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三國之棄子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三國之棄子》-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人生如夢,轉眼成空展示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刘军改变了即刻和孙策决战的意图,反而转道向新都城杀去。这种变化是在孙策和周瑜的计算之内。周瑜在向孙瑜传达了孙策要把两个世家斩尽杀绝的命令之外,也让孙瑜小心刘军可能的进攻。
看在孙瑜已经将优势兵力集中起来之后,周瑜倒是挺放心的。在他看来,就算是刘玉真的全力进攻新都郡其他城池,也是徒劳而已。以孙瑜的能力,守住是没有多大的问题。
然则,周瑜和孙策是小看刘军的战斗力,会让他们后悔不已。
新都太守府议事大厅,程康正低头垂眉地坐在一边,而主位上的孙瑜正在不断地对新都郡各种大小事务进行布置。
将兵力收缩之后,对于城池的守卫是加强了不少,但每个城池的治安压力变得空前巨大。在东吴境内,兵与匪只是一个称呼不同而已,实际上并没有什么区别。在这之前,东吴军各路部队都是在城外一些军营或者关卡驻扎,和百姓们接触是不多的。偶尔放一下假,士兵们都是急忙赶回家中和家人团聚。现在大部分的部队都进入城池之中,又不是所有的部队都有任务,使得一些士兵就闲着没事四处晃荡。林子大,什么鸟都会有,一些**见到大姑娘小媳妇的都会出言调戏。这还算是好的,毕竟没有动粗或者强行发生些什么。最让地方官员为难的就是这些四处晃荡的士兵经常会闹出一些矛盾出来,有些更是会有流血事件发生。
这就体现出东吴士兵的军纪问题了。
地方官员实在是没办法了,只能将这些问题一个个送到孙瑜的面前,希望孙瑜可以下令制止。
对于这样的小问题,孙瑜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一句话,犯错了就挨打,出人命了就偿命。只要严格下来,保证这些士兵不敢乱来。
可这个问题解决好,粮草的问题又出现了。军中缺粮啊!以前有海阳城这个作为中枢来运转整个新都郡的粮草,顾成甚至会拿出一部分来帮助一些困难的城池。现在刘军占据了海阳城,使得新都郡的粮草运转出现了问题。各地的府库纷纷告急,地方官员担心粮草问题越来越大,最后会影响到民心安稳,破坏了抗敌大局。
孙瑜不得不动用人手给各地解决缺粮的问题。通过一番努力,孙瑜发现要是战况继续下去,新都郡不用一个月就会出现粮草危机,届时整个新都就会混乱无比。防患于未然,孙瑜即刻修书给周边的郡县,让其他太守协助解决。有没有回信和效果,只能是后话了。
程康看似一点都不关心孙瑜的事情,实际上他把所有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此时的程康心中都在嘲笑着孙瑜,就这么点破事要做这么久,根本就不能体现出一个太守的能力。程康觉得发生在新都郡的都是小事,只要孙瑜放下身姿,主动去寻找各世家协助,开出一些条件,保证世家大族们都会愿意帮忙的。孙瑜只需拿出一部分利益就可以换得自己清闲,何乐而不为呢。
“或许孙家的人都是这样的吧。”程康只能把这个问题归咎于孙家之人的性格。
孙瑜终于把手头的事情给处理完毕了,这才有时间和程康说话。
“程家主!本官想…..”孙瑜就要对程康有所吩咐。
程康也做好了准备。
一个士兵匆忙地跑进来,恭敬地递给了孙瑜一份书信。孙瑜一看书信上的文字,急忙将其打开,这是孙策给他的命令。
孙瑜打开之后,一张脸变得很是严肃。连程康都在猜测这书信之中会有什么问题么?
在孙瑜的心中对于孙策杀无赦的命令是很震惊的。孙瑜本以为孙策会听从自己的建议,可怎么会想到孙策要是斩尽杀绝,让所有的世家都不敢叛乱。即便对孙策不听自己的建议,孙瑜是有点意见,但是却一定会遵从孙策的命令。孙策不仅仅是孙瑜的主公,更是孙家的家主。孙瑜作为堂弟,需要百分百支持自己的堂兄。
孙瑜深深地看了程康一眼,看来自己是要食言而肥了。
连程康都被孙瑜的眼神看得直肉跳。
孙瑜对程康抱歉地说道:“程康,非常抱歉!来人!将他绑起来!”
程康浑身一紧,孙瑜这是要对他动手了。
几个士兵立马冲进来,把程康给摁住了。
“孙太守,你这是什么意思?咱们之前不是说好了么?”程康已经猜测到了一些事情,但他还想挣扎一下。
孙瑜摇摇头,说道:“不是吾不肯,而是主公不肯。主公给吾的命令,杀无赦!吾只能说对不住了!”
