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dabaj火熱都市小说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一百三十三章 烏合之衆-jh5al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分头这下是真慌了,急忙说道:“几位大哥,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我们刚刚就是闹着玩呢!你们千万别当真啊!”
耀阳不屑地说道:“什么玩意啊?当个流氓都不专业,就这点胆儿,还学人收保护费混社会啊?你能保护得了谁啊?今天要不是有客人在,你们真走不出去!我也懒得和你们计较了,以后长点记性,先做好功课,再上门要饭!”
说完,向他身后的人群说道:“都散了吧!工钱明天早上结!”
人群呼啦一下都散了。
分头这才反应过来,这些人不是来找他们麻烦的,只是等着结工资的,气焰再次嚣张了起来,刚想说话,被他的小弟拦了下来,低声言语了几句,才想了想说道:“这事咱们没完!你们等着……”说完,头也不回的,跑着消失在我们的视野外。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们说,这种人能要到饭吃吗?”
我笑着道:“怎么要不到呢,遇到老实人,正正经经做生意的人,又人生地不熟的,吓一吓,给点钱也是保平安,不伤大雅的,再说了,这些人坏着呢,不给你来明面上的,都是玩阴的,你忘了我们上次水淹的事了!稍微使点坏,我们就得不偿失了!我们啊,真不怕有实力,来和我们来硬的,就怕这种小人!耀阳上次可是差点就没了啊!”
薛琪频频地点着头说道:“是啊,是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花钱免灾是大多数人的想法啊!”
耀阳狠狠地说道:“我说啊,就是来一个打一个,打到他们怕,提起我们就浑身发抖,不敢有一点想法!”
我突然想起了温伯,我好像也对他说过,有时候威名在外,也是件好事,能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末世金甲 紫苏筱筱
薛琪劝道:“耀阳你可别那么冲动啊!打人就随了他们心愿了,你一打人,这事情有理都变得没理了!所以,他们才会有恃无恐。遇到怕事的,他们就来硬的,直接恐吓,遇到不怕他们的,他们就激你们,只要你们一动手,他们正好碰瓷,最后你们一样的老老实实地给钱!”
赵德柱点着头说道:“说的有道理!遇到这种事,我最有经验了!处理过无数次这样的问题,很好解决,他流氓你就比他更流氓,他吓唬你,你就吓唬他,谁怕谁啊?但我们就是动嘴不动手,骂人讲道理谁不会啊?”
我赞赏地说道:“一看就是办事的人!诗阳啊,你以后有这方面的事,可以直接找柱子!”
杜诗阳勉强地点了点头:“行吧!不过,我很少遇到这种事的!”
绾情思,清宫恋
我切了一声道:“不是你很少遇见,而是这种事都轮不到你处理!早有人帮你处理好了!不过,我的建议是,凡事都是自己经历过,才知道真相是什么?你已经不是那个,还能在你爸庇佑下,顺风顺水的接班人了!”
杜诗阳立即反驳道:“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说之前的成就都是我爸给的吗?”
我严肃地说道:“你说你之前的成就?你有什么成就?我们能有什么成就?你是创立了绿水园,还是让这几十年的绿水园快速成长了起来啊?我们不过是在前人种好的树下乘凉罢了,最多最多是平时没事浇点水,施点肥而已,有手就行啊!连脑子都不用动!你想到的东西,别人早就帮你想好了!你和我说,你有什么成就!”
杜诗阳像泄了气的气球,又有点委屈地说道:“我也不想成为这样的人,我就生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有什么办法啊?”
我哎了一声道:“我又不是想教训你的,我是想告诉你,既然你选择了拿15%的股份,就意味着你将失去背后的靠山,对抗你爸和你爸背后的支持他的人!你将失去现有的一切资源,孤立无援,知道为什么我知道这些吗?因为我和你一样,我也将面临这样的困局。我和你一样要面对,亦师亦友的对手,我们可能会众叛亲离,对面失败,对面寂寞,可能会失去一切!”
