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大唐騰飛之路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58 換衣服的規矩熱推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你们…你们竟然把佛祖的家给拆了?”
萧寒有些呆滞的把目光从那座宫殿式建筑收回来,然后又突然发现在前面的一片空旷中,还有着几处依稀可见的建筑残骸凸起在平台上。
看这样子,那些残骸毫无疑问,就是原先的寺庙的院墙和前殿!也不知道这些建筑是早就坍塌了,还是被眼前这些家伙给强拆了!
“回侯爷话。”
看到萧寒牙疼般抽着冷气,身侧一个约摸五六十岁左右的管事走上前来,恭敬的拱手回答道:”这儿原先确实是一处隐匿在山中的寺庙,不过在前朝的时候就已经毁于战火混乱,我们当初在接到命令,寻找作坊地址的时候,意外发现这里地处隐蔽,且山上只有一条路可供进出,易于监管,所以就选择了这里。”
“原先就是废弃的?”萧寒听到这个答案,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58 換衣服的規矩展示
敬鬼神而远之!
在这世上有些东西你可以不信,但是最好也不要去随意诋毁!
比如这座寺庙,人家要是好好的立在这里,你们一群人土匪一样占了人家的地方,赶了人家的信徒,再拆了人家的家,最后把这里做成研制杀人武器的地方。
天知道会不会触怒冥冥之中的神秘,从而降下奇祸?
“不是我们毁的就好,冤有头债有主,佛祖神仙应该是讲道理的!”
低声嘀咕了一句,萧寒正想要问问是谁毁了这里,突然间想到管事刚刚说的话:“等等,一样条路进出?就刚刚我走的那条路?”
“是的!这样不管是谁想上山,都逃不过守卫的眼睛!完全符合作坊安全的条件。”
管事闻言笑着拱拱手回答,神情极为得意!根本没发现萧寒那古怪的眼神。
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58 換衣服的規矩相伴
“那个,我问一下,就那么一条路,还那么难走,你们这么多人的吃喝拉撒,怎么解决?”
人氣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青島可樂-1358 換衣服的規矩看書
看着这个被他划归到“二百五”里面的管事,萧寒嘴角抽搐了几下,问出了自己最想知道的问题!
因为他刚刚想:就现在看来,这座山上最少有一两百个人,别说其他,光要供应这么多人的饮食,每天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这家伙可千万别告诉自己:这里人每天都到点去山下吃饭!那样的话,好家伙,一天三顿饭,来回六趟山路,别的活就不用干了,光溜腿了。
“回侯爷话!”
面对着萧寒怪异的眼神,那管事却越发的得意,他伸手一指远处平台边上,笑着扶须答道:“山上不得开火,所以饮食都是从山下做好,用绳索拉到山上的,喏,就在那里,有个辘轳,当然人也可以从那里上下,要是侯爷觉得上山下山太累,不妨试试乘坐那个,很快的!”
“哦?绳索?”萧寒随着管事的指点看去,果然在平台边上看到一架很大的辘轳,侧面把手还配着棘轮,一条粗如手臂的绳索缠绕在上面,另一头垂下山崖,随着山风不断摇曳。
“呃,还是算了,走山路就挺好!”看着在空中抖动的绳索,萧寒的脸有些黑。
在经历过纤绳被人动了手脚呃事情后,他这辈子可算是长了记性,在铁丝绳出来前,绝不轻易信任这时候的绳子!
上次纤绳断了是他命大,死里逃生!
要是在这里再来一次?
想想在山路中途看到的云雾,萧寒觉的自己就算是天选之子,掉下去也得回归到主的身边……
“侯爷您放心,这个绝对安全,小老儿腿脚不灵活,经常坐这东西上下,绝对没有问题!沿途还可以看看山景,绝对是美不胜收!”
管事不知萧寒对绳索生出了恐惧症,还在极力鼓吹着“人工电梯”的好处!,殊不知萧寒在心里已经把他骂了一个狗血淋头。
你丫的都五六十岁了,就算是死了也够本了!可小爷才二十来岁,未来大好的生活在等着我!
平日里小爷走路都不沿着屋檐下走,生怕掉下片瓦砸头上,你却让我去坐那连个保险都没有的玩意?