程康的脸色一白,没有想到孙策的动作会那么快,一点余地都不给他们。
“拉下去吧!”孙瑜挥挥手,坚决地说道:“将程家所有人和张家所有人都拉到菜市场,斩首示众!”
士兵们将程康给拉了下去。
程康知道自己一家子必死无疑,高声叫道:“孙瑜,你失信于吾,你不得好死啊!”
孙瑜知道自己理亏,但孙策不肯,他也没办法,只能按照孙策的命令行事。
不多时,软禁程家所有人的宅院被粗暴地打开,一群东吴士兵在唐牛的带领下冲进来,把所有程家人无论男女老幼都给绑了起来。
“你们要干什么啊!?”
“快放开我!”
“救命啊!”
一阵阵哭喊声响彻整个宅院,然而唐牛他们如同机器人一样,都把他们绑起来后往菜市场拉去。
本来觉得自己还有一线生机的程余在被绑起来押往菜市场方向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这一家人即将赴死了。
“苍天啊!”程余恐惧万分,不停地挣扎。
不过在东吴士兵给了他几下子之后,他就老实了。
在监牢中的张宗等张家人也被绑着出来。相对于程家人的哭闹,张家人的情绪倒是比较稳定。没有哭,没有闹,张家人乖乖地按照东吴士兵的吩咐去做。
很快的,东吴士兵们就将程家人和张家人都带到了菜市场。
张宗再一次看到了程康。而此时的程康已经状若疯魔,不停地辱骂着孙瑜和孙策。
“嗨!这或许就是绝望的哀嚎吧!”张宗叹了一口气,仿佛他不用去死一样。
张罗有点担忧地看着张宗,有点悲伤地说道:“族长!”
张宗对于生死看得比较轻,他转过头对所有的张家人说道:“你们都不要怕,人固有一死。没有谁能够避免,只是时间长短罢了。”
人都是怕死的,但是在张宗的带领下,张家人都把恐惧藏在了心里。
比起程家人来说,张家人都算是有骨气的了。
菜市场这会集结了大量的百姓。这年头,百姓们最稀罕的就是看热闹。特别是对于杀人这种刺激的事情。孙瑜为了达到杀鸡儆猴的作用,更是大大地宣传了一把。
这次要斩杀的人数太多了,孙瑜都准备了差不多二十多个刀斧手。
孙瑜更是身穿太守官府,一脸严肃地坐在了临时搭建的行刑台上。
孙瑜很是严肃地说道:“各位乡亲父老!经过调查,新都张家、程家两家上下私通敌军,致使国土沦丧,将士惨遭屠戮,无数无辜百姓身陷水深火热!铁证如山!上天有好生之德,然也有不可饶恕之罪!奉吴国公之命,今日将张、程二族全部斩首,以儆效尤!”
孙瑜的话充满了杀气,传遍了整个菜市场。
“哇!张家和程家上下,那可是好多人啊!”
“可不是!太守大人可真够狠的啊!”
“哼!这些世家子弟,以前不都是骑在咱们的身上威风。现在好了,一个个都要被砍头了,真是解气!”
“年轻人,口中留德。这些都是人命。嗨,可怜了那些妇孺了。”
百姓们自然是议论纷纷。
孙瑜没有管百姓们怎么说,他大喝一声:“带犯人!”
东吴士兵们把程康一一族陆陆续续地拉到了行刑台。程康和程余是第一批被带过来的。
程康疯狂地对着孙瑜骂道:“孙瑜,你不得好死!老夫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孙策,你好狠的心,我诅咒你孙家断子绝孙!”
程康用最恶毒的语言来诅咒着,这是他临时的挣扎。而程余这是吓得尿裤子了。
孙瑜听得脸色黑得想锅底,冷声地下令道:“斩!”
刀斧手举起手中的大刀,猛地往下一砍!
十几个人头就这么落地了,鲜血喷溅。程康的叫骂声也停止了,他的人头滚在地上,双目圆瞪,死不瞑目!
血腥的场面,可把周围围观的百姓给吓坏了。他们这些人既是害怕,又想多看,也不知道是在想什么,真是矛盾啊。
程康死了,孙瑜感觉耳朵清净了不少。
于此同时,孙瑜也发现新都城中的其他世家之人也在偷偷地观看着。从百姓的表情中,孙瑜就知道自己这次的杀鸡儆猴是有作用的。
几轮过后,程家人都被斩杀殆尽。
紧接着,就轮到张宗这一家人。
张家人现在都已经麻木了。他们知道无论怎么挣扎都逃避不了死亡,还不如好好地面对,痛一下就没事了。
张宗和张罗等人被率先带上了行刑台。
看到张宗等人十分平静,孙瑜倒是好奇了起来,不过他却没有开口问为什么。
倒是张宗开口对孙瑜说道:“太守大人,老夫有些话想对您说,不知您是否愿意听?”
