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起點-第371章 迎戰寶藏院流槍術!【爆更1W2!】分享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小說推薦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风铃太夫她这是……为了反哺她的故乡吗?”绪方迟疑道。
“算是吧。”瓜生微笑道,“太夫她平常虽然看上去是个有些冷冰冰的人,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她是个心地很善良的人。”
“我也很喜欢性情温柔的太夫。”
“据我所知,太夫她现在似乎正在存钱,打算建一个专门负责收容、照顾那些因各种原因而没有办法再正常接待客人的游女们的屋子。”
“不过此事是真是假,我也并不知晓便是了。”
“瓜生小姐,你和太夫她的关系很好吗?”绪方一边回忆着今天在留屋中碰到的景象,一边出声问道。
绪方记得今天在留屋中,风铃太夫还主动拿出她的茶杯,用一种很熟络的口吻跟瓜生搭话,让瓜生帮她也斟一杯茶。
“我跟吉原的很多游女其实都很熟。”瓜生笑道,“不过和太夫她的感情的确是还算比较好。她也常常请我吃各种好吃的。”
“嗯?”就在绪方刚想出声再跟瓜生说些什么时,他的眉头突然微微一紧,随后偏转过头看向房门,“有人来了。”
长年的流浪,让绪方早已培养出远超其他人的警觉。
尤其是对于脚步声,格外地敏感。
在听到有脚步声正朝这座房间靠近后,绪方立即拧起眉头,望向房门的同时,身体的神经开始绷紧。
哗。
纸拉门被缓缓拉开。
拉开房门之人,是今天在留屋刚见过的四郎兵卫。
在看到来者是四郎兵卫后,绪方他那原本绷起的神经缓缓放松了下来。
“哦哦!瓜生君,终于找到你了。我找你找了好久啊。”
“四郎兵卫大人。”瓜生道,“有什么事吗?”
“也不是什么大事。”四郎兵卫露出带着浓郁的无奈之色的笑容,“只是花灯屋的容菊和初月吵起来了。”
“好像是因为容菊怀疑初月偷她的钱。”
“我记得瓜生你和她们2个的关系都挺好的,能请您去调停一下吗?”
“我知道了。”瓜生苦笑了一下后,拿起了放置在一旁榻榻米上的木刀,然后站起身来,“真岛君,我就先走了。”
“调停游女们的争吵,是一件挺耗时的工作。”
“我应该一时半会是回不来了。”
“你自个在这里好好休息一阵吧。”
说罢,瓜生便提着她的木刀风风火火地从绪方的视野范围内离开。
待瓜生离开后,绪方才苦笑着朝一旁的四郎兵卫问道:
“原来连游女们吵架这种事情,我们也要管的吗?”
“当然。”四郎兵卫盘膝坐在了绪方的对面,跟着绪方一起苦笑起来,“让吉原的游女们保持和谐——这也是我们会所的工作之一。”
“对我而言,相比起那些在吉原闹事的武士们,还是这些因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的游女们更令人苦恼啊。”
在开了个小小的玩笑后,四郎兵卫缓缓收起脸上的玩笑之色,移动着目光,上下打量了绪方数遍。
“我记得你是真岛吾郎君吧?”
“嗯。”绪方点了点头,向身前的四郎兵卫轻施一礼,“在下出云浪人,真岛吾郎。”
“真没想到看上去平平无奇的你,竟然能讲一口这么流利的汉语啊,而且口音听上去还相当地标准。”四郎兵卫微笑道。
“在下以前求学的寺子屋里,在其中执教的教师会讲汉语,在下的汉语就是跟我的这名老师所学的。”绪方拿出了他今天糊弄瓜生时所用的借口。
因为今日白天的时候,时间紧张,所以绪方没来得及好好打量四郎兵卫的样貌。
在昨天晚上绪方向琳等人提出他要潜伏进吉原后,琳便有跟绪方说过——会所的现任四郎兵卫和源一是旧识。
在得知现任四郎兵卫和源一是旧识后,绪方竟十分神奇地并不感到吃惊……
虽然源一平常也不怎么说他以前的事,但从源一平常言辞里的字里行间之中,以及平日的各种行径之中,绪方能隐约感受到源一以前应该是个蛮风流的人……
所以对于风流的源一和吉原管理者是旧识的这一件事,绪方并不感到丝毫的惊讶。
四郎兵卫虽然是个头发已花白的老人家,但身材却并没有发福。
身体是那种精瘦型。
即使只是静静地坐在那,也不断地散发出威严的气场。
“年纪这么轻,就能讲一口这么熟练的汉语,实属难得。”
四郎兵卫继续微笑着。
“你们今日离开得早,所以没看到泷川君他后来怎么样了。”
“在真岛君你和瓜生离开后,泷川君怔怔地站在原地好一会后,才涨红着脸离开了留屋。”
“虽说真岛君你今日所做之事的确痛快,但我还是建议你日后遇到这种事后,还是忍一忍比较好。”
“泷川君毕竟是旗本出身。”
“对于这种上级武士,尽量不去招惹,才是上策。”
对于四郎兵卫的这番忠告,绪方不禁哑然失笑了起来。
虽说他现在戴了个人皮面具,但绪方可从没有忘记自己的真实身份——幕府目前的第一通缉犯。
身为幕府目前的第一通缉犯,本就已是变相和旗本、御家人这样的直属于将军的武士为敌了。
所以绪方才不担心得罪什么仇家——毕竟目前全日本最大的家族:德川家及其附属的各大家族都已是他仇家了。绪方早就是虱子多了不痒。
不过四郎兵卫毕竟是好心才这么提醒绪方,所以在四郎兵卫的忠告声落下后,绪方便立即向四郎兵卫施了一礼:
“感谢足下的提醒,在下日后会多多注意的。”
“嗯,你日后多多注意就好。”
“真岛君,你的汉语讲得很好,有没有考虑到我们留屋这里教授汉语?”
