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木葉之賊手

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木葉之賊手 星期日是開頭-第八百五十六章 邁特戴VS宇智波富嶽展示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迈特戴虽然对于指挥战斗之类的事情没有经验,但队伍之中的忍者很快就根据他的想法给出了恰当的修改意见,随即一起继续向前行进,直到当距离对方只剩三公里的时候,迈特戴突然加速,仿佛要为队伍上前探路一般,而就在这时,这支队伍随之开始偏转路线,开始绕行而过。
三公里外的地形很特殊,是一处万仞断崖,而因为这宛若天堑般的地势,这里也算是火之国北部境内的地标,昭示着再往前去就将离开火之国。
此刻,宇智波富岳背风独立在断崖前,呼啸而过的狂风吹得他衣袂猎猎,身形迎风微晃着,似乎有些不支,但饶是如此,他依旧傲然挺立,静静等待着即将到来的忍者队伍。
漆黑如墨的黑绝这时从地下浮出半身,嗓音低沉冷漠道:“他们发现你了,现在已经兵分两路,迎面而来的只有一个身穿绿色紧身衣看上去不太聪明的家伙。”
宇智波富岳微怔了一下,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模样粗犷梳着偏分头的男人形象,以及宇智波一族收集到的不知真假的秘闻,原本淡然的眼神逐渐变得认真起来。
黑绝自然发现了他的变化,随意的心绪一顿,略微疑惑地问道:“莫非来人是不可貌相的角色?”
宇智波富岳闻言点了下头,没有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一句,转而道:“阻截的任务你要另想办法了。”
黑绝默然,为了保障自身的行动不受影响,尤其是躲避那个始终未能揭晓真面目的不知根底的幕后搅局者,他身边连一个白绝分身都没有带,在水之国的时候完全是因为那里本来就是带土的后花园,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安插了不少白绝。
可是木叶不同于其他忍村,这里防备之森严,堪称忍界之最,因此为了保证还处于潜伏状态的晓组织不提前暴露在阳光下,在此之前并未做过渗透工作,而等到忍界联军将要成立的时候,虽然立即试图弥补这一漏洞,往木叶村派遣白绝以作内应,然而结果却并不怎么美好,几乎是派出之后就被揪出,然后被灭杀一空。
所以,本身并没有多少力量,几乎全靠白绝才能获得战斗力的他,此刻面对这种情况根本无能为力。
沉默了一下,黑绝对宇智波富岳叮嘱道:“仅木叶封印班对整体战场影响并不算什么,你现在的状态不佳,所以……见机行事吧,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而在那之前你还需要适应新的眼睛。”
听到这话,宇智波富岳没有回应,只是双眼化作三勾玉急转,又随之化作了独属于他万花筒。
黑绝见此却松了口气,他对宇智波这一族之人实在太了解了,强大又傲慢,自我又从众,性格执拗且别扭,几乎个个都是不撞南墙不回头的家伙。
就像现在的宇智波富岳,分明已经舍弃了很多过往坚持的原则,却在面对可能陷入险境的强敌到来前寸步不退。
而如此行事虽然很大概率会有意外的状况出现,可是在这之前对方走的每一步,都会被他算计得清清楚楚,然后在这基础上再稍微引导一二,便能轻易令其成为他手中的提线木偶,最终达成他的目标。
至于宇智波富岳的安危,他则并没有多少担忧的情绪,在水之国的乱战之中,他就已经清楚宇智波富岳的本事了,即使现在状态不佳,但也不是随便出来一个人就能将其打败的。
片刻之后,一道劲风从断崖前不远处的茂密林叶中飚来,无数残叶漫天倒卷之中,一道绿色的身影突兀出现在断崖前的空地上,速度之快简直比一般上忍的瞬身术还要令人猝不及防。
宇智波富岳双眼刹那间有调焦的动作,显然对方的到来就算是他也没有立即反应过来。
他紧咬牙关,抬手按住眼眶左侧,手背上的青筋直冒,俨然用力至极。
可这当然不能令他那模糊的视线重归清澈,想要恢复从前那般论洞察仅次于白眼的视力,于他而言,仅有更换鼬的眼睛才行,并且那时不仅视力会恢复,还将获得更胜万花筒一筹的力量。
想到这里,纵然对此事充满了意志坚决的愧疚,宇智波富岳的心中仍然忍不住变得有些热切起来。
不过那是之后的事了,现在……
迈特戴逆着光眯眼看向立在断崖边缘上的身影,眉头紧皱着在脑海中搜寻了一遍,很快就找到了与之相应的人。
他试探着问道:“你,是宇智波一族的族长富岳先生吗?”
