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相伴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秦逍一直没有说话,公主眼眸中倒是显出一丝满意之色。
“江南是天下最富庶之地,也是商贾云集之地。”公主沉吟片刻,终是缓缓道:“内库在江南设有周转银库,大多数时候,江南内库存银远远超过京都内库。”
秦逍沉默了一下,终于开口:“莫非江南内库出了问题?”
公主很满意秦逍的机敏,唇角泛起一丝勾人的浅笑:“不错。江南内库多年来一直运转正常,一个月前送来的账目,在江南内库之中,有现银一百四十三万两。”
百万现银,当然不是小数目。
“两天前江南内库飞鸽传书,送来一封密函。”公主漂亮的面庞变得冷峻起来:“密函中说,江南内库的一百多万两现银,一夜之间,不翼而飞。”
都市异能 日月風華 txt-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閲讀
秦逍大惊失色,失声道:“不翼而飞?”
“不错。”公主微点螓首,倒也还是很镇定:“内库的皇商做了一笔大买卖,需要一笔现银,至少要十几万两银子。内库拨付银子的时候,才发现存放于银库之中的一百多万两银子,竟然一文不剩。”
秦逍倒吸一口凉气。
一百万两现银,堆起来就是一座银山,一夜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简直是匪夷所思。
即使动用大批人力,一夜之间要将百万现银搬运一空也是几无可能。
“江南内库是皇家重地,十分隐秘,很少有人知道具体位置。”公主漂亮的眼眸子变得冷厉起来:“进出关卡重重,而且有重兵把守,莫说百万现银,便是想从江南内库带走一两银子,那也绝无可能。”
秦逍震惊不已,皱眉沉默,才问道:“殿下和小臣提及这些,不知……是有何吩咐?”
“江南内库现银被盗,不但让内库损失惨重,而且直接导致在江南的内库皇商无法经营。”公主面色严肃:“如果不能迅速找回银子,让江南皇商维持运转,那么内库今年很可能无法维持公里的花销,宫中几万人,只怕真的要饿肚子了。”
宫中饿肚子,这当然是公主的夸张之言,真要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朝廷也不可能真的让圣人没饭吃。
可是江南内库发生如此大案,公主当然要找到失踪的银子,也一定要查清楚真相。
如果丢失银子是有人精心谋划,那么这件大案就不仅仅只是银子的问题,而是皇权受到了威胁。
“公主的意思,难道是让小臣侦办此案?”秦逍心下吃惊。
此时他终于明白,今日公主宣自己过来,还真不是为了青衣堂,内库失窃,那可比青衣堂被清理要严重的多。
公主微微点头:“不错,此案交给你来侦办,而且一定要找到丢失的银子,查处此案真相。”
“公主如此抬举,让小臣受宠若惊。”秦逍苦笑道:“小臣斗胆问一句,公主为何会选择小臣?小臣愚钝无能,这样惊天大案,小臣实在是难以担当。”见公主目光变得犀利起来,立刻接着道:“公主有吩咐,小臣当然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可是内库失窃,非比寻常,小臣才能有限,如果无法办好这件案子,反倒会浪费时间,耽误查找真相,那时候就算是万死也不能恕也。”
“不错,你也知道办不好这件案子会死。”公主冷哼一声:“此行江南,如果查不出真相,非但你人头落地,便是顾白衣姐弟也会受到牵累,一并砍了。”
秦逍心下一凛,恼道:“这事儿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公主不要滥杀无辜。”
“你胆子不小,就这一句话,便是犯上,本宫立刻就能取你首级。”公主冷冷瞥了秦逍一眼,“你若想保全他们,就将这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
“公主这是强人所难。”秦逍知道胳膊拗不过大腿,苦笑道:“侦办刑案,刑部的人经验丰富,卢部堂出马,定然是所向披靡……!”
公主似笑非笑,淡淡道:“这些日子,你和刑部水火不容,就差那一把刀往卢俊忠的脑袋上砍,现在怎么如此通情达理,竟然主动举荐他?”
