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冼青竹

2gp1o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漢當興 線上看-第四十章 議定對策分享-32eq0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说是照看鲁肃,但刘禅肯定也可能时时刻刻在鲁肃身旁待着的。
这只是如今北伐大计准备在即,眼下所有人都有自己要忙的事,刘禅在这会儿当属闲人一个,自然就是理所当然的接下了这个任务。
约是过了九个时辰左右,刘禅正在一席绢布上写写画画呢,突然之间有人来报。
“少主,那江东使者醒了!”
“嗯?”刘禅一下子便把笔给扔在了一旁,连忙起身就往鲁肃那里去了。
待到刘禅迈步走进屋内后,却是第一眼便看到了半靠坐着的鲁肃,虽然脸色还是苍白无血但是精神却是明显恢复了过来。
“子敬先生安好否?”刘禅一礼拜道。
鲁肃见此有些吃力的想要起身,却是浑身无力根本动弹不得,只能有些虚弱的点头道:“多谢刘禅公子关心,在下自觉尚可。”
“咳咳咳……”话音刚落,鲁肃就没忍住咳嗽连连。
刘禅心下有些感叹,想鲁肃堂堂江东大都督,昔年奔走于各方联络这才有了曹操赤壁的大败,却未曾想这才几年不见,居然竟是已经虚弱到了这般地步,真可谓世事无常。
花 都 最強 棄 少
不过虽然心中感觉可惜,但鲁肃始终不是自己人,刘禅有心想要延续一下他的寿数更多也是为了两家联盟为了老爹那匡扶汉室的愿望。
只是在鲁肃尚未转醒之前,刘禅便已经偷偷找过张机张老爷子了,想要问问具体的情况。
可得到的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张老很明确的告知,鲁肃的身体已经是病入膏肓药石无救,至多也就剩下一年的命,甚至可能更少。
这所谓一年的命,也仅仅是在鲁肃彻底静养不在奔波劳碌乃至劳神都不行的状态,不然的话这个时间空是会越来越短!
刘禅无法,也只能是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心中却是对鲁肃这个江东大都督颇感遗憾。
别说一年了,就照着鲁肃现在这个状态,往来蜀中奔波,操心费神的为江东为其主孙权谋划,恐怕长此以往下去,连一个月都未必能够撑得住啊……
微微叹息一声,刘禅放下心中感慨,转而是直接开口问道:“子敬先生此番前来成都,却不知所为何事,我父已言明让我暂权,子敬先生大可直言相告。”
正平复喘息的鲁肃听见刘禅这话后,虽然心中觉得这种事还是要跟刘备或者诸葛亮商讨才算正式,可问题在于他现在这状态,起身都麻烦难道还要劳烦人家益州之主来主动见自己不成?
鲁肃一瞬间便放弃了这种天真的想法,朝着刘禅微微点头道:“既是如此,那在下也不瞒公子了,此番在下亲至成都拜会,正因皇叔于我主乃是共同进退的联盟,而如今曹丕倒施逆行为天不容,故而在下特意代我主前来,邀请刘皇叔出兵同伐假帝曹丕!”
假帝?
刘禅猛地愣了一下,他还真没想到江东给曹丕居然定下了这么一个名号,倒还真有点意思。
天子暴毙死得不明不白,曹丕却在此时突然篡汉称帝,言之为假倒也没错,看来孙权起兵之意的确为真而且好似还挺急切的。
刘禅微微点了点头,当下便是笑道:“我父与车骑将军本为盟友,两家都需要面对共同的敌人,故而在下觉得汝主之意我父应是会考虑的,不过在此之前还请子敬先生暂且休息,此事还需吾去通报才是。”
“这是自然,子敬也便不耽误刘禅公子了。”鲁肃勉强抬手一礼,刘禅还礼告辞,却是脚步不停歇的寻老爹刘备去了。
“出兵伐魏?这不正好契合了我等北伐的计划?”刘备听完刘禅的回报,挑了挑眉有些兴奋的说道。
北伐越早便是刘备越想看到的,现在既然江东有所请,那刘备原本被压制下去的心思却是又活泛了起来!