“您看,这个辘轳上有棘轮,就算是上面的人失手,也不会滑落,安全方面……”
“好吧,这个以后有机会再说,我们先看看工坊?”
萧寒实在是受不了这个管事的殷勤劝导,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又不好训斥他,毕竟人家也是一片好心,所以最后忍无可忍,只能把公事搬出来封住他的嘴。
这一招果然有效,那个管事见萧寒要先忙公事,虽然有些遗憾,却也只能悻悻的闭嘴,不再推销他的“伟大创举”,专而领萧寒一行人去到一侧专门用作换衣的木屋,准备更换衣服。
自当初李世民分立后,秦岭东面和秦岭西面的两个火器研究工坊虽然在研究方向,以及研究成果上天差地别,但是在有关安全的条例来说,却是完全一样的!
不管哪个工坊发现对安全有利的方法,必须无偿提供给另外一个工坊使用,绝对不准藏私!
眼前的这一条:想进火器工坊,必须在外面脱下衣服,换上葛布麻衣,带专用帽子,同时身上不准携带任何金属,火源,甚至配饰,就连固定头发的发簪也不准带!就是两院一模一样。
当然,这不是刻意难为人,而是明明白白写在条例里,作为任何一个进工坊的人,所必须遵守的铁规!
换句话说,就算是皇帝要来,也必须遵守!
一开始,还有人对此不以为然,认为这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穿自己衣服进去能怎么样,还怕弄脏了衣服?
结果,那些被特意安排在附近的守卫在听到他们的抱怨后,也不与他们废话,直接揪着人去看了一个实验!
一个丝绸与毛发摩擦,打起火花的实验。
当那些人看到摩擦生出的火花出现在空中时,所有的异议就全部都消失了!
等再看到那摩擦生出的火花,直接点燃了火`药,将无比坚实的山石都炸出一个窟窿后!这些人恨不得连自己的兜裆裤都一并给换了!
换个衣服,能费多大事?哪有小命重要?

精彩都市言情 大唐騰飛之路 ptt-1315 出發分享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如果时间可以倒回,马老六绝对会在下船的那一刻,就直接纵身跳到冰冷的江里,起码那样就不用跑过来,平白担了这天大的危险。
可是,人生没有如果,时间更加不会重来!
现在的马老六,就是一只上了贼船的肥羊。
而他对面的萧寒,则是那个提着大片刀,冷笑着问他是吃板刀面呢,还是混沌面的强人!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 線上看-1315 出發閲讀
感觉到脖子根都在凉嗖嗖的往外冒着冷气,马老六犹豫了半响,最终还是硬着头皮,咬牙接下这趟差事。
失魂落魄的去到一边,与那些同样苦着脸的船老大商议了半响,直到萧寒都等的快不耐烦了,这些人才算是商量出一个主意。
“我们觉得,可以先找几艘坚实的福船在前面引路!如果遇到浮冰,冰坝,直接仗着船坚木硬直接撞过去!就算一不小心撞毁了,也不过是损失一艘船罢了!”
小心的把这个主意说出,马老六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浮冰,冰坝,这都是行船人最怕的东西,甚至比暗礁还可怕!毕竟暗礁看得清,不会跑,而冰,可是看不清,还会跑的!
“破冰船?”与忐忑的马老六不同,萧寒听到这个主意,眼睛却立刻亮了起来。
后世破冰船乘风破浪的模样他不是没见过,虽说这时候的船远不及后世结实,但是他也并不是去南北极,只用来对付一下运河里残存的冰块,应该也够用了。
既然有了主意,那接下来干就成了!
萧寒一边请吴县令代为寻找福船,一边指挥其他人把码头上的粮食往沙船上运,务必在明天之前装完粮食,不能耽误路程。
一声令下,偌大的港口很快就忙碌了起来。
歇了一冬天的码头劳工纷纷从各处涌出,跟蚂蚁搬家一般,将一袋袋粮食从码头扛到船上。
“还是慢了!”
站在码头上看着忙碌了半天,却依旧没有什么减少的粮食,萧寒的心不免也跟着急迫起来。
他左右看看,快步走到一摞粮食旁边,抓着最上面的一个麻袋猛一用力!
