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ptt-第四百一十二章 家被偷空了相伴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风洲。桃花寨。
看着眼前的村寨,刘达点点头。看来这里就是情报中提到的桃花寨了,看其规模,应该完全不是自己等人的对手。
“神石矿应该是我们的了!”
刘达哈哈大笑。
桃花庭院。
白菜正一脸恭敬地看着苏恩扬,向其禀告桃花寨的事务。
虽然苏恩扬一直让其自己决定,但白菜还是要将各项事务和苏恩扬禀明。
“对了,还有一伙村夫,正在靠近我们寨子!”
末了,白菜补了一句。
“村夫?!”
苏恩扬诧异问道。
“对啊!就是都骑着红毛鸡,不知道来我们这里作什么!”
白菜说道。
在她看来,那些人应该不是想要攻打桃花寨的。毕竟桃花寨的防御禁制可是仙人级的,他们那群人最厉害的,也就破晓境界……
“红毛鸡?!你是说赤羽鸡么?!看来是赤羽门的客人来了!”
苏恩扬恍然。
风洲中,大规模的坐骑中,也只有赤羽门骑着的赤羽鸡是这个颜色和物种了……
“赤羽门?不就是之前打伤我们人那个么?!”
白菜一下子明白过来。
赤羽门已经不在一气派的周边,白菜了解的信息有限。毕竟他们当初记忆的主要内容都是各大仙门有关的,赤羽门并不是任何仙门的下属和附庸,所以只是粗略了解。
在她的印象中,赤羽门在门派中还算实力可以的。但是其财力无法和罡风堡这样的门派媲美,只能算是有战力无财力的门派之一。
“不错,你来处理吧!他们要来进攻我们桃花寨,就让芸绮梦或者青璃随便去个人解决吧!”
苏恩扬不甚在意地说道。
紫电无极和鸡魔还没有回信,按理说赤羽门的人不该在这时候出现在桃花寨。苏恩扬觉得赤羽门这次应该没安什么好心!
“是,主人!”
白菜躬身离去。
桃花寨外。
刘达坐在一边,听着探测的人员禀告附近山脉的神石分布情况。
“掌门,这山脉的神石很是惊人啊!我都怀疑这桃花寨是不是哪个势力的伪装!”
黄集激动地说道。
他这一生,都没有见过这么丰富的神石矿。这简直可以让赤羽门的收入可以追赶罡风堡啊!
“哦?那看来我们要给桃花寨来点压力了!不管是哪个势力,我们都要从他口中抢一块肉了!”
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線上看-第四百一十二章 家被偷空了熱推
刘达笑道。
他并不认为这会是哪个仙门在偷偷开采,因为仙门用不着这么躲躲闪闪。而周围的几个门派中,赤羽门的实力绝对是数一数二的。
“只要我们能吃下这个神石矿的一半,我们赤羽门的年收入直接会翻十倍不止!”
黄集兴奋地说道。
“怎么说?这座神石矿莫非是黄色神石?”
刘达期待地问道。
“掌门啊,何止是黄色神石,我们这次都探测到了青色神石,只是不知道储量,我说的只是保守估计值!”
“毕竟我们只探测了附近的区域,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低级神石肯定更多!”
黄集激动地手舞足蹈。
作为赤羽门工堂的长老,黄集多少年没有如此激动了。实在工堂没有什么成就,给赤羽门带来的收益,还不如赤羽门出售赤羽鸡得来的收益。
现在一座储量和成色都惊人的神石矿出现在黄集的眼前,让他嫉妒兴奋。终于到了我们工堂扬眉吐气的时候了!
“好!等我们拿下桃花寨,再来好好查探神石矿的具体情况!大家修整一下,准备一鼓作气攻下桃花寨!!”
刘达下令道。
这次他们行动,很是隐秘,就连传讯符都全部封禁,就是为了防止进攻计划泄露,让桃花寨有了准备。
从已知的情报来看,桃花寨明面上最少有两位风来境界的修仙者。
看起来战力要比赤羽门差很多,不过刘达依旧不敢掉以轻心。毕竟没有些把握,桃花寨也不会公然开采神石矿了!
尽管桃花寨目前只是出售低级的神石,但也正因为如此,才被赤羽门盯上。
岩洲。脊化沙漠。
沙土宗的几名弟子正在进行例行的巡逻,他们都牵着门派豢养的沙犬。
这是一种生活在沙漠中的灵兽,在沙漠中可以更好的发挥作用,离开沙漠后,它们的作用就要打个折扣了!
所以沙土宗主要将其用作巡逻警戒之类的工作,其他势力很少购买这种特殊的犬。
“汪汪汪!”
这时沙犬们突然狂吠起来。
一名弟子立刻发动“沙丘之眼”,探测沙犬面朝的方向。
一汪血色的湖泊出现在了他的视野中,他立刻闭紧双目。但还是晚了,鲜血从他的眼中流淌下来。
但他来不及管自己的伤势,赶忙嘶喊道。
“是血魔!!”
其他弟子大惊,赶忙发射信号。
但血海魔池中无数的血魔已经睁开了双眼,从池水中爬出,向着沙土宗弟子们的方向而来。
“快跑!”
沙土宗众弟子立马往门派跑。
但如何能逃得过无形无质的血魔,没有一刻钟,沙土宗的弟子已经被追上来的血魔扑倒。
不一会儿,几名沙土宗弟子神态扭曲,继续向沙土宗而去。几只沙犬也眼睛血红,口水淌着往沙土宗方向跑去。
眺望着这一幕的古达魔将,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看来血海魔池已经顺利开始!我们走吧!回青家,做好伪装!”
