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參天雲

超棒的都市小说 官企 參天雲-第332章 找上門去分享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上班后,远峰去销售一线。
目标,长江三角带的一家电动自行车公司,以前,这家公司就是一家自行车厂。
这也是一家国企。之前就是生产脚踏自行车。
这家公司把握了市场机遇,只是至今,没有多大突破,提供给市场的自行车,并不受欢迎。现在,也处于半死不活的状态。
远峰要调研。他要找出问题所在,要摸清消费者对电动自行车的反映。
这个时候,电动自行车,正处于初创阶段,虽然已有产品问世,也只是实验性阶段,生产的量,有限。
后来这方面的理论研究把这个时间段,定在九十年代的后半程。
这个阶段,生产厂家,处在技术研究,以及生产的探索中。
生产厂家,主要的精力,在做这方面的信息汇集,技术方面的市场跟踪,批量比较小的试用。
即便是这样,这种产品,已经进入到消费者的视野里。
远峰手头上,已经搜集到一些资料。
第一款电动自行车,是沿海的自行车厂试制的,那是一款DX-130型号的车。
这一款车,一九八四年试生产,到了一九九一年,只生产四万多辆。使用的,是24V轿车用铅酸蓄电池,电机是150W柱式。
前天的日报上有消息,一所高等学府,已经研制出轮毂电机的车。
头一批敢于试用的消费者,可以说是试吃螃蟹的人。
问题随之而来。即便是新的电池,充满电后,最多也就是行驶不到三十公里。
电池的使用时间短,成了这种产品被诟病的主要话题。
当然还有其它方面的问题,零件磨损,爬坡时,要骑行者用脚蹬地助力。甚至要下车推着车子上坡。
来到这座城市后,远峰有些吃惊。这座城市里,到处可见电动自行车。
而在远峰居住的城市里,很难看见有人骑电动自行车。
从柏坚强同学处了解到的信息,远峰现在来到的这座城市,财政上对这个项目的推进,给予了很大的支持。
听说,在这座城市里,每一辆电动自行车的售出,会有百分之二十的财政补贴。每个购买这种车子的消费者也会在赎买时拿到百分之十的反扣。
可见,财政上推动这个项目的力度不小。
坐在出租车里的远峰,看着来来去去的电动自行车,是有些激动。
如果,每座城市,都有这么多的电动自行车,甚至,乡镇上也这样的话,这个市场的潜力该有多大。
坐在车里的远峰,情不自禁地搓了搓手。他可是要跃跃欲试了。
前面是一座桥。上去,有坡度。这个坡度有二十几近三十度吧。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討論-第332章 找上門去熱推
出租车前方,有一个人骑这种电动自行车。开始的速度还正常,离到桥上还有百米时,车速慢下来,到最后,车子停下。
骑车人只好下车。
出租车到了这个推车人旁边时,远峰看清楚,这个骑车的人,有六十岁上下吧。
出租车到了桥上,远峰叫停出租车。他推开车门,要下去。
“你想干什么?”出租车司机不解了。
远峰指向还没有到桥上来的电动自行车,说:“我去帮一帮这个老人家。”
“你先把车钱付了吧。”
远峰把车钱付了。
他往桥下去。因为这个老人推车时,挺费劲。
迎着这个老人走下去的远峰,帮助把这辆车推到桥上。
车子推着上到桥上后,这个老人,可是累到不行,要缓一口气。
老人谢了远峰后,也就有了话。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 ptt-第332章 找上門去讀書
“这种车子,骑在平坦路上,挺好。遇上这样的坡度,就要人命了。”
远峰要问:“那,你为什么还要买这种车子?”
“不是我要买。是女儿给我买的。女儿也是好心,说我骑自行车累,就买来这种车。唉。骑这种车,就怕上坡。推脚踏的自行车上坡,可没有这样累。”
和这个老人聊了一会,老人要走了。
远峰跟着,往桥下走去。
走了一会,有一辆空载的出租车路过,远峰招停了。
开车的师傅是个健谈的人。远峰上车后,他问去哪。远峰告诉去电动自行车公司。
师傅告诉,那个厂子之前快不行了。自从上了电动自行车后,又活了过来。但看情况,活下来很困难。
“为什么?”远峰是要问的。
师傅告诉,他有一个亲戚,就在这个厂子里工作。
“如果财政上不补贴,这个厂子肯定倒闭。财政上,现在扶持。要是没有扶持,凭厂子自身的财力,撑不了多久。”
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官企 愛下-第332章 找上門去鑒賞
远峰问:“师傅可知道,这个厂子,现在招人吗?”
师傅由内视镜中看了远峰,说:“你年纪也不小了。进这个厂子,拿不到多少钱的。我劝你,换一个厂子,生产冰箱的,肯定比进这个厂子的好。”
“哦。我只是问问。”
“这个厂子,据我亲戚说,上上个月吧,裁了一批人。听说,分流出去,做了三产。”
远峰问:“这种车子,在这里,好卖吗?”
“不好卖。要是没有财政上的补贴,估计买的人,就更少。骑着骑着,就没电了。只能推着走。我帮人推过这种车。特费劲。就这一年,我的车,就带过这种车。”
远峰没有听懂,问:“你带这种车?”
