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小说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起點-第473章:再一次要求和談熱推

大唐之最強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之最強熊孩子大唐之最强熊孩子
李承乾,身为大唐皇子,并且还是准皇位继承人,地位自然是至高无上的。
但作为一个后世来的人。
他着实是难以忘怀,自己也曾经是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
作为一个小人物,他深知小人物的悲哀。
人活一世,最可悲的不是成功之时,身旁没有真心兄弟。
而是死了之后,没人记得你。
要问,比没人记得还可悲的是什么。
无外乎是明明对这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还是没人记得。
那些阵亡战场上的将士们,哪一个不是为了国家流血?
可这世上,有几人知道他们的名字?
百年之后,又有几人还记得他们的存在?
旁人李承乾管不着。
但对于这次跟随他一同出征,并且将性命交代在了战场上的人,他有义务也有责任,将他们的名字留下来,供后世瞻仰。
而李世民也是从战场上下来的。
他也自然明白李承乾所说的话是蕴含的何种含义。
只是略微思索过后,李世民便点头道:“此事,朕记下了……”
话落,他又抬头看向李承乾道:“除此之外,你可还有要求?”
李承乾对上了李世民的目光道:“再有一个,便是儿臣想去西北看看。”
闻言,李世民稍稍愣了下,随即道:“你可是刚从高句丽回来,你身体可还能顶得住?”
“顶不顶得住也要顶呀。”
“毕竟这赵有林,当初可是儿臣给放跑的。”
“现在他又来找大唐的麻烦,儿臣也有绝对的责任。”
李承乾忍不住苦笑道:“所以,儿臣想去亲手了结了这段恩怨……”
听闻这话,李世民也不在多说什么了。
他直道:“既然如此的话,那你便去吧。”
“但你切记,你年纪还小,身体若是扛不住,可千万别逞强……”
李世民可没有忘记,当初这家伙晕倒在自己怀里的场景。
他也是真的害怕,自己的儿子在战场上有个三长两短。
“放心吧父皇。”
李承乾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道:“儿臣这身板,早已不是那么弱不禁风了。”
“就算是让儿臣跟随大军,杀入西突厥,将那西突厥一举打散,儿臣也是挺得住的。”
见他这般模样,李世民还能说什么呢?
只得点头答应。
可他却没看见,在其答应李承乾时,身后那些大臣都变了脸色了。
这些人,无外乎都是主和派。
从开始时,他们就并不希望大唐两线开战,甚至不希望大唐开战。
毕竟大唐前期经历都经历了那么多的战争了,这才刚刚休养生息两年,就直接和东西两线的邻国大打出手。
这在谁看来都是不明智的选择。
而在李承乾带人走后,李世民宣布散朝。
不过,就在散朝后,一帮文武大臣都在魏征的带领下走进了李世民的御书房。
他们的目的无二,就是要力劝李世民罢兵休战。
魏征率先开口道:“陛下,如今东线战争已经结束,西线我军又占据全盘优势,实在没有必要继续打下去了。”
待他话音落下后,戴胄与陈叔达这对从一开始就反对这场战争的主和派也都站了出来。
陈叔达直道:“魏相说的没错,如今我军已经给了敌人应得的教训,不如趁现在和谈,以免我大唐百姓再受兵戈之苦。”
戴胄也在一旁道:“陛下,高句丽战争,我国战死儿郎足有三四万人,而且伤残者不计其数。”
“未来,咱们大唐得缓多久,才能将这三四万人的亏空给补回来呀。”
“尤其是凉州与并州这两地,在这几年的战争中,一直都是他们冲在最前面。”
“如此下去,怕是再过几年,咱们大唐北方的儿郎,就都要死光了呀。”
听闻这些人的话,李世民怎能高兴?
他直阴沉着一张脸道:“开始时,尔等说要和谈,是因为大唐两线开战,容易失败,朕不多说什么。”
“可现在,乾儿已经灭了高句丽,大唐如今也只剩西突厥这么一个对手,你们竟还是要和谈?”
“朕且问你们,若和谈之后,又该如何?”
李世民虽有些喜功,但却也没有那么好战。
他也希望做个太平皇帝,好好地发展一下国内民生。
可他也知道,若想发展民生的前提,就是外部没有敌人。
如今,西突厥眼看着在赵有林的治理下,日渐强大。
若不趁现在,大唐全军上下正士气如虹将其打残打伤,那日后大唐西北边境将再无宁日可言。
这种事情,连三岁孩子都能看得出来,难道他们就看不出来吗?
此刻,李世民真的是有些怀疑人生了。
他当初究竟是怎么看上这群人的?
他又是怎么想的,竟能将这些扯自己后腿的人给提拔成庙堂之内的大官?
李世民沉了口气道:“行了,你们不必多说什么了,朕意义绝,这一仗,非打不可!”
听闻这话,本来还在规劝李世民谈和的几人面面相觑。
最后,皆是满面无奈的摇头。
显然,李世民现在已经是铁了心了,他们再怎么劝也是没用的了。
对此,几人也没再多说什么,直对着李世民施礼后便离去了。
待到几人走出御书房后。
陈叔达率先开口道:“如此看来,陛下现在是铁了心要将这一战给打到底了呀……”
“想来天下百姓,可又要遭殃了呦。”
“要在往常,魏相说话,陛下说什么都是会听一些的。”
戴胄看了眼魏征道:“可今日,陛下连魏相都给驳了……”
陈叔达也同样顺着戴胄的目光望去,道:“魏相,您倒是想个办法呀。”
“我能有什么办法?”
魏征沉了口气道:“为今之计,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闻言,戴胄皱眉问道:“难道,魏相就不想为天下百姓谋福了吗?”
“什么谋福?”
“当然是力劝陛下谈和了!”
魏征提醒道:“陛下可是说了,这一仗,非打不可!”
不心甘情愿,又能怎样?
陈叔达幽幽说道:“行了戴大人,你还是别说了,我们也别再劝了。”
“现在陛下那边摆明了是在为长皇子积蓄功绩呢。”
“待到日后殿下登上太子之位的时候,好能让咱们这些老臣乖乖听话。”
闻言,魏征看了他一眼,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说真的,他心里也不是很痛快,因为他从一开始便不爽李承乾。
可不爽归不爽,他总归也是不会做出什么有伤大唐国本的事儿来的。
魏征直道:“你们俩就少在这里阴阳怪气了,有这时间,还不如抓紧去想办法,让陛下心甘情愿的罢兵休战……”