麻袋纹丝不动,他自己却险些闪了腰……
“嘶……怎么这么沉!”扶着老腰,萧寒惊愕的看着手中的麻袋自言自语道。
在他后面,甲一的脸都黑了,赶紧过来用身子挡住他,同时小声说道:“咳咳,侯爷,这一袋子粮食足有一石重,没扛过包的人根本扛不起来,更别说还要走那么远的路送到船上,您还是歇歇吧,他们会尽力的!”
“我就是试试,没想着作秀……”萧寒的脸有些红,难道他的表演迹象就这样明显,连自己的手下都能一眼看穿?
“哦~”甲一很认真的点点头,不过“我不信”三个字,几乎都要刻在他的脸上了。
萧寒也是无奈,罢了,反正都是自己人,不丢脸,随便他怎么想吧。
“你去问问这块码头谁负责,多给他些钱,不管是加班也好,招人也好!明天早晨,我要看到这些船全部装完!”
抛去亲自动手帮忙的心思,萧寒决定还是用简单,最直接的方法,加钱!
同样在底层摸爬滚打过,萧寒清楚只凭一腔热血,谁也不能在一项工作上坚持很久!
但是再加上利益,那就不同了,要不怎么说,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吩咐完这些事情,萧寒就领着一众官员离开了这里,因为他发现,自己在这,那些人干活都放不开手脚,还不如回去收拾收拾自己的东西,好做启程的准备。
第二天,天还未亮。
眼睛红的跟兔子一样的马老六就匆匆跑来禀报:一切准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得知消息的萧寒自然是大喜,顾不上洗漱,跟着马老六就直接去了码头。
清晨的码头安静无比,除了有几个还没来得及回去睡觉的脚夫,再看不到其他什么人。
至于原本堆满码头的粮食,在这一夜之间,也少了足足一小半。
一路不停的走到岸边,上百艘大船已经整整齐齐的排列在大河边上,远远望去,隐约还能看到一些水手在爬上爬下,似乎忙着出发前最后的检查。
“侯爷,这些沙船都已经装载完毕,剩下沙船的也已经通知好了,只等这些船让开河道,它们就可以靠港装载。”
马老六估计昨天一夜都没睡过觉,两只眼睛肿的跟核桃一样,但这时候还是强打起精神,为萧寒解说他一夜做的准备情况。
“好!”
萧寒听了他的话,重重的点点头,然后又看着那些吃水颇深的沙船,低声问道:“前面河道探查的怎么样?”
马老六咧开干裂的嘴唇笑了笑:“回侯爷,福船昨天夜里就已经先行出发,如果他们发现有什么问题,就会立刻放下小船,顺水回报!”
萧寒再次点头:“那依你看,什么时候启程?”
马老六这下没急着回答,而是先用手指蘸了蘸吐沫,举在空中试了下风向,然后才收回手道:“现在已经是起了南风,虽然风力不大,但正适合装满粮食的沙船,所以小人认为,随时可以出发!”
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马老六也是结结实实狠下了心!
在昨夜间,他也想明白了。
不管萧寒为什么突然变得急切起来,对他来说,那都好比王八上了砧板,伸脑袋也是一刀,缩脖子还是一刀!
马老六本身就是泼皮的性子,发觉怎样都是一刀,就知道怕也没有什么用!
现今之计,唯有拼了这条老命,看看老天给不给自己一个活命的机会!
这次熬过去,对他来说就是天高海阔,熬不过去,最多不过原地下葬……
“既然随时都可以出发,那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发!”
面对着一眼望不见尽头的江面,萧寒用力的握了握拳头,向着空中挥去!
马老六只知他自己多愁苦,哪里想得到萧寒此时心中比他还苦?
毕竟马老六担心的,不过是这五十万石粮食,而萧寒担心的,却是接下来两国的去留存亡!
粮食没了,可以再种,但是机会没了,谁知道还会不会来?!

