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吃仙丹

gqhnr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討論-第三百二十二章 和氣(祝大家元旦快樂)分享-kwrof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古玩之先声夺人
李兰说:“他去看病人了,不过他给我写了保证书留了手机号码,还有医院保安见证,他如果敢不负责,咱们就报警!”
赵琦点了点头,既然如此,他就放心了,他对着坐在轮椅上的父亲说:“爸,您现在感觉怎么样?”
赵永年看了看自己包扎起来的腿,有些愁眉不展:“还行吧,不过我这一受伤,小乖那边只能麻烦你跟你妈了。”
赵琦提议道:“我觉得还是请护工吧。”
李兰对此还是不同意:“外人哪有自己人照顾的好?”
赵琦劝道:“妈,我知道你担心的是什么,咱们可以多出点钱,让她只照顾小乖一个人,也就不用担心照顾的人太多,精力不够啦!而且,人家到底比咱们专业,对小乖的康复也是有好处的。”
李兰对赵琦翻了个白眼:“你是嫌钱太多吗!”
赵琦嘿嘿一笑:“妈,钱的事情你就别多考虑啦,我也不是那种打肿脸充胖子的人。而且,我在沪上总要去见几个朋友的。”
赵永年一锤定音:“行了,你就听儿子的意见吧,不放心你就去看着护工,我的脚崴的不严重,自己能行。”
正在这个时候,李兰看到几个人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就是刚才撞赵永年的小伙子,她就没有再说。
小伙子是和自己的哥嫂一起来的,当他见到赵琦时,明显愣了一愣,随即客气又欣喜地问道:“您是赵琦赵老师吗?”
“我是赵琦。”赵琦点头的同时有些好奇,是从哪里知道他的。
小伙子表情显得很激动:“赵老师你好,我叫李儒,是古韵网的老会员‘一缕清风’,不知道你有没有印象?”
赵琦想了想,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在论坛里还比较活跃,不过从他的发言来看,水平有限。
之前,由于万安恭的事情,论坛也讨论了一阵子,提起赵琦时,许多人说不认识,就有人把江东电视台的节目放到了论坛上。
因此,李儒一眼就认出赵琦也就很好解释了。
客套了一番,李儒就态度诚恳地说:“赵老师,真是抱歉,我父亲突遇车祸,受伤比较严重,我知道消息后,就匆匆赶来,因为太着急了,出电梯的时候没注意,撞上了叔叔,导致他受了伤,在此我向你们真诚道歉!”
对朴质的国人来说,只要态度好,一般的矛盾都能很快解决,现在既然李儒态度好,愿意积极赔偿,而且事出有因,赵琦一家也就轻轻放过了,最后商量了一个比较合理的费用,又签了一份协议,免得将来扯皮。
由于李儒的父亲需要照顾,他们付了赔偿金、留下详细的联系方式后,就先告辞离开了。
赵琦留下来陪着赵永年开了病房,李兰则去看着孙女。
其实赵永年不住院也可以,但一来不方便回家,二来赵永年没有做全身体检,到底年纪大了,赵琦担心万一有内伤,住院观察也安心一些。
期间,赵琦给潘昶和杨莫打了电话,告诉他们,医院这边的事情解决了,让他们不要担心。
赵永年住的是三人间,大医院床位紧张,能够有床位已经不错了。
赵琦坐在病床旁陪着父亲说话,说起来,赵琦从小就跟父亲没多少话说,赵永年又是比较沉默的人,不太喜欢说话,两人的交流可想而知。
以前,赵琦一直想,是不是父亲不爱自己,但等他有了女儿之后,才明白,有种爱叫默默的关心。
隔壁床位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姓齐,据他自己说是因为突发心脏病送来的。
老人的老伴早已去世,他一个人独自抚养儿女成人,但他们纷纷移民去了国外,这让他非常不高兴,儿女还想让他去国外一起生活,被他严辞拒绝。
“你们说说,我一个初中毕业的老头,英语只会几个单词,他们让我去人生地不熟的国外生活,这是在关心我吗!”说起这件事情,齐大爷就特别的气愤。
赵永年就劝他消消气,大病刚愈,明天就要出院了,别再气坏了身体。
齐大爷摆了摆手:“我反正也想开了,大不了就当没生他们吧,我一个人过得也不错,真要动不了了,就把房子卖了去敬老院。”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赵永年父子俩除了劝上一两句,也不好多说什么。
青铜器和佛像放在病房不太安全,万一磕着碰着不好说,赵琦看看时间不早,便跟父亲说了一声,准备把它们先存进银行代为保管,等回江东的时候再拿出来。
齐大爷好奇之余问了一下,得知是古董,颇为好奇:“小赵,你是做古董生意的啊?”