这话一出,所有人都看向我,我难看地笑了笑道:“别这么看我,我早想清楚了。只要觉得是对的,管他是谁,管他背景有多强大,要做就去做!世上的事,总要讲个是非黑白的吧?”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是要这样,才能成事!有没有酒啊?”
耀阳急忙回答道:“有,肯定有啊!缺啥也不能缺酒啊!等着!”
我笑着问道:“怎么还突然激动了起来?”
杜诗阳笑着说道:“有些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挺壮烈的!”
我切了一声道:“怎么就不可为了?你又不是做什么欺师灭祖的坏事,你难道觉得你现在做的事有问题吗?你要是心存疑虑,或者犹豫不决,我建议你就不要做,毕竟开弓没有回头箭了!你可要想清楚啊!”
耀阳拿酒过来了,杜诗阳豪气地端起了酒杯说道:“来,为了我们有着一样的机遇和困境,干杯!”
老刘传 张均涵
我只是淡淡地笑了笑说道:“干杯!”
晚上,杜诗阳要走,我挽留她道:“你走不走的我不管,不过,你得想办法把薛琪留下来,再给他们两个创造点机会!”
杜诗阳笑问道:“凭什么啊?”
我认真地说道:“你觉得耀阳人怎么样嘛?和薛琪不相配吗?你也想薛琪找到个好归宿吧?不是我老王卖瓜,我是的确觉得他们很合适,就是总有那么一道墙挡着。我之前也问过耀阳了,他早放下了,要说心里没有我敏姐,这不现实,忘记过去就意味这背叛,但那已经是过去了,现在心里是记挂着薛琪的。”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所以啊,我才会叫薛琪和我一起过来,一是她是我现在最信任的人,有些事情该让她知道的,二就是想在撮合他们一下!我晚上得走,不过被薛琪留在项目上,方便他们沟通,不过,耀阳真的加把劲儿了,不能事事都是女方主动吧!”
我哎了一声道:“耀阳是多么厚脸皮的一个人,以前啊,小姑娘也没少勾搭的,可这越老越腼腆了!气死个人!”
修仙 傳
杜诗阳笑着说道:“那才能说明是认真了!也好!”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耀阳的事谢谢了!”
杜诗阳愣了一下笑道:“我也是为薛琪着想的!”
我摇着头说道:“不是这事,我说的事让他入驻投资公司的事!”
杜诗阳哎了一声道:“我还以为什么事呢,难得你开口和我道谢,这事也不是全为了你的,投资公司有耀阳进来对我也是有好处的,目前我手上绿水园旗下的公司,真正掌控的不多,和万众合作的这个投资公司虽然规模不大,但收益一直不错,也算是我的业绩吧,到时候拿到董事会上,也是一个筹码!”
我嗯了一声道:“那就好,我会尽快把这笔投资的钱还上的!只是现在资金真的有点困难,再给我点时间!”
杜诗阳笑道:“还不习惯欠人情,和人借钱是吧?多大点事啊,我对你的赚钱能力充满了自信,说起这事,我还真是惭愧,之前也没能帮到你!实在是公司那边压力太大,我自己手上也没什么现金,要调钱出来也难!我们啊,看着身家不凡,其实到底有多少钱,是自己的,能拿出来的,真不多!都是个数字!”
我点了点头道:“是啊,都是虚的!预估值就是个数字,都是用来吓唬人的,今天是上百,几十个亿,回头睡醒觉,可能就是个负数了!都不如街边小摊每天收入来的真实!所以,你啊,可能私下里将你公司一些资产,转变成了自己的资产,像投资公司在你们公司要是没人重视的话,不妨自己盘下来。”
杜诗阳笑着说道:“就像你们这个古镇项目似的?你早就想好了的啊?不是集团逼的啊?”
