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我的細胞遊戲

优美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六百一十八章 壁畫上的江佐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江佐继续往下看去,接下来的几幅壁画,都刻着人和死侍艰苦战斗的场景。
不过在这些艰苦的战斗中,弥漫着一股深深的绝望。
江佐看到,壁画上的人试图用石制的长矛刺向死侍,但是长矛刺向死侍的部位,却变成了一团模糊,这应该是死侍的气雾化。
像这样的场景还有几幅,有人赤手空拳和死侍搏斗,但他的拳头和死侍接触的地方,同样是一团模糊。
越到后来,壁画上人的样子就越扭曲,死侍越发显得恐怖难以对抗。
接二连三的人倒在了地上,但是死侍非但没有死亡,数量反倒越来越多,后来甚至有幅壁画上,一群死侍围着一个人,那个人被像是锁链的东西锁住,死侍围着这个人似乎在谈笑围观。
这让江佐想到了动物园里,被关在笼子里的动物。
从越来越扭曲的人的样子上,江佐似乎能感受到当时的绝望和无助,遗迹里的气氛似乎也随之压抑了起来。
就在最绝望的时候,壁画上再次出现了大日川。
在大日川的河底,画着一个个像是石头一样的东西。
有人将身体泡在了大日川中,当他们从大日川出来后,身体变得更加强壮。
他们赤手空拳的和死侍搏斗,壁画上,第一次出现死侍被打倒在地的景象。
“氦钵乙钛。”江佐低声自语,大日川中的那些石头样的东西,应该就是氦钵乙钛。
那些跳进大日川后,变得能和死侍搏斗的人,应该就是很久之前的审判者。
在后面的壁画中,有人将长矛、弓箭泡在了大日川中,用那些长矛和弓箭和死侍战斗。
随后的壁画上,越来越多的壁画描绘这种战斗场面,这些壁画的篇幅很长,其中有很多似乎是描绘大型战斗的场面。
在其中的一幅壁画上,江佐发现,已经有人将杀死的死侍,放在火中燃烧,在燃烧后的灰烬中,获得氦钵乙钛。
不止如此,壁画上也出现了野兽的形象,那些被大日川浸泡过的野兽,也开始攻击死侍。
江佐一边看着这些壁画,一边沿着刻有壁画的墙壁往里走。
突然,他的脚步停了下来,眼睛盯着一副壁画,旁边的张猛行等人,也都将视线投向了那幅壁画。
在那幅壁画上,很多审判者聚集在了一起,在他们的旁边,刻有审判教派的徽记,代表着审判教派的建立。
“审判教派在那么久之前就已经出现了吗?”张猛行不由得感慨。
从壁画上来看,那时候还没有帝国的出现,甚至死侍还占据着上风的时候,审判教派就已经出现了,一直延续到了现在。
随着江佐等人继续往下走,从壁画上的情况来看,越来越多的人成为了审判者,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审判教派。
那是死侍猖獗的时代,也是全民皆为审判者的时代。
又经过了几幅壁画,死侍终于开始感到了威胁。
死侍开始聚在了一起,变成一团团雾气。在下一张壁画上,雾气缓缓凝聚,形成了一个山一般的庞然大物。
在这个庞然大物身边,写着一行小字。
江佐将手电照向那行小字,这行小字明显不是现在帝国使用的文字,或许是几千年前审判教派的文字。
但是江佐却震惊的发现,他竟然能看得懂那行小字。
那行小字的意思是——血死君主。
如果江佐没猜错的话,血死君主就是壁画上的那个山一般的怪物。
江佐不动声色的看了眼舒冉,他发现舒冉也在看他。江佐用手电指了指那行小字,舒冉点了点头,显然,舒冉也看得懂那行小字。
然后,江佐又看向身边的审判者们,江佐不动声色的问道:“你们有谁认识这行字吗?”
审判者的手电齐刷刷照了过来,审判者们纷纷摇头,壁画上的字太古老了,他们之前从未见过。
江佐心中了然,恐怕这里只有他和舒冉能看得懂这种文字了。
几千年前审判教派的文字,江佐和舒冉却能看得懂,这越发肯定了江佐的猜测,他和舒冉与几千年前的审判教派或许有什么关系。
下一幅壁画,则是审判教派的一个女人,怀里抱着一个婴儿。
一边是庞大恐怖的血死君主,一边是一个女人怀里的婴儿,审判教派的人都聚集在这个婴儿周围,像是将这个婴儿看成了最后的希望。
江佐急忙往前走,想要看看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可是,下一幅壁画的内容,却让江佐面色大变。
壁画上,天空是黑暗的,世界是猩红的,地面上岩浆滚滚,云层中电闪雷鸣,人间地狱般的末日景象。
天地之间只有两个身影,一个是看不起模样的人,另一个则是山一般庞大的血死君主。
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 ptt-第六百一十八章 壁畫上的江佐閲讀
那个人手持利剑,纵身一跃,在血死君主的头顶上,拔剑出鞘,挥剑斩向血死君主。
这副场景,江佐似曾相识。他的脑海仅仅是稍微回忆,便想了起来,这是舒冉曾向他描绘的那副场景。
江佐曾经问过,舒冉帮他治疗血死病,那么他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当时舒冉说“不要拔剑”。
江佐不明白,舒冉就向江佐描绘了一幅画面,是舒冉第一次见到江佐时,舒冉所回忆起来的画面。
那副画面,正是眼前这幅壁画所描绘的场景!
舒冉说,她很肯定,那个拿剑的人,就是江佐。
江佐看向眼前这幅壁画,他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手持利剑的人,壁画上的这个人,很可能就是江佐!或者说是几千年前的江佐!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旁边的舒冉同样满脸震惊,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回忆,居然会出现在这幅壁画上。
随即,江佐看向了上一幅壁画的那个婴儿,或许那个婴儿就是那个手持利剑的人?