“吾儿,你觉得为父应不应该同意孙权的建议,与他江东同时出兵,须知若是真如此两面牵制,再加之我等大敌曹丕小儿如今又做出这等失智之举,如此当大有可为之机!”
刘备搓着手是越发的兴奋,显然是被鲁肃的此番来意给带动了起来,毕竟前后两次的风波事情,的确是让他很那再压抑北伐攻曹之心了。
“父亲何故如此焦急!”刘禅笑了笑道:“父亲可是忘了儿先前说的那些话不成?”
“先前说的话?”刘备猛地露出了几分疑惑的神色,但却又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我儿说的是三家之中最先打算动手的必是曹丕小贼,且应是会在我两家之前便有所行动的这件事?”
“没错!”刘禅肯定的说道:“父亲须知那江东孙权此番虽然意图联合出兵,但实际上却并非是什么好意!再我益州与曹魏相安无事多年的情况下,孙权想要借此机会来让我方与曹魏之间产生新的仇怨,这难道是心怀好意?
虽然父亲所行之念本质上便是于那曹魏背道而驰,但争霸天下的大事,又岂是几番仇怨可以左右的!就说近些年来这天下发生的最后一次大战,便是曹魏与江东之间的血战,那一站江东式微差点没有覆灭,而江淮一地在曹操亲至之前,却同样是被孙权压着打毫无还手之力,损失之惨重比后来的江东略有不如却也不差多少,有此新仇积怨在,试问这天下三分中的仇恨怨由是还有什么比曹孙两家更深的!”
听到这里,刘备颇为赞同的点了点头道:“我儿的意思为父明白,此番孙权相邀看似是携手破曹但却同样打着分担仇恨的意图,拖我等下水来给他江东创造新的机会!”
“没错!”刘禅肯定道:“父亲所说正是儿所想表达之意,须知所谓的盟友,不过是为了对抗势大不可力敌之人而暂且联合的敌人罢了,归根结底父亲与江东孙权之间,敌人的这层关系却是一成不变的!”
“暂且联合的敌人……”
刘备稍作沉吟,心里却是十分赞同儿子刘禅的话。
须知天下三分诸侯,看起来目前是孙刘两家联手抗曹,可这完全是建立在曹魏势大不可挡一家难以对抗的前提之下,有此孙刘两家才会保持联合的状态。
可倘若这等平衡被打破,那所谓的联合其实就跟玩笑话没什么区别,单反是利益所在纵使还有联盟的制约又能怎样,该下手的时候谁都不会手软,这种事换了刘备自己也是一样,哪怕他一向是以仁义为名,但有的时候仁义却也并非是完全适用在任何地方的……
“那依我儿的意思,为父便是回绝了那鲁子敬,不与江东联合出兵伐曹?”刘备疑惑的问道。
然而面对此问,刘禅却是大摇其头的说道:“恰恰相反,依儿之见,父亲不仅不要拒绝,反而还应该是同意孙权的请求,答应他我等与他一同出兵伐曹,但却不能就如此简单的答应!”
面对刘禅的回答,其中的含义如何,刘备心下疑惑。
都市 奇 门 医 圣
只不过还没等刘备发问呢,刘禅便是先一步解释道:“父亲答应与孙权协同出兵,同时也要向江东索要些钱粮以供我军出兵之用,然父亲却要记住,答应归答应,但却一定不要商定出兵的时日,只需议定会全力配合即可,同样也做出一些调兵的动静来让孙权相信,这一点刚好有北伐的准备为用。
只消孙权半信那父亲的目的也便达到了,往后就是静等着曹孙两家的大战开启,而父亲便可趁着他们双方你死我活的交战之际,趁势行北伐大计出凉州匡扶我大汉江山!”
