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三百四十一章 產生誤會推薦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他到底应该装作是没有看到还是直接坦白和她说清楚呢?就在他心里做着无限纠结时,放在一旁的私人电脑响了起来,有邮件进来了。
他摇了摇头,甩下脑海之中的烦绪坐在了电脑前。
是一封陌生邮件,知道是谁发来的,里面有一个附件。
是一段音频。
靳珩深鼠标轻轻一点,顿时,电脑响起了一段熟悉的女声……
坐在出租车上的夏岑兮心情也格外的激动,在刚才自己和李亦铭坦白自己对靳珩深的心迹之时,他的心情也更加的明确。
她从来没有过像此刻一般,如此迫切的想要马上见到靳珩深,然后给他一个拥抱。
车子也像是感受到了她的心一般,开的飞快,很快的便停在了靳家的门前。
对师傅礼貌道谢,夏岑兮挎着小包,步子轻快,快速的来到了门前,熟练地掏出钥匙准备进家,光是看她的走姿就能感觉到内心中的雀跃。
站在阁楼上的靳珩深危险的眯起了眼,看着楼下的那个女人。
“回来了?”
夏岑兮刚推开门就听到了阁楼上传来一声不大不小的问候,语气格外的冰冷。
夏岑兮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只当是自己听错了,脸上笑意盈盈:“对呀,我回来了。”
她刚换好鞋子,抬头看向靳珩深,眼睛中都带着兴奋的色彩。
一向不喜欢主动的她,此刻却有一个冲动,想要给靳珩深一个拥抱。
“和客户聊的怎么样?”靳珩深强压着怒火,语气也依旧是冰冷,听不出来音调。
夏岑兮微微一愣,眼神躲闪了一下:“很好,很顺利,没有什么特别的。”
说完,她就继续往阁楼上走,想要离靳珩深近一点。
靳珩深嘴唇微勾,双眼眯了起来:“你站在那里,不用过来。”
他那双眸如墨色一般,脸色更是阴沉如水。
被他这么一呵斥,夏岑兮的脚步顿时顿在了原地,此刻的她也听出了靳珩深语气中的怒火。诧异不已,她只不过是出去了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怎么靳珩深脾气忽然变得这么差?
看着夏岑兮还是一副装无辜的模样,靳珩深脸色倏地更是阴沉。忽然他想到了什么,唇角似笑非笑,语气中带着讥讽。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第三百四十一章 產生誤會相伴
“怎么,跟李亦铭这个客户聊的就这么开心吗?聊什么大合作了,说来我听听。”
他怎么会知道?
夏岑兮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下去,眼神中带着惊讶,嘴巴也微微张大。
“你怎么……”
“你是想说我怎么知道,对吗?没错,我应该不知道,这才让你称心如意?”那张精致的脸已经阴沉到了极限,看夏岑兮的眼神也足够的冰冷。
夏岑兮皱了皱眉,她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没错,我确实是去见的他。不过这也是在为你着想,我害怕如果你知道了……”
“害怕什么?害怕我会过去听你们的幽会?还是说听你们的计划?”
他平日里对夏岑兮的温柔丝毫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冷酷。
“你怎么说这种话?”夏岑兮眼睛忽然放大,抑制不住的震惊。
“你难道觉得你瞒的过我?你们聊了什么,我一清二楚!”靳珩深声音阴冷,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看着夏岑兮的眼神充满了轻蔑:“你是不是觉得,你笑着回来,我就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
夏岑兮感觉靳珩深是误会了什么,脸色变得很差,连忙开口解释:“我见的确实是李亦铭,可是我们聊的也是关于他的,他说他的公司……”
“夏岑兮!”靳珩深一声怒吼,直接喝住了她:“你打算想要装多久?既然你根本没打算留在我的身边,又何必在我这里装深情?”
这是什么意思?她皱眉,觉得今天的靳珩深一定是疯了!