“车子没电了,推着费劲。只好用我们出租车。要不然啊,把没电的这种车子推回家,肯定会累怂了。”
远峰被师傅的这个说法逗笑了。
“你不要笑啊。说实话。这种车子,送给我,都不要。”
远峰说:“你当然不会要。你手上有这车。”
“即便没有这种车,我也不会买电动自行车。我宁可买脚踏的。你不知道。我亲戚,在自行车厂上班,生产出来的车子不好卖,就强迫本厂的职工买。”
“哦。这样。”
“买就买吧。问题是我亲戚住五楼,这种车子,没办法搬上楼。每天呢,只好把电瓶卸下来,提回家。用车时,再由五楼上提下来。活受罪。”
“有这么多问题。”远峰自言自语。
师傅又说:“充电也是一个问题。两天充一次电。听亲戚说,出门前,要算计好,跑多远的路。最怕跑不到目的地,就没了电。”
出租车到了电动自行车公司门口停下。
远峰付了车费后,站在那,犹豫不决。
他原本是想到这里来应聘的。刚才听开车的师傅说,这个厂上上个月,又裁员一批。显然,应聘这条路不通了。

精彩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 線上看-第320章 你的心情好嗎熱推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的工作,商定了。已有着落。
花可南给了远峰七天假,理由是远峰这么久,即便是星期天,还在工作。
远峰也就接受了。
他有了新工作,想去市场,却不是时候。
离过春节,只有七天时间。
在市场上跑的销售员们,这时陆续返回公司。
当然,他们带回不少的收获。
现在收到的资金,不再是自己背回来。可以直接由银行转账。
远程集团已经和银行协调好,银行不再拦截远程集团由客户那收回来的资金。
已经没有必要。远程集团每个月按时付息,还有少许的还本。
这时候的人们,对过年,可不像后世的人。这时候,年,对于人们的意义非常重大。
有钱没钱,回家过年。
这时候的人们,过年回家,可是实实在在。
家家户户开始储备过年的东西。
销售员回来时,不再是背现金。
他们不会空手。各地的土特产,肯定要背回来。各种地方小吃名点,要背回来。
今年,大家手上有了钱,家家户户都在备年货。
即便是蔬菜,也要多多储备。
这个时候的过年,正月十五之前,像新鲜的肉啊,鱼啊,还有蔬菜之类,想买到,很难。
过年的时候,商场和购物中心虽然营业,但这些生鲜产品,没有。
不像后世,购物中心大超市有生鲜卖。
这个年代,有规矩,约定俗成的,初六之前,几乎少有商家开门营业。尤其是涉及百姓开门七件事的柴米油盐之类。
有了假期的远峰,不再去办公室。他在忙家务。
年前,家家户户在大扫除。远峰也要做这个事。
做这个事的远峰,嘴巴没有闲着。他在唱歌。
你的心情现在好吗
你的脸上还有微笑吗
人生自古就有许多愁和苦
请你多一些开心少一些烦恼
你的所得还那样少吗
你的付出还那样多吗
生活的路总有一些不平事
请你不必太在意
洒脱一些过得好
……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官企 ptt-第320章 你的心情好嗎鑒賞
这是《祝你平安》,目前已经流行开来。
远峰比较喜欢这首歌。
他一边哼着这首歌,一边擦洗阳台上的窗户。
阳台外的晒衣架上,已经洗出床单和被里。
阳台上挂着自己制作的香肠,还有腊肉,腌制的鸡和鸭。这些东西,是之前张晓芸做出来的。
今年,远程公司里的家家户户,都这样。
前两年,没有这样的盛况。
前年过年的年三十晚,工人刘爱国和母亲是两碗白水煮面条。不仅仅是刘爱国的母亲吃药需要钱。
平时,刘爱国的收入太低,难以维持生活开销。即便是不多的收入,还难以按时领到工资。
那年春节,这样过年的,可不是刘爱国一家。
只是比他家好一些,但也好不到哪去。
张晓芸下班回来,看见远峰在做事时哼着这首歌。她站在门口,没有进来,像是听入了迷。只是,她的眼睛里有泛起泪花。
虽然,在远峰被撤职这件事上,她有抱怨,甚至与丈夫有口角。
但现在,听远峰唱着这首歌,她心里很难受。
毕竟,这是自己同床共枕的丈夫。
远峰为远程公司的付出,别人能够看出多少,真的不好说。但身为妻子的张晓芸可全看在眼里。
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甚至,有很大的反差。
远峰图什么呀?
不值得啊。
张晓芸摇头。
远峰意识到门口有人,这就看过来。
“晓芸,你回来了。快进来,看看我今天的工作成绩。”
张晓芸真想奚落远峰几句。你在家打扫卫生,也叫工作成绩?
“来来来,快进来看看,我做的风干菜。”这是远峰这一天的得意之作。
远峰已经把一堆买回来的青菜串起来。每串上,用的是纳鞋底的线绳。
这可是很费功夫的活。他要把每一棵青菜洗干净,还要滤水。然后,才能用干净的线绳,把这些青菜串起来,挂在墙壁上。
实在是无奈后的一举。
这是怕菜买多了,放置后会坏掉,就用了这种保存方式。
尤其是过大年到正月十五这些天,菜市场几乎少有卖菜的。
家中来过客人,可以用这种菜来对付一下。一餐上,总不能全是大鱼大肉。
如果是后世就不需要这样了。
这个年代,大家对过年特别讲究。过年亲戚之间走动的比平时多。即便是同事之间,也有走动。
为了应付这种互动,家家户户除了腌制一些咸货外,就是用各种办法备一些蔬菜。
把蔬菜风成干,就是这些办法中的一个。
当时是没有办法时想出的办法,其实,却得到了另外的好处。
蔬菜被风干后,因为去掉水分,其中的一些营养成分,竟然会比原来的提高若干倍。
就比如,同等重量的青萝卜,制作成晒干了的萝卜条,其中钙的含量,会高出新鲜萝卜的二十倍还要多。
像远峰现在把青菜风干,其中的纤维含量要高出新鲜菜的十六七倍。
张晓芸进门,脱下工作服,换上家居服,来到阳台。
阳台也被清理出来。
因为两个人都上班,星期天张晓芸还要去父母处看望孩子,这个阳台上乱到几乎没法插脚。
现在,阳台上有了一块空间。
就这个空间的出现,可以想象,远峰花了不少的时间。
再看墙壁,挂上的这些青菜,目测一下,不下二十串。
张晓芸问:“做这些事,是不是很过瘾?”
“确实。很过瘾。”
“你真的是越活越出息了。”张晓芸还是没有忍住,又奚落了远峰一句。
妙趣橫生小說 官企 ptt-第320章 你的心情好嗎閲讀
说了远峰后,张晓芸回转身子,去了客厅。
到了客厅后,张晓芸用手背抹眼泪。她现在又有些后悔,不该那样说远峰。能够看出来,也能够从那首歌里听出来,远峰心里也是不好受。
可刚才远峰回应她的话,听着,很不舒服。
这个男人,怎么一下子没了出息。你哪怕就是在家睡大觉,也好。
你为什么就不能闹些情绪?
