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帶着倉庫去大秦

cenkj精彩絕倫的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279 竟是張良讀書-ezskd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夫子,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出言打断李凌和那个子房,项梁显得有些着急,但李凌却敏锐的察觉到他的着急完全是装出来的,是那子房给了项梁一个眼神,说到底这都是子房的意思。
“开始?开始什么?”
“难倒夫子三番两次派人要与家父会面,并无大事相商?”
这下子终于轮到项梁和子房搞不清楚状况了,两军对垒,主将邀约,结果李凌却好像只是想聊聊家常一般,这也太说不通了吧。
“大事?难倒非得有大事么?”
“难倒不该有大事么?”
“两军对垒,你攻我守,注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你不可能把你的部署告诉我,我也不会把我的安排告诉你,而且战争胜负尚未可知,能有什么大事?”
“……”
被李凌直接说的一阵无语,项梁想了两天两夜没想通李凌的目的到底是什么,结果人家根本就没有任何目的。
“我本意是想见见项燕将军,毕竟项燕将军鼎鼎大名,而我与他都有很多事情,基本找不到什么机会结识,现在见不到了自然也就没事了。”
“……”
又是一阵无语,项梁心中一万头草泥马狂奔而过。
“李子非常人,竟有如此胸怀,子房佩服。”
眼见有些尴尬,子房赶忙上前打圆场,不过他这也有点牵强,这跟胸怀可没什么关系,反倒像是玩弄了项梁一把。
“你对此战,不,你对秦韩之战有何看法?”
见子房上前搭话,李凌赶紧转移话题,他还是想要弄清楚子房的身份,他不信这样一个年轻人会在历史的浩瀚烟海中没有留下任何名字。
“学生离开韩国已有两年,恐怕不能回答李子。”
还真就是韩国人呗?
一个韩国人,如此年轻,家族在韩国位高权重,而且应该不是韩国王室,李凌的大脑在飞速运转,他感觉到自己距离真相只有一步之遥了。
“两年时间也不长,你就说说你的看法嘛!”
“李子非要逼学生说么?”
子房眉头拧在了一起,脸上有些不悦同时也充满了慎重。
“说吧,反正现在是在秦国,而且此地只有我们三人,我也不可能因为你的看法就改变什么,韩国也不会因为你说了什么而有什么变化,对吧?”
“好吧!”
身为韩国人,子房当然很清楚韩国的现状,而李凌的为人他也早有耳闻,他倒是不怕李凌因为自己的言论而做出什么事情,但是让他来说这件事,他真的很难,难以启齿。
“韩国的确没有能力与秦国对抗,而且我听闻贵国王翦将军又是攻韩主将,恐怕韩国败局已定。”
子房即便是说,也只是说了秦韩两国,却并没有说出齐国的事情,不是他不知道齐国已经反水,而是他不能确定李凌是否知道齐国反水的消息。
“韩国肯定要败,而且会败的很惨,王翦已经带了十多万秦军杀入韩国境内,而且齐国四十万大军也不是吃素的,两军合二为一,五十多万大军足以轻松踏平韩国。”
你不说那我就把话挑明!
这是现实,是双方都知道的现实,但当这句话从敌人口中说出来之后,子房的心还是免不了一阵疼痛,那是他的国家,他身为韩国人,却只能呆在楚国军中,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国家被秦齐两国蹂躏,自己的同胞只能惨死在敌人的刀剑之下。
“李子身为秦国相邦,难倒愿意看着齐国从秦国口中抢肉吗?”
“你不要想着在这个时候还玩什么离间计,齐国四十万大军,我虽有能力击败,但前提是单独应付齐国,可眼下楚国还有二十万大军呢,我可不想给自己找麻烦。至于那些城邑,齐国想要,送他便是。”
李凌稍稍有些不爽,没料到这个时候他居然还要离间秦齐之间的关系。
“那倘若我楚国退兵呢?”
战神联盟之异世黑猫
项梁突然插话,让李凌有些措手不及。
“楚国退兵?你们的确是应该退兵了,你们的阴谋已经败露,齐国真正要打的就是你们楚国,我大秦主力已经陆续抵达,到时候齐秦两国七十多万大军同时南下,楚国,呵呵!”
李凌冷笑两声。
“夫子未免把我楚国看得太弱了些!子房,我们走!”
“李子,那学生先回去了。”
被人看扁的感觉让项梁直接转身就走,子房也是很无奈,只能跟着离开。
“张良!”
项梁转身离开不到十米,李凌突然一声大喝。
“李子可还有事?”
