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伏雨辰星

精彩絕倫的小說 洞螟-第七百八十五節 解答與歸途鑒賞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眼见霍冬春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师弋自然不会再和对方客气。
“我想知道圣胎境修士的实力究竟有多强,还有心域究竟为何物。”
师弋可以预料到,只要那些打造了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不死。
自己与他们之间,必然是形同水火一般。
那些人为了防患于未然,迟早会找上自己的。
除非自己一辈子龟缩在现世,永远也不进阶。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师弋走上道途的目的便是长生,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挡师弋前进的脚步。
既然自己与对方必有一战,那自然要更加全面的了解敌人才可以。
不过,师弋也留了个心眼。
霍冬春虽然显得与世无争,但他终究是假秘境缔造者的一员。
如果师弋直接问柯千龄等人的具体实力构成,霍冬春就算不当场翻脸,也大概率也不会回答师弋的问题。
与其让对方心存芥蒂,还不如这样笼统的问一问,圣胎境层次的共同特征。
而在现世之内,本体正在借用心协镜碎片暴力拆解假秘境。
之后两相印证,想要推测出敌人的具体能力,师弋相信也并非什么难事。
另一边,霍冬春听到师弋的问话,并没有马上回答。
只见霍冬春轻轻用手指扣了扣石质桌面,原本师弋茶碗当中只剩下半杯茶水。
竟然缓缓上升,凭空被重新填满了。
师弋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
将茶水填满,看似是一件小事。
但是,这其中却牵涉了规则之力,无中生有这绝不是人能掌握的手段。
霍冬春看到师弋脸上得惊讶,不禁笑着说道:
“师道友问我,圣胎境修士究竟有多强,这个问题实在让我有些不好作答。
众所周知,我辈修真者追寻长生的道路,就是一条逆天之路。
想要跳出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那自然会遭到天地的横加阻拦。
所以,修士一路进阶常常有劫难相伴左右。
从中阶的雷劫,再到高阶的天劫,最后则是圣胎境的万劫。
每一重劫难,都是天地为了打压我等所准备的。
闯不过去,那便意味着身死道消。
而一旦闯过这种难关,也意味着冲破规则束缚,实现自我超脱。
正因为如此,每一次成功度过劫难,修士的实力都会出现一次飞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中阶、高阶如此,圣胎境亦是如此。
一名刚刚进阶,还没经历过万劫的圣胎境修士,和一名度过好几次万劫的老牌圣胎境修士。
这样的两个人虽然处在同一境界,但实力却会有着不小的差距。
所以,道友这第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无法回答。”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霍冬春的话简单概括起了就是,活的越久度过万劫的次数越多,圣胎境修士也会越强。
这种说法基本符合,师弋对于圣胎境的认知。
就在师弋沉吟之际,霍冬春又开口说道:
“道友想必也知道,想要成为一名圣胎境修士,那就必须要度过天劫。
而在天劫这场试练当中,渡劫之人不但要保全自身。
而且,还要借助天劫的规则之力,将身体当中的阴魄拔除。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寿元的限制,实现最基础的超脱。
不过,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神魂与阴魄本为一体。
在神魂尚存的前提下,就算阴魄被人为的灭掉,它也能如野草一般重新滋生。
为了避免阴魄去而复返,那就只能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手段。
而彻底占据阴魄原先的位置,不给它留有可以立足的环境。
就是一个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切的好办法。
而心域正是基于这则修真理念,从而诞生出的产物。”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修真之人的能力,不管有多么的离奇,一般都会符合一条规律。