刀斧手看了孙瑜一样,等待孙瑜的命令。
孙瑜点头说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你有什么遗言?”
张宗很是坦荡地说道:“孙太守,这次被你抓到,是吾张宗无能。不过孙太守,吾奉劝你一句,快快离开新都郡,找一个地方隐姓埋名起来,也好为孙家留下一根血脉。否则,今日我等的下场就是你孙家的未来。”
“你!”孙瑜还以为张宗会说些什么呢,原来还是诅咒他。
张宗把话给说完了,随后呵呵笑了起来。
张罗看了孙瑜一眼,也是说道:“成王败寇!我等输了,但孙太守你们孙家能够赢么?最后还不是输?吾想很快就能够在下面看到你了!”
孙瑜被张宗和张罗说了一通之后,心情既是愤怒也是害怕。他现在无比后悔自己给张宗说话的权力。孙瑜要是暴怒而起,更是随了他们的心愿。
孙瑜在努力平复了自己的心情之后,冷声下令道:“斩!”
张宗和张罗等人都闭上了眼睛。
张宗在人生最后时刻,自嘲地说道:“人生如梦,转眼成空!”
话刚说完,一把大刀划过张宗等人的脖颈。
人头落地,鲜血喷溅。野心勃勃想要更进一步的张宗,带着他的不甘,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
以往高高在上的世家子弟,现在变成了地上的无头死尸!周围的百姓没有叫好,也没有害怕,他们也是麻木了。不少人的心中现在都想着一个事情,无论你的出身有多么的高贵,不听话的话,就是这么一个下场!
东吴士兵们不断地将更多的张家人拉到了行刑台,一个接着一个砍头。
观看的百姓是越来越少,他们实在忍受不了这么血腥的场面。刀斧手们也换了一轮了,砍头也是一个体力活啊。
唯有孙瑜脸色如初,很是平静地看着这血流成河的场景。
“好好地给主公当顺民不就好了么?为何要带着自己一家子去送死呢?”孙瑜对张宗、程康两人的罪行感到悲哀。
对于背叛之人,孙策就是这么一个手段。今天在新都城发生的场面,让很多世家都想起了当年孙策就是这么对付那些不愿意臣服他的世家大族。当年也是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
新都郡各世家全部乖巧地呆在家中,各家主都不停地告诫自己的家人,日后发生什么,都不要掺和进去,保证家族的安全。
同时也有一个世家很是不安。那就是郝仁所在的郝家。家主郝俊都被吓到两腿发软,无法走路了。

wagxd有口皆碑的小說 三國之棄子 線上看-第一千七百十六章 進軍相伴-tu07n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对于整个东吴来说,没有外援,单独面对神武朝廷的进攻,是非常的艰难。
不过东吴还是占了一些好处的。首先第一个是本土作战,熟悉地形,这是东吴的先天条件。其次就是神武朝廷的国库空虚,这是出战是动了家底,一旦失败了,后果不堪设想。这也是为何刘玉会从洛阳跑出来的主要原因,他可玩不起啊。
刘玉带领八万大军杀入东吴境内,虽然看起来兵力不多,但是在整个东吴境内,刘军的兵力还是很充足的。吕布、关羽、张飞、徐晃的兵力还有一半多。占据江山的郭嘉和张辽,兵力更是让孙策不得不派出鲁肃前往制衡。这么多的兵力都在东吴境内,刘玉就有了底气灭了孙策。
所以,这一仗,可能就是刘玉和孙策之间,天下一统和继续分裂的最后一战。
孙策时刻关注着刘玉的动向,和刘玉正面对抗是在所难免,所以孙策需要利用自己的优势,率先选择战场。一个有利于自己部队属性作战的战场,会大大的增加己方的胜算,以弱胜强也不是难事。
所以周瑜和孙策在行军过程中,做的最多就是看地图,看看哪里作为和刘玉决战的最佳战场。
之前被孙策派出去的潘璋等人,孙策没有叫回来,而是派人告诉他们继续按照计划留在原地阻拦吕布他们。孙策有点担心一旦没有一点兵力和吕布他们纠缠,自己和刘玉决战的时候,吕布他们从后面杀来,那就大大的不妙了。
归根到底,孙策的兵力还是不足。
“公瑾,你觉得在哪里布置兵马才是上策?”孙策看了看都知道哪里才好,心中很是着急。
周瑜没有犹豫地说道:“陵阳城外太平山!”
