来到一营之内。
此营的将军,正是当年钟文收下的神射手伯益。
修神外传
当伯益见到姜卫突然而至后,赶忙带着自己的那些亲卫,或者一些其他将领过来,“见过姜内侍。”
姜内侍的到来。
让此营所有人都紧张不已。
哪怕就是伯益也是如此。
姜内侍除了是李世民的内侍之外,更是钟文的朋友。
这个朋友的名号,如今在整个营中所有人,都早已是传遍。
而且。
此次两国战事当中。
姜内侍曾经以一人之力,就攻破了久攻不下的一座城池。
放眼唐国军中,谁又有着如此实力呢?
而且。
那一场战事当中。
姜内侍在众人的眼中,犹如一个地狱恶魔一般,所到之处,无不头颅滚滚。
而此时姜内侍到来。
此营当中所有的将士,哪一个不害怕的。
“圣上有令,着你们即刻前往百济国方向,等待下一步的命令。”姜内侍看了看伯益后,冷冷的看了看所有人吩咐道。
“是,姜内侍。”在伯益为首的众将士,听闻了这个消息后,心中甚喜。
本以为这战事要结束了。
正当大家准备等候命令离开之际,却是得到了这么一个突如而来的好消息。
这个少年营的建立。
本就是为了战事而筹建的。
虽说唐国攻打高句丽的战事当中。
此营的损失率不大,但也是有一些的。
但同样。
有损失,其回报也是不少的。
就好比此少年营就曾攻破了数城。
为此。
李世民曾经放下话来,会好好奖赏此营中的将士们。
这让所有人都激奋不已,在战场之上,更是奋勇杀敌了。
又几日后。
唐国这边一边安置着战争之后的高句丽人,一边恢复着高句丽国的境况,而一边又是陈兵于百济国与新罗国的国境线。
如此多的唐国将士出现在两国边境。
这让百济国与新罗国人,人心慌慌。
而此时。
白山黑水之间。
墨门之中,墨罗却是站在墨门之内,看着唐国的方向,长叹一声,“看来,我墨门不能再封山下去了,如此下去,这世道哪里还有我墨门之地啊。”
“长老,难道唐国的将士还会攻打到我们这里来不成?我们这边乃是白山黑水,森林茂密,不要说人了,就连野兽都难至的。”墨先站在一边,听着墨罗的话后,出声打问道。
“墨先啊,我墨门所在之地,虽说人类难至,可我们都能到的地方,难道唐国就没有别的人前来吗?唐国能人不少,想要来到此地,虽说必然会花上一些时间,但一定能抵达的。”一边的墨幽却是回道。
“父亲,那我们该往哪里走?我们在这里居住了一辈子了,难道这天底之下,就没有我们墨门之地吗?”墨乙闻话后,心中也是凄凄不已。
“你们也不要太过担心了,唐国不会攻打到这里的,只不过以后我墨门需要更为隐秘行事了。”墨罗到是不担心唐国会不会派兵打到这边来,但对于封山之事,却是想着要解禁了。
墨幽已是好了。
再封下去,他们都已经失去江湖之上的任何消息了。
如果继续封山下去。
他们都有可能脱节了。
脱不脱节,谁又知道呢。
如果唐国全国推进如利州一样的方式方法的话,再如果这墨门封山五十年,那说不定真就脱节了。
但是。
墨罗却是放下话来了,墨门不再封山。
随着墨罗的话这一席话之后几天。
墨门之中,就奔出不少的墨门弟子,往着各地而去,开始到处打探消息去了。
而此刻。
墨门之内的一棵大树之上的木屋内。
墨离地是百无聊赖的,透着木屋门看着前方远处。
“也不知道九儿如何了?”墨离望着远方出神,自言自语的。
好在木屋这边没有其他人。
有的,也只有木屋之下的树底下,一只硕大的黑虎,正趴在那儿闭目养神。
而黑虎的不远处,却是有着几只小黑虎,到处钻来钻去的。
一看那几只小黑虎。
就知道这与着墨离送给钟文的那只,同出一窝了。
正当墨离出神之际。
墨离的祖父墨幽,却是突然纵身而至。
墨幽的到来,那只大黑虎根本连头都未抬,到是那几只小黑虎,吓得往着大黑虎身边奔来。
“离儿,我墨门封山之令已是解禁了,你也不用天天待在木屋之中,可以随意的走走了,正好祖父有件事情需要你帮我去做。”墨幽到来,看见自己的孙女依然如往常一般,坐在木屋中发待似的。
墨离见自己祖父来了,也只是抬了抬头,看了看墨幽。
对于自己祖父的话,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什么礼仪也好,还是什么家教也罢。
在她的身上,又早已是没了影了。
“离儿啊,你也知道,我墨家受到三荒的打击,着实不易到处走动了,要不然,你伯公也不至于要下达封山之言,而今,唐国对高句丽国发动了攻击,看势态,有可能要攻打百济,新罗两国,以后,有可能要清剿白山黑水这边了,所以,祖父想让你去墨宗走一走。”墨幽见自己的孙女如常,心中也是无奈的很。