江佐感到很懵逼,他实在想不明白,自己一个穿越者,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怎么会和这个世界上几千年前的事情扯上关系?自己还出现在了古老的壁画上?
自己实力止步不前,会不会也和这幅壁画上描绘的内容有关?
江佐不确定,审判教派是否知道壁画上的历史。
壁画上透露出的内容还是太少了,审判教派亲身经历过那段历史,说不定会留下更多的记录,他们知道的或许会更多。

好看的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七章 審判教派的崛起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说话间,张元宜带江佐和张猛行来到了一个房间,三人换上了特殊的服装,走进了这个房间中。
在房间的中间,有一个透明的大的像罐子一样的密封容器,这个罐子里面还套着几个小的透明罐子,一层层的套着。
江佐绕着这个容器转了一圈,里面除了套着一个个罐子外,并没有其他的东西。
“这是什么?”江佐有些疑惑的问道。
“负情绪,里面的是负情绪。”张元宜指着这个密封透明罐子说道:
“这是‘死侍蒸发实验’中的一组,将死侍放在密封真空容器里‘蒸发’。
现在一百年过去了,里面的死侍已经‘蒸发’消失了,成为了负情绪在这容器里。
后来我们担心时间长了,容器的密封性可能会出问题,于是我们又在外面套了新的密封容器,防止里面的负情绪逸散出来。
时间长了,就变成你眼前这样,一个罐子套着一个罐子了。”
听到张元宜的介绍后,江佐颇有兴趣的看着眼前的罐子,“这里面就是负情绪吗?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负情绪。不过我有一个问题,你们确定负情绪还在里面吗?”
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 線上看-第五百八十七章 審判教派的崛起分享
张元宜苦笑着摇了摇头,“你不是第一个这么问的。其实我们也不确定,负情绪是不是还在这里。我们所说的密封,对负情绪有没有作用,我不知道,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都不知道。
对于负情绪,我们了解的太少太少了,怎样密封负情绪,这种方法能不能密封住负情绪,我们都没有确定的答案。
审判教派或许会知道,但是他们没有告诉过我们,我曾经代表血死病毒研究中心,询问过审判教派,但是他们没有回复我们。
在有关血死病毒、死侍、负情绪等方面,我们离审判教派差的还很远。”
江佐围着这个容器转了两圈,便在张元宜的带领下离开了这个房间。
三人走在路上,话题逐渐引向了审判教派。
“你们对审判教派了解多少?方便透露一些吗?我在外面很难查到有关审判教派的过往。”江佐向张元宜问道。
张元宜想了想,说道:“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也就一百年左右的历史,比审判教派差远了,关于更久远的审判教派的过往,我们不得而知。
但是我们属于皇室,在皇室中也能说上话,对于这个帝国的历史,倒是知道不少,审判教派在这个帝国的历史,我们也是知道一些的。
这些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你要听的话我说给你听。”
闻言,江佐打起精神,准备听张元宜继续往下说。
没想到张元宜并没有继续顺着话题往下说,反倒是问了江佐一句:“你知道不祥之晶碎裂,会带来什么灾难么?”
“会产生大量的死侍。公鹏海在朝会上说过,那些死侍从五百年前,一直到现在,还在出现。”江佐说道。
张元宜点了点头,“是的,帝国的故事是从五百年前开始的。
在五百年之前,统治这片大陆的,是另一个帝国。我翻阅历史资料的时候,曾经看到过关于那个帝国的介绍。
虽然那些介绍只是只言片语,但是从那些只言片语中,你知道我发现了什么吗——那是一个没有死侍的时代!”
江佐眼神猛地变得锐利起来,“你说什么?那时候没有死侍?”
张元宜点头说道:“是的,那时候没有死侍。
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 千里祥雲-第五百八十七章 審判教派的崛起展示
但是,那个没有死侍的美好时代,在五百年前戛然而止了。
五百年前,在帝国历史的记载中,第一次血潮出现了。
面对第一次血潮,没人知道该怎么应对,那些突然出现的死侍,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那时候的审判教派,已经没落为不足千人的组织,据说审判者不足十人。
前帝国的皇帝在慌忙之下,想起了没落的审判教派,于是让审判教派去对付血潮。
再之后,审判教派失败了,血潮结束后出现的不祥之晶,由于某种原因,碎裂了。
至于是什么原因,我查了帝国的很多资料,都没有找到具体的原因,只是说缺少经验导致不祥之晶碎裂。
碎裂后的不祥之晶,将恐怖带给了整个世界。
血死病开始出现在世界上,死侍开始出现,前帝国在风雨飘摇下,彻底崩溃了,新的帝国建立了,就是我们皇帝统治的这个帝国。
由于死侍和血死病的出现,审判教派的地位急剧增加,整个帝国只有他们能对付死侍,审判教派从一个没落的组织,摇身一变,称为能和皇室一较高下的庞然大物。
在那之后,帝国又发生了血潮,南洋市的是一次,除此之外,还有血潮出现。
审判教派负责击杀死侍,皇室也开始慢慢培养自己的审判者。
直到现在,整个帝国中的审判者,基本都是审判教派或者皇室的人,审判教派占主要部分,有十多万审判者。
当然,你的极地审判是第三个,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培养一千多名审判者,让审判教派和皇室都惊讶不小。