“他公司资金周转不过来,问我借钱而已,你用得着这么大惊小怪?什么叫我根本没打算留在你的身边?那我们这段时间的相处,算什么?”
她也有点动气,语气带着伤痛,夏岑兮根本不明白,为什么靳珩深的反应会大到这个地步,让她惊讶,让她失望。
“算个屁!”靳珩深大吼一声,从口袋中掏出了一瓶药物,狠狠的摔在地上。顿时,药瓶被摔裂,里面白色的药片洒落了出来。
“你告诉我,这开封了的避孕药,怎么解释!”靳珩深眼里一阵刺痛:“我以为你想和我有一个圆满的家庭,幸福的婚姻。可是你是怎么做的!你是不是一直在想着离开!”
夏岑兮站在原地,脑袋嗡的一声炸开。
他……怎么发现的?
她最近确实最近有在吃避孕药,她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不好,不适合受孕;再加上南宫晓的叮嘱,更是担心自己会怀孕。
靳珩深每次要得匆忙,根本不做安全措施,她当然害怕,哪里敢开口跟靳珩深说这些?只好忍气吞声的吃避孕药,来减少受孕的可能性。
“你以为你做得天衣无缝?你就这么不想怀我的孩子?”靳珩深声音冷厉,眼神更是死死的盯着夏岑兮,他忽然唇角一勾,带着狠狠的自嘲:“是啊,你如果怀了我的孩子,你怎么和李亦铭离开?他回国,难道不就是为了过来接你?正好你们两个,再续前缘!”
夏岑兮痛苦的摇头,想要否认:“不,不是的,我不想怀孕,是为了月底的手术……”
听了她苍白的说辞,靳珩深更是怒火心生,他丝毫不怜香惜玉,扯着夏岑兮的胳膊,就拽到了书房,把她按在了电脑前,身子伏在了她的耳旁,粗重的呼吸扑在夏岑兮的脸旁,让她忍不住战栗。
“为了手术?那你来听听,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他那张邪魅的脸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更多的,是绝望!
夏岑兮看到电脑屏幕的那个图标,颤巍巍的,点开了那个音频。
“岑兮,你自从嫁给他后受了这么多苦,你到底为了什么?你难道是个傻子吗?”

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ptt-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展示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回到他们所定的酒店里,夏岑兮依旧沉浸在替卓沁高兴的情绪之中。
看着他情绪亢奋,靳珩深的心里也不由自主的欣慰。
她从小就生在优渥的家庭中,背负着家庭的责任,性子向来是内敛,能够交到像卓沁这样的至交,也是不易。
夏岑兮想着想着,忽然灵光一现。
“既然卓沁和沈亦骁马上结婚,那我们作为他俩的朋友,是不是也应该送点儿什么表达心意?”
她一脸的兴奋,脚步轻快,蹦跶到了靳珩深的面前,微微歪着头,双眼带着期待。
听到夏岑兮忽然这么说,靳珩深把眉头拧紧,食指指着夏岑兮的脑门轻轻点了点。
“夏小姐,你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那是你的朋友,又不是我的。”
“你的我的,需要分那么清吗?再说了,之前的卓沁也是你的下属,你作为曾经的老板,怎么说也该安抚一下。”夏岑兮撇着嘴,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这句话中所带的撒娇成分。
靳珩深对于送礼这种事情,他也就走个过场,从来没想过刻意替谁准备什么心意。
“对于沈亦骁,随张支票就好。”他的语气随意,情绪淡淡的,丝毫没有提起一点兴趣。
“你这人,一点仪式感都没有。”夏岑兮翻了个白眼,不愿再和他过多的讨论这个问题。
“不管怎么说,我是要送她一份礼物的。”
夏岑兮窝在了套间的沙发上,双手拖着下巴,一脸的苦恼。
精彩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熱推
送什么合适呢?