虽然外形相似,可是按理来说那位现在应该身在水之国,而他除了刻苦磨炼的体术外一无所长,对于变身术这种伪装手段完全没有辨识的方法,所以只能像现在这么直接发问。
宇智波富岳面色凝重,看着这名打扮滑稽,气势威压却强得令他都忍不住提高警惕的忍者,不答反问道:“据说第三次忍界大战期间雾隐凶威赫赫的忍刀七人众在东部战场如火如荼的时候奇袭木叶,然而直到那场战争结束,雾隐的忍刀七人众也没有再出现过。有小道消息称其全员皆命丧于如今取代了团藏木叶高层位置的松崎夏树手中,关于这一点,不知是否属实?”
迈特戴没有预料到对方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惊讶之余,下意识问道:“唉?你怎么知道我知道这件事?”
宇智波富岳眼眸微闪,心道一声果然,随即不等迈特戴反应过来,双眼中的万花筒图案急转,一招幻术已经悄然发出。
“杜门·开!”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就在宇智波富岳发出幻术的刹那,迈特戴敏锐地察觉到危机的气息,体内人体要穴的八门直接开至第五门·杜门,强大的查克拉喷涌勃发,令他的皮肤变成暗红的颜色,同时体表形成了肉眼可见的淡绿色光焰,将打来的幻术粗暴撕碎。
迈特戴一手后背一手前伸,摆出刚拳起手式,因为开启杜门的缘故,他的声音变得有些低沉威严道:“虽然搞不懂是什么情况,但富岳先生看来是以敌人的身份出现在此的,那么……就恕我无礼啦!”
宇智波富岳眯了眯眼,就在分析对方可能会采取的攻击方式时,左侧突然袭来一道令他遍体生寒的劲风。
“吼哦!!~”
迈特戴怪啸一声,宛若一道迅疾的绿色闪电出现在宇智波富岳的身侧,左脚猛一点地,右腿如同钢鞭抽出。
宇智波富岳双目惊慌瞪大,瞳孔紧缩的同时果断释放出双眼的瞳力,凝为须佐能乎的脊骨与肋骨。
嘭!
咔嚓!~
只听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响起,宇智波富岳整个人在这劲道足以摧山裂石的踢击之下宛若炮弹般横飞了出去,直接冲出了断崖。
迈特戴如影随形,身在半空抖出缠在手臂上的圈圈绷带,如同坚韧的绳索般紧束上宇智波富岳的身体,然后陡然一转,从横飞转为头朝下,宛若旋风般加速急旋而下。
断崖之下,巨响伴随着弥漫的烟尘传出,惊飞了一群群栖息在森林中的鸟兽。
迈特戴翻身落地,双眼炯然地盯着烟尘中,下一刻危机的感觉一闪,一只半透明的骨爪突然从烟尘中霍然探出,对着他狠狠抓来。
“第六门·景门,开!”
迈特戴毫不犹豫再开一门,纵身后撤避过须佐能乎的攻击范围之后,脚下猛地重踏,在地面轰然崩裂的瞬间,拳头燃起炙热的火焰,朝着前方轰出!

nfn86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木葉之賊手-第七百七十六章 祖孫讀書-qi6dm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万里无云的天空中,忽然出现一丝湿润水意,如今虽然重新回到台前,却依然住在村外隐居之地的姐弟两人,从中感受到了异常的气息。
极品全能保镖
“姐姐?”