那就是,这项能力肯定是与修炼本身息息相关的。
举几个例子来看,本命法宝、报身、法身、功法。
这些修真能力不是服务于修炼,就是修为本身的体现。
本命法宝是构筑虚胎的基石,没有本命法宝就谈不上修真。
报身是使用者对流派功法的独到理解,法身则是神识跃迁的标志。
至于功法,那就更是不必多做赘述了。
上述能力全部都与修炼本身息息相关,可以说修真的本意并不是争斗。
这些能力都只是修真者,在追寻长生的道路上,所获得的副产物罢了。
通过霍冬春的介绍可以看出,心域也同样具备上述特点。
不过,越是这样,师弋越是感叹修真体系的玄妙。
心域的杀伤力有多么恐怖,师弋可是亲身体验过的。
很难想象,这项能力仅仅只是阻止阴魄再生的副产物。
这时,霍冬春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道:
“将阴魄的出路彻底堵死,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众所周知,神魂在头部的神窍,而阴魄在躯干的心窍。
这两个位置根本无法在身上找到,它们完全介于有和无之间。
没有人知道,阴魄的居所心窍到底有多大。
想要占领一片连存在都未知的区域,这听起来就有些不切实际,而我辈修真者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将心窍彻底填满的,乃是由功法、神识、结合规则之力,所共同编织出的世界。
这其中的原理与黍珠类似,也只有将一个世界塞入心窍之内,才能够彻底将阴魄扼杀掉。
而心域就是这个世界的具现,圣胎境修士可以通过展开心域,在瞬间将敌人拉入到他所构筑的世界当中。
在那个世界当中,圣胎境修士就是造物主。
他可以随心所欲,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而这便是心域的主要功能。”
听完霍冬春的话,师弋不禁心中一沉。
对方虽然没有细说心域的具体威能,但仅仅是一句造物主。
就足可以看出,动用了心域能力的圣胎境修士有多么的恐怖。
这对于师弋而言,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师弋的潜在敌人,可就包括了在现世安置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
一念及此,师弋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心域展开之后,可有什么规避的办法。”
面对师弋的问话,霍冬春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心域由规则之力编织而成。
这世间没有什么事物,可以逃脱规则之网的束缚。
一旦圣胎境修士展开心域,那目标敌人必定会被拖入心域之内。
能够对抗心域的,只有另一个圣胎境修士的心域。
圣胎境之间的战斗,也大多集中在心域的拉锯之上。”
霍冬春的一席话,算是彻底打破了师弋心中最后得一丝侥幸。
原本师弋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凭借金属性螟虫的从革能力。
以及达到化身层次的肉身,自己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短板。
五行流派、近战远攻,无论哪一种,师弋都能够随意切换。
而化身和神仓的结合,更是让师弋的保命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师弋对于自己现阶段的实力,也是非常有自信的。
然而,凡事都怕比较。
这圣胎境修士的实力,完全是强到了另外一个次元。
如果说师弋还停留在力这一层次的话,那圣胎境就是道的体现。
师弋很难想象完全支配一整个世界,并以此来战斗的圣胎境,到底该怎么战胜。
这种无可战胜的感觉,在师弋的修真生涯还是头一遭。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难缠的对手,师弋的心中都会怀有一线战胜敌人的信念。
然而,在圣胎境修士身上,师弋感觉不到半点胜算。
另一边,霍冬春似乎看出了师弋的想法。
于是,他笑着对师弋说道:
“圣胎境修士的心域,虽然没有什么直接克制的手段。
但是,之前我也说了,心域是对抗心域最佳的手段。
我知道师道友你境界不够,无法凝聚出自己的心域来。
不过,道友应该是能够动用心力的吧。”
霍冬春眼见师弋点了点头,于是他又接着说道:
“既然道友能够动用心力,那就好办了。