说来也挺有趣,在一个月前,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匆忙退位了,公鹏海便担任了审判教派的教主。
一个月前,就是你们在南洋市开始崭露头角的时候。
我们血死病毒研究中心的人,偶尔也会开玩笑,说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是被你们给吓得退位了。”
说到这时,张元宜忍不住哈哈的笑了两声,拿审判教派开玩笑让他很高兴。
江佐从张元宜的语气中,能感受的出来,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和审判教派的关系,似乎并不太友好。
血死病毒研究中心,对审判教派颇有微词,张元宜他们拿审判教派的前任教主开玩笑,看得出他们不怎么待见审判教派。
不过自己和张元宜这才第一次见面,顶多聊了一个多小时,张元宜就在自己面前,毫无顾忌的调侃审判教派,让江佐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应。
江佐有种感觉,张元宜表现得有点自来熟,这种话应该在朋友间说起,张元宜顶多是陪同江佐参观,连朋友都算不上。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七十七章 惡化熱推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现在通古西都的局势还不稳定,江佐还没在通古西都站稳脚跟,又刚遭到暗元会袭击,江佐现在要是去极地冰川,通古西都的局势可能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变化。
而且不祥之晶就在江佐身边,江佐要去极地冰川,不祥之晶肯定也得带着,皇室和审判教派会允许吗?这都是未知数。
江佐决定了,把通古西都的局势稳定下来,“巅峰培养计划”执行到第二期,到时候有了足够的实力,自己要去极地冰川一探究竟。
在江佐考虑这些的时候,皇室的通古殿,皇室的朝会已经结束,大臣们纷纷离开,皇帝一挥手,让人将杜原带进通古殿,准备对杜原进行审判。
皇室没通知审判教派,也没通知暗元会,但是审判教派仍然派了一名元老过来,暗元会也派了一名元老,在通古殿外等候,准备参加对杜原的审判。
在分开审问的第二天,进行最终的审判,是皇室、审判教派和暗元会多年来,约定俗成的规矩。
江佐刚来通古西都,对这种规矩不了解,皇室本就不想让江佐到场,索性没有通知江佐,江佐那边也对这事不管不问,江佐也懒得掺和这件事。
暗元会对杜原的审判有些不耐烦,在暗元会看来,这完全是在浪费时间。江佐又不参加,皇室和审判教派要保杜原,暗元会就算想要杜原死,一票也比不过皇室和审判教派的两票。
暗元会知道,自己投不投票,都影响不了最后的结果,但是暗元会还是来了,虽然影响不了最终的结果,但是这个票暗元会还是要投的。
审判的过程进行的很快,三方势力都不想过多的浪费时间,走了个流程,连辩论都没有,三方一投票,2比1,取消杜原“皇室十二位将军之一”的头衔,解除通古西都守将的职位,留在通古西都。
结束了审判后,三方势力离开了通古殿。
皇帝身后跟着两名护卫,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宫殿。
走在回宫殿的路上,皇帝隐约感觉,自己的身体状况正在渐渐恶化。
在皇帝的计划中,他准备在第二次朝会上,谈妥对江佐手里不祥之晶的处理后,再找江佐联系小丑,治疗他的血死病。
最好能把不祥之晶,从江佐手里拿过来,这样一来,江佐就成了被扒了牙齿的老虎。
和拔了牙齿的老虎谈合作,会让皇帝更加心安。
想到这里,皇帝决定再强忍两天,解决不祥之晶的事情在即,不能在这时候出乱子。
可是,还没走几步,皇帝突然感觉到,自己的头渐渐有些发晕。
他的手忍不住撑在额头上,忽然间,他感觉眼前一阵天昏地暗,下一秒,他的眼前突然一黑,一口鲜血从嘴里喷了出来。
意识朦胧中,他听到两名护卫大声叫喊,随即他的意识就沉入了黑暗中,对发生了什么一无所知。
等到皇帝再次醒来时,他发现自己躺在床上,旁边站着他的两个护卫,还有两个战战兢兢的太医。
见到皇帝醒来,其中一名护卫赶紧上前,将皇帝从床上扶起来,半靠在床上。
这名护卫是皇帝的心腹,跟在皇帝身边有十多年了,平日里只需皇帝一个眼神,或者干脆没有示意,他就知道该做什么,深受皇帝器重。
“陛下,您……”护卫欲言又止,看了眼旁边的太医。
五十多岁的太医战战兢兢,似乎触碰到了难以承受的秘密一样,低着头颤巍巍的说:“陛下,臣为您检查了身体,发现您……”
说到这时,太医也不敢继续往下说了,怕说出来触怒皇帝。
“是血死病是吗?”皇帝疲惫的脸上涌起一抹自嘲,“我还有多长时间?”
太医硬着头皮回答道:“短则两天,长则五天。”
当听到太医所说的时间时,皇帝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恐,不过这抹惊恐只是一闪而逝,很快就被他压在了心底。
短则两天?怎么会这么快?按理来说,应该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才对,难道自己的血死病开始恶化了吗?
想到这里,皇帝对太医说道:“我知道了,你退下吧。我患血死病的事,不要对别人说起。”
“臣先行告退。”太医悄悄松了口气,想象中皇帝的暴怒并没有出现,皇帝表现得平静超出了他的预料,很显然,皇帝早就知道自己患了血死病。
只是这么大的秘密,居然被他知道了,让他心里赶到很不安,在皇宫里这么多年,他早就明白,知道的越少越安全。
好在皇帝放他走了,这让他稍微松了口气,提在半空中的心终于稍微放了下来。
两名太医收拾好东西后,就匆匆离开了,一刻也不敢多待。
等到两名太医走后,皇帝朝着护卫问道:“刚才的事,有多少人知道?”
