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巴赫不愛練琴

玄幻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868. 關於出版,謝萌的就業壓力分享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出版翻译作品必须要取得版权所有者同意。“
廖林君建议,“考虑到原作者「涅高兹」已经过世,你可能要和柴可夫斯基音乐学院出版社见面详谈这一问题,不过问题应该不大。”
秦键算了算时间,“林君姐,你觉得我去维也纳之前能把这个问题解决吗?”
电话里,“具体时间要看柴院那边的反馈,只要你拿到版权许可,国内这边你就可以直接找华院音乐出版社就行了。”
廖林君告诉他这事得慢慢来,“你回头先写一份简单的出版策划案让我看看。”
秦键:“等我这几天再校对一下内容吧,年后回燕京您先帮我看看,那个出版策划案我查了查,好像还挺麻烦,现在我手上只有一份完整的翻译笔记。”
廖林君:“好,那就等你回来再说”
秦键:“那林君姐,拜。”
挂了电话,秦键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四月之前解决不了这个问题,似乎就更不用着急了。
嗯。
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秦键穿戴整齐离开了卧室。
客厅里,方雪华和秦刚正在看电视,隔壁卧室何静还在练琴。
“妈,那晚上我就不在家吃饭了。”
方雪华:“嗯嗯,没事你忙你的,我们等你,晚上还开车吗?”
秦键拿起鞋柜上的车钥匙:“开吧,不然小鱼他爸又要和我喝酒。”
秦刚插话:“他爸一看就能喝。”
秦键苦笑:“可不吗?喝白酒和喝水似的。”
说着秦键穿上鞋拉开客厅的门,正巧谢萌也穿戴整齐的推门而出。
“大明星出去啊。”谢萌调笑
秦键呵呵:“出去吃饭,你呢。”
“高中同学聚会。”谢萌答道
秦键一副了解的样子,两人说笑着下了楼。
车子就停在楼下,秦键客气了一句,“去哪?送你一段。”
“你往哪走?”谢萌问。
秦键:“雨花路。”
“那就不客气了,”谢萌嘿嘿一笑拉开了副驾车门,“福林总店。”
“总店开了得有三十年了吧。”秦键感慨,他初中毕业聚会就在那吃散伙饭,“安全带。”
车子驶出小区。
——
“秦键,你哪个高中的。”
“三中,你呢?”
“一中。”
“啧啧,学霸啊。”
“学霸有什么用,现在连工作都找不到。”
又说起工作问题,谢萌叹了叹。
秦键打着方向盘第一时间没接话。
片刻,“萌姐,你过完年还回奥斯陆吗?“
谢萌:“不回了,可能六月份回去一趟,可能直接在家等毕业证了。“
秦键点点头。
片刻
“要不我给你介绍个工作?”
“哈?”谢萌一怔,“什么工作?”
秦键整理了一下,把丹尼尔古钢琴公司要在羊城开分厂的事情简单的和谢萌说了说。
谢萌问:“公司老板是挪威人?”
秦键:“法国人,从小在卑尔根长大,在当地还是挺有名气的,你回去可以查一查,丹尼尔.波特。”
谢萌:“哦哦,那假设我入职的话,要做什么岗位。”
秦键解释:“这个我暂时没有办法给你答复,一来厂子还在投建当中,二来具体情况我并不清楚,就我知道的目前公司只有五个外国人,都是生产线上的技术人员。”
“不过厂子建成肯定要在国内招聘一批工作人员,其中一定会有翻译岗位和销售岗位,这两个岗位都适合你。”
顿了顿他继续补充,“工资待遇方面我也不好说,只能说两个合伙人都比较有实力,同时也都是我的老师。”
谢萌:“那你呢?”
“我?”秦键看着远处福林酒楼门前聚集的一群人缓缓放慢了车速,“我也算半个合伙人,出人不出钱那种。”
谢萌:“哈哈哈——”
秦键踩下刹车,认真说道:“国内目前还没有古钢琴生产商,个人角度觉得市场前景应该还不错。”
“明白了。”谢萌背起背包,“我回去考虑一下。”
秦键:“不着急,过两天大老板就到羊城了,你如果感兴趣可以当面和他聊聊,挺风趣的一个老头”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谢萌:“okok,先谢谢啦,拜拜大明星。”
秦键:“不客气,拜。”
车子再次发动。
——
谢萌下车和几个老同学打了声招呼。
立马有一人凑过来,“萌萌,老实交代,送你来的那个帅哥是谁?”
谢萌:“邻居。”
另外一人久久的看着驶向街道拐弯处的车,嘴里喃喃道“那人好像是秦键。”
秦键的名字一经出现,现场几人立马沸腾起来。
“真的假的?”
“什么情况?”
“你邻居是秦键?!”
谢萌无语。
不过也能理解,在羊城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秦键绝对算得上是家喻户晓的顶级大明星了。
原因无他,秦键是土生土长的羊城人。
“服了你们了。”
谢萌摇了摇头,一盆冷水泼下。
“大过年的人家哪有功夫送我来陪你们这几个家伙吃饭。”
顿时众人觉得这话实在有道理。
只是其中一人有些丧气,“哎,还想让你帮我要个签名来着。”
“哎哟,以后肯定有机会。”
谢萌说这率先迈进了餐厅大门,身后几人跟上。
——
一年一度的寒假同学聚会,基本上属于8090的春节必选活动项目。
学生时期的聚会,大家谈论校园与恋爱。
毕业之后的聚会,大家谈论更多的是工作家庭
整晚,谢萌听着老同学们一个个讲述着这一年来的工作,有的同学连孩子都能叫妈了,一时间他觉得自己都有点跟不上大家的进度了。
“萌萌,你呢,今年毕业有什么打算,燕沪深吗?”
谢萌作为在座唯一的高学历海归,对于这样的问题她感到了压力。
往年还好,那时她还没毕业,只是今时不同往日。
再想想邮箱里那一份份没有收到回复的邮件,她很想说海归早就不吃香了。
可她又不后悔出国留学这几年。
“暂时还在考虑。”
虽然她的答复语气中没有什么底气。
一好友宽慰:“反正以你的条件去哪都比我们几个强,羊城这个破地方真是没什么可呆的。”
“话也不能这么说。”
谢萌反驳道,“其实留在羊城也有优势啊,家门口,物价低,生活节奏慢,相对的压力也小。”
说着说着,她不自觉的又想起了下午秦键的提议。
对于她的本职专业和语言优势而言,似乎真的是有一份不错的选择正摆在自己面前。
——
另一边,秦键吃饱喝足给方小鱼上了节课。
刚下课,钢琴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师徒二人同时看向屏幕。
一通来自宇哥的电话正嗡嗡的叫嚣着。
“小鱼啊。”
“师傅您接。”