流云裳墨 商承枫
末日病毒A 号色
我摇着头说道:“还真是他们逼的,不然我才不会动这歪脑筋。我虽然嘴上总是说,什么时候钱到自己手里,才是最实在的。可我对万众那份说不清,道不明的依赖,那份情感让我不能自私起来!既然有一天万众不归我管了,我还是会以万众的利益为主的!不是我伟大,而是这份情义,我割舍不掉!”
銀 小 寶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我能理解你!都一样!所以,我才不能看着绿水园在我手上败掉!我才要去争一争!”
我赞赏道:“开始抢东西了!这可不是你风格啊!这是好事,是进步!找个时间,能把马总约出来,和我见见面吗?我来说服他!”
杜诗阳犹豫道:“不太好吧,马总人都传统的,最不希望的就是外人插手自己家的事,你这样做会不会适得其反啊?”
我摇着头道:“不会的,我们都讲道理的人嘛!对了,我觉得你真该留意下你表姐那边的动静,卫华最近小动作不断,不但是对我们公司,也对你们公司下手了!我觉得卫华集团快撑不住了,他这次一定得破釜沉舟了,不然卫华肯定会倒下去,光是银行就压死他了!你就从他最近频繁出售,他赖以生存的酒店,就看得出来,他的资金已经是捉襟见肘了!拆东墙补西墙,终究墙还是四处漏风,捂不住的,早晚会倒!”
杜诗阳嗯了一声道:“话虽这么说,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卫华集团的实力在那里摆着呢,不是说我们想撼动,就能撼动得了的!自从上次你和我说过卫华集团的事,我也侧面调查过,卫华集团不单单地只有旅游业,酒店那么简单的!他们全跨行业,跨国际,综合集团。上市股价就一直居高不下,这些年翻了几十倍。另外,卫华集团旗下的投资控股公司就要14家之多,就算有空壳的公司,但我相信这其中一定还是有很多真正有实力的公司。你看单单一个何氏集团,就实力超群,”
我还是不屑地说道:“看起来的确是个庞然大物,这些都是你看得到的,让你看的,让你知道的!你不知道的呢?他们负债什么?他们身上到底背了多少官司,随便哪个官司败诉,他们不得赔几个亿啊?这么多的烂尾工程,就想这么容易说走就走啊?天底下哪有这种好事?你以为就没人盯上他们了,这种企业都是飘在空中的,靠吹的,一阵风分分钟就摔下来的!哪比得上我们,脚踏实地的!杀人放火不犯法,就是看你抓不抓得住!”
杜诗阳笑着说道:“你这是什么比喻?杀人放火当然就是犯法了!你是说,卫华集团就是表面上的繁荣,背后也是千疮百孔!”
我点了点头道:“就是这个意思,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纸老虎也是老虎!那我找个时间约马总了,你得有把握说动他啊,可不一定还是第二次机会的!”
我其实心里也没底,但嘴上还是说道:“安啦!有我在,就没什么是说不动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世界第一纯恋 李李翔
谢丹回去后,经过一番商讨,同意了我们提出的条件,很快就拿来了和解书,双方达成了最后的协定。
第一笔赔偿款也如约地进了耀阳实业的账上。
谢丹应该是从中得到了不少好处,张罗着要做东,请我们吃饭。
我内心是拒绝的,没打算和她再有什么交往,因为以她这种捡漏的办事能力,和赵德柱比起来,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我应该不会用到她。
不过,她实在是热情的大劲儿,几次的邀请,似乎硬要和我们攀上关系,也不好拒人于千里之外,加上后期我们的赔偿款,还需要她经手,就勉强答应了下来,仅仅是吃顿饭。
城中一家新开的日式料理店厅,最近很火,简直是一位难求,据说里面的大厨是从什么北海道请过来的顶级大师,厨艺非凡。谢丹就请我们去那里吃饭,还很体贴地特意问了我们一下,一共几个人,车接车送。

f99vo好看的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愛下-第一百三十二章 收保護費-o66w6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一个销售员的自白书
我继续分析道:“剩下的45%,我知道你们公司的最元老级别的马总,马修闲占了20%,还有25%就是几个小股东了!我说的对吧?”
