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討論-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喜鹊走在路上便听着似有厮杀的声音,她握着自己的手帕快走几步。
谢长鱼却有教她武艺,但从未实践的喜鹊若真遇上高手当真难以解迫。
于是她快走几步想要尽快离开。
却不想离竹林越走越近。
江宴的青云剑手起刀落,击出的掌力也内力身后。
他飞踹一人,此人落得正是将要路过的喜鹊面前。
“呀!”
她惊呼的后退,迎面便看见了易装追来的玄乙。
见是喜鹊,玄乙心下一惊。夫人怎会如此大意,这小丫头只会点拳脚功夫,如今此处混乱,她哪里是这些人的对手。
可身后两名刺客追来,玄乙无奈只得将喜鹊拽入身边,转身迎击身后之人。
事发突然,喜鹊来不及多想,身边的人气息十分熟悉,可这脸庞却很是陌生,她知此人并无意害自己,转身处也将对面二人的剑挡在自己面前。
她知此人是为救她,也懊恼自己为何不听小姐劝告偷偷出来凑热闹。
杀回林处,江宴见玄乙身边之人,眼露不悦之色,谢长鱼对身边之人的管教属实太过放松。
这二十刺客并非咸鱼,几轮交战也只杀了十人。
剩余人辨明林间还有厮杀, 便知此二人是来挡路的。明知调虎离山,几人并不恋战,拜托二人的剑击便纷纷奔向林内。
江宴并不会允许这些人进去给谢长鱼增加负担,提剑追了上去,玄乙无奈只得带着喜鹊紧随其后。
入林处已是尸横遍地,观其穿着当是熙光阁的人。
谢长鱼见援手已到,可眼前人始终缠住自己,她很难靠近雀湖。
暗楼兄弟迎击许久,有些人也体力难支有受伤情况。
此次行动谢长鱼下了命令,只能生不许死,她不允许暗楼的兄弟再有损失。
叶禾对手之人连连败退,眼见得手却又冲出数人。
本来的伏击变做被动,谢长鱼心知不好。她却未曾想眼前之人如此难缠,不然早该得手。
两人交剑,手中的重剑虽也是重金锻造,但与萧蔷相比已是难敌锐利。
女子手下用力,谢长鱼的剑被割成两半,谢长鱼也连退几步。
好在追上来的江宴及时发现她的身影,亦看出萧蔷出世,虽心有疑惑,却不是探究的时候。
他自腰间将月央取出单手接住谢长鱼推向身后,自己则接住了女子的致命一击。
雌雄双剑合击,青龙与金凰呼啸相迎,林间顿时被剑音所震,在场人捂住耳朵才免遭穿耳之灾。
早听说这两个剑锻造的人本是一对情侣,所有的材料也均是同一块寒冰玄铁。
可在剑画的雏形刚出的时候,两人不知为何出现矛盾,情人便死敌,他们的剑自然变成凶剑,而亮剑造出便是充满怨气。
当年谢长虞在得到未央的时候,为了镇住其身上的龙气,曾以自己的血喂养此剑,却不想自己差点血流而亡。
醒来时便听说了江宴不知因何重伤,卧床难起的消息。
这件事已过许久,谢长鱼不想再提。
但剑音停止,谢长鱼再次看向来人的手中,银白面具,他只那是江宴,可他手中的,尽是自己的月央。
为何会在他的手中,月央与自己一同沉入湖底,之后谢长鱼多次去寻均为有果,如今怎么会在他的手中。
最重要的是,因血喂养,月央此生只认一个主人,江宴怎会会操控它的。
众多疑问出现在脑间,谢长鱼有些迷乱。
玄乙此时也追了过来,见谢长鱼站在一边看戏,心中不满便将喜鹊推了过去。
惊觉身边有人飞来,谢长鱼转头便接住了奔入怀里的喜鹊。
“你怎么?是你?”谢长鱼脱口而出。
正是因为这次埋伏,她才吩咐喜鹊一定要留在丞相府不许出门,她深知这个丫头现今的武艺还需多加练习,这些人都是绝顶高手,她根本应付不了。
可现在又出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
推来的人正是那日郊外与江宴一同出现易容男子,谢长鱼明白,他就是玄乙。
精彩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鑒賞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
为何这两人会出现在这里?他们是跟踪自己还是路过?为什么要将喜鹊带在身边。
谢长鱼怒火腾起,她将喜鹊推到一边,向雀湖冲去。
见她移步不稳,江宴便知谢长鱼失去了明智,见雀湖手中捏着几枚银针,江宴深知不妙,并未接住对面女子的刺剑便向谢长鱼奔去。
熱門連載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三百二十二章 雌雄雙劍
喜鹊被突然的出现的厮杀人群吓到,但却看明白了刚刚救自己的公子有危险。
江宴拉住谢长鱼,却不想身后的剑已经追了上来。
“公子小心!”喜鹊的轻功连的还算可以,他在女子剑袭来之前扑到了江宴的身边。
“呃!噗!”