我这里有一个法门,可以利用心力构建出一个临时的场域。
这场域可以略微阻挡心域片刻,给使用者创造短暂的脱身时机。
这个法门我可以送给师道友,就算是道友帮我除掉贰负的感谢好了。”
虽然这法门只有保命的功能,但是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一念及此,师弋便对霍冬春道了声谢。
接着,师弋又向霍冬春打听了域外之地的具体情况。
这不问不知道,师弋没想到这域外之地的圣胎境修士,竟然有近千人之多。
这个数量,甚至比现世所有高阶加起来都多。
不过,仔细想一想师弋也有些了然。
圣胎境修士的寿元是没有上限的,只要能够不断度过万劫,他们就能一直活下去。
在只进不出的情况下,就算增量再小,也会慢慢变多的。
相比较而言,高阶修士有寿元的限制,这样人数自然是提不起来。
“域外之地虽然不像现世那样,到处都有修真势力的影子。
但是,修炼也不可能一直闭门造车。
毕竟,修炼途中会需要用到各种各样的资源。
自己全部找齐,不仅费时而且费力。
所以,一个供所有人互通有无的地方,就显得很重要了。
域外同样有这样的一个供修士聚集的地方,我可以把那地方的确切位置告诉道友。
我终究是在羽幢峡不问世事太久了,道友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话,不妨去往那里一探究竟吧。”
师弋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霍冬春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明显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况且,对方能告诉自己这么多,也确实是仁至义尽了。
对于这一点,师弋还是心存感激的。
一念及此,师弋便站起身准备告辞。
而霍冬春在师弋临走前,将那用心力制造场域的法门告诉了师弋,顺便还送了师弋一些能够恢复心力的茶叶。
对霍冬春表示感谢之后,师弋直接离开了羽幢峡,踏上了回程的路途。
一路上,师弋都在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在没有进阶圣胎境的情况下,似乎一切手段都拿心域没辙。
现世之内,师弋本体十分积极的拆除假秘境。
这原本是为了增加,遭遇圣胎境敌人之时的胜算。
现在看来,就算能够透过秘境看透一些敌人心域的底细,没有办法破解那也是白搭。
这种无力感,让师弋有种很不畅快的感觉。
师弋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眼见距离降府府主夫人养伤的地点越来越近,师弋也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情放下。
圣胎境敌人暂且不提,师弋接下来打算前往霍冬春所说的,那个域外修士聚集交易之所。
自己需要进一步打探域外的情报,而降府府主夫人则需要寻找进阶之法。
这两者都需要借助人力才能完成,而霍冬春所说的那个交易之所,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地点。
总之,先去到那个地方再说其他。
一念及此,师弋加快了飞行速度,朝着降府府主夫人的所在地飞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突然之间那种心血来潮的异样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师弋的心头。
于此同时,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心域,荡尘劫烬天。”
这个声音一出现,师弋马上就知道了。
之前,那个追杀降府府主夫人的圣胎境修士,他再度出现了。
师弋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个时候师弋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如果被敌人扯到心域当中的话,那么情况就会变的和上一次一样。
能不能战胜对手暂且不提,师弋可不想连敌人的长相都看不见。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动用心力生成了一片场域。
在场域短暂的阻碍之下,师弋找准时机躲过了对方心域的拖拽。
“咦!”
很显然,师弋这一手出乎了敌人的预料。
不过,之前霍冬春已经给师弋解释过了。