杜诗阳切了一声道:“这太多人知道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你觉得,你能从谁的手上弄到答应我的15%股份啊?”
我自信地说道:“你爸那里估计是比较难,马总的20%可以研究下弄个10%,那小股东的25%弄个5%也应该是没问题的!”
杜诗阳撇着嘴说道:“用你说啊,这些我不知道吗?可你能从马总那里弄10%的股份?你知道他和我爸的关系吗?比亲兄弟还亲!你觉得他会给我1毛钱的股份吗?还有你大概不知道那25%的散股,都是些什么人?都是我家的亲戚们,他们基本上从小就不待见我,因为我不是儿子,他们就意识到,他们是有机会接管我家里的生意!绿水园的历史,你知道多少?”
我摇着头说道:“我没什么兴趣了解,我又不想对你们公司下手!”
杜诗阳解释道:“绿水园是靠2台挖掘机起家的,当时我们家6个亲戚,一共凑了8万块钱,买了2台二手挖掘机,承包挖掘我们乡下的4个鱼塘。赚了第一笔钱,之后就开始了承包工程,我爸看准时机,用手上的2台挖掘机和自己家的房子抵押,借着140万,连续两年一分钱没收,给当时广州的龙头地产珠江地产干活,这才得到了相应的回报。广州最早时期的商品房,都是我爸挖的地基。”
我啊了一声道:“马修闲不就是珠江地产的老板吗?你爸这是吞并了马总的股份,成就了今天的绿水园啊?这好像有点不道德吧?”
杜诗阳不悦地说道:“谁和你说的!我爸怎么可能是那种人,你看到马总在我们公司20%的股份,就该知道,马总是早就有隐退之心的,把珠江地产转变成今天的绿水园,让我爸将珠江地产发扬光大,这是对我爸的信任!”
我笑嘻嘻地说道:“说笑而已,你这么认真干嘛?”
杜诗阳反击道:“我这么说你爸,你不生气啊?”
我还是笑嘻嘻地说道:“不生气啊!我爸要是有这本事,我也不至于今天这么拼命啊!”
杜诗阳哎了一声:“真拿你没办法!那你说吧,你觉得马总可能给我股份吗?”
我嗯了一声道:“可能,还是非常的可能,据我的了解,马总现在应该已经,非常不满绿水园的现状了,我研究过他,他是个非常老派的人,你刚刚接手绿水园的时候,最不满意的一定是他,但他也拗不过你爸,还是让你接班了。现在呢,刚好相反,绿水园在你的带领下是蒸蒸日上,但隐患也是十分的大,就是你家的那群亲戚,那不安分的25%的股份。我没有说你爸的不好啊,就事论事来讲,我自从上次听说,你的那个什么哎呀姐姐……”。
然后看了看薛琪,突然不敢说了。
杜诗阳惨淡地笑了笑说道:“说吧,薛琪都知道的!”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道:“你爸年纪大了,不免很多事有些糊涂了,公司最怕的是什么,就是儿女情长!可现在呢?就你们山水华城一个项目就看得出来了,马总做这么多年地产,怎么会看不懂啊!他无论如何都会站在你这边的!”
来吧,狼性总裁
杜诗阳点了点头说道:“你这话倒是说得通,不过最近的董事会上,我就没看出马总站在我这边了,相反,他还有点处处针对我!说我古镇那边的项目进展太多缓慢,资金压的太多。”
我问道:“那他赞成山水华城的项目吗?”
杜诗阳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是没有,可也没反对啊!”
我呵呵地笑道:“相对于你古镇的项目,山水华城是不是更不靠谱,更进展缓慢啊?资金压了多少就不说了!明眼都知道,这项目要不是你爸支持,就是个笑话!”
杜诗阳不明地说道:“那为什么马总不反对呢?”