海老藏收回视线,转头看向旁边的千代,问道:“村子上一次下雨,是什么时候来着?我记忆有点模糊了。”
千代直接道:“我不知道。”
朱砂痕
其实她很清楚,因为那时候恰好是她听闻儿子儿媳战死的那一天,那份深深的恨意,令她对当时的一切都记得异常清晰。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海老藏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当时正值第二次忍界战争的僵持期,他肩负抵御北部岩隐战线的重担,当时并不在砂隐村中。
海老藏也没在意,伸出手接住雨滴,感受了一下,忽然面色一变。
千代作为傀儡师,又兼顾医疗忍者的能力,对查克拉的感知比海老藏更加敏锐,此刻雨滴落在头上,立即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微弱查克拉,猛地睁开了双眼。
“立刻回村子!”
海老藏还没等开口,就听到这话,而身旁刚才还坐着的千代,此刻已经站了起来,浑身散发着紧迫的气息。
都市邪眼
“好!”
两人立即从隐居之地出来,沿着这条小路往砂隐村赶去。
隐居之地距离砂隐村并不遥远,只是因为地势的缘故,仅有一条道路可以通行,当然,对掌握着查克拉这种力量的忍者来说,任何地势都形不成阻碍,只是能走坦途的话,就算是忍者也不愿意去走坎坷的道路。
雨越下越大,逐渐串连成线,而一滴雨水中蕴含的查克拉或许微不足道,可是所有的雨水汇总到一起,就足以令人惊慌了,这一点就算是见多识广的两位砂隐长老都逃不过。
不过两位砂隐长老很快就不得不收住震惊的心绪,同时停下脚步,因为就在这时,通往砂隐村唯一的道路,被人拦住了。
雨势在此刻忽然转小,这种变化俨然超乎常理,分明透着异常的气息。
但千代和海老藏已经顾不得这一点了,这姐弟二人看到拦路之人的模样,脑海中同时浮现出一道身影。
看着愣住的二人,蝎用绯流琥的声音道:“两位,想要通过这里,就先打倒我吧。”
灵寂公园
这场雨在此刻已经变得稀稀拉拉了,似乎天空中积蓄的水气已到了即将耗尽的时候。
千代往前走了两步,本来干枯沙化的地面,在经过一阵骤雨浇打之后竟然变得有些泥泞,这在以往的时候是绝对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不过对于这些事情,千代此刻完全无心理会,她眼眸颤抖地看向绯流琥,甚至伸出一只手去虚抓,口中说道:“是你吗?蝎?”
能量监狱 携梦天子
藏在绯流琥体内的蝎不禁一怔,不知哪里露出了马脚,随即整个人陷入沉默之中。
男男授受不亲 丁冬
“唉!~”海老藏叹息了一声,上前说道:“蝎,不要再错下去了。”
“哼!”蝎回以冷然的态度,显然这种劝说对于他来说好无力度。
“你们怎么会认出我?”蝎好奇地问道。
说着他看向千代,他以为对方能给他答案,然而千代似乎完全陷入了对孙儿的思念之中,情绪无法自控,嘴唇嗫喏着,似乎在低声絮叨着些什么。
于是蝎越过了千代,看向了海老藏。
海老藏再次叹了口气,也不隐瞒,直接说道:“你和木叶的叛忍大蛇丸在岩隐村搞出来那么大事情,还觉得能藏住身份吗?”
蝎闻言微怔,忽然想起了什么,有些懊恼地哼道:“那家伙竟然没死吗?”
海老藏摇头道:“木叶的纲手姬亲自出手,有什么毒能夺走土影之子的性命?”
听到这话,蝎不禁默然,就算是再如何自视甚高,也不得不承认,忍界之中的医疗忍者,那位纲手姬之后无出其右。
海老藏这时再次劝道:“蝎,别再错下去了。”
穿越火线之生化危机
蝎闻言冷笑一声,正要开口,千代突然身形发动,朝着蝎的方向冲出。
海老藏连忙喊道:“姐姐!”
他的喊声也提醒了蝎,向后退的同时,蝎尾利刃瞬间从黑底红云袍的下摆钻出,瞬间如离弦之箭般对着千代刺出。
嗤!~
下一瞬,蝎尾利刃将千代轻易刺穿,并且将其挑到半空。
蝎见状微微一怔,随即忽然一惊。
“不对!”
就在他察觉到异常的时候,脚下之地突然塌陷而下,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狰狞大口。
傀儡机关?!