护卫明白,皇帝说的,是指皇帝昏迷再到现在的这段时间,有多少人知道皇帝昏迷和血死病的事。
护卫回答道:“只有两名太医知道。”
“你们俩也知道吧?”皇帝问了一句废话,这两个护卫一直跟在皇帝身边,当然知道。
没等护卫回答,皇帝对两人说道:“去,把那两个太医杀了,凡是路上和他俩有过交谈的人,也都杀了。我得了血死病毒事,绝对不能被别人知道。”
其中一名护卫领命离开,另一名护卫则守在这里保护皇帝。
皇帝对剩下的一名护卫说道:“去把杜原喊过来,越快越好。”
护卫有些惊讶,为什么要在这时候喊杜原过来?杜原不是刚被审判的吗?
不过皇帝的命令他不敢违抗,便匆匆去找杜原去了。
十多分钟的时间,杜原便匆匆赶到了,与此同时,两名护卫也都回来了,那两名太医已经被杀了。
“你们两个出去,杜原留下来。”皇帝对两名护卫说道。
两名护卫领命后,出去后守在了房门口。
杜原关上门后,皇帝对杜原说道:“你知道江佐和小丑是什么关系吗?”
杜原摇了摇头,他刚才正准备离开皇宫,没想到被一个护卫匆匆喊了过来,说是皇帝有急事找他,至于什么事情,护卫并没有说。
眼下看到皇帝虚弱的样子,再听到皇帝的问话,杜原大概明白了,应该是和皇帝的血死病有关。
“我们不能再等下去了,今夜你就代表我,去秘密和江佐见面,把江佐请进宫里。”皇帝的语气不容置疑,说话间,他又忍不住咳嗽了两声,身体虚弱的很厉害。
在血死病这件事上,皇帝没有告诉罗云功,相比之下他更相信杜原,杜原也是少有的知道皇帝患了血死病的人之一。
杜原是皇帝最信任的少数几人之一,当初南洋市血潮时,杜原就代表皇室和南洋市联系,后来争夺不祥之晶时,皇帝也是交给了杜原去做,这份信任是几十年来慢慢形成的。
“好,我今晚就去找江佐。”杜原沉声道。
“一定要秘密接触江佐,不要让审判教派和暗元会察觉。”皇帝叮嘱道。
杜原点了点头,他的目光冰冷沉稳,让人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些什么。
临走之前,皇帝对杜原说道:“把门口的两个护卫给杀了,他们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
对于皇帝的命令,杜原微微点头。
打开门后,杜原从外轻轻关上门,两名护卫对杜原行了一礼,杜原向两人回了一礼。
“陛下喊你们进去。”杜原冷冷的说道。
两名护卫毫不怀疑,转身准备开门进去。
在他俩转身的时候,杜原出手了,他同时捏住两人的脖子,手掌猛地发力。
两名护卫根本没有想到,杜原居然会对他们出手,因此没有任何防备。
杀了两名护卫后,杜原离开了皇宫,在心里他对目前的局势已经有了自己的猜测。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 愛下-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熱推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江佐带着他的护卫在一旁等候,这个牢房的门并不是江佐预想的那样一排排铁栏杆,而是一扇厚实的金属大门。
不过一想到这里面关押的都是审判者,江佐就容易理解为什么要用这种金属大门了。
这间关押杜原的牢房的金属大门,估计有皇室金库的大门厚了。
开启大门的方法很复杂,需要两名皇室士兵分别输入密码,还要进行指纹识别,都通过后,还需要监狱控制中心批准,按下开启的按钮,金属大门才会缓缓打开。
终于,在等待了五分钟后,金属大门中传出了阵阵轰鸣,大门缓缓向上打开,露出了里面阴冷黑暗的牢房。
一名皇室士兵向江佐示意,可以进去了,不过只能有江佐一人进去。
江佐将护卫留在了门外,独自一人走进了黑暗的牢房中。
优美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笔趣-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閲讀
随着江佐跨进牢房,身后的金属大门缓缓关闭。
走廊里的光线随着金属大门的落下,被彻底隔绝在牢房外,整个牢房陷入了死一般的黑暗中,只有一个微小的通气孔透进丝丝微光。
不过江佐身为审判者,在黑暗中视物的能力有了很大的提高,在这个黑暗的牢房中,江佐凝神屏息,隐约间看到了一个坐在黑暗中的人影。
那个人影就是杜原,杜原的等级比江佐高出了一大截,在江佐还在努力适应黑暗环境的时候,杜原就认出了江佐。
火熱連載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推薦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 ptt-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相伴
“你来了。”黑暗中的杜原缓缓开口,像是早已预料到江佐会来一样。
其实这很正常,江佐作为四个势力之一,肯定会参加审问的,江佐有什么想和杜原交流的,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分享
“不用担心,这里没有人监视。有什么问题就尽管问我,这些天我都会被关在这里,我们见面的机会不会很多。”杜原说道。
见到杜原说没人监视,江佐放下心来,毕竟现在在整个通古西都,杜原都属于那批实力顶尖的审判者,没有人能在杜原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监视到杜原。
既然杜原这么说,江佐也就没再顾忌什么,他站在杜原对面,开口问道:“你了解暗元会吗?”