赵琦笑着说道:“是啊,你如果有古董方面的需求,可以找我。”
“那还真是巧了。”
齐大爷兴奋地说:“实不相瞒,我侄子特别喜欢古董收藏,工资什么都花在这上面了,我们之前还说他,没想到他去年买了一样古董,只花了几千块钱,结果有人出价三十多万,他都没卖,说是每年至少增值20个点,比存银行合算多了。有没有这个说法?”
赵琦说道:“艺术品投资在现在确实大有可为,但有两点需要保证,一是真,这一点不用我多说了,二也是珍,珍贵的珍,越是珍贵的艺术品,升值的潜力就越大,反之就越小。如果确实比较珍贵,每年20%的升值潜力是很正常的。”
齐大爷若有所思:“没想到,古董收藏居然这么赚钱啊!”
赵琦可不想自己几句话,让一个外行老人涉足古玩,到了损失了金钱,他良心会过意不去,于是他连忙说道:“古玩收藏是一个技术性要求非常高的行业,许多人见有人通过古玩赚了大钱,也涉足这一行,结果却亏钱又伤心,有些人甚至花光了积蓄买到的都是赝品,损失惨重!”
齐大爷连忙摆了摆手:“小赵,别误会,我还知道自己几斤几两,可不会去买什么古董,我儿女都去了国外,也不指望自己还能赚什么钱,手头的养老金吃吃喝喝足够了,还浪费那个精力去买什么古董啊!”
说到这里,他提起另一件事情:“不过,我有个老伙计去年听说我侄子买古董赚了大钱,就起了念头,千方百计找人学了古董鉴定,最近几个月都入魔了,开口闭口都是古董,我们几个老伙计都烦他,有好几个都不跟他玩了。对了!”
说到这,他翻找出一枚玉壁,递给赵琦道:“这就是我那位老伙计前些天送给我的,我不要他硬是塞给了我,说是可以保佑我平安,你帮我看看,这上面刻的是什么图案啊?”
修邪 闪耀尘埃
赵琦先跟齐大爷讲了古玩行的规矩,让齐大爷先把玉璧放到柜子上,这才拿起来,边看边说道:
“这上面刻的是螭龙纹,螭龙是龙纹的前身,既头上无角、四只脚、一条毛尾的爬行动物,多带有想象的成分。盘曲成半圆形或近圆形的螭纹称为‘蟠螭纹’。螭龙有着奋力向上的升腾之势,象征着前途顺畅,大业有成,事业如日中天。螭龙的‘龙’谐音于‘隆’,寓意生意兴隆、子孙兴隆。”
听了赵琦的解释,齐大爷不由嘀咕道:“这和保佑我身体健康好像不是一回事吧?”
