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txt-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鑒賞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小說推薦這個人仙太過正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
“灭宗宝铺?是这里吗?”
林素轻提着长剑,抬头看向那鎏金门匾,以及这占地超过左右商铺数倍的法宝铺子,略微有点拘谨。
这么大的门面,里面的法宝怕是贵的吓人呢。
反正,自己看看就是了,看看总不会收灵石吧?
林素轻左右瞧了瞧,发现已有不少修士在周围聚集;她退去侧旁角落,静静等着午时来临。
好歹,她现在也是一名实打实的金丹境中期修士。
虽然在这座名声远扬的大城中,元婴、跃神境的修士并不少见,但如果挨个查一下,她现在的修为境界也在此城人族的中等偏上。
修士就是这般,站得越高,越容易被人看见。
她试图静下心来,但心底总是不自觉泛起此次离开清风望月门时,师父的叮嘱。
‘素轻,你这次出山门,就、就别回来了!’
‘宗门上下现在都知你财力雄厚,他们就差直接抢你的了,听为师的,赶紧走吧!’
林素轻咬了咬嘴唇。
少主给自己的那些财物,现在只剩一半了。
这一半是她以后的依凭,也是去寻少主踪迹的保障。
这些,万万不能再被旁人惦记……
林素轻呀林素轻,你总该学会拒绝宗内长辈这些无理要求才是。
作为门内修为第三的修士,自己,要强硬起来了!
嗯,从此刻开始,绝对不能落于人后,绝地!
哐——
優秀都市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ptt-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鑒賞
店铺门前突有锣鼓声响,林素轻一个晃神,自街道各处出现道道流光。
唰唰几声,数十道身影凭空出现在林素轻面前,一个个气息悠长、道境高深,身周包裹着清浊气息……
“这?”
林素轻赶紧后退半步,也没敢说是自己先来的云云。
又听几声锣响,已近开业之时。
有道身着华服锦袍的身影站在店铺前,散出真仙境气息,自报家门,言说他是‘灭天黑欲临风大魔宗’落宝殿长老王梨山,而今新取了一个道号:
本分道人。
林素轻静静听着,心底轻笑了几声。
这宗门的名字好生有趣,看这位出面主持店铺的长老修为,这宗门怕是传闻中的魔道百大宗门,真正的大户人家。
哪像他们清风望月门,立门较短,门内也无仙人,也是幸亏倚靠旁边一家规模稍大些的宗门,才不至于被路过的坏人随手炸平。
她听那长老说了一阵这家名字很长的宗门的光辉历史,介绍了他们的开店理念,听到了‘平价’、‘物有所值’几个关键词,不由眼前一亮。
就听那王长老道:
“本店今日新开,放出了诸多造势的活动,但这些活动,归根结底也只是吸引诸位前来。
我等深知,法宝乃修行之人最重要的伙伴,也深知一件趁手兵刃是何等难得。
还有片刻才是午时,但贫道这就打开门,让各位看看!
所有展台上的法宝、墙壁上悬挂的法宝,今日都对外出售!明码标价,童叟无欺,各位看到的满减之事,完全履行!”
王长老大手一挥:
“打开门庭,关闭阵法!”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免费领!
店铺各处木门被推开,一名名身着素白短裙的黑欲门女弟子迈步而出,双手端在身前、静静站在门前。
在她们身后,宝光闪烁、仙光氤氲,数百件各阶法宝陈列其中。
不少修士眼前一亮,发现此地法宝确实没有漫天要价,都算良心之作。
林素轻更是攥紧了小手,注视着其内比较低阶、量大的法器法宝价格,稍微盘算,发现自己竟真的可以做到,用宗门给的少量灵石,买回几件不错的法宝!
如此一来,自己便是回去,也不会遭人阴阳怪气……
‘素轻,你这次出山门,就、就别回来了。’
师父的叹息声还在耳旁,林素轻微微咬了下嘴唇,眼底显然是有些纠结。
师门总归是对自己不错的,若非被收为徒,自己也不可能有后面的际遇,更不可能遇到那个性格糟糕的臭少主。
那嘴毒的,真想给他堵上!
不过,少主身子骨长开以后,真的挺英俊潇洒……嘻嘻。
哐!
又是一声锣响,将林素轻从出神的状态拉了回来,她抬头看去,却见那些漂亮女弟子已在店铺内。
那位王长老身形升空而起,面前这群人影直接涌入店中。
糟了,这些物美价优的法宝是要去抢的!
她匆忙向前,用法力撑开一道屏障,硬着头皮就要向前挤。
好看的玄幻小說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 言歸正傳-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推薦
但!
街路上流光闪烁不停,道道身影施展身法窜入门庭之中,一个个甚至暗中较劲,以自身法力互顶。
已经位于修士群体中上位置的金丹境,在此时、此处,竟完全不够看!