“暗元会?那群死侍?”黑暗中的杜原笑了笑,“当然,我就知道你会问暗元会的。在你心里,暗元会应该是什么样的存在?说一说你对暗元会的看法吧。”
江佐想了想,说道:“暗元会……一群由死侍组成的组织,应该是近几年或者几十年间,随着血死病的扩散而出现的死侍组织,是审判者的敌人,因为太过强大,而使皇室不得不允许它们参加朝会。”
杜原听了江佐对暗元会的印象后,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你说得只对了一半,暗元会是一群由死侍组成的组织,很强大。
但是暗元会和审判者,并不是简单的对立关系,有时候,暗元会也会和审判者合作。
至于暗元会加入朝会,也不是暗元会逼迫皇室同意的,”
说到这里,杜原压低了声音,“而是皇室主要邀请暗元会参加朝会。”
“你说什么?”江佐微微一愣,还以为自己听错了。
杜原压了压手,示意江佐不要惊讶,杜原继续说道:“暗元会这个组织,成立的时间比你想的要长很多,几年?几十年?不,暗元会的历史有几百年之久。
其实死侍和血死病,在帝国境内存在的时间,要比你想的久远很多,并不是现在才出现的,据我所知,起码在几百年前,血死病和死侍就出现在了帝国境内。
你们以前不知道,是因为那时候血死病和死侍,没有现在这么猖獗,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听不到相关的信息。
说回暗元会,其实我对暗元会的历史,了解的很少,因为那是一个由死侍组成的组织,我们审判者根本没办法渗透进去,我们对暗元会的了解,远比对审判教派的了解要少很多。
据我所知,暗元会是在五百年前出现的。暗元会的成员很少,不超过十个,但是毫无例外,每一个暗元会的成员实力都极其恐怖,全部都在30级以上,是一支不容忽视的力量。
在这几百年间,暗元会一直维持着这样的规模,它们不招收低等级的死侍,只招收30级以上的死侍。”
听到这里,江佐忍不住说道:“只招收30级以上的死侍?整个帝国五百年,估计30级以上的死侍也不超过20头吧,这要求也太严苛了。
20级以上的死侍就已经很强大了,而且数量更多,如果暗元会也招收20-30级的死侍,那到现在暗元会的实力应该能翻个几倍,甚至十倍。”
杜原点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暗元会不收30级一下的死侍。它们不仅不收,而且它们还会主动的猎杀那些死侍。”
“你说什么?”江佐忍不住问道。
杜原说道:“我知道你会很吃惊,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我也很惊讶。一直以来,我以为只有我们审判者之间,会自相残杀,我当时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死侍之间,也会自相残杀。
暗元会的那些家伙,对低等级的死侍没有兴趣,它们会猎杀一些20级以上的死侍,有些审判教派都感觉很棘手的死侍,暗元会也能轻松对付。”
江佐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他问道:“为什么?暗元会本身就是死侍的组织,它们为什么要猎杀死侍?”
“我不知道原因,审判教派不知道,皇室也不知道。”杜原继续往下说道:“皇室、审判教派和暗元会的合作,大概在三百多年前。
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的細胞遊戲討論-第五百六十六章 獵殺死侍的死侍閲讀
那时候,越来越多的死侍,让皇室和审判教派渐渐感到棘手。
虽然审判教派也在快速发展,涌现一批又一批的高手,但是审判教派发展的速度赶不上死侍出现的速度。
两者的速度差别或许不大,但放在以百年为单位的尺度里,这种差距会渐渐积累,让审判教派力不从心。
就在三百年前,皇室和审判教派决定,与暗元会达成联盟,愿意支付一定的代价,让暗元会帮助他们猎杀死侍。
对于这个联盟,暗元会同意了。
暗元会提出了它们的要求,它们要求每年为它们提供一定数量的氦钵乙钛,暗元会就帮助皇室和审判教派猎杀20-30级的死侍。
这个联盟一直持续到现在,直到现在,暗元会每年还在帮助皇室、审判教派猎杀死侍,而皇室和审判教派,每年都为暗元会提供氦钵乙钛。”

kcs9h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六十章 臨行前的準備熱推-61tah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从细胞online里离开后,江佐发现,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安权涛和感物那边应该已经收到了消息,再过一会儿就能赶回来了。
还没等江佐喝口水休息一下,门外的审判者就进来了,拿着一份文件递给江佐。
江佐懒得看文件,将文件放在一边,直接向这名审判者问到:“有什么事?”
审判者说道:“皇室的运输机已经陆续到达南洋市机场,皇室刚才传来消息,通古西都那边的临时据点也布置好了,让我们尽快将总部迁移过去。
皇室还问我们,需不需要他们提供别的帮助,有什么需要的话,皇室说都会尽力的帮助我们。”
江佐闻言,微微点头道:“皇室的动作很快,告诉皇室,我们今晚就开始陆续迁移到通古西都。”
皇室的动作如此之快,让江佐有些出乎意料。不过也在情理之中,毕竟三天的时间,这都已经过去大半天了,运输机和临时据点准备好也在情理之中。
江佐没等多久,楼顶上就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
直升机?哪来的直升机?
江佐听到直升机的声音后,微微愣了愣,柯龙伟他们的那一架直升机,在之前电磁脉冲炸弹的袭击下,已经被摧毁了。
要说有直升机来,要么是安权涛从合金仓库来了,要么是皇室的军队来了。
不过皇室的军队要来医院据点,肯定会先通知江佐的,江佐并没有收到通知,那么很显然,直升机里的人应该是安权涛一行了。
想到这里,江佐的嘴角抽了抽,安权涛才控制合金仓库多长时间?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再强,短短一天速成的直升机驾驶技术,安权涛也敢乘坐直升机过来?