我分析道:“这就跟当年他无法反驳你,接班绿水园是一样的道理啊!既然无法反对,就也只能默默接受了!这样的情况下,你不觉得马总会帮你吗?现在是马总加上你,对付你们家的亲戚,和一个摇摆不定的你爸!还是有胜算的!”
杜诗阳终于露出了笑容道:“什么事,让你这么一说,都变得那么的简单!”
我耸了耸肩道:“世上的事,本来就很简单,只是人把事情想得太复杂了!鲁迅先生不是说了,世上本没有路,走的多了,路自己就有了!”
夜天使之城1
耀阳切了一声道:“那是世上本无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
薛琪笑着说道:“显得你学问大是吧?小学课本你没少背吧?估计也是罚抄的!”
耀阳竟然无耻地说道:“哈哈,还真让你猜对了!就会背小学课本,多一点都超纲了!”
我们三个人一起哈哈大笑。
袁志远的的烤羊已经好了,叫我们过去吃。
现在古镇的环境可不想以前那样,到处是钢筋水泥,一期工程已经初具雏形了,虽然已经是冬天了,但在一个小院子里面,一样的宛如春天。架起的炉子,旁边一个高大上的火炉,散发着热气,加上香喷喷的烤羊香味,迎面扑鼻而来。
一个穿着一身雪白戴着了一尺多高白帽子的大厨,正在给羊刷油,餐具已经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好在餐桌上,餐桌还铺好了白桌布。
我愣了一下问道:“这是烤羊啊?还是西餐啊?”
袁志远无奈地低声说道:“这都是耀阳临时叫我加上的,多余啊!都是这么油的东西,一会儿就得弄脏了,都不知道咋想的?咱们又不是啥讲究人!”
我用嘴向薛琪撇了撇,袁志远这才点头道:“明了,明了!”
坐下来,杜诗阳感慨道:“你还记得当时,咱们同学第一次也是这样吃的烧烤!你还笑话我说,说我崇洋媚外,明明是吃个火烧,硬要说成汉堡包!你看看你现在怎么样了?不一样,半洋不土的!”
我摇着头,也没解释道:“我那时没钱,肯定是那么说了!现在有钱了,怎么可能不摆谱啊!”
薛琪看了看耀阳,耀阳仰头看着天空,似乎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大厨一片一片从油滋滋的羊身上,片下美味可口的羊肉下来,放在我们的盘子里。
杜诗阳很熟练地拿起刀叉,插了一片蒜,小葱,蘸了一点甜面酱抹在一张薄饼上,卷起来后,放进了嘴里,吃的很优雅。
我在一旁撇着嘴说道:“你这是吃北京烤鸭啊?还是羊肉啊?有你这种吃法吗?”
杜诗阳撇着嘴说道:“你还真是老土啊!北京烤鸭这吃法,就是跟人家新疆人学的,不过新疆人是馕中间夹着羊肉,后来被演化成现在这个样子,不懂装懂了吧?”
我也试着她的样子,像模像样的拿起了刀叉,不过怎么也不能像她那样,熟练了用刀叉把饼卷起来,一气之下直接下手,一边吃,一边解释道:“这玩意就得下手才吃得香!你看看草原上的汉子,都是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这才过瘾啊!”
他们也不理我,还是斯斯文文地吃着羊肉,只有赵德柱学着我,用手卷着薄饼大葱羊肉大快朵颐。
我们正吃着,说笑着,保安带着三个人走了过来。
保安到了我们面前,低声和袁志远说了几句话,袁志远皱了皱眉,走到那三个人面前说了些什么。
然后,我就看到中间那个领头人,一把推开了袁志远走到耀阳身边,很没礼貌地问道:“你是这项目负责人吧?”
耀阳先是一愣,然后点了点头道:“是啊,有事?”
