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討論-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展示

貞觀皇儲李承乾
小說推薦貞觀皇儲李承乾贞观皇储李承干
凉州城下一战唐军阵斩三万六千人,俘虏一万零八百,自身损失不足五千,可谓大获全胜,西突厥部除了西窜的骑兵外,剩下的“突破”了唐军三道封锁线全数向北逃窜!
秦怀玉亲自率领两万生力军紧随其后,紧追着突厥人的尾巴,一口口的咬着亡命的突厥骑兵,快刀子片肉,积少成多,痛打落水狗就是这个道理。
突厥人在唐境中嚣张了这么多天,不把他们都留下来,不要说没法与皇帝和文武百官对帐,就算是跟当地的老百姓也是没法交代的,所以秦怀玉下令不要俘虏,不要影响追击速度。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而李承乾率领的大军主力,在凉州休整了一夜,埋锅造饭,安顿伤兵,翌日一早就沿着前军的方向以最快的速度追了上去。在第三日的时候,李承乾与秦怀玉部会合,大军兵锋直指西突厥的后腰,狠狠的插上了一刀。
敌军的统兵大将是真珠统,他是西突厥在东部的统帅,贞观元年曾到长安朝贡,皇帝还特意单独的召见了他。当时李承乾就陪在身边,对于这位西突厥将军的有较为深刻的印象,虽然长得勾了八翘的,但汉话说的不错。
既然是老相识了,那就更没必要客气了,李承乾特意把帅帐设在战场上最醒目的一座小山顶,他就是想看清楚真珠统是怎么败掉西突厥在东部的全部兵力的。
干掉了他们,就能解决西突厥在关中北部的威胁,将他们势力直觉推到西方,那对于大唐来说再好不过了。
山脚下,秦怀玉、房遗直,席君买、李晦、李崇真、伍登武将,兵分五路,稳步推进,一点点的压缩着西突厥人的生存空间,而敌军背后三十里就是凉州长城,据斥候来报那里的战斗异常激烈,双方将士都杀红了眼,展开了激烈的拉锯战。
突厥人的拼命意料之中的,所以李承乾才会在凉州和长城这几百里之间画这么大一个圈,就是为了在最大限度消磨他们的体力和士气。古人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不吃不喝,不眠不休转战几百里,铁人也成绕指柔了好不好。
要不是身处绝境,无处逃生,李承乾相信这些家伙早就倒地“躺尸”了,所以只要长孙嘉庆的“炉底”牢固,山下的这些突厥军就是案板上肉,李承乾想怎么吃都行。
在亲卫的簇拥下,李承乾抱着膀子在山顶上看了好一会儿,直到秦怀玉和房遗直两部插到敌军腹地,才招呼把参军-来整叫了过来。
“命旗语兵发令!剩余兵力全部投入战场,来济部不惜一切代价向纵深穿插,与前面的长孙嘉庆会合,他那里已经打的很苦了,不要把他和卢承庆搞的太狼狈!”
精品都市小说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鑒賞
李承乾的话音刚落,旁边的许敬宗沉声问了一句:“殿下,您以前可是不来不会这么考虑问的,咱们手里多一分兵力,突击的速度就会更快!”
哎,叹了一口气后,李承乾摇了摇头,他当然知道下这样的军令有些不妥,随即沉声言道:“监府军是兵部压箱底的看家部队,要是把他们打光了,回朝不好见杜相!”
监府军这支军队是老杜用来给朝廷“看家护院”的,训练有素,作风优良,是一支难得好部队,同时也是老杜的心头肉,诸卫大将军们没有看了不眼红的,平时没少打它的主意。
这也就是李承乾,换成其他卫的大将军,只要干张嘴,杜那老头就得直接喷死他们!且河西道中军有这么多兵部的属员,要是自己不派兵救援一下,那他们也难免有兔死狐悲之感。
后面还有不少仗要打,会遇到什么状况谁也不知道,军中的团结是第一位的,他不得不做出这样的选择,更何况那里还有他三个舅舅在,于公于私都得派兵去救。
战争永远是实力说话的,真珠统纵然有几十年临战经验,但对于现在这种状况也只能是回天乏力;随着李承乾加上了最后一把火,西突厥阵营的全线溃退,不得不舍弃一部分人断后,玩命策马北窜。
看到这种情况,李承乾又命旗语对山下诸部下令,死追,死打,不惜一切的追上去干掉他们,反正两点之间就这几十里,真珠统有精力玩,那为什么不陪着呢!
可就是因为真珠统这个全力北撤的命令,彻底断送了突破凉州北长城的最后机会,突厥军如此被驱赶绵羊一般,刀刀入肉,刀刀见血,战局呈一面倒的局势,突厥人积尸如山。
战事一直持续到翌日拂晓,真珠统和千余名亲卫北围在一个小山包上负隅顽抗,李承乾在秦怀玉、房遗直等家的簇拥下打马过来,身后就迎风招展的储君大纛和唐军军旗。
“大唐太子,贞观元年我到长安时,你不过还是一个八岁的娃娃,除了长得的好看一点外,没什么好稀奇!想不到十七年后,我竟然栽在了你手里,而且还有搭上了十三万突厥勇士的性命!”
真珠统的话音一落,在马上的李承乾不由的笑了笑,笑着回了一句:“人总是会变的,十七年前你也不是一个区区的俟斤,孤为什么就不能围歼你呢!”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貞觀皇儲李承乾 ptt-第九百四十九章 風,蕭蕭兮!
“要怪就怪你们与高昌勾结,贪心不足蛇吞象,所以才有了这般下场,成王败寇,孤相信你能统领这么多军队,心眼不会像女人一样吧!要接着打,还是投降,你给句话,孤都接着!”
李承乾这边的对话还没结束,身上绑着的花里胡哨的卢承庆策马飞驰而来,因为太着急还从马上摔了下来,只能任由侍卫架着他走过来。
听到他磕磕绊绊的说长孙无乃、长孙无傲战死,长孙嘉庆身负伤后,李承乾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变得冷峻起来,只听他咬牙下令:“冲上去,把他们全都给孤剁了,头颅累成京观,祭奠两位长孙将军!”
得到军令的唐军,喊着响亮的号子,握紧了手中的横刀,大步冲向了垂死挣扎的突厥残兵,而李承乾则带着侍卫策马向一路向北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