要是江佐的话,他肯定会选择乘坐车辆,那样更安全一些。
直升机降落在了楼顶的停机坪上,没过多久,安权涛便来到了江佐的房间。
“坐直升机来的?”江佐明知故问。
安权涛嘿嘿一笑:“老大你放心,安全着呢。审判者的学习能力太强了!低等级的审判者可能没那么夸张,但是超过5级的审判者,学习能力太夸张了,这才学了一天,直升机都开得有模有样。
哦,对了,老大,下午的时候宋实找到了我,递给我一张你的纸条,说是要给他们提供氦钵乙钛,让他们成为审判者。”
那个校草吻过我的唇 扬扬
安权涛见到江佐后,将宋实去他那里的事说了出来,向江佐求证真伪。宋实需要的氦钵乙钛,说多不多,但是说少也不少,还是需要向江佐求证一下真伪的。
江佐点了点头,“是的,是我让他去的。”
江佐没在这个话题上继续,而是说道:“我今晚找你和感物来,是有重要事情要和你们商量的。我早上和皇室对话了,我们要在三天之内,将总部迁移到通古西都。”
“什么?我们要去通古西都?”安权涛还是刚听到这一消息,显得颇为惊讶。
网王bl-光染
江佐看到安权涛惊讶的样子,心里想着看来宋实的嘴还是挺紧的,没有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安权涛,江佐喜欢口风紧的手下。
当下,江佐挥了挥手,让安权涛去问门外的审判者。门外的审判者今早跟随着护卫江佐,对事情的来龙去脉很清楚,江佐懒得自己再说一遍了。
最强军妻 君青染
安权涛出去找到那名审判者,正好这时候感物也急匆匆的赶回来了。
打造异界
感物之所以离开医院据点,也是有重要事情要做的,虽然唯一一份录像被杜原毁了,但是感物也要做做样子,他像模像样的拷贝了十几份“重要文件”,分别将这些“重要文件”交给十几名审判者,让他们在南洋市藏好,做的像模像样。
两人一起听审判者说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了情况后,两人一起进去见江佐。
“都清楚情况了?”江佐指着两个椅子,示意两人随便坐。
两人点点头,感物说道:“老大,你尽管吩咐,我们都听你的。你怎么说,我们怎么做。”
江佐将他思考好的说了出来:“根据我的想法,我要带一批核心成员去通古西都,感物你就跟我一起,记住,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一定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至于南洋市这边,肯定也得有人留守。安权涛,你就负责守住南洋市,我不在南洋市的时候,你就负责南洋市的防卫和发展了。一般的决定,安权涛你自己做就好了,要是有什么大型的决定,关乎组织未来的发展或者生死存亡,需要向我汇报,由我来决定。
当然了,如果联系不到我,或者情况紧急来不及联系,你可以自行做出决定,你跟在我身边很长时间了,经历过南洋市的血潮,这个审判者组织能够发展起来,你立下了汗马功劳,我相信你的判断。”
安权涛现在到了这个位置,在整个组织里,可以说是除了江佐外有最高话语权的人了。他不缺氦钵乙钛,也不缺钱财,他最缺和最看重的,是江佐对他的信任。
安权涛感受到了江佐对他的信任,按照江佐的说法,江佐基本上将南洋市交给安权涛来管理了,而且在紧急情况下,安权涛甚至有最终的决策权。
網吧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这份信任,让安权涛颇为感动,也让安权涛暗暗下定决心,一定不能辜负了江佐对他的信任。
不过考虑到通古西都的情况,安权涛还是问道:“老大,我记得皇帝说的,需要核心成员都到通古西都,其中就提到了我的名字。我不去通古西都的话,皇帝会不会为难你?”
江佐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那个没关系,你没听懂皇帝的意思,皇帝说了你们的名字,其实是在做掩护,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小丑去通古西都。我就是小丑,有我去通古西都就足够了。”
随后,江佐又对感物说道:“感物,你作为组织的核心成员,和我一起去通古西都。记住,你不要太低调,而且还记得我刚才说的吗,千万不能暴露你能伪装成死侍的信息,这会成为我们的一张底牌。
和我们俩一起去通古西都的,还有两百名审判者,其中包括三十名10级以上的审判者。去通古西都不用带太多审判者,带多了也没用,再强也没办法和皇室正面硬刚,还不如留在南洋市发展。
不过10级以上的审判者,还是要多带一些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
对了,感物,去通古西都的时候,我俩分开,不要乘坐同一架运输机。”
感物赞同的点了点头,对江佐的安排没有异议。
“好了,那接下来你们就做好准备吧,挑选两百名审判者,还有把手头上的工作都安排一下,不要出什么乱子。”江佐最后又说了一句,“宋实也和我们一起去,宋实那批情报官,一半留在南洋市帮安权涛。一半随我去通古西都。”
女仪天下 卫七
随着江佐下达命令,安权涛和感物都开始忙碌起来,进行着临行前的准备。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安权涛让两名审判者,把分给宋实一行的氦钵乙钛分给他们。
末世之巨兽时代
当这两名审判者拿着氦钵乙钛,来到情报官们所在的房间时,情报官们都发出了一声声惊呼。
“氦钵乙钛!真的是氦钵乙钛!”
“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氦钵乙钛!”
“太好了!我等了小半辈子,终于要成为审判者了!”
听着情报官们一声声惊呼,两名审判者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哑然失笑的神情。
不就是一点氦钵乙钛么,至于这么激动吗?看那些情报官激动的样子,恨不得把楼层都给踩塌了。
这两名审判者跟在江佐麾下,每天一起工作和生活的,基本都是审判者,可以说早已司空见惯了。
至于氦钵乙钛,他们见到的就更多了,安权涛曾经拿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都是满满的氦钵乙钛,要是让这些情报官见到了,那还不得激动的昏厥?