优美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分享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秦键。”
“第一次这么叫你感觉怪怪的。你听起来是不是也挺奇怪的?”
“祝你获得肖邦大赛的冠军,一直想当面祝贺你,可也不知道明天有没有机会,如果明天我能见到你,一定会当面祝贺你。”
“今晚的音乐会我没有去看你,很抱歉,我从没想过自己会错过这场音乐会,就像我如何也没有想到你会送我三张票,你送了我三张,这里有淘淘和爷爷的。”
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熱推
“我想问问你,你知道你给我这三张票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吗?”
“我想你自己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都没有认真想过吧。”
“是啊,你永远都是这样,面面俱到,替他人着想,你要送票给我,自然不会少了淘淘和爷爷的。”
“可我呢,我会多想,我会想你是不是又想起了角落里的我。”
“你知道吗,秦键,当我想到你想到了我,我是多么多么的开心。”
“可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知道怎么面对你送我的票,我没想到你会送我票,我本来为自己买了一张票,可最后也没能去看你。”
“或许你会疑惑为什么我不敢面对你送的票。”
“我想解释一下,因为你没有亲自送给我,不论你是出于哪种原因,但是你没有亲手送给我。”
“那我只能理解为你怕见到我,别骗自己,我的心上人,你有时总会自己骗自己。”
“既然你怕见到我,我又怎么能去给你添麻烦。”
“我想没有在观众席见到我的身影,你是不是感到了一丝遗憾呢,或许吧,反正我没去,真正损失的人是我。”
“但我又知道你想见我,因为你已经把票送到了我的手里,所以如果这次你不见我一面,你一定会寝食难安的。”
“可你又不敢见我,因为你顾及的东西太多了,你害怕伤害所有人,你是那么的柔软,是那么善良,你怎么忍心伤害那些你在意的人。”
“可你知不知道,就在你优柔寡断的沉醉自我时,有多少在意你的人因为你而受到伤害。”
“抱歉,这话我或许说过了,希望你别怪我,这只是一个面对爱情还残存着一点理智的女人对心上人的一点箴言。”
“我希望你好,我不敢说我比她更希望你好,但我的心意绝不次于她。”
“你不敢见我,好吧。”
“那我主动约你,我不知道当你一会儿看到我的信息时感到的是轻松还是压力,或许你已经睡着了。”
“我现在在想明天见你的时候应该穿哪件衣服,我新买了一件白色的裙子,我很喜欢,我想你也会喜欢的,穿着自己喜欢的衣服见心上人,我想这是每一个女人都乐意去做的事情。”
“可是我接着就想到了段姑娘,我立马停止了我之前的想法。”
“我为我之前的想法而感到羞愧。”
“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问题,因为我想如果我是她的话,当我知道这一切,我会很难过很难过,想来她会更难过。”
“我不知道她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与她一样爱着你的我,我想她不知道。”
“答应我,秦键,永远不要告诉她我的存在。”
“至于为什么我一会再告诉你。”
“说到见你穿什么衣服,最后我打算普普通通的就好,我知道我打扮的再好看也无济于事,你会多看我一眼吗,不重要了,你已经做出了选择。”
“你不在的这一年多,有很多人追求过我,但我没有接受过任何一次邀请或任何一束鲜花。”
“我坦然的告诉你这一切不是为了向你展示我对你的忠贞,而是我想告诉你,拒绝并不是一件难事。”
“希望你能学会如何拒绝他人。”
“我想未来会有更优秀的女孩经过你,然后被你吸引,最后设法走近你,不用不好意思,这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所以你需要懂得拒绝,有时我也幻想过你是一个风流的人,我指的不只是精神上的。”
“但显然你不是,与你共处一室,你有那么多机会,可你只温柔的抚过我的头发,当时我脸红了,你一定觉得我是害羞了吧,我的确是害羞了,这点我承认。”
“可如果你没有避开我的眼神,你再仔细的瞧一瞧,你会发现我的目光里是期盼,我已经准备好了。”
“这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哪一个女孩会拒绝心爱的男人?”
“即便那时你已经认识了段姑娘,我想至少在那个瞬间,你心里还是会想着我多一点吧。”
“更何况你是我的债主,你收取一点利息完全合理。”
“可你只是摸了摸我的头发,不曾再有半分寸进,你骨子里不是一个风流的人。”
“所以学会拒绝吧,拒绝每一个可能让你陷入困境的陷阱。”
“至于如何判断,这个我就帮不了你了。”
“亲爱的,我已经决定好穿一件普通的黑色外衣见你,让自己看起来庄重一点。”
“如果能见到你,那将是我对你的道别。”
“别担心,我不会离开南市,至少在将你的钱还完之前我不会离开这座城市。”
“这笔钱再给我些时间,放心,我不会再作出错误选择。”
“但为什么是道别呢,让我再解释一下,如果你看到这篇文字开始,我们之间只剩下债务关系。”
“忘了那些曾经吧,你心中的那个叶一或许从来没有存在过。”
“你总是把别人想的那么好,你问过别人没有?!”
“有时候你太自以为是了,秦键。”
“看到这篇文字了吗,这才是我,一个偏执的神经质。”
“不要让她知道我的存在,相信我,如果她还不知道我的存在,请不要告诉她。”
“不要再来打搅我的生活了,就这样吧,或许过段时间我就不再爱你了,我是认真的,别觉的你有多了解我。”
“你能说出我最喜欢的食物吗?”
“你不能。”
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分享
“趁着此刻的魂智不清,趁着我还爱你。”
優秀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相伴
“我想告诉你。“
“秦键,我爱你。”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95. 一封‘陌生’女人的來信相伴
“但这件事真的与你无关。”
“祝你早日实现你的梦想。”
“再见了,亲爱的,我现在要整理下情绪给你发信息了。”
“遇见你,我知足了。”
“我不再期待奇迹。”
“请你也不要期待。”
——
‘叶一亲笔,15.12.12 01:15 ’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相伴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久违的心情仿佛一见面就再没有久违的感觉。
胖子上前一个拥抱抱住了秦键。
秦键借机又仔细打量了一番胖子,嘴里发出了阵阵啧啧声,一年没见,这货怎么瘦成这样。
他还以为前段时间胖子发的朋友圈是开了瘦脸。
这一幕,看的车里的宋玲一阵好笑。