赵琦笑了笑:“送玉器本来就有美好的寓意。”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齐大爷摇了摇头,随即问道:“小赵,这东西值多少钱啊?如果太贵重了,我还是还给他吧。”
赵琦不好明说,告诉他,这件玉璧可以收下。
齐大爷反应很快,马上就明白了赵琦话中的意思:“他跟我说,这是和阗玉,是不是假的啊?你实话实说好了。”
赵琦想了想,还是如实说道:“这个肯定不是和阗玉而是方解石,它算是一种广义上的玉,储藏量很高,市场上的价钱也比较亲民。
当然,也有许多不良商贩把它当作田阗玉卖,鉴定起来到是不难,一是它是颗粒状结构,没有软玉的花斑结构,另外它的密度低,手感较低,而且它的硬度也低,容易被划动,还容易摔碎。虽然有不少缺点,不过普通玩玩,当作装饰品还是可以的。”
齐大爷又问:“那这个能值多少钱?”
赵琦说:“这个是用机器雕刻的,市场上也就卖个十来块钱吧,高于二十我不建议买。”
齐大爷嘬起了牙花子:“回头我一定要问问他是多少钱买的,可不能让他给奸商给骗了!小赵,能不能给我一张你的名片,到时可能还要麻烦你。”
武唐第一风流纨
傲世妖后 君槿稀
赵琦拿出名片递了过去,心想,齐大爷那朋友百分之百是打眼了,而且看样子,还是他之前说的例子,眼力不咋滴还想赚大钱,花了不少钱和精力,买到的都是赝品,不过这话他没有说。
眼见时间不早了,赵琦跟父亲打了招呼,拿着东西前往银行,刚出医院没一会,又接到了杨莫的来电,说是他有一位朋友,听说赵琦手里有一尊隋朝时期的菩萨像,很感兴趣,问赵琦现在有没有时间到他家一趟。
赵琦答应下来,随即又回到医院给父亲安排一名护工,这才坐车出发。

vyiv4寓意深刻小說 古玩之先聲奪人 愛下-第三百一十七章 跟蹤看書-8zz27

古玩之先聲奪人
小說推薦古玩之先聲奪人
大家纷纷拿出放大镜观察,果然釉面气泡的表现舒朗沉静,晶莹透明,跟赵琦所说的永乐时期的特征一致。
“看来我没有认错!”赵琦嘿嘿一笑,非常高兴。
“你之前没有细看吗?”王轻燕有些讶然。
赵琦笑着说:“我见这些瓷片有可能是永乐红釉,哪里敢拿出放大镜仔细观察,别到时被大头怀疑,他不卖给我。反正不过是五千块钱,哪怕错了,也亏不了多少。”
钱为兴连连点头:“是啊,现在的人多精啊,被看出一点异样,就别想捡漏啦。”
王轻燕冷哼一声:“你看看你,为了捡漏,脑袋都削尖了,还尔虞我诈,搞得像小偷似的,这个市场早晚有被法律规范的一天。”
钱为兴呵呵笑道:“这可不是你我说了算,现在古玩这行的规矩就是这样,大家都这么做,就你反着干,鹤立鸡群,早晚被其他从业者给排除在圈子内,所以说,要改变也不是咱们这样的小人物能改变的了的。
况且,我到希望古玩买卖能够规范一些,省得我们买东西还整天提心吊胆,买到假货就能直接退货,还能假一赔三,到时我做职业打假人,肯定能发财!”
王轻燕瞪了钱为兴一眼:“就你歪理多!”
钱为兴说:“我这可不是歪理,是事实,不信你问问他俩,是不是这样。”
赵琦和周大炮都笑了笑,他们可不会涉足夫妻之间的拌嘴。
不过赵琦觉得,王轻燕这样的想法确实还有些不成熟。
在古玩交易中,能否购得真品,全凭买家的鉴赏能力。一旦交易完成,当事人事后经鉴定或其他途径发现真正的利益与风险并不符合其当初的预期,也不能以重大误解或显失公平为由要求解除买卖。
腹黑總裁寵妻無度 jae~love
否则,古玩作为一种蕴含高度不确定性的特殊商品,交易本身的稳定性和安全性就难以保证。
普通高中生與異界修女
言归正传,接下来,赵琦又讲了一些关于判断是否是永乐瓷器的技巧,又在瓷片上一一指出,使得大家相信了确实是永乐真品。
所知的永乐红釉只有四件类似流传下来,赵琦的这件当然弥足珍贵,但它现在是一堆瓷片,这让钱为兴他们都觉得万分可惜,好在瓷片没有缺失,还可以修复。
总的来说,赵琦捡了一个大漏,他心想,这或许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吧!