不过,在看到情报官激动的样子后,两名审判者也渐渐回过神来,这些情报官的激动才是正常的,这才是正常人见到氦钵乙钛后的第一反应。
至于这两名审判者自己,纯属见得太多了,外人眼里归若珍宝的氦钵乙钛,和遥遥不可及的审判者,在他们眼里早已司空见惯。
当下,两名审判者心中,都不由得浮现出同一个念头,果然,还是跟着江佐老大有肉吃!两相对比之下,跟随在江佐麾下的幸福感油然而生。

rf8at都市异能 我的細胞遊戲-第五百五十九章 編織夢境-bxidw

我的細胞遊戲
小說推薦我的細胞遊戲我的细胞游戏
随后,江佐给了宋实一张纸条,用于去安权涛那里兑换氦钵乙钛。
同时,江佐也让宋实帮忙转述一下,让安权涛在今晚之前来医院据点一趟,江佐有事要和安权涛商量。
从江佐的房间离开后,宋实并没有立刻去找安权涛,他先回到了楼上情报官们的住所,那些情报官都在忐忑的等待宋实带回消息。
情报官们的住所外,一群情报官根本无心工作,都聚在一起谈论着他们接下来的命运。
宋实算是他们派去和江佐会面的代表,会面的结果到底如何,江佐愿不愿意接纳他们,这都是情报官们所担心的。
随着“吱呀”一声,门被从外推开了,情报官们顿时停止了谈话,都将视线集中到了房门口。
宋实走进来了。
“宋队长,情况怎么样了?”最靠近宋实的一个情报官忍不住问道。
宋实点点头,露出了微笑:“放心,一切顺利,江佐老大愿意接纳我们。”
听到宋实的答复后,在场的情报官都松了口气,在他们原先的预估中,最好的结果是江佐愿意接纳他们,最坏的结果是江佐直接把他们都干掉。
现在看来,应该是最好的结果了,这让情报官们很是欣慰。
只要不被干掉,那么一切都好说,至于待遇什么的,他们从未奢求,毕竟当自己能不能活下去都不知道时,待遇也就无关紧要了。
宋实拍了拍手,说道:“别急,我话还没说完。”
闻言,原本放松下来的情报官们,精神再次紧张起来,都齐齐地望向宋实。
话还没说完?难道江佐还有什么别的要求?
想想也很正常,江佐愿意接纳他们,他们就很满意了,提一些要求也是在情理之中。
“队长,江佐提了什么要求?”其中一名情报官问道。
“喊什么江佐!一点也不知道尊重,要喊老大!”宋实斥责道。
宋实的这一斥责,让在场的情报官都愣住了,面面相觑。
怎么回事?宋实在没去见江佐之前,一口一个江佐无耻、江佐不好对付,骂起江佐比谁都多,这才去见了一面的功夫,怎么态度就来了个急转弯?
宋实清了清嗓子,说道:“宣布一个好消息。老大决定了,让我们每一个情报官,都成为审判者!每个人按照贡献、能力,评定为对应等级的审判者,升级的氦钵乙钛由老大提供!”
在宋实说完后,并没有响起掌声和欢呼,反倒整个场面都安静了下来。
在场的情报官再次愣住了,他们像宋实当初一样,全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大宋有个锦毛鼠(全文)
想不想成为审判者?想!当然想啊!做梦都想!
可是想归想,这个消息听起来就太夸张了吧。
每个人都能成为审判者?
要说是让宋实一个人成为审判者,那还有点可能,可是在场的这么多情报官,都帮他们成为审判者的话,那得花费多少氦钵乙钛!
就连皇室和审判教派联合起来,都不敢做出这样的承诺,老大真的这么说的?
“宋队长,没开玩笑吗?”一个情报官问道。
宋实见到下属们震惊的样子,掏出了江佐写给他的那张,用于向安权涛兑换氦钵乙钛的纸条,递给了这些目瞪口呆的下属。
纸条在情报官们手中传阅,在看到了江佐写的承诺后,又听到宋实的保证,片刻之后,安静的房间爆发出了一阵阵的欢呼!
相比于宋实之前的表现,这些情报官们显现的更为兴奋。
宋实成为审判者都遥不可及,作为宋实的下属,他们想要成为审判者,那更是不可能的事情。
越是不可能的事情,在江佐这里就轻易的实现了,可以想象这些情报官们的激动。
另一边江佐的房间里,江佐也通过审判者,向感物发去了通知,让感物同样在今晚的时候来医院据点。
把感物、安权涛都聚到医院据点,主要江佐想向他们告知接下来的行动,如何前往通古西都,该做什么准备,那些人留在南洋市,这些都要仔细商议。
江佐花了一上午的时间,终于先为晚上的谈话列好了要点,随后,江佐伸了个懒腰,他难得有一下午的休息时间。
是时候要进细胞online里看一看了。
江佐想到了,那些职业NPC们一直在细胞online里勤勤恳恳的工作,对南洋市近来的情况知之甚少,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这场浩劫结束了,他有必要告诉那些职业NPC南洋市目前的情况。
化身为指路人的江佐,再次进入了细胞online中,他来到了职业NPC们的总部。
见到指路人来了,职业NPC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过来,一个个都围拢到指路人身边,想听听指路人要说什么。
“南洋市的血潮结束了。”指路人只说了短短一句话。
听到血潮结束的消息,职业NPC中有的人欢呼,但更多的人则是沉默。
血潮结束了,真好啊,可是,他们在血潮爆发之初,就已经死去了,熬了一个多月,血潮终于结束,他们却再也无法回到南洋市了。
大明1624 卢鹏
终于,有一个人小声的问道:“指路人先生,请问……我们还能重新回去吗,我……就想再看一眼南洋市的家人。”
旁边传来了一阵阵小声的附和声,江佐的心情有些沉重,“抱歉,我尽力了。”
總裁 一 抱 好 歡喜
江佐现在的手段,只能帮他们在细胞online中生活,他们的灵魂一旦离开细胞online,江佐没有能力帮他们重塑身体,回到南洋市继续生活。
江佐也不是万能的,他终究是有极限的。
对于指路人的回答,这些人心中并没有太多的失望,因为他们早已预料到了这一结果,如果不是指路人救了他们,他们早已变成死侍,更别提在细胞online中继续生活下去了。
威战天下
