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小說 洞螟-第七百八十五節 解答與歸途鑒賞

洞螟
小說推薦洞螟洞螟
眼见霍冬春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师弋自然不会再和对方客气。
“我想知道圣胎境修士的实力究竟有多强,还有心域究竟为何物。”
师弋可以预料到,只要那些打造了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不死。
自己与他们之间,必然是形同水火一般。
那些人为了防患于未然,迟早会找上自己的。
除非自己一辈子龟缩在现世,永远也不进阶。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师弋走上道途的目的便是长生,任何人任何事都不能阻挡师弋前进的脚步。
既然自己与对方必有一战,那自然要更加全面的了解敌人才可以。
不过,师弋也留了个心眼。
霍冬春虽然显得与世无争,但他终究是假秘境缔造者的一员。
如果师弋直接问柯千龄等人的具体实力构成,霍冬春就算不当场翻脸,也大概率也不会回答师弋的问题。
与其让对方心存芥蒂,还不如这样笼统的问一问,圣胎境层次的共同特征。
而在现世之内,本体正在借用心协镜碎片暴力拆解假秘境。
之后两相印证,想要推测出敌人的具体能力,师弋相信也并非什么难事。
另一边,霍冬春听到师弋的问话,并没有马上回答。
只见霍冬春轻轻用手指扣了扣石质桌面,原本师弋茶碗当中只剩下半杯茶水。
竟然缓缓上升,凭空被重新填满了。
师弋看到这一幕,脸上不禁露出了惊讶之色。
将茶水填满,看似是一件小事。
但是,这其中却牵涉了规则之力,无中生有这绝不是人能掌握的手段。
霍冬春看到师弋脸上得惊讶,不禁笑着说道:
“师道友问我,圣胎境修士究竟有多强,这个问题实在让我有些不好作答。
众所周知,我辈修真者追寻长生的道路,就是一条逆天之路。
想要跳出生老病死这样的自然规律,那自然会遭到天地的横加阻拦。
所以,修士一路进阶常常有劫难相伴左右。
从中阶的雷劫,再到高阶的天劫,最后则是圣胎境的万劫。
每一重劫难,都是天地为了打压我等所准备的。
闯不过去,那便意味着身死道消。
而一旦闯过这种难关,也意味着冲破规则束缚,实现自我超脱。
正因为如此,每一次成功度过劫难,修士的实力都会出现一次飞跃。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中阶、高阶如此,圣胎境亦是如此。
一名刚刚进阶,还没经历过万劫的圣胎境修士,和一名度过好几次万劫的老牌圣胎境修士。
这样的两个人虽然处在同一境界,但实力却会有着不小的差距。
所以,道友这第一个问题,我实在是无法回答。”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霍冬春的话简单概括起了就是,活的越久度过万劫的次数越多,圣胎境修士也会越强。
这种说法基本符合,师弋对于圣胎境的认知。
就在师弋沉吟之际,霍冬春又开口说道:
“道友想必也知道,想要成为一名圣胎境修士,那就必须要度过天劫。
而在天劫这场试练当中,渡劫之人不但要保全自身。
而且,还要借助天劫的规则之力,将身体当中的阴魄拔除。
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摆脱寿元的限制,实现最基础的超脱。
不过,这其中需要注意的是,神魂与阴魄本为一体。
在神魂尚存的前提下,就算阴魄被人为的灭掉,它也能如野草一般重新滋生。
为了避免阴魄去而复返,那就只能采取一些针对性的手段。
而彻底占据阴魄原先的位置,不给它留有可以立足的环境。
就是一个从根本上,解决这一切的好办法。
而心域正是基于这则修真理念,从而诞生出的产物。”
师弋闻言,不禁点了点头。