场域只能抵挡一瞬,如果敌人用心域死磕的话,这个法门也抵挡不住。
不过,预想当中的心域攻击并没有继续。
一个人反而在不远处,缓缓显出了身形……

anrcw人氣都市小說 洞螟笔趣-第七百二十八節 收穫與抵達相伴-opy8a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原来,师弋动用了神仓。
在对方打算自爆的瞬间,师弋直接将其人送入了神仓所形成的空间之内。
神仓这项能力,看似与储物口袋类似。
在不了解的人看来,这项能力所形成的空间,无非就是比储物口袋大一点而已。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储物口袋只能存放死物,而师弋已经不止一次动用神仓能力,将活人送入其中了。
并且,神仓是一项血脉能力。
血脉能力与修真能力最大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血脉的强弱只与使用者自身的血脉纯化程度有关。
至于,修为、天地元气、流派等等因素,都无法影响到血脉能力的稳定性。
当然,也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有着这种略显孤僻的特性,使得血脉能力的后天可塑性变得极低。
以师弋自身为例,就能够看的很清楚了。
各氏族的血脉能力在师弋身上,往往是出道即巅峰,很少有能够进一步提升的。
而修真能力则因为合群的关系,无论是是提升修为。
亦或者是利用咒术、符箓、法器进行增幅,都能够让实力进一步提升。
当然,凡事有弊就有利,姑且不讨论两者之间的成长性。
正是因为血脉能力拥有着这样的惰性,使得外部影响被降到了最低。
而这就使得,神仓能力的稳定性,绝不是一般储物口袋可比的。
当年,鲧氏盗取息壤。
然后将之放入神仓之内,以此要挟尧帝以求活命。
尧帝不受要挟毅然决然的将其人杀死,可是面对神仓其人丝毫办法都没有。
最终尧帝到死,也没能把神仓之内的息壤给取出来。
直至度过了漫长的岁月,爆满的息壤才从内部将神仓给撑破。
由此可见,非主动打开神仓的方式,也只有从内部把它撑破。
而这名领头之人有能力做到这一点么,很明显是不行的。
自爆的威力虽大,但是其人一身连骨带肉也不过百十斤而已。
单凭这个量想要将神仓装满并撑爆,当真是个笑话。
另外,血脉能力天生与天地元气不相融,这也是修真之人无法使用传承血珠的关键。
由此就能知道,神仓所塑造的空间之内,原本就是一个不存在天地元气的空寂环境。
这种环境之下,对方自爆的威力会被极大的压制,而这正是师弋的目的。
这个时候,师弋在感应到对方已经在神仓之内自爆而亡后,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等闲下来,可是需要将神仓好一番清理。
这一次师弋随机应变,将敌人挪移了出去,使敌人同归于尽的企图落空。
由此也能看出,能力的强弱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还是看使用者的临阵应变。
面对这样打算拖着自己一起去死的敌人,师弋果断的利用神仓能力进行规避。
然而,正常的对敌之中,师弋一次都没有动用过神仓。
三 千 寵愛 在 一身
因为师弋知道,许多流派的修士。
都拥有在短时间内,将神仓填满并撑爆的能力。
如果使用的不恰当,反而会产生适得其反的效果。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冲突,以这伙器道高阶的团灭落下了帷幕。
师弋没有详细询问,对方为什么要袭击自己。
毕竟,师弋也不是没长眼睛。
从这伙人看心协镜的眼神,师弋也能够估摸出个大概来。
总之,就是宝物动人心。
师弋自问已经很小心了,可没想到还是被他们注意到了。
这个时候,师弋不禁怀念起与林傲同行的日子。
渡仙途
其人精通藏匿之术,如果有她在今天这样的事情可能就不会发生。
师弋从来都不是一个自怨自艾的人,略微感慨过后,师弋便大致处理了一下现场。
我有一个庇护所
那些器道高阶的储物口袋,师弋照例全部都收集了上起来。
不过,师弋随意打开看了看,然后一股脑全部都丢进了储物空间。
其实,也的确没有什么可看的。
就像傀道修士的储物口袋里,塞满了傀儡一样。
这些器道修士的储物口袋,也是各式各样的法器居多。
而师弋自己的法器都用不完,并且还都是难得一见的极品,根本看不上一般货色。
唯独在那领头之人的储物口袋里,师弋发现令自己感兴趣的东西。
没错,在那人的储物口袋之内,师弋发现了那部名为不器诀的秘术。
师弋自己身为冰道修士,面对这器道流派的秘术,不用多想肯定是用不了的。
不过,师弋发现器道与天傀,却有些异曲同工之处。
毕竟,两者都是以法器躯体为主的。