只要是夏岑兮能想到的东西,相信沈亦骁也会替卓沁得到。
她眉头皱紧,努力想着有意义和有价值的东西。
靳珩深见状,无奈摇了摇头,忍不住开口吐槽:“所以我说,还是直接送支票来的简单。
沈亦骁那家伙,给他钱就好了。”
“可是,这是我唯一的一个好朋友,我想她的婚礼上,我能送她点不一样的东西,至少要特殊点吧?”夏岑兮大大的眼睛里充满着期待,看向了靳珩深。
原本靳珩深也没打算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可是不知怎的,对上她那双柔丽清纯的眼睛时,他忽然有了想法。那双墨色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神采:“我想到了一个地方,也许,那里会有有意义的东西。”
他的语气深沉,眼光更是流转,让人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刚刚挂上衣架的大衣,再次被靳珩深取了下来,披在了身上。刚准备出门,却发现夏岑兮还坐在沙发上,怔怔的看着他。
“愣着干嘛,不买礼物了吗?”他扫了一眼沙发上的夏岑兮。
听他忽然来了兴致,夏岑兮内心有些疑惑,一个死板只知道塞支票的男人,能有什么点子?
不过看他兴高采烈的模样,还是索性决定豁出去。看着他在催自己,连忙站起身来,也赶紧追上。
靳珩深眼角一弯,看她出来的匆忙,还细心地从衣架上扯了围巾,塞进了夏岑兮的怀里。
在车上,夏岑兮看着渐渐稀疏的房屋,感觉到他们正在远离城区,忍不住一直好奇的询问,可是,自始至终靳珩深都笑而不语,保留着这一份的神秘。
他能感觉到,副驾驶上雀跃的夏岑兮,第一次让她因为期待某件事,感觉……还不错。
很快的,车子来到了目的地,停了下来。
夏岑兮看着周围的环境,内心更是发懵。这里人迹鲜少,不过偶尔也有路人经过。说是荒野,也算不上,更像是某个破旧的村落。
靳珩深把车子停好走过来,一把拉住了夏岑兮的手,将她的手,握在自己的手掌心中。
“跟好。”靳珩深的语气平静,眸色深遂的看着前方。
这地方,看着确实不安全。
夏岑兮心里有些发毛,不由自主的拉住了靳珩深的手,甚至还拽得更紧了些。
看着夏岑兮如此温顺,靳珩深扬起了眉,内心有些满意,撇到了她脸颊上浮起的几抹红晕,内心更是舒坦。
二人走了不远不近的一段路,忽然停在了一幢房子面前。
这里的布置也极其的怪异,门口挂着说不上来的紫色纱布,看起来有些阴森,而又透露着一股神秘的味道。
夏岑兮抬头看着房门上挂着的牌匾,轻声,将上面的法语读了出来。
“迷屋?”这怎么看,怎么像个占卜店。后知后觉意识到的时候,夏岑兮有些哭笑不得。
靳珩深怎么看怎么像是社会主义的大好青年。总不会轮到迷信这些的地步。想到这一点,夏岑兮忽然一愣。确实,不管买多么昂贵的礼物都无法表达他的心意,不如就去这种地方求个什么,或者是什么灵物,信物的更有意义。
她忽然微微一笑,不过内心还是起了疑惑。 靳珩深是怎么找到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的?
被靳珩深拽着,二人一前一后掀着帘子,走进了这家占卜店。
法国是一个崇尚浪漫的国度,对于这些鬼神更是信奉。
一进去,场景的布置就让夏岑兮忍不住倒吸一口气,到处是蒙着神秘紫色的纱,还有一些零星的发光宝石在角落里陈列着,房间的最中央摆着一个大大的发光水晶球,看起来美丽而又梦幻。
从外面看去,只觉得这房子很大,走进来才发现原来只有一点点,而且大多被这些东西给占满了,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
“靳先生,好久未见。”坐在桌子后面的是一位满脸皱纹笑的慈祥的老婆婆。
刚一见面,店主就精准地喊出了靳珩深的姓氏,也让夏岑兮猝不及防,她双眼迷茫的在他们二人身上流转着。难怪靳珩深这么驾轻就熟,原来,是来过这里。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txt-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展示
“恭喜,靳先生,看来你已经没有了迷惑。”那老婆婆语言流畅,双眼之中带着慈爱,脸上的皱纹堆在了一起,看起来格外的慈祥。
“是的,谢您惦记。”靳珩深微微抿唇,缓缓开口:“我找到了,我的一生所爱。”
听着他们二人的对话,夏岑兮有些云里雾里的。
什么迷惑,什么一生所爱?