“太平山?”孙策可不知道有这样的地方。
周瑜将地图递给了孙策,指着地图上的太平山说道:“陵阳城外至太平山区域那是一片平坦之地,以此地为决战之地,我军只需占据陵太平山即可!”
孙策看了地图之后,发现周瑜选择的地方是丹阳郡之内,也就等于要放弃新都郡。
不用孙策说出来,周瑜也知道其心中的想法,进言道:“伯符,一城一地之失,不足为虑。若是能够击败刘玉,我东吴什么都能够拿回来!”
“击败刘玉,能成么?”孙策看到了周瑜的自信,心中涌现了一点小激动。
周瑜在孙策的耳边轻轻地将自己的计划说了出来。
孙策一拍大腿,说道:“公瑾,有此良策为何不早早说出来!”
“吾也是刚才想到的。”周瑜很是老实,紧接着脸色严肃起来,说道:“伯符,这次可以说不成功便成仁。一旦被刘玉察觉,我东吴就没有任何的机会了。”
孙策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严肃地点了一下头。
有计划的孙策心里踏实多了,他马上命令士兵加快速度。
而周瑜悄悄地在暗中安排自己心中的计划。
而在刘军这边,刘玉带领大军一路势如破竹,鄱阳郡没有挡住他的脚步,最后踏上了新都郡。然而到了新都郡,刘军就遇到了大量的阻击和骚扰。
新都郡的东吴军队可能是知道自己无法挡住刘军,他们就采用了拖延战术。堵塞道路,摧毁桥梁,在险要关卡重兵防守。
刘玉对于这样的小打小闹有点看不上眼。他更是希望东吴的大部队杀来,只是苦等了很久都没有遇到。
刘玉和曹操任命夏侯渊和夏侯惇两人为先锋大将,率领一部分兵马开路。夏侯渊和夏侯惇两人经验丰富,东吴想要做点埋伏之类的事情,很难逃过他们的眼睛。东吴军在一个地方想要埋伏,就被他们二人给发现了。而后夏侯渊和夏侯惇对东吴军的埋伏地点进行了猛烈进攻,挫败了东吴军的阴谋。
新都郡的东吴军已经在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来挡住刘玉了,只是还不够!
刘玉骑在战马上,对着旁边的曹操问道:“这次第几次被道路被堵住了。”
曹操有点无奈地说道:“加上这次,已经是第十次了。”
“用杂物堵住道路,却没有多少埋伏。看来新都郡的东吴军兵力不行啊。”刘玉倒是看出一个所以然。
“陛下,要不是外人比较多,臣都想鄙视你一回了。”曹操白了刘玉一眼,东吴要是有足够的兵力,现在刘军还在长江过不来呢。
“好了!都是你的功劳,朕不过就是一个捡现成的。这总可以了吧。”刘玉没有尴尬,他和曹操之间就算有外人在都是照常。
听完刘玉这么说,曹操心里才舒服了一点。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刘玉摸着小胡子琢磨了一会,而后叫来了李贵和典韦。
“陛下,你叫俺们什么事情?”典韦之前做了先锋,在拿下钟陵城之后,他就回归自己的原本职业,当起了刘玉的保镖。
以为刘玉有任务,典韦还踩了李贵一脚,抢先站在刘玉的面前。
李贵强忍着疼痛,敢怒不敢言。
关键是打不过!
典韦还是有点职业道德的,不像刘玉那样。一个前途非常光亮的皇帝不去当,偏偏每次都偷跑出来打仗,还有没有职业道德。不知道天底下多少人都想做那个位置!
刘玉开口问道:“朕让你们时刻关注孙策的动向,探子可有汇报?”
所谓的探子,就是“暗部”的精锐。
到了庐江之后,李贵就立刻召集了“暗部”分舵的探子,用于打探消息之用。
李贵刚才被典韦抢了先,这次他马上开口说道:“陛下,臣的属下已经派出去。估计很快就有消息了。”
打探孙策的动静,需要花费一定的时间,这一点刘玉能够理解。
刘玉对李贵轻轻地说道:“有些人也该用起来了。朕可不想他们坐享其成!”
曹操和李贵秒懂了刘玉的意思。现在的情况,除了刘玉正面和孙策决战之外,还需要之前就准备好的二五仔动手。这些二五仔就是暗中投效神武朝廷的官僚和世家大族。刘玉不在这个时候用他们,还等什么时候啊。
“臣明白!”李贵心领神会地说道。
典韦对刘玉问道:“陛下,俺要做什么啊?”