“外举不避仇,内举不避亲。”秦逍正色道:“卢部堂掌理刑部十多年,大案要案在他手中无有不破,小臣真诚地以为在刑侦之上,那是拍马也及不上卢部堂。如今公主殿下要侦办内库一案,没有比卢部堂更合适的人选。”
“他不合适。”公主简单明了。
秦逍一怔,还是忍不住问道:“为什么?”
他心里却是存有疑问。
刑部卢俊忠虽然残酷,但在刑侦之上,肯定要比自己高明的多,江南内库大案,当然是越早查清楚越好,放眼满朝文武,最合适的人选,还真是卢俊忠莫属。
但公主却并没有将这件案子交给卢俊忠,反倒是让初出茅庐的自己前往江南查案,自己除了长得比卢俊忠好看,横看竖看也瞧不出哪里比卢俊忠更合适去办这趟差使。
公主微蹙柳眉,有些不悦道:“你的问题还真是不少。”却还是道:“论及办案经验,卢俊忠和刑部的人确实远胜你和大理寺,但此人酷吏之名遍天下,心性歹毒,如果他到了江南,必然会连累太多无辜,血流成河。”
“公主是担心他掀起大案,牵连无辜?”秦逍暗想做到这个位子的人,当真会顾忌普通人的生死?
公主显然听出他这句话的深意,冷冷瞥了他一眼,冷声道:“本宫自然不会在意有多少人死在他手里,可是本宫却不能由他搞乱江南,更不允许内库一案弄得人尽皆知。”
秦逍忽然明白什么,小心翼翼问道:“公主是说这件案子只能秘密调查?”
“你还是有些头脑的。”公主淡淡道:“一旦此案弄得人尽皆知,天下人便都知道江南设有皇家内库,这不是最要紧的,江南内库重兵把守,守备森严,百万两现银竟然不翼而飞,这事情传扬出去,朝廷和皇家的颜面何在?”
秦逍暗想这才是实话。
内库是皇家私库,而且有精锐官兵守卫,如果被人知道内库的银子匪夷所思失踪,皇家的威严必然会遭受打击,而且那些守备的官兵也将被视为酒囊饭袋,大唐官兵如此无能,难免会遭受非议。
“卢俊忠的名声太大,由他前往江南办案,太过显眼,刑部的人到了江南,谁都知道出了大事。”公主缓缓道:“唯有你秦少卿,刚刚上任不久,大理寺有审查天下刑案之责,这个时候你以巡查江南刑事为名前往,合情合理,谁也猜不到你去往江南的真正目的。”
秦逍拱手道:“公主英明,果然是睿智非凡。”
“当然,本宫知道你此行江南,一定会尽心竭力。”公主唇角浮起美丽的弧度:“听闻你和顾家的那名女子两情相悦,为了保全她,你也一定不会让本宫失望,你说是不是?”
秦逍心下咬牙切齿,却又不敢发作,只能道:“既然公主心意已决,小臣只能竭力而为。”暗想本来还准备近日筹备和秋娘的亲事,甜甜美美过小日子,这下子倒好,公主一句话,就将自己支使到江南去,这亲事自然要耽搁下去。
他心里也很清楚,江南内库失窃,此等大事公主肯定是第一时间便奏明了圣人,公主让自己前往江南办案,自然也是得到了圣人的准许,当今圣人和公主将此事丢给自己,自己根本无法拒绝。
“准备一下,尽早动身,耽搁时间只会让此案越来越难办,你放心,本宫的承诺,自然作数。”公主缓缓起身,踩着草地缓步而行:“你查出了真相,找到银子,本宫一定会说服圣人征练新兵,也一定给你机会亲手为苏将军报仇,你的前程掌握在你自己手中,不要让本宫失望。”
宫灯的火光照射下,腴美妖娆的公主殿下宛若一团火焰,袅袅而去。
秦逍从麝月宫出来时,天色早已经完全黑下来,两名龙鳞卫骑马送了秦逍出坊,秦逍心情复杂,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亥时时分,夜色已深。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 愛下-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展示
他略有些疲惫地到了东院,秋娘早已经在等候,见秦逍面带疲色,立刻和仆妇一起给秦逍准备了洗澡水,让仆妇下去歇息后,这才伺候秦逍沐浴。
两人已经有了夫妻之实,秋娘自然是尽心照顾秦逍,虽然还没有成亲,却尽着为妻之道,每天都会准备好热水伺候秦逍洗澡沐浴。
秦逍虽然心事重重,但想到秋娘昨夜受惊,自然不会让自己的情绪加重秋娘的担心,更不想今晚就直接告知即将前往江南办案之事,看着美娇娘小心翼翼地拿着毛巾给自己擦拭肩膀,灯火之下,那张清丽的脸蛋越看越勾人,手上一用力,却是将秋娘拽到浴桶里。
水花四溅,秋娘惊呼一声,被秦逍抱住,浸在水中,看着秦逍已经带着兴奋之色的眼睛,红着脸道:“干…..干嘛?”