剑身穿过身体,喜鹊直直站立,口中的胸口的血喷涌而出。
“喜鹊!”谢长鱼大喊推开江宴接住倒下的喜鹊。
突然生变,暗楼的人知道此时不宜再战,熙光阁的人见此正是撤离的好时机,他们并未恋战,趁着暗之人手下的停顿,纷纷聚到一起疾步撤离了。
玄乙本要追上,却被江宴叫住。
“莫要追了。”
玄乙上前,便见喜鹊脸色惨白,她的气息已经灭了。
她连一句话都还未说出口。
看着怀中的喜鹊,谢长鱼悲痛欲绝。
当初洛芷之死,自己并未亲眼瞧见已经痛心难忍。如今喜鹊却在自己眼前倒下,她是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剑穿过身体,这番滋味,当如剜心般疼痛。
叶禾走了过来,却不知如何开口。
江宴看着身下黑衣男子,谢长鱼早已不在假声,用轻柔的女声说道。
“喜鹊,你不是喜欢梧州的小舟泛湖吗?我带你回去。”
她将喜鹊抱怀里,叶禾想要接过谢长鱼并未让其近身。
踩着熙光阁人的尸体,谢长鱼走出竹林。
“主子,接下来我们?”见两人已经走出竹林,江宴却始终在原地没有动手,玄乙前来询问。
“回丞相府。”
如今谢长鱼的心当如万剑穿过般疼痛,她并未流下一滴眼泪,可心上定在滴血。
看着她萧瑟的背影走出竹林,江宴知道,这个活泼的丫鬟在她心中十分重要。
谢长虞,你当真如此重情,那当初为何偏偏对他那般心狠。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起點-第二百七十九章 回京推薦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其实正常,人在神经十分紧张的情况下自然没有比祈求活命更加重要的事情了。
这次江宴走的悄无声息,就连霍县令早上起来的时候都没有见到他的踪影。
“两位大人不知丞相大人与隋大人赶往何处?”
在门前等了许久霍蔺准备了很多的盘缠准备欢送江宴回去。
赵以州更是一头雾水,他深深地感觉到自己是被那两个人抛弃了,他一脸幽怨的望着旁边的玄默。
“看我作甚,我又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玄墨水甩了甩长袖。
他只昨晚睡下之后,便不再知道发生什么。
自从接下照顾赵以州的任务之后。江宴似乎很少给玄墨再安排过其他任务,这令玄墨一度非常沮丧。
好在这次留下的还有玄乙,不至于让玄默再度与赵以州单独相处。
现在回想起来,两人若是聚集在一起,真说不准再会发生其他什么事情。
“霍大人,丞相与隋大人因为急召已与天亮时赶回盛京,感谢霍大人的一片好意,这些物品就由属下代为收下吧!”
既然如此霍蔺也不能将自己送出的东西再收回来,只能尴尬的点了点头。
“啊,既然这样就劳烦两位大人了。”
赵以州早早便坐入马车内,他看着几人在车下奉承周旋连忙伸出头喊道:“走了,走了,也不知隋兄怎样,醒来之后也没看见,我们快点回盛京吧。”
玄墨与玄乙各自骑马在前,载着赵以赵以州终于走出了桐城。
回去的路上三人均是感慨,希望不要再出现什么事情了。
这一路倒是极为顺畅,在车辆的颠簸中,谢长鱼终于转醒,她急忙起身看了眼外面移动的景物便知自己正在赶回盛京。
掀开车帘在前面驾车之人居然是江宴。
“我说你走了——”话还未说完谢长鱼便注意到自己的声音已经变回从前。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骨,摸到随身携带的镜子照了照发现她已经变回了原来的容貌。
真是该死,多天没有服用焕颜丹,怕是经过昨夜的法阵,加速她回归样貌。
突然想到禁制,她连忙说道:“看着你终于把我松绑,大约我是不会再对你造成伤害了吧。”
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已经将他记下。
江宴,此仇不报非君子,这事我一定与我没完。
江宴突然收紧马绳,由于惯性谢长鱼险些跌出车外。
“我说你这个男人怎么如此小气,我不过牢骚几句,你就如此对我?”谢长鱼走向马车掐着腰指着江宴说道。
“这话应是我与夫人说来,折腾到现在你也应该玩儿够了,桐城禁制的事情我已经帮你解除,但这里边还有许多事情都没有调查清楚,你与月引的关系我希望你如实说来。”
两人对一人马下一人车上,这也是第一次提到他们同时认识之外的人,谢长鱼深知现在并不是将身份完全说出的时机。
谢长鱼已经暴露,但谢长虞不可以。
她放下双手,走入马前悠悠说道。
“我自小便没有好的命运,一直都不被人重视,也不被人喜欢。唯有这样一副顽固的性格才能让人更加注意我,也是避免自己不会再受伤害。”