这个孙女。
墨幽也好,还是墨罗也罢。
他们可谓是看中的很。
这不。
从南疆接回来后。
墨离的境界,就开始直线式的增长。
从先天之上四层,直接到了先天之上七层了。
比起曼清来,都要高一层了。
原本在南疆的墨离,一点长进都没有,可在墨门之内这几个月下来。
其长进的速度,着实有些可怕。
或许是因为那三年的积蓄导致的吧,也或许是因为三年的时间压制吧。

u67y0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九百零六章   追查珊蠻終再見-eyrbt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错与不错。
无人知 转伞人
皆已是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当钟文瞧着云德的生命渐消之后,钟文也只能看着。
这种自我选择死亡方式。
蔷薇盛开的地方 偷走快乐的是青春
钟文随能阻止,但阻止了又有何意义?
云德不愿说,而且还选择这样的解脱方式。
钟文就算是阻止,逼迫,估计也是无济于事。
“唉!!!死了也算是一了百了了,可是我的事,你却是要带到地下去了。”钟文长叹了一声。
而钟文的这一声长叹,却是让无相等人更是惊惧不已。
是的。
钟文这么一个无上高手。
虽说从未见识过,也从未交过手。
可江湖之上的传闻,那真叫一个一板一眼的。
他们谁都知道。
如果钟文真要是怒气升腾,云罗寺或将在片刻之间,被屠之灭之。
无相惊惧,赶紧向着钟文行了一佛礼道:“九首道长,云德虽已死,但那突厥珊蛮之事,我云罗寺必当给九首道长一个交待。”
“呵呵,给我一个交待?你云罗寺如何给我一个交待?把那突厥珊蛮抓到我跟前吗?你们又认识吗?还是觉得你们云罗寺有着不少的高手可以调用?”无相的这一句话,让钟文觉得很没意思。
其实。
这样的事情,钟文完全可以由着无相所言这般行事。
淑女记事
可对于自己识神之事,钟文却是不想让太多的人知道了。
自己师傅他们知道也就罢了。
可对于云罗寺的人。
钟文必然是不会假手于人的。
更何况,还是关于识神这么重大的事情,钟文又怎么可能把这么一件事情交给云罗寺呢?
真要是半路之上出了什么事,钟文这一辈子,说不定都不可能得到关于识神的最基本的事情了。
重生之毒妃当道 花月希
甚至。
到最后,都会发展到一个钟文他无法控制的地步。
有道是。
自己能习练出识神出来。
而那突厥珊蛮肯定是知道识神的由来的。
要不然。
当年那一剑也不至于把钟文的识神给毁了。
无相听着钟文的话,却是有些低落道:“如果九首道长用得到我云罗寺,道长即可指示,虽我等并不知道那突厥珊蛮长何模样,但我云罗寺必将全寺出去,帮九首道长寻得那突厥珊蛮来。”
“算了,云德已死,此事自由我自己去寻找那突厥珊蛮,告辞!”钟文心中早已打定了主意,随即向着无相等人行一了礼后,直接往着云罗寺的寺门走去。
无相闻话后,心中一喜。
随即无声的跟随在钟文的身后,相送着钟文离开云罗寺。
片刻间。
钟文已是从云罗寺出来。
钟文转头看向无相几人,也没有多言,直接纵身往着北部而去。
无相见钟文离去后的背影后,顿觉得压力渐消一般,长呼了一口长气。
“师叔祖,这位九首道长真是无上高手吗?为何我感受不到他的内气?”待钟文已是没了影之后,一云罗寺的人向着无相问道。
无相遥望着钟文所离去的方向,“你感受不到他的内气那才是无上高手,就算一百个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啊,好在此子到也和善,并没有为难我等。”
“师叔祖,那云德怎么办?是送回慈怀寺还是就地安葬?”云沉出声问道。
“即然云德已去,那就送回慈怀寺吧,而且云德还是他们慈怀寺的主持。”无相回道。
“慈怀寺没几个人,而且那几个僧人也只是普通人,以后也不知道这慈怀寺还能不能维系了。”云沉叹道。
云德如保。
云罗寺如何。
此刻的钟文,却是不会再去想了。
云德都已经死了,钟文就算是赶去云德所建立的慈怀寺去,估计也是无功而返的。
钟文能去的地方。
自然是突厥各部寻找了。
珊蛮找不到,钟文绝不离开突厥之地。
突厥之地虽大。
但依着钟文的速度,再大又能如何?