倒好,做起了家务。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笔趣-第320章 你的心情好嗎分享
在张晓芸看来,男人,就是做大事,挣大钱的。如果乐于做这些小事,往后的日子,就是平凡小百姓了。
看着张晓芸没兴趣地回到里面去,远峰的手在头上挠痒痒了。
显然,张晓芸对他这一天做出的事情,不待见啊。

7269w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官企 txt-第216章 等待吧-njfcy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在邻近的这座城市里,郑晓海和柳姗又聚到了一处。
柳姗的房子。一百零五平米。
她倒是想要一座豪宅。郑晓海也答应过,给她。只是,目前不行。到他俩结婚的时候,会给一座豪宅。
“你就吹牛吧。”因为刚才闲话扯到房子上,郑晓海说房子会有的,豪宅也会有的。柳姗就怼了这样一句。
有些日子,没有到这边来聚会。
以前,几乎一个星期要过来聚会一次。最近,这个规律被打乱了。
因为远程公司出现一些变化,两个人的情绪都不怎么好。
这次过来,是柳姗知道了转产要生产摩托车的事。据说,这个事,已经被主管工业的市府领导排到了工作日程上。
关于这个,以前,听郑晓海提及,以为只是随口一说。现在,远程公司里有了不少这方面的议论。柳姗就想到,这应该是郑晓海在操作。
如果这事能够成真,柳姗就又可以扬眉吐气了。最近这段日子,柳姗的心情很不好。她这个财务部长,几乎就是光杆司令。原先有十五个人的财务部,只剩下三个人。以前,她在远程公司可以说是一个神的存在。因为,所有的人用钱,包括报销,都要她点头。
远峰的这次机构大调整,包括人员分流,把柳姗的好梦打碎了。
柳姗是企望有个新的开始,才答应郑晓海,到这边来的。
风云乾坤诀 恨世追魂
两个人到了这里后,郑晓海率先进了卫生间。他裹着一块浴巾从卫生间出来,催着柳姗赶紧洗澡。柳姗却把时间消耗在这套房子的卫生大扫除上。毕竟,有些日子没有过来。柳姗有那么点洁癖。
郑晓海却认为,两个人有些日子没在一起,现在很想到铺上去谈谈彼此的感情。
柳姗关心的不是这个。她想要一座豪宅。
这就有了两个人之间的斗嘴皮。
柳姗很纳闷。原本以为,机关机构大调整,人员分流,会使远程公司大乱。事情的发展,出乎意料,竟然这样的平稳。
“晓海。你不觉得奇怪吗?远峰这样折腾了,却没有出事。”
“我也觉得奇怪。这有点不合常理。”被柳姗提及这个事,郑晓海也有了郁闷。
柳姗问:“你研究过没有,他是怎么做到的?”
“没有研究。没必要研究这个吧。”
“知己知彼。好吧。”
“好吧。回去后,我研究。”郑晓海很无奈,这个女人居然要他研究远峰用了什么管理手段。
柳姗问:“摩托车的项目,到底有没有希望?”
“不要急嘛。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柳姗说:“你不知道,我这个心里头,憋气,难受。现在,可以说,只要身在远程,就浑身不舒服。”
郑晓海笑笑地,说:“既然这样,那,到了这里,你就不要再想远程公司的事。珍惜相聚的好时光,才对得起我俩的友谊。”
“你不说友谊这个事,我还就忘记了。你跟那个黄脸婆的事,什么时候了结?”
浴难成凰 vodka猫
绝色冰魔 水玉天灵
“快了,快了。女儿那边已经在谈朋友。我呢,在女儿有了托付后,我就可以跟黄脸婆摊牌,离婚。”
“快点啊。你再不抓紧,我就快要成黄脸婆了。”
“你不会的。你保养得这样好。还有我这样隔三差五……”
“打住。你给我打住。”柳姗横眉怒目。她知道郑晓海接下来要说的是些什么话,无非是那种带荤腥的词语,诸如深入探讨什么的。她已经有些厌倦。
郑晓海却是嬉皮笑脸,说:“我的话,没完呢。”
“你那张臭嘴巴里,我还不知道,又要吐出什么狗屎东西。我跟你,说的是正经事。你却跟我没个正经。”
郑晓海这时的心里,可是在骂面前的这个女人,是个臭婆娘,脸上却笑着,说:“老婆。我说的,也是正经事。”
“正经事。当真?”
“你想啊。我们在远程时,忍气吞声,图什么,不就是眼下这样的生活嘛。如果,到了这里,我们还是呕气,不合算吧。”
柳姗甩了郑晓海一个脸色,去到卫生间。
过了十分钟,柳姗从卫生间出来后,情绪好多了。她可能是觉得郑晓海说的对吧。
“郑晓海,我可是跟你说啊。远峰那副嘴脸,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尽快把摩托车项目弄起来。”
郑晓海告诉,“我也想快。兄弟那边说,这个项目,我们市府这边的意见,是带现金投资,而不是设备什么的抵押借款。”
“啊。这要融资多少?”
“要不,怎么说,这事难度不小。好在,上回的盘点,能派上用场。兄弟跟这边市府的人接触后,意向性达成协议,远程公司的资产,会挤掉水分。”
柳姗这就偎依到郑晓海怀里。
郑晓海有了轻巧的一笑,却说:“华克明那小子,有点厉害。以前,我还真没有注意到他。只以为,他就会唱几首歌,组织个演出什么的。”
柳姗问:“怎么的,对他有兴趣。”
郑晓海的手捏了柳姗的耳垂,说:“什么话,我又不是女人,对他能有什么兴趣。”
柳姗说:“我倒是知道,华克明对一个女孩子有好感。”
鳳 傾 天 闌
“你怎么知道的。莫不是你吧?”
“你这就是抬举我了。我还是女孩子吗?”柳姗一声叹息,说:“再也不可能了。”
“那,你说谁。”
“我的一个远房亲戚。算是表妹吧。听她说,华克明追过她。她嫌华克明穷。所以呢,也就是她的激将,华克明停薪留职,出去折腾了一年多。”
“哦。”郑晓海来了兴趣,推开了柳姗,问:“你说的,是真的?”