一行人浩浩荡荡往青家飞去,之前是不知道血海魔池需要多少魔族牺牲,才能顺利激发。
毕竟这血海魔池一直藏在这里,连魔族都只是定期来此投放逝去魔族的魂晶。
天知道这血海魔池的魔晶是否足够,还需要多少魔族才能成功。
本来大家都做好了为魔帝献身的准备,但再牺牲七位魔族后,血海魔池就成功处于待激发状态了。
之后一位魔族主动进行献祭,将血海魔池激发。要不了多久,岩洲就要成为魔族的地盘了!!
古代魔将带着一群情绪激昂的魔族刚返回青家,就发现青家已经被搬空了一半。
黑家的人和一群闻讯而来的散修正在抓紧抢夺剩下的事物,此刻看到青家集体出现,都惊呆了。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線上看-第三百六十七章 黑金游回家鑒賞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在懵逼中,江小黑拿下了擂台赛的冠军。
因为紫电无极和恶臭仙人两人都放弃了竞争。紫电无极本就是自己人,当然不会和江小黑争着当紫家的女婿,他还有姬小烟呢!
而恶臭仙人理由更简单了,本来就是黑金游花钱请他出手的,现在黑金游都直接跑路了!自己还打得个什么!?
“师父,为啥我感觉有点慌啊?”
江小黑对着苏恩扬传音道。
“稳住,别慌!”
苏恩扬安慰道。
此刻,苏恩扬坐在紫石虎的一侧,两人都作为婚礼双方的长辈。
江小黑和紫红觉则站在两人对面,开始行礼递茶。
“咳咳,红觉啊,你放心,我这个徒弟不差的!”
苏恩扬接过紫红觉递来的茶盏,笑呵呵地说道。
“哈哈哈,气湘子道友,名师出高徒,收的徒弟自然不会差!”
紫石虎也在旁边夸赞自己的女婿。
他现在觉得自己有些草率了,早知道黑金游这家伙这么轻易就放弃了联姻,那自己搞个擂台赛干嘛?!
干脆给黑金游单独举办一场友谊赛,自己亲自下场,将孩子直接打哭,不就完事了?这下倒好,自己还真的招来个女婿。
说真的,紫石虎现在对这个女婿更多的是惧怕和厌恶。实在是那铺天盖地的黑水,给人的视觉冲击效果太大了!
紫电无极坐在椅子上,脚都够不着地。但这丝毫不能影响紫电无极在那里大吃特吃,品尝各式美味。
“你们快点啊!我都要吃饱了!”
紫电无极嘟囔道。
这人族的礼节真是繁琐啊,神族有这么会功夫,早就进洞房了!
鸡魔鼻青脸肿的坐在一旁喝着闷酒,他之前去找紫家家主紫石虎去请教,结果被折磨一番。
他心情有些沮丧,觉得自己可能要被江小黑比下去了!
这让他很是难过,不过他旋即想到自己老哥是气湘子、老妈是望鹫妖王,这背景不比任何一人差啊!
望鹫妖王在无妄仙人中也不是弱者,不然哪里能稳稳在望鹫山脉这么多年?!
这么一琢磨,好像只能怪自己不努力了!鸡魔知道自己差在哪里,一个是天赋上,江小黑真的很强;另一个是自己没有人点拨,不像江小黑有气湘子的指点,少去很多弯路。
不过鸡魔没有就此泄气,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不足,现在只要对症下药即可。
这一日紫家上下欢笑,张灯结彩,就连抠门的三长老也拿出些灵石给紫家小辈们发了红包。
不过据说,没递出一份,三长老的脸色就黑上一分,估计是想起自己被黑家三公子坑去的仙石了!
而黑家到现在还没有给他回话,让他很是生气。要不是知道自己在众人中的形象已经根深蒂固,他早就和黑家翻脸了!
五长老紫阔虽然不像三长老紫积水那么抠门,但心里也有些不快。再怎么不抠门,你黑家拿了钱不办事,哪有这个理?
他自己没有成为从龙之臣,还倒贴了一笔仙石。不免对黑家也产生了些抵触心理,开始琢磨是不会有更好的合作对象。
优美都市言情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討論-第三百六十七章 黑金游回家讀書
毕竟隐世家族不少,自己也没必要吊死在一棵树上啊!
岩洲。黑家。
心满意足的寒蝉仙人在一众黑家长老的相送下,离开了黑家,留下一群脸色难看的黑家众人。
“家主,我们要不要追上去,暗中将其解决?!”
黑家四长老黑脊灰问道。
“解决?怎么解决?!你想到破解那个春秋一蝉的办法了?!”
黑泥胜拂袖转身离去。
黑家四长老黑脊灰看着寒蝉仙君离去的方向,表情阴沉,黑家多少年没有受如此侮辱了!?
一个无漏金仙都敢登门要仙石,这要是传出去,黑家的脸岂不是丢尽了?!
“唉,脊灰啊,你也太心急了!这不是让家主难堪么?”
二长老黑腹果叹息道。
“嗯?二长老这话是何意?我何时故意去抹家主的面子了?”
四长老黑脊灰费解地问道。
“你不知道家主就是因为无法破解那小子的春秋一蝉,所以才放走那小子的!”
“不然家主肯定要让那小子倒给我们黑家财物,然后打断腿扔出来!”
二长老黑腹果说道。
“唉,想不到九洲中竟有这等天骄,我们真的是老了啊!”
四长老黑脊灰感叹道。
“老什么?我们的寿元还多着呢!”
二长老黑腹果不屑道。
“哈哈,也是!”
四长老黑脊灰也是笑了起来。
出色的天才一直不少,但能够存活得久,才是硬道理啊!
别看现在寒蝉仙君嘚瑟得不行,这样子的天才容易夭折啊!也不知道这人什么情况,简直装比到了极致!
四长老黑脊灰对寒蝉仙君很是厌恶,其全身上下,无不散发着骚气。
“咦?!那不是金游那小子么?”