刘禅大手一挥的又接着说道:“总之便是一句话,父亲您演好一场戏让孙权相信我等会协同出兵,同样也要尽力遮掩让曹丕尽少察觉我等的动静以便麻痹其人,而后便是趁着曹孙双方拼个你死我活之际,父亲却趁机坐收渔利,进可以雷霆之势竟取关中之地,退则亦可保凉州诸君归于父亲之下,得充沛战马资源以弥补我蜀中荆州两地骑兵稀缺的问题!”
“大善!”刘备猛地合掌而笑道:“我儿这番言论当真是说的为父心动不已啊!”
“父亲谬赞,此不过是儿的一番见解罢了,一人之言不可定,还请父亲相召老师及孝直先生等人一同再行商定才是,儿此番言论也仅仅只是个设想,真能否应用于现实却还需多多打磨考虑才是!”
面对老爹的夸赞,刘禅可没有沾沾自喜的想法,反而他很清楚自己距离真正的顶尖谋者到底还有多少的差距。
而这些差距靠的可就不是努力了,而是那虚无缥缈的先天之才,这也是刘禅无法企及的东西。
但人要知足,先知先觉犹在刘禅也不会多求什么,虽然这历史走向已经被自己这只小蝴蝶给扇的面目全非,但是有些东西可以改变但是有些东西却也同样是到死都不会发生变化的!
看着如此谦虚的儿子刘禅,刘备心中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了,当即便是点头应道:“好,为父便依禅儿的意思,这便将孔明孝直等人唤来一议!”
刘备说到做到根本不带有犹豫的,这关乎到他心心念念的北伐大事,若是因为拖延而耽搁了最恰当的时机那才想哭没地方哭去……
如此,一场由鲁肃转醒刘禅牵头的议事,便又是在这入夜时分在大殿之中展开了。
此番参与的人数依旧不多,诸葛亮法正刘禅三个老面孔除外,也就是多了黄权并张松二人罢了。
梦幻兑换系 墨梦尘
将此二人叫来,刘备自然是有着自己的考虑,须知以前商定一些过于机密的事情时,不叫这些新降的益州士东州士来此,便是因为忠诚也有个区别。
现在两年多近三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这忠诚的观察也同样是有个限度,一些能力足够忠诚表现可信的人才,自然是逐渐进入了刘备的视线当中,一些过于机密的大事商定,也自然是少不了这些人的身影参与其中。
此等变化刘禅看在眼中乐在心里,其实他早就想要跟老爹建议扩充一下真正的核心智囊团了。
可老爹总是以还需要观察观察这个借口来回避,现在终是扩充了人手,刘禅不仅不会有什么意见反而还是巴不得如此。
要知道一人力有尽穷时,众人拾柴火焰高,要说不考虑到曹孙两家的问题,但是只在益州内施政谋智,那诸葛亮加上法正却是足够足够的了,甚至刘禅也能完全的独当一面。
但要说涉及到这争霸天下的大事,需要考虑的方方面面数不胜数,各种各样的限制条件好坏收益等等,却又不是三三两两几个人便能够彻底做到万无一失的。
虽然人言多则失密,可既是连老爹都已经点头答应了,那刘禅难道还有怀疑老爹看人眼光的必要吗?