“啊?”绪方的脸上浮现出讶色。
“游女如果能讲汉语的话,也能吸引来不少的上客。”四郎兵卫笑道,“如果真岛君你有意到我们留屋这里执教的话,我会非常欢迎的。”
“总之——你之后慢慢考虑吧。”
说罢,四郎兵卫从榻榻米上站起身。
“我还有些事要办,就先走了。”
“嗯。请慢走。关于到留屋执教一事——在下日后会慎重考虑的。”
四郎兵卫到这房间内,本就只是为了找瓜生去调停那2名游女的争吵而已。
因此在随意地绪方聊了几句后,四郎兵卫便从房间中退出。
随着四郎兵卫的离开,房间内仅剩绪方一人。
没了聊天的对象,绪方索性倚着墙角,打起小盹来。
在一口气睡到太阳西沉、夜色开始笼罩天空后,绪方准时地睁开了双眼。
用力地伸了个懒腰后,绪方拿起放置在一旁的大释天,披上四郎兵卫会所的专用羽织,步出了房间,然后朝会所外走去。
出了会所的大门,绪方便瞧见了已差不多快要黑下来的天色,以及已经在吉原各处亮起的灯笼。
随着夜幕的降临,吉原就像是被解开了什么封印一般,开始有越来越多的人朝吉原涌来。
刚走出会所的大门,绪方便在会所大门旁瞧见了一个认识的人。
“川次郎大人。”绪方主动向此人问好着,“你正在做什么呢?”
绪方所认识的这人,正是今日清晨来会所时,所结识的那名在会所工作了大半辈子的老人——川次郎。
川次郎现在正站在会所的大门旁做着伸展腰部和肩部的动作。
“哦哦!是你啊。”见来者是绪方后,川次郎露出微笑,“我刚刚一直在会所里面处理各项文书,有些累了,所以到会所外面吹吹风顺便舒展舒展筋骨而已。”
“你这是来工作了吗?没想到来得还挺准时啊。”
“这毕竟是我第一次工作。”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当然得拿出十足的干劲出来。”
“川次郎,今夜是我第一天工作,有什么工作要派给我的话?”
“我想想啊……你的工作是维持吉原的治安,所以只要不停地巡逻就可以了。”
“仲之町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也是最应该严防死守的地方,真岛君你现在就先在仲之町这里巡逻吧。”
“明白。”
痛快地应和一声后,绪方扶着腰间的刀,从会所大门前离开,朝前方人流量渐渐多起来的仲之町走去。
在与吉原大门口相连的仲之町巡逻——这正合绪方的意。
毕竟绪方来吉原的真正目的,是监视每夜都会来吉原寻欢的极太郎,设法从其身上套到一些有用的情报。
在与吉原大门口相连的仲之町巡逻,正好方便绪方及时注意到不知何时就会来吉原的极太郎。
四郎兵卫会所专用的羽织——这衣服在吉原不得不说真是一件神器。
穿着它,不仅不会有各座游女屋的那些负责拉客的见世番烦你,一些路人也会自动给你让路。
就在绪方漫无目的地在仲之町的前半段闲晃,并将注意力一直放在吉原的大门口处时——
“那个……请问……”
身侧突然传来了一道陌生的声音。
“嗯?”绪方循声望去,只见说话之人是一名见世番打扮的男性。
望着站在他身侧的这名见世番,绪方的脸上立即浮现出了几根黑线。
“你看到我身上的这羽织了吗?”绪方抖了抖他上身的那件会所专用羽织,“你该不会是想让身为会所工作人员的我在这个时候去寻欢吧?”