二长老黑腹果忽然叫道。
他本身并不参与黑家的内部权力争夺,但四长老黑脊灰却是黑金游这一派系的。
“看他跑得那么欢快,难不成是和紫家的联姻成了?!”
二长老黑腹果猜测道。
“可能吧!那样的话,我这边获胜的可能大增啊!二长老有没有兴趣加盟呢?!”
四长老黑脊灰得意地说道。
黑金游如果日后上位,那黑脊灰妥妥的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啊!
“我还是不参与你们的争斗了!一天天的,就知道争权夺利,都没人好好修炼了!”
優秀都市异能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三百六十七章 黑金游回家看書
二长老黑腹果摇头拒绝。
“什么争权夺利啊!没有争斗,怎么能让家族更加强大啊!”
四长老黑脊灰却是不同意二长老的看法。
在他看来,只有不断的争斗,才能让家族内部也一直有危机感,使得整个家族的实力可以保证提升。
“二长老,四长老!快救救我啊!”
黑金游呼喊着跑了过来。
距离近了,其身上的黑糊糊的一层事物,也映入了二长老和四长老的眼帘。
“他身上是什么东西?!”
二长老黑腹果有些费解,看上去好像一种什么粘液啊!
“不知道,你去通知家主,我在这里招呼!”
四长老黑脊灰说道。

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九章 黑金遊暴露分享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剩下的事情,就是先将出气神功完全掌握,想必之后就可以得到师父传授的其他仙术杀招了吧?!
对于自己的师父,江小黑那是完全信任。他毫不怀疑,师父提供的仙术,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适合自己,能极大提升自己的!!
虽然暂时没看出来这出气神功哪里适合自己,但江小黑觉得自己的师父定有深意!
出气神功让江小黑感觉到了一种流畅写意,第一次发现仙术还能如此使用!
这简直就像是,嗯,就像是一种比较复杂点的神通,使用起来基本不受什么局限。
但和神通不同的是,依旧需要消耗仙元。
而人族可以通过神通印记和神通纹路的方式获得的神通,则分别需要消耗印记本身和自身的肉身之力。
不过江小黑很快就找到了两者的共同之处,水气相似,对于操控这种流动的物体,江小黑还是很有经验的。
“这气湘子有些看不出深浅啊!不过那个江小黑绝对是个天才!”
黑金游在窗缝里盯着对面。
他从没有想过,还有这种仙术。要不是其施展需要放屁,他自己都想学……
可他黑三公子是很注重自己形象的,尤其是现在要提亲,那形象肯定很重要啊!
相比紫家这块大蛋糕,这个仙术完全是可以舍弃的。
而且,自己修行的是水道,这个出气神功虽然不错,但貌似也无法借鉴什么吧?!
难不成自己还能搞出个出水神功?那自己从哪里出水……?
黑金游此刻,看到了紫红觉出现在了对面楼下。
该死啊!她来这里做什么?看来这三人中,那个什么鸡头没啥威胁,是这边两人中……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線上看-第三百三十九章 黑金遊暴露熱推
不过想来气湘子还要点脸的,正道仙门怎么也要讲点廉耻的!
一气派中,气湘子已经是目前辈分最高的存在了。
虽然仙盟中可能还有几位一气派的前辈,但他们已经不管事了!
要是一气派联姻,也应该是给掌门、大长老之类的角色,怎么也不可能是气湘子自己!
那看起来,可能最大的就是那个江小黑了!
这家伙的黑水好恶心,这样也能拿出来当作联姻的对象!?
黑金游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自己这个形象,都精心准备,生怕紫家回绝!
而那个什么江小黑,不过是半路加入一气派的野路子,也可以和自己比么?
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討論-第三百三十九章 黑金遊暴露推薦
不过是傍上了一个好师父,就这么把自己当作什么人物了!?
黑金游直接推门下楼,要去见自己梦寐以求的紫红觉。
“觉儿!我来了!”
黑金游灿烂地笑着。
紫红觉回过头来,看着挥舞着双手的黑金游,直接又把头扭了回去,并高声喊道。
“江小黑,还不赶紧给本姑娘滚下来!”
江小黑有些无奈地看了师父一眼。
“师父,那小姑娘又找来了!”
苏恩扬眼都不眨一下,开口反问。
“见与不见,都在你一念之间,哪来那么多规矩!?”
江小黑嘿嘿一笑,身下气流托起,落在楼下。
“紫姑娘,这么早啊!”
紫红觉生气地瞪了他一眼。
“早什么早?!哪有你早?真的是修习刻苦啊!”
江小黑挠挠头,有些不知所措。
“这不是应该的么?师父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迟起的虫儿被鸟吃!”
紫红觉有些懵,这是什么话?
“为什么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啊?既然鸟儿吃饱了,那晚起的虫儿又怎么会被鸟吃呢?!”
江小黑理所当然地说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早起的鸟儿没有鸟和它抢虫子,但是晚起的虫子,就要面对一群没吃饱的鸟了……”
此时黑金游已经行至两人面前。
“紫大小姐,还有这位江道友!你们好啊!大家应该都认识我,黑家三公子——黑金游!”
江小黑微笑着打招呼。
“是你啊!怎么样?!昨天那个黑水除得干净吗?!”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第三百三十九章 黑金遊暴露熱推
黑金游当时就愣住了,好家伙,这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
“江道友,咳咳,不要提那件事啦!”
紫红觉却是微微扬眉,昨天安排好三人住宿已然不早,这黑金游是从哪里沾染上黑水的!
难不成是江小黑提前和黑金游打过照面了?!还是说……
“黑三公子,你怎么也被江道友的黑水波及到了?!”
“难不成你也是在固惠山那边,被他的大面积黑水仙术波及了!?”
紫红觉当即发问。
黑金游有点懵了,感情你昨天没去灵泉么?