这些年跟在老爹身边学了不少的东西,可刘禅却从来不曾觉得自己在识人之明的这方面有超越老爹的地方。
他能够将费祎董允,蒋琬邓芝等人提拔起来,让他们提早的为益州为大汉发挥热量,这靠的可不是识人之明而是刘禅的先知先觉。
然而不论是庲降都督邓方亦或者梓潼太守霍峻,甚至是张翼,张嶷等人却尽皆都是老爹发掘出来的人才,这等眼光看人之能却是刘禅怎么也学不到精髓的……
此番议事的结果很明显,甚至过程都没有发生什么曲折离奇的地方,顺畅的一匹。
后来的几人在听了刘禅的建议之后,都表示十分赞同,大致上完全不需要做出什么更改,仅仅只是在小的细节上面给出了一些不同的看法。
比如刘禅说索要的钱粮之数,这在诸葛法正等人眼中就有点小孩子气的意思了。
须知大军调动粮草先行,与曹魏作战自然不是小打小闹的,刘禅开口索要十万石粮草那够什么的。
蜀中调动军卒为战,那当然不可能只动个什么三五万人这般小数,不说五十百万这等夸夸虚假,但一二十万总归是没差。
十万石粮食够什么的,二十万大军一日人吃马嚼的消耗就得需要万石左右的粮食草末。
而此番北出攻曹益州这边跋山涉水走栈道不说,就算是荆州北上容易,那这粮草的消耗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十万石小家子气,若不换成一百万石粮草之数,都恐怕江东孙权会怀疑益州到底有没有真心出兵的想法,不然的话在面对曹魏强敌之余,又怎么会只索要区区十万石粮草这么小的数目。
就算不怀疑出兵与否,那也定是会揣测是否为虚张声势以作假象,坐看他们江东跟曹魏之间鹬蚌相争益州好从中渔翁得利!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虽然刘禅等人本身就是这么打算的,可要是让孙权看出来就不一样了啊!
…………

r3i6x好看的都市异能 漢當興討論-第三十八章 事出突然相伴-bn3q8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而就在刘禅躲过一劫心下松了口气的时候,东吴使臣兼大都督鲁肃此时此刻正乘着快舟逆流而上往蜀中赶来!
船至鱼腹而止,从这里开始到成都便只能是走陆路了,这对于此刻病体未愈身子虚弱的鲁肃而言,难度可是不低。
行走在悬崖峭壁的栈道之上,鲁肃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前行着,心中却是已经在开始考虑如何为江东为其主谋取最大的利益!
虽然鲁肃心底里是推崇孙刘两家联合的,毕竟占据了天下半壁的曹魏可依旧是当下大敌,曹魏一日不减联盟一日不破,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然而正因为那是理想之中,所以鲁肃同样心里头很是清楚,所谓的联盟从来都只会建立在平等的地位之上,哪怕是一方稍稍弱小都可以接受,但是万万不能出现的便是一方突然之间强大起来,乃至于远远的超过了另外一方,那这所谓的平衡关系就会被瞬间打破。
眼下孙刘两家的联盟看起来好似还是其主孙权占据着主导的地位,江东上下群臣也同样是没有从这种假象之中清醒过来,犹自沉浸在当初周瑜大都督带领他们打下的那一场赤壁大胜之中。
可事实上不论是鲁肃自己,还是张昭等人,包括主公孙权都看的明明白白。
原本只有荆南四郡再加之一个南郡的刘备盟友一方,在彻彻底底的到了整个益州之后,其势力兵马等等已经是渐渐在超过原本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江东一方了!
若不是因此,当初主公孙权在向刘备提出那等无理的要求时,鲁肃也不会没有出言劝阻,反而是持着一副默认的态度,事实上他也正是想接着那次机会削弱一番盟友。
但鲁肃心里同样也清楚,所谓的削弱只不过是一时的,益州之大底蕴之足,都远远不是一个偏僻蛮荒的交州可比,这其中的差距清晰可见。
哪怕是盟友很大方的给了两郡之地,可是两郡之民却又被迁了个七七八八,以至于江东不过得到了两个无甚大用的空壳而已。
当然,却也不能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最起码长沙一郡之地在手中握着,此地可不仅仅是作为先主公孙坚的故地这一代表意义,同样其也具备着不小的战略地位!