由于修复嘉靖五彩的时间比较紧张,接下来几天,赵琦一直在家忙于修复,到了出发那天,他和父母一起带着女儿前往泸上,并在庆成文的陪同下,去医院入住见了那位主刀专家。
专家对小乖的情况进行了仔细地诊断,笑着对赵琦一家说,小乖的情况非常好,可以马上就进行手术,手术的成功率很高,让他们放心。
见专家这么说,赵琦一家都非常开心,就盼着尽快完成手术,小乖能够早日康复了。
手术很快就进行了,女儿进手术室之后,赵琦就一直胡思乱想,一会担心手术中间发生突发情况,一会又担心前世的一幕又再次发生,一直都心神不宁。
数个小时后,手术结束,一切都如意料之中的完美,看着女儿平静的呼吸,赵琦眼含热泪,他终于可以看到女儿健康快乐的成长了!
星際仙途
等到傍晚时分,见女儿终于苏醒,赵琦终于放下心来。
跟父母说了一声,赵琦准备去见庆成文,他想要感谢一下那位专家,想问问庆成文怎么合适。
从医院出来,赵琦上了一辆出租车,前往刚刚跟庆成文约好的地方,出租车出发了没一会,他隐隐觉得不对劲,回头朝车外看了看,就看到一辆蓝色的轿车跟在出租车的后面,他如果没有记错,这辆车之前在医院门口。
“难道是跟踪我的?”
薔薇新娘 哈利路亞
赵琦心生警惕,不过他并没有对出租车司机说什么,又行驶了一段时间,他又注意到车后,发现那辆车还跟在他的身后,看样子他确实没有猜错。
出租车到了目的地,赵琦不动声色地下了车,他要试一试,跟踪他的人是谁,于是就没有朝庆成文约的地方走。
他走到一条人行横道前,拿出手机假装观看,没一会,他觉得身后来人了,他假装自然地向身后一看,发现是一个瘦高个儿。
赵琦觉得这人太显眼了,应该不是此人,此时绿灯亮了,他突然间一个转身,没有过马路,而是顺着路继续向前走,同时他偷偷观察着身后,看看到底有谁在跟踪他。果然那个瘦高个儿像他猜测的那样,过了马路,但同样,他也没有发现到底是谁在跟踪他。
此刻正值晚高峰,街上的行人比较多,这对他是比较有利的,接下来,他就假装自然的过着一条条马路,终于被他发现了一个五官非常大众,扔人堆里都找不出来的人,有着重大的嫌疑。
赵琦之所以怀疑他,主要是他发现这个人换了两身着装,不过对方没想到,他的记忆力太好,这种小伎俩对他无用。
经过几番试探,赵琦确定下来,就是那个人,他扫视四周,发现前面不远处是一家大型书店,他大步走了过去,进入了有书店,随即通过左侧的楼梯上了楼。
上了二楼之后,赵琦偷偷在楼梯口观察着,没一会就注意到,跟踪他的那个人也进来了,他环顾四周,没有看到赵琦,便面带笑容,客气地向服务员打听。
赵琦见此,连忙上到四楼,而后假装内急的样子,快步向卫生间走去,前世他来过这家书店,知道卫生间的旁边有紧急通道可以下楼。
通往卫生间和紧急通道的门口安装着防盗门禁,因此并不担心有人通过这里偷书,他走到尽头,就是紧急通道,推了推门,有些地方为了各种各样的原因,把应急通道给锁起来,其实这是不合规的,好在这里没有锁,让赵琦避免了麻烦。
下了楼,赵琦通过书店后面狭窄的街道,重新进入了人头攒动的大街,这让他稍稍安下心来,连忙给庞固打了电话,告知有人跟踪。
庞固听了之后就问,对方长什么样子,赵琦告诉他是大众脸,并描述了对方的模样。
