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ot7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第五百零三章 遇危,大蟒的逆鱗!-ymjpz

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
小說推薦師孃,我真是正人君子师娘,我真是正人君子
林平之高高跃起。
他没有丝毫的迟疑。
天魔七剑的第七剑,直接施展出。
夹带着巨量的内力。
林平之一剑朝着大蟒的头顶斩去。
大蟒“嘶”地吐了下蛇信。
它直接放弃跟林平之抵抗。
张开大嘴。
大蟒直接朝着宁中则咬去。
宁中则望着血盆大嘴朝着自己咬来。
惊恐地直接大喊。
“救命啊!”
林平之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大蟒竟然想要拼着受伤,直接先吃了宁中则。
“妈的!”
林平之口中大骂。
他腰间一摸。
一柄陨铁飞刀直接飞了出去。
天庭小狱卒
想要转过去救人,自然是来不及。
只有小李飞刀了!
小李飞刀瞬间出现在大蟒的脑门上。
“咔”地一声。
大蟒的脑门鳞片被刺穿。
不过小李飞刀并没有将之洞穿。
仅仅进去五分之一,就进不去。
陨铁飞刀停下之后,便从大蟒的脑门上消失。
鲜血,从大蟒的脑门上流出来。
大蟒的竖瞳不断地收缩着。
“嘶!”
他的尾巴直接朝着林平之砸来。
林平之见此,立刻出剑挡下。
“铛”地一声。
大蟒尾巴的鳞片跟林平之的泣血鬼刃直接激出火花。
林平之也退了一些距离。
直接到了平台的最后的地方。
差一点点,林平之直接被砸飞了出去。
“淦!系统,想想办法!”
林平之在心中疯狂喊道。
大蟒此时竖瞳盯着林平之,它不敢再轻举妄动。
不过它确实将自己的尾巴放在自己的脑门上,试图止血。
林平之看着这一幕,就有些头疼。
这大蟒,不只是有一点灵性。
是特别狡猾!
还知道声东击西!
如果没有小李飞刀。
可能宁中则已经死了!
林平之呼喊着系统。
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妈的!狗系统,老子攻略了师娘,任务奖励呢!”
林平之心中怒吼。
“叮,恭喜宿主完成隐藏任务:攻略宁中则,获得奖励:雄黄酒一坛。”
“叮,宿主请注意,你是被动,本没有奖励,这次本系统格外开恩。”
林平之听到雄黄酒的时候。
就乐了起来。
雄黄酒可是蛇的克星。
他看向大蟒的目光带着得意之色。
至于系统后面说的,已经被林平之给无视了。
“嘶。”
大蟒看着林平之,吐了吐蛇信。
林平之掏出一坛雄黄酒,直接往前一泼。
巨大的味道,直接刺-激着林平之和宁中则的嗅觉。
宁中则愣了一下。
她望向林平之,满是不解。
“平儿,你怎么身上还有雄黄酒?”宁中则问道。
先前他看林平之都没有泣血鬼刃。
现在手上也提着泣血鬼刃。
她本来就有所好奇。
现在还出现雄黄酒,更是让宁中则好奇不已。
林平之瞥了眼好奇的宁中则。
心中有些无奈。
“以后告诉你。”林平之随口说道。
现在雄黄酒撒在了平台的一半处。
这代表,大蟒最起码是不敢越过这条界。
而这样一来。
最起码宁中则是安全的。
宁中则听到林平之的话,连忙“哦”了一声。
这时候她才反应过来。
自己竟然在不该问的时候问些问题。
不过林平之的回答,让宁中则很满意。
至少他没有直接不答。
既然说了以后告诉自己。
那以后肯定会告诉自己。
她开始一言不发。
生怕自己给林平之添麻烦。
林平之往前走了几步。
大蟒看着面前的雄黄酒留下的印记。
有些踌躇不前。
它不敢过去。
林平之看着这样,心中一喜。
“哼!孽畜,看我玩死你!”
他兴奋喊道。
现在大蟒不敢过来。
自己有远程攻击啊!
“含沙射影!”
林平之一挥手,无数的生死符直接朝着大蟒冲去。
可是林平之却并没有得逞。
生死符全部落在地上。
林平之的内力直接白费。
“靠!破不了防御。”
他不爽地吐槽着。
换做是人,含沙射影早就射了进去!
只要自己引爆内力,定然那人就是一坨死肉。
“嘶!”
大蟒眼中似乎出现讥讽之色。
它在嘲讽林平之。
射出的一堆东西,竟然连他的防御都破不了。
“吼!”
生气的林平之直接一记降龙廿八掌朝着大蟒拍去。
“嗙!”
降龙廿八掌的掌力拍在大蟒的身上,却似乎跟挠痒一样。
“嘶嘶嘶!”
大蟒的嘴咧的很开。
它似乎在笑。
林平之有些恼火。
“我特么就不信了,会破不开你的防御!”
林平之眼中带着怒意。
他右手捏着陨铁飞刀,直接射出一记小李飞刀。
而左手也是拍出一记降龙廿八掌。
大蟒的竖瞳收缩了一下。
天價 孕 妻
它的尾巴动了起来。
“嗙!”
当林平之的降龙廿八掌拍在大蟒身上的时候,大蟒也直接用尾巴将小李飞刀给拍飞。
林平之愣了一下。
这尼玛!
连小李飞刀都没有用了?
林平之不由有些头疼。
特别是这蛇,之前小李飞刀射到它的脑门都没有事儿。
也太尼玛强了吧!
不是说打蛇打七寸么!
自己没有打错位置啊!
为什么,就是不行!
林平之眼中带着不解。
此时大蟒也在不断地试探着。
面前雄黄酒的痕迹,它很讨厌。
可是它也知道,好像对自己没有太大的伤害。
带着这个想法。
大蟒用尾巴在不断地试探着。
“不好!”
林平之看着这一幕。
他才意识到,可能这大蟒,已经不单单是蛇了。
就在这时候,宁中则连忙出言喊道。
“平儿,它有鳞片,肯定是要化蛟了!”
宁中则连忙喊道。
“找它逆鳞!”
宁中则的话音一落。
大蟒似乎听懂了宁中则的话。
它直接无视雄黄酒,朝着宁中则扑了过去。
原本往前走了些距离的宁中则此时连连退后。
“师娘,不能退了!”
林平之急忙喊道。
再退,宁中则就要掉下去了。
林平之目光紧紧地盯着大蟒。
逆鳞!
一般是在脖子上!
林平之在大蟒的脖子上急忙扫过。
有一片白红色的鳞片,生长的方向,与其他的不一样,有一丝丝凸起。
“就是这了!”
林平之心中一喜。
这是,大蟒也要咬到宁中则。
林平之见状,直接伸手朝着宁中则探去。
“吼!”
擒龙功!
宁中则直接朝着林平之这边平移了好些步。
趁此机会,林平之持着泣血鬼刃,就朝着大蟒的逆鳞冲去。
“淦死你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