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三百一十八章 挑選禮物相伴
夏岑兮微微偏着头,看着面前的老婆婆,总觉得她那一双浑浊的眼睛中,总透露着说不上来的神采,仿佛要将她吸进去。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ptt-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中相見分享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他的眼神都灰暗了下去,嘴巴还在喃喃自语:“靳总给个机会……给个机会,这一次的合作我们不能……”
“你说的对,这一次的合作,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靳珩深薄唇勾起,带了几分讥诮。
“我真当没想到,李老板还有这等想法!跟环纳合作已经满足不了您的胃口,这么快就盯上艾希了?”
“靳总,我不是这个意思,您……”
“好了,不必再说了。”靳珩深冷笑,一手揽过了夏岑兮,将她护在了怀里。
“从今以后,李氏房地产公司和环纳的交情一笔勾销,当然,也无权在与艾希进行任何的合作!”
这样沉重的审判,直接宣布了李老板的死刑。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素雲仙子-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中相見看書
他满眼的后悔,原本他是没有这个想法的,只是今日看到是夏岑兮单枪匹马过来,再加上之前听过的流言蜚语。本以为这事能成,却没成想,赔了夫人又折兵。
尤其是断了和环纳的联系,更让他悔不当初。
“靳总,我们好好谈……”
靳珩深眸色发冷,大手一挥,拿起桌上的文件,一手拍在了夏岑兮的身前,夏岑兮猝不及防,但是还是很快的将文件抱在了怀里。
“行了,没什么好说的,到此为止吧。”说完,拽着夏岑兮二人扬长而去。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討論-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中相見看書
夏岑兮几乎是被靳珩深半拖着走的,她格外的不舒服,二人忸怩着,来到了门口。
夏岑兮一手把靳珩深推开,刚要打开门出去时,这才注意到,外面已经下起了倾盆暴雨。
遗憾的是,她并没有带伞。
靳珩深吹了声口哨,打了个响指。
脸上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坐我的车?”
夏岑兮眉毛皱了起来,转身就要往外走,她才不会同意,再说了,靳珩深竟然偷窥她,简直太变态了。
十分钟之后。
夏岑兮坐在靳珩深的车里,二人大眼瞪小眼。
也不能怪她没骨气,实在是外面雨下的太大了,简直是寸步难行,更别提站在路边拦计程车,只要出去一秒,就得被淋成落汤鸡。她心里懊悔不已,怎么就出门没看看天气。
“怎么,坐我的车,就这样的不情愿?”靳珩深握了握方向盘,好看的双眸之中闪过一丝笑意,微微扬头。
他今天,是看了天气的。出公司的时候,他也观察到了夏岑兮没有带伞,这不是老天都在帮他吗?想到这儿,他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夏岑兮并不知道靳珩深心中所想,只是看着她脸上愈来愈盛的笑容,心里不禁暗自猜测:怎么回事,这人是傻了吗?
“怎么,看着我可能会淋雨,你很高兴吗?”
“当然不是。 ”靳珩深心情很好,说话的语气也轻快了许多。
虽然车外下着暴雨,可是丝毫不减他美妙的心情。靳珩深向来内敛,为了表达他喜悦的心情,他还特地放了一首轻音乐。一路上,车内的氛围都格外的轻松。
夏岑兮倒是有些郁郁寡欢。
二人一直没有说话,夏岑兮忽然长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不甘心:“明明是交付工作的最后一项项目,怎么就给搞砸了?”