昨天时间有限,黑金游找三长老也问过。但昨天三长老还没和紫红觉身边的守卫们沟通交流,哪里知道具体的情况……
于是今天黑金游有些不知怎么回答,但要说不是固惠山,那自己怎么解释昨日要找江小黑去除黑水!?
“啊!是的,是的,我昨日已经来贵族的路上,不曾想被泼了个狗血淋头!”
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起點-第三百三十九章 黑金遊暴露鑒賞
“本来想要去除掉黑水再来贵族的,不成想这黑水怎么也去不掉!”
“最后,我还是提前来了紫家,正好听三长老说,贵族今日有客人,正好可以去除这种黑水!”
……
听完黑金游的讲述,紫红觉和江小黑表情各异。
江小黑一听,满脑子都是问号,什么固惠山?那是哪里?自己根本没有去过啊!难不成这世上还有第二个人有这种黑水?
而紫红觉则是马上明白,这黑金游应该是去灵泉那里了。
虽然她不知道江小黑有没有和黑金游提前打过照面,但固惠山只不过自己胡说,黑金游竟然承认了。
她昨日和三人谈话间,清晰记得,他们来得方向和固惠山就不是一个方向!
这黑金游明显在说谎!那其想要隐瞒的一定就是知道自己行踪的这件事了!
该死啊!紫家竟然有人给黑金游提供自己的行程,要是黑金游有什么不好的想法,那自己岂不是危险?!
“黑三公子来得早了点,不过既然来我紫家作客,我作为主人,自然不能不招待啊!”
紫红觉嘴角一弯,不知想到了什么事情,竟然笑了起来,看得黑金游一阵心神荡漾。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線上看-第三百二十章 我的兄弟呢熱推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你!”
虹穗禾心里气愤。
要不是紫红觉拖延时间,自己明明可以救下那人的!
但她被紫红觉八爪鱼一样抱住,根本无法动弹,更别说施展遁术了。
法术的施展一般都需要手印和咒语之类的辅助,只有对法术极为娴熟,或者是境界高深。
否则使用法术还是需要一些动作的,而虹穗禾还远远么有到达意随心至的境界。
“怎么啦,姐姐?!觉儿又惹你生气了么?!”
紫红觉可怜兮兮地问道。
“唉,红觉,你可知道,一条生命在我的眼前就这么逝去,我的内心有多么难过么?!”
虹穗禾说道。
“知道,知道!我爹说了,虹姐姐就是九洲最大最大的善人!”
紫红觉天真地说道。
额,虹穗禾一时有些有些羞愧。自己哪里是什么九洲第一大善人?!
只不过自己修习医道,对天地万物都存了救赎之心,若是自己能救却没救,那就违背了自己的医道!
“你呀,以后切不可做这等事了!”
虹穗禾点了点紫红觉光洁的额头。
“我们修仙者,就应该力所能及地帮助那些凡人的!”
紫红觉乖巧地点点。
“知道啦,虹姐姐!我下次就直接将他吊在悬崖上,不会让他摔死的!”
虹穗禾又好气又好笑,只能在紫红觉的小屁股上,重重来了一下。
“啊!好疼啊!对了,虹姐姐,之前那个偷窥的贼人,我们要不要把他的眼珠子挖出来!”
紫红觉揉着自己的小屁股说道。
她说的就是最先进入其中的鸡魔,这家伙竟然直接非礼虹姐姐!
要不是虹姐姐宽宏大量,拦着自己,自己绝对要直接将其千刀万剐,让他在痛苦中死去!
“红觉啊,你要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不要把事情做绝了,不然日后终归会回报在自己身上的!”
紫红觉不耐烦地摇着头。
“知道啦,知道啦,觉儿都记住了!虹姐姐不要再说这些啦!觉儿不爱听!”
虹穗禾无奈地笑笑。
她对于这个小魔头也是没有办法,她本来以为自己可以将本性不坏的紫红觉,引领上正道上来!
如今看来,这真的是一项艰难的任务啊!
“嘻嘻,姐姐在这里等我一会,我去泉眼里拿一颗养颜珠出来!”
紫红觉说完,就一扭身潜入水底了。
虹穗禾看着她迅速消失的影子,摇摇头。
这紫红觉生性活泼,自己真的不想让她成为一个魔道贼子啊!
虽然紫红觉对于魔道中人也是同样的对待,但魔道中人的行事风格,也极度让她不喜!
“好姐姐,大姐姐!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虹穗禾正在想紫红觉的事情,突然收到了传音。
她哪里不知道,这就是之前那个轻薄自己,被紫红觉抓住的小贼!
“你别求饶!没用的!这里是紫家的地方,我也没有办法救你!”
虹穗禾回应道。
之前雾气朦胧,虹穗禾觉得对方不是故意的,但这种事情谁能说得清!
万一对方有什么洞察类的瞳术,故意装作巧合呢?!
虽然觉得这人罪不至死,但流氓也要接受惩戒才对!
“姑奶奶啊!你看我这斗鸡眼,我哪里看得清姑奶奶的仙容仙姿!”
“那完全就是巧合啊!!我们兄弟是听说这里有一处灵泉,可以医治好身上的顽疾,所以才爬上山来的啊!”
鸡魔继续求饶。
他之前虽然是因为事发突然,但也是没想到出手的人手段高超,竟然直接封印住了自己的识海!!
这是什么手段?!为什么自己在岩洲多年,都不知道岩洲仙门和魔门中有这种仙术!?
不过鸡魔也不傻,自己虽然不清楚这所谓的紫家是什么人,但这处灵泉绝对不是私人领地!
“好姐姐,你要非说我轻薄于你,我倒霉,我认栽!”
“但这处灵泉,不是一直都有人上山求取么?!从来没有听说,其是私人的地方啊!”
鸡魔争辩道。
他早已来过这里多次,每一次都是很有收获,这一次自己太不小心了啊!!