虽然师弋可以肯定,抛开这方面的相似,天傀和器道的差异一定很大。
但是,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师弋打算借鉴一下这不器诀,看看能不能让天傀变得更加完善。
当然,这一切都要等以后有时间了再说。
将不器诀放回储物口袋,师弋继续沿着既定方向前进。
这一路上,静下心来的师弋,开始总结起这一战的得失。
这一次,那器道高阶的自爆,让师弋警醒了不少。
仙界问情online 白凤青鸾
修真界之内流派众多,各式各样的秘术杀招,更是多如繁星一般。
张如山、阵天门门主、方剑戟,这些心高气傲的圆觉境修士。
公子 晉 陽
最终栽到了师弋的手上,恐怕他们到死都无法相信。
这其中固然有师弋实力强大的缘故,不过这些人的自负,也是他们败亡的原因之一。
目空一切的人,难免会被脚下的石头绊倒。
师弋虽然拥有傲视同阶的实力,也绝对不能小看了对手。
当然,师弋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做的。
师弋为何坚持锻体,以及纯化自身精血,本质上就是为了增加自身的容错率。
以这次器道高阶的自爆为例,如果换了其他人,不死也要被炸个半残了。
后悔都来不及,更别说团灭敌人了。
正是有着这样的试错机会,让师弋可以面对各种各样的危险。
而每一战的积累,都会让师弋从经验到实力,不断地进步下去。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师弋也来到了目的地。
除了三天前所遭遇的那次堵截,之后的行程还算顺利。
此时,师弋已经来到了芳国的腹地,而这里也是天渊秘境开启之后的入口。
师弋放眼望去,周围只有一片不毛之地。
冰焰 平凡心1314
禁制、入口,这些东西统统看不见。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如果在没有了解之前告诉师弋,此地乃是一个规模巨大的秘境入口,师弋说什么都不会相信的。
不过,一路上与丰将羽聊过之后,师弋知道此地正是入口不会有错了。
更何况,周围已经聚集了大量的修士。
师弋就算搞错,这些人也不会弄错的。
有了前车之鉴,师弋在来到此地之后,尽量与他人保持着距离。
并且,未免被雁国强敌给认出来。
师弋在到来之前,还提前做了一番乔装。
就这样,师弋一边利用心协镜碎片。
悄无声息的收录周围环境,一边打量着附近的修士。
只见,一个个修真势力星罗棋布一般,驻扎在附近。
虽然一国高阶修士,算起来当真不多。
但是,整片大陆有修真势力存在的国家,总计有十个之多。
像这样百年一次的盛会,能参加的一般都不会错过,这使得此地有一种很拥挤的感觉。
师弋的视力很好,很快就从其中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其中有袁崇海这样的敌人,也有洪阳玉都这样敌友未明之人。
当然,还有像雨妒楼这样的,与师弋关系还不错的人。
师弋甚至还在其中,看到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五雷宗宗主。
这次天渊秘境,将整个大陆上着名的修真势力,差不多都集中在了此地。
能够与这么多厉害的修士同台竞技,师弋的心中不禁有些激动。
当然,除了激动之外,师弋更多的还有警惕。
毕竟,师弋算是熟知内情之人。
师弋知道,这天渊秘境乃是圣胎境修士人为创造的,其目的就是为了收割人命。
只不过,类似汲魂之地那样的,收割的目标是凡人和中低阶修士。
而天渊秘境则将矛头对准了,价值更高的高阶修士而已。
由此已经表明了,这天渊秘境的危险性。
毕竟,高阶修士尤其是圆觉境存在。
作为修真界明面上实力的顶点,又岂是那么好干掉的。
面对这样一个充满了人为恶意的地方,师弋必须尽可能准备充分才可以。
师弋正想到此处,心协镜碎片也已经将周围的环境,映入了镜面之内。
话说,师弋在一群高手的环伺之下搞小动作,难道就不怕别人发现么。
师弋之所以敢这么做,当然是心中有过计较的。
我的老公是渣男 侯小猫
心协镜碎片不同于一般法器,甚至严格来说,它都不能被称为法器。
因为这块碎片实在是太弱了,弱到根本没有任何攻击和防御能力,甚至连投射幻象迷惑敌人都做不到。
这么弱的法器,整个修真界都恐怕难以找到。
不过,也正是心协镜碎片非常弱小的关系,使得它拥有了投影进梦境的能力。
而也正是这份弱小,让师弋敢肆无忌惮的动用它。
心协镜碎片的记录过程,连些微的波动都不会有。
周围这些高阶存在,又拿什么来注意到心协镜碎片。
不要说将师弋将心协镜碎片藏于暗处,即便师弋将这碎片直接亮出来,放在这些人的脸上。
绝大多数不明真相的人,也只会以为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碎镜而已。