早就料到了夏岑兮会有这样的反应,这段时间除了替夏岑兮打理爱心基金,他也多方去调查当年夏岑兮在国外留学时的点点滴滴,通过她漂亮的成绩以及每一次整洁干净的论文来看,夏岑兮应该是个不折不扣的完美主义者。
对于这一次的收工,她应该是极为看重,可谁知竟然遇上了李老板这个老滑头。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但是我知道你已经做的很完美了,不必纠结。”
她本是随口的一句抱怨,没想着会有什么回应,可是出奇的是,靳珩深竟然开口替她安慰,替她辩解。
只是,这种说话的方式太过怪异,以靳珩深总裁的行事方式,他向来都只会说“既然事情没办成,那一定是你自己的问题。”这种别扭的安慰,还是头一回见。
她越听越觉得有些怪异,唇角不由自主的扬了起来。
靳珩深本来就有些不自然,只能把注意力全部放在了开车上,不过他从后视镜微微的撇到了夏岑兮那双带笑的眼睛。
他有些尴尬。
“你笑什么?”
“我啊……”夏岑兮笑着看向了窗外,外面依旧下着暴雨,好像没有要停歇下来的意思。“只是头一次听到一个冷冰冰的人会安慰人,觉得有些出奇罢了。”
话中所指的人,不言而喻。
这个冷冰冰的人,当然是他。
靳珩深顿时有些不太自然,轻轻咳嗽了两声,右手抬起,把车里的音乐放大了些,以此来掩饰他的尴尬和丢人。看来以后还是不要做什么多此一举的事情了,免得惹人发笑。
夏岑兮的眼睛亮亮的,靳珩深能够感受得到她身上的愉快。
跟刚才的失落相比,现在的她,多了几分接受的从容。
这样的话,他刚才的尴尬也就不值一提了。
两人的距离不由自主的,又拉近了些。
这一份和谐与温馨,在车子停到家门口的瞬间戛然而止。
刚把车子停稳,靳珩深就眼尖的发现,门口站着一个人。
那人撑了一把雨伞,淋在雨中,好像是等了很久。
“林俊逸?”
夏岑兮看清了来人,语气有些惊讶,喊出了他的名字。
“这大雨天的,他来这儿是做什么?”夏岑兮有些不解,口里喃喃道。
听到这个名字,靳珩深也顿时心情浮躁了起来。
这男人已经很久没出现了,靳珩深差不多都快忘记这么一号人。
今天他们两人关系刚近了些,怎么突然冒出个他?
对于他的出现,靳珩深格外的不爽。
夏岑兮从口袋里掏出手机,这时才看到了好多个未接来电。都是来自林俊逸的。
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笔趣-第二百八十六章 雨中相見讀書
夏岑兮从后排拿了靳珩深之前准备好的伞,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双脚一蹬,快速的跑了出去。
看见她反应如此之快,靳珩深也是脸色大变。
这男人就真的值得他这么挂念吗?冒着雨都要冲出去。

fru1k精品玄幻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ptt-第二百三十五章 裝醉看書-8209e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晚上,应了朋友的约,出去应酬。
“好久不见呀,沈总这段时间又忙活什么呢,哥儿几个都不见面了。”开口的人是沈亦骁的发小,李玉。
沈亦骁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喝酒。”
“看沈总这架势,是有心事啊。”另一个朋友见状,也打趣道,他们都是沈亦骁很好的朋友,这么多年沈亦骁的追卓沁之路,几个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段时间连你人都见不到,新闻上也猜测卓沁被雪藏了,莫不是沈总金屋藏娇了吧?