“上楼。”
“上车。”
两人同时松手,一口同时道。
秦键觉得大晚上去小情侣家也不方便,“你给马悦说一声,咱们出去坐坐。”
“我们分手了。”
胖子手一摆,一把拉住秦键,“走走快上楼,饭菜酒都准备好了。”
秦键一愣,还没反应来就被胖子拉进了小区。
楼道里。
“什么情况?”
“分手了呗,还能有啥情况。”
胖子说的轻描淡写,秦键听不出什么别的。
“什么时候的事?你也不给我说一声。”
“暑假的事情了。”
胖子咔的一声打开了门,“进哥。“
秦键进屋打量了一番,开间的小屋和他上次来的时候一样。
干净整洁。
不像是突然收拾出来的样子。
除了床上少了一个大毛绒玩具。
胖子在饭桌上张罗了一会,他准备的饭菜根本就是提前订好的几份不同种类的外卖。
“整吧?”
胖子凳子上一坐,呲牙咧嘴的。
秦键看着胖子寡了一圈的脸,心道胖子都是潜力股这话也是分人的。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txt-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看書
不过人瘦了就显得有精神,这话不假。
脱下外套随手扔到了床上,他坐到了胖子的对面,“我快一个月没怎么喝酒了。”
胖子给秦键上满酒。
“键哥,祝你夺冠。”
胖子说的认真,秦键端起酒杯接到道,“祝你减肥成功。”
“干杯。”