这不。
钟文从东突厥所在之地的各部开始,一一开始寻找,打探。
好在这突厥各部已有不少人会说唐国语言,要不然,钟文还真难向人打探。
而且。
钟文更是到达了各地的守捉城中去打探,甚至请了一些当地人去打探。
就连百家楼的人,也都开始散布于茫茫大草原之上。
从东到西,一片一片区域的扫过去,排查过去。
这一排查。
就是两个月。
从夏天。
一直排查到了秋天。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一直奔走于突厥各部。
要么在突厥各部,要么在各个守捉城中到处转悠。
两个月的时间。
钟文早就有些不耐烦了。
从龙泉观离开,已是过了两个月了。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钟文每日里都在惦记着自己的师傅,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女儿。
当然。
也有着曼清。
可两个月里,各方都没有一点消息传来,这让钟文甚是觉得那突厥珊蛮难寻。
突厥可汗所部。
那是钟文第一排查的对像。
可这些各部可汗们,根本就没有听闻过钟文所言的那个珊蛮。
至于其他的珊蛮到也有,可是基本都不是钟文所要寻找的那一个。
同时。
钟文也加紧了对这些珊蛮们的庞问。
甚至连拷打的手段都用上了。
可依然没有那位珊蛮的踪迹。
这让钟文一度怀疑,那位珊蛮在那次之后,就已是死了,或者消声匿迹了。
可就在钟文准备离开弓月城之际。
百家楼却是传来了消息。
据百家楼传至弓月城的消息中所示。
在青山一带(叶尼塞河(剑河)的支流,阿辅水),有一个很小的宗门。
而这个宗门的名字,名为晓作部。
而这个晓作部之中的成员,基本都是珊蛮。
而且。
据百家楼打探到,此部成在的时间很长,而且少有与外界有什么联络。
帝國 總裁
甚至。
此晓作部的人员,其身手也是高绝。
在百家楼的门徒前去探查之时,却是损失了好几位好手。
这才使得百家楼对此晓作部进行了一番打探,最终确定,此晓作部,有可能就是钟文所需要寻找的珊蛮所在之地。
而钟文得到这个消息后,这迫使得钟文顿时直接放弃要回龙泉观的打算,往着青山一带奔去。
晓作部是何意。
钟文不知。
只要有关珊蛮消息的,钟文一般都会自行前去查看。
弓月城离着青山一带有些距离。
两千多里的距离。
不过。
钟文心急。
想着去青山一带确认一下是不是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可谓是不顾内气的消耗,极速奔向青山一带。
晚上。
钟文终于是赶到了青山一带。
随着钟文赶到青山一带后不久,就已是有几位百家楼的门徒往着钟文这边奔袭而来。
“长老。”
数名百家楼的门徒一见到钟文后,这脸上的喜色很盛。
着实。
这段时间以来。
他们连连损失了好几位好手,本就有些打退堂鼓的他们,终于是等来了他们的长老,要是不不喜,那才叫一个怪。
钟文看着几名百家楼的人后,就知道自己所到之地没错了,“辛苦了。”
钟文的一声辛苦,让几名百家楼的门徒,甚是兴奋,“长老,我们不辛苦,但是还望长老能替我百家楼报此仇。”
“前面带路,我到要看看这个晓作部有着何等的能耐。”钟文闻话后,点了点头。
随即。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直接纵身而起,带着钟文往着青山的北部奔去。
这几名百家楼的门徒,实力还是不错的。
都有着先天之境的身手。
最好的一位,都有着先天之境四层的境界了,可以说,放在百家楼当中,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高手了。
就百家楼的这些门徒们。