“你小子,别乱说!”沈亦骁微微勾了唇角,端起桌前的杯子一饮而尽。
“我来晚了,自罚一杯。”酒过三巡,沈亦骁脸上稍显醉意,不过眉宇之间的阴郁依然是消散不开。
他的几个发小早就是他多年的朋友,对于沈亦骁早已是知根知底。
“有什么事儿,就跟我们说,别埋在心里,说不定我们还能听一听,替你出出主意。”
李玉开了口,他是这几个人之中最了解沈亦骁的人,这么多年沈亦骁的心酸,他也是最了解的。
沈亦骁挑眉,晃动着手里的酒杯,忽然苦笑一声。
“你们说,怎么才能接近一个女人啊?这女人老是躲着我,还防备着我,就好像我是恶魔一样。”
重生之剑仙也种田
听到这话,几个朋友要是听到了什么了不起的话一般,个个瞪大的眼睛。
“这年头竟然有人拒绝沈总的美色?”
“我说沈亦骁,咱们这身材和长相也都不差吧,难道还有女人会拒绝?”
这倒是实话,沈亦骁的长相确实不逊色于任何人,眉宇之间的英俊,立体的五官,在哪里都是吸引人视线的存在。
听见朋友们还在打趣着自己,沈亦骁勾唇,嘴角挂着苦涩。
“这又有什么用?想要远离我的人照样还是躲得远远的。”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状况,不过李玉还是一眼看出了沈亦骁眼中的困惑。
他安静了许久,忽然扑哧一笑。
“亦骁,你有没有听说过苦肉计?”
苦肉计?饶是纵横商场上的沈亦骁,此时也有一些不懂,这和女人有什么关系?
“什么意思?”
“李玉都点到这个份上了,沈亦骁你还不懂吗?”其他的朋友笑着打趣。
“你今天晚上就趁着出来应酬,多喝点酒,回去以后再装醉,半推半就的,就好靠近女人了,你在带着点儿酒疯表个白,就更有那味道了。”
这个皇帝有点狂! 素痕残妆
恶魔老师你别拽 xiaoS丹
“是这意思吗?”沈亦骁偏头不解的看向了李玉。
李玉笑而不语。
一时之间沈亦骁一个头两个大,有些颓然。“算了,喝酒。”
他现在无暇思考这些,索性抛在脑后不再去想。和朋友放纵了一把,纵情喝酒,聊天说地。自从回国以来,还很少和朋友们这么聚过。喝的并不多,但也已经微醺。
众人都散去,沈亦骁叫来了司机,把他送回家里。
沈亦骁走路有些不稳,但是理智还是清醒的。刚走到家门口,就看见庭院里正站着一个穿白裙子的女人。
沈亦骁即便是喝醉,也依然脑袋清醒,一眼就认出了卓沁,顿时心里一沉。
他快步走过去,就看见卓沁眼角带着泪痕,手里拿着修剪花草的剪刀,毫无规律的做着修剪,在她身前的一处植物,早已被他剪的不成样子。
看见卓沁有这样的症状,沈亦骁酒醒了一半。
之前在医院里,医生也和他叮嘱过一些反常的现象,都是抑郁症犯了的表现。
卓沁自己在家中闲的无聊,在客厅坐了一会儿就回到卧室休息,等睡醒的时候已经是傍晚周身的黑暗与陌生,让她心里有些焦虑,从而引发了抑郁症的发作。
“卓沁?”
轻轻的喊了一声卓沁的名字,卓沁缓缓的转过身来,一双纤细的双手早已经被剪子之类的利器划的伤痕累累,看见沈亦骁的那一霎那,眼中划过的是无措,随即泪水才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哭出来。
但没有发出声音,可以看得出来,像是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
沈亦骁看着卓沁焦急的动作,以及怎么也止不住的泪水,他后悔莫及。
超级仙侠世界 双子流星泪
早知道就不和那帮狐朋狗友喝酒去了,这下可好,肯定是激化了卓沁的病情。
他下意识的就想走过去,把卓沁抱进怀里,好好安抚。
结果被卓沁反应极快的推开了来。“别动我!”