“干!”秦逍也不客气,凑上前去。
秦逍虽然疲惫,但上阵却是猛如虎,板床嘎吱嘎吱响了半夜。
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日月風華討論-第五六二章 驚天大案閲讀
第二天早晨,秦逍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秋娘。
秋娘睡姿慵懒,青丝遮掩住秀丽娇美的脸蛋,就像一朵艳丽的牡丹,昨夜经受了暴风雨的摧残,花枝乱颤承受冲击,今早便显得有些萎靡,需要补觉恢复精神。
依然在睡梦中的秋娘神色平和,唇角还带着一丝幸福的浅笑,秦逍心中宽慰,知道自己昨夜的努力,却是抚慰了秋娘那颗受惊的心。
秦逍不忍吵醒秋娘,起身穿好衣服,洗嗽过后,正准备吃点早餐去衙门,江南之行,非比寻常,自然要和顾白衣好好商量一番,刚出院子,看门人老沈却在不远处等候,看模样似乎等了一段时间,只是不敢打扰,见到秦逍出来,老沈忙上前躬身道:“老爷,来了几个壮汉,说是吴二爷派他们过来,小人没敢让他们进来,过来禀报老爷。”
秦逍立时想起昨日嘱咐吴天宝的事情,让他从太平会挑几个人过来看家护院,想不到吴天宝办事如此利索,昨天下午说的事情,这一大早就派人过了来,吩咐道:“问问是不是有个叫涂宝山的?如果是,让他们到前院等候。”
秦逍来到前院的时候,一眼就看到涂宝山,持此之外,另有六七个人跟在后面。
卫璧一案,涂宝山倒是帮了一些忙,秦逍对这个阳光灿烂的年轻人也是很有好感,瞧见秦逍出来,涂宝山立刻上前,跪倒在地:“小的涂宝山,拜见秦大人。”身后那几人反应迅速,也都纷纷跪下,秦逍却已经扶起涂宝山,笑道:“都起来吧,你们来的倒是早。”
“大人,二爷和我们说了,大人要提携我们,我们感激不尽。”涂宝山恭敬道:“这几位弟兄,都是太平会里最能打的,也都是义气为先的好兄弟。二爷嘱咐我们,从今天开始,就和太平会没有任何关系,自今而后都听从大人的吩咐,就算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其他几人也同时拱手道:“愿誓死追随大人,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涂宝山等人心里很清楚,从太平会的帮众摇身一变成为少卿府的侍卫,对他们来说简直就是鱼跃龙门,小秦大人如此提携,那说什么也要报答小秦大人的提携之恩。
“谈不上提携。”秦逍笑道:“反正有我一口吃的,肯定也少不了你们的。诸位,以后府里的护卫就都交给你们了,宝山,这几名弟兄就由你领着,反正这宅子里房间不少,回头你们自己安排。”
涂宝山拱手称是,便在此时,却听到大门“咚咚咚”响起,似乎有人正在用力敲门。
老沈让涂宝山等人进来之后,立刻关上了门,此刻也站在一边,听到有人如此放肆敲门,老沈脸色不善,心想这里是少卿府,谁如此大胆,敲门像撞门,一边往大门去,一边大声道:“谁啊?别敲了。”
涂宝山等人刚刚入府,攒足了气力想要在新主人面前表现一下,听到那“咚咚咚”的敲门声很不客气,涂宝山使了个眼色,便有几人立时跟在老沈后面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