“不不不!”这名见世番连忙道,“您误会了!我不是来拉客的!”
“我是见梅屋的见世番。”
“请问您是真岛吾郎大人吗?”
“嗯?”绪方扬了扬眉,“我是。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绪方的左手下意识地搭上了左腰间的佩刀刀鞘。
“我是来传话的,风铃太夫她说他想见您。”
“……哈?谁想见我?”
“风铃太夫。”这名见世番重复了一遍这个人名,“请跟我来,我带您走见梅屋。”
“风铃太夫找我?”绪方瞪圆了双眼,“她找我做什么?”
据绪方所知——他和风铃太夫应该只能勉强算是互知名字的交集而已。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这名见世番苦笑道,“太夫她只跟我说不会占你太多的时间,希望您能务必去见她一面,她有东西要给您。”
“……我知道了。”绪方沉思了一会后,点了点头,“带我去吧。动作快,我想尽量快去快回。”
“是,请跟我来。”
……
……
瓜生最讨厌的事情,就是帮游女们劝架。
因为游女们总会因为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而吵起来。
而让这些重归于好,往往要费上相当多的时间与精力。
比如——瓜生刚才让花灯屋的容菊和初月重归于好,就花去了不知多长的时间。
进入花灯屋的时候,还是白天。
从花灯屋离开时,已是晚上。
见天色既然都已经黑了下来,瓜生索性直接开始今天的工作,协同着几名刚好就正在花灯屋附近巡逻的同僚,与他们一起开始在吉原进行漫无目的的地毯式巡逻。
瓜生领着她的这几名同僚在吉原的道路上巡逻,她的思绪在不知不觉间竟飘到了现在不知开始工作没有的新人——也就是绪方身上。
——也不知道真岛君现在有没有好好地卖力工作呢……
就在瓜生关心着绪方现在是否开始了他第一天的工作时,瓜生的余光突然瞥到有一名披着会所专用羽织的同事,正急急忙忙地朝她这边跑来。
“瓜生小姐!不好了!见梅屋的店门前,有武士打起来了!”
“又是武士闹事吗……”皱紧眉头的瓜生,用极度不悦的口吻嘟囔道
收到有人在见梅屋的店门前闹事的消息时,瓜生恰好就正领着几名同僚在见梅屋附近巡逻。
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我在古代日本當劍豪 漱夢實-第371章 迎戰寶藏院流槍術!【爆更1W2!】讀書
扶着腰间的木刀、领着身后的几名刚刚正协同着她一起四处巡逻的同僚快速赶到见梅屋的店门前时,瓜生恰好看到让出一块圆形空地的人群。
在这块圆形空地的正中央,两名武士正在那对峙着。
这2名武士一老一少。
较年少的那名武士年纪大概在20岁上下,脸上还带着一股稚气,手持一柄木制打刀。
较年长的那名武士的年纪则应在40岁以上,上身穿着件白色的羽织,手上拿着一杆没有拿掉枪头套的长枪。
这2名武士的身旁已经围有着不少看热闹的围观群众。而这人数则还在增加。
作为四郎兵卫会所唯一的女性役人,瓜生算是吉原的名人之一了,不可能会有哪座游女屋的人不认得瓜生。
在见到瓜生来了,见梅屋的那几名专门负责拉客的见世番便立即迎了上来。
“瓜生小姐!请……”
这几名见世番的话还没说完,瓜生便抬手示意他们不必多言。
瓜生用屁股来想,都知道这几名见梅屋的见世番要说些什么。
肯定都是说些类似于“请务必将这2名武士赶走”之类的话。
2名武士在他们见梅屋的店门前打起来,对他们见梅屋的生意自然是会造成极大的影响。
“请放心吧。我们会尽快摆平这纠纷的。”
给这几名见梅屋的见世番服下定心丸后,瓜生偏转过头,朝那几名跟着她一起赶到闹事现场的同僚下令道:
“你们几个去整梳道路,将那些看热闹的人赶走。然后将道路分成两半,引导行人们在另外一半的道路上通行!”