做完这一切之后,师弋收起心协镜碎片,直接选择远离此地。
…………
大半个月之后,丰将羽带着道旗派一行人,不紧不慢的来到了此地。
而这段时间,师弋一直都沉浸在梦境的世界当中。
天渊秘境的难度极大,可以说与以往师弋经历过的秘境,完全不可相提并论。
在梦境当中,师弋一直徘徊在生死的边缘。
虽然梦境并不会给师弋造成实质的伤害,但是不断的重复着死亡这一过程。
哪怕只是虚假的,也不免给师弋带来一些精神上的压力。
而这个时候,丰将羽等人的出现,也让师弋被动的缓了口气。
因为与丰将羽一同前来的,不止有道旗派一行人。
师弋揉了揉有些发涨的眉心,笑着对眼前的熟人说道:
“林傲,我早该想到,你是不会错过这种大事的。”
林傲见了师弋这个老熟人,也开心的笑道:
“那是自然的,像是这样从没经历过的盛会,我自然也是要来掺一脚的。
嘿嘿,这一次我借了舜国烟霄派的光,从他们那里搞到了一个名额。
不过,因为舜国距离芳国太远的关系。
哪怕是抄近路从婵国中转,我也现在才赶到此地。
不过,总算没有迟到。”
对于林傲是怎么和烟霄派扯上关系的,师弋并不关心。
不过,通过梦境师弋清楚,这天渊秘境到底有多危险。
排除林傲对于炼狱峰曾有的一些小心思,对于其人师弋还是当做朋友来看的。
毕竟,两人也是曾在一起出生入死过的。
眼见丰将羽还未离开,师弋便十分隐晦的对林傲说道:
“这秘境的本质与危险性,你我都是知晓的。
如果可以的话,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为好。”
林傲自然知道,师弋在暗示他真假秘境的事情。
不过,其人笑着说道:
“我已经想好了,拼上一把总好过一直蹉跎岁月。
况且,我也有些赌一把的底气。
再说了,看到师弋你也要一同前往,我也安心不少。
你我合作之时,也不是没有闯过这样的难关。”
师弋眼见林傲已经想好了,便没有再继续劝说。
再说了,即便林傲死在秘境之内,其人也有血道躯壳可以重来。
损失的不过是这一具,高阶修为的肉身而已。
就像林傲所说的那样,她确实可以赌一把。
就在林傲说完之后,一直没有离开的丰将羽开口接道:
“此次天渊秘境对于师弋道友而言,恐怕会尤为艰难。
毕竟,秘境本身的凶险只是一方面。
雁国一方的敌人,还在一旁虎视眈眈。
之前,趁着原地休整的空当。
我利用符传联系了几个大势力,如今他们愿意出面调停三国战事。
师道友不妨与我同去,如果此事能成。
对于道友而言,也是有些益处的。
至少,在秘境之内不用担心腹背受敌了。”

s8r1z超棒的小說 洞螟笔趣-第七百二十七節 不器之器與受傷看書-b7bzi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但凡映入镜面的位置,皆可转瞬间传送过去。
变身软妹的机甲物语 人参淫家死妹控
并且,这个速度并不会比光道修士的光速慢多少。
以这样的速度,剩下这些妄图逃走的器道高阶,又如何能够逃得脱。
就这样,不过片刻功夫。
师弋就追上这些器道高阶,开始了一边倒的屠杀。
另一边,器道一方的领头者,看着人手一个一个的减少。
其人心知,再这么扎堆跑下去的话,可能一个也逃不掉。
于是,其人将心一横,开口说道:
“分散,大家分散开来。”
有此一言,剩下的器道高阶连忙四散奔逃。
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原本,这一伙器道高阶人数在二十人上下。
在之前的对轰过程中,已经死掉了近一半的人手。
再加上师弋的衔尾追杀,如今他们的人数不足双十。
这样的数量,又怎么可能逃得过心协镜的锁定。
面对这些分散逃亡的器道高阶修士,师弋的应对十分简单。
只需要优先处理,将要逃出镜面映照范围的敌人即可。
凭借心协镜形同瞬移一般的传送手段,师弋想要截住这些人,可以说是相当轻松的。
而这些器道高阶一旦被师弋近身,他们引以为豪的法器躯体,将变得毫无作用。
皆因为师弋的肉身,要比他们更强。
在师弋屠戮这些器道高阶的档口,这群人当中的领头之人,却不动声色的卸下了他自己的一条手臂。
只见那只断臂犹如活物,直接向着另外一个方面飞去。
做完这一切之后,那领头之人长出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却不敢耽搁,继续向着既定方向逃去。
器道流派的修士,都是一群对法器颇有研究之人。
哪怕是一件从来没有使用过的法器,仅仅只看一眼,他们就能知道这件法器的大致能力。
心协镜身为心器,虽非寻常法器,但终究也不能完全跳出器物之列。
凭借丰富的炼器经验,这些器道高阶通过之前的攻击表现。
大致猜一下心协镜的能力限制,却还是能够做到的。
星际虫君 戈逆