最强的,也就一位先天之上五层的高手罢了。
先天之上境界的高手,虽也有一些,但也都是一些低境界者。
而这先天之境的,其实也并不多,将将百来位,而且还分散于各地。
先天之境以下的,人数虽说不少,但这般的境界放出来,基本也是没什么攻击力的。
要不然。
这百家楼也不会想要把钟文这个无上高手拉入到百家楼撑腰了。
可以说。
双方各有目的。
灵武司兵器簿_更新至完结+外传0`
一两个时辰后。
几名百家楼门徒带着钟文,已是离开了青山一带,到了距青山近三百里外的北部一片高山之下。
“长老,就是前方高山之内,有一处人烟所在,那里,据我们所查,有着一些珊蛮。”当众人落下地来后,百家楼一门徒指着远处说道。
“走。”钟文二话不说,再一次的纵身而上。
几位百家楼的门徒,也是紧随其后。
片刻之间。
钟文他们已是到了那片高山之上。
当钟文看到那高山之内,一片平地之上,有着不少的木屋后,又是直接纵身落了过去。
“号噜伺哇……”
当钟文几人一落至那些木屋附近后一会儿,就有人从那木屋中奔出数人出来。
突厥语,钟文不懂,也听不明白,“先天之境七八层的身手,想来应该会说我唐国话吧,这里就你们这些人吗?还有人的话,都如数出来吧。”
“原来又是你们这些唐国人,即然来了,那就都留下吧。”其中一突厥人见钟文这个年轻人说唐国话,立马大怒的回了一句唐国话。
就在他回话之际。
其他的木屋之中,又是奔出来数条人影。
而当那数条人影出现后,钟文立马就瞧见了自己所要寻找的那位珊蛮。
“你可真让我好找啊,原来躲在这青山之北,远离着我唐国境地。”钟文见到自己所要寻找之人,心中甚是兴奋不已。
而那位珊蛮一见到钟文后,心中顿时后怕不已。
他可是知道。
钟文曾经把一个宗门都给屠灭了。
甚至还能与云德打个平手的。
而今。
自己这一方的,最强者也才先天之境十二层的境界,又如何跟眼前的这位斗呢?
顿时。
那位珊蛮向着其他人出言示警,“嘶哒呀。”
其他珊蛮一听此人的示警后,先是一愣,随后纵身准备逃离。
但是。
他们能逃吗?
答案是否定的。
连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都逃不了,更何况他呢?
不要说先天之上九层的高手了,就连武道之境的高手,都逃不了,就不用想先天之境的小高手了。
而此时。
钟文发现这群十二人的珊蛮们纵身而起后,钟文体内庞大的内气涌了出来,直接压制着众珊蛮。
身在半空中的珊蛮们,纷纷从半空之上跌落了下来。
这让所有人惊惧不已,恐惧之意爬上了心头。
就连百家楼的几位门徒,见到此情况后,也是震惊连连。
如此的手段。
谁又见识过?谁又体会过?
钟文瞧着这些珊蛮跌落了下来,缓步往着那位自己要找之人走了过去,“想逃?问过我吗?”
一步一字,让那些人纷纷恐惧不已。
钟文来到那珊蛮之前,眼中露出了一副愤恨之色。
终于是寻到了。
几年的时间。
钟文的识神一直未得恢复,钟文哪有不对眼前的这位珊蛮记恨于心。
而今。
人就在眼前,而且自己可以随时要了他的性命。
不过。
当下钟文却是不会这般做,甚至在场的十二位珊蛮,钟文暂时都不会杀。
钟文转过头来,向着那几名百家楼的门徒交待道:“你们先退出两里之外,我有事要问他们。”
“是。”那几位百家楼的几位门徒,立马拱手离去。
长老都发了话,他们又怎么可能敢偷听。
说是两里,可他们却是直接跑到了三里之外去了。
而此刻。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钟文蹲下身来,看着眼前的这位让自己愤恨不已的珊蛮道:“几年前,你伤了我的识神,我也寻了你好几年。你说我是杀了你?还是废了你?更或者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呢?”
