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6fn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真沒想重生啊-977、妄想和蕭容魚睡覺的陳漢昇(求月票)相伴-5srpy

我真沒想重生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重生啊我真没想重生啊
“咯吱~”
陈汉升一边抱着小小鱼儿,一边拧开卧室的门锁,果不其然萧容鱼和边诗诗正坐在床沿上聊天。
诗诗同学眼眶红红的,萧容鱼正在慢声细语的劝慰,她们看到陈汉升闯进来了,两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别把宝宝吵醒了。”
“没事,闺女睡的踏实着呢。”
陈汉升嘴上一点不介意,其实动作很小心,轻轻把小小鱼儿搁在床上中间的位置。
离开爸爸的臂弯,小小鱼儿不适应的扭动两下,然后又握着小拳头继续睡觉了。
宝宝睡得很香,胖嘟嘟的脸蛋上呈现出一抹健康的红晕,睫毛像妈妈那样又长又弯,时不时还会微微的颤动一下,粉嫩的小嘴巴紧紧闭着,呼吸出匀称的声音。
这样的人类幼崽太可爱了,以至于刚才还在抱怨的边诗诗都不吱声了,只顾瞅着宝宝,脸上都是疼爱。
萧容鱼摸了摸闺女的小jio,发现隔着袜子还是热乎乎的,这才放下心。
小小鱼儿大概有一种“魔力”,就算她睡着了,依然可以吸引三位大人的目光,大家都不说话,眼里只有这个小人儿。
时间“滴答滴答”不知道过了多久,陈汉升才开口打破平静:“王梓博又惹你生气了?”
“是啊~”
边诗诗恋恋不舍的从宝宝身上转移视线:“我们两家父母准备春节见面嘛,你们到时肯定也要过来聚餐的,人这么多,我就想买个双开门的冰箱,这样能够放更多的东西。”
“王梓博认为单开门的冰箱已经够用了。”
边诗诗鼓起嘴巴:“他说天这么冷,菜放在外面也不会坏的,其实大洋百货的双开门冰箱元旦就会打折,这个人一点都不会过日子!”
陈汉升笑了笑,听边诗诗的口气,好像她和王梓博已经结婚似的。
其实诗诗同学目前还住在江边公寓,陈汉升也和王梓博打听过,他们并没有突破那一层关系。
只不过在传统观念里,既然父母都要见面了,房子虽然是陈汉升强制性送的,不过总归在建邺有个家,而且正在慢慢的添置家具。
在这种情况下,边诗诗这辈子都认定了王梓博了。
特种军官的娇妻
当然认定归认定,不过小脾气还是要偶尔发作一下的,谁让王梓博一直不肯加入“小鱼党”呢。
“你要理解一下。”
陈汉升笑着说道:“在我们小的时候,冰箱其实是稀罕物,除了小鱼儿家里早早买了,我家都是上初中才买的第一台,以前菜都是露天放着的,也没见吃出什么毛病。”
“时代不一样了呀。”
萧容鱼自然帮着闺蜜说话:“以前冰箱多贵,现在越来越便宜了,再说买个双开门的大冰箱,以后都不需要更换的······”
三个人就在这边随意聊着,没多久保姆林阿姨送来两杯牛奶和一杯热茶,牛奶是萧容鱼和边诗诗的,热茶是陈汉升的。
在空调的暖风下,抿着舒适的饮品,玻璃窗隔绝着外面凛冽的冷空气,尤其中间还有一个小宝宝,在爸爸妈妈姨姨的呵护下,安心的当一个天使。
这种感觉如果用一首诗形容的话,那就是“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心里都是浓浓的满足。
尤其对男人来说,人生最大的幸福之一,那就是记忆里的白月光,最后变成自己孩子的妈妈。
如果还有什么遗憾的话,这样温馨的场景,年后可能就见不到了。
“明天我打算去一下机场。”
陈汉升问着萧容鱼:“湾流G550飞机已经到了禄口机场,你要一起去看看吗?”
边诗诗知道陈汉升买了一架私人飞机,当然她的意见就和王梓博一样,纯粹是钱多闲得慌。
给大家发红包!现在到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以领红包。
“不去了。”
萧容鱼摇摇头:“明天我去一趟学校,交一下这学期的研究报告。”
萧容鱼还是在读研究生,只不过陈汉升亲自找过东大法学院的院长,再加上还有孙壁妤教授的关系,萧容鱼本身也是容升律所的主任,所以她不需要在学校上课,期末时提交一份研究报告或者相关论文就可以。
这个对小鱼儿来说没什么难度,除了那场已经写进教材的跨国婚姻官司,容升律所那么多真实案例,随便找一件都可以作为研究对象。
“你呢?”
萧容鱼也问了一句。
“我什么······”
陈汉升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也是研究生啊。
其实财大有些公开活动需要陈汉升站台,陈汉升都很给面子的到场了,只是校长陆恭超和其他校领导,根本没人提醒研究生上课这件事。
仿佛陈汉升只要安安稳稳做好生意,这对母校来说就是最大的回馈了。
“我这研究生,就是读个寂寞。”
陈汉升叹一口气,也是说了句实话。
萧容鱼和边诗诗听了都笑起来,陈汉升则在旁边“贪婪”的打量。
生完宝宝两个月,小鱼儿身材又恢复了原来的窈窕,家里又没有外人,她只穿着一件宽松的白色睡衣,花边的衣领贴着雪白粉嫩的肌肤,古典的瓜子脸依然精致,但是又比以前多了一种不同的风情。
但是少女心依然保留了下来,她用来系住长发的是一个红色的蝴蝶结头饰,看上去既随意又甜美,果然少女心是一辈子的事情。
萧容鱼发现身边男人不正常的目光,整理一下衣领,收敛住笑容说道:“已经比较晚了,你不回去吗?”
“啊······咳咳······”
陈汉升咳嗽一声,忸忸怩怩的的问道:“那个······我晚上能不能留下来睡觉啊。”
“啥?不,不要······”
边诗诗下巴都要惊掉了,她差点就把“不要脸”这三个字说出来。
世界上还有陈汉升不好意思说的话吗?这个不要脸的男人,他是不是觉得有了宝宝以后,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提要求了?
拜托醒醒吧,陈汉升你充其量就是个“送货的”,谢谢你为我们送来了小小鱼儿。
除此之外,你就没有利用价值了!
“可以啊。”
很显然萧容鱼更了解陈汉升,她的应对办法也更多,指着外面说道:“还有一间卧室是空着的,我去找床干净被子给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
陈汉升痴汉一样的说道:“我的意思······我们三口一起睡。”
边诗诗目瞪口呆,修罗场还没解决呢,陈汉升就敢提这种要求,诗诗同学都不知道如何吐槽这个不知羞耻的男人了。
“那不行。”
小鱼儿笑了笑,抱起闺女说道:“小小鱼儿睡觉不老实,三个人挤不下。”
说完,小鱼儿就回自己卧室了,边诗诗似乎都被气的浑身发抖,她指着陈汉升哆嗦半天,最后才一跺脚骂道:“你真不要脸!”
······
(今晚12点前还一章,求个月票,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