超棒的都市小说 我的鋼琴有詐 txt-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鑒賞
胖子点的吃的都是两个人爱吃的。
一口炸串一口酒。
说笑间,时间仿佛回到了在416的那段欢乐时光。
见胖子一时没再提分手的事,秦键也没有着急问。
谁知道胖子的深沉没有维持过两瓶酒的时间。
两瓶酒下肚,胖子点了根烟,仰望45度忧伤了起来:“女人真是令人难以琢磨。”
扑哧。
秦键呛了一口,“所以呢?”他真的没想破坏此刻的氛围。
胖子长叹一声,放下了高傲的下巴,“键哥你说我这种人是不是不适合谈对象?”
“分手就是分手,和你适不适合谈对象有什么关系,”秦键给胖子倒了杯酒,“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胖子:“就暑假快结束的时候,她突然和我提了分手,就一个电话,我当时整个人崩溃了。”
秦键:“理由呢?”
胖子摇了摇头:“她说她累了。”
秦键:“你们之前发生什么事情了?”
胖子:“也没发生啥啊,这就是我不明白的地方,挂了电话就坐火车去找她了”
秦键:“她见你了吗?”
胖子:“见了,但还是电话里那些话。”
秦键皱了皱眉,“你们在一起的时间也有八个月了吧,连…”
“九个月零七天。”胖子忽然插嘴。
秦键撇撇嘴,“好,你听听看,你们在一起生活九个月了,然后她突然和你提分手,之前就一点征兆都没有?”
“真的,放假前我们还计划着今年开学换个地方住,她说她想住一间带独门的房子…”
胖子再度摇头叹了叹:“然后就这样了。”
“那。”秦键也不知道该安慰点什么,感情上的事他不擅长。
两人又碰了一杯,“你现在还想她吗?”
胖子:“现在好多了吧,就有时候时候在学校碰见她的时候还挺难受的。”
秦键:“你们见面还打招呼吗?”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熱推
胖子嗯了一声:“就是点点头,别的就没啥了。”
良久。
秦键:“你们在一起的时候你累吗?”
胖子张了张嘴,面对这个问题他终是没说出什么。
短暂的沉默。
“键哥,我有个事想求你。”
“说。”
“院里下学期有个交换生计划,两年制的,我看里面有华院的选项,不过要参加报名考试。”胖子顿了顿,“我想试一试。”
秦键目光一挑,廖林君当年就是以交换生的方式去的华国院,胖子要真有这个想法倒是好事。
这样一来可以让胖子换个环境,二来到了华国院他也能给对方多提供一些资源和平台。
“这事我还没听到院里的消息,不过你放心,我给你办了,你好好准备曲子就行。”
“我不是这个意思,”胖子解释,“我最近一直在准备一首来内克的作品,水女神,是个奏鸣曲,到时候我打算用这个参加考试。”
秦键嗯声点头。
胖子:“我想到时候让你给我弹钢板。”
秦键:“考试时间?”
胖子:“下学期开学,三月份左右。”
秦键:“行,你放心准备吧。”
胖子牙一呲,端起了酒杯。
“华国院有很多不错的女孩子,”秦键也跟着笑道,“加油。”
酒桌上的气氛又回来了。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熱推
“键哥你呢,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两个小时一晃而过。
….
秦键临走的时候从口袋了拿出了两张音乐会的票,“这本来是给你和她准备的。”
“哎。”胖子拿起一张,另一张交还给秦键,“我留一张就行了。”
两人约好过年见,随后秦键离去。