qd7s1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296 夜話推薦-i4tvi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大唐腾飞之路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
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
很巧,当萧寒的船只来到苏州的时候,差不多也是夜半时分。
不过,又有些不巧,张继当初宿在船上时听到的钟声,萧寒却无缘得听。
有些失落的萧寒为此,还特地找来熟悉苏州的船老大,向他询问关千古名刹寒山寺的情况。
通天 大聖
不想,那号称地域通的船老大听到萧寒的询问后,竟是一脸的茫然,直言没听说过还有一座叫做寒山寺的寺庙。
直到后来萧寒连说带比划,又把那极具代表性的钟声搬出来,那船老大才猛然醒悟,笑着对萧寒拱拱手道:
“哈哈,客官说的是妙利普明塔院吧!对!这附近是有这么一个寺院,就在城外五里左右,在寺院中,也确实有这么一口钟!
不过人家那钟,是早晨才敲的!晚上响的,只有鼓!晨钟暮鼓嘛,这是寺院的规矩,没听说过哪个寺院有夜里敲钟的,不怕吵醒周围的人家,让人把庙给拆了?”
“哦?晨钟暮鼓,原来还有这般讲究?”萧寒有些脸红,他之前光听说过这句成语,但是究竟何为晨钟暮鼓,却从未深究过。
“那是!”船老大对萧寒这个大客户很客气,闻言哈哈笑了两声,这才继续借着刚刚萧寒的问话,问道:”咦?客人以前没来过苏州城吧?那是从哪里知道这座妙利普明塔院?怎么又叫它寒山寺?”
“咳咳……我是从树上看的,可能是写书的人把名字记错了吧。”萧寒干咳了两声,随便找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他刚刚猛然想起:寒山寺的名字,好像是因为那两个著名的和尚而来!而如今那两个和尚,估计还不知道在哪挂单云游四海吧?
船老大没发觉萧寒在诓他,闻言一脸羡慕的说道:“都说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果然如此。”
“哪里,哪里!我这不就把名字也弄错了么。”萧寒摇摇头,苦笑一声,然后又与那船老大客套几句,这才起身送他出了房间。
回到房间,中重新坐下。
看着桌子上那一豆烛火,再想着寒山,拾得二位高僧。
重生 超 模
萧寒在这一刻,突然有种未来与过去,在此时重叠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
让他原先还存在的丝丝睡意也瞬间消散不见,于是萧寒想了想,索性起身,一边低声念着二人的对话,一面向着甲板走去,想着看一看千年前的苏州故景。
只不过,萧寒没有想到,这么晚了,甲板上依然还有人。
重生之全能赢家
在那盏气死风灯下面,一个俏丽的身影静静的立在那里,夜风吹动她的发丝,一眼看去,有种说不出的轻灵美感。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甲板中间,萧寒低着头,将这段流传千年的对话念完,这才突然发觉紫衣就在前面,当即大为尴尬!
话说,自从两人在船上发生那起误会后,紫衣这几天就一直若有若无的在躲着他。
阮郎归
淘金魔手
而萧寒因为占了人家便宜,心中发虚,自然也不可能光明正大的找她。
所以,当两人在大夜里又突然遇上,萧寒心中的第一个想法不是花前月下,而是想着要不要避开?
“咳咳,怕什么!没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踌躇几步,萧寒觉得此时退去,会更显得心虚,于是咬牙挤出一个微笑,装作很自然的样子,上前跟紫衣打着招呼:
“呵呵,长夜漫漫,无心睡眠,原来我以为只有我睡不着,没想到紫衣姑娘你也睡不着。”
这句话刚出口,萧寒立刻恨不得跳起来给自己一巴掌!
自己脑子宕机了?怎么能说出这句话?这句可是至尊宝调戏晶晶姑娘的话!
此时,此景,此话?自己这不是明着在调戏人家?
反应过来的萧寒赶紧心虚的朝左右看看。
还好,甲板上没有其他人在,这多少让萧寒松了口气。
“嗯?侯爷为什么睡不着?”