甚至,挤着挤着……
林素轻就莫名其妙倒退数十丈,出现在了街角的位置,满头黑线地看着前方涌动的人影。
幽幽一叹,她看街角有个石凳,索性收拢裙摆坐在那,对着店铺方向发了会呆,想等稍后人少的时候再进去看看。
这么大的店铺,总不可能卖断货吧。
就听那王长老大声呼喊:“因备货不足,此时开启限购,每位客人最多只能买三件!刚才定了三百件法宝的那位高人,还请您到贫道这来,贫道带您去提货!”
三百!
林素轻瞬间石化。
转念又想,自己此次若是不动那一半存起来的宝矿,已是无法满足宗门长辈的请求,当真不如就此离开师门。
‘我又不欠他们什么。’
可就算是这般,林素轻的眼眶仍是忍不住泛红,她本想抬手擦擦眼角,嘴唇扁了下,眼眶已满是湿润。
自己若离了宗门,他寻不到自己,以后自己跟他是不是就再也见不得了。
明明还想着,想着等他来人域,找宗门总比找她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修士容易许多,明明……
“躲在这哭什么?”
熟悉的嗓音突然在耳旁响起,林素轻怔了下,扭头看向身旁站着的人影,慢慢抬头。
入目的是一双浅黑的靴子,而后是黑袍的下摆、简单束起的腰身、黑袍正面的异兽花纹、错落的布扣、修长的脖颈,还有那戴着面具却依然能一眼认出的面容……
做梦吗?自己是在做梦吗?
林素轻下意识伸手想去捏眼前之人的大腿,眼前之人近乎条件反射的后退半步,一缕寒气弥漫开来。
这个反应!真的是少主!
林素轻双眼瞪大,差些尖叫出声,竟是喜极而泣。
“少!”
“爷!”吴妄果断出声截断了她的话语。
“少!”
“爷!”吴妄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定力呢?稳重呢?
林素轻委委屈屈呶嘴,这怎么还给她降了两辈儿,面纱后的嘴唇轻轻撇动,嗓音有些轻颤的唤着:
“爷~”
吴妄挑挑眉,淡然道:“跟我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言罢目光扫过左右,转身而行。
林素轻连忙起身,快步追了上去,又仔细打量着吴妄,喜道:
“真的是!你怎么会在这!不是,我是说……哦对,我现在不说话,不说话。
我莫不是在做梦,怎得像是在做梦。”
吴妄闻言不由有些皱眉。
自己这面具,好像……戴了个寂寞。
林素轻在旁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自他左手边转到右手边,又从右手边转到左手边,从街角到灭宗酒楼后院小门不过百步,她竟说了几十句话语。
这要到了仙子们的更年期,那岂不是炸天了要!
吴妄心底略微思索,决定打击下这家伙的嚣张气焰:
“咳,我现在已找到道侣了。”
林素轻怔了下,随后面露狂喜,面纱都压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
“真的假的!你现在能碰了?还是遇到能碰的了!她是人吗?是哪一族的?少……爷你终于做到了!当真、当真?她在哪我能见见吗?”
林素轻竟是泪眼婆娑,捂嘴轻泣:“老天爷没长眼呀!”
“嗯?”吴妄血压都高了。
“不是,老天爷开了眼!一激动说错了,说错了!”
她不仅言语失措,还蓦然就有一种,自家养的猪仔终于会拱白菜的欣慰感。
少主真的,长大了呀!
后院小门自行打开,杨无敌和张暮山自吴妄和林素轻后方现身,陪吴妄和林素轻入内。
林素轻这才发现,自己和少主身周,一直有几道影子,修为都是无比高深。
这是怎么回事?
她跟少主在西海分离时,少主似是跟着一位高人走了,莫不是拜师那位高人了?
那高人又是哪般身份?
“宗主。”
“宗主!”
院中忙碌的几人停下手头的活,对吴妄抱拳行礼。
吴妄含笑点头,带林素轻进入这家六七层高的酒楼,踏入一旁的‘方形区域自动上下飞行法器’,带林素轻去了这家酒楼被阵法包裹起的最高层。
刚下飞行法器,面前立刻有四位身着霓裳裙的美貌女子低头行礼,清一色元婴境修为。
“拜见宗主。”
“嗯,你们忙你们的。”
林素轻已是有些懵懵然,眼中映着各处华美典雅的装饰,踩着那似星光点缀的玉石地面,目之所及,能看到一处处空旷的雅间。
一处雅间的布帘撩起,走出一名赤红色长发的老者,一名银发青年。
那老者温声道:“宗主,您回来了。”
青年笑道:“宗主,这位是?”
“我来为两位长老引荐,”吴妄笑了笑,示意林素轻自身后向前来,“这算是我半个老师,也曾是我六年的女管家。
她叫林素轻,修为不高,却是我前来人域的引路人。”
茅傲武也没多想,笑道:“原来是林仙子,还要多谢你为宗主引路,不然我与宗主可是没相遇的缘法了!哈哈哈!”