“这个,造假,没必要吧。”
郑晓海的眼珠子可是转了又转,说:“这样。你抽个时间,去跟你表妹联系一下,看能不能撮合他俩。华克明这个人,可用。”
柳姗说:“我要联系一下。看看,那个表妹,是不是有人了。”
幻世之独孤求败
“打电话吧。”郑晓海催促。
柳姗可是要侧脸看郑晓海了。刚才,郑晓海急吼吼,要做那个事的。这会,却对华克明的事关心上了。
郑晓海把柳姗放在铺边柜子上的手机拿起,放到柳姗的手里。
柳姗看了郑晓海一眼,摇头,只好打出一个电话。这个电话号码存在手机卡里。

4p7ll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官企 ptt-第215章 不要多話展示-c398w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远峰任命华克明为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金兰为调研员。
金兰被这个任命弄到哭笑不得。
她这是步程颂的后尘了。
程颂是市府正经的调研员。她却是远程公司的调研员。
调研员到底是做什么的,金兰并不清楚。但她隐隐感觉,这是一个闲职。
公司里的一些人看到这个任命文件,也都好笑了。为什么笑,心知肚明。
这些人的巧笑,是他们知道金兰和程颂之间是个什么关系。这两个曾经有可能成为公公和儿媳妇的人,都成了调研员。
调研员这个职务没问题。有问题的是这两个人。说到底,看笑话的人,有的是看不起金兰这个人,有的是曾经被程颂打压过的。
对于这个调整,金兰想不通。她没有再去找程颂。
金兰算是明白了,程颂在远程公司,已经不是以往那种,可以一手遮天一言九鼎的人。
对于这个新职位,金兰想不通。
她去找远峰。
来自宇宙的入侵前传 纪云迹

金兰问远峰,为什么要这样安排。
远峰告诉,这是她向华克明学习的一个机会。华克明不可能一直在多种经营办公室。另有任用后,金兰可以继续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但有一个前提,就是金兰应该出成绩。
斗破巅峰
远峰特别强调,远程公司以后的管理者,包括中层,必须依据业绩说话。
听远峰这样说,金兰可是欲哭无泪。原本,以为找程颂能够把华克明那边的业务压一压。她还以为,现在的远程公司还是程颂执掌时那样。
这个事处理的结果,不但没有压制住华克明,反而帮了一个大忙,把华克明由非正式职务,变成正式的。
华克明由分流人员项目总调度变成了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华主任。我们公司的事,你还得管啊。”
“华主任。我们那个公司的事,你要过问的呀。”
“华主任。我们的申请报告,你看了没有。”
多种经营办公室,从来没有这样人气爆棚。金兰看着这些进进出出的人,全都奔着华克明而来,又因为华克明的回话让他们心中有底而满意离去。
金兰坐着腰痛,就伏在办公桌上,像只有病的猫,但两只眼睛却滴溜溜转,目送这些人的进和出。
魔恋情缘 冬天蝎
顾问,一般来说,就是这样的,顾而不问。
金兰现在才算闹清楚,程颂的那个顾问每天应该干些什么事了。
这样,也挺好。职务津贴并不少一分钱,事情却不用做那么多。至于远峰说的以后,到时再说吧。
还没由金兰把自己的想法焐热,华克明给事情来。
美人谱
“金顾问,这里有个事,麻烦你去处理一下。”华克明把一张便签纸放到金兰面前。
金兰扫了一眼,上面只是几个人的名字。她直了身子,看着华克明。
显然,她没有看明白。
华克明有了解说:“你分别去找这几个人。他们有几天,没有到后勤楼报到。表,也填写了的。如果不按时去上班,后面有些事,不好办了。”
这显然,就是得罪人的事。
金兰清楚,现在这些分流的人,其中一些,就是在无奈之下,浑水摸鱼。既然填写了表格,却没有到所谓的公司去上班,就是不想干了呗。
现在,要她去查一查,具体是因为什么没有上班。这能讨得对方好脸色吗?
“这……要我去吗?”金兰明知故问,是要确认。
华克明说:“对的。你是顾问。这种事,你应该顾上,再去问清楚情况。”
扑哧一声,里面的那个会计,笑出声来。
金兰想说什么,话到了嗓子眼,咽下去了。因为,她意识到,这个办公室,现在不是她说话算数。
“好吧。我去。”金兰懒悻悻地,出门去了。
办公室的统计兼会计看了华克明,说:“金兰不高兴了。”
华克明说:“不要看人脸色。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会计讨了一个没趣,吐了一下舌头。
其实,不用会计提醒,华克明已经看出来金兰不高兴。
对于金兰,华克明早就看不惯了。以前,她那副神气的样子,就像远程公司像是她家开的。
对于金兰这个女人,华克明有所了解。虽然,之前,两个人不在一个部门。但华克明停薪留职一年,出去做过生意。
巧了,华克明做生意时的公司老板,同程晓君是哥们。
厉王的弃妃
因为华克明的精明,加上能说会道,有一副好嗓子,老板出去应酬什么的,会把他带上。这样,华克明就认识了程颂的儿子程晓君。
华克明应聘时,没有暴露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个时候,不像后来,要证明自己非得是身份证。那个时候,有工作证也行。
程晓君在到远程公司之前,在一家供销社工作过一年多,有一本工作证。他从供销社离职时,没有上交工作证。
他就是用这个工作证进了那家商贸公司。
这本工作证,能够向公司老板证明,他不是一个外行。
华克明知道金兰那些旧事。
知道了,也就存在肚子里。华克明不是一个随便说别人的人。但不代表他不会蔑视金兰。一个拜金女人,会被华克明看不起。
如果,金兰知道华克明已经知道了她的一切,会作何感想?这是后话。
金兰去了小半天,回来时,告诉华克明,那几个人,没有给她好脸色。
也是,金兰同志什么时候,要看人家脸色办事。
冷魅死神的小甜
华克明说:“金兰同志,你当了这些年的主任,不会连思想工作也不会做吧?”
“……”金兰被华克明这句话给噎住了。
华克明又说:“你可以告诉他们,是我让你去找他们的。”
你让我找他们,你是谁?金兰想是这样想了,却没有说出来。因为,她清楚一个事实,这个办公室的主任,现在是华克明。
“我是顾问。”金兰冒出这四个字,是想提醒华克明,我俩,现在还是平起平坐。你让我去,什么意思?
异界之丹药宗师
华克明说:“对于这些分流人员,他们现在带着情绪,很正常。我被分流下来,也有情绪的。但我的经历,可以告诉他们,在远程公司,只要好好工作,认真对待自己眼下的事情,改变命运,皆有可能。”
金兰投向华克明的目光,是斜的了。
会计在那边窃笑了。这两个领导在斗智,她是看出来了。她也就想到,这以后,她是有戏好看了。

6pnh3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官企討論-第214章 顧問的過問相伴-a5pj2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程颂出门,走了几步,看见金兰已经转弯下楼,就又回了自己的办公室。
他要盘算,为金兰这个事,去见远峰,是不是合适。
总得找一个理由吧。
不让华克明开展业务,显然不合适。这么多的分流人员,是个让人头大的问题。
美女总裁的兵王保安
但金兰这边,答应了,去跟远峰做协调。显然,这事,棘手。
程颂头大了。老领导遇上新问题。
没有权力,就是一件小事,也得求人。
这要是以前执掌远程公司时,就是一句话的事。就像当时为了儿子和金兰好有更多的机会谈恋爱,弄出一个多种经营办公室,让金兰可以随时出差。
现在,怎么办呢?