长沙一地毗邻武陵,又紧挨着南郡,虽然不能完全遏制住长江水道的通路,但却也比之从前江东仅仅占有一江夏要强出太多,这也是为何鲁肃那时可以接受两郡之民被迁走,己方被算计的原因。
但今时不同往日,曹丕的篡汉称帝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之举,但这也同样是江东的一次绝大机会。
此时此刻主公孙权想要北出合肥攻略豫州徐州等地,却恰恰是需要盟友来实行一定的呼应帮助,如此一来什么前尘旧怨尽皆都是灰灰,眼下的利益才是至关重要的,过往的事情记在心里却是丝毫都不能提及才是!
鲁肃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是舍了自己这把残躯病体,也要为主公为江东争取到益州盟友的出兵相助,为主公血洗当年合肥之仇,为江东打开新的发展方向,如此一来争霸天下之路当却有江东一份!
坚定了决心,鲁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貌似精神了许多,连一直困扰着他的病魔都仿佛减轻了些许,哪怕是初次行走在栈道上他也不再变得战战兢兢,反而是脚步扎实的前行着,直奔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成都而去……
心理的作用并不能真的影响身体的虚弱,鲁肃自己的感觉是一方面,但实际上他在进入蜀中的这段栈道山路之行却还是走的异常艰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约是耗费了旁人一倍的努力,鲁肃才算是彻底走过了入蜀最麻烦的那一段路程,而后接近蜀郡的这段路上,自然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只是鲁肃这被迫慢吞吞的速度,却是让成都方面等的有些召集了。
哪怕日日都有传信鲁肃此时此刻到了何地,可刘备却始终觉得这位老好人的脚程实在是太慢了些,有时候刘备都恨不得当即派人去把鲁肃给接过来,也用不着他慢慢悠悠的继续赶路了。
而刘备之所以如此着急,还不是因为他觉得此番江东来使便是北伐的契机到了,此番若是真的如他所料,那正是恰好合了他的心意,当即北伐出兵给曹丕小儿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清楚的知晓大汉帝国不是你个小子说篡夺就能够夺去的!
然而整个成都城中,怕是除了刘备以外的其他人,都没有一个是真心欢迎鲁肃到此的吧……
江东盟友突然来访其意为何,动脑子想一想都必然是因为曹丕的这番惊人之举所致。
可事实上不论鲁肃此番前来是目的为何,但总归逃不过应对曹魏一方,如此一来看似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可偏偏诸葛亮却不怎么认为,同样的刘禅也并不觉得此时应了江东的某些事是什么好的打算,毕竟三家之中最迫切动手的是曹魏,而第二名自然而然便是江东一方,这个顺序在刘禅心里那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刘备等了又等,终是将江东使臣鲁子敬给等到了!
作为江东现在的大都督,鲁肃此番亲身前来益州,这可谓是给足了刘备的面子,给双方的联盟关系以绝对的信任,若非如此堂堂江东大都督又怎么可以轻身至此,哪怕是盟友也不成,这等冒险的举动倘若真的有个什么闪失,那对于江东而言的损失可就大了。
不过鲁肃既然有胆子过来,孙权既然能够应允此事,那必是料定了事情不会往最不可能出现的方向发展,刘备也同样不会枉顾自己的名声,去在自己的地盘上算计盟友来使,更别说鲁肃还是个病患了……
左将军府上,刘备早早便是摆好了酒宴,就等着鲁肃至此赴宴迎客。
而鲁肃果真也是不负其所望,纵使此时此刻因为舟车劳碌奔波辛苦,脸色苍白的不像样子,身体虚弱的好似迎风就倒一般,却也是硬挺着来到了左将军府上赴宴!
“子敬!许久未见汝怎地变成了这幅模样,快快坐下歇歇,莫不是车马劳碌一时不时?”