谢谢你,疼爱我
庞固笑了起来,先是表扬了赵琦的谨慎,而后告诉赵琦,其实就是上回他在电话里说的,派出的保护人员,让赵琦不用担心。
匆匆流年裏的壹筆壹劃 流年匆忙
赵琦得知是虚惊一场,顿时也觉得有些好笑,不过再一想,这种事情可马虎不得,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随后,庞固又告诉赵琦了一个消息,那杀手的目标有可能不是他,而是李家洛。
赵琦一开始愣了愣,很快就想通了,很有可能是李家洛上次去江州调查,破坏了祭窑仪式,让小董恼羞成怒,才决定干掉李家洛。
赵琦向庞固说了自己的猜测,庞固也认为这种可能性不小,但同时也表示,这只是一种可能,让赵琦不要放松警惕,赵琦也深以为然。
转了一大圈,赵琦耽搁了不少时间,连忙向目的地走去,途中他接到了庆成文的来电,还以为他出了什么事。
片刻后,赵琦走进一个包间,发现包间里除了庆成文之外,还有一个衣冠楚楚的中年人在,到了嘴边的话又收了回去。
庆成文起身给赵琦介绍:“小琦,这位是我的朋友彭楚金彭总,他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你。”
彭楚金看到赵琦,感慨其年轻,跟赵琦握了握手:“赵老师,久仰大名,冒昧前来,还请你不要在意!”
赵琦笑着客气了一番。
大家入座,赵琦便问彭楚金有什么需要他做的,就见彭楚金拿出了一只锦盒,在锦盒里面是一只青花龙纹大盘。
屍王傳說
一剑破道
彭楚金介绍道:“这只青花龙纹大盘我买下来是准备送给一位长辈的,买回来之后,我请了好几位专家鉴定,但大家的分歧比较大,我没办法,正好从庆总口中得知你现在在沪上,只能厚颜来请教你了。”
赵琦笑了笑,接着便把目光投向锦盒内,之后又拿起打量了片刻。
“赵老师,怎么样?”彭楚金稍有些紧张地问道。
赵琦说:“虽说它的款识是永乐时期的,但我认为它应该是明晚期的仿作。首先一点,这上面的是游龙,这肯定是不对的。”
“游龙?”彭楚金皱了皱眉头。
赵琦点了点头:“永乐、宣德时的龙纹,改变了前朝那种身细头小的幼稚龙形态,变得形体粗壮肥大,威武凶猛,形象高大,龙首比元代变大,上下颚较长,下颚比下颚长而高高突起,有张口和闭口之分。
其中张口的伸舌,闭嘴的上唇似如意状,鼻的两侧有对称的长马头,下颚多有两束或三束的疏须,头毛是一束束的疏毛,前期较少后期的发多。发曲而向上冲,有怒发冲冠之势,显得很有神威。
龙爪有三、四、五趾之分,趾甲成三角形,略微内弯,显得锋利刚劲。人们称明代的龙爪为鹰爪。这时的龙纹,周围衬托以海涛、缠枝花、火焰、朵云等。这时的朵云与元代完全不一样。元代的是一头一尾,而永宣时是一头三尾或四尾;元代的云尾显得瘦而长,永宣时的云尾显得肥而短。
这之后的明中期和明晚期,龙纹都有所变化,总体来说,一代不如一代,明晚期就是我刚才说的游龙。所以,我认为从龙纹的判断,它的制作时间应该不早于明晚期。”
之后,赵琦从胎釉等方面,做了一番讲解,证明了他的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