出了小区,秦键上了宋玲的车。
闻着秦键身上的浓重的酒味,宋玲关心了一句:“喝了多少?”
“几瓶而已,宋姐,再辛苦一下,蓝海酒店的十字路口,我要买点东西。”
宋玲嗯了一声,接着启动了车子。
车子再次驶入了喧嚣的夜。
到了蓝海酒店门口,宋玲松了油门,车子慢慢的沿着街道滑行而下
在经过一家咖啡厅门口时,秦键让她停了下来。
“最多一个小时。”
说着秦键披上了外套下了车。

一年之隔,秦键再度回到了这间咖啡厅,依然是喝了不少酒。
就连进门的Playing Love钢琴背景音乐都没有改变。
洋气,不是贬义词。
咖啡厅里散坐着几对男男女女,有情侣,也有刚加班结束的白领。
秦键的进来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这个点,大家都已经疲惫了。
“你好,可以再借我一支笔吗?”
他走到吧台前轻声问道,他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就是这个女服务员在上夜班。
此刻吧台里的女孩正低着头拿着手机一个劲的划着屏幕,像是没有听见秦键的声音。
“你好,可以借我一只笔吗?”
秦键声音大了点。
这次女服务员终于注意到了,她顺手拿起一支笔不耐烦的放在了台子上。
有些不礼貌。
“谢谢。”
秦键拿起笔道了声谢,接着转身走到了他曾坐的那个位置。
就在这时,他掏出了口袋里剩下的那张门票。
提笔在上面写了起来。
‘秦键的年度作品…’
就在这时,耳边的playing love已经播完,切换到了下一首。
如火般的流畅琴声瞬间感染了整个咖啡厅。
秦键不由一愣。
他下意识的看向吧台。
还有谁能比他更熟悉这段演奏?
K271第一乐章。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笔趣-783. 胖子失戀?又一年的12.06,忙碌的麗子相伴
这分明就是他录的。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愛下-779. 意外來客!婚禮開始分享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对此秦键也无所谓,偶像不偶像的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希望自己的舞台音乐能给大家带来足够的视听享受。
再深层一点,他希望自己所做的是一种传播推广古典音乐文化的事情。
这是他的由衷心愿。
11月23日晚22:15,在洪亮的掌声下,秦键鞠躬退场。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ptt-779. 意外來客!婚禮開始讀書
一回到后台,他就给沈清辞打了个电话,电话那头听起来挺热闹。
秦键问了问一下今天下午‘婚礼音乐走台’的情况,得到了对方满意的答复。
这他就放心了。
挂了沈清辞的电话他又给陈唐杰打了个电话,“唐杰,今晚我不回学校了,明天早晨宿舍见,你一会在群里在叮嘱大家一声,检查好服装乐器。”
两通电话打完,秦键返回舞台参与最后的合影。
在结束了今晚音乐会的所有流程,秦键巡演的第三站在贵市人名剧院圆满落下帷幕。