“咳咳……”鲁肃捂着嘴压下咳意,勉强的抬手一礼道:“多谢皇叔关心,在下不过是偶然风寒身体欠安,再加之一路上急匆匆而来,所以才落得了这幅样子。”
鲁肃不说自己急匆匆赶路却也罢了,他偏偏就这么说了,如此倒是让在座众人神色都有些奇怪。
所有人都清楚你鲁肃这一路上慢慢腾腾的拖拉了好久,若不是知晓你是因为病体未愈所致,不然可能都会以为是故意拖沓了。
结果到了这宴席上,你鲁肃竟然还敢说是急促赶路,这话怕是说出口后在座的没有一个人会信。
然而信不信的是心里事,嘴上附和着那是面子上的事。
听完鲁肃的话,刘备一副了然的样子,这才点了点头道:“原是如此,到有些劳烦子敬了,且先歇歇放再饮宴,今日不论公事,只为子敬汝接风洗尘!”
说罢,刘备高高举起手中酒觞大声道:“诸位,当共饮此觞!”
“诺!”
在座文武无不随声迎合,鲁肃见此也不好例外,值得勉强举起酒觞浅尝即止,倒也没真的勉强自己。
只不过这酒也喝了,说是不论正事可是不行,他鲁子敬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的到这蜀中来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要尽早为自家主公赢得盟友的臂助,双方遥相呼应着出兵,必是能够给予曹魏众创,而趁着这等机会,主公孙权江东各家才能够突破桎梏!
是以鲁肃放下酒觞,理了理身前有些凌乱的衣衫,强压着身体的不适,拱手高声道:“玄德公!此番宴席却恕子敬无暇享受,此番跋山涉水而来,自是代我主之意来面见玄德公,还请玄德公听在下一言!”
鲁肃说完这番话整个人脸都变得潮红了起来,好似血液上涌费劲了全身的力气。
刘备本身的确是蛮希望鲁肃至此的,可是眼下鲁肃这一副伤病再身虚弱不堪的样子,也的确是让他很担心。
幕后总裁,太残忍
不是因为别的,刘备是生怕鲁肃一个不小心就死在了益州,真要是出现了这种解释不清的误会,那恐怕别说是什么契机了,怕是孙刘两家的联盟就此破裂直接兵峰相对也不是没有可能。
然而真要是在那个时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可就是曹丕哪个小儿了。
现在刘备最看不得的就是曹丕这小子占了便宜,哪怕是一丁丁点都不成!
看着如此坚持的鲁肃,刘备觉得还是先劝劝再说,也是放下手中酒觞关切的说道:“吾子敬如此勉强,今日便安心入席休息便是,一切公事自有明日分说,想必你主仲谋若是得知也不会有异议的。”
刘备的一番好意鲁肃心中愧领,可今日他是铁了心的要商量正事,当即情绪有些激动的欲要说些什么。
然而鲁肃这才晃晃悠悠的刚刚起身,却只感觉一阵头晕目眩,双目此时竟是好似看不见了任何东西一般,面前霎时漆黑一片,整个人头重脚轻的竟是突然之间便倒了下去!
“子敬!”
“子敬先生!”
鲁肃的突然昏倒,着实是让在场众人大吃了一惊,心中一阵狂跳之余,却也情形陈到反应的迅速,没真的让鲁肃以头抢地的那么直挺挺的倒下去。
然而与其说是陈到反应及时,倒还不如说是刘禅观察的仔细。
正因为跟老爹抱着相反的念头,刘禅自打鲁肃出现的时候就时时刻刻观察着他,也正是因此刘禅才看出来鲁肃眼下的状态和问题,便是早早提醒了身旁的陈到,让他紧盯着鲁肃生怕出现了什么意外。
果不其然,刘禅的判断得以印证,但是他现在却并不开心,甚至神色之中满满都是凝重,显然鲁肃的突然昏厥对于他,或者说对于整个益州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堂堂江东大都督,代表着江东之主孙权的意思来益州为使,结果这刚到成都入了接风宴席之后,便是当场昏厥了过去不省人事,这种事可是最容易造成误会的,要说跟在座列为一点干系都没有,那就真的当江东那些密探是傻子了。
然而有的时候很多事情偏偏就是巧之又巧的,误会不也就这样产生了吗。
当下最紧要的是鲁肃的问题,而不是继续讨论孙权此番遣使至此到底来意为何!