“没事,我要告诉你一句话,咸阳城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倘若韩国亡了,我也不会对韩国平民动手,我视天下万民为同胞,攻伐不为私利,而求天下一统永世太平。”
“学生记下了。”
果然是张良,李凌左思右想老半天,直到他们转身离开的时候,李凌才猛然想到了那子房的身份。
先有张开地后有张平,韩国张家五世相韩,等到了韩王安,张良尚未成长起来,所以并未子承父业,这才被张平安排到楚国跟随项燕历练,为的就是等到张良返回韩国之后能够继续张家荣耀,成为韩国丞相。
也只有张良这样的身份,才可能如此年轻从一个弱小的韩国出来,直接被安排到项燕的手下,整日和项燕的儿子项梁呆在一起,直接接触到楚国的军事机密。
“张良,哎,希望他能够考虑一下我的想法吧,真心不想跟这种人为敌。”
返回皋城,李凌还是忘不了张良。
如此年轻,只有短暂的接触,但李凌从张良身上感受到的东西太多了,甚至李凌敢说,张良并不比蒙毅差多少,李斯恐怕都不及张良。
而历史上,张良更是汉朝的开国元勋,汉初三杰之一!
“不过,还真没想到啊,居然是同时代的人,哎,秦朝,还是短了一点。”
仔细想想,李凌不免感叹起来。
不良恋人 钩钩
由于分属两个朝代,甚至可以算是从战国到秦朝再到汉朝三代,李凌先前几乎下意识的以为碰不上张良,毕竟楚霸王项羽现在才刚出生,所以李凌才一直没有往张良的身上去想。

tdpam好看的都市小说 帶着倉庫去大秦笔趣-266 一點點擠壓-5i5a4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带着仓库去大秦
“停下,不要再往前推了,就停在那里不要动。吃饭,吃完饭让大家好好休息。”
在壕沟的前方,仅仅只向前挖掘了两层散兵坑,此时距离匈奴王庭围墙还有至少八百米的距离,看匈奴人没有任何反应,百里梦当即决定让部队赶紧休息。
“我原以为他们会集中一个方向全力突击的,没想到他们真的就这么傻。”
寻找情人
策略成功,百里梦说出了自己先前一直担心的地方。
挖掘壕沟,意味着部队被完全分散,在这样的情况下,最怕的就是匈奴人集中兵力向一点突破,到时候全盘都乱了,可哪曾想匈奴人就只是试探性的四面出击之后,便再也没有了动静。
“他们的目的就是一直拖着,拖到匈奴主力返回,当然不会贸然选择出击。你这个办法确实不错,但等到接近围墙的时候,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
李牧看着百里梦有点得意忘形的尽头,赶紧泼下一盆冷水让他冷静一些。
“到时候他们也得能反应的过来才行。”
蒙恬也表现出了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虽然这二人都是要听从李牧的,但李牧自打冲出沙漠之后的第一战开始,就几乎没有过问过秦军的各种部署,他知道自己老了,只有年轻人才能发挥出这支军队的真正实力。
部队吃过午饭,休息了一阵之后,再次出动,又往前利用挖掘散兵坑的方式向前推进了几十米,然后再次停了下来。
现在的秦军防线上,到处都是土堆到处都是散兵坑,匈奴人的骑兵已经彻底失去了冲击秦军防线的机会。
……
“篝火点起来,确保篝火旺盛,然后没事就安排点人手在篝火旁晃悠,午夜之前要一直这样,听到没有?”
“诺!”
入夜,在秦军的壕沟后方,每隔一段距离都会有一队篝火,而且篝火旁始终都有不少人影来回闪动,从远处看起来,秦军这是已经退回到了壕沟后方进行扎营防止夜袭了。
可事实上真的如此么?
夜色中,无数秦军士兵其实早就已经翻过了壕沟前的土墙,然后趴在地上匍匐前进,要么躲到散兵坑里,要么躲在散兵坑一旁的土堆后面,而这些,在夜色中根本就看不到。
时间接近午夜,终于,那些人来人往的篝火堆周围安静了下来,篝火也在变得越来越暗,直至完全熄灭。
又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在这块平静的大地上,早已经顶到最前排散兵坑附近的秦军将士再一次行动了起来。
他们匍匐前进,然后开始挖掘新的距离王庭更近一些的散兵坑,而且是五道散兵坑阵线同时挖掘,秦军阵地在夜色中每隔半个时辰便悄无声息的一次性推进数十米,等到天亮之时,最前排的散兵坑距离王庭围墙已经不足四百米!
“这帮秦人都是曲娃吗?怎么可能一夜之间挖了这么多坑!”
匈奴守将眼睛都要直了,他只是睡了一觉,没想到秦人挖的坑就已经距离王庭围墙不足一里了,这简直比土拨鼠还要可怕。
这样的距离,已经是骑兵的最佳冲锋距离了,但是秦军后面的地面上已经被挖的不成样子,不是深坑就是土堆,匈奴骑兵已经没办法发起冲锋了。
正相反,由于坑洼地面全在秦军的防线上,秦军的骑兵反而更适合发起冲锋,因为他们冲锋的路上可没有任何障碍。
修眼神功 春木菜
“右大都尉,怎么办,这秦人是要开始冲阵了啊!”