“是!”瓜生的这几名同僚齐声应和了一声后,端起各自手中的长木棍,前去疏通道路,将那些把路给堵住的围观群众给逐一赶走。
在瓜生给她的这几名同僚下令疏散道路时,那2名一直在对峙着、寻找着合适战机的武士终于动了起来。
发动先攻的,是那名手持木刀的年轻武士。
年轻武士将手中的木刀高举,一面发出还算有气势的气合,一面快步朝身前的中年武士冲去。
面对朝自己冲来的年轻武士,持长枪的中年武士浑然不惧。
连脚步都没动,仅将手中长枪一转,便封住了年轻武士的路。
随后再将长枪向前一刺,枪尖精准地命中年轻武士的胸膛。
不过因为中年武士枪头的枪套没有拔掉的缘故,所以即使胸膛中了一枪,这名年轻武士也不会死。
不过——也就只是不会死而已。
胸膛捱了这么势大力沉的一击,即使不死也绝不会好受。
年轻武士发出低低的痛呼,倒退数步之后重重倒在了地上。
虽然有打算起身,但在挣扎了几下后,脑袋的神智敌不过胸膛处传来的疼痛——昏了过去。
在中年武士漂亮地一枪刺倒这名年轻武士后,一名刚才一直守在一旁的青年立即一边欢呼着,一边奔到了中年武士的身旁。
这名青年的背上也背着一杆长枪,身上穿着一件和那名中年武士同款的白色羽织。
“师傅!太棒了你赢了!”这名青年在奔到那名中年武士的身旁后,便用崇敬的口吻这般喊道。
根据这名青年对这中年武士的称呼,以及二人的穿着及所用的武器,不难推断出——二人应该是师徒。
“哈哈哈!”中年武士抬手拍了下青年的背,然后发出豪爽的大笑,“那是当然的!为师怎么可能会输给这种连刀都没有挥过几下的年轻人呢!弘治,我们走!”
就在这名中年武士一手扛着他的长枪,一手搂着徒弟的肩,打算扬长而去时——
“请等一下!”
站在这对师徒身侧不远处的瓜生出声喊住了二人。
“嗯?”中年武士循声看向瓜生。
“吉原严禁私斗!”瓜生沉声道。
“嗯……那个——请问你是?”中年武士问。
“我是四郎兵卫会所的瓜生秀!”
“四郎兵卫会所?那是什么?”中年武士面露疑惑。
“师傅……”正被中年武士搂着肩膀的青年此时拉了拉中年武士的衣袖,“你忘记了吗?我刚才不是才刚跟你介绍过吗?四郎兵卫会所就是专门负责管理吉原的机构啊。”
“哦哦!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想起来了!”
中年武士清了清嗓子后,朗声朝瓜生喊道:
“小姑娘,刚才那场私斗可不是我们师徒挑起的啊。”
“我和我徒弟本来只是想来吉原随便逛逛,看看‘江户的不夜城’长什么样子而已。”
“结果逛得好好的,突然碰上了这个家伙。”
中年武士朝躺在不远处那名已经昏过去的年轻武士努了努嘴。
“那家伙说他正在进行‘武者修行’。旅行至今,从未和擅使长枪的高手对战过,所以说想和我打一场。”
“我和我徒弟恰好也正在进行‘武者修行’,既然有同类上门来邀战,那自然是没有拒绝的理由。”
“然后我就和他比了一场,接着我就一枪撂倒了他。”
“所以归根结底,都是那家伙的错啊,这场私斗是那家伙挑起来的。”
“所以你们要抓就抓那家伙吧。”
中年武士的解释刚说完,瓜生便不带任何犹豫地摇了摇头:
“我们吉原这边的规矩是:不论私斗是谁挑起的,参与私斗的人都得全部带走。依据私斗的严重程度来判处惩罚。”
“你们没有闹出人命,所以只要交一些罚款、然后在我们会所的监狱里面住个几天就可以了。”
“所以请乖乖地配合……”
瓜生的话还没有说完,中年武士便用极其不悦的语气说道:
“哈?住监狱?我才不要!”
“这是我们吉原的规矩。”瓜生用比刚才要严厉得多的语气说道,“请乖乖配合我们!”
说罢,为了加强自己的威慑力,瓜生抬手搭上了自己左腰间的打刀。
“真麻烦啊……”中年武士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早知吉原有这么多麻烦的规矩的话,就和那家伙在吉原外面打了。”
“总之快点跟我们去一趟会所吧。”已经有些不耐烦的瓜生说道,“我们四郎兵卫会所的监狱要比其他地方的监狱要干净很多,将你关个几天就会把你放出来的。”
“容我确认一下——应该只有我需要去吃牢饭吧?”