就在陈到扶住鲁肃将其放到在地后,刘禅猛地起身高呼道:“今日之事诸位务必要严守消息,切不可有任何泄密,若有泄密抗命者当以论诛!”
刘禅第一次当着老爹,当着老师还有在座文武众臣的面展露他果决的一面,但这却是一点都不过分甚至还正是理所应当之举。
若是鲁肃在左将军府宴席上突然昏倒了过去,这消息根本就没个阻拦的便泄露了,让成都城中的这些江东密探探听了个清清楚楚,那江东孙权又该是作何反应,到时候己方这边又该是如何解释?
有的时候,误会偏偏就是这样产生的,恐怕但就是因为这一点,孙刘两家就此反目都不是没有可能。
故而刘禅严命所有人闭嘴保密,这自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甚至要不是在场都是益州肱骨顶柱,刘禅连杀人灭口的心思都有了。
明明前世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大学生,可是到了这个乱世当道人吃人的年代,若说一点都不改变的话,刘禅也不可能成为老爹眼中优秀的继承人了。
前有雍李两大世家,这便足够证明刘禅远远没有面上表现出来的那么人畜无害……
刘禅的话音刚落,刘备也是瞬间便反应过来了,接着刘禅的话便厉声喝道:“禅儿说的没错,吾也相信列为都是我益州忠臣,不会在这种小事上做出什么错误的决定!
至于这些侍女仆从舞女等……子龙!便由你着人将其看押起来不许任何一人与外界接触!”
“诺!”赵云飞快上前领命,大手一挥戒备在四周的白毦兵便是瞬间扑了上去开始抓人。
方才还莺歌燕舞一片热闹和谐的宴席,却是瞬间变成了这般凌乱的样子。
那些仆从侍女若是老老实实的束手就擒倒也罢了,本身刘备也没说要伤他们的性命,只不过是想要严格的封锁消息而已。
可要是谁在这个时候不识抬举的胡乱逃窜,那就不得不考虑其人是否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了,如此白毦兵当即擒杀也是理所当然。
至于冤枉与否,那就不是刘备需要考虑的问题了。
当下还有什么是倒地昏厥的鲁肃,更值得他关注的!
…………

a17fl精华都市异能 漢當興 ptt-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zxhz0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假面权妇 有钱的主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庶子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甜宠贴身辣妻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抗日之商人传说
毒 步 天下 特工 神醫 小 獸 妃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咕咚……”
满满一觞水就这样进了肚,刘备猛地长出一口气对刘禅说道:“我儿速速去将军师法正等人唤至此处!”
我 的 惡魔 總裁
刘禅稍稍犹豫了一下,还是点头应道:“诺!”
不一会儿,诸葛亮和法正双双赶到,实际上他们二人是早就等着了,曹丕篡汉称帝的消息现在不说尽人皆知也差不了多少了,料想此事主公必会相召。
“我等拜见主公!”
“孔明孝直无需多礼,想必你二人此时也已经知晓了曹丕此贼的大逆不道之举。”
刘备冷着脸声音沉闷的问道。
诸葛亮和法正对视一眼,双双点头应道:“臣下已知晓此事……”
“好!那吾也便不多赘言,今次相召你二人至此,却是想让你等替吾想出一个法子,让北伐尽快展开,吾要让曹丕此贼为自己的大逆之举付出代价!”
说着,刘备抬手狠狠的锤了一下面前的石桌,这含怒一击之下,却是将石桌给锤的裂隙丛生好似马上就要碎裂了一般!