朝阳中,秦军大约一万骑兵正集结在匈奴王庭的正面,就站在散兵坑的后面,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是要做冲锋前的最后准备了。
“快,把草料都拉出去,堆到篱笆周围,他们学曲娃挖坑,咱们不挖,咱们堆墙!”
那右大都尉看着秦军已经集结完毕,他很清楚这个时候如果真的开打,恐怕会对匈奴不利,而且他早已经下定了决心守着,他才不会让秦军如此顺心的打过来,他要把王庭周围全都用草料等等东西给围起来,围一个水泄不通,让秦军无法发动进攻。
宋 宋默然
果不其然,就在手下按照他的命令展开行动之后,对面的秦军明显开始不安起来,秦军主将骑着战马不断来回查探,然后悻悻然返回,解散了秦军队形,这些集中起来的秦军骑兵再次四散到散兵坑当中。
“大都尉果然神机妙算!”
恶魔总裁的玫瑰假新娘 叶知秋
“哈哈,那是当然!就这些秦人,虽然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冒出来的,但既然大单于将王庭托付于我,我又岂会让区区秦人得逞?”
网游之骷髅召唤师
……
“传令下去,继续向前推进,散兵坑每次前推五步,如遇匈奴骑兵出营,要把他们放到百步之内再射击!”
冲锋?
百里梦和蒙恬又不傻,他们怎么可能发起冲锋?
他们就是单纯的做做样子而已,这下好了,这些匈奴人自己把自己逃生的路给堵住了,省了秦军不少的麻烦。
秦军再次行动起来,依旧是采取步步为营的手段稳步利用散兵坑向前推进,不过匈奴人却是根本没有任何出营的打算,直到这日傍晚,秦军的散兵坑已经挖到了距离王庭围墙不到两百米的地方,终于挖不动了。
匈奴人发起了攻击,不是骑兵,而是弓箭手,他们不断利用弓箭进行抛射,绝不允许秦人将散兵坑再继续往前挖下去了。
隱 婚 總裁
“你们有没有把握在发起进攻之后第一时间夺下那道围墙,并且彻底控制住?”
天道八窍
“请军长放心,我们团各个都是嗷嗷叫的狼,只要你下命令,我们绝对没任何问题!”
“我们这边也没问题。”
天 阿 降臨
“很好,那你们先回去,命令部队做好战斗准备。”
将顶在最前面的两个团的团长找来,蒙恬和百里梦再三确定他们没有问题之后,这才让他们赶紧回去准备。
紧接着,又是一个人来到了二人的面前。
“军长,已经做好准备了,随时可以开火!”
死亡第六感 梦忆九天
“给我记住了,等到他们都集中到了这个圈之内,你就自行下令开火就行了!”
“好嘞!”
看着地图上被圈出来的一小块地方,那人笑了,笑的非常开心。

tbjav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帶着倉庫去大秦 線上看-263 都怪趙高看書-eurwq

帶着倉庫去大秦
小說推薦帶着倉庫去大秦
“寡人何时说过要残害太傅!赵高,怎么回事!”
听到这些人造反居然是因为自己要杀害李凌,嬴政脑海之中突然嗡地一声,险些站立不稳。
虽然眼前的事实证明了李凌在秦国的地位俨然已经威胁到了自己,倘若他有不臣之心,那秦国将会遭遇比嫪毐当初叛乱更大的危机,而那个时候,根本就不会有人帮助自己。
可嬴政是实打实的从未想过要害李凌,那是他的师傅,更是他的恩人。
“王上,王上饶命啊,奴臣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奴臣只是让熊启将军去平叛,并未提及过武安君!熊启,对,是熊启!”
赵高慌了,赶忙将责任推到了熊启的身上,反正他在人群中并未见到熊启。
“赵高!你个贼人!明明是你拿着王剑告诉我,要把咸阳狱所有与叛乱有关的人员全都格杀勿论!等到了那里,我才知道,你居然是要我杀害武安君,你现在居然又推到我的头上!你个阉人,血口喷人!”
说曹操曹操到,原本想着快点赶到蕲年宫的熊启、李斯等人没料到事态已经完全失控,他们没能赶在这帮人冲击宫门之前抵达,只能跟在了这群人的后面。
妳真的來過這嗎
熊启这刚一抵达就听到赵高在将所有的责任都推到自己的脑门上,瞬间冲上前拔出剑横在了赵高的脑袋上。
“冤枉啊,王上冤枉啊,奴才从没说过,奴才说的是杀了反叛之人,奴臣以为太傅是绝对不会反叛的。”
“赵高,按照你的意思是说,我反叛了?”