“啊?是这样么?!我不知道,红觉妹妹说这里是紫家的领地啊!”
虹穗禾奇怪地自语道。
“不对!红觉妹妹说,山下有紫家安排的护卫守着!你们如果是凡人的话,那是怎么避开守卫的?!”
鸡魔内心叫糟,他那是多次作案,对于此处的地形,已经很是了解。
只要不使用法术,大规模的侦查法术一般是无法察觉到行踪的!
因为大部分的侦查法术都是针对修仙者的,对于没有灵力仙元的人,自然不会想办法来让其也能被侦查到!
直接侦查灵力仙元的波动,可以说是最省时省力的一种方法了,大多数的侦查法术也都是这个原理。
这一座山的地方,几个守卫怎么可能都盯死呢?!自然是要用侦查类的法术来辅助的!
而鸡魔利用自己对于地形的了解,成功地避过可能被看到的路径。
“好姐姐,你真的是冤枉我们兄弟了!”
“我们真的只是凡人,我们是从一条山道上上来的!”
“这都是我们向村寨的老人打听到的!如果姐姐不信,我可以带姐姐重新走一遍的!”
“我们一路上就没见到什么守卫啊!真的不是有意要冒犯姐姐的!”
鸡魔赶忙传音,为自己做无罪辩护。
他可不想被那个小魔头给挖自己的一对斗鸡眼出来!
“这么说,你们兄弟两人都是凡人了?!”
虹穗禾疑问道。
同时她心里刚刚升起的庆幸,一下子又烟消云散了!
本来她以为这两人都是修仙者,那刚才掉落下悬崖的那位还能活命!
可听这人的讲述,他们都真的只是凡人,那掉下去的那位,估计真的已经丧命了!
“两位?!”
鸡魔呆了呆,我们不是三个人么?
梦幻混沌 阿姨是个男生
他的第一直觉就是气湘子那家伙,直接利用手段将自己隐藏起来了!
好家伙!气湘子老哥说不定在暗处看着自己的这个凄惨样子偷笑呢?!
鸡魔忽然觉得自己颜面无光,脸都在自己老哥面前丢尽了!
“是的,我的兄弟呢?他还好吧?!”
鸡魔故作担忧地问道。

uhys7超棒的都市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梅染衣-第三百章 區區小蟲子閲讀-dsol2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呵呵,我的名号就是坎肩大爷!”
无袖老人的天地法相双手摆了一个起手式,周围的早已荒凉的地面,竟然再次开始生出草来!
“这是,木道!!”
烈焰神王眯了眯眼睛,这老东西不简单啊!炼体流走得不应该是力道么,这木道是什么鬼?!
和我们九天神王一样,玩一道御万道呢?也不怕闪了老腰!
“不错!你看起来对木道很熟悉啊!莫非是翠微神尊时期的人物?!”
无袖老人眯了眯眼睛。
那时候的九天神王可是相当的强悍,当时神族威压九天九地,让万族不敢说话。
“哈哈,不要猜测我的身份了!坎肩大爷,来,我们打一场吧!”
烈焰神王双手合十,周身的火焰开始变幻颜色。
这场战斗对无袖老人很是被动,木道被火道克制,这是全天下的认知!
除了翠微神帝的时期,那时候,木道成功压制住了火道。
翠微神帝两次与生死之敌交战,都是木火之战!
而翠微神帝的取胜,也让不少修习木道的人,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哈哈,烈焰侄儿莫急!这就来了!”
无袖老人笑道。
小坎肩飘扬中,无袖老人挥拳。动作很慢,像是在和小孩子玩耍。
但烈焰神王却是面色大变,光是这一击就让他感受到了眼前的老者,已然是离九天神王就差临门一脚了!
自己如今的状态,还真的不能轻视大意啊!
“离火枪!”
烈焰神王直接拿出自己的神器,招架住无袖老人天地法相的攻击。
“坎肩大爷,你不要小看九天神王,差一步,就是天地之遥!”
烈焰神王手中离火枪突然爆发出冲天的火柱,直接袭向无袖老人。
天地法相极其难以打碎,而人族的本体,虽然已经无限接近神族,但因为人族不被天地所钟爱,所以人族更多的是凭借外物。
人族自身虽弱,但其想尽办法依靠外物来提升自己。这也是人族的法术特点,大多借助天地元力的原因。单纯比体内的能量,和身体的素质,人族比不过神族和妖族。
但人族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经过不断地探索,竟然逐步成为了万族中的强者。
九天九地基本都被人神两族占据了,其他的种族都在剩余的角落生存着,要么都已经在虚空中找到了新的世界。
“呵呵,我一生三分之一的时间,都在摸索怎么利用木道和力道与火道战斗!”
无袖老人整个身体鼓胀起来,周围所有的草都开始疯狂地生长,转眼便形成一片森林。
“这是?!神王领域?!坎肩大爷,我真的佩服你,人族竟然有你这样的人物,不过想来,这样的人物只是凤毛麟角吧!”
烈焰神王先是一惊,继而镇定下来。
无袖老人的领域看起来还只是个雏形,不仅没有完全成型,还并不稳定。
在他的那个年代,人族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一直是神族妖族的附属。那时候,有几个不知死活的奴隶,竟然到处宣称人族也可以拥有自己的领域,真的好笑。
为了与神王级别的强者战斗对抗,人族想了天地法相的办法,可以极大的减少自身能量太少的劣势,天地法相可以直接借助天地元力。甚至有疯子,还在虚空尝试借助虚空之力。
但领域才是神王的象征,自身领域展开后,自己将得到极大的增幅,而对手则受到极大的压制。
“你让我想起了,当年那几个疯子。呵呵,这么些年人族出了仙王了吗?!”