这种小事,却成了大事,困扰着他。
花可南看见金兰由程颂的办公室离开。他的脸上,有了一个诡谲的笑。
对于金兰当上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主任,全过程,花可南心中一本明账。当初,成立这个办公室,他可是这个新部门的第一任执掌者。
虽然,这个部门的主任只当了半年,花可南心中明镜样的知道,金兰为什么被调到这个办公室,而且只用了半年时间,就当上了主任。
恋人,对不起,我爱你
企业里的两办主任,是做什么的,就是普通工人,都知道。下面的工人中都有议论,说远程公司领导的秘密,瞒不过两办主任。
总裁大人好粗鲁 七喜丸子
就为这个说法,铸造分厂的张大嘴,曾经和另一个工人抬杠,说企业的两办主任,权力可以大到对领导有直接的杀伤力。
这可是近似于奇葩的一个说法。
与张大嘴抬杠的工人,说张大嘴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了。因为,张大嘴对级别有特别的研究,说什么样的级别管什么样的人。他还说过,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虾吃泥巴。
那,两办主任怎么可能管得了企业的领导。
张大嘴从来就没有在辩论上输过。要不然,他也就不叫张铁嘴了。他可是有一张可以把死人说活的功夫。
哦,张大嘴还有一个绰号,张铁嘴。
墨眉无尘
叫他张大嘴,是他可以随口就来事。
俠 骨 丹心
叫他张铁嘴,是他无理可以说出三分理。
他举了一则报纸上的消息,说某个企业的领导,半夜三更被治安人员堵在宾馆的一个房间里,那个房间里,还有一个专门做那种事的女人。
那个企业的两办主任,陪着领导出差的。
最后,两办主任把领导从警署里捞出来。后来,那个领导,对这个两办主任,言听计从。再后来,那个领导和那个两办主任,成了一个腐败案的主从。
花可南虽然和程颂也曾经是主从关系,但没有发展到成为一个窝案的主从。
以花可南的精明,能够认清形势,知道两件事叠加时孰轻孰重。从他现在跟紧远峰,但也对程颂恭敬有加,可以看出他的为人。
花可南进了程颂的办公室。
“花副总。现在的生产经营,怎么样?”这是程颂的客套话。以他在远程公司听到和看到的,怎么可能不知道现在的生产经营形势。
花可南有些得意地说:“很不错。还是老领导当初对我的教导好啊。我算是真的看明白了。像我现在的这个职位,应该每天到生产现场去。只有在生产现场,才能解决问题。要不然啊,就是隔靴搔痒。”
“哈哈。花副总是明白人。我早就说过,你要是早些熟悉生产,你也就早些坐到常务副总的位置上了。”
仙府奇渊
独幕
“谢谢老领导栽培。”
“你现在,应该谢谢远峰。他给了你这个机会。”
海市蜃楼 豆八
花可南不可能没有比较。如果在程颂手下做常务副总,屁大的事,也得做汇报。可在远峰手下做事,大事肯定要汇报,小事汇报,会被远峰瞪眼。
即便是大的事,会议上定下的,远峰也不加干涉。
远峰是真正的放权于常务副总。所以呢,花可南现在的工作,很开心。虽然,也有麻烦事,但在解决了后,他很有成就感。
“那个华克明,现在成了一个人物。”程颂把话头往要说的事情上引。
花可南说:“是的。”
程颂说:“以前,没有发现华克明的能力。”
“是的。”这个时候,花可南惜字如金。
程颂想听听花可南的意见,开始抛砖引玉,“可南。你不觉得,华克明现在做的,就是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吗?”
“哦。这个,我没有想过。远总让我把精力用在生产经营上。我呢,就一门心思,做好这个。”
“多种经营,也应该属于生产经营吧。”程颂貌似在提醒。
花可南说:“不一样,不一样。职工食堂做好一日三餐,是正道。如果到城里去摆摊设点,虽然,也是他们的业务范围,却是跑偏了。我们肯定不予支持。”
滑头。程颂的眼神中有这两个字,却没有说出来。
“我去车间。”花可南转身,出门。到了门口,他又转身,说:“老领导,有什么需要,给我说一声。”
看着花可南离开,程颂的眼球向门口突出了。
过了一会,程颂去到远峰的办公室。
程颂隔一天,要到远峰办公室来一次,成了规律。不来的那一天,肯定是他没有到远程公司来,在某委的办公室里。
现在,程颂到远程公司来,可是名正言顺。远峰请他当顾问了。
其实,那只是远峰随口一说的客气话。程颂还就当真了。他也就时不时把顾问这个头衔挂在嘴巴上。
远峰倒是无语了。
“你让我当这个顾问。有件事,我想过问一下。”程颂进门后,有了这句话。
“……”远峰看着程颂。有意思了。当时说的人情话,程颂还当真了。
程颂没有提金兰的事。
“华克明这小子,有手段啊。运作挺大的。远程的人,现在全都知道,他厉害。”
见程颂提及华克明,远峰脸上多了些笑容。毕竟,是他用对了这个人。
“华克明这是在搞多种经营了。”程颂要把话题往要说的事情上引。
远峰说:“老领导,你这个提醒,及时。我把多种经营办公室给忽视了。多种经营办公室,可以吸收消化这些分流人员。”
“远总。你是打算……”
远峰说:“你刚才的这个建议,很好。可以把多种经营办公室与华克明那边的公司合并。”
猛鬼新娘之厉鬼索命 浣晓青
星际之通天战神 众神
啊?