这时候沈亦骁才后知后觉,想起自己不能靠近卓沁,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下意识后退几步。
他担心自己会激化了卓沁的情绪,不由得在心里暗骂自己一声,接着举起手来,放在头的两侧,像极了束手就擒的罪犯。
“抱歉,阿沁,你别误会,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一时心急,我……我害怕你伤着你,先把手里的剪刀放下好吗,等我们天亮了我们再继续修建这些花花草草,大晚上的你也看不清,对不对?”
沈亦骁一时慌张,语气有些笨拙,像在哄一个孩子。
看着他慌张的模样,卓沁一个忍不住扔下了手里的剪子,噗嗤一声,破涕而笑。
“你怎么一天到晚,像个小孩?”说完以后,她不自觉地往沈亦骁那边靠了靠。
看着她有这样的举动,沈亦骁心里一喜,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重生之宠妃难为
卓沁才走了两步,忽然就闻到了空气中弥散的酒味,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她带着笃定的语气开口询问:“你喝酒了?”
山村养殖
“是,只是喝了一点……”沈亦骁此时有些尴尬,挠了挠头,他记得以前的卓沁是最反感他喝酒的,估计现在也不例外。
果不其然,卓沁的眉头蹙的更深了。她走的更近了些,生出两只手指,捏住了沈亦骁右手的袖子。
“跟我回去。”
沈亦骁大吃一惊,没有反应过来,全凭着卓沁拉着自己走,他却始终死死的盯着那只拉着他袖子的手。
算是突破吗?心砰砰直跳,有些紧张,这么多年,他是第一次再一次有一种初恋的懵懂感觉。

6avb7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愛下-第二百三十四章 開心就好展示-mtnvk

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
小說推薦作精總裁他後來翻車了作精总裁他后来翻车了
她微微垂下了眼眸,双手放在大腿上,不安的绞着手指,心情也格外的燥乱。
原来是这样……
感觉到卓沁情绪稳定下来,沈亦骁心里也终于松了一口气。比起自己被误会,他现在最看重的是卓沁的心情。
毕竟医生那一句话,还紧记在他的心中。一定要时刻注意病人的情绪,若是再严重下去,可能会有轻生的念头。他不能再失去一次卓沁了,一次都不行。
以前的事情他都可以既往不咎,从现在开始,他不允许再有任何一次让卓沁从他身边溜走的机会。
“关于你在环纳那边的安排还有行程,我已经和靳珩深商量过,现在的工作已经全部停工,接下来的日子,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情,只要你开心,什么都行。”
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吗?卓沁一直在忙碌,这么多年,她用着工作来填满自己空虚的心灵,此时把一切工作都停掉,她一时之间倒是想不到什么自己想做的事情。
沈亦骁也没有多问,只是把车速放慢了一些。很快,车子停在了卓沁的家门口。
卓沁站在房子前,一脸的怅然。
不知道是不是抑郁的原因,看着这里,她顿时有一股心酸涌上心头。
落叶知秋燕知春
之前有夏岑兮的时候,房间里还有欢声笑语,现在的她,只剩下她一人。
这种冷意,让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里不能称之为家。只能说是住所罢了。
沈亦骁细致的帮卓沁打开了家门,房子里面空荡荡的,太久没人居住,落了些灰尘。
她站在客厅,心头陡然有一阵空荡感。
沈亦骁看着卓沁站在那里,是无限的恋恋不舍。
“那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有事的话……随时联系我。”他说完,拉回了视线,转身就要走。
“别走!”
他还没迈出一步,身后传来了呼喊。他顿时眼神一亮,重新转向身后,看到的,是泪眼汪汪的卓沁。
“我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很怕这里……”
“我不想一个人……”卓沁知道这样显得自己很软弱,很没有骨气,可是她整个身子都在叫嚣着,想要离开,想要逃跑。
房子太大了,她没办法在这里待上哪怕一秒。尤其是在沈亦骁说要离开的瞬间,她感觉整个人被黑暗所笼罩。
她不要一个人。
“跟我走?”沈亦骁看着这样的卓沁,感觉是在幻境之中。
什么时候卓沁会如此依靠过他?他动作一顿,伸手不确定的开口。
跟我走?