好不容易出来了,典韦也想继续打仗,不过首先要保证刘玉的安全。
刘玉对典韦说道:“汝去拿一张地图来,朕要好好地观看一下地形。”
符武干坤 探花
“啊?就这个?”典韦有失望了。
“怎么?你还不愿意?”刘玉没好气地说道。
“哦!”典韦应了一声就退了回去。
刘玉要典韦拿来的地图可不是一般的地图,而是“暗部”通过多年的努力在东吴不断地走动而画出来的。这份地图十分的珍贵,刘玉平时都不会拿出来。
现在要和孙策决战了,刘玉不得不拿出来。
刘玉仔细地观看着地形,琢磨着要在什么地方和孙策打才好。
和孙策、周瑜一样,刘玉也是在寻找有利于自己的战场。
对于刘军来说,广阔的平原是最好的战场。但是东吴境内的地形都是丘陵为主,想要找到开阔的平原真的很难。
“东吴的地形对我军十分不利。一旦和孙策的大部队打起来,我军很容易吃亏。”曹操知道刘玉在想什么,所以开口了。
刘玉没有出声,眼睛还是盯着地图。
在曹操身边的荀彧看了看刘玉,最后挺身出来说道:“陛下,臣有一言不知当讲不当讲?”
刘玉抬起头来,发现是荀彧,心中颇为惊喜。荀彧一直都忠心于曹操,曹操归降大汉之后,荀彧就非常少为刘玉出谋划策。要说现场谁的智谋高,荀彧算是一个。
刘玉很想听听荀彧的高见,于是说道:“文若何必如此!朕向来是来者不拒。有什么高见,速速道来。”
荀彧是不会相信刘玉这个话的,要是刘玉真的什么都听得下去,那么就不会从洛阳跑出来了。
把脑海中的杂念抛出去,荀彧很是严肃地说道:“敢问陛下为何要与孙策决战呢?我军明明有更多的选择。”
周围的文武们都吓到了,荀彧这是在怀疑刘玉的旨意,这可是比较严重了。
刘玉见荀彧这样说,心中也明白荀彧的含义所在,于是说道:“朕明白你的意思。我军如今已经杀入东吴境内。东吴兵力空虚,民心不稳。若是朕杀入临安,与江山的郭嘉汇合,让吕布等拖住孙策,朕这边随后大举进攻吴郡,攻破东吴的核心,东吴大乱,灭亡之日可待!然此法虽好,却不是朕所要的。”
荀彧想要说的就是这个,他不解地问道:“以臣看来,东吴已经穷途末路,王师可用最小的代价赢得胜利,无需和孙策决战,徒增伤亡和变数。陛下此举定然有深意,还请陛下解臣子惑。”
曹操在一边不说话,他也觉得荀彧的话比较正确,但他知道刘玉的想法。
刘玉说道:“灭亡东吴容易,杀死孙策难!孙策以弱冠之龄横扫江东,立足东吴多年,威望甚高!孙策就是东吴的魂,朕清楚地知道,一旦被孙策给跑了,那么大汉的东南从此多事。即便是朕把东吴的领土给收回来,然孙策及其部下,子子孙孙都会作乱!朕要的是一个完整的安定的天下,不想给子孙留下祸害!故而,灭东吴,先灭孙策!”
刘玉看得很清楚。要是不解决孙策,那么东吴拿下来了也是烫手。只要干掉了孙策,东吴就没有多少抵抗力了。而且粮草也不多了,要是长途奔袭,出现粮食短缺,军心动摇,那对刘玉来说更是不利。
这一番话把荀彧给说服了。
荀彧恭敬地说道:“陛下所思超前,臣愧不如也!”