烈焰神王不屑地笑道。
领域只有神族和妖族有,所以这两大种族都曾经成为天地的霸主。而万族几乎都无法拥有自己的领域,所以即使修炼到神王同档次境界,一般也不是神族和妖族的对手!
“人族仙王有很多,你们神族早就领教过了!不信的话,你可以回去问一问,尤其是在不败魔尊的时代,我们人族直接打上九天……”
无袖老人随口说道。
人族的仙王很多,有几位战绩惊人,可以强压九天神王,比如一气派的开派祖师——一气道人,一人独战四位九天神王!
“等会!不败魔尊是谁?!魔族不是已经被我们驱逐出去了么?!”
烈焰神王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不应该是神尊么?哪里来的魔尊?!
“不败魔尊就是我们人族的第一位尊者啊!”
无袖老人的天地法相整个身体开始变得有了色彩,无数的花草不断地冒出,藤蔓交织,仿佛化身春之巨人。
“这不可能!坎肩大爷,你不要信口雌黄!”
烈焰神王觉得自己的智商受到了侮辱,人族怎么可能产生尊者?!
“烈焰领域,给我开!”
烈焰神王也放出了自己的领域,如果说他在虚空中的神力得不到补充,那么他的领域,却依旧是实打实的。
炙热的气息将无袖老人吹得小坎肩胡乱飘飞,那些虚空蜉蝣也匆匆逃离了此地。
这种级别的强者,让它们发自血脉中的畏惧。这种感觉主要是烈焰神王带来的,因为他的生命层次已经到了另一个境界。而无袖老人还没有跨出那一步,生命的层次并没有得到提升。
无袖老人面色凝重,虽然知道九天神王的恐怖,但是这么一个老朽的,在虚空中流放了不知多少万年的九天神王,依旧有如此威势?!
但无袖老人此生唯一的志向,就是击杀九天神王,怎么会放弃这个机会!!还有一位九天神王的状态比眼前这位更差么?
如果现在都没有勇气去战斗,那日后怎么能去击杀九天神王?!
想到这里,无袖老人的双眼中散发出熊熊战意。
换亲新娘 朗月秋霜
成功回到矿洞的苏恩扬打量着四周,这次没有那些虚幻的洞穴出现。不过站在一群修仙者的尸体中,还是心里感觉怪怪的。
“师父,虚空通道消失了!两位前辈?!”
江小黑声音有些沙哑。
“放心,他们都是无妄仙人,应对区区小虫子,没一点问题!”
咔嚓,身后的地方裂开一道缝隙,又飞快地在天地的伟力下愈合。
“额,或许,不是小虫子?!”
苏恩扬决定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

n67fv人氣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愛下-第二百九十三章 我就是魔族推薦-kvw7o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何以见得?!”
胡一句有些吃惊,这江小黑是怎么判断出来的?
之所以不用溯本回源,就是因为时间太久远,加上这里没有天地元力,根本无法回溯。
“那边不是写着么?你自己看啊!”
江小黑理所当然地说。
胡一句走近一瞧,还真的是写着呢。
“自与人族一战中,我败亡于一处矿洞,躲了起来。”
“不曾想,里面竟然另有天地!最让我震惊地是,这里竟然有我神族的镇邪塔。”
二零一四之世纪大冒险
“不过到处遍布的魔纹,让我隐隐感觉不妙!”
通缉令,蛮妻撩人
“魔族,那是整个天地的敌人,是万族的死敌!神塔怎么会和魔纹在这里共存?!”
无烬之渊
“我决定要想办法离开这里,这儿给我的感觉很不好!”
“但我寻遍了四处,发现这里实际上就是一处悬浮在虚空的平台而已!!”
读到这里,几人都震惊了。这里竟然是界外虚空?!
神族的镇邪塔怎么会在界外虚空?!神族虽然一直没有停下探索界外虚空的脚步,但其应该还没有与魔族在界外虚空中相遇啊!
魔族来到这边的世界,完全是从另一处空间,通过虚空通道过来的。
几人继续往下看去,想知道这神族之人到底还发现了什么。
“平台四周都是无边无际的虚空,要不是这里有一颗地心磁石,估计所有的事物都会离开平台,在虚空中任意漂浮!”
“我开始开始仔细研究观察平台上的一切,发现这里的中心,就是那座镇邪塔!”
“这不由让我觉得,这里就是一座监狱,流放一位强者的监狱!”
“看着那八层的镇邪塔,我觉得自己的呼吸也愈发沉重起来!”
什么?!几人都抬头,看向镇邪塔的顶端,这座镇邪不是七层么?!
就连无袖老人都彻底变了脸色,要真是八层的镇邪塔,关在这里的人物,起码可以和他对垒!
“不知道里面的神王级强者,是否已经化作死去。”
嫡女谋之高门弃女
“我当然不会冒险去碰镇邪塔,可惜,我自己对空间之道一窍不通!”
“否则,说不定可以借助我们寒月神王在九洲布置的空间坐标,建立起一个暂时的虚空通道!”
“但就当我这么想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竟然有无数的空间之道的参悟凭空出现!”
“我激动无比,觉得这是神尊在庇佑我!赶忙开始参悟空间之道!”
“在这里不知渡过不知多久,我终于将脑海中的空间之道参悟完了。这也让我有了打开虚空通道的能力!”
“但我发现,这里的空间扭曲,形不成稳定的虚空通道。”
“一定是那颗地心磁石太过强大,连空间都在其作用下变形!”
“我决定将其击碎,减少其的作用,让我可以打开一条回去的虚空通道!”
“我很快就这样做了,地心磁石被我击碎,但我没有控制好多少!”
“地心磁石这种事物,一旦被击碎,相互之间就会产生强大的斥力!”
“所以那半颗地心磁石直接就不见了踪影,让我没有了挽回的机会!”
“这也让这座平台的引力减小,很容易就会飘飞出去!”