前面,紫衣听到声音,消瘦的肩头动了一下,然后缓缓转身,一双美丽的眼睛看向萧寒,目中似乎带着些幽怨。
“哈…哈哈,可能是白天睡多了吧……”
萧寒被这个眼神看着,心里更加没底,只能随口编出个理由应付着,只是他的那张脸,却已经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此时的他,哪还有一朝国侯的模样?整个就跟一位有贼心,没贼胆的小偷一样,要是紫衣再多说几句,他非得跳江里不成。
“咯咯……”
紫衣看出了萧寒的窘态,不禁“噗嗤”一笑,在这笑容下,似乎整片夜空都瞬间变得温和了起来。
“侯爷刚刚念得诗很有趣,不过怎么听,都像是一个出世之人的感悟,不像是您的诗啊?”
笑过之后,紫衣很自然的理了理鬓间的发丝,把话题从暧昧,引到萧寒刚刚念的诗句上。
“啊?哦!”
萧寒见紫衣不纠结那段至尊宝的名言,而是说到诗句上,脸上的窘态终于散去了一些,同时也在心里暗暗骂自己,人家一个女孩子都不怕,自己怕个什么劲?做不了禽兽,也不能连禽兽都不如吧?
“不错,你连这个都能听出来,果然厉害!”
自嘲的一笑,萧寒挺起胸膛,上前两步与紫衣站在一起,凭栏远望苏州城内的星星灯火。
不过两人此时虽然站在一起,却并没靠在一块,中间还留着一个人的空档。
望着城里的灯火,与天上的星辰相互辉映,彻底去了尴尬的萧寒长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口道:“这是两位高僧的对话,听起来很有道理,但是和你说的一样,它却不并适合我!我一直以为,等待的时间太久,做人应该只争朝夕!”
“等待时间太久么?”
紫衣侧过脑袋,深深地看了萧寒一眼,然后回过头,像是自言自语般说道:“是啊,应该朝夕与争,方才不负韶华。”

flywa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大唐騰飛之路-1294 着火讀書-yzs3m

大唐騰飛之路
小說推薦大唐騰飛之路
安抚了马帮主几句,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问的信息。
萧寒紧接着又让人去找了县尉,从已经蒙了厚厚一层灰尘的润州库房中,找到了当初南城的房产地契。
至此,南城产业的主人,已经彻底明了在萧寒的眼前!
不过,就在所有人以为萧寒掌握了这些,这就要行雷霆手段之时。
他却突的一收,宛若无事人一般,开始忙着雇佣客船,研究下一站的地点。
南城,似乎已经被他忘记了。
————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站在甲板上,沐浴着夕阳,看那夕阳余晖将面前滚滚的河水染成血红一片,萧寒突然诗兴大发,当即摇头晃脑的吟诵一句!
然后,然后就忘词了……
朝歌 罗毅祥
“嘶,这诗后面是啥来着?小乔嫁给谁?咳咳,好像没嫁给我……”
迎着风,尴尬的站了半天,萧寒也没憋出下面的一句,反倒被吹来的冷风,把他的鼻涕泡都快冻出来了!
哎,都怪自己!
当初学这首诗的时候,满脑子想的都是美艳的姐妹花大乔和小乔,有美女可以歪歪,鬼还记得什么诗文?
“咳咳,下一句嘛,等我再推敲推敲……”
绞尽脑汁,也想不起下一句,萧寒只能厚着脸皮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然后看都不敢看周围几人,转身一溜烟的往船舱里跑去。
不过,萧寒的担心似乎是有些多余。
无双邪医 黑式
在他身边的人除了紫衣,就没个正经文化人,偏偏紫衣还不在甲板上。
我的美女养成计划
于是,那几个文盲看到终于不用陪着家主,在冷风里发什么鸟神经,可以回屋里暖和暖和时。
他们不光没取笑的意思,反而齐齐松了口气,也缩着脖子争先恐后的往船舱钻去。
唯有慢一拍的愣子一边看着江水,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大江东去?咱这明明是向南吧?侯爷是不是晕船忘了方向?
愣子的方向感没有错,他们此时,确实在向南。
就在在经历过人头事件过后,马老六专程从外地跑回来拜会过萧寒。
等风尘仆仆的马老六确定萧寒没有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顺便又把这两天他的工作成果,跟萧寒交代了一下。
船,他已经找的差不多了!
黑道總裁的愛人
人,也基本都定了下来!