蝎不禁一惊,完全没有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毕竟从周围环境来看,在千代突然冲过来之前,全然没有丝毫的痕迹变化。
所以……是早就设置在此的吗?
海布里之翼
怪医,漫天要嫁 涵叶今心
蝎没有空闲去验证这一猜测的时间,在朝下坠落的下一瞬,他就控制蝎尾利刃试图钉在地上,然后借此反向牵动自身。
“别想!”
就在这时候,千代的声音忽然响起,随即两具身形壮硕的傀儡突然出现,一左一右抱住蝎尾利刃,令蝎的打算顿时落空。
而操控着两具傀儡的查克拉线,则延伸到海老藏的身后,千代就藏在海老藏的背影里。
至于那被蝎尾利刃刺穿的,此刻已经露出了真实面目,化作黄色的沙子随风消散,正是砂隐惯用的替身之术,砂替身。
作为防御的一种手段,所以早在很久之前就设置着这条路上的机关,在终于有目标坠落进来的时候,顿时就合拢了巨口,形成一座牢笼。
同时,这座牢笼制造之时留下的特殊孔洞,在合拢的瞬间,就引导着沙子涌入进来,使之变成流沙般的存在,逐渐限制坠落其中的人,令其再也无法逃脱。
千代从海老藏的身后走出,控制着身形壮硕的傀儡将留在外面的蝎尾利刃拆卸下来丢在一旁,看向那傀儡机关的目光极为复杂,有纠结有心痛,有愤怒有悔恨,不一而足。
海老藏忍不住唤道:“姐姐……”
“不必说了。”千代只留给海老藏倔强的背影,沉声道:“太晚了,一切都太晚了。”
海老藏闻言一叹,却没有发现,那埋设在地面之下的傀儡机关,此刻孔洞中涌入的沙子开始逆涌,后来更是变为黑色的砂铁。

3nitd熱門都市小说 木葉之賊手-第七百七十五章 歸鄉-2wb1u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木叶之贼手
当轮回眼的情报在五影会谈中揭开之时,铁之国外,黑底红云袍的身影急速前行,朝着当今忍界的焦点而去。
在这些身影之前,诡异的白色生命早已探查好路线,令晓成员的前路畅然无阻,甚至已经潜入了戒备森严的武士之城。
角都有些提不起力气,他活了那么久,除了喜欢挖人心脏外,唯一的嗜好就是赚钱,那清晰明了的数字总能令他精神焕发,仿佛回到了以前年轻的时候。
所以当晓的那位天使找上他,并且许诺将组织的钱财全部交由他把控的时候,他毫不犹豫就答应了下来。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至于晓打算做什么,他并不在意。
神棍天堂 牧师快跑
从战国时代活到现在,能令他感兴趣的已经不多了,而最热血沸腾的时候早已过去,并且成为了他最辉煌的战绩。
原本以为在将来的生命里也将如此,可是就在几天前,那位的出现令他平静的心突然荡起波澜!
宇智波斑,与千手柱间齐名的那个修罗,竟然还活着!
想到这里,他体内的五颗心脏都加剧跳动起来,望向前方那道身影时,即使他已经活了那么多年,依然忍不住有种心头沉重的感觉。
“真是令人不敢置信,是吧?角都先生。”
这是一旁传来沙哑低沉的嗓音,角都循声看向说话的人,那张苍白得异于常人的脸孔,以及柔软长直的黑发,皆清晰表明了对方的身份。
角都看了对方一眼,然后告诫道:“看在你我拥有共同属性的份上,提醒你一句,大蛇丸,不要让野心超过你的实力,否则任何努力最终都只会是让自己距离死神更进一步。”
大蛇丸闻言恭谨地颔首,道:“多谢前辈指点。”
以角都的年纪,的确能称得上是大蛇丸的前辈。
不过这位前辈的话,大蛇丸这个只是貌似温良的晚辈,当然不会特别在意,毕竟他的忍道就是追求真理,钻研长生不死之术,正是为了达成这个终极理想。
当初借助于团藏的能量,大蛇丸对宇智波一族进行过颇多研究,虽然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可也正是因为那失败的结果,才令他对这个拥有写轮眼这种强力血继限界的家族充满了好奇。
而现在,宇智波一族有记载的历史中最为光彩夺目之人重新现世,以大蛇丸的秉性又怎么可能按捺得住那股来自根源的求知欲?