“不过好在我已经有了足够的空间之道的底蕴,不会真的飘荡在虚空中!”
“我开始感应着寒月神王大人设置的空间坐标,在九洲,这些空间坐标都是公开的!”
“可以让神族更好地机动作战,也方便随时撤离战场,和定点投放!”
“终于,我感应到了一处空间坐标!这让我大喜过望,这说明我离九天九洲不是太远!”
“不过我的欣喜结束了,因为我发现,那座镇邪塔变作了七层!!”
“在神族的记录中,从来没有提到这个变化!难不成是我之前记错了!”
“老实说,我多想不起来怎么来得这里!但心里却有离开这里的欲望不断地冲击着我的脑海!”
“我决定尽快离开,免得生出什么变化!也准备将这里的事情,告知神王,甚至神帝!”
“但就在我构筑出一条虚空通道的时候,我突然失去了离开的欲望,我觉得自己应该留在这里!”
“让尊敬的鸠术魔帅先行离开,而我要替他呆在镇邪塔中,等待我的同族来救援!”
“是的,鸠术魔帅和我是同族啊!他临走之际,帮助我在镇邪塔上,打了一个大洞。”
“他告诉我,虚空里潜藏着无数危险!只有镇邪塔的气息,能够让它们避让!”
“如果想要等他回来,那就好好呆在镇邪塔里!”
“我对鸠术魔帅的话语毫不怀疑,我就是魔族啊!该死的神族,竟然封印鸠术魔帅!”
“这下子你们完蛋了,只要鸠术魔帅去到九洲或者九天,人神两族都要完蛋了!”
“我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鸠术魔帅。他很欣慰,觉得我以后有成为魔帅的潜力!”
“得到鸠术魔帅的肯定,让我很是高兴!但我之前的那条虚空通道不能使用了!”
少将大人,别吃我
再回首拈花一笑
林逸睁开眼睛,往事从他心头涓涓流过。良久他叹息一声,这么说来我已经死了。所以说,这里就是阴曹地府吗?
林逸打量着冰冷的石墙石柱,虽然光洁但却没有一丝温度。
“林逸!你竟然又走神!今日的案卷可写完了?”
一道冷漠的声音从林逸身后传来。
案卷?林逸低头看去,发现面前摆着笔墨纸砚。一沓要记录的情报堆放在桌案边上,正中间摊开的案卷上,正写了一半。
“东胜神洲海东,傲来小国之界花果山,山上石产一卵,见风化一石猴,眼运金光,射冲斗府。……”
这不是西游记么?林逸有些懵圈。回过头看向那位斥责自己之人,只见他身披赤色古衣,腰间悬着一方小小金印,头戴乌纱软帽,脚踩青云靴。
“你是谁啊?”
林逸很是费解地问道。
自己不是死了吗?这难道不是阴曹地狱么?案卷是什么鬼?!难不成现在地府惩罚有罪之人都用上罚抄了?
奇蹟 召喚 師
“我是谁?我是你的顶头上司白斩鸡!赶紧把玉帝需要过目的情报筛出来,等会我还要送去太白金星那里去写成奏折!”
白斩鸡很是生气地说道。
他很是着急,马上就要下班了啊。这几日三界事务繁多,钟书阁的人都急着奋笔疾书,恨不能快些早点结束工作。
这个林逸倒好!在这里开小差。这怎么能忍!!!
“叮咚!叮咚!”
白斩鸡脸色铁青地愣在当场,混蛋啊,下班了!
而在林逸耳中,与下班的铃声一起响起来的还有一道声音。
“叮咚!您的九九六福报送达,请查收!”
林逸当然选择接收啊。看来自己死了没去阴曹地府,反而上天任职了,还有什么九九六福报!真是太好了,又让我回想起了猝死前的岁月。
“夺舍隐患已为您清除!”
“九九六福报日日达!感谢您使用本系统!”
那道声音说完就沉寂下去了。
原来是系统啊,林逸还以为是天庭的九九六真的有福报呢!
“看什么看,老子下班了!”
林逸瞪了一眼在那里怒视自己的白斩鸡。老子上辈子就是加班猝死,这一次,下班时间别想再坑老子!
白斩鸡在林逸凶狠的目光中败下阵来,他只能看着林逸离开。
他本身也很想离开,但想到自己的上司明日的脸色。白斩鸡万分不舍地望了望家的方向,回到了钟书阁中,去做林逸没有做完的工作。
“该死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的嘴真碎,上报回这么多事情!”
白斩鸡一边写一边抱怨道。
千里眼和顺风耳是天庭的侦查主力,自然上报的情报也是最多。
但这两个老小子可没什么职业道德,要不是知道钟书阁是不允许法术探查,白斩鸡都不敢抱怨的。

awjnd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討論-第二百九十一章 萬里一推車鑒賞-ed63r

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
小說推薦小師叔超強卻有拖延症小师叔超强却有拖延症
苏恩扬立刻察觉不对,鸡魔怎么一下子飞那么高,看样子都要离地千米了!
终极 兵 王 混 都市
“巡游使大人,赶紧将鸡仔救回来吧!再这么飞下去,等会就找不到人了!”
江小黑连忙向胡一句求救。
在场的,只有胡一句不会受制于飞行方面的限制,毕竟人家就是修习空间之道的。
不能飞的时候,人家不还有空间移动类的仙术么?!
極品 醫 仙
“看我大手,抓鸡无数!”
胡一句大手一伸,在空中虚握。
鸡魔正在不受控制地飘起,突然一种束缚感出现,让自己的身体直接停留在了原处。
“这是?!”
大宋海贼 疙瘩
鸡魔还没得及细想,就觉得自己眼前一晃,已经又看到了苏恩扬和江小黑两人。
穿越之霸道千金不讲理
“咦,我回来了!咕咕咕!”