假如缘只到遇见
卓沁听到这个疑问也是同样的一顿,随机很快微不可闻的的点了点头。
沈亦骁欣喜若狂。他没有想到有朝一日自己还能够成为卓沁的光。
就这样卓沁再一次坐上了沈亦骁的车。
刚把车停稳,卓沁站在沈亦骁家的庭院里,也觉得同样的空荡。不像是个人住的地方,和她刚才的那个家没什么两样。
沈亦骁似乎是察觉到了卓沁的情绪,耸了耸肩,风淡云轻的开口:“这地方只不过是用来休息的,没必要布置的很好。”
这一点,他们二人的态度竟然是出奇的一致。
走进房子里,卓沁也观察到沈亦骁家中的装潢也是格外的简易。她站在客厅,眼光依然流连在外面的院子里。
搜神记 树下野狐
“太空荡了。”没来由的,她竟然喃喃地说了这么一句。
星神变
“如果院子里多些花花草草,可能会更热闹些。”
卓沁只是没头没脑的这么说了两句,随即就跟着阿姨的安排走进了卧室。
蟲 王
沈亦骁若有所思的看着卓沁离开的方向。
晚上,卓沁可以说是彻夜未眠,更换了睡觉的地点,让她一个认床的人尤为不习惯。不过好在,心头再也没有那种恐惧的感觉。
天蒙蒙亮的时候,她就听到院子里有窸窸窣窣的声响,但是声音并不大。
听着这样的动静,卓沁竟然出奇的睡着了,等她睁开眼睛,已经是日上三竿。
穿越之孟姜女
她揉着蓬松的头发,睡眼惺忪的睁开眼睛。等她从阁楼上下来,没有看到沈亦骁,只有保姆阿姨在辛辛苦苦的打扫的卫生。
“小姐,你醒了呀。”看见房间里有动静,阿姨马上抬起头来,脸上带着笑容。
卓沁微微点了点头,走了下来,刚走到客厅,她就被院子里的景色给惊到了。
昨天的院子还是一片荒芜,今日竟然在四周都摆满了各式各类的应季花草。
“小姐,这是先生今天特意安排的,他说这院子里面的花草,随便您折腾,只要喜欢怎么动都行。”
沈亦骁安排的?她只是随口那么一说,竟然被沈亦骁听到了个清清楚楚。
一愣,又回想起了他们之前恋爱的时候。
那个时候,沈亦骁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可是自己随口的一句却总是会被他记在心里,没想到这么多年了,他还依旧是如此。
卓沁不禁咧开嘴角,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朽木又逢春 鸢尾良人
大魔导传 重剑锐锋
沈亦骁微微点头,房间的隔音不算是好,他听到了客厅里阿姨和卓沁的对话,于是赶紧穿戴整齐,走下来。
“喜欢吗?”刚对上卓沁的眼睛,沈亦骁马上开口。
昨天晚上他就命令全城最好的花匠把开的最盛的应季花朵全部搬进他的庭院中,还特意嘱咐了早晨不要发出太大的动静,以免影响到卓沁的休息。
看着沈亦骁一脸的温柔,卓沁鼻子一酸,差点要沉浸在感动之中。
她微微的点了点头。
我很喜欢。可是,别扭的心情让他无法说出口。
沈亦骁也不往心里去,本想凑近卓沁一些,却没成想离着还有五步的距离,卓沁却再一次的躲开,脸上也带了不自然:“吃,吃早饭吧。”
她依旧还是会躲开自己,依旧对自己有所防备。
沈亦骁眼中划过一抹失望,随后马上隐匿于眼底。有耐心,一定要有耐心。不停的安慰着自己,脸上挤出一丝笑容。
好,吃饭。
看的出来,卓沁和打扫卫生的阿姨相处的很和睦,沈亦骁也放下心来,回到公司进行正常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