虽然早就料想到了这样的结果,可当真正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诸葛亮还是觉得有些头疼。
反倒是法正,对于北伐一事却早有些迫不及待了,只不过在他刚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在他身后的刘禅却是眼疾手快的拉了他一把,这才让法正到嘴边上的话没有说出口。
虽然北伐是大基调大前提,甚至于在此圆中四人,唯有诸葛亮才是最为关心北伐一事能成与否的那位。
可正因为诸葛亮心有北伐,更是很清楚此事干系甚大,关乎到大汉的延续生存关乎到从主公到益州上下所有人努力了好些年的结果,自然是必须要慎之又慎。
若是在眼下主公暴怒之际,在还没有完全准备好的时候便仓促之间发动了北伐战役,如此恐怕会造成一连串不可预估的后果。
北伐之伐诸葛亮根本不会不赞同,但是若北伐行之无用那岂不是浪费了他们无数人的心血。
故而北伐当行却又必须得见成效,仓促之伐冒然行事终不可取,诸葛亮心中很清楚这一点,是以在刘备发问之后才没有直接开口应答。
反观法正不考虑到这些,但是刘禅却看得清楚,这才拉了他一把,否则的话若是法正这边一开口,那怕是再想要劝住老爹打消他这个念头就不是什么容易的事情了……
眼见场面突然变得有些寂静,刘备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开口道:“孔明你等这是何意,不言不语莫不是不赞同吾之想法不成?”
这要是换个佞臣在此,十之八九便是顺着刘备的话说下去,别说什么北伐不北伐的,就是直接全线跟曹魏开战都不是什么问题。
然而在场三人中除了法正对于此事态度有些偏转以外,甭管是诸葛亮还是刘禅,其实都并不赞同此时进行仓促的北伐战役。
面对刘备的问话,如何回答才能够打消他的想法,诸葛亮一时间却还在考虑当中。
可拖延浪费的时间越久,刘备的心情恐怕会是越差,到时规劝的效果说不定会更差。
故而刘禅在这个时候站了出来,直接了当的对老爹说道:“父亲!北伐之事乃复兴大汉之大计,焉能如此仓促行事冒然进军,站前准备不足筹措不备,若是出师不利空是彻底让我等断了复兴大汉之机会,父亲你要清楚,这天下中可就只剩下父亲您一人是真心为了大汉着想的,江东孙权中原曹丕,此二人哪一个又是心有大汉之人!”
说罢,刘禅朝着父亲躬身行礼言辞态度无一不恳。
可问题在于刘禅说的这些诸葛亮心中早就想到了,但是他却清楚,但凭着这番话可不足以打消主公心中的念头,反而还很有可能激起主公的逆反之心,想到这里诸葛亮不由得微微皱起了眉头。
果不其然,刘备在听完刘禅这话后脸色并没有什么变化,就好似完全不在意一般。
瞄见了这一幕的诸葛亮心中一沉,果然不出他所料,看来少主此番到是弄巧成拙了,打消主公念头这件事不是那么好办的了!
然而刘禅接下来的这番话却是诸葛亮根本就没有料到,甚至于刘备都完全未曾想到的。
只见刘禅起身面向老爹,神色有些微妙的说道:“父亲,您可莫要忘了当日你我父子二人在书房之中的赌约啊!如今看来应是儿胜了,却不知道父亲还有没有打算要遵守约定!”
书房?赌约?
一时间不管是诸葛亮还是法正,神色间都有些疑惑,不明白少主刘禅因何在此时提起这样的事情,难道所谓的赌约还能够让主公打消了当即北伐的念头不成?
至于这赌约,乃是刘禅父子二人的夜谈私话,他们两人自是无从知晓其中的具体内容,故而也根本不会明白刘禅突然提起的意义何在。
但不管内容为何,刘备在听到赌约这两个字之后,却是实实在在的发生了表情变化,整个人突兀的惊愕之余却又是陷入了莫名的沉思当中。
这番变化,却是让时时刻刻观察着他的诸葛亮心中感到更加惊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