大长老却是若有所思,对林素轻露出和蔼的笑容。
“进来喝酒了。”
吴妄招呼一声,带着林素轻一同入内,四人坐在圆桌各处,一旁又有几名肤白貌美的女弟子负责斟酒添菜。
林素轻只感觉自己晕晕乎乎、浑浑噩噩,完全不知自己听到了什么,又看到了什么。
宗主?什么宗主?
少主不是少主吗?怎么就成宗主了?
自己一路见到的这些人……都对自己有道境威压!
此时坐在这里的老者、青年,竟如两座山岳,离着太近、看都看不到山顶。
少主在跟他们说什么?
加大店铺供给,提前联络炼器高手,等去北野买矿的长老赶回来,直接批量生产此次卖得最多的法宝……
“少爷,”林素轻找准吴妄与大长老谈话的间隙,小声问,“这两位前辈是?”
大长老笑道:“贫道灭宗大长老,幸得各位同道捧,给了血手魔尊的称号。”
茅傲武笑道:“茅傲武,宗主的老大哥,灭宗长老,也在仁皇阁任职。”
林素轻沉默了一阵。
吴妄笑了笑,继续与大长老交谈,让她自己消化消化。
过了大概片刻,林素轻动作温柔地在储物手镯中一阵翻找,摸出了一本厚厚的册子,在其中翻了半天,很快就找到了一幅画作。
低头看看画作,抬头看看眼前的老者,又低头看看画作。
林素轻抬手拽了拽吴妄的衣袖,屏住呼吸,偷偷将册子塞给少主,小脸满是苍白。
吴妄低头看了看,也是眼前一亮:
“大长老,你竟这般有名,之前可是自谦了啊,当代魔道高手排行第十八位。”
“哦?”
大长老笑着将书册接了过去,看了几眼,笑道:“不过是些好事者瞎排的,不突破超凡终是无用,若是突破了超凡,就不会在这些本子上了。”
吴妄纳闷道:“咱们魔宗,既有大长老这般高手,又有茅大哥这般新起的天仙,为何排名这般低?”
茅傲武抬手揉揉眉心,低声道:“这不是没给这些整理排名的家伙好处嘛。”
大长老坦然道:“宗门此前没有多余修道资源,所以一直以来收徒不多;如今有宗主指引我们,前三十之位指日可待。”
“原来是这般,”吴妄沉吟几声,“今后咱们要经营营生,这般虚名也是要的,给他们些好处也是无妨。”
一旁林素轻怔了好一会,有些坐立不安,小声道:
“少爷,我要不、要不还是站着吧。”
“坐着就是,”吴妄淡然道,“既已寻到你,你就继续在我身旁修行,我在人域也算有了个落脚之地。
还有,你刚才哭什么?”
林素轻眨眨眼,笑道:“哪有,我没哭呀……啊,是,见到少爷太开心了,道心有些不稳呢。”
吴妄抬手摘下自己面具,放到一旁,又看向林素轻。
“回宗门被欺负了?”
“没有,大家对我都很好,”林素轻笑道,“我现在都是金丹境了呢,谁能欺负我呀。”
“我之前给你的储物法宝,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那不是给我的报酬吗?”林素轻眼底带着几分恳求,“少爷,我真的没受委屈。”
“还剩多少?”
“还、还一半多呢……”
吴妄眼一瞪,那清风望月门把矿当饭吃?
林素轻身上的各类宝矿总价值的一半,都能养活灭宗二三十年了!
“杨无敌!”
吴妄招呼一声,门帘外立刻窜出来了光头壮汉。
但吴妄很快就意识到,老阿姨对宗门也是有感情的,派几个真仙去教训他们一番,未必是最优解。
他看向茅傲武,心底已是有了打算。
“茅大哥,劳烦你跟我走一趟,跟我去会会这清风望月门!”
茅傲武起身抱拳:“领宗主命!”
大长老扶须沉吟,这宗门名虽听着有些陌生,但能让宗主如此大动肝火,说不定是哪般厉害门派。
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這個人仙太過正經》-第六十三章 危·林素輕·危相伴
“本座这就回去调动人马,还请宗主暂且忍耐;必要时,本座可邀几位好友前来助阵。”
“大长老不用如此麻烦,此地还需大长老坐镇,免得有人来生事。”
吴妄道:“让茅大哥跟我一起,用仁皇阁的名义压他们,如此不会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纠纷。
我今天就要看看,这些仙宗还讲理不讲理了!”
林素轻张张嘴,看着周围这群显露出少许气息的魔煞高手,禁不住脑袋一歪,一只小小的魂儿在嘴边冒了出来。
完、完犊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