忙碌的脚步没有片刻间隙,整个团队再度赶往机场,连夜赶回了燕京。
飞机落地,秦键请随行几人到府王井吃了一顿丰盛的夜宵。
“感谢各位的一路关照。”
他在饭桌上向众人敬酒。
三场成功的音乐会离不开在坐每一个人的辛勤付出。
爱不释手的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779. 意外來客!婚禮開始讀書
然而这并不是结束,25号一早他的新一轮的巡演旅程又将开始。
饭后宋玲将秦键送到了华国院附近的一家酒店门口,两人约定了25号一早九点还在这里见面。
“宋姐,你今天回去也好好休息一天。”

11月24日早6:30,厌人的闹钟将秦键叫醒。
窗外还未全亮,拖着疲惫的身躯,他从床上爬起冲了个澡,接着忙忙赶回了宿舍。
他回到宿舍的时候,陈唐杰郑峰已经在收拾准备了。
几人话间,秦键已经换上了一身崭新的黑色礼服。
07:30,三人赶到学校门口。
此时学校大门口,参与今天婚礼演出的成员已经各自换好服装手持乐器箱等待着了。
已经习惯了秦键的突然出现,众人与秦键打起了招呼。
“社长早。”
“早社长。”
“键哥。”
“啧啧,瞧瞧你的黑眼圈,知道的知道你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最近纵欲过度了呢,”
李莎莎口无遮拦的调侃也带着众人的关心,“一天天的到处跑,你也悠着点身体。”
随行受到邀请到还有宁仟夏和方小鱼,二人今天也是精心打扮了一番。
一个成熟大方,一个青春活力。

八点一刻,费加罗春天一众乘坐着大巴赶到了威斯汀酒店的婚礼现场。
金壁辉煌的现场奢靡的如同一个中世纪皇宫宫殿。
一片忙碌下,主持张罗的人正是乐平。
秦键与乐平说了几句,便下乐池带着乐团忙碌了起来。
十点半开始,一个个盛装的宾客走进了婚礼现场。
国内外各路圈内人士纷纷到场,其中不乏国际上极富盛名的钢琴大家和指挥家,除此之外的名人还有个别娱乐圈内的著名影星。
华国音乐家协会会长傅华,海市音乐学院院长周荣,华国音乐学院院长吴青,维也纳音乐学院钢琴系主任巴赫曼,莫扎特协会会长里格尔,以国著名钢琴家巴伦博,波兰著名钢琴家依格拉兹,亚洲钢琴协会会长朴成郁都在其中。
大人物们站在各自的圈子里三三两两围聚到一起,攀谈的情景像极了一个大型酒会现场。
作为沈清辞和廖林君的弟子,第十七肖邦大赛的冠军,今天的现场音乐指挥,秦键自然不能一直呆在乐池里。
他主动走了了大人物们的中间。
至少有些人他还是要上去打个招呼的。
比如傅华和周荣,比如巴赫曼和里格尔。
乐平哪里能放过如此机会,不给秦键片刻喘息的时间,接着他带着秦键周游其他的各个圈子,为秦键做着各种各样的广告。
一圈下来,秦键认识了不少国内的圈内人士。
当然,他们也亲眼见识了这一年在国内国际上风头最盛的华国青年钢琴家。
就在这时,宾客大门内正走进一个身影。
这道身影出现的第一时间就抓住了秦键的所有目光,他有点恍惚。
“乐老师,她..她是?”
乐平撇了撇嘴,他没想到沈清辞的婚礼连这位都惊动了,“估计你也没见过,走吧,带你认识认识咱们的副院长。”
副院长?秦键从未听说过学院里还有一个副院长,他心里喃喃着跟着乐平走去。
“叶院,您老身体近来可好?”
乐平一脸谄媚的迎向老人,说着他向对方介绍了一下秦键。
秦键只听心里蹦蹦的直跳,瞳孔收缩着跟了一声,“叶院好。”
被二人唤作叶院的老妇耷拉的眼皮在乐平脸上动了动,接着落到了秦键脸上。
接着秦键就感受到了一股直面而来的压力。
超棒的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 線上看-779. 意外來客!婚禮開始熱推
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 我的鋼琴有詐 起點-779. 意外來客!婚禮開始看書
片刻,老妇扯了扯干裂的嗓子,“你就是廖丫头的那个学生。”
秦键听不出这到底是问句还是陈述句。
但他能感受到对方语气中的不悦。
“是。”他点头道。
老妇嗯了一声,从二人身边走过。
待老妇走远了一点,乐平吹了口气,接着对秦键说道,”你别介意,从我第一次见到叶老的时候她就已经这样了。“
秦键望着老妇的背影目光依然跳跃着,“乐老师,叶院什么来历?”
乐平沉了沉,“你知道叶派吗?”
良久。
秦键点了点头,“您知道叶承乾吗?”