当然,虽然他的人性已经泯灭,可向来谨慎的作风却没有丝毫变化,就像是他早就对轮回眼充满了觊觎,可是在见过轮回眼的力量后,就始终心怀忌惮,至今也没有流露出越轨之举,如今面对自称是宇智波斑之人,更加不会轻视对方。
自縛 小說
宇智波带土对跟随在身后之人的对话毫不在意,就像他对这次袭击不报任何期望一般,不过这次行动是必不可少的。
重生 之 妙手 神醫
“不知道那边的情况如何,但以长门的本事,应该不会出现意外。”
宇智波带土望着远方逐渐出现轮廓的武士之城,心里如此想到。
与此同时。
天龙八部之欲王道
砂隐村外部防御。
离家的游子再次回到故乡,带来的却是一场杀戮。
艳红的血液落在地上,与沙子混在一处,彼此再难分辨。
这处狭窄的通道里,数十名砂忍的尸体横七竖八倒在地上,其间,是绯流琥禹禹前行的身影,在其身后,一条悠长的痕迹似乎通向远方。
脚步声从窄道的那边传来,随即,一名砂隐上忍打扮的青年疾奔而来。
绯流琥看到这来人,停下前进的脚步,淬毒的蝎尾探出黑底红云袍,微微晃动了一下,然后又悄然收回,这时来人已经到了近前。
闻香识玉人 陌上人如玉
呼!——
一阵呼啸的劲风从这处通往砂隐村的要道中穿过,裹挟着沙尘打在来人的脸上,不过来人神情坚毅,又似早已适应了风之国的恶劣环境,神色间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难耐之色。
绯流琥眼神冷漠地看着来人,而后者就在他的目光中单膝点地,展现出来的姿态可谓是恭敬至极。
砂隐的由良激动地道:“终于再次见面了,蝎大人!”
“嗯。”蝎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说道:“时间紧急,废话就别多说了,这次我将你唤醒,有极其重要的事,现在开始,我问,你答。”
由良闻言面色微正,毫不迟疑地道:“您请说。”
戮 仙
太阳升入中天,蝎对由良微微点头,后者退后一步,恭敬地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去。
躲藏在绯流琥中的蝎继续前行,只留下被屠杀一空的防御围墙。
重生六零养娃日常 贰姑凉
砂隐村中,靠近风影楼的一处练习场。
场外建筑的阴暗处,一个红色头发的孩子独自立在那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我爱罗的视线穿过练习场的栅栏,落在那两对立的两个比他稍微年长些的孩子身上,其中男孩操纵着简单的傀儡道具,不时激发机关袭向与之对立的女孩。
女孩则也体术闪躲,偶尔施展风遁忍术,吹开飞来的暗器,显得极有章法,不过毕竟年纪还小,身体没有成长起来,所以体力不足,而且查克拉量也不够充沛,以至于渐渐落入下风。
“哈哈!看我的操袭刃!”
勘九郎抓住手鞠身法的破绽,在其跃起尚未落下的时候,突然以查克拉丝线牵引苦无射出,然后在手鞠忍不住惊叫的同时,连接着查克拉丝线的手猛地向下按去,使得袭出的苦无陡然一顿,接着直直落下,插在了沙土地上。
手鞠双脚落地时仍然忍不住后退了几步,身形显得有些踉跄,止住脚步的时候不禁恶狠狠地瞪向对面那个洋洋得意的家伙。
海 青 拿 天鵝
勘九郎不以为意,甚至还用炫耀的语气说道:“哈哈!我都劝过你了,要你跟我一起学习傀儡术,就算将来成不了千代婆婆那样厉害的忍者,至少现在也能跟我多较量几下,甚至说不定还能赢呢!”
手鞠听了气得牙痒,冷哼道:“你这家伙别得意,现在能赢是因为我的查克拉不足,等到将来……嗯?”
话说到这里,手鞠忽然停下,疑惑地抬手摸了摸鼻尖,那股湿润令她不禁有些茫然。
就在这时,她只听到勘九郎在惊叫:“这是……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