鸡魔兴奋地叫道,他有些后怕,黑暗的天空中,没有一丝星光,仿佛是垂落千年的帷幕。
看着被胡一句抓着脖子的鸡魔,苏恩扬和江小黑强自忍住自己的笑意。
“还不谢谢巡游使大人!”
苏恩扬瞪了鸡魔一眼。
鸡魔恍然大悟,直接扭转脖子,准备向胡一句道谢。
就听嘎嘣一声脆响,鸡魔的脖子断了!
“我擦!我不是故意地啊?!”
胡一句有些慌了,自己抓鸡无数,那是很有经验的,怎么会这么将鸡魔直接握断?!
“巡游使大人,还有没有鸡毛了,快救我啊!”
鸡魔惊慌地大喊。他的头颅低垂着,倒看着胡一句。
“额,有的有的!你别着急,这可是一只神鸡身上的羽毛,效果杠杠滴!”
胡一句开始在空间手镯中寻找羽毛。
“妈妈咪啊!那可真是太好了!”
鸡魔将自己打了结的脖子解开,很是期待地说道。
“我给你找,你一定要挺住啊!”
胡一句有些紧张,丫的,难不成是自己空间之道上有了纰漏,一个不小心,让鸡魔脖子错位了?
傲世嫡妃
但随即他就看到那只刚才脖子拖拉,好像只剩一口气的鸡魔,正在用热切的眼光看着他。
“你丫装的啊!”
中国国际关系现代化
胡一句上去就是一脚,将鸡魔踢了个狗啃泥。
“我这不是要一点补偿费么?!”
鸡魔很无辜地说道。
他之前,真的是以为自己会一个人飘到不知哪里去呢。
“你们几个小兔崽子,真是让老夫一顿好找啊!”
无袖老人大步流星地从远处跑了过来。
“前辈!”
几人都兴奋起来了,有了无袖老人在,那最起码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了。
结果众人还没来得及表达自己的喜悦,就看到无袖老人的身体飘了起来。
不是吧!几人心里都冒出这个念头。
鸡魔和江小黑直接将脑袋转向胡一句,死死地盯着他。
“看我干什么?你们不知道那老家伙多沉么?!”
胡一句有些头疼。
虽说同为无妄境界,但无袖老人强的可怕,根本不是自己随手一个空间法术可以撬动的存在。
“小胡子,你又说老夫什么坏话呢!”
无袖老人问道。
好家伙,无袖老人没有一丝惊慌,反而还朝这边笑了笑。
“大破灭拳!”
“大金刚掌!”
“大陀螺钻!”
无袖老人对着天空就是挥出自己的攻击。
就连离无袖老人还有一段距离的几人,都感受到了迎面的狂风,和刺耳的尖啸。
“这是?!”
胡一句惊讶地长大了嘴巴。
无袖老人竟然凭借着炼体流的攻击手段,成功回到了地面!!
胡一句感觉自己对炼体流存在着误解,要么就是无袖老人的炼体流已经不是一般炼体修仙者可以企及的。
“反作用力?!”
苏恩扬一拍脑袋,自己怎么没想到呢!估计要是自己对着天空来一个气贯长虹,应该也可以回来,而且回来地更快!
“看你那乡巴佬的样子!怎么,你以为老夫还要求你帮忙啊!”
无袖老人来到几人身前。
“哪里哪里,我这不是被无袖前辈的仙威震慑住了么!”
胡一句赔笑。
见鬼啊,刚才我他喵感觉空间都隐隐出现裂缝了!我怀疑无袖老人这老家伙,已经可以直接肉身撕裂空间了!
“怎么?那个小丫头没和你们在一块么?”
无袖老人问道。
“她被出现的洞穴吞掉了!”
江小黑说道。
“那应该和我们在同一个地方!”
无袖老人环视周围,除了自己来的方向,貌似周围没什么遮挡物。
“你们看,她会不会是去了那边!”
鸡魔指了指远方隐隐可见的一处高塔式的建筑。
“嗯?刚才老夫竟然没看到?这里绝对有古怪!”
无袖老人眯了眯眼睛,那座高塔,给他的感觉很是怪异。
从自己的感受上来说,竟然觉得其更像是神族的手笔。
“我们过去瞧瞧!”
无袖老人说道。
几人自然没有异议,此时也只能边探索,边寻找回去的路了。
这里视线中最高的就是那座高塔了,如果金铃儿也在这地方,一定也会注意到高塔的。
因为不能飞行,几人都选择了步行。好在苏恩扬及时拿出了可以乘坐的灵器,来充当自己等人的交通工具。
“你别说,我好久没有用过灵器了,这玩意还别有一番风趣啊!”
胡一句控制着木制的小毛驴,在地上撒丫子跑着。
“前辈,你慢一点啊!”
冥婚夜嫁:鬼夫王爷,别过来 心月如初
鸡魔无奈地喊道。
他使用的灵器是一只独轮车,走起来晃晃悠悠地,要不是鸡魔自己的平衡能力出众,估计已经多次翻车了。
“无妨,他也就能骑骑驴了!不像我们!”
无袖老人淡然地说道。
他的脚下是一只滑板,一双轮子都在冒着烟,整个板面都剧烈地弯曲着,不断发出吱呀吱呀的悲鸣。
“额,前辈风采出众啊!”
江小黑羡慕不已,相比于其他人,他觉得自己师父一定是故意刁难自己。
他此刻正推着小推车,这小车,需要你不断地输入灵力,才能前进。
操控起来就和真的推车一样,完全没有一点仙家该有的飘逸。
“你也不差,你这可是有名的万里一推车啊!”
无袖老人颇为感慨地说道。
“啊?前辈识得此车?!”
江小黑有些欣喜,难不成这车还有什么自己没有发现的好处?
“嗯,是的!当初我们惩罚门派弟子的时候,就是让他们推着这车!”
无袖老人怀念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