“哈哈,你要杀就杀,我阿史那狼角绝不会向你一个唐国人低头的。”那珊蛮心中虽害怕,可这气势却是一点也不弱,更是不怕钟文会如何对他。
“阿史那狼角?原来你叫这个名字,你不会是突厥贵族吧?不过是与不是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乃是你得告诉我识神之事。否则,我九首会不惜一切,灭了突厥所有人,绝了突厥的根,哪怕我九首会入那佛家所言的地狱,也在所不惜。”钟文一听到那珊蛮的名字后,到也觉得不奇怪了。

vbz3s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笔趣-第九百零五章   雲羅見聞雲德死看書-xsigs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唐朝第一道士
云罗寺。
钟文曾经以为离着中原很近。
可最终也没想到,这云罗寺却是在这样的一个地方。
而且还与着吐蕃国很近,更是远离着中原地带。
不过钟文细想一下,也就明白了。
这里乃是祁连山脉腹地。
我的绝色总裁老婆
可以说这样的地方,普通人根本难以抵达。
即便是钟文前世,也少有人前往祁连山脉腹地,毕竟,这里属于高海拔区域,且这祁连山又有着不少的冰川,谁又会闲得没事往这边跑呢?
可见这云罗寺真是会挑地方了。
其实。
钟文却是忘了。
不要说这云罗寺会挑地方了。
其实江湖之上各大宗门的人,基本都会挑地方。
就连太一门的祖师们,也一样会挑地方。
随着钟文往着这甘州西北方向奔去后。
不到一个时辰后,钟文来到了一片山区之所。
钟文站在某座高峰之上,看着远处的一座大寺庙。
不用猜,那里肯定就是云罗寺了。
寺庙虽大,但却不是因为寺殿大,而是占地比较大,屋子比较多罢了。
论寺庙的殿庙大小,那得说长安与洛阳。
那里的寺庙的殿庙,那才叫一个大。
钟文瞧着远处的云罗寺,心里却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片刻过后。
钟文纵身而起,往着云罗寺方向纵去。
转眼之间,钟文已是到了云罗寺外了。
当钟文一落地后。
入眼的并不是云罗寺,而是一位老和尚拿着一杆扫把,站在那里,像是在等着他一般。
“九首道长驾临我云罗寺,是我云罗寺之荣幸,老纳在此久候多时了。”那老和尚见钟文一落地后,把扫把放在一边,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一佛礼。
钟文闻话后,有些不明所以。
眼前的这个老和尚。
钟文真没有见过,甚至连听闻都没有听闻过。
而且。
钟文能从这个老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内气看出来,此人乃是一位武道之境的高手。
甚至。
其境界之高,钟文猜测其堪比三荒的三位荒主来。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也只能凭着自己的感知去猜测。
要么只能动手试一试。
可是。
人家都如此客气了,钟文又怎么好当下一见面就动手?
再者。
钟文也找不出多大的理由出来动手。
随即,钟文往前走了几步,向着那老和尚行了一道礼,“敢问大师高姓大名?而大师在此等我又为何事?我只是一个小小的道士罢了,途经此地,也只是想见识见识一下云罗寺的风采。”
“老纳无相,老纳在此等着九首道长,也是因为最近心有所想,这才特意在我云罗寺外候着九首道长,如九首道长想要看看我云罗寺,还请九首道长随老纳来,待老纳给九首道长好好介绍一番我云罗寺。”那老和尚到也客气的很,一边回道,一边还伸手作了一个请的姿态来。
钟文瞧着那名叫无相的老和尚,依礼相待。
自己即便有着对这云罗寺曾经的不爽,可此时却是不好多给脸色。
“请。”钟文随即回道,抬腿往着那无相老和尚走去。
无相老和尚一边缓步带着钟文入了云罗寺。
一边向着钟文介绍起这座寺庙有前生与今世。
“我云罗寺立寺已有好几百年了,虽比不得你太一门的名头响亮,但也算是有些根基。而且我云罗寺也少有参与到中原中的纷争,到也躲过了无数次的征伐来,这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无相老和尚带着钟文来到主殿外,向着钟文介绍着云罗寺。
不过。
钟文此时只带着耳朵,却是不带嘴巴的。
好一通的参观云罗寺下来。
钟文从那无相老和尚的嘴中,也算是知道了云罗寺的一个大概。
至于是真还是假,无从辩别。
就好比这人数吧。
无相老和尚说云罗寺有一百四五十人。
可在钟文被这老和尚带着游览之下,不要说一百四五十人了,就连三十人都没有见到。