不对吧。程颂设计的画面,可不是这样的。
从管理者的角度看问题。华克明那边做起来,多种经营办公室这样的被动,谁主谁从,这是显然的事。
如果远峰这样考虑问题,程颂后悔了。这,不但没有帮成金兰,极有可能是帮了一个倒忙。
远峰并不是没有考虑到多种经营办公室,在分流人员时,没有动这个部门,是没有合适的人来做这一块。现在,华克明把事情做起来,而且近似于轰轰烈烈。
这个时候,程颂提这个事,远峰正好就汤下面。

q1qyv優秀言情小說 官企 線上看-第213章 這就急了讀書-b41ic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金兰认为华克明这样一弄,影响到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
在远峰再次坐到总经理位置上后,进行人员分流之前,机关所有部门,没有创收指标。现在,就是财务部技术部这样的部门,也有创收指标。
更何况,多种经营办公室。
华克明现在弄了这么多生意型的小公司,在金兰看来,会影响到她这个部门的创收。
能够说华克明的人,除了远峰,程颂应该也可以吧。
在金兰看来,程颂虽然调到市府去,在远程公司,还有威信。
听说,远峰让程颂当远程公司的顾问。可见,程颂还是有影响力。要不然,凭远峰这样的牛气,也不会叫程颂当顾问吧。
远程公司的人全都知道,程颂是怎么样对远峰的。现在,远峰高调归来,却没有与程颂结仇,反而让前任董事长当顾问。
同时,郑晓海的董事长位置却让出来了。
金兰认为,远峰或多或少,会给程颂面子。
在这样的心理支配下,金兰来到程颂的办公室。
金兰看见程颂办公室的门掩着。她脸上有了笑容。刚才,一路上,脸可是拉着着。让所有见到她的人,像是债主讨债没有讨到一样。
程颂现在的办公室门,掩着的时候多。
在执掌远程公司时,这间办公室的门,要么是关着,要么是大开着。像现在这样掩着,留着一条缝的情况,几乎没有。
金兰用指背敲门。
帝王 引擎
这要是以前,程颂会有一声“进来”。现在,他没有问,却快步流星来到门口。他拉开门,脸上浮着笑容。
“哦。金主任。稀客,稀客。”
黑洞天尊
爸。金兰想这样叫的。觉得已经不妥。因为,刚才,程颂显然是叫她金主任。她也就改口,“伯伯。”
程颂哈哈了,笑着说:“怎么,我下台了,不叫我爸爸了。”
“不是啊。”金兰不好说,你刚才,可是叫我金主任的。要说改口,是你先改口的好不好。
金兰的身子扭动了一下,说:“我是怕,门口有人,听见了,不好。你知道的,公司里有些不怀好意的人。”
“好吧。我们还是用以前的叫法吧。”
金兰也就听话的,说:“程总。”
以前,金兰和程晓君谈恋爱时,只要在公司里,见到程颂,是这样叫的。只有在其它地方时,金兰才叫程颂爸爸。
程颂问:“今天,怎么想起来,到我这里来?”
金兰的嘴巴嘟了一下,说:“遇上麻烦事了。”
“什么事。说出来,我看能不能帮你解决。”
金兰就把华克明弄了几个小公司,又卖了一批服装的事说了。
这个事,程颂听说了。这个事,也可以看成是远程公司近来发生的比较有影响的事情了。
如果在位,程颂会拿这个事来说一说。当然,有意图匹配。
“伯伯。这个事,你得帮帮我。”
“丫头。这个事,不好帮啊。”
自从儿子有了新欢后,为了安抚金兰,程颂认了这个女人做干女儿。既然认了干女儿,金兰继续用以前的称呼,叫程颂爸爸。
金兰很精明,尽管被程颂儿子抛弃,却不想远离程颂这个靠山。
她家几代,都是穷人。算是到了她这一代,基因上有些改变。她成了工人,长相上也比上一代进步不少。算是优化了的一代。
本以为,她可以结缘程颂儿子,就此跳进龙门。
天算,不如人算。她最终还是被程晓君算计了。
不过,也谈不上算计。从开始结识金兰时,程晓君就没有当正经恋爱去谈。他只是想利用父亲的权力玩一玩这个女生。
后来,金兰被程晓君抛弃时,曾经发誓,要报这个仇。可是,回到单位来后,还得在程颂手下混日子。
对,在多种经营办公室,就是混日子。有业务,没业务,没有量化的指标考核。即使当时有考核,多种经营办公室也当除外。
在这一点上,程颂还是有良心的。他知道那个儿子,很不争气,对不住金兰。
金兰和程颂的关系,也就这样维持下来了。
现在,远峰再次坐到总经理的位置上,机关人员分流,部门也由原先的近五十个缩减到十一个,机关裁员近四百人。
多种经营办公室却保留下来。
但,给三个月时间,自负盈亏。三个月后,要创收,有硬性指标。金兰一下子感到压力山大。
华克明弄来一车衣服,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卖完了。金兰这就急了。
她急的,是有比较啊。
美人从天降:王爷追妻忙
有句话说,没有比较,就没有伤害。
华克明能够脚步不出远程公司,就把生意做了。多种经营办公室呢?