“没错。”瓜生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因为只有你参与了私斗。”
“那就好说。”中年武士用力地伸了个懒腰,“我徒弟之后还要参加‘御前试合’的,如果因为坐牢而影响了之后对‘御前试合’的参加。”
“如果只有我自己一人去坐牢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到监狱里面去住几天啦。”
见中年武士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好说话,瓜生原本紧绷着的表情,此时也稍稍放松了些。
“那么,就请你乖乖跟我们去一趟我们的会所……”
瓜生的话还没讲完,中年武士紧接着所说出的话,一下子令瓜生的眉头微微皱起。
“我其实有个疑问啊。”中年武士上下打量了瓜生数遍,“江户原来是一个这么开放的地方吗?连女人都能当官差的吗?”
“我不是会所的正式官差。”瓜生正色道,“我是会所动用私财雇来的……可以说是打手吧。在官府的正式编制中,是没有我的名字的。”
“哦哦!原来如此!那你竟然会被会所雇来当打手,那你一定很厉害咯?”
“马马虎虎吧。不敢自称‘厉害’。”
“嘿嘿。”中年武士咧开嘴笑了一下,“开始‘武者修行’至今,我还从来没有和身手高超的女人交过手呢。”
“小姑娘,你和我比一场吧。”
“哈?”瓜生的眉头皱得更深了些。
“我刚刚也说过了吧?我现在正和我的徒弟进行‘武者修行’呢。”
“碰上以前没交手过的类型,不上去较量一二,可不是我的风格。”
“放心吧,不论输赢,我都会乖乖进你们会所的监狱的!”
中年武士将扛在肩上的长枪缓缓放下,用双手握持着,将套着枪头套的枪尖对准瓜生。
“喂,我……”
瓜生正想说些什么时——
“宝藏院流枪术!石田广骏!参上!”
随着这道高喊的落下,套着枪头套的枪尖在瓜生的视野范围内急速放大。
……
……
江户,吉原,橘原屋(位于见梅屋的斜对面)。
“永野大人!永野大人!”趴在窗边的一名年轻武士朝坐在不远处的一名外表相当威严的中年人喊道。
“怎么了?”被喊作永野的中年人,一边将酒杯递给身旁的游女令其给自己斟酒,一边朝这名年轻武士问道,“你发现木下源一了吗?”
“没有发现木下源一!只是外面似乎有人在打架而已!”
“哦?”永野的脸上闪过了几分好奇,“我记得吉原这里不是严禁在街道上打斗的吗?”
“好像就是四郎兵卫会所的官差和其他人打起来了!”
永野端着盛满酒水的酒杯,缓步走到窗边,朝底下望去。
他们现在正身处橘原屋的2楼,橘原屋位于见梅屋的斜对面。
因此永野他们只需朝下一望,便能瞧见在见梅屋的店门口正有一男一女缠斗着。
那名身材娇小的女性身穿四郎兵卫会所的羽织,挥舞着木刀,奋力对抗着对面的中年武士所刺出的长枪。
望了那名手持长枪的中年武士一眼后,永野的嘴角一扯:
“木下源一虽没找着,但倒是找到了一个老熟人呢。”
“永野大人。”刚才那名告知永野外面有人打架的年轻武士问道,“那人是?”
“那手持长枪的人名叫石田广俊,是宝藏院流枪术的传人。”
“他是个挺麻烦的人,一碰到高手,或是碰到使用着此前从未见过的武器或武术流派的人,就会想上去较量一二。”
“对他人的邀战也向来是来者不拒。”
“算是很典型的那种痴迷于‘技艺精进’上的人。”
“这一点,他倒是和木下源一很像。”
“以前我也在做‘武者修行’时,曾与他狭路相逢,并和他比了一场。”
“他的长枪相当棘手,那场与他的比试,我也只是险胜而已。”
“这么久没见,他的枪术肯定也精进不少了吧。”
“不过真是奇怪啊,石田他这种人怎么会来吉原这种地方呢。”
“嗯?”站在永野身旁的年轻武士面露不解,“那位使用宝藏院流枪术的前辈出现在吉原有什么不对吗?”
“你不知道石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等你知道石田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后,你就会觉得石田他会出现在吉原里这种事情非常地奇怪了。”
苦笑着摇了摇头后,永野抬起手中的酒杯,轻抿了一口酒水。
“好了,不多聊石田这个人了,我们专心观战吧。”
“依我看,这应该会是一场很精彩的战斗。”
说罢,永野端着手中的酒杯,静静地旁观着窗下这场木刀对长枪的战斗。
……
……
在这名自称为石田广骏的中年武士,突然挺枪朝瓜生刺来的时候,瓜生便立即像是条件反射一般抽出腰间的木刀,将石田的枪头给格开。
“哦哦!”石田咧开嘴笑起来,“反应很快嘛!不错不错!”