修真之人的能力,不管有多么的离奇,一般都会符合一条规律。
那就是,这项能力肯定是与修炼本身息息相关的。
举几个例子来看,本命法宝、报身、法身、功法。
这些修真能力不是服务于修炼,就是修为本身的体现。
本命法宝是构筑虚胎的基石,没有本命法宝就谈不上修真。
报身是使用者对流派功法的独到理解,法身则是神识跃迁的标志。
至于功法,那就更是不必多做赘述了。
上述能力全部都与修炼本身息息相关,可以说修真的本意并不是争斗。
这些能力都只是修真者,在追寻长生的道路上,所获得的副产物罢了。
通过霍冬春的介绍可以看出,心域也同样具备上述特点。
不过,越是这样,师弋越是感叹修真体系的玄妙。
心域的杀伤力有多么恐怖,师弋可是亲身体验过的。
很难想象,这项能力仅仅只是阻止阴魄再生的副产物。
这时,霍冬春喝了一口茶,又接着说道:
“将阴魄的出路彻底堵死,这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很难。
众所周知,神魂在头部的神窍,而阴魄在躯干的心窍。
这两个位置根本无法在身上找到,它们完全介于有和无之间。
没有人知道,阴魄的居所心窍到底有多大。
想要占领一片连存在都未知的区域,这听起来就有些不切实际,而我辈修真者确实做到了这一点。
将心窍彻底填满的,乃是由功法、神识、结合规则之力,所共同编织出的世界。
这其中的原理与黍珠类似,也只有将一个世界塞入心窍之内,才能够彻底将阴魄扼杀掉。
而心域就是这个世界的具现,圣胎境修士可以通过展开心域,在瞬间将敌人拉入到他所构筑的世界当中。
在那个世界当中,圣胎境修士就是造物主。
他可以随心所欲,施展种种不可思议的能力,而这便是心域的主要功能。”
听完霍冬春的话,师弋不禁心中一沉。
对方虽然没有细说心域的具体威能,但仅仅是一句造物主。
就足可以看出,动用了心域能力的圣胎境修士有多么的恐怖。
这对于师弋而言,实在不能算是一个好消息。
毕竟,师弋的潜在敌人,可就包括了在现世安置假秘境的圣胎境修士。
一念及此,师弋忍不住开口问道:
“这心域展开之后,可有什么规避的办法。”
面对师弋的问话,霍冬春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说道:
“没有,心域由规则之力编织而成。
这世间没有什么事物,可以逃脱规则之网的束缚。
一旦圣胎境修士展开心域,那目标敌人必定会被拖入心域之内。
能够对抗心域的,只有另一个圣胎境修士的心域。
圣胎境之间的战斗,也大多集中在心域的拉锯之上。”
霍冬春的一席话,算是彻底打破了师弋心中最后得一丝侥幸。
原本师弋以为自己已经很强了,凭借金属性螟虫的从革能力。
以及达到化身层次的肉身,自己根本不存在任何的短板。
五行流派、近战远攻,无论哪一种,师弋都能够随意切换。
而化身和神仓的结合,更是让师弋的保命能力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师弋对于自己现阶段的实力,也是非常有自信的。
然而,凡事都怕比较。
这圣胎境修士的实力,完全是强到了另外一个次元。
如果说师弋还停留在力这一层次的话,那圣胎境就是道的体现。
师弋很难想象完全支配一整个世界,并以此来战斗的圣胎境,到底该怎么战胜。
这种无可战胜的感觉,在师弋的修真生涯还是头一遭。
以往,无论遇到多么难缠的对手,师弋的心中都会怀有一线战胜敌人的信念。
然而,在圣胎境修士身上,师弋感觉不到半点胜算。
另一边,霍冬春似乎看出了师弋的想法。
于是,他笑着对师弋说道:
“圣胎境修士的心域,虽然没有什么直接克制的手段。
但是,之前我也说了,心域是对抗心域最佳的手段。
我知道师道友你境界不够,无法凝聚出自己的心域来。
不过,道友应该是能够动用心力的吧。”
霍冬春眼见师弋点了点头,于是他又接着说道:
“既然道友能够动用心力,那就好办了。
我这里有一个法门,可以利用心力构建出一个临时的场域。