那人夹着一个手包,梳着三七分粉亮油光的分头,穿着一套不太合时宜的西装,里面的白衬衫已经变成了黄色,皮鞋倒是擦得可以反光。
那人笑嘻嘻地说道:“没什么大事,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耀阳哦了一声道:“门口有袋垃圾,你随手帮忙带出去就行!”吃完,继续吃着手中的羊肉。
那人后面的两个人也走了过来,其中一个怒愤地说道:“你TM的使唤谁呢?存心的是吧?”
侠仙行 没有规矩的方圆
耀阳愣了一下,看了看骂人的人,拿着手上的叉子,指着他说道:“我TM的的愿意使唤谁就使唤谁?在我的地方,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说你是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过来找骂的啊?还是皮痒欠揍啊?赶快滚蛋,没看我们这儿吃饭了,看着你们就倒胃口!”
分头呦呵了一声道:“兄弟,说话别那么冲,你大概还不知道我们是干什么的吧?”
耀阳撇着嘴说道:“知道,之前不是有人来过了吗?就是想和我这儿收点保护费,对吧?”
分头笑了笑道:“既然你知道了,那就好办了!打算怎么给钱呢?是月结和日结呢?”
我好奇地问道:“还能日结啊?天天上来收啊?你们不累吗?”
三个人同时看了看我,也不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没理我,继续和耀阳说道:“一看老板就是爽快人,我们这边的环境,你们外地来的,可能不太熟悉,穷山恶水出刁民,得到我们的保护后,就不会有人来找你们毛病了,花钱买平安还是好的!”
我愕然道:“这位大哥,你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过来收保护费啊?国家特许的吗?我要是一个电话出来,估计警车就得在门口等你们啊!”
三个人看了看,然后哈哈大笑道:“兄弟年纪也不小了吧?怎么还这么幼稚啊?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啊,报警啊!看看警察怎么说?”
农女的田园福地
分头说完,看是恶狠狠地盯着我说道:“你看看警察保不保得了你?”
我不屑地说道:“就算警察保不了我,你知道我们这工地上有多少人吗?都是靠我们吃饭的,一句话估计你们不但走不出去,爬着都未必出的去!”
分头切了一声:“借你个胆子,你都不敢!你也不打听打听,我是什么人?公检法都有我们的人,你前脚报警,后脚就有人告诉我!”
一直埋头不语的赵德柱突然来了一句:“告诉你什么啊?和你讲道理吗?要不要我给你讲讲道理啊!?”
原創 小說 網
分头愣了一下,呲着牙笑道:“今天还碰到硬茬子了,一个个都怕我啊?还要和我讲道理!兄弟们,看来今天不敢他们点教训,他们是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啊!叫人!封了他们的门!”
另外两个人,一个人作势打电话,另一个劝道:“大哥,不太好吧?都是街坊邻居的,要是叫上百十号人堵了他们的们,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我看就算了吧,他们估计不知道咱们的实力!”
分头犹豫了一下,叫打电话的先别打,然后再次转向我们说道:“今天我就不搞那么大动静了,想好了,下次我再来可没那么客气了!”
这时候,他们才意识到身后,已经站着一堆人,早把他们围了起来,赵德柱笑着说道:“别下次啊,钱都没收呢,干嘛和我们客气啊?我们都等着你叫人呢!打电话,赶快叫人!”
分头一愣,再看看身后的一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额头上的汗都下来了,嘴上却还是说道:“兄弟山水又相逢的,做事别那么绝,你敢不敢放我们走,我立马就叫人去!”
赵德柱哦了一声道:“行啊!估计你电话是欠费了吧?还得亲自去动员啊?那我就叫我这帮兄弟跟着你去叫人,人叫到了,再回来,你看看咱们是文斗还是武斗!”
分头颤颤巍巍地问道:“这个还分文斗和武斗啊?”
赵德柱嗯了一声道:“我刚刚要和你讲道理,你不听,现在说给你听!文斗就是文明点,你站着不动,让我们揍你一顿就完事儿!武斗呢,就是我们群殴你一顿,然后以后见一次打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