同华克明谈判,落败,金兰几乎就是走投无路,只好再去程颂跟前诉苦。
曾经的合作,还有儿子和金兰有过的一段交往,程颂决定帮一帮金兰。
但此时的程颂,已经不是执掌远程公司的时候。
虽然,远峰给他面子,让他当一个口头上的顾问。
“行。这个事,我抽时间,去远峰那边说一说。我想,这个面子,他还是肯给的。你这边呢,尽快地把业务开展起来。我听说,所有的部门,都有创收指标。更何况,你这样一个部门。”
金兰的嘴巴又嘟了一下,说:“要是知道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当初,我就不当这个办公室主任了。”
程颂可是愣了一下。
金兰看见了程颂脸上的表情,这就是误会了,赶紧纠正道:“我是说,要是知道这个办公室也要有创收指标,我就不该当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
程颂说:“现在换个地方,应该可以吧。”
“不。不要。”金兰只是嘴巴上随便一说,真要让位,舍不得。
以她的资历和能力,现在不愿意当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还能当什么。反倒会给远峰一个借口,让她进入分流队列中。
即便不会成为分流人员中的一个,那就是成为某个部门中的一个具体办事人员。
在这次机关分流人员中,撤消了近三十多个部门。这些部门的正职和副职,全都免职后,没有进入分流人员的名单,去到其它保留下来的部门当具体的办事员。
就为这个,不少人认为这是远峰的独特和精明之处。
给了那些中层正职和副职的脸。如果他们再闹情绪,就是给脸不要脸,就别怪远峰翻脸不认人。
诱捕美人
而这些被免职却没有进入分流队伍中的人,到其它部门后,还不敢带着情绪工作。
程颂何尝不知道这种情况。最近,他几乎每天都在远程公司。对于远程公司所发生的事情,都有耳闻。
“好吧。我不说换部门的事。”
金兰说:“我先回去了。”
最漫长的五年 渝州上空的鹰
“行。有什么情况,我打电话。”程颂说着,貌似要往远峰的办公室去。

isubn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官企 起點-第212章 給你說個故事鑒賞-a5jw8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多种经营办公室的建制还在。这次的人员分流,没有涉及到。
这之前,多种经营办公室,在远程公司的存在感不是很强。公司里甚至有人还不知道有这样一个部门。
也是,这个部门就是程颂为金兰量身定制的。儿子看上了金兰,却因为各自的工作,身处异地。为了方便金兰同儿子有一个常规的接触,程颂以企业也要拓展经营项目为由,设立多种经营办公室。
多种经营办公室主任,先是由花可南兼着。办事员只有金兰一个。后来,也就是这个办公室设立半年后,金兰成了主任。金兰成了主任后,里面又配了两个助手。
多种经营办公室成立几年来,大小业务做过十几单。其中一单一百三十万元的业务,成了呆账。这笔款子先是成为呆账,后来被认定为死账。
装备异界 大水草
金兰为这个办公室做过盘点,赔掉的钱,比赚到的钱要多。
多种经营办公室,没有明确的创收指标。赔掉的钱,也就坏在了远程公司的这口大锅里。
这次的人员分流,使多种经营办公室显现到大家的眼前。
有人说:“后勤楼那里出现一些公司。那应该是多种经营办公室的业务范围吧。”
“可不是。金兰那个婆娘,急眼了。她在要说法呢。”
抗日战争的细节 魏风华
“这个,不对吧。多种经营办公室能做的生意,华克明他们也能做的。”
正如一些人猜测到的,金兰找了华克明麻烦。
“华克明。你们这一下子开了这么多公司,不应该吧。”
看着这个女人拉长了的脸,华克明问:“怎么就不应该了?”
金兰说:“你们要做什么,事先,应该向多种经营办公室说一声。最好,去备个案。毕竟,我们就是管这个的。”
天价宠婚:双性总裁好凶猛
听金兰这样说,华克明还真的有一会的懵。可在眼珠子转了几下后,华克明发现这个不应该成为一个问题。
“金主任。你说的,我怎么感觉头晕。我们弄几个公司,要去你那里备案。你是监管部门吗?”
“监管。倒不是。在远程公司,我们办公室是负责各种生意的。你们做广告,卖衣服,属于我们的业务范围。”
华克明哈哈了,并眼睛看向天上。
金兰这就有了感觉,华克明有点狂了。你笑就好好地笑,干吗要脸面朝天。
华克明问:“远程公司生产的五大类产品,是不是生意?”
什么意思?金兰警惕地盯了华克明。
就是这一眼,金兰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话,不严谨,让华克明钻了空子。
见金兰已经意识到什么,华克明也就不客气,挑明了,问:“是不是,远程公司要归你管?”
“我没有这样说。”
“你刚才说,多种经营办公室,就是负责各种生意的。依了你这个说法,远程公司岂不是也要归你们管了?”
“我有说吗?我没这样说。”金兰急眼了。
“金主任。我给你说个故事吧。”
金兰的眼神里,多出几分警惕。华克明有这闲情,说故事?
他不会有意要挖什么坑吧?
“哦。金主任。你不要紧张。这是我自己的故事。说我的一件往事。”华克明脸上有了盈盈的笑,说:“说说我的一段过往经历,让你了解我,了解我的过去。”
金兰很想提醒华克明,我了解你的过去,有用吗?
她想拒绝的。
当下的力量(珍藏版)
“那时,我很傻。”华克明开始了叙说。
金兰没法拒绝了。八卦之心,她也有。她想知道,华克明有多傻。
华克明说:“那个时候,我在上学。家里很穷。当然,不至于揭不开锅。饭,还是有得吃的。只是,缺少蔬菜。我就想,能不能开出一块地来,种一些蔬菜。好在,家旁边有空闲着的土地。哦,我家住在一条河边的堤坝上。
我用锹,划出一块地,长方形。也不能算划,是挖出一个长方形的框架。算是圈地吧。你知道的,开挖土地这个事,挺累人的。要消耗不小的体力。开始时,我并不懂这个。以为,只要动动锹,就可以的。真的到动锹时,我才发现,想做成一件事,挺难的。
堤坝上的土,板实,不好挖。我打起了退堂鼓。算了吧。咱就不种菜了。做些别的吧。某一天,我从外面回来,发现我圈的地上面,长出不少的毛刀鱼。
毛刀钱。你懂吧。就是那种像小刀样的鱼,没有刺。晒干了,放饭锅上,蒸一蒸,很下饭的。其实,我不喜欢吃这种鱼。但它能卖钱,是吧。我开始把这些快要晒干的鱼往一块拢。
看我在弄这些鱼,那边有个人,叫了我。他说,小伙子。你干吗呢?
我刚才过来时,看见的。他弄了把竹椅子,坐在一边打瞌睡。是我的动静大了些,把他吵醒了。
我告诉他,收毛刀鱼呢。
他问我,你确定,那是你的鱼吗?
我说,这块地是我的。我地块上的鱼,不是我的,难道是你的。
我说,应该是吧。不是我的鱼,干吗要晒在这上面。”
金兰的脸色很难看。她可不是傻瓜。华克明说的这个所谓故事,显然就是瞎编的。指桑骂槐呢。
“华克明。我承认,你很聪明。但你也不要小瞧人。你认为,我弱智吗?”
“哈哈。没有啊。哪敢啊。金大主任,谁啊。我怎么会说你弱智。你看,你来到这里,我说过一句你弱智的话了吗?”