这场域可以略微阻挡心域片刻,给使用者创造短暂的脱身时机。
这个法门我可以送给师道友,就算是道友帮我除掉贰负的感谢好了。”
虽然这法门只有保命的功能,但是聊胜于无,总比什么都没有的好。
一念及此,师弋便对霍冬春道了声谢。
接着,师弋又向霍冬春打听了域外之地的具体情况。
这不问不知道,师弋没想到这域外之地的圣胎境修士,竟然有近千人之多。
这个数量,甚至比现世所有高阶加起来都多。
不过,仔细想一想师弋也有些了然。
圣胎境修士的寿元是没有上限的,只要能够不断度过万劫,他们就能一直活下去。
在只进不出的情况下,就算增量再小,也会慢慢变多的。
相比较而言,高阶修士有寿元的限制,这样人数自然是提不起来。
“域外之地虽然不像现世那样,到处都有修真势力的影子。
但是,修炼也不可能一直闭门造车。
毕竟,修炼途中会需要用到各种各样的资源。
自己全部找齐,不仅费时而且费力。
所以,一个供所有人互通有无的地方,就显得很重要了。
域外同样有这样的一个供修士聚集的地方,我可以把那地方的确切位置告诉道友。
我终究是在羽幢峡不问世事太久了,道友还有什么想知道的话,不妨去往那里一探究竟吧。”
师弋虽然还有很多问题,但霍冬春把话说到了这份上,明显是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况且,对方能告诉自己这么多,也确实是仁至义尽了。
对于这一点,师弋还是心存感激的。
一念及此,师弋便站起身准备告辞。
而霍冬春在师弋临走前,将那用心力制造场域的法门告诉了师弋,顺便还送了师弋一些能够恢复心力的茶叶。
对霍冬春表示感谢之后,师弋直接离开了羽幢峡,踏上了回程的路途。
一路上,师弋都在想接下来到底该怎么办。
在没有进阶圣胎境的情况下,似乎一切手段都拿心域没辙。
现世之内,师弋本体十分积极的拆除假秘境。
这原本是为了增加,遭遇圣胎境敌人之时的胜算。
现在看来,就算能够透过秘境看透一些敌人心域的底细,没有办法破解那也是白搭。
这种无力感,让师弋有种很不畅快的感觉。
师弋想了一路,也没有想到解决的办法。
眼见距离降府府主夫人养伤的地点越来越近,师弋也只能暂时将这件事情放下。
圣胎境敌人暂且不提,师弋接下来打算前往霍冬春所说的,那个域外修士聚集交易之所。
自己需要进一步打探域外的情报,而降府府主夫人则需要寻找进阶之法。
这两者都需要借助人力才能完成,而霍冬春所说的那个交易之所,就是一个比较合适的地点。
总之,先去到那个地方再说其他。
一念及此,师弋加快了飞行速度,朝着降府府主夫人的所在地飞去。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突然之间那种心血来潮的异样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师弋的心头。
于此同时,一个听起来颇为熟悉的声音又出现了。
“心域,荡尘劫烬天。”
这个声音一出现,师弋马上就知道了。
之前,那个追杀降府府主夫人的圣胎境修士,他再度出现了。
师弋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找到这里的,这个时候师弋根本没有时间去想这些。
如果被敌人扯到心域当中的话,那么情况就会变的和上一次一样。
能不能战胜对手暂且不提,师弋可不想连敌人的长相都看不见。
一念及此,师弋直接动用心力生成了一片场域。
在场域短暂的阻碍之下,师弋找准时机躲过了对方心域的拖拽。
“咦!”
很显然,师弋这一手出乎了敌人的预料。
不过,之前霍冬春已经给师弋解释过了。
场域只能抵挡一瞬,如果敌人用心域死磕的话,这个法门也抵挡不住。
不过,预想当中的心域攻击并没有继续。
一个人反而在不远处,缓缓显出了身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