“九首道长,你也游了游我云罗寺了,老纳却是不知道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不知道可否道明来意?”停住了脚步的无相,回头看向钟文打问道。
痕过云溪
而此时。
正当无相向着钟文询问之际,不远处一个更老的老和尚却是带着好几个老和尚往着这边走来。
“师叔祖。”当这一群老和尚到来后,却是向着无相行起礼来。
无相回了回礼,“这位乃是太一门的九首道长。”
“见过九首道长。”那几个老和尚一听无相之言,赶紧向着钟文双手合十,行了佛礼。
而钟文也随之回了一道礼。
重生:将门毒女 风瑾月
“他乃我云罗寺的主持,云沉,其他几人,均乃是我云罗寺的长老,他们少有离开我云罗寺,想来九首道长肯定未曾听闻过他们,甚至也未曾见过他们。”无相见双方见了礼后,指着那位带着的老和尚说道。
“原来是云罗寺的各位大师,九首第一次前来云罗寺,也确实未曾与诸位见过,有礼了。”钟文一听无相的介绍后,这才明白了起来。
云罗寺能被江湖之上尊为七大宗门之首。
可见这云罗寺的高手如云了。
就如钟文眼前的这几位。
那云沉主持。
看在钟文的眼中,虽死气沉沉的,但其境界已是快要踏入武道之境了。
不过。
钟文双眼突然一凝之后,却是发现那云沉身上的灰败之气很甚。
一看就知道此人离死不远了。
对于此情况。
钟文虽不明,但也不会多言。
而那云沉身后的七八位云罗寺的长老。
其身手也是不俗的很。
全是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
甚至都已经开始有着往武道之境方向而去的趋势。
加上那无相老和尚。
如果再给这云罗寺一些时间。
钟文都能想像想到,些许年之后。
这云罗寺必将成为如曾经那三荒一样的存在了。
云沉他们并未多说什么话,只是静静的站在一边,看着钟文。
眼神之中。
皆是带着一种好奇,震惊,与疑问。
而无相老和尚,却是又发话问道:“九首道长,不知你是路过此地,还是特意前来我云罗寺的?”
“无相大师,我也不说什么假话,我就是特意前来你云罗寺的。”钟文见无相先后问了两次,钟文随即也不再隐瞒下去了。
“哦?那敢问九首道长此次前来我云罗寺所为何事?难道是因为云飞他们在外惹着了九首道长不成?”无相见钟文这般说了,问得更是直接了起来。
钟文一听无相的话后,连连摇头,“你说的云飞大师他们,虽与我有些小摩擦,但也只是些许小事。”
“那敢问九首道长来意是为何?”此时那云罗寺主持云沉却是急道。
随着那云沉的话一问出口,他就知道他多言了。
就连无相都看了看他一眼。
钟文到也没有多想,而是直接回道:“我想找云德,听说云德乃是你们云罗寺人,许多年前,我曾见过他一面,而今,我来云罗寺,就是特意来寻找云德的。”
“云德?”无相一听钟文所言后,着实不解,“敢问九首道长,你找云德又为何事呢?虽说云德早已被我云罗寺除了名,九首道长说的也没错,云德毕竟曾经乃是我云罗寺中人,九首道长找上我云罗寺,也是无可厚非的。”
“各位大师,当年在太宗门之时,云德曾经阻过我寻仇,而且,当年还保下一名突厥的珊蛮,所以,此次我就是为找云德而来的。”钟文根本没在意云德是不是云罗寺的人。
能被那小辈们称之为师叔的,不用讲,云德肯定与着这云罗寺关系密切的。
自己找不到,百家楼找不到,那就只能自己亲自前来这云罗寺了。
无相看了看云沉。
而云沉也看向无相。
两人的眼神一碰撞后,云沉就知道自己的这位师叔祖是何意了。
随即,云沉向着无相轻轻的点了点头。
无相得了云沉的点头之后,又是笑着向钟文说道:“即然九首道长是来寻云德的,而当年之事,老纳不甚清楚,但九首道长说有,那肯定是有的。云德目前正在我云罗寺中,如九首道长需要问话的话,我这就着人把云德带过来。”
钟文闻话后,没有多想,更是没有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云沉随即转身离开,带着一个老和尚往着云罗寺的后面而去。
而无相继续与着钟文说着话。
可这话一说。
就是半个时辰。
这让钟文都等得有些着急了。
就在钟文着急之时,云沉他们却是回来了。
而紧随其后的,正是曾经与钟文有过一面的云德老和尚了。
不过。
此时的云德。
钟文一看之下,却是发现云德的境界,比之以前来,要低了太多太多了。
曾经乃是先天之境的云德。
如今却是只是一个后天境的老和尚。
倩影舞动
真的不曾爱过我 美萱君
而且面容也是憔悴的不行。
钟文虽不知云德老和尚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但这事貌似好像与自己无关。
待那云德一到跟前后,钟文就开口问话了,“云德,当年你在太宗门阻我保下的那位突厥珊蛮此时在何地?”