说完一番话之后,荀彧就退了回去。
曹操这时候在刘玉的旁边悄悄地说道:“伯玄,咱们的粮草约莫只够十日之用。吾以为需以战养战。”
刘玉对于粮草问题很是看重。只是刘玉一路打过来,在鄱阳郡各城池都想补充粮草。实际上,东吴各地的粮草库存也不多,不够刘军那么多人消耗。所以曹操的以战养战就是从百姓身上搜刮粮食。
“百姓困苦,朕不想让他们雪上加霜。”刘玉拒绝了曹操的建议。
曹操顿时大急,说道:“伯玄,此一时彼一时,天下一统在即,妇人之仁可是会铸成大错的。”
刘玉还是摇头。
曹操真想给刘玉一巴掌,都什么时候了,还将仁德,若是到了没有粮草的时候,看孙策会不会同样仁德对待刘玉。
在一边侍候刘玉的李贵这个时候插嘴道:“太尉大人放心。对于粮草问题,下官倒是有一个想法。”
“哦?你有办法?”曹操将李贵上下打量了一下,十分怀疑啊。
李贵不在意曹操的眼神,微笑地说道:“陛下之前不是吩咐下官让一些人动起来么?咱们的粮草问题,大可以交给他们去办。”
刘玉一拍大腿,他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一点。
不过曹操却没有多大的惊喜,反而说道:“若是这些人心怀鬼胎,将这个消息送到孙策面前,那我军就危险了。”
李贵自信地说道:“陛下、太尉大人,臣以为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他们都不敢把我军需要粮草的事情告诉孙策。打个比方,若臣是孙策,手底下有人前来汇报说刘玉缺粮,臣都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何手底下的人会知道。臣估计会怀疑这个人了。以孙策的脾气,可能会事先默不作声,再来一个秋后算账!这种遗留祸害的买卖,估计那些人是不会去做的。除非他们的脑子坏掉了。”
在对于人心险恶方面,李贵可不比曹操和刘玉差啊,把事情看得通透了。
曹操这才放下心来,也对李贵更加改观,难得夸赞道:“李大人说的对。”
刘玉也是夸赞道:“仲允做事,朕向来放心。”
“这些都是陛下运筹帷幄,洪福齐天所致。臣要是有陛下之万一,此生无憾也。陛下的教诲,臣一直都记在心中。然臣无论多么努力都只能懂得一点皮毛。臣日后一定跟在陛下的身边,不断地向陛下学习。”被刘玉夸赞了一句,李贵就如同被主人奖励了一下的哈巴狗,就差摇着尾巴讨好了。
刘玉苦笑了,李贵真的是找准机会就拍马屁啊。不过刘玉听得很舒服。
曹操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刚才还在夸赞李贵,现在他真的想要把话说回来,这样的狗腿子,不值得曹操去称赞他。

i2f4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三國之棄子討論-第一千七百十五章 孫策要和劉玉拼了看書-inf1n

三國之棄子
小說推薦三國之棄子三国之弃子
张飞选择的这个悬崖,一面是峭壁,一面就是面对着孙策大军一定要经过的大道。张飞准备了好多石块,都是给孙策准备的。
只要孙策敢亲自上阵,张飞就让他感受一下石头的厉害。
出了石头之外,张飞也还有后手在等着孙策呢,保证孙策会满意的。
“孙策,你倒是上来啊!现在老子都没有退路了,你怎么不好好珍惜这个机会上来杀了老子!上来啊!上来啊!”张飞在内心不断地对孙策进行喊话。
永恆 國度
孙策倒是想趁机把张飞给做掉,他也看得出张飞是自寻死路。兵力不多的张飞仗着地利想阻止孙策,孙策的兵马多,耗都可以把张飞给耗死。
然而周瑜却是一直都在阻拦孙策,他隐隐觉得孙策要是亲自上阵,绝对是大大的不妙。
由于张飞居高临下,东吴军进攻十分的困难。这次对张飞的进攻又退了下来。
张飞大声地对下面的孙策喊话道:“孙策,你小子不是自称霸王么?不过如此嘛!”
孙策被张飞这么一刺激,热血上涌,他想冲上去和张飞厮杀。
“伯符,你听我说,我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周瑜继续拉着孙策劝说道。
孙策不解地说道:“吾是知道不简单。但张飞一直都在悬崖上,我军根本就无法前进。不消灭张飞,我军无法保证安全。”
周瑜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周瑜还是一直拦着孙策,不让孙策亲自上阵。
夜行 歌
高处的张飞见到周瑜拉着孙策,心中大骂道:“周瑜那混账!干嘛那么多事!”
要是张飞有吕布那样的箭术,真想一箭射杀周瑜。
在这个时候,孙策的部队后面飞奔来了一队兵马。不是刘军的兵马,是孙策自己的兵马。
这支兵马见到孙策大军之后,顿时加快了速度。然而却被丁奉给拦住了。
“你们是哪部分的?为何来此?”丁奉询问道。
其中一个骑兵拿出一块令牌,递给了丁奉,拱手道:“将军,小的乃是宛陵太守麾下校尉冯奇,奉太守大人之命前来汇报主公一件天大的事情。”
“宛陵太守?是什么事情?”丁奉有点疑惑。
上官 嬈
冯奇紧张地说道:“将军,神武皇帝杀入鄱阳郡,朱恒将军战死,鄱阳郡狼烟四起,刘玉势不可挡,如今已经快靠近新都郡,我家太守大人收到鄱阳郡和新都郡的示警,马上就派我等前来汇报主公!此乃我家太守大人的书信!”
丁奉都被吓傻了!刘玉居然出现在了鄱阳郡!这根本就不可能啊!
“胡言乱语!”丁奉不相信对方的话,呵斥道:“刘玉一直都在庐江,怎么可能会突然杀到鄱阳郡,他是飞过去的不成?”