十二点整,在激昂的婚礼进行中,一身洁白婚纱的廖林君在父亲与两位花童的陪伴下,走入红色地毯。
一男一女两名花童分别手持着小捧花和钻戒。
花亭的两旁,由婚的青年们放着礼宾花,撒着鲜花的花瓣。
在所有宾客祝福的目光中,廖林君走至婚礼的舞台中央。
花童和伴郎伴娘分站在台下两侧。
她的父亲将她的手交到了沈清辞的手中。
花童将捧花递给新娘,这对新人站在转身向在场的亲朋好友们缓慢的鞠躬。
这个时候乐池里的秦键大手一挥,熄灭了音乐。
婚礼司仪上台致辞,并向大家介绍新人的证婚人。
致辞完毕。
“哗——————————”
全场鼓掌。
证婚人入席。

weanx優秀都市小說 我的鋼琴有詐討論-753. 一個普通父親的普通話,“再見華沙”熱推-34a7v

我的鋼琴有詐
小說推薦我的鋼琴有詐我的钢琴有诈
飞机赶到华沙时已经是傍晚,宝格酒店已经重新对外开放。
主办方将秦键回到酒店时,整个酒店不再像前几日那般冷清。
挂在酒店大堂的秦键夺冠海报还未摘去,几名等待办理入住的年轻游客正与还报上秦键的合影。
他们熟不知就在他们与海报合影时,海报上的正主正从他们身身边经过。
络绎不绝的旅者匆匆往往,只是没人注意到一个带着帽子和口罩的高大青年的出现。
出了电梯回到房间,秦键扔下行李箱钻进了卫生间。
连续四天的紧凑音乐会旅程到还不不至于让感到精神吃不消,但连续的飞行旅途还是让他他感受到了来自身体的疲惫。
联想到那那些一年在全球各地开上百场音乐会的演奏家,难怪说职业演奏家是一份体力活。
现在想想真是如此,不只是体力活,连一半的睡眠都要在千米高空上补充。
“呼————”
冲了个解乏的热水澡,秦键觉得舒服多了。
给何静打了个电话,姐弟二人聊了好久。
何静那边已经开始了年底音乐会的筹备,秦键问何静急于赶回罗彻斯特的工作进展的如何了,何静告诉她一切顺利。
秦键放下了心,何静这边的关心无非是秦键这几日行程。
虽然两人不时的在微信里交流日常,但她总会担心,即便得到秦键的报安,她也还是会担心。
这是姐姐。
“姐。”秦键把汇报音乐会的事情告诉了何静。
何静听后倒没有太大反应,她只让他用心准备就好,“你明天上午抽个时间给家里去个电话,秦老师昨天电话里还念叨你。”
“我知道了,放心吧姐。”
挂了电话,秦键规划了一下接下来两天的计划。
归国的日期就在眼前,除了31号上午的采访,之间他再没别的事情了。
“明天可以着手开始准备6号的音乐会了。”

10月30日。
华沙时间上午08:14,燕京时间下午14:14。
秦键起床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抄起枕边的手机给秦刚打了个电话。
电话那头秦刚开车到学校。
父子俩一个在办公室喝着茶,一个在酒店房间里走来走去。
聊了近半个小时。