“瓜生小姐!”、“瓜生小姐!我们来帮你!”、“喂!你这个大叔!瓜生小姐都还没同意要和你打呢!”……
在石田突然提枪袭击瓜生后,旁边的一些会所的官差纷纷愤懑不平地对石田进行谴责,并提起手中的长木棍,表示要助瓜生一臂之力。
但瓜生却对他们喊道:
“你们都别过来。”
“这里太窄了,你们一起过来的话,只会适得其反。”
为了保证道路不被人群塞住,瓜生事先已经派出部分同僚将看热闹的围观群众赶走,并以筑人墙的方式将道路分成2半。
一半的道路用来供路人们通行,瓜生她们则在另外一半的道路上解决这场纷争。
因为活动的空间只有半条街道那般宽,再加上其他会所的官差使用的武器还都是长木棍,所以在这么狭窄的地方一拥而上、一起对付这个石田的话,反而会互相妨碍,可能还会伤到自己人。
让周围的官差不要过来互相妨碍后,瓜生沉着脸、默默提起手中的木刀。
“……我最讨厌你们这种人了。”瓜生沉声道。
“哦?是讨厌我这种使用长枪的人吗?”
“不,我是讨厌你们这种为了和人家比试,就变着法子强逼人家和你比试的人。”
“会让我想起一些很不愉快的回忆。”
“你既然想和我打的话,那我就陪你好好打一场吧。我刚好也趁着这个机会来积累一下面对手持长兵器的敌人经验。”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说罢,脸色阴沉的瓜生缓缓压低了身体的重心,并摆好了右下段的架势。
“我流!瓜生秀!参上!”
话音落下的下一瞬,瓜生便靠着强劲的腿力,以宛如自原地消失般的神速朝石田冲去,直奔到石田的跟前。
在自己的木刀已经可以碰到石田的下一瞬,瓜生将手中木刀一转,然后朝石田的胸口刺去。
而石田的瞳孔在猛地一缩后,连忙后撤数步,拉开自己与瓜生的距离,然后挥动长枪,用枪杆格开了瓜生的木刀。
见自己的这记突击没能凑效,瓜生一面发出不悦的“啧”声,一面调整好自己的姿势,朝身前的石田再次攻去。
瓜生的身高只有1米43。
而石田的身高约为1米65。
二人的身高相差二十多厘米,再加上石田所使用的武器是长度远在瓜生的木刀之上的长枪。
本就远比瓜生要高的身高加上这杆大长枪,让石田的攻击范围要比瓜生广上数倍。
瓜生知道自己在这场比试中,手短的她占了绝对劣势。
因此她所能想到的胜机,就是黏着石田不放,尽量将二人之间的间距缩短在一个尽可能短的距离内,然后在此基础上寻找一击制敌的机会。
而石田的种种表现,透露出他也不是一个欠缺实战经验的人。
他迅速看出了瓜生的这个企图,依靠着自己的攻击距离的这个优势,不让瓜生有任何的近身机会。
在不让瓜生近身的同时,不断使出各种势大力沉的刺击,逼迫着瓜生闪开或奋力架开他的枪,借此来消耗瓜生的体力,欺负因为是女儿身,所以在体力上本就是一大短板的瓜生。
剑术再高的人,砍不中对方也白搭。
瓜生虽曾数度成功靠近到自己的剑可以攻击到石田的距离范围之内,都她的攻击都被石田给躲开或是挡开了。
在瓜生的攻击迟迟没法凑效的同时,石田的攻击也同样迟迟没能命中瓜生。
瓜生就像一只灵敏的猫咪,靠着极高的敏捷,将石田刺来的每一枪逐一闪过。
谁都奈何不了谁——二人便形成了这般诡异的僵持之中。
在互换攻防十数回合、仍未分出胜负后,石田突然缓缓收起了他的长枪。
“啊,不打了不打了!”在将长枪收起的同时,石田摆了摆手,喊道。
“嗯?”呼吸已经有些急促的瓜生扬了扬眉,“你不继续打了吗?”
“因为我就只是想体验一下和身手高超的女剑客比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而已。”石田咧开嘴,“在体验过后,当然就不想再打了。”
“比我想象中的要没劲许多啊!”
“如果女剑客都像你这样擅长躲闪的话,那就太没意思了!”
“相比起你这种擅长躲闪的人,我更喜欢那种能和我硬碰硬的对手啊!”
瓜生可不在乎这家伙和她比试后的感想是什么。
见石田似乎没有再接着打下去的欲望了,瓜生也缓缓放下了手中的木刀。
“既然不想再打下去了。那便请你遵守你刚才所说的诺言——与我比试过后,不论胜败都会乖乖地跟我们去会所。”
“那不行。”石田摇了摇头,“刚刚打了场没劲的战斗,现在弄得我整个人都很憋屈。”
“我想再打一场!打舒畅了再跟你们去会所!”