说了几句,谢长鱼叹了口气转身看着江宴的眼睛。
“丞相大人,你若觉得我谢长鱼是谁都好欺负的,那希望从今天起你能改观这一点,我自己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别人插手。”
这话也算是混淆视听了,谢长鱼深知江宴这人十分自负,她想让他低头是绝对不可能的。既然如此,那何不抬高自己的身价,敌强我则强,只有谢长鱼真正的独立起来,江宴才不会小看她。
并没有想到谢长鱼会无缘无故说了这样一番话,江宴反倒愣住,他收了收手中的缰绳。马儿受力鸣叫一声。
谢长鱼抬头恶狠狠的看着江宴的作为。
“我以隋辩的身份入京自有我自己所要办的事情,这些事情与江大人并无任何冲突,所以希望你不要插手。”
谢长鱼说完便走回车内,其间谜团种种,如今的桐城暂无可以打探之人,现在看来只有回到盛京找到雪姬交待刺客楼的成员前来打探了。
叶禾在自己接触禁制之前就被派回盛京,如今应当是快自己一步赶回去了。
现在看来,谢长鱼回去也是一个明智的打算。
“驾!”江宴收紧马绳跨马继续前行。
经过两天的周折,江宴一行人前后回到了盛京。
因为没有换颜丹的原因,谢长鱼只能暂时回到江家。
当宋韵站在门口看着挽住江宴手臂的谢长鱼时,她的心中疑云重重。
江宴此次去桐州是为了公务,虽然这一去已有月余,但他从未听说关于谢长鱼的任何事情。
现下却没想到此次回来两人竟是一道?既然已经回来那便证明没事,之前回江南的行程也要重新安排一番。
江宴走上前行了行礼,而谢长鱼也跟着蹲了蹲身。
“嗯,回来就好,长鱼,虽不知你这一路经历了什么?但是回来了就好好在家修养。”
宋韵转身吩咐厨房办了一桌酒席。
两人均是舟车劳顿,还需好生休息。
江宴谢过母亲便带着谢长鱼回到府中。
俩人各自分开,江宴回到书房,谢长鱼则回到自己的房间。
天黑下来之后,玄乙玄墨也带着着赵以州回到了盛京。因为急于见隋辩。赵以州赖在马车内不愿下车。
这倒是让玄乙有些头痛只能先回去复命。
在听说了赵以州的要求之后,江宴将手里的书折扔落地上。
“他从哪儿来就回哪儿去,告诉他,隋辩身体虚弱近期无法见客。”
这个赵以州粘着谢长鱼这么久,江宴早就看他不惯了。
明白主子的意思,玄乙急忙退下。
入夜江府一片热闹,一是庆祝江宴顺利回京,二是感慨老天帮忙终于找回谢长鱼。
京城人的嘴最不牢靠,第二天几人回京的消息便传了出去。
第一个惊讶的自然跑不了一人,那便是陆文京。

4tztl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一百八十三章 拒不認罪熱推-jvto5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想从谢灵儿这里套话,也是谢长鱼愿意进来看看的原因之一。
不过很显然,这谢灵儿虽然身子弱了些,但那脑子可没有一刻停止警惕。在宋韵的面前,谢灵儿永远都和曾经在人前一样,一副白莲花好好小姐的模样,将谢长鱼越发是衬托得心肠狠毒。
宋韵自然不知,打心眼里心疼谢灵儿,轻抚着谢灵儿的脸颊,泪水都快滴了下来:“好孩子,姑母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这实在是动了胎气没办法。姑母还高兴呢,这小少爷竟然和姑母同天生辰,怎能说是不敬呢,这可是双喜临门啊。”
谢灵儿更是愧疚了:“姑母虽是这么说。可那是好在灵儿挺过来了,还将小少爷安稳生了出来。这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可就不是喜了。”
避雪传奇 时未寒
极品教官
丧气的话谢灵儿没有明说,可在场的人都知道。
那宋韵更是鼻子一酸,拉着谢灵儿的手只能是不停地唤着好孩子。
重生校花爱上我
谢长鱼虽然说是跟着宋韵进来探望,可却没有丝毫的道歉的意思。看着谢灵儿做戏的样子,她更是只觉得无聊。
她又怎么看不出来,这谢灵儿虽然是看上去虚弱,可那根本就没有平常人家难产或早产的九死一生。她早该想到,这谢灵儿如此憎恶自己,又怎么会拿自己和孩子的命开玩笑,为了陷害她做出这种疯狂之事来。这谢灵儿自然是做了完全的准备,至少会保证自己的性命无忧。
也就只有宋韵这样心地善良又不知真相的妇人会如此心疼谢灵儿了。
谢灵儿似乎是缓过了体力,看向一旁的谢长鱼,嘴角挤出一抹笑容:“长姐,虽然灵儿知道平日里你很讨厌灵儿,灵儿也不该去找你说话。可你也不至于这般辱骂灵儿吧?”