尤其是师弋本来也没有藏着掖着,全程将心协镜对准了他们一行人。
这种情况下,心协镜镜面限制,很轻易就暴露在了他们的眼中。
既然知晓了心协镜发动能力的前提,需要将目标映入镜中。
那么,这个时候不往镜面以外的位置逃,那才是真的蠢。
只有活腻的人才会做出这种选择,而这些器道高阶明显还没有活够。
不过,如果有心留意的话就会发现。
之前的那个领头之人,其人竟然一直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
难道其人没有注意到,心协镜这方面的限制么。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毕竟其人能作为这群器道高阶的首领。
那最基本的眼力肯定是要超过手下人的,否则的话如何可以服众。
修真界虽然残酷,但正因为弱肉强食,所以这里也是一个相对公平的地方。
有实力的人,可以在修真界活的很滋润。
如果没有实力之人,被硬抬上一个高位,那么等待他的绝对不是什么好结果。
既然这领头之人不是一个蠢货,那么他为什么要做这种无意义的事情呢。
毕竟,在心协镜的镜面映射范围之内,怎么逃都是没有意义的。
果然,在师弋处理完那些,妄图摆脱心协镜的器道高阶修士之后。
场上活着的,只剩下这领头者一人而已了。
虽然不知道对方在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内逃窜,有什么意义。
但是,这并不妨碍师弋对其人下杀手。
只见师弋嗖得一下消失在了原地,再度出现时,已经来到了这领头之人的身前。
方一现身,师弋也没有与对方闲扯的心情,抬手就要将对方给干掉。
而这领头之人的表现却十分的异样,在看到师弋的攻击之后,其人根本没有躲避的意思。
在攻击到其人的一刹那,师弋突然听到一声轻微的,犹如琴弦崩断的声音。
下一刻,这领头之人的身体轰然之间炸开。
这爆炸的威力极其惊人,直接将附近的一座山给夷平了,并在地面之上留下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因为芳国地质结构非常特别的关系,在地下蕴藏了大量的海水。
这深坑方一出现,瞬间就被涌出的海水,给填成一座巨大的湖泊。
这领头之人的自爆威力非同小可,直接改变了芳国的地貌结构。
这样的威力,也只有阵道手段才能够达到了。
不过,这领头之人看似牺牲了自身,不过其人并没有死。
就在自爆发生的时候,另一侧一个相反的方向。
一只断臂正在加速朝着,心协镜映照范围之外飞去。
没错,这手臂正是那领头之人在逃跑之前,所提前卸下来的。
趁着这一会儿功夫,这只断臂已经成功的飞出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本体的损毁,没有给这只断臂带来丝毫的不适。
只见这断手十分灵活的,在手腕上挂着的储物口袋上摸了一下。
一件又一件的法器,被这只手从储物口袋当中摸了出来。
每当这断手拿出一件法器,那法器便会在手掌的轻抚之下化为一道光影。
以这条手臂的断面为起始,如同垒积木一般,不断地快速拼接着。
不过片刻功夫,这些法器就在断臂的基础上,硬是拼出了一个人形。
在拼接全部完成之后,这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只见,此人四十岁上下正值壮年。
从外表上看,估计没有人会相信,他是由一堆法器所拼凑而成的。
虽然这一行器道高阶,包括之前自爆的领头之人。
都黑衣斗笠罩身,使人看不出面目。
不过,事情发展到这一步。
这壮年人应该就是之前,那自爆的领头之人了。
没错,那领头之人并没有因为自爆而死。
原来,早在一开始的时候。
这领头之人就看出了,想要强行逃离对方的魔爪根本就不现实。
而师弋本就打着全歼对方的打算,自然是优先处理,即将脱离心协镜范围的敌人。
于是,深知这一点的领头之人便反其道而行之,只在心协镜的范围之内假意逃窜。
领头之人没有脱离心协镜的范围,师弋自然会押后处理其人,优先对付其他那些全力逃命的器道高阶。
这样一来,这名领头之人就可以保证,他是活到最后的人。
利用师弋屠杀他同伴的时间,其人的手臂可以尽可能的往远处逃。
以免被自爆的威力,波及到他自己的本体。
没错,这领头之人的本体,乃是那一条断臂。
器道修士以法器为躯体,不过一般情况下,也不是想怎么改就怎么改的。
毕竟,五脏作为人之根本修炼之基,还是非常重要的。
而头颅作为识海与神魂寄身之地,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
正因为如此,一般的器道修士主要替换的部位,也只是四肢而已。
而这名领头之人,显然与一般的器道修士不同。
在他们这一支器道势力之中,有一门名为不器诀的至高秘术。