云德见钟文问话,满脸挂着一副慈悲心来道:“小道长还是那么激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小道长如放下了过去的恩怨,必然会登极乐世界的。”
当云德的话一起。
钟文脸色非常的不悦。
不要说钟文脸色不悦。
就连无相以及云沉他们的脸色也是大惊大恐的。
他们实在没想到。
云德会在钟文的面前,说起这番话来。
在一个道人面前说佛家之语,这本就是已经过了界了,这更是容易挑起佛道之争的。
“住口,云德,你已是受了罚,为何到现在还不知进退?九首道长前来我云罗寺,只是想知道那突厥珊蛮所在,你又为何必为一个外人要陷我云罗寺万劫不复之地?”云沉见云德说出这等之言,顿时大喝一声。
对于江湖之上传闻太一门的九首,乃是无上高手之事。
他云沉这个主持,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有多可怕。
一个可以灭了天地二荒荒主的人,可以说抬手之间,就能灭了他云罗寺了。
而且。
他那位师叔祖无相,都曾跟他说过。
能斩杀两个突破到武道之境八层的无上高手,这天下,是没有人能治得住的。
要不然。
无相又怎么可能会如此礼遇一个小小年纪的小道士?
“哈哈哈哈,我云德早已不是云罗寺的人了,而你们为了洗清曾经的罪孽,把我捉回来,折磨了我数年,到如今,我的境界全毁。而你们还一直崇佛,可佛心早就没了,你们又如何教化世人?又如何坐享云罗寺!”云德根本不在意云沉的一声大喝。
恋上时空少女
更是直接道出了这云罗寺的事情来。
这让钟文听着,瞧着,甚是觉得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之事。
不过。
这乃是他们云罗寺的事情。
钟文管不着,也不想管。
钟文要的乃是那位突厥珊蛮的消息。
“云德,我只要那珊蛮的消息,你告知于我,我让你的境界恢复。”钟文此言一出,惊得无相云沉他们纷纷侧目。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恢复境界?
这得要多大的无上能力才能做到啊。
云德看向钟文,眼神中略带一丝的不解,“我云德何德何能,能让小道长如此,罢了,罢了,曾经的错,全是我云德之错,一切毁之,一切消之,一切无之,一切……”
极欲修真 天佑
随着那云德的话一说起后,就没停了。
什么一切,一切的。
到了最后。
云德的的声音渐消渐逝。
到了最后,连脑袋都歪了下去。
就这么静静的立在那儿,脑袋低垂。
钟文知道。
云德已经死了。
而且还是自我选择的死亡。
而自己想要得到的消息,却是从此中断。
这让钟文对这位已是死去的云德,连一丝的恨意都生不起来。
一个能将生死置之度外的佛家人,而且还把所有的错误揽在自己的身上,以死表个态。
这又如何让钟文生起恨来。
人都死了,这恨生起来又有何用。
钟文脸色无变,也无声。
可无相他们,却是大惊的不行。
他们深知。
钟文来寻云德,为的乃是一个突厥的珊蛮之事。
可此时云德的自我选择死亡,这让他们突然像是觉得得罪了钟文一般,甚至,他们的脑袋之中,都在想像着云罗寺被灭的景像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