说罢,她又是看向一旁的孩子,眼角生生挤出几滴眼泪:“所幸的是孩子无碍,要是孩子出了什么事情,灵儿可不知道怎么和景梁哥哥还有母亲交代了。”
此处的母亲自然是指的温家主母,也就是宋韵的亲生妹妹。
听到这话,宋韵更是心疼,一时间也只好是拉过谢长鱼,柔声道:“长鱼,母亲知道你不会做出推灵儿的举动,可毕竟灵儿也是在你面前倒下,许是听了什么话犯了胎气。这般,你就和灵儿道个歉,我妹妹那边我自会交代,不会让她找你麻烦的。”
全球财富 司马白衫
宋韵知道自己妹妹的脾性,就那位温家主母,要是知道自己的儿媳妇被谢长鱼气得险些小产,估摸着会直接提刀就往盛京赶。
绝世武圣 暗黑茄子
再怎么说谢长鱼也是自己的儿媳妇,宋韵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可谢长鱼却是没有领情的意思:“母亲,我可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妹妹的事情。她诋毁我不说,居然还想将此时栽赃于我,我还没喊冤枉呢,她倒是恶人先告状了。”
谢长鱼一副拒不道歉高高挂起的样子,宋韵看了都有些急了。可偏偏她也听说过这谢长鱼的臭脾气,和那天下第二富的陈大江可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现在她才算是真正见识到了。
晴 兒 的 田園 生活
“没事的姑母,是灵儿做错了事情,怎么能让姐姐给灵儿道歉。灵儿就不当出现在姐姐的面前,只是许久没见姐姐,来了盛京之后也没有机会单独和姐姐在一起叙旧,之前是实在是想念姐姐才过去。没想到姐姐居然这般不待见我。姑母没怪罪姐姐,是灵儿高估了自己在姐姐心目中的地位。”
说着那谢灵儿的泪便不要钱地落下,配上那副苍白的容颜,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
谢长鱼可是一点不惯着,冷嘲热讽道:“不管什么时候,你这幅样子还真是让人作呕。”说罢,谢长鱼便转头离去,留给谢灵儿和宋韵一个潇洒的背影。
门外候着的人也都差不多散了。温景梁也被江枫带着去歇息了,等在门口的也就只有江宴。
见到谢长鱼独自一人出来,江宴嘴角也是勾起一抹笑,他早就猜到。
“回去吧。”江宴像是无事发生,牵着谢长鱼的手便带着她坐上了回相府的轿子。
此事也在盛京之间不胫而走。众人皆知,在宋韵生辰宴席之上,谢长鱼将胞妹谢灵儿气得早产,还拒不认罪。如此这般罪状,可除了从前那承虞郡主,这是第二个。
不过这江家都没有追责,况且谢长鱼还大摇大摆回去了相府。没有人敢多嘴说什么,只是在街坊邻里之间谈论。
此事过去了几天,在江宴的刻意约束之下,谢长鱼这几日都只能呆在相府。那谢灵儿也是直接在江家住了下来,既是坐月子,也是缓解惊吓。
不过这事情可和谢长鱼没有关系,她既然坐实了拒不承认,那就根本懒得管那谢灵儿的死活。后者反正也死不了,她才懒得去看谢灵儿演戏呢。不过也是时刻关注着她到底做什么花样,也就是惨了青禾了。
月儿 燃烧的杜鹃鸟
三日之后,谢长鱼才又一次收到了来自宋韵的帖子,请她到江府喝茶。
喜鹊一早帮着谢长鱼梳妆,小嘴撅得老高,愤恨道:“二小姐从小就爱欺负我们家小姐,可偏偏旁人都看不出来,这下子居然还直接住在江家,可不知她会和江夫人说什么小姐的坏话呢!”
听罢,谢长鱼倒是不由笑出声。
喜鹊虽然是被原主从小抛弃,但是也是看得最通透的,也就是因为不满谢灵儿老是欺负谢长鱼,又不会说话,这就被谢长鱼嫌弃。可现在谢长鱼倒是知道,喜鹊虽笨,但看人倒是看得明朗。
“我今日就是去和母亲喝茶,怕她谢灵儿作甚。”
按道理,这谢灵儿当是要做戏做足些,这整个月子最好都是卧床不起,这才能凸显她的可怜。这番宋韵叫她去,自然也是有事,她去看看便是。
江宴倒是一早去上了朝,现在还没到回来的时候。怕是那宋韵也就刻意在这时候唤她过去,她也就懒得等江宴回来了。反正到时候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玄乙都会第一时间告诉江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