秦刚先给儿子诉了一番苦。
自从他和方雪华回到羊城之后,好像一下也成了名人似的。
可他就是个普通的小学音乐老师,就前几年带着羊城二小合唱团去南市参加电视台举办的歌咏比赛获奖时他才在记者镜头面前说过那么几句话。
现在可到好,隔三差五的采访和拜访让他应接不暇。
不过这苦也甜,儿子现在出名了,他当爹的自然高兴。
面对记者提出的关于秦键成长的问题他没有夸大其辞,,他实事求是的告诉记者:
“秦键小时候所表现出的天赋也只是比同龄人还不错,而且他小时候练琴的时候也不老实,总是想尽办法偷懒。”
秦刚将秦键的钢琴教育成功更多归功在了何静的身上,他向记者表示“秦键学习钢琴的榜样一直都是他姐,他姐毕业回到南市之后也一直在各方面严格要求他。”
在记者问到他对秦键的未来发展有何期望时,秦刚说:
“他能走多远是他自己的本事,我和他妈就是两个普通人,给不了他什么高深的人生指导”
“作为父母我们只能说期望他能在这个过程中有足够的收获和体验。”
“挣钱或成名成家不是我让他学习音乐的初衷。”
“只要他喜欢,他一直弹下去就好。”
记者:“那么您对他(秦键)个人还有什么别的要求吗?”
秦刚:“我希望他未来可以分一些精力用到其他方面的学习上,他现在还只是一名大学生,他未来的路还很长,有些东西是在音乐中学不到的。”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当他站在他的视角将一些问题看的更全面时,我想那时他自己就会更好的规划未来的人生。”

就像秦刚面对南市早报记者的采访中说的那样,他对秦键未来的发展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但是他希望秦键接下来能把更多的精力放到自我的打磨上。
不论是音乐,还是生活。
电话最后,秦刚告诉秦键:“我和你妈最近在燕山府邸看上了一套130的房子,虽然是二手房,不过房子我们前天看过了,9成新,装修的还不错,后天我们就去交定金,今年过年我们就能在新家过年了。”

挂了电话,秦键越发的想家了。
父亲的话总是平淡朴实,又让人心感温暖踏实。
他将肖邦大赛奖金折算的27万转到了秦刚的账户,自己就留了个零头。
接着他想给秦刚发信息说声这是他的心意,不过想了想对方的性子,他直接改成了:‘这次的奖金,帮我存着‘
随后他洗漱离开房间去了餐厅,吃过早饭他赶到了华沙音乐厅。
晨练开始。

接下来的一整天他都在整理练习三份曲目单上的曲子。
凭心而论,一个演奏家拿到肖邦大奖并不意味着他可以将全部的肖邦作品演奏的出神入化le 。
有些曲子秦键觉得自己了解的还不够深入。
就比如第三叙事曲,他认为自己的演奏不如瑞琪儿,还有17号玛祖卡也是,埃德蒙多的整体编排听起来比他更连贯。
不过好在这些都是花时间可以继续去攻克解决的。
结束时,他列下了几个曲目的问题清单,这将是他回国之后要在6号之前解决的问题。

31号中午,秦键赶到波兰电视台的录制现场,参加了波兰电视台的‘肖赛背后’的节目录制。
对于电视节目的录制他没什么感觉,多半也都是配合节目组宣传一些关于肖邦和肖邦大赛背后的故事。
与他一同参与的还有埃德蒙多,整个录制过程中,两人之间没有表现出金银奖之间的间隙。
在节目方要求下,二人还一同合作一首玛祖卡。
他们的配合格外默契。
录完节目秦键与埃德蒙多相互留下了联系方式,临走前,秦键欢迎埃德蒙多来华国开音乐会。
军队系统
“大家会喜欢你的演奏。”
埃德蒙多告诉他有机会一定会去。
腹黑纨少请接招

结束了全部的肖赛日程,傍晚19点,秦键满载着行李在大赛主办方的护送下赶到了肖邦国际机场。
为他送行的人有帕罗肯和翻译。
还有依格拉兹。
19:34。
当飞离开地面时,夜幕下,秦键看着窗外渐渐缩小的城市。
眼前像是划过这一年来的一幕又一幕。
他心里平静,也不平静。
可不论如何,他的这一站已经结束。
“再见,华沙。”

飞机冲出天际,飞向下片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