“将军!小的就算是有一百个脑袋,也不敢拿这事情来开玩笑!还请将军速速通知主公!若是晚了一些,大事不妙啊!”冯奇着急万分地说道。
丁奉看来人的样子都不像是说谎,心中更是惊涛骇浪,于是将冯奇等人带到了孙策和周瑜的身边。
在孙策和周瑜还在争论的时候,丁奉前来插嘴道:“主公,大事不好!宛陵太守派人前来,说刘玉带领大军杀到了鄱阳郡,朱恒战死!”
孙策和周瑜听到这个话,两人瞬间呆住了。
“你说什么!”孙策一把就将丁奉给抓了起来。“刘玉带兵杀到了鄱阳郡?”
孙策这么一声惊叫,让周边所有人都听到了。
“什么?神武皇帝杀到鄱阳了?”
“这不可能!刘军大部队不还是在庐江么?长江可不是那么容易渡过的!”
“完了!咱们东吴要完了!”
“都安静点!小心你们的脑袋!”
东吴士兵们都开始议论纷纷。
“主公,此乃宛陵太守送来的书信,请主公过目。前来传达的人就在末将身后,主公可细问。”丁奉连忙将刚才冯奇给他的书信递给了孙策,对于孙策的激动,丁奉就不在意,丁奉现在都在紧张之中呢。
孙策把丁奉给放开,迫不及待地将书信给打开。
周瑜靠近过来,和孙策一起观看书信的内容。
周围其他人也都看向了孙策和周瑜这边,希望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事关东吴生死,没有人可以置之度外。
宛陵太守将自己收到并且核验之后的消息都写在了书信上。除了刘玉如何度过长江没有写在上面之外,其他的经过都有。孙策和周瑜两人沉默了。
他们知道自己被算计了。孙策现在终于明白为何刘玉之前不管建业城,还有司马懿的水军和攻下皖口的事情,全部都是要让吸引孙策的注意,把东吴在鄱阳湖的水军给吸引到皖口。这样一来,鄱阳郡就只有朱恒布置的防线了。刘玉只要打破了朱恒的防线,那么就能够长驱直入了。
事实上的确是如此。
“中计了!神武皇帝果然厉害!”周瑜悠悠地叹了一口气。
以周瑜看来,刘玉肯定是悄悄地将兵马往上游移动,而后选择了一个水流比较缓和的江道渡江。之前司马懿为首的刘军水军全部出动,目的不是想要打通长江的水路通道,而是为了给刘玉作掩护,另外的进攻皖口也是。东吴的注意力都在皖口这边,使得上游就被忽略了。只要没有东吴水军的阻碍,渡过长江只需有充足的运兵船就可以了。
周瑜的一声叹息,让旁边的孙策受到了巨大的打击。
从苏醒过来之后,孙策就一直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来保护东吴。可以说过程中出现了很多困难,还多次出现变故,却一直让孙策看到了希望。现在刘玉杀入了东吴,所有人都吓怕了。连周瑜都为东吴的未来叹息了一声,孙策受到了巨大的内心打击。
周瑜看向了孙策,震惊地发现了孙策脸上居然有一丝绝望,暗道:“不好!伯符动摇了。”
小骷髅法师 妖恋仙
“伯符!”周瑜大声地对孙策喊了一声。
孙策的眼睛看向了周瑜,询问道:“公瑾有何事?”
周瑜看到孙策这样平平无奇的反应,内心就更加担忧了。之前孙策听到刘玉的消息可是非常的暴躁,现在这么的平静,根本就不寻常。
“我主吴国公在上,臣吴大都督周瑜周公瑾叩首!”周瑜很是严肃地对孙策一拜。
孙策被周瑜这么严肃给惊到了,急忙要扶起周瑜,说道:“公瑾,你干什么,快起来。”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周瑜给吸引了。
周瑜没有起来,维持着跪拜的样子,大声地说道:“臣禀报我主!神武皇帝阴险狡诈,带领雄兵杀我军民,掠我土地,奴我子孙。臣代吴国上下军民百姓,恳请主公发兵,与刘玉决一死战!还我吴国一片朗朗乾坤!”
其他人也明白周瑜的意思了。
如今刘玉用了各种手段成功杀入东吴。摆在东吴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条就是死战到底,一条就是投降。投降对孙策来说是不可能的。那么就只有死战了。周瑜发现孙策有了动摇,若是让其继续发展下去,恐怕就会丧失战胜刘玉的信心。孙策要是没有了信心,那东吴还打什么啊?周瑜知道孙策的性格,一直都是豪放和自信的,现在的压力太大了,孙策都动摇了。
孙策要是失去了信心,那东吴就没有指望了。
周围所有的人都给孙策跪下了,高呼道:“恳请主公与刘玉决一死战!”