“你们四郎兵卫会所还有没有什么比较能打的高手啊?”
“最好是那种能够跟我硬碰硬的。”
“喂!你有完没完啊!”瓜生发出极其不悦的大喊,“我们四郎兵卫会所可不负责当你的陪练!”
“就不能再挑个高手来跟我打一场吗?”石田用一种满不在乎的口吻说道,“不打舒畅的话,我可是不会心甘情愿地陪你们去会所的。”
望着出尔反尔的石田,瓜生的脸再次阴了下来。
就在瓜生重新将手中的木刀缓缓提起时——
“那个……我这是来早了还是来晚了?”
一道对瓜生来说相当耳熟的声音突然在瓜生的身后响起。
“真岛君?”
瓜生循声向后望去——只见呼吸略有些急促的绪方正站在她身后的不远处。
……
……
在绪方缓步朝瓜生走来时,瓜生朝绪方问道:
“真岛君,你怎么会在这?”
“那个……”绪方下意识地瞟了不远处的见梅屋一眼,“因为一些原因,我刚好也在这附近……”
“在发现这里似乎有人在闹事后,就立即赶了过来。”
“我现在是来早了,还是来迟了?”
“真岛君……”瓜生用无奈的口吻说道,“你刚才既然也是在见梅屋附近的话,那你这样的速度算是不早也不迟吧,不过日后还是要尽量再早些过来哦。”
“抱歉……我日后会尽量加快速度的。”
“哦呀哦呀。足下,请问你是?”
“嗯?”绪方循声望向突然询问他名讳的陌生男声的主人——也就是正站在他和瓜生的对面的石田。
“在下真岛吾郎。”
“在下宝藏院流枪术,石田广俊!”
将手中的长枪扛在肩上后,石田移动着目光,再次上下打量了绪方数遍,随后——
“足下的腰间既然佩着刀,那应该便是武士了吧!”
舔了下嘴唇后,石田将扛在肩上的长枪放下,把没有取下枪头套的枪尖对准绪方。
“既然是武士,那实力应该也要比旁边的这些腰间连刀都没有的官差要强吧?”
“那就你了!足下,请和我比试一番吧!”
“痛快地比完一场后,我就乖乖地和你们去会所!”
“喂!”瓜生咬了咬牙,“你刚才不是才说好只要和我打完一场,就跟我们乖乖去会所的吗?你这样出尔反尔,还算是武士吗?”
石田对于瓜生的这声大喊充耳不闻。
在绪方还正一脸疑惑地看着他时,石田猛地将手一抖,将手中长枪向前送去,刺向绪方。
这是石田百试不爽的计策——当想要和谁比试时,只要对他发动贸然的攻击,有很大概率惹火对方,然后便能和他进行比试了。
绪方向后撤退一步,躲开了石田的这道刺击后,用微微眯起的双眼看向对面的石田。
“我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但我现在并没有太多的时间跟你慢慢切磋。想切磋的话,你另找他人吧。”
“那可不行!”石田高喊道,“我这人碰上了相中的比试对象后,不和他好好打上一场的话,我可是不会罢休的!”
“你如果不和我打一场的话,我就一直烦着你!”
说罢,石田将手一抖,再一次地将手中长枪刺向绪方。
再次躲过石田刺来的长枪后,绪方轻叹了口气。
这种人,绪方其实在离开广濑藩后,也算是见过几次了。
或是为了精进武艺,或是单纯地为了享受与人干架的感觉,在碰上好像很强的人,会变着法子要求对方来跟自己比试。
这种武痴在武德充沛的战国时代相当常见。
典型代表就是活跃于战国时代末期、江户时代初期的宫本武藏。
根据各种传说逸话,宫本武藏就是一个这样的武痴。
会像个烦人精一般,不惜使出各种手段来逼着他人来跟自己交手。
当然——这只是传说逸话中的宫本武藏而已。
史实中的宫本武藏到底是不是这样,就不得而知了。
刚离开广濑藩、漫无目的地流浪时,绪方也曾遇见过几个这样子不讲道理的武痴,不停地缠着绪方,要求绪方跟他们较量一二。
“……我知道了。”
再次发出一声轻叹后,绪方抬起右手,拔出了腰间的大释天。
“我没有那么多时间,所以速战速决吧。”
因为石田的枪头套没有取下,所以绪方也将手中的大释天一转,用刀背对敌,然后用右手单手握持大释天,摆出规规矩矩的中段架势。
“嗯?”石田挑了挑眉,“足下,你的左手不能用吗?为什么单手持刀?”
