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小說 日月風華 線上看-第五七五章 疑雲熱推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大火烧毁的船只已经完全沉入河中,一些被烧黑的浮木漂在河面上。
秦逍审问鱼玄舞的时候,胖鱼等人不敢怠慢,在船上巡逻游走,担心那群黑衣人去而复返。
那群黑衣人的来路搞不清楚,但分明训练有素,见到官船之后,十几人能够在第一时间迅速跳水逃脱,而且每一个人都是水性极好,这帮人是否就此逃遁也是无法确定。
毕竟他们熟知水性,即使潜伏在四周等待时机再发起袭击,那也不是没有可能。
秦逍这时候心中满是疑惑。
一个女人嫁给一个男人,数年过去,却搞不清楚男人是做什么营生,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可是鱼玄舞的解释,虽然诡异,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合理,但却未必是假。
“那么你此次进京,他是否知道?”秦逍沉默片刻,终于问道。
鱼玄舞摇摇头,道:“我…..我也不知道。”
“不知道?”秦逍皱起眉头:“汪夫人,这个问题难道很难回答?”
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 ptt-第五七五章 疑雲鑒賞
鱼玄舞看着秦逍,诚恳道:“民妇知道大人会很奇怪,也会质疑民妇的话,可是民妇不敢欺瞒大人。民妇…..民妇进京,确实是相公嘱咐,可是…..相公是否知道民妇已经动身进京,民妇真的不敢确定。”
秦逍本来思维敏捷,但鱼玄舞这几句话,却是让秦逍的头脑也有些发懵,只觉得鱼玄舞所言前后矛盾,但她表情却分明又十分真挚,似乎并不像是在说谎。
“你说清楚。”秦逍揉了揉眉心。
鱼玄舞交代小半天,情绪此刻已经稳定不少,饮了两口茶,终是向秦逍问道:“民妇斗胆…..斗胆问一句,大人是从京都来的朝廷官员?”
她出身乐坊,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似平常民妇那般畏畏缩缩,镇定下来之后,谈吐倒也还算大方。
紫衣监陈曦要隐瞒自己身份,秦逍此行是打着巡案的旗号,倒也不必隐瞒,点头道:“本官是大理寺少卿,此行江南,是为了巡审江南刑案。”
鱼玄舞颇有风情的脸上显出诧异之色。
她先前见船上众人对秦逍毕恭毕敬,知道秦逍身份不低,可是万没有想到这年轻人竟然是大理寺少卿。
她自然知道大理寺少卿的地位不低,只觉得这年轻人这个年纪就能坐上这个位置,很可能是因为出身,不管怎么说,这年轻人的地位确实不一般。
“你是江南人,这件案子也算是江南案,而且本官今次又恰好碰见,自然不能视若不见。”秦逍道:“如果你真的有什么冤屈,据实说出来,本官未必不能为你做主。”
鱼玄舞低下头,想了一想,终于起身,放下茶杯,跪下道:“民妇…..民妇求大人做主!”
“你起来说话。”秦逍是以鱼玄舞起身,这才问道:“你刚才那句话,我没有听明白。你既说是汪鸿才嘱咐你进京,那你进京他自然是知道的一清二楚,为何你却不能确定他是否知道?”
“大人,事情是这样的。”鱼玄舞眼圈一红,轻声道:“早在一年多前,那几天相公回到苏州城,陪在我身边。他每次回来,心情都很好,带回来衣服首饰,而且喜欢就着我亲手给他做的几个小菜下酒,他饮酒的时候,我便给他唱几支小曲,成亲之后,每次回来都是这般过,他也从没有嫌弃。可是那天,相公的情绪有些不对,虽然还是饮酒听曲,但分明心事重重,心不在焉。”
“大概是什么时候?”
“去年开春的时候。”鱼玄舞道:“是了,就是上巳节的时候,三月初二,民妇记得次日就是上巳节,相公还带我出门踏青游湖。”
秦逍微点头道:“你继续说。”
“民妇见他心情不好,虽然知道他的事情不好多问,但他一晚上没说什么话,只是喝闷酒,所以民妇还是壮着胆子,问他是否有什么心事。”鱼玄舞苦笑道:“相公当时就发了脾气,骂我多嘴多舌,我不敢多问下去。可是那天晚上睡到半夜,相公突然将我叫醒,嘱咐了民妇一件事情。”
秦逍顿时集中精神,问道:“嘱咐你何事?”