妹子对我好点 笑笑无敌
金兰很想提醒华克明,你刚才说的那个所谓故事,狗屁故事,就是在含沙射影。

“我只是说了我的一段过往。因为,这个事,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一直没有想明白,我认为我地面上的东西,就是我的,这个想法,是不是对。”华克明说这句话时,貌似想同金兰做一番探讨。可脸上的表情,却透露出他就在诡诈。
尤其是说到最后的几个字,明显就是嬉皮笑脸。
金兰哪受得了华克明这副嘴脸。这明显,就是戏弄人嘛。
“华克明。你狠。”金兰愤然离去。
华克明一笑。他看出来了,这个女人,咽不下这口气。

d2lzl精品言情小說 官企 起點-第210章 按這個思路來看書-s6k0o

官企
小說推薦官企官企
劳动服务公司仓库里面的人,一下子减少许多。
大部分人跟着华克明去到后勤楼。后勤楼也因这么多人跟过来,热闹起来。这个景象,有点类似于远程公司效益好的时候,逢年过节由后勤这边发福利。
不愿意跟着华克明去后勤楼那边的人,家中的小日子还过得去。工作这么多年,也累了,想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自己给自己放一个比较长的假。
这个仓库里,每天还有几十人过来接受点名。这些人被点名后,就回家去买菜做饭。
由此可见,这次的人员分流,迎合了这类人想歇息的想法。
每个月工资一分不少,拿着工资可以全月休息,何乐不为。如果闹事,这不是自己跟自己过不去。
至于三个月后怎么办,到时再说吧。
老古话说得好,人到山前自有路。
反正,已经被分流,那就脚踩西瓜皮,滑到哪,算到哪吧。
在这些没有跟着去后勤楼的人中,有部分是看不惯华克明那种得势的样子。原本,就是工会的文娱干事。大家差不多吧。都是干事办事员管理员秘书什么的,再次的,也是描图员杂歎工。
其实,这些人就是赌一口气。
在他们感觉中,劳动服务公司,怎么说,也算是远程公司的一个单位吧。挂靠在这样的单位,可以弥补分流后的失落感。
“高经理。你赶紧想想办法吧。”这些人用这种话,或类似于这样的话,催促。
在高经理眼皮底下混,这些人多少要表现出还有积极的一面。
高经理也在想项目。他也好想能想出几个项目。可是,想不出来。之前吧,没有这方面的知识储备。那时候,就是管理一些家属工,安排扫扫地,做些小搬运类的活计。
没想到,这次的分流,等于给他的工作节外生枝。
二次创业,做生意,都是高经理之前没有涉及过的。
看着华克明到后勤楼那边捣鼓,而且听说那边的气势上,比劳动服务公司这边要好,要热闹,高经理郁闷啊。
高经理突然发现,自己被华克明带上了节奏。
劳动服务公司这边,同后勤楼那边,似乎较上了劲。
远峰放权给高经理和华克明后,只要有时间,会下来看看。这天,他来到劳动服务公司的仓库,看见仓库里只有几个人,在聊天。
“这边就几个人。全有事做了吗?”
高经理苦着一张脸,说:“点名后,他们都说有事,可能去后勤楼那边了吧。”
他不好说,留在这边的人,回家去了。
想不出项目,是自己没这方面的本事。可看守不住这些人员,就是他管理水平了。
远峰有了提醒,“高经理。你可以组织大家讨论。群众是真正的英雄。集思广益,可以找到项目的。”
“我会的,我会的。我也是这样想的。”高经理用上半身的力气在点头。
“我去那边看看。”远峰这就往后勤楼那边去。
来到后勤楼,远峰看见三个实体已经在楼下的办公室门口挂出牌子。
绣娘针织
杰成广告
勤呈商贸
看见这里的人精神状态都不错,远峰很高兴。看来,用华克明是个明智之举。
几个办公室看了看,远峰到了华克明面前。
“克明。这几块牌子,就这么简洁吗?”
星辰变之道 abe
见远峰问到这上面,华克明从办公桌前站起来。
“远总。我是这样考虑的。现在,只是临时画个符号,让大家有一个选择。至于完整的名称,还要好好斟酌。”
远峰点头,认可这个思路。
华克明又说:“就说绣娘针织吧,可能叫厂,也可能叫社。杰成广告,可能叫公司,也可能叫机构。勤呈商贸,我打算把它叫成孵化园。”
“孵化园?什么意思?”
“就是想把它做成一个专门生产公司的地方。苗圃的意思吧。就是成熟一个公司,分出去,再成熟一个,再分出去。只是,还没有想好到底怎么弄。”华克明的手在脑袋瓜上挠了挠。
远峰问:“你说杰成机构,怎么考虑的?”
“许杰他想做广告。这是一条路子。还有人建议,弄一个演出团体,包括组织其他演出团体的活动。这批分流人员中,有不少文艺骨干。”
“哈哈。不错啊。这两个思路,格局比较大,情境也比较高。行,你就按这个思路来做。”
华克明说:“我想把这些人按兴趣点来划分。做自己最乐意做的事情,能把人的潜力发挥到最大。”
“行啊。华克明,这些年,把你的才华埋没了。你可是个将帅之才啊。”
邻家女鬼初长成:都市鬼奇谈
“谢谢远总赏识。”华克明脸上竟然起来羞涩之情。
住在身体里的幽灵
可在他的心中,涌动的,就是远峰所说的。
带着超市去末世
华克明一直自命不凡,认为自己可以有更大的舞台,只是,困在工会里,达伟还一直对他不待见的样子。
现在,他要从这里起步,让远程公司里的人看看,让达伟看看,他华克明,不是一个庸才。
有人在远峰面前捧华克明。
“远总。华克明歌唱得好。脑子,也好使。”
远峰问:“华克明给你们发了什么样的任务?”
“他说先去弄一批服装过来。”
远峰问:“做服装生意?”
斗 羅 大陸 3 龍王 傳說 小說
“华克明这么说的。生活必须品,是我们生意的起步。衣食住行。衣在第一。他说现在先解决这四个字中的第一个字。就是衣。”
远峰一笑,问:“第二个字,什么时候?”
他这样问,只是表示随和。随口一问罢了。
对方却回应道:“华克明说,第一个衣做稳当了,就可以考虑做第二个字,食。”
远峰又问:“那就是说,后边的两个字,华克明也有所考虑?”
冷情妖王小萌仙 苍耳
“他还真的是这样说的。说我们如果能把第一第二个字做出来,第三个,就是住的事。赚到了足够的钱,可以考虑住的问题。他说有一天,可以拉起队伍去盖房子。”
不会吧。远峰的目光投向那边的华克明。这家伙,心思这么大。
这可是有吹牛之嫌喔。
远峰转念一想,华克明所说,没错。人,是应该有梦想的。万一,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