李凌穿过人群,出现在了赵高的面前,这下子赵高直接吓尿了裤子,赶紧四处张望起来,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王上,奴臣真的没有说过啊,王上你知道的,奴臣可是一言一行都是按照王上的意思在做,奴臣对太傅更是充满敬仰。”
“那你的意思是王上让你杀我,污蔑我发动叛乱?”
李凌直接弯下腰看着,单手扶起赵高的下巴,死死瞪着他的双眼。
“老大小心!”
多的是妳不知道的 酸雨季
砰~~~!
就在李凌瞪着赵高的时候,两名宦官突然暴起,各自从袖口中掏出一把短剑直接扑向李凌。
熊启第一个反应了过来,直接冲上去将其中一人斩杀,而另一个人眼看着就要刺伤李凌。
李凌此刻背对着那宦官,但他根本就没有任何慌张,连头都没有回,直接单手掏枪,一枪正中眉心!
他的确没有看到突然暴起的宦官,但别忘了李凌在干什么。
他在盯着赵高的双眼!
就在自己将赵高的头抬起来的那一刻,赵高眼神中原本的慌乱瞬间变成了阴狠紧接着又流露出一丝得意,那一刻李凌就意识到了危险的降临,没有人能够在他已经警惕起来的情况下伤害到他,即便是从背后也不行。
“奸臣当道,扰乱视听,这才致使王上受骗,武安君蒙冤!如今赵高已经伏法,尔等还要拿着刀剑逼宫吗?”
李斯及时上前一声大喝,紧接着两名士兵控制住赵高,事态终于有了转机。
“太傅。”
網遊之超級奶爸
昌平郡主 沉沙
嬴政半天没有说话,紧接着突然喊了一声李凌,然后背身进入蕲年宫大殿。
“夫子!”
“不必担心,如今奸臣已除,你们大可放心离去。”
紧接着,李凌也跟随嬴政步入到了大殿之内。
“太傅今日当真是让寡人开了眼。”
嬴政面色阴沉,今天的事情对他的触动实在是太大了,大到让他对以往的信念和坚持都产生了动摇。
“你早就应该开眼了!”
这一次,李凌并未摆出臣子的姿态,这一路被人裹挟着扛过来,他想了很多!
自己之前或许真的是有些太软了,那不是什么大仁大义宅心仁厚,那就是软蛋,而要让天下实现一统,自己绝不能手软,即便是对嬴政也不行。
因为秦国,是自己的根基,即便嬴政掌管着整个秦国,即便嬴政很听自己的,他也必须得强硬起来。
“太傅这是要与寡人为敌了么?”
壹斛珠
殿中只有他们二人,嬴政今日也已经打算问个清楚了,要知道赵高的事情上,嬴政还是有些不满的,赵高是他唯一真正的亲信,而且赵高的确没有说过李凌叛乱。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情,不是我要与你为敌,而是你要与我为敌!你给我记住,你这秦王的位置,我想让你做,你就可以做,我不想让你做,你就做不下去!”
李凌从未想过如此大逆不道的话竟然会从自己的口中说出,但当他说出来之后,却是长出了一口气,心中瞬间轻松了很多。
“武安君!”
嬴政攥紧了拳头,但他的拳头此刻显得那样的苍白无力,自己是秦王,可如今的秦国,如若真的闹起来,又有几个人会真心听自己的?
别说自己手中无人,即便是嬴氏宗族,恐怕也会跟李凌站在一起吧!
毕竟现在嬴成蟜才是宗族族长,而成蟜显然是与李凌站在一起的,而且如果自己真的被从王位上撵下来,得利的明显就是自己的那个弟弟了!
“嬴政!你记住,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共主,我也同样可以让你死无葬身之地。我之所以选你,是为了整个天下!我虽然待你如己出,但不等于我可以放任你肆意妄为!孩子不听话,该打,而你,现在很不听话!”
“寡人是天命所归,寡人的父亲是先庄襄王,你是寡人的太傅,但不是寡人的父亲,武安君!”
被臣子直呼其名,对于君主来说这是莫大的侮辱,可眼前的人是李凌,嬴政除了气,实在是说不出什么别的。
现在的他,内心实在是太复杂太纠结了。
“你以为我想当你的老爹?我呸!倘若你还保有当年的心性,或许我还真的乐意收你做个义子,但现在的你,不配!年轻人,我劝你好自为之。我给你时间,你自己想想清楚,倘若想清楚了,明日来我府上找我,倘若想不清楚,明日午时之后,我会让你我之间有一个结果!”
完全不等嬴政答复,李凌直接转身离开,留下空荡荡的大殿和嬴政孤独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