“他和我说,他一直在做一件要紧的事情,那件事情不能为外人知道,否则不但他的性命可能不保,甚至他的家人也活不了。”鱼玄舞神色严肃,回忆道:“可是我自从嫁给他之后,从未见过他的家人,他的父母是否健在,有无兄弟姐妹,我都是一无所知。他半夜突然提及他的家人,我很是奇怪,他说不告诉我他是做什么的,是为了保护我,因为我知道的越多,也就越危险。”
“所以你至今都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营生?”
鱼玄舞点点头:“是。那天晚上,他嘱咐我说,每个月的月底,他有四天的休沫时间,所以能够回家歇息,而且时间固定,多年来一直如此。”说到这里,她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相公嘱咐我说,如果哪个月他忽然没有回家,就一定是出了事情,让我多等一天,如果没有音讯,那一定是出了大事,他要么已经死了,要么身处险境……!”
秦逍心下骇然,只听鱼玄舞的声音带着哽咽:“他嘱咐我说,如果真的有一天他突然消失,我便要立刻离开家里,另找地方躲藏起来,等上三天左右,便去偷偷找寻杨蔡,雇佣杨蔡护送我进京。那天晚上,他专门给了我二十两金子,让我将金子收好,无论发生何事都不要动用那二十两金子,等到真的有一天出事,那二十两金子就交给杨蔡,作为雇佣之资。”
“照你这样说,汪鸿才已经失踪?”
“是。”鱼玄舞点头道:“当初他说这番话的时候,十分认真,我很是害怕,但自那之后,他就没有再提过,而且此后每个月都按时回家,我也渐渐忘记了那事儿,不过那二十两黄金一直都存放在家,没敢动用。可是上个月底,到了日子,他却没有回来,我当时就觉得事情不对,三天过后,不见他丝毫踪迹,我便想起他当初的交代,想不到竟然真的会有这一天。”
秦逍听到这里,也觉得这事儿啧啧古怪。
汪鸿才一年多前就预料到有一天会出事情,所以早早就有交代,也便是说,他所做的事情确实非比寻常,存在着极大的风险。
“他没有回来,所以你就按照他的嘱咐,雇佣了杨蔡护送进京?”
鱼玄舞眸中显出恐惧之色:“我没有立刻去找杨蔡,而是按照他的吩咐,另寻了一个地方躲了几天,可是只隔了一天,我就得到消息,之前所住的那间院子,突然起火,房屋在半夜烧了起来,等人扑灭了火,房子已经被烧得只剩下残垣断瓦。”两只手儿握起拳头,身体瑟瑟抖动:“如果我晚一天离开,或许就被烧死在里面了。”
秦逍没想到这件案子竟然如此古怪离奇,问道:“汪鸿才是不是给你留下了什么?”
“没…..没有!”鱼玄舞神色有些慌乱,低下头,轻声道:“他…..他只给我留下了银钱,没有…..没有留下其他物事。”
秦逍摇头冷笑道:“不对。房子被烧,绝不简单,那帮人绝不会无缘无故将房子烧毁,这样只会引起官府注意,甚至会引来更多的麻烦,如果不是有目的,他们不会做这样的事情。”凝视着鱼玄舞,缓缓道:“如果他们只是找寻你,既然没有找到,就会直接离开,为何要烧房子?我想了想,只有一种可能。”
鱼玄舞抬起头,看着秦逍,秦逍淡淡道:“汪夫人,说句你不爱听的话,你的身份,其实只是汪鸿才养在家里的歌女,除非你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否则那帮人没有必要对一名歌女下手,他们既然找上你,肯定不是为了你这个人,而是你身上有他们需要的东西,而那件东西,应该就是汪鸿才留在你手里。如果真的有这件东西,那么我可以确定,这件东西对烧毁房子的那些人很是不利,他们应该在烧房之前搜查过屋子,没有找到他们想要的东西,也不能完全确定那件东西你带在身上,所以一把火将房子烧了,其实就是想将那件东西烧毁。”
鱼玄舞眸中显出诧异之色,显然想不到秦逍竟然如此机敏。
她嘴唇微动,欲言又止。
“你刚才说过,要让本官为你做主,可是你对本官处处隐瞒,又如何让我为你做主?”秦逍肃然道:“汪鸿才现在生死未卜,可是如果他真的还活着,身处险境,本官也只有知道所有的线索,才有可能帮你救他。”
鱼玄舞低下头,想了小片刻,才终于道:“大人,相公…..相公那夜嘱咐的时候,确实…..确实给我留下一件东西,让我贴身携带,绝不能让第三个人知道那件东西的存在。他说除非有一天真的出了事情,才…..才能带着东西进京,将…..将那件东西交给一个人!”
秦逍目光锐利,道:“所以雇佣杨蔡等人护送你进京,就是为了将那件东西送到京都?我问你,你说的那件东西到底是什么?到了京都,又要将那件东西交给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