不过随着在细胞online里生活,这些人对细胞online越发了解,了解的越多,他们越能感受到指路人的强大。
能创造细胞online的指路人,在他们心里几乎是无所不能。
所以他们才抱有些微的期待,希望指路人能帮他们回到南洋市,可惜指路人也不是万能的。
江佐想了想,说道:“我回头会发一份南洋市幸存者的名单给你们,你们可以看一看上面有没有自己的亲人。这份名单可能不全,但是我尽可能统计出的幸存者了。没出现在名单上的,也不代表没有幸存,可能只是我没有统计到。”
现在南洋市的幸存者,基本上都集中在了医院据点,还有防空洞那边也有审判者存在,这些人江佐都会列上名单的。
江佐对血潮的残酷深有感触,在一个遍地死侍的城市,一个月的时间,如果没有来到医院据点,基本上没有什么生存的可能。
就算是一名审判者,都不太可能在死侍成堆的地方,生存一个月。
龙在天涯 ak0047
没在名单上的,幸存的几率很小很小,几乎为零,但是江佐并没有将这个残酷的现实告诉他们,只是告诉他们,没出现在名单上的,不代表没有幸存。
这些人里,肯定有人的亲人没有出现在名单上,但江佐想给他们留下一些希望,即使希望渺茫,但是有希望总比没希望要好。
等到这些人散开后,江佐又专门找到了罗小安。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个女孩的父亲是罗成弘,在血潮中,罗成弘为江佐提供了不少了帮助。
罗成弘最后还是没能活下来,他没有死在死侍手里,反倒是和柯龙伟他们一起,死在了同为审判者、而且还是他们的上司的杜原手里。
罗小安在细胞online里,一直勤勤恳恳的工作,因为每次都能和他的父亲见面,让罗小安对此很是感激。可是江佐要给她的结果,却是如此残酷,让江佐不知道该怎么说出来。
见到罗小安后,罗小安很有礼貌的向指路人问好,江佐则关心的询问她近来可好,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
罗小安并没有提出什么要求,这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她不想为指路人添麻烦。
在交谈的时候,江佐听得出来,罗小安似乎有些欲言又止,想问什么又不知道该不该问。
终于,在谈话的末尾,罗小安忍不住问道:“指路人先生,我能问您一件事吗?”
穿越异界当恶
江佐心里微微叹了口气,他知道罗小安要问什么,可是江佐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女孩。
“当然可以,你想问什么呢?”指路人语气和蔼的问道。
“那个……指路人先生,您能帮我一个忙吗?我的父亲有很长时间没有来看我了,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罗小安说到这里,没有再说下去了,她是一个很懂事的女孩,同时也很聪明,在和父亲的谈话中,她深知血潮的残酷。
所以,上一次她的父亲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如约出现时,罗小安心里就有了不安的猜测。
随着她父亲越来越久没有出现,罗小安似乎已经猜到了结果,但是她仍然不想放弃最后一点希望,恳求指路人帮她一个忙,向指路人打听她父亲的情况。
指路人沉默了片刻,说道:“小姑娘,你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罗成弘。”罗小安说道。
“好的小姑娘,你稍等,我帮你查查你父亲的信息。”指路人说完后,又沉默了片刻。
片刻后,指路人忽然说道:“我查到了,是罗成弘吧。你放心,罗成弘现在很好,他活过了血潮,现在在南洋市的医院据点里,他很安全。”
听到这一消息后,罗小安终于是松了口气,看得出来她的心情很好,她兴奋的对指路人说道:“指路人先生,您能帮我给我父亲带句话吗,他很久没有来看我了,我很想他。”
“当然可以,我会帮你带到的。不过,你可能要有心理准备,你的父亲可能未来很长时间,都没有时间来看你了。”指路人说完后,又解释道:
“南洋市最近崛起了一支新的势力,你知道吧。你的父亲加入了那支势力,受到了重用,他们很快就要前往通古西都,未来很长时间,你的父亲都会很忙很忙,没有时间再来看你了。你要照顾好自己。”
在江佐说完这些话后,江佐能看得到,罗小安的情绪明显变得低落,不再像刚才那样兴奋。
罗小安是一个很聪明的小女孩,当听到指路人的这句话时,聪明的她已经隐约能猜到些什么了。
罗小安对自己的父亲很了解,她知道父亲对自己的关爱,即使父亲再忙,也会抽出时间来看她的。
但是指路人所说,她的父亲很长时间都工作繁忙,没有空闲时间来看她,这让罗小安隐约间已经猜到了什么。
沉默许久后,罗小安终于轻声的问道:“我的父亲不会再来看我了是吗?”
指路人说道:“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哪天他闲下来了会抽出时间……”
冷读术
君王无界
“我知道了,谢谢您,指路人先生。”罗小安打断了指路人的话,轻声说道:“很感谢您,您是一位善良的指路人。”
江佐终究选择了善意的谎言,经历过血潮的他,比谁都懂得希望的珍贵,他决定给罗小安一个希望,给她编织一个不那么残酷的梦境。
龙破九天诀
即使聪明的罗小安似乎看透了这个梦境,看透了这只是一个美丽的肥皂泡。
但是只要不戳破,肥皂泡依旧绚丽多彩,隔着一层美丽的肥皂泡看这个世界,或许就不会再那么残酷,会多一份温柔和希望。
等到哪天在肥皂泡中,罗小安终于接受了这一结果,她会主动戳破肥皂泡,重新走出来,那个时候,风暴过后,世界会变得阳光明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