接下来,只需要萧寒给出地点,这支巨型的船队,就可以从各处启航,向那里集结。
说完了这些,马老六还跟萧寒建议:运粮的事,一定要尽早安排好!当春天来临,冰雪消融,这些船就可以借着南风,一路北上,直抵关中。
否则,以运河由北至南的天然水流方向,一路上不知需要调动多少纤夫民壮,才能将这支船队送抵长安。
专业的事情,必须听从专业人的建议!
所以萧寒对于马老六的提议从善如流,当即收拾东西,乘船顺江南下。
————
“王管家,那人今日已经到了南浔。”
就在萧寒与小东一群人挤在船舱中抢着烤着火炉时,润州南城古宅内,一个黑衣劲服的汉子从门外倏然闪入,看到坐在屋里的老管家,连忙对他拱手施礼说道。
“哦?已经到了南浔了?呵呵,速度够快的!”
倾君侧·等皇的女人
老管家听到声音,垂下的眼睑抬了抬,突然自得的笑了起来:“看看,这位小侯爷对我们王家,也是忌惮的很嘛!亏我担心了这么久,生怕他年轻气盛,吃不下这口气,要与我们王家开战。”
男色天下
“哈哈,量他也不敢!”
汉子见老管家心情不错,也跟着恭维道:“王管家,您本就不用这么大惊小怪!咱们王家立足山东这都已经千年有余!
邪皇禁宠:绝世美妃似毒药 沛涵
他一个小小县候,出身简末,背后也无家族扶持!只靠刚立国不过十年的小皇帝照拂,怎么可能敢与我们为敌?照我说,您先前肯把那些人头交给他,已经是给足了他的面子,他该感恩戴德才是!”
“呵呵,这些已经过去了,就不要再说了!”提到人头,老管家的脸色微微一变,摇摇头道:“这里毕竟只是家里的一处宅子,又不是老家祖屋。
用几个蠢材的脑袋来了却此事,算不得什么亏赚!不过我今天听采买的下人说,前两日有人跟那些粮商菜贩悄悄打听过咱家的食粮采买,不知是不是……”
老管家这句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戛然而止!随后,他的眼睛蓦然睁大,似乎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那个汉子习惯性的弯着腰,看到老管家这幅模样,正觉得奇怪!突然间,他也感觉出不对来!
从落魄不堪到万人敬仰 子木清欢
四周的房间,好像在震动?
而且随着这震动,还有无数肉眼可见的灰尘瞬间弥漫而出,笼罩在整个房间里!
面前的这一幕实在是过于诡异,老管家与那汉子还没想清楚发生了什么,一声巨大的轰鸣,已经携裹着重重狂风,自前院席卷而来!
“砰砰砰……”
雕花镶嵌的精美门窗在这股狂风下,真如纸糊的一样,连一秒钟都没坚持上,就已经轰然碎裂,化为无数碎屑,倒飞进了屋里!
“怎么回事?!”老管家骇然大吼,可惜他的声音刚一出口,就被淹没在了这道狂风之中,而紧接着,他的身体也被狂风冲的倒飞出去,然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轰……”
邀狼入室
就在老管家身体落地时,又是一道轰鸣紧随而来!
如果说,上一道只是降临在前院,那这一道,已经结结实实的落在了前屋当中!
爆炸声起,无数碎木瓦片飞溅而去!
原本精美绝伦帷幔随之燃起大火,又被冲击力带起的狂风冲散到四方!
一时间,整个南城老宅,都陷入了一片火海当中!
“不,不!”从地上爬起来的老管家透过残破的门框看到这一切,大吼一声,双目登时一片赤红,宛如外面那升腾的火焰。
顾不上身边被一根木棍穿胸而过,眼看就活不成的壮汉。
也顾不上自己身上密密麻麻,渗着鲜血的伤口!
老管家挣扎着冲到了外面,两行血泪滚滚而下,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这是王家!这是我守护了几十年的王家啊!!!萧寒,你安敢如此!”
“轰……”
回应他的,是又一声轰鸣巨响!
“恶贼!”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声嘶力竭的吼出了最后两个字,然后就这样,一步,一步,径直走入了面前的火海!
这一夜,南城,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