这门秘术,可以将器道修士的核心,改造成一件不器之器。
只要这个部位不毁,器道修士就可以利用法器,重新将法器身躯给拼合出来。
在不明就里的人看来,颇有种天魔解体一般的感觉。
而这领头之人作为器道势力的掌控者,自然掌握了不器诀,这门秘术的精要。
刚刚,其人正是利用肉身为饵。
保住了身为不器的手臂,从而逃离了心协镜的映照范围。
不仅如此,以法器身躯为底。
其人可以用元晶,在一瞬间将海量的天地元气充入身体。
而法器所构成的身躯,又岂是一般血肉之躯可比。
这意味着其人所引发的自爆,威力非常的强劲。
而此地已经被改变的芳国地貌,已经充分印证了这一点。
这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甚至要比圆觉境修士的全力一击还要强。
而这个时候,其人拖延时间的另外一重目的也达到了。
没错,这领头之人是在等,师弋的报身能力结束。
一直冷眼旁观的他早就发现了,师弋每次发动能力,都是在报身状态之下。
没有报身能力,再加上双方不足三个身位的距离,想躲都没有办法。
搞不好,那一击绝强的自爆,已经把对方给炸死了。
一念及此,这领头之人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不过,其人并没有停下飞逃的身形。
绯叶荻花秋自来 红夜
之前,师弋的无情杀戮,已经让其人骇破了胆。
再加上师弋强横的肉身,其人真不敢确定有没有成功。
这个时候,这领头之人谨慎的选择,继续远离此地。
毕竟,那心器虽然惹人眼馋,但是也要有命用才可以。
韩娱之影帝
万一对方没有死,仅凭那件心器他注定就不是对手。
而此地少有人经过,等脱身之后将此事告知来参加天渊秘境的提挈教,亦或者奏国皇室。
该捞的好处,到时候也能在须臾山里补齐。
打定主意之后,这领头之人的速度再快三分。
径直向着芳国的中心地带,也就是天渊秘境的入口方向飞去。
然而,其人没有注意到的是。
一双巨大的黑翼,无声的吊在他的身后。
那翅膀每一次扇动,都会将两者之间的距离拉进不少。
直到这对黑色羽翼逼近,这领头之人才如梦初醒一般发现了不对。
当他回头去看时才发现,那一对黑色羽翼之下的,可不正是师弋。
急于追逐此人,师弋甚至没来得及处理身上的伤势。
这领头之人猜的没错,师弋在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下,确实是伤在了刚刚的自爆之下。
好在暴增的灵巧,配合上火属性螟虫基于本能的避险能力。
让师弋没有遭受到足以致命的攻击,成功的在自爆当中活了下来。
不过,师弋的右手以及左腿,都折损在了爆炸当中。
就连师弋的侧腹都被炸开了一个洞,此时甚至能够看到其中的内脏。
这样的伤势对于他人而言,完全可以用危重来形容。
不过,对于师弋来说。
只要自身没有当场死亡,什么样的伤势根本就无所谓。
只见师弋在激活了银粟报身之后,直接用左手按在右臂断口处,然后猛得一扯。
一条全新的手臂,就这么在瞬间被师弋从断面当中拽了出来。
师弋稍微活动了一下新生的手臂,满意的点了点头。
而亲眼看到这一幕的领头之人,直接陷入了震惊之中。
他一直都以为,似他这样的重组身躯,已经是很夸张的能力了。
然而,对方拼接起身上的缺失零件来,竟然丝毫不比他慢。
血肉之躯和法器躯体的重组难度,完全就不是一个量级的。
更何况,对方这完全就是无中生有。
而他随身携带的法器如果用光的话,那也就没有其他办法了。
这领头之人又哪里知道,师弋海量的精血,结合银粟报身能力。
方才展现出了,这近乎于夸张的回复能力。
哪怕换上另外一个拥有银粟报身的修士,也绝难达到师弋这样的恢复速度。
不过眨眼功夫,搁在他人身上能要半条命的伤势,就已经完全恢复了。
这个时候,那名领头之人心知已经逃不掉了。
于是,其人直接展开了决死反击。
然而,除了那自爆的强大威力,确实出乎师弋预料之外。
这领头之人本身,又怎么可能是师弋的对手。
这领头之人越打越绝望,他发现常规手段根本无法伤到对方。
领头之人知道,他已经没有生离此地的希望了。
不过,其人还是利用不器诀。
结合储物口袋当中的法器,硬是与师弋僵持着。
这领头之人着实是个狠角色,其人一直拖到了师弋报身能力结束,然后直接扑到了师弋的身上。
很明显,其人是打算故技重施。
用自爆的手段,拖着师弋一起同归于尽。
竹宴_星光天后
通过之前师弋的伤势,这领头之人已经可以确认,师弋也是会受伤的。
这一次,不给对方腾挪的空间,应该可以直接把对方给炸死。
然而,其人想的虽好。
但是已经吃过一次亏的师弋,又岂能再次中招。
就在此人选择自爆的瞬间,师弋略施手段,直接让他消失在了自己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