在另外一边的张飞很好奇怎么那么多人给孙策跪下了,难道是一大堆人都不想孙策杀过来。距离有点远,加上张飞所在的地方风大,张飞无法清晰地听到下面的情况,只能够用猜测的。
孙策的头脑清醒了,他顿悟般环视了一周,发现自己麾下将士都是眼神坚毅地看着自己。
“哈哈!”孙策大笑了起来,说道:“想我孙策继承先父之遗志,以弱冠之龄横扫江东,而立之年称公建国,当今天下与本公相提并论者,唯有那刘玉耳!现今刘玉帅兵前来,想要一举拿下本公的人头,灭我吴国!没那么容易!本公要和刘玉拼了!杀他一个片甲不留!”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周瑜等人感受到霸气无双的孙策又回归了,不由得高呼道:“主公威武!”
迎难而上,才是真正的孙策。
孙策一转头,骑上了自己的战马,手持大枪,霸气地说道:“尔等听令!拿起你们的兵器,跟随本公一起向刘玉杀去!吴国不是北地、不是中原、不是荆州、也不是益州!刘玉想要在我们这里逞凶,瞎了他的狗眼!本公和诸位一起,把手中的利刃划向刘玉的喉咙,将他神武皇帝的威名,践踏在地上,化作乌有!”
“主公威武!”周瑜率先高呼了起来。
东吴将士们也高呼了起来。
孙策手中大枪指向了鄱阳郡的方向,带着大军迅速离开,往刘玉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在悬崖上等着孙策进攻的张飞傻眼,这孙策怎么回事,突然就离开了!
“奇了!孙策那么快速地离开了?难道是见无法攻破这里,选择了绕道?要是这样的话,孙策就只能从兄长哪里去了。”张飞寻思了起来,不知情的他只猜测到了孙策要绕道。
出嫁 不 從 夫
当然,张飞也担心孙策是假装撤退,然后在自己带兵下来的身后来一个回马枪。
这不是不可能!张飞自己就喜欢用这么一招。于是张飞决定在原地等候一下。约莫过了一刻钟,张飞发现孙策的大军越走越远,最后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张飞总算是知道孙策不是回马枪了。
“咦?孙策去的方向也不是饶道啊?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孙策不想打了?”张飞回想起来,发现了其中的问题。
“将军,孙策已经走远了。咱们接下来是?”张飞的副将前来汇报,并且请求指示。
张飞摸索了一下,他之前是想到在这里挡住孙策,没有想到其他的。
“咱们就留在原地。孙策十有八九是要回来的。咱们留在这里不吃亏。”张飞说道。
我 只 想 安靜 地 打 遊戲
以刚才孙策对张飞的几次进攻都失败来看,这里的确是一个非常好的防守位置,留在此处不亏。
麾下将士听到张飞这个命令,倒是没有拒绝,他们也觉得留在原地是最好的选择。
孙策带领大军往着鄱阳郡方向飞奔而去,周瑜紧跟在他的身后。
“公瑾,谢谢你!”孙策突然间蹦出了这么一句话。
周瑜轻笑了一声,说道:“说什么谢!吾还不知你么?刚才你就有点动摇了。如今没事了吧。东吴之主,小霸王孙伯符!”
孙策眼神很是坚毅,只见他淡淡地讲道:“你说的没错。吾乃东吴之主。吾之前都想和刘玉决战,这次刘玉主动送上门来,吾怎么可以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啊!天下无敌的刘玉?吾孙策就要好好地领教一回了。”
听完孙策说的话,周瑜就可以百分百确定孙策是恢复以往的血性了。
“好!伯符你有此血性。吾周公瑾也舍命陪君子,和刘玉拼了。”周瑜斗志非常的高昂。
孙策大笑道:“哈哈!就让咱们二人和刘玉来一次对决,看看刘玉有多大的能耐。”
周瑜同样发出了豪爽的笑声。
孙策和周瑜两人的笑声,在空气之中传扬。笑声之中,听起来有一丝的悲伤。或许这是周瑜和孙策最后的一次大战了。
在孙策进军的过程中,之前鄱阳郡、临安郡、新都郡等地的消息,陆陆续续地送到了孙策的面前。
拐来的小萌妻 渔悠悠
结合所有的情报,孙策已经知道刘玉带领大军已经打穿了鄱阳郡,如今已经踏上了新都郡的土地。
我在末世建个城 小鱼临渊
“好家伙!真的是要和吾决战啊!难道他不怕自己的粮草不济,被吾所趁?”孙策口中的他就是刘玉了,他都懒得称呼刘玉的姓名了。
周瑜说道:“伯符,刘玉诡计多端,不可大意。刘玉带兵多年,比曹操还奸诈,他或许就是故意让吾等知道他的粮草问题!”
孙策被周瑜这么一提醒,倒是想起了刘玉打了这么多年的仗,似乎还没有因为粮草问题而退兵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