“因为这不是一场死斗。”绪方用平静的口吻说道,“所以用2只手的话,我怕控制不好力道。”
“哈哈哈!”石田大笑了几声,“用双手怕控制不好力道?足下看来也是一个很风趣的人啊!算了,怎么样都无所谓!我们开始吧!”
“宝藏院流枪术!石田广俊!参上!”
“宝藏院流枪术吗……用长兵器的敌人我见多了,但使用宝藏院流枪术的,我还是第一次碰见呢……”用只有自己才能听清的音量这般小声嘟囔了一句后,绪方缓缓沉下了重心。
“古牧一刀流,真岛吾郎,参上。”
……
……
与此同时——
不远处的橘原屋二楼——
“哼。”永野发出一声冷笑,“这么久没见,这个石田还是老样子啊,热爱与人比试。”
“为了能与人比试,什么都不顾。”
“和那个木下源一一个德性。”
“他这种性格的人竟然能一直活到现在,真是不可思议。”
“永野大人。”站在永野旁边的年轻人问道,“那个年轻人竟然单手持刀耶……”
永野将视线缓缓移动到了正单手持刀的绪方身上。
“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托大了,还是真有自信。”永野轻声道,“竟然单手持刀……”
说到这,永野微笑着摇了摇头。
“单手用刀,力量不足的话,即使切得开肉,也断不了骨啊。”
……
……
绪方只用右手持刀,摆着中规中矩的中段架势,与对面的石田进行着对峙。
望着身前的绪方,原本还面带笑意的石田,此时其脸上的笑意缓缓消失。
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了起来。
因为他发现——他竟然找不到绪方的破绽。
单手持刀的绪方,明明应该要露出远比双手持刀要多得多的破绽才对。
然而绪方却像座大山一般,扎根在地上,屹立不倒,没有外露丝毫的破绽。
不论石田怎么等、怎么变更方位,都找不到进攻的时机。
一滴汗水开始在石田的额间冒出,然后顺着他的脸颊滑下。
相比起表情变化巨大的石田,反观绪方这边,则是没有的表情变化。
从拔出大释天到现在,绪方的表情一直都是面无表情。
一直都以一副古井无波的模样看着对面的石田。
察觉到自己再怎么等,可能都等不到绪方露出破绽后,石田大喝一声,挺枪朝绪方扫去。
石田打算靠主动动手,来诱导绪方出现破绽。
宝藏院流枪术是最有名的枪术流派之一,有着“刺即成长枪,斩即成剃刀,割即成钩镰”的美称。
不论是刺击还是挥砍,宝藏院流枪术都有着极强的威力。
枪头划过一个漂亮的弧形,朝绪方的腹部扫去。
虽然枪头套没有取下,但腹部若是捱了这一击后,即使不会死,肯定也要在床上躺上一段时间。
对于朝自己的肚腹扫来的枪头,绪方不躲也不闪,也没有对架势进行任何的变换。
只斜过视线,瞅了一眼枪头的位置。
然后——
榊原一刀流·水落!
只用右手握持大释天的绪方单手运刀,朝石田甩来的枪头迎去。
铛!
震耳欲聋的撞击声响起。
石田的枪头仅在半空中坚持了一瞬,便被绪方的刀给重重弹开了。
——————!!!
在绪方用单手弹开石田的枪头后,石田本人、一旁的瓜生、附近的会所官差们、以及在不远处橘原屋二楼观战的永野纷纷面露错愕之色。
“这家伙……”永野差点没拿稳手中的酒杯,“单手也能断骨……!”
在一刀架开石田的枪后,绪方向前猛地一踏,如一根离弦之箭般,朝石田杀去。
石田下意识地想把长枪收回来进行回防。
然而——刚才绪方一刀架开他长枪所产生的巨力,顺着枪杆传递到他的双手手掌上,震得他手麻,
也正因如此,石田的动作慢了半拍,没能及时将长枪收回。
顺利地突进到石田跟前的绪方,将手中的大释天架到了石田的脖颈上。
“如何?”仍旧一脸平静的绪方,朝身前近在咫尺的绪方轻声道,“你现在打舒畅了吗?”
*******
*******
今天爆更1万2!
感谢之前没来得及感谢的盟主【盏月杯影】的同时,也顺便当作是前天生病的补更。
求月票!求月票!求月票!
请看在我大病初愈,就十分勤劳地爆更上,请给我月票吧!
*******
宝藏院流枪术是历史